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94 后续一:以吻封缄

294 后续一:以吻封缄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03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20

  

  十八年后。

  华苑。

  裴安歌刚刚在厨房里自己弄了个菠萝派,口中哼着歌,脸上的笑从嘴角溢出来,转身就看见在门口冰箱门上靠着一个身影,吓的手中的盘子一抖。差点就给摔了。

  “哥,你干嘛啊,吓死我了。”

  裴昊昱抱着手臂,眯了眯眼睛:“你看起来挺高兴的哦。”

  “那是当然咯,”安歌笑了笑,“今天我生日嘛。”

  “那为什么晚饭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别忘了今天也是阿琰和阿晔生日。”

  “我知道啦,所以了。我如果在家里过,就有三个寿星。但是我要是去跟同学一起过呢,就只有我一个寿星,”裴安歌眨了眨眼睛,拨开挡在前面的裴昊昱,“啊啊,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是不是荷尔蒙失调?不会是陆姐……啊!不要打我的头!你再打就不聪明了!”

  裴昊昱从安歌身边走过,顺手将她手中盘子顺走。

  “喂!我做的菠萝派!”安歌一副愤愤的模样,“人家当大哥的都是让着自家小妹的,你们整天剥削我!怪不得妈说你小时候就是个吃货。”

  裴昊昱停下了脚步,转过来看了一眼正在发牢骚的妹妹,“要不要我去找爸爸说一下,你最近和你们班的一个男生走的……过、近?”

  “哈哈哈,”安歌夸张的大笑了几下,“哥你拿走随便吃,我准备再去做个苹果派。你要吃吗?”

  裴昊昱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裴琰裴晔和安歌的生日正好是在周六,都休息,裴昊昱也特别准备了给弟弟妹妹庆生。

  十八岁的成人礼。

  安歌还是被大哥强制给留下了吃午饭,裴昊昱手里拿着她的把柄,自然是要听从了。

  “大哥,但是我晚饭一定要在外面吃的!”

  “随你,但是这一次午饭必须要在家里吃。”裴昊昱说,“别忘了,家里人才是最重要的。”

  裴安歌耸了耸肩,“哥,我听陆姐说了,她下个星期就要去英国了,你真不去?”

  几乎都没有任何思索的时间,裴昊昱直接回答:“不去。”

  “要不要这么斩钉截铁啊,”裴安歌学着裴昊昱的样子,也抄起手,“异国恋很辛苦的,之前华筝阿姨就是异国恋,最后还是追过去的……”她凑过来。伸出手来点了点大哥的肩膀,“你真舍得?”

  裴昊昱没有回答,把妹妹的手拿开,转身上楼。

  裴安歌跺了跺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切,偏执狂。”

  转而,裴安歌接到了一个电话,她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的时候,咧开嘴笑了一声,兴致冲冲地跑到阳台上去接电话了。

  午餐是宋予乔下厨的,一顿丰盛的大餐。

  裴斯承还没有回来,裴昊昱便帮着宋予乔在厨房里忙。

  “小火,去打电话给你爸爸,让他别忘了回来的时候去蛋糕房取蛋糕。”

  虽然说现在裴昊昱已经长大了,但是宋予乔依旧叫他小火,叫的时间久了,就改不过口来了。

  裴昊昱说:“好。”

  宋予乔正在炒菜,一时间没有掌控好油温,将青菜放进去的时候一下子迸溅了一下,她向后退了一步,侧脸在肩膀上蹭了一下,头发有些散了。

  裴昊昱洗了手走过来,顺手就把她脑后的头发给顺了下来,手指捋了两下,重新给宋予乔扎了个辫子。

  宋予乔转过来一笑:“乖儿子。”

  在蛋糕房里订了一个三层的大蛋糕,上面插着蜡烛,写着“18”。

  在十八岁的成人生日,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快点长大,但是,在十八岁之后的每一个生日,心里都在想的是“永远十八岁”。

  人真的是一种矛盾的生物。

  “唱生日歌!”裴安歌提议,“我要我大哥来起个头唱歌,鼓掌!”

  裴昊昱立即就黑了脸。

  裴琰和裴晔都窃笑,这个大哥是样样都很优秀,唯独唱歌,真的拿不出手,不过现在是他们生日,寿星最大,便也跟着起哄:“大哥唱歌!”

  裴昊昱被这三个弟弟妹妹搞的头大,见裴斯承起身去开红酒,也跟着起来,“爸,我去开吧。”来史扑号。

  裴斯承按着他的肩膀坐下来,“唱生日歌,我去开。”

  裴安歌鼓起掌来,“嘿嘿,哥,唱歌啦,老爸都发话了。”

  “不唱。”

  裴安歌说:“今天我们是生日,可以许愿望的,我就浪费我一个愿望,只要大哥你唱生日歌。”

  裴昊昱看着一脸得瑟的裴安歌,切了一块蛋糕直接塞她口中,“奶油蛋糕都堵不住你的嘴。”

  宋予乔看着几个孩子之间打嘴仗差不多了,“小火,弟弟妹妹这么期待,就唱两句吧。”

  裴晔说:“哈哈,你看妈都开口了。”

  “快唱快唱。”

  裴昊昱看了一眼宋予乔,把手中刀叉放下,清了清嗓子,“我唱了你们别说难听啊。”

  两个弟弟异口同声:“肯定给面子。”

  裴安歌竟然连手机偷偷打开了,然后放在嘴边当话筒,“下面,有请我最亲爱的大哥,唱一曲祝你生日快乐。”

  裴昊昱的声音是属于低沉有磁性的,但是无奈五音不全,就像是这种祝你生日快乐的歌,都能唱出山路十八弯的感觉来。

  他唱完之后,一片寂静。

  裴昊昱耸了耸肩,说:“我说过了,我不会唱歌。”

  宋予乔笑了笑:“好听哦,我觉得我的耳朵要怀孕了。”

  裴昊昱:“……”

  反正,这一次唱歌,被裴安歌录下来,以后用来当威胁裴昊昱的手段,真的是屡试不爽。

  吃了午饭,裴安歌接了一个电话,便匆匆忙忙上楼去换衣服。

  宋予乔微微皱眉,“安歌什么事儿这么急?”

  裴晔说:“跟人约……啊,二哥你踢我干嘛?”

  裴晔就比裴琰晚出生半分钟,不过还好后面有个垫底的妹妹。

  宋予乔心里有点担心,毕竟裴安歌高三,明年就要高考了。

  她看向裴昊昱:“小火,安歌不是有了喜欢的男生了?”

  裴昊昱一口红酒就喝呛了,“咳咳咳,没,妈你别乱想。”

  自从裴昊昱懂事了之后,就已经改口不再叫乔乔了。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裴安歌便从楼梯上蹬蹬蹬蹬地跑了下来,冲到门口,弯着腰换鞋,“爸,妈,我出门了,晚上可能回来的晚一点,你们不用等我……”

  宋予乔叫了一声:“安歌,你先过来。”

  “哎,”裴安歌说,“妈,有事晚上再说,我现在赶时间……还不知道这个时间点能不能打到车。”

  裴昊昱放下手中碗筷,“安歌,我开车送你。”

  裴安歌已经开了门,“那你赶紧啊,我就等你一分钟啊,如果我先等到出租车我就先走了。”

  裴安歌和裴昊昱一前一后出了门,宋予乔才问:“阿晔,安歌在学校怎么了?”

  裴晔看了一眼二哥,裴琰也知道是没法替小妹再继续隐瞒下去了,说:“热恋中。”

  吃了饭,裴晔和裴琰帮宋予乔收拾碗筷,宋予乔打发了他们去做作业,拉了裴斯承过来。

  “安雅她……”

  裴斯承拿过宋予乔手中的围裙,“放心,今晚回来,我找她谈谈。”

  宋予乔并不是反对,毕竟现在的孩子都成熟的越来越早了,而且她遇见裴斯承也不过才是十七八的年龄。

  ………………

  “系安全带。”裴昊昱嘱咐一边的安歌,“每次上车都要提醒你,养成习惯。”

  “哥,我这是相信你的开车技术,只要你不把车开到海里去,我都不怕,”裴安歌指着前面的路口,“右转右转。”

  裴安歌听见手机铃声,便拉开了包,在里面翻找着。

  可是,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听见手机铃声心急得很,就越是找不到手机。

  她把包翻过来,里面的小镜子,护肤品,遮阳伞,一些小东小西全都倒出来,才找到手机,即刻接通的时候,手机却断掉了。

  裴安歌抿了抿唇,已经滑下手机屏幕想要重新打回去,却在拨通的同时就挂断了电话,把散落在座椅上的东西又全都放回到包里。

  当然,妹妹的这些动作,全都收入眼底。

  “不是去KTV唱歌么?”

  “不了,晚上吃了饭再去唱K,我约了小玲先去逛街……”裴安歌看着车窗外,“到了到了,就这里。”

  裴昊昱在路边找了个临时停车位停下车,裴安歌已经迫不急的地拎着包下了车:“哥,你回去吧。”

  裴昊昱并没有立即开车离开,看着裴安歌和前面的另外一个女孩子走进商场,才准备踩下油门,踩下油门的一瞬间,目光不经意间瞄到座位上的一个包装袋。

  他微微蹙眉,停下了车,拿起这个小袋,看见上面写着一连串的英文。

  如果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他就是傻了。

  裴昊昱脸色凝重,把这一枚色的包装袋扔进前面的储物格里,才开了车。

  先去了一趟大学,办了手续,紧接着去了裴氏,之前裴斯承交代过的,有一些合同文件需要签字。

  现在裴斯承已经把公司里的事务放手给裴昊昱了,包括一些比较大型的商业合作。

  他在大学刚开始学的是建筑,到后来才转学金融管理,原因就是裴斯承在他大二的时候的一次阑尾炎手术。

  当时裴斯承住院了半个月,公司里的大小事务就全都堆积在办公桌上,等待着他过来过目签字,裴昊昱自告奋勇去公司内帮忙,却因为自己的粗心,损失了几百万的一个合同。

  因为是周末,裴氏的员工除了最近一个项目组加班加点,需要在下周五之前出来第三次检测的产品之外,很轻很静。

  裴昊昱坐在属于父亲的办公室内,把一些文件全部看了一遍,然后归总了一下,写了一份分析报告,发给裴斯承。

  显示发送成功之后,裴昊昱把这几份分档的文件重新摆放好放进抽屉内,端起桌上的水,入口才发现已经冷了。

  放下水杯,拿起放在桌面上的一个精致相框。

  这个相框的设计比较独特,是双面的,正面是宋予乔的一张独照,而背面是在小时候拍的一张全家福。

  拍照的时候,裴昊昱八岁,已经懂事了,第一次没有扯着宋予乔叫乔乔,而是站在她身边,还帮忙照看着小安歌。

  其实,裴昊昱最佩服父亲的一点,就是不论公司的事情有多忙,每周末都必定会空出来,留给妻子和孩子。

  裴昊昱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六点半了,外面天色都已经暗了,便起身离开。

  在路上接到了陆璞言的电话,拿出蓝牙耳机戴上。

  “有时间么?”

  “有,我刚刚从公司出来。”

  “我在街心花园门口这边的星巴克等你。”

  挂断电话,裴昊昱把车速提了一档,开了音乐电台。

  来到星巴克,刚好过去了九分钟。

  陆璞言远远地看见裴昊昱,面前已经给他点了一杯黑咖啡,不加糖不加牛奶,她了解裴昊昱的习惯。

  她之前就问过裴昊昱,为什么喜欢喝黑咖啡,当时裴昊昱回答的是:“因为苦。”

  “我的机票订下来了,是下周五。”

  裴昊昱坐下来,端起面前的咖啡杯,“时间这么赶?”

  “已经打过三次电话了,我是去工作的,不是去旅游。”陆璞言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抬眼看着坐在面前的裴昊昱,“你要是到时候要是忙,不来送我,就算了。”

  陆璞言在大学是学的律师,等到今年毕业,先在沈宸良的律师事务所里实习了半年,然后凭借一次优异的案件辩护经历,被英国一家律师事务所看中,高薪聘请。

  “航班号是多少?”

  “我回去看了给你发过去,忘掉了。”陆璞言顿了顿,“你确定你要推掉英国伦敦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么?”

  裴昊昱低着头,看着纯黑色的咖啡,“我还在考虑。”

  陆璞言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家里的大哥,压力都比较大,但是,现在你弟弟妹妹也都成年了,其实你完全可以自己出去了,我相信叔叔阿姨都不会反对的,你喜欢的是建筑,而不是金融管理。”

  裴昊昱说:“这并不是反对不反对的问题,这是选择。”

  “你的选择就是会守着你爸妈一辈子么?”

  “会。”

  这并不是两人第一次因为这件事情而发生口角了,也不是价值观不同,就是因为是否要出去自己闯,是不是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三叔也并没有要求你必须要接替公司管理公司,你完全可以去追逐你自己想要的东西,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故步自封呢?”

  裴昊昱没有说话。

  陆璞言索性直接拿了包起身,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逐渐远去。

  裴昊昱手指摩挲着面前放着的咖啡杯,深深的闭了闭眼睛。

  旁边的桌边坐着另外一对情侣,应该是觉得无聊了,便看向这边,心想着肯定是吵架了。

  忽然,裴昊昱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步履飞快地向门口跑去。

  ………………

  现在正值车辆高峰期,陆璞言拎着包走在路边,伸手拦车却几次都被人抢了先。

  她保持着十分良好的修养,没有发火,也终于有一辆空车在面前停下,刚刚想要拉开车门,手臂忽然就从后面被硬扯了一下,她彻底没有了好脾气,转过身来,“你到底有没有……”

  话语猛然刹住。

  站在面前的人是裴昊昱。

  裴昊昱对陆璞言身后的司机师傅说:“抱歉,我们不打车了。”

  说完,就要拉着陆璞言的手往回走,“我送你回去。”

  “用不着,我要打车走。”

  陆璞言说着就又要转身,直接甩开裴昊昱的手,但是,裴昊昱却丝毫不放松,拉着她的胳膊,好像是用力气去钳制的。

  “喂!裴昊昱,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霸道?难道我现在连自己打车的自由都没有了么?你可以不跟着我去英国,但是你现在……”

  忽然,裴昊昱一张英俊面庞在面前放大,紧接着,以吻封缄,陆璞言说了一半的话,就被吞进了彼此的唇舌之中。

  身后是穿梭不息的车流,司机滴滴的按了两下喇叭,最终低骂了一声,发动车子离开了。

  裴昊昱原本拉着陆璞言手臂的手向下滑,最终扶在她的腰间。

  周围的声音都不复存在了,好像此时此刻是置身于真空中一样,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过了许久,唇瓣分开,裴昊昱深深的看着她,“我说我还在考虑,你不能转身就走,就判了我死刑。”

  “我没有……”

  “你有。”

  陆璞言看着近在面前的这双幽沉双眼,笑着摇了摇头:“裴昊昱,你不能每一次都这样。”

  ………………

  裴昊昱陪同陆璞言去了一家日式料理店吃了一些东西,出来之后,就已经快九点了。

  裴昊昱说:“今天有很多新片上映,去看电影吧。”

  陆璞言坐在副驾上,系好安全带,抚了一下唇瓣上升高的温度,“今天不是你弟弟妹妹过生日么?晚上不用提早回去?”

  “不用。”

  裴昊昱开车,陆璞言看见了车前的储物格里放着一个色的包装袋,顺手拿起来看了一眼,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

  “这……”

  “是安歌的,”裴昊昱说,“今天她坐我的车去商场,落下来的。”

  陆璞言有点震惊:“你妹妹?!”

  裴昊昱单手握着方向盘,伸手从陆璞言掌心里把这一枚色包装袋的东西放进口袋里,“我找个时间和她谈谈,想要看什么电影?”

  在电影院里选片,裴昊昱问:“要看爱情片么?”

  陆璞言摇了摇头,在来电影院看电影这点上,她和裴昊昱有一样看法,就算是两人在热恋期,也绝对不会来电影院来腻歪。

  选择了一部国外的枪战片,两人进入放映厅内。

  电影时长两个小时,看了半个小时的时候,裴昊昱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凑过来在陆璞言耳边,“我出去接个电话。”

  陆璞言点头。

  是宋予乔打来的电话。

  裴昊昱到比较远的洗手间内,接通了电话:“妈。”

  “你知道你妹妹在哪儿么?她刚才打了个电话说晚上不回来了,再打过去电话就没人接了。”

  “妈,你别着急,我知道她在哪儿,我今晚会把她带回家的。”

  “嗯,好。”

  挂断电话,裴昊昱给裴安歌打电话,果然,电话不通。

  他又给裴安歌的闺蜜小玲打电话,小玲接通电话:“裴哥,你是要找安歌,我也没有见她啊,下午逛了街她就不见人影了。”

  裴昊昱一笑:“哦,这样的话,如果你能见到她,帮我转告她,说她有一样东西忘在我车上了,色的。”

  在电话另外一端的裴安歌一听,急忙就翻自己的包,果然,之前准备好的一个安全套已经不见了。

  她一下子躺在了床上,拿了枕头盖在脸上。

  小玲也把电话挂断了。

  她心里也有点忐忑,“安歌,你真打电话给学长让他来了?”

  “嗯,来了。”裴安歌说,“反正是酒店,不会连安全套都没有。”

  “你真打算今天把自己献出去?”

  “是啊,”安歌坐起来,“今天我就满十八了!生日啊,不做点有意义的事情都对不起我自己!”

  小玲对于好友的这一点深深的感到不赞同。

  裴安歌眯起眼睛:“你不要偷偷向我哥通风报信哦,我很怀疑你的节操哦。”

  小玲手里捏着手机,“呵呵。”

  ………………

  裴昊昱回到放映厅内,根据刚才的那个电话,已经定位了一家酒店的地址。

  陆璞言凑过来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地址,“这就是你妹妹今晚住的酒店?”

  裴昊昱抬眸,“你知道了?”

  陆璞言笑了笑,“这么明显,已经猜到了,走吧,今天是你妹妹生日,小姑娘一冲动做出什么就不好了。”

  裴昊昱开车在路上,刚刚过了马路,那间酒店就近在眼前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一边的陆璞言把手机拿起来接通,按了外放,就听见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大哥,安歌要不好了,你快点过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