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93 我们结婚了

293 我们结婚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306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9

  

  第二天上午十点半,飞机平稳降落在S市机场。

  朱芊芊手里拎着东西,不方便拉小豆,宋疏影便拉着他走在一边。

  “我去取一下包裹。”

  朱芊芊的行李比较重,便办了托运。

  宋疏影说:“那我在路边拦了车等你。”

  她拉着小豆向前走。提醒小豆要看路。

  小豆点点头,仰起头来问宋疏影:“阿姨,我能不能偷偷问你一个问题呀?你不要告诉我妈妈。”

  宋疏影摸了摸小豆的头,“嗯,什么问题?”

  小豆说:“我爸爸去哪里了?”

  宋疏影拉着小豆的手紧了紧,“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我爸爸了,”小豆说。“我问妈妈,妈妈说爸爸去了国外出差。要很久才会回来,但是我不想那么久,时间久了,我觉得我就会忘掉爸爸了。”

  宋疏影抓紧了小豆的手,却没有回答。

  无论是对韩澈还是对朱芊芊来说,小孩子都是现在必然要保护的对象,只不过,韩澈判刑并不是十个月而是十年,就算是狱中表现良好减刑,也不会马上出来。

  “阿姨,我爸爸是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

  “不会的,”宋疏影说,“你妈妈告诉你,你爸爸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你要相信你妈妈。”

  小豆点了点头:“嗯。我相信妈妈。”

  宋疏影向前走到一个台阶处,忽然蜂拥上来一群人,紧接着就是镁光灯闪烁,灯光闪烁刺痛了她的眼睛,随即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

  “宋小姐你和韩家大少之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现在韩先生终于恢复单身了,请问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请问你之前和韩先生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变化的,外界有传言您是他的养女。是否属实?”

  “在七年前在C市某大学论坛闹过小三门的事件,请问那件事情是否和宋小姐有关?”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宋疏影浑身一僵,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小豆拉到自己身前用双手护住,然后捂着他的耳朵。

  她怒视着周围所有的记者,“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消息,现在我拒绝回答你们的问题。”

  不远处已经有两个保镖过来,帮宋疏影阻拦身边的记者。

  李勇说:“宋姐,车在前面。”

  宋疏影点了点头,趁机抱紧小豆,进了前面的一辆私家车。

  还好韩瑾瑜派车来接她,否则如果在路边拦不到计程车,真的会给足了这些记者材料可写。

  把小豆放进车内,忽然听见外面有一个声音传过来:“请问宋小姐。那是你和韩先生的私生子么?”

  宋疏影猛地转过头,外面闪光灯已经对着车内一阵猛拍。

  小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处于呆愣状态,宋疏影拍了拍小豆的肩膀:“乖,等阿姨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宋疏影开了车门下去,反手把车开了,看了一眼在车边围着的记者,笑了一下,“请问刚才是哪一位记者问的这个问题?”

  这个记者于是就又把问题重新问了一遍,宋疏影笑了笑,认真看了一眼这个记者,对身边的李勇说:“记住这个记者,明天寄给他律师信。”

  这个记者的脸白了一下。

  宋疏影面对所有记者,说:“现在大家听好了,只要是没有证据,随便在公共场合说话,是诽谤,我会付诸法律。现在,还有人想问我其他问题么?”

  果然,在场的人没有人再开口了。

  宋疏影转身上了车,叫李勇去帮朱芊芊拿托运的行李,这边给小豆拿了一瓶水,“刚刚吓到小豆了么?”

  小豆摇了摇头。

  宋疏影刚才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其实在这种情况下,用一些虚与委蛇打圆场的方式会更好,但是当看见那些人对一个小孩子都肆无忌惮,她就十分生气。

  她摇了摇头,恐怕明天的一些报道不知道会怎么写了。

  朱芊芊上了车,一把把小豆抱在腿上,她看向宋疏影,宋疏影冲她一笑:“没事了。”

  朱芊芊刚才看见这边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吓出一身的冷汗,赶忙就跑过来,看见那些是一些拿着相机和设备的记者,一下子懵了,她真的怕有一些外人站出来对小豆说一些什么话。

  宋疏影让前面开车的李勇把朱芊芊和小豆先送到韩家,朱芊芊抱着小豆下了车,对宋疏影说:“疏影你先稍等一下。”

  朱芊芊把小豆抱进去,先给门卫大叔看着,才转身回到车边拖行李。

  宋疏影也下了车,“放心,刚才不是针对韩澈和你的,是针对我的。”

  朱芊芊这一听才微微放下了心。

  “但是,小豆也总会长大的,懂事的,他现在要去上学了,就必定会有一些其他孩子的话传进耳朵里,”宋疏影说,“其实,我觉得你还是需要找个时间,去带着小豆去见见韩澈……”

  “不!”

  朱芊芊情绪有些激动,“不行,那样小豆就会问,为什么他爸爸会进了监狱,只有坏人才会进监狱的……我要怎么解释,其实他爸爸不是坏人?!”

  宋疏影拍了拍朱芊芊的肩膀,“你冷静一下,总会有方法解决的,一定不要慌乱。”

  朱芊芊重重地点了点头。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你。”

  宋疏影转身上了车,“回梅苑。”

  好坏而言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孩子的世界比较单纯,好与坏,黑与白分辨的十分明晰,朱芊芊到底要如何跟儿子解释韩澈的去处,还真的是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

  已经有一年多都没有回梅苑了,宋疏影看见家里有女人穿的拖鞋,应该是韩瑾瑜的母亲的。

  她知道,谷明娟已经和韩长经离婚了,然后就搬来这里来住。

  只不过,并不知道和上一次见面的杜征如何了,是不是有进一步的发展。

  家里的装饰和以往还是一样的,干净整齐,并不显得奢侈,只不过因为家中有几个月没有住过人了,桌上蒙了薄薄的一层灰。

  宋疏影放下手中的东西,去卫浴间拧了一块毛巾,把桌子和柜子都擦了一下,看着光亮的桌面,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之前谷明娟已经给老爷子打过电话了,宋疏影换了一件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东西,便出门了。

  路过茶具店的时候,宋疏影缓下了脚步。

  去看过韩老爷子,送的是砂茶壶,不过是韩瑾瑜送的,她并没有去见过韩老爷子。

  可是现在是宋疏影一个人,而且送过茶壶,再送一次,会不会显得没有新意?

  宋疏影从茶具店里出来,在古玩市场上转了两圈,最终选了一个玉质的印章,用一个雕刻精致的红木盒子装起来,又买了两罐好茶,包装成礼品装,拎着两个袋子。

  她打车到韩氏门口,有些犹豫了。

  这一次,没有韩瑾瑜在身边,也没有谷明娟的帮忙,就只有她一个人。

  不过,宋疏影现在在想,不管老爷子说什么,都听着,绝对不反驳。

  韩老爷子已经出院了,虽然身体还不是太好,不过家里请了私人医生和二十四小时陪伴的护工。

  当佣人上来说“宋小姐来了”的时候,韩老爷子正在教小豆写字。

  韩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让她进来吧。”

  宋疏影走进家门口,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桌边的韩老爷子,戴着一副老花镜,怀里抱着小豆,正在教他握毛笔的姿势。

  “爷爷。”

  宋疏影双手递上送过来的礼物,但是韩老爷子却是连眼皮都没有抬,依旧在握着小豆的手,倒是小豆从爷爷的手臂底下钻着看这边的宋疏影,还叫了一声:“阿姨!”

  在一旁坐着的朱芊芊迎上来,把宋疏影手中的礼品袋子接过来,招呼佣人给宋疏影端上来一杯水,宋疏影微笑道谢。

  小豆见有客人来了,也不免的心神不宁,韩老爷子便索性将着这孩子给放了下来,小豆冲宋疏影笑了笑。

  因为在宋疏影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小豆对宋疏影的印象很好。

  有佣人端来水杯,“老爷,要吃药了。”

  正好经过宋疏影身边,宋疏影转身道:“我来吧。”

  宋疏影把水杯和药片给韩老爷子端过来,“爷爷,先吃药吧。”

  韩老爷子冷哼了一声:“你给我的药,我怕毒死。”

  朱芊芊上前一步:“爷爷,你不要这么说,宋小姐是真心实意来的。”

  韩老爷子没有朵说什么,仍旧是拿起药片,就着水杯喝下去。

  他对朱芊芊说:“把东西拿过来,我看看这送的是什么东西,我们家里什么都不缺。”

  朱芊芊双手递上去,“是宋小姐的一番心意。”

  韩老爷子把袋子里的两个礼盒拿出来,看见上好的茶叶罐倒是稀松平常,只不过,打开雕刻精细的木盒子,里面是一款印章,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呵了一口哈气,然后印在了面前的宣纸一角。

  是四个字。

  铁骨铮铮。

  韩老爷子手指摩挲了一下印章的清凉玉面的质地,重新放入盒子里,“芊芊,你带着小豆先上楼去。”

  “哦,好。”

  一边的朱芊芊有些忐忑,她是特别留在这里的,就是为了韩老爷子和宋疏影万一发生什么冲突,她可以打圆场。

  宋疏影向朱芊芊投来一个安慰的眼神,朱芊芊微微颔首,拉着小豆上了楼。

  韩老爷子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你知道我的意见,所以,多余的话什么都不用说了,反正现在瑾瑜是有了本事,就算是没有我这个当爷爷的支持,他也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不必想所做的事情是不是给家里祖上抹了黑了……”

  “爷爷,你这句话未免不讲道理了。”

  韩老爷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已经老的行将入木了,这还是头一回有人说他不讲道理,笑了一声:“那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不讲道理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韩瑾瑜会给韩家抹黑。”

  “这你都不明白么?”韩老爷子转过来,看着挺直着脊背站在面前的女子,“先娶了姑姑再想要娶侄女,是为不伦,忤逆长辈的话,是为不孝,这不是为韩家抹黑么?”

  韩老爷子的话,宋疏影无法辩驳,便索性说:“那也是爷爷你让他抹黑的。”

  韩老爷子显然是被气着了,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我让他不伦不孝的?你这是什么逻辑。”

  “是啊,爷爷,那您说,韩瑾瑜和宋洁柔之间的婚姻,是他自愿的,还是韩家安排的?”

  韩老爷子一时间无话。

  “当时是长辈安排的,现在按照自己的心意走,就不算是不伦,”宋疏影顿了顿,接着说,“古代就有愚孝,如果长辈是错误的意见,但是还是一味的听从,是愚孝。”

  “我的意见错了?!”

  “先不说韩瑾瑜,就说您的大公子,韩瑾瑜的爸爸和妈妈,他们的婚姻到后来都是不幸的,韩瑾瑜的爸爸出去风流拈花惹草,但是您却从来都没有指责过,反而是默许了,这不是您的错么?”

  宋疏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跳都在加速,手掌心里全都是汗。

  她承认,其实大部分的话有点逻辑不通,不过现在韩老爷子年事已高,而且经历过生死一瞬,就必须要掏心窝子的说,才容易戳动人心。

  果然,韩老爷子不再说话了。

  “爷爷,您信么?其实,我姑姑和韩瑾瑜自从婚礼以来,从来都没有同床过。”

  韩老爷子愕然。

  宋疏影笑了笑:“其实,要不要名分也无所谓,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不是一张结婚证就能把人给绑死了的。”

  韩老爷子端起水杯喝水。

  过了一会儿,他招手让宋疏影过来,“来,你给我写几个字。”

  宋疏影为韩老爷子突然的转变愣神片刻,很快就反应过来,韩老爷子已经抽出一张干净的宣纸,用镇纸压上。

  宋疏影选了一支中号的毛笔,调整了一下握笔的姿势,方才落笔。

  宋疏影的书法还是很小的时候练的,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行楷。

  韩老爷子侧目,是一句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宋疏影微抬手腕,放下毛笔,拿起刚才的一方印章,在宣纸右下角印上——“铁骨铮铮”。

  韩老爷子看了一会儿这张纸,笑着叹了一口气,“随你们吧,我老了,只要你们愿意。”

  ………………

  韩氏。

  韩铎在公司里一直做的很好,韩瑾瑜回来看到公司的盈利一直是处于平稳更甚至于上升的态势,对韩铎伸出了大拇指。

  “嘿嘿,这说明我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经商才能的。”

  韩瑾瑜点了点头:“当然。”

  韩铎犹豫了一下,问:“大哥,二哥他真的……”

  韩瑾瑜点了点头:“是真的。”

  最近一段时间里,他也在报纸上和网上看到很多有关于韩澈的新闻报道乃至于判决结果,真的是出人意料,韩铎虽然知道韩澈这个二哥一直是有野心的,却没有想到会做出绑架勒索这样的事情来。

  这一次是在C市第一法院审理的,也就关押在C市监狱。

  十年的时间,真的是漫长的。

  不知道二嫂要怎么办。

  他这一次回来,除了公司上的事情之外,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和宋疏影的婚礼。

  韩铎摇了摇头:“哥,你不是想要瞒着宋姐自己搞吧,肯定瞒不住的。”

  韩瑾瑜现在想的是,给宋疏影一个惊喜,能瞒多长时间就瞒多长时间了。

  只不过,却没有想到,当晚就露馅了。

  韩瑾瑜傍晚的时候,买了一些东西回韩家,管家接过韩瑾瑜手中拎着的东西,说:“宋小姐今晚留下来吃饭。”

  韩瑾瑜皱了皱眉,“哪个宋小姐?”

  管家腹诽,现在还有哪位宋小姐跟韩家有关系啊。

  “宋家的大小姐。”

  宋疏影来见爷爷了?!

  韩瑾瑜立刻抬步进入,还没有进门就先叫了一声“疏影!”

  宋疏影在厨房,而韩老爷子坐在外边看电视,听见孙子的这个叫声,没有抬眼,“还真是冷暖自知,来了第一句就先叫媳妇儿。”

  “不是,爷爷,我……”韩瑾瑜愣了一下,“爷爷,你刚刚说的什么?”

  梁慧珍已经端了饭菜出来,“你爷爷同意了,还傻什么,快点坐,阿铎,你过来把菜接过去!”

  韩铎从冰箱后面猫着头出来,看了一眼韩瑾瑜,“哥,我真不是瞒着你的,我也是来了之后才知道的。”

  又是难得的一次团聚,只不过,这一次少了谷明娟和韩澈,而多了宋疏影。

  席间,韩老爷子就对韩瑾瑜说:“你妈不抱着孙子回来,还待在C市干嘛呢?”

  韩瑾瑜说:“我妈有一个朋友在C市办点事儿,我妈等他一块儿回来。”

  韩长经正在倒酒,却没留意一下子倒的漫出来,流下来在裤子上。

  一边的佣人赶忙上来帮他擦,他拉开椅子起身,“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

  韩老爷子皱着眉:“怎么这么不小心了。”

  梁慧珍说:“疏影,赶紧把儿子抱来给老爷子看呢,想瞧曾孙了。”

  韩铎也附和了两句,就把刚刚的事情给揭过去了。

  不过,不仅仅是韩瑾瑜知道,宋疏影也知道。

  现在谷明娟和韩长经离婚的事情,暂时还瞒着老爷子,老爷子一直很看重的都是这个大儿子,虽然大儿子在早些年弃商。

  韩长经在洗手间里点了一支烟,刚刚抽了一口,忽然想起谷明娟几次说让他戒烟的事情,心里不由得烦躁,便把烟给掐了,扔到一边,回身,就看到了站在洗手间外的韩瑾瑜。

  “爸。”

  韩长经在儿子肩膀上拍了两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必说,你妈想要的生活我给不了,也不会去打扰到她。”

  韩瑾瑜一度厌恶自己的父亲,不过到底是有生养之恩,也永远都是自己的父亲。

  父子两人回到饭桌上,韩老爷子就刚好提起韩澈。

  “韩澈最近在外面一直都忙着什么,有段时间都没有会来了,我这个爷爷不想着也就算了,老婆儿子也不要了。”

  韩澈的这件事情,从刚开始事发,正好韩老爷子住院,送过去的报纸全都是事先筛选过的,只要是有提到这件事情的一律都筛下来,现在已经过了最热的那段时间,事情已经慢慢冷却下来,网上报纸上也都说的少了。

  一时间没有人接话,倒是响起了清亮的童音:“我爸爸没有不要妈妈和我!我妈妈说,爸爸去了国外出差,要很久之后才会回来的。”

  朱芊芊眼眶有些湿,“嗯。”

  吃过饭,韩长经找朱芊芊谈。

  朱芊芊给韩长经端来一杯水:“爸,您喝水。”

  韩长经摆了摆手让朱芊芊坐下,问:“你有什么打算?”

  朱芊芊微微低着头:“等阿澈出来。”

  “十年啊,”韩长经摇了摇头,“时间太久了,你想过没有,等到韩澈出来,小豆都已经十五六了,我这一次也不向着我自己儿子,这些年,如果你有找到别的好姻缘,想要嫁人了,你就把小豆留到韩家,去找你自己的另一半……”

  “不,不用的,”朱芊芊说,“爸,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我有我自己的选择,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

  韩瑾瑜和宋疏影两人回到梅苑,已经临近十点钟了。

  宋疏影从浴室里洗了澡出来,就看见韩瑾瑜正靠在床头,手中拿着iPad不知道在看什么。

  她没有多在意韩瑾瑜,微微低着头,拿干毛巾擦头发,忽然身后感觉到他的靠近,紧接着被人环住了腰。

  宋疏影把毛巾放在一边,转过头来,发觉韩瑾瑜在看她,便凑近了,鼻尖贴着鼻尖,“闻出什么味儿了?”

  “很香。”

  宋疏影一笑,已经伸着食指在韩瑾瑜胸膛前抵着,“你很臭,快去洗澡。”来在讨技。

  说完,宋疏影便推着韩瑾瑜的肩膀,把他推进了浴室里。

  听着浴室内响起哗啦啦的水声,宋疏影躺到床上,随手拿起iPad,翻出浏览网页的记录,看见刚才韩瑾瑜浏览的那几页新闻,就是今天在机场发生的事情。

  果然是在乱写。

  宋疏影看着看着忽然乐了,竟然会把小豆写成是韩瑾瑜的私生子,真的是……

  唇角的笑很快僵住。

  如果第一个胎儿生下来的话,也应该有小豆这么大了。

  不过,还好现在有了安安,她绝对不会不知足的。

  韩瑾瑜从浴室内走出来,宋疏影已经侧过身躺在床上了,而平板放的位置已经有所移动,他知道,宋疏影肯定也看了上面的新闻。

  他走过去,上了床把宋疏影拉过来抱在自己怀里,“疏影,我欠你的,一定都会还给你……”

  宋疏影听着这话怎么都有点不大对劲,“还给我?那我们就两清了,是要分手的意思么?”

  “不,不是……”

  宋疏影现在真是怕了韩瑾瑜还会说出来什么语出惊人的话来,索性就吻了上去,印上了他的唇。

  韩瑾瑜唇上还带着刚刚洗澡过后的水汽,宋疏影直接撬开了他的齿关,极尽厮磨,片刻之后,韩瑾瑜已经反客为主把主动权重新握回手中,手掌向下,撩起了宋疏影的睡裙……

  床头的铜柱撞击着墙面,喘息声交织在一起。

  宋疏影和韩瑾瑜之间的做/爱,从来都是淋漓尽致的,好像这个地点,不是柔软的大床,而是战场,双方都在抢占地盘。

  最终,宋疏影筋疲力尽地趴在韩瑾瑜结实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说:“韩瑾瑜,我告诉你,你欠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要用下辈子也来还。”

  其实,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谁对谁错,话说回来,到现在,已经谁都不欠谁的了。

  从宋疏影十三岁跟韩瑾瑜,是心甘情愿的;到十九岁,将处子之身给他,是心甘情愿;五年失踪,她等他五年,是心甘情愿的;为他生下安安,也是心甘情愿的。

  现在,也只多一句话,四个字——余生共度。

  ………………

  宋疏影回到C市这些天,去见了韩老爷子,自然也就要回乡下去见奶奶了。

  韩瑾瑜说:“我陪你去。”

  宋疏影忽然一笑:“你不怕被我奶奶给打出来啊。”

  母亲已经把韩瑾瑜的事情给宋老太太说过了,母亲在电话中是告诉宋疏影,一切顺利,当时宋疏影都十分惊讶,不知道母亲是怎么说动奶奶的。

  席美郁说:“我去看你奶奶的时候,遇见你爸爸了。”

  宋疏影脸上一垮。

  “疏影,现在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看着儿女都已经结婚生子,其实也就没有太多的奢求了,我不是为你爸爸说好话,他错的太多,就算是用后半生都去赎罪,也不够。但是,毕竟是父亲。”席美郁叹了一口气,“而且,现在宋家那样一个大宅院里,他孤身一人,已经受到了惩罚。”

  在车上,宋疏影又想到了这一通电话,觉得心里憋屈的难受,闭上了眼睛。

  前面开车的韩瑾瑜注意到宋疏影脸上的疲惫,说:“要不然改天再去?”

  宋疏影摆了摆手:“不用……”

  只不过,等到车子行驶了一会儿平稳的停下来,宋疏影睁开眼睛,“这是哪儿?”

  韩瑾瑜倾身过来,帮宋疏影解了身上的安全带,“先下车。”

  宋疏影有些狐疑,跟着韩瑾瑜下了车,原本遮挡的地方呗掩盖住,呈现出竖着的大牌子上面的几个字“民政局”,她顿下了脚步,连同口中没有说完的话也一同顿下了。

  韩瑾瑜拉着她的手向前走,“走了,手续我都已经带齐了。”

  宋疏影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就这么背韩瑾瑜拉进来,然后到前面的婚姻登记处办手续,盖章,照相,最后两个红色的本本到手。

  一直到坐回车里,宋疏影都拿着手中的这两本红色的结婚证,在发呆,韩瑾瑜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察觉到。

  “韩太太?”

  “啊?”

  终于,宋疏影猛地抬起头来,对上韩瑾瑜的一双幽沉黑眸。

  “我们现在终于绑在一起了,你是我的韩太太。”

  韩瑾瑜说这话特别认真,是他一贯认真的表情和语气。

  宋疏影手中拿着结婚证,看着结婚证上的照片,两人靠在一起,宋疏影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呆呆的。

  “我们结婚了?”

  宋疏影又重复问了一遍。

  韩瑾瑜点头:“我们结婚了。”

  结婚了。

  宋疏影曾经有一个愿望,就算婚姻是坟墓,也要和韩瑾瑜一起埋进去,这是他这辈子认准的人。

  她忽然笑了,抱住了韩瑾瑜的腰,“谢谢。”

  ………………

  车子驶入村子,前面是一条狭窄的土路,韩瑾瑜倒车把车子停在路边,偕同宋疏影下了车。

  来到宋老太太所住的院落里,院中有一棵很大的梧桐树,在这个季节里,茂盛,遮天蔽日。

  “汪汪汪!”

  刚进门,就听见一阵阵疯狂的狗吠声。

  入目,是一只半人高的狗,拴在木桩上,扯着一条链子,只能在附近周围活动。

  宋疏影惊讶道:“补丁?”

  其实,不光是宋疏影惊讶,就连韩瑾瑜也微微愣神了片刻。

  这只狗,就是当初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去X县爬山之前,花了一百块钱在宠物市场买的那条土狗,现在一晃,已经过去了快七年了,才几个月的小狗,也长成了能够看家护院的大狗。

  “大小姐,你来看老太太了啊。”

  刘阿姨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了宋疏影,急忙就向楼上喊了一声,“老太太,二小姐来了!”

  正值日出之时,老太太正坐着躺椅在房顶上晒太阳。

  宋疏影说:“不用叫奶奶了,我上去去找奶奶。”

  上房顶是从楼层侧边的楼梯上去的,一般老太太上去,刘阿姨都要陪着她一起,毕竟是年纪大了,不过老太太也是死拧,觉得在院子里的阳光没有房顶好,就是想要上去。

  “奶奶。”

  宋老太太向宋疏影招了招手,“快过来,看今天阳光多好。”

  在房顶上晾晒着一层玉米,栏杆上满满的全都是红辣椒,宋老太太说:“是邻居家的,他们那儿阳光不好,我就让他们拿来这边晒了。”

  在村里乡下,民风就是这样朴实。

  宋老太太看见在宋疏影身后跟着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笑了一下:“韩瑾瑜。”

  韩瑾瑜上前一步,跟着宋疏影一同叫了一声“奶奶。”

  宋老太太笑了起来,“本来以为是女婿的,谁知道成了孙女婿,不过没什么关系,都是一家人。”

  宋老太太的这话听起来没有一点讥讽之意,倒是满满的都是诚意,就好似此时此刻的阳光一样。

  “疏影,你去告诉刘阿姨,多做几个菜,今天中午你们留下来吃饭。”

  “哦,好。”

  宋疏影知道,这是奶奶想要支开她,给韩瑾瑜单独说话。

  她转身向楼梯边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奶奶,这事儿都怪我,你别骂他。”

  宋老太太一听,噗嗤一声笑了,“我现在脾气已经好的多了,我已经礼佛三十年了,除了没有剃度出家,也算是半个得道高僧了,你见过得道高僧骂人的么?”

  宋疏影下了楼,宋老太太让韩瑾瑜坐下,“亏你现在叫我一声奶奶,你跟宋洁柔的婚姻,其实当初我也不同意,当时我问了你一个问题,你现在回答我。”

  当初,韩家和宋家的这一门联姻,说起来有两个人是最反对的,一个就是韩瑾瑜本人,另外一个就是宋老太太。

  只不过,韩瑾瑜在温雅嫁了人之后就妥协了,宋老太太当时还找韩瑾瑜来谈了一次,见韩瑾瑜也不再坚持了,只说:“你只需要做你问心无愧的选择。”

  真的是问心无愧么?

  韩瑾瑜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蔚蓝的天空,阳光刺眼,在眼前洒下一道道白光。

  宋老太太知道现在问的这个问题有点强人所难了,毕竟宋洁柔也住院了,况且他们两人之间,也并不是有过多的交集。

  “现在,我只想问你对我孙女。”

  韩瑾瑜抬起头来,看向面前这位慈祥的老人,“我不敢保证以前对疏影问心无愧,我欠她的,我会用这辈子还,这辈子还不完,就下辈子。”

  就好像宋疏影在那天夜晚说的话:“韩瑾瑜,我告诉你,你欠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要用下辈子也来还。”

  虽然,他们两人都不信有来世。

  ………………

  中午的饭菜十分丰盛,宋疏影离开的时候,宋老太太拿给宋疏影一个镯子,说:“我这里有两个镯子,一个给你,一个给乔乔,乔乔的那个已经送出去了,现在只差你一个了。”

  宋老太太顿了顿,“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决定了?”

  “嗯。”

  “不会改了?”

  宋疏影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奶奶,我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的,我认准了他,就不会改。”

  透亮的玉镯子放在宋疏影手中,带着玉的凉意,触及皮肤,宋疏影套在手腕上,玉镯子更加衬出肤白如玉。

  夜晚,在离开的时候,宋疏影遥遥指了指远方的山影,说:“还记得那一次我们去爬山么?”

  韩瑾瑜点了点头,随着她的目光看着天边。

  “那你还记得那天我说的话么?”

  “记得,”韩瑾瑜说,“你叫我邋遢大叔。”

  宋疏影:“……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

  韩瑾瑜捏了捏她的手心。

  韩瑾瑜开车,在路过一家大型超市,宋疏影叫了停车:“我想去买写吃的东西。”

  韩瑾瑜倒车,找了一个临时停车位,和宋疏影一起下了车。

  这个时间点,在超市门口的人不少,有很多都是推着满满的购物车,把车内的东西往后备箱里放。

  韩瑾瑜护着宋疏影,从人群中走过,刚刚上了台阶,前面就有一个记者冲了出来,手里的话筒都快要戳到了他脸上。

  “韩先生,请问您和宋小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后面有很多记者看见有一个记者首先冲了出来,也都按捺不住了,一直跟的新闻,总是要有点收获,所以转瞬间,在门口已经造成了拥堵。

  “韩先生,你现在有时间么?我想要问您几个问题。”

  宋疏影显得不耐烦,她并不像要把多余的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和事上面,然而,这一次韩瑾瑜却停下了脚步。

  他说:“可以。”

  宋疏影有些诧异地看向韩瑾瑜,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留给这些记者八卦的时间。

  得到了韩瑾瑜的同意,记者们也就不再拥挤了,有些已经准备好了摄像机和录音笔。

  一个记者问:“请问您和宋小姐之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韩瑾瑜微微笑了笑:“真正开始,是从她十九岁,然后到二十一岁确定关系。”

  “我想要请问宋小姐,你和韩先生在一起的时候,是否想到过他是一个已婚的人,甚至于韩太太是……”

  宋疏影还没有来的及说出口,身边的韩瑾瑜已经向前一步,一把夺过了这个记者手中的话筒。

  “我的韩太太,从来都只有一个人,就是现在站在我身边的人。”

  韩瑾瑜一句话说的铿然有力,目光坚毅,“我只有宋疏影一个韩太太。”

  宋疏影听到从韩瑾瑜口中说出“唯一”的时候,震了震,抬眸看向韩瑾瑜,忽然想起,在很久以前,好几年前,那一次,是韩澈的婚礼。

  她跟在他身边,也只能在宋洁柔来的时候,笑着叫一声姑姑,然后离开,而在路边,落魄的连一辆车都打不到。

  那个时候,宋疏影根本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真的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然后听到他亲口说“这是我的韩太太”。

  霓虹闪烁,宋疏影觉得眼眶有点发热。

  这样的一个小型的采访,已经将超市门口堵的水泄不通了。

  保安过来疏通了人流,韩瑾瑜已经揽着宋疏影的腰进了超市,记者们没有再跟进去了。

  一个记者翻看着手中相机的照片:“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也就这两个人了吧。”

  另外一个记者忙问:“还有谁?”

  “顾青城啊……你不知道啊,外地来的吧,几年前那阵势,比起现在只能是有过之而不及。”

  记者啧啧唇,抱着相机离开了。

  ………………

  公司里,韩铎自告奋勇的当了韩瑾瑜的婚礼顾问,关于布置场地,或者是布置礼堂,安排时间,写请柬。

  不过都是保密的,瞒着宋疏影。

  韩铎在酒店里布置现场,好像是一副包工头的派头,就差拿个安全帽戴在头上了。

  “那边远一点啊!还有,高助理,婚纱什么时候到啊?”

  “不是婚纱啊。”

  “啥?”韩铎有点震惊,“不是婚纱?”

  “韩哥没有告诉你么,不是西式婚礼,是中式婚礼,有两套婚礼礼服,还有两套旗袍。”

  韩铎眨巴了一下眼睛,脑海里已经不由得想起了一首歌——“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眉,你的眉毛细又长,好像那树上的弯月亮……”

  幸好他没有帮倒忙的去联系教堂。

  但是,为什么大哥会想要办中式婚礼呢?

  ………………

  然而,就在婚礼前三天,宋疏影回了一趟C市,却不见了人影。

  韩瑾瑜给顾青城打电话问半山别墅,又给裴斯承打电话问华苑,都没有。

  他带着安安并不方便找,便把安安留给了裴斯承照看着,先去了梅苑的家,在桌上,看见了那个瓷娃娃,而瓷娃娃下面,压着一张照片。

  是一张日出的照片,天边是绯红的霞光,太阳在刹那间就光照遍野。

  而背面,写着这样一句话,一句到了现在特别流行的一句话:“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

  ………………

  这三天,除了消失的宋疏影和去寻找的韩瑾瑜,其余人都是在焦急的等待中,韩铎甚至有两次想要报警了。

  “这自古以来婚礼逃婚的新娘不少,不是连新郎也逃了吧。”

  “那就不叫逃婚了,叫私奔。”

  紧接着,韩瑾瑜的母亲谷明娟接到了韩瑾瑜的电话:“妈,明天婚礼照常进行,我早上六点送疏影去化妆。”

  “好。”

  挂断了电话,韩铎着急的问:“大哥不是真的说要取消婚礼吧?”

  “不是,明天婚礼照常进行,早上八点他会送疏影去化妆。”

  “那礼服呢?”

  谷明娟也是一拍脑门,“呀,没问,赶紧去打电话给礼服店。”

  一边的高雨连忙打了电话,说:“设计师说在两天前,韩哥已经把礼服取走了。”

  取走了?!自己去办婚礼?

  韩铎有点疑惑了,那这两个人,这两天跑去哪儿了?大哥到底是在哪儿找到宋姐的。

  ………………

  韩瑾瑜已经找到了宋疏影。

  此时此刻,正在一家酒店里安眠。

  次日清晨五点,宋疏影就被莫名其妙的声音给吵醒了。

  “才几点啊?”

  她翻了个身,拿起桌上的闹钟看了一眼时间,“还不到五点……”

  韩瑾瑜把宋疏影拉起来,“我有惊喜给你。”

  惊喜?呵呵。

  宋疏影一直等着榆木疙瘩能开窍,给她一点惊喜,现在总算是有惊喜了,不过,凌晨五点,她的起床气很大!

  宋疏影怎么拉都不起床,韩瑾瑜便索性把她抱起来去浴室,然后给她洗脸,“要不我给你刷牙?”

  宋疏影愤愤的拿了牙刷,“我自己来!”

  韩瑾瑜笑着,给这只炸毛的猫抚毛。

  宋疏影从刚开始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但是,当韩瑾瑜拿了一套大红的礼服出来,她睁大了眼睛。

  “这是……?”

  韩瑾瑜把礼服放在床上,给宋疏影解身上睡衣的扣子,“今天是我们的婚礼,这是新娘的礼服。”

  能看得出来,韩瑾瑜是研究过这么繁复的礼服是怎么穿的。

  凤冠霞帔,举世无双。

  宋疏影看着镜中的自己,艳红的色彩,绸缎的布料上,绣着凤凰的暗纹,宽大的袍袖,层层叠得,有厚重感。

  她从小就特别喜欢中国古式的衣服,在高中还有过一段时间的不务正业,专门研究了一下古代衣服的发展,越来越喜欢。

  韩瑾瑜手中捧着一顶镶嵌有宝石珍珠的凤冠,现在因为宋疏影没有做头发,只是将凤冠虚虚的戴在头上,他把她额前的头发拨到两边,唇角带着笑。

  “我为我的女……阿嚏!”

  宋疏影:“……”

  韩瑾瑜揉了揉鼻子,真是好不容易浪漫一次,还有点突发状况出现。

  “为我的女王陛下加冕。”

  宋疏影被韩瑾瑜的这么一句话给逗笑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韩瑾瑜反问:“什么怎么知道的?”

  宋疏影转过来,掐着韩瑾瑜的脸,“别装傻,你是不是偷看了我的日记本?”

  “没有啊,你有记日记的习惯吗?”

  而事实上,韩瑾瑜看了宋疏影的日记本。

  在宋疏影的桌上,常年都放着一个带锁的日记本,在宋疏影去哈尔滨的那几个月里,韩瑾瑜但凡是闲下来,就去猜宋疏影的日记本密码,终于有一个晚上,让他把这串毫无规律的密码给猜到了。

  四个数字的排列组合,有多少个,韩瑾瑜没有算过。

  他尝试了有少说也有几百次,没一次都把试过的数字写在纸上,下一次试的时候就可以避开这几个数字排列。

  还是有运气的成分在的。

  在宋疏影的日记本里,看到了这样一段话。

  时间是在十年前,宋疏影上高中的时候,十七岁,花开的年龄,青春绽放。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的婚礼。我穿着大红色的喜服,戴着凤冠,他来接我……我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但是,我想,他是我的大英雄,他应该就是我要嫁的人。”

  ………………

  上午八点半,宋疏影来到了化妆间来化妆,谷明娟已经等待了好久。

  “快来,化妆师等了很久了。”

  刚才从X县过来两个小时的车程,宋疏影都没有觉得内心紧张,然而现在坐在化妆台前,她手心内忽然就出了一手的汗。

  上一次在妹妹宋予乔婚礼的时候,她还嘲笑妹妹婚礼前紧张,等到真轮到自己,才发现,真的是谁经历谁知道。

  谷明娟从后面走过来,“紧张么?”

  宋疏影抱歉的笑了笑:“还好,并不是太紧张。”

  “婚礼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我在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都会有紧张。”

  “你和瑾瑜的爸爸……”宋疏影想要缓解一下内心的紧张,一时间忘记了,急忙说,“对不起,我一时嘴快了。”

  “没关系,”谷明娟知道,这是来自于子女的关心,她笑了笑,看着镜中的如花笑颜,说,“其实,到了现在,也只是想着能有一个人相伴着度过一生,这个人有没有钱,无所谓,就像是百万富翁和一个身上只有十块钱的男人,百万富翁肯给你身上花一千块钱,而另外那个人,却愿意把身上的十块钱,全都给你,两种生活,就看你想要哪一种了。我也是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才体会到,以前该早二十年懂得的道理。”

  “明娟?”

  后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谷明娟转过头,对宋疏影说:“我失陪一下。”

  “嗯,妈你忙。”

  宋疏影从面前的镜子里,特别留意了一下是谁,看身形,好像是杜征。

  不知道韩瑾瑜的爸爸,在儿子的婚礼上,见到的却是前妻和另外一个男人,内心会如何波涛翻滚。

  但是,都是自己种下的果。

  ………………

  在蜜月结束后的某一年某一天,韩瑾瑜无意间看到了杂志上的一片访问,正是附属医院推上去的有关于宋疏影的采访。

  宋疏影一向都不理会那些记者的。

  但是,在这一份报道上,却实实在在的回答了几个问题。

  韩瑾瑜戴着眼镜,从头看到尾,看到这样一个问答。

  记者:“可以问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么?你丈夫比你大十一岁,年龄差你觉得是问题么?”

  宋疏影:“不是问题,他比我大十一岁,人生的苦,他比我先尝,人生的路,他比我先走,我和他在一起,感觉到的不是年龄差,而是安全感,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么?只要是有他在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哪怕前面是悬崖。”

  韩瑾瑜看了这一行字,摘下眼镜,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唇角扬起了笑。

  还记得,在婚礼前三天的那个清晨,他去了X县山上去找宋疏影,果然,宋疏影在。

  日出,云海。

  宋疏影拉着韩瑾瑜的手,站在悬崖边的一块嶙峋大石头上,又向前走了一步,韩瑾瑜拉住她的手。

  “你怕么?”宋疏影说,“我不怕,我知道有你在,所以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怕。”

  这个世界很大,难能可贵的找到与你一路同行的人。

  总会找到一路同行的人。

  黑夜有你,就不会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