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91 离婚了

291 离婚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56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8

  

  朱芊芊低了低头,盯着面前放着的一杯热水上的蒸汽,许久之后,才抬起头,却始终觉得两手空空不知道往哪里放。便端了水杯,沉吟一口气,说:“帮阿澈。”

  她顿了顿,“阿澈在这场绑架里是……警察局断定的是主犯,因为他全面参与了这次绑架,我找了律师,律师说绑架罪的话一般是十年。情节严重甚至有故意伤人的是死刑。”

  宋疏影双手放在腿上,微微侧首。示意她可以继续说下去。

  朱芊芊说:“我去找了我爸,但是现在上面查的很严,我爸也已经退下来了,只能找我堂哥。”

  朱芊芊先去找了父亲,父亲却说:“你还有脸来找我?!我们朱家是官场世家,现在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你要我有什么脸去见你爷爷!你给我滚出去!再也不要回来!”

  母亲上前一步,“你发什么疯啊,现在芊芊当然是为了她的丈夫!你有什么理由去责备她?!”

  “当初我说什么?我说不让她瞎了眼嫁给韩澈!结果呢?看看现在!”

  如果不是母亲在一边拦着,父亲就真的要挥手打她了。

  朱芊芊眼中噙着泪,向父母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

  她去找了朱启鸿,然而,这个现在身处高位的堂哥,朱启鸿却问:“你想要圆到哪个程度?”

  朱芊芊一时间没有明白,“什么?”

  “无罪释放是绝对不可能的,韩澈自己都已经供认不讳了。”朱启鸿说,“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量罪程度,沈律师不是已经给了你很好的建议么?”

  宋疏影看着朱芊芊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她知道,这件事情,对朱芊芊这样一个女人来说。真的是难上加难,从最初警察局抓捕审讯做口供最后交由检察机关,现在走到司法程序,再过几天就是庭审。

  宋疏影和韩瑾瑜算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之前也有专职人员来询问做口供,因为宋疏影在产期,不方便,警局便派警察来到住所对她做的口供。

  按照韩澈的罪行,判刑十年,应该是比较正常的刑期,甚至会更少。

  再加上朱芊芊找的律师是C市有名的沈宸良,虽然说原本庭审的主法官,朱芊芊的三叔为了避嫌。已经退出这次案件的庭审,但是,其他法官也必定会顾及到朱家。

  但是,朱芊芊现在还这么忧虑,是什么原因?

  朱芊芊嚯的抬起头来,“因为……阿澈涉嫌故意杀人,沈律师说,绑架再加上故意杀人,有可能是死刑。”

  “故意杀人?”

  这一次,连宋疏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在犯罪现场,有一把匕首,是刀柄上沾着大哥的血迹,手柄上的指纹,有两个人的,其中一人就是阿澈,另外那个人说,是阿澈指使他杀人的……”

  而韩澈,也确实是有杀人动机。

  “韩澈呢?”宋疏影问,“他怎么说?”

  宋疏影没有过多的接触过法律,但是她也知道,现在这种时候,如果韩澈反对这项指控,那么就需要重新搜集到新证据,但是一旦承认,就相当于古代的签字画押了。

  朱芊芊摇了摇头,在放下玻璃杯的时候,手腕颤抖。

  宋疏影已经猜到了,此时此刻,就算不是韩澈自己做的,他也会承认。

  阶下囚和胜者,只是一步之遥,使他不惜以身犯险,却成了这样的结果。

  宋疏影掀开被子下床,说:“你联系一下沈律师办一下手续,我进去看看他。”

  ………………

  暂时扣押在警察局,进入的手续是沈宸良办的,很快,宋疏影就跟着沈宸良身后进入。

  朱芊芊停下脚步,“我先不进去了。”来爪肠才。

  宋疏影转过身,当然没有错过朱芊芊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

  她问沈宸良:“沈律师,朱芊芊有没有进去看过韩澈?”

  沈宸良摇了摇头:“没有,现在还没有人办手续进来见过,宋小姐,你是第一个。”

  “这么说我很荣幸了。”宋疏影忽然笑了,“韩澈的故意杀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既然要去见韩澈,也就必定要先把事情都问清楚。

  “宋小姐,”沈宸良向上推了一下眼镜,“韩先生其实跟我说过当时现场的情况,那把匕首上有他的指纹,是他把匕首从绑匪手中抢下的。”

  “这么说,韩瑾瑜可以去作证?”

  “但是,现在首先需要韩澈改口供,”沈宸良说,“他现在已经说了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的话,如果是庭审的话,会对法官造成一定的影响。”

  “好,我知道了。”

  这里的探访室,和去监狱内见张夫人并不同,光线足一些,而且等到宋疏影进来之后,警察就出去了,并没有好像是在监视犯人一样在后面站着,虽然,说话的时候也可以完全当身后的警察不存在。

  只不过,这样的室内,总是感觉有些冷气森森的,感觉有些无孔不入,她不禁就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现在还在月子中,稍微活动一下是可以的,却不能着凉落下了病根。

  门开了,但是,却没有走出来韩澈,只是看守的警察。

  警察说:“请回吧,他不见你。”

  宋疏影皱了皱眉:“为什么?”

  “我们尊重当事人的选择,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宋小姐,请你回去吧。”

  “麻烦警察同志,你帮我带一句话给他,”宋疏影说,“告诉他,只要他不来,我就在这儿等着,直到他来为止。”

  之后不过多久,门再度打开,走进来的是韩澈。

  却是戴着手铐的韩澈。

  这一瞬间,宋疏影就明白了,为什么韩澈不会想要见自己,更或者,为什么朱芊芊不愿意让沈律师给办手续进来见韩澈。

  前者是因为仅存的自尊,而后者,想必是因为朱芊芊不想看见了此情此景而心疼吧。

  和上一次见,韩澈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意气风发了,有的只是颓丧,下巴上全都是青色的胡茬,眼圈浮肿,眼睛里全都是红色的血丝。

  他看见宋疏影,“你就是料定了,我会出来见你?”

  “没有料定,”宋疏影看着韩澈的眼睛,说,“不过你现在坐在我面前,就是最好的解释。”

  韩澈注意到宋疏影原本隆起的肚子已经平坦了,他抬眸,“生了么?”

  宋疏影点头。

  “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虽然在很久之前,他就知道了胎儿性别,但是现在还是问了出来,就是为了听到宋疏影能亲口告诉他一样。

  宋疏影回答:“是男孩儿,叫安安。”

  “是好听的名字。”韩澈笑了笑,“其实这么说,我已经和他见过面了,他还在你肚子里的时候。”

  “现在你想见他,依旧可以见他。”

  “不了,”韩澈说,“人家都说,小时候看见谁看的多,长大就像谁,千万别长成我这个样子,也别像是我这么一个罪犯。”

  韩澈把戴着手铐的手放下来,似乎是想要用面前的桌面来遮掩。

  “对不起,这件事情本和你无关,却还是把你……无辜牵扯进来,幸好是有惊无险。”

  宋疏影反问道:“除了对我说对不起,你不觉得你有一个更应该说对不起的人么?”

  “也对不起大哥,”韩澈说:“有些东西不是我的,就注定不是我的,抢也抢不到。”

  就比如说宋疏影,就比如说一直想要拿到的韩家股份。

  人都是有这种劣根性,觉得自己做的什么事情都没错,但是,如果没日没夜都只有自己一个人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床很硬,很冷,没有光,好像终日都是黑夜,也都会从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就算是再无辜的人,也会在反省中,找到自己的错处。

  宋疏影看着韩澈眼底的灰暗,说:“不,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

  一个最重要的人。

  韩澈脑中几乎是瞬间就想起来了,与此同时,从宋疏影口中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朱芊芊。”

  宋疏影看韩澈并没有打算接着说下去的打算,她说:“是她来求我来见你的,希望我可以说服你……”

  韩澈打断了宋疏影的话:“不用!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不用她自作主张!”

  “你先听我说完,韩澈,”宋疏影说,“朱芊芊这些年对你怎么样,你是知道的,虽然有一句话一直说的很对,你喜欢我,我就必须也要喜欢你了么?爱情是相互的没有错,但是却不是威胁不是胁迫。但是,这句话,不适用于你。”

  宋疏影顿了顿,接着说:“你是因为目的才和她在一起的,功利性占据了大部分,你利用了她对你的喜欢,乃至于之后,利用了她对你的爱。她之前去找过她的父母,求她的父母能把你救出来,但是她父亲差点就打了她,当初她是背弃了整个朱家,她父母都不同意她嫁给你,只是迫于女儿怀了孕,而现在,她为了你放弃了亲情,走出了原来的家,以为你可以给他建造一个新的家,而你呢?”

  “你没有给她,你什么都没有给她,一直是她在自己为了这个家付出,对你,包括对儿子。”宋疏影说,“韩澈,你是一个太自私的人。”

  韩澈双手忽然动了一下,双手的手铐碰撞了一下,叮当响了一声,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就显得格外清晰。

  韩澈说:“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事情,所以我现在在我做的事情赎罪。”

  “赎罪就是把本来不是你做的事情也揽到自己身上吗?”宋疏影双肘支撑在桌面上,说,“赎罪的方式很多,并不是只有死这么一条,况且,你在承认那些原本不是你做的事情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妻子和你儿子没有?你死了,你让朱芊芊以后怎么过,你让你儿子以后怎么给别的小朋友解释我的爸爸去哪里了?小孩子的心思是很敏感的,你之前缺失他的,难道之后就永远都不打算还了么?”

  韩澈摇了摇头:“还不了的。”

  “呵,”宋疏影冷笑了一声,“还不了就可以不用还了么?韩澈,哪怕你为你妻子和儿子想一想,但凡是你有脑子,就不会走这条死胡同,到如今,仍然是死胡同!”

  韩澈忽然抬起头,看着宋疏影:“你呢?”

  宋疏影没有回答,但是一双幽暗毫无波澜的双眼,已经告诉了韩澈答案。

  说实话,不管对韩澈,还是对朱芊芊,她的印象都不好,她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韩澈做的那些事情,她都记得,就算是现在要进监狱,也是他罪有应得。

  不过,朱芊芊是无辜的,小豆也是无辜的,她不会把怒气牵连到别人身上。

  “我这一次来,不是为了帮你,你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有惩罚,我从来都相信天理报应,”宋疏影说,“我是为了帮朱芊芊和你儿子,他们是没有错的。”

  ………………

  朱芊芊在外面等了许久,很焦虑,原本还是在沙发上坐着,但是到后来,站起来开始踱步,来来回回走了多少圈她也不记得了。

  沈律师没有出来,宋疏影也没有出来,不知道他们在谈的是什么……

  她应该跟进去的吧?

  其实,不是她不想见韩澈,她想见他,因为在事发当天,那个凌晨,韩澈留给她的最后一个眼神太过于冷冰冰了。

  她是怕韩澈见到她,会对她产生愧疚,会心里堵的难受,所以宁愿自己不去见他。

  过了很久,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

  宋疏影走在前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从审讯室内的拘押室里走出来,就感觉到外面的温度明显要比里面暖一些,身上那些已经快被冻死的细胞又重新活了过来。

  后面跟的是沈宸良,沈宸良除了拿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还有一张白色的纸,一眼看过去,上面是黑压压的字迹,还有末尾一抹红色十分刺眼。

  朱芊芊上前两步赶忙迎上去,“怎么样?疏影,你是不是说动他了?”

  宋疏影反手握住了朱芊芊的手腕,说:“他已经准备翻供了,警察会重新对他录一份新的口供。”

  朱芊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就知道,来找宋疏影是一个好的决定,只要是能为了韩澈。

  “谢谢你,疏影……”

  “不是我,你不用谢我。”宋疏影示意后面的沈律师上前,向后退了一步。

  沈宸良把手里的一张纸交给朱芊芊,说:“这是你丈夫给我的委托书。”

  朱芊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有些诧异,“什么委托书?打官司么?没有关系,费用我会全权负责的。”

  “不,”沈宸良说,“是离婚委托书。”

  就在沈宸良这几个字窜入朱芊芊的耳膜的同时,朱芊芊也看见了这张纸上的这五个字,虽然是手写的,但是很清楚,一直到最后的落款,是韩澈的签名和按的手印。

  朱芊芊好像石化了一样,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宋疏影微微蹙眉,“芊芊?朱芊芊?”

  虽然朱芊芊看起来僵住了一动不动,但是,手指攥着这薄薄的一张纸却是越来越用力,纸张都快要揉碎了。

  沈宸良上前一步,想要把她手中的这份委托书给抽出来,谁知道朱芊芊却忽然好想是疯了一样,将手中的委托书撕的粉碎,白色的碎纸片一片片飘落在地上。

  朱芊芊挺着脊背,把手中拿着的碎片扔进一边的垃圾箱里,看向沈宸良,“麻烦沈律师,你帮我办一下手续,我要进去见他。”

  在等待沈宸良去办手续,宋疏影在外面,由警察同志给倒了一杯热水,喝了之后才感觉驱散了身体里的那种冷气。

  朱芊芊忐忑地坐在一边等着,宋疏影安慰她,“其实,韩澈这一次是为了你好,就算故意杀人罪不成立,绑架罪也是成立的,最起码是十年的刑期,你和你儿子,都等不起。”

  朱芊芊忽然抬起头来,问:“这是你的话,还是韩澈的话?”

  “是谁说的话很重要么?”

  朱芊芊点了点头:“很重要。”

  “韩澈说的话。”

  办好手续之后,沈宸良和宋疏影跟着朱芊芊重新走到里面,这一次,是朱芊芊独自一人进去,宋疏影冲她点了点头,给她信心,“你有什么话,不要埋在心里,都告诉他,把你的付出,都说出来,告诉他。”

  朱芊芊点了点头。

  只可惜,这一次得到的回答却是:“他不见你。”

  得到的是这样的回复,宋疏影都愣了一下,她以为刚才她已经说服韩澈了,明明每一句话都足够振聋发聩,让韩澈意识到自己过去的错,但是现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宋疏影还没有想明白,身边的朱芊芊已经动了。

  她竟然直接想要推开一边的警察冲进去,她大喊着:“韩澈!我告诉你,我不离婚!你要离婚你亲自给我说,你亲自告诉我!你现在出来见我啊!你是怕了吗?!”

  两个警察把朱芊芊向后拉,“小姐,请你安静下。”

  但是,朱芊芊现在根本就安静不下来,整个人似乎都癫狂了,都在看见刚才的离婚委托书的一刻,身体内潜藏的那一抹仇恨终于爆发了出来。

  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押着她向前走,朱芊芊回头大喊,“凭什么!凭什么韩澈!你想要订婚的时候我答应你订婚,想要结婚的时候我同意你结婚,现在你想要离婚了,你就确定我会听你的吗?不!我告诉你,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妥协!我不会离婚!”

  声音在走廊里空洞的回响着,一直到走廊尽头的门关上,朱芊芊靠在墙面上哭了起来。

  沈宸良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现在也只能安慰她,而且他还有另外一个案子需要跟进,现在已经到了和当事人见面的时间。

  宋疏影说:“沈律师你先忙吧,有什么事情我会打电话给你。”

  沈宸良点了点头,先离开了。

  律师这一行,有案子接才会有钱赚。

  朱芊芊也只是片刻的情绪失控,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不再嚎啕大哭,而是默默地流眼泪。

  宋疏影说:“一起去吃个饭吧。”

  朱芊芊点了点头。

  接近傍晚,宋疏影选了一家中餐馆,点了几道补血补气的菜,还有一个汤,将菜单给朱芊芊,朱芊芊摆手:“你点就好。”

  宋疏影笑着把菜单递给服务生:“就这些。”

  她点这些补血补气的菜,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当然还有面前的朱芊芊。

  朱芊芊的脸色看起来不好,从上个月事发,她就一直在忙碌奔波着,人消瘦了一圈。

  吃饭的时候,两人也没有过多的话,朱芊芊胃口不好,只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宋疏影说:“你现在不吃不喝,毁的就只是你自己,你还有儿子。”

  小豆依旧是在谷明娟那里,不过已经一个多月了,就算是再听话的小孩子,也都会想爸爸妈妈了。

  自从宋疏影生了安安之后,谷明娟便打算要过来,但是宋疏影不想要韩瑾瑜的母亲奔波,便说:“过一段时间我和瑾瑜就回S市了,您不用过来了。”

  朱芊芊听见自己的儿子,眼眸里才有了一丝波动,拿着筷子继续吃。

  宋疏影吃饭的时候,接到了韩瑾瑜打来的电话。

  “怎么跑出去了?”

  宋疏影冲朱芊芊抱歉的一笑,拿着手机起身出去接电话,反手把包厢的门关上,她才说:“是朱芊芊来找我了,去了一趟警察局,现在在外面吃饭。”

  “地址,我去接你。”

  宋疏影报上了地址,转身重新进了包厢。

  不多久,韩瑾瑜就来了,在餐厅外给宋疏影打电话。

  宋疏影挂断电话,收了包,“走吧,我让瑾瑜把你送回家。”

  朱芊芊摆了摆手,想要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来,却无果,只能说:“不用,我再坐一会儿。”

  宋疏影也没有强人所难,说:“那我先走了,你不要放弃,案子到下周才会开庭,结果不满意还可以提出上诉,你不要灰心。”

  “嗯,谢谢你。”

  ………………

  餐厅外,韩瑾瑜把车停在临时停车位上,下了车靠着车门站着。

  他白天,去了一趟医院,已经拿到了宋洁柔签的离婚协议书,宋洁柔的手术难度比较大,在手术后,最起码要卧床两个月休息具体观察,头脑有没有不舒服的情况。

  手机铃声响了,是律师打来的。

  “韩先生,等到下周一,您拿好您的证件,我和您一起去民政局。”

  “好,麻烦你了。”

  挂断电话,韩瑾瑜就看见宋疏影从餐厅内走出来,连忙走上前。

  韩瑾瑜扶着宋疏影的动作很紧张,宋疏影笑了一声:“以前怀着安安的时候你紧张,现在都已经生了安安了,你还这么紧张,我又不是不能走路。”

  韩瑾瑜说:“我打电话问我妈了,坐月子的时候一些需要注意的。”

  “我可不保证完全按照那种方法去做,要不然整个人要馊了。”

  在车上,宋疏影就把朱芊芊找她的原因,以及今天去警察局见了韩澈一面,“如果韩澈翻供的话,需要有证人证明,当时韩澈没有想要用刀杀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样的情景?我觉得韩澈不可能会在那种时候杀人。”

  韩瑾瑜双眼专注于挡风玻璃窗,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大致说了出来。

  宋疏影明白了:“哦,所以,匕首上是有两个人的指纹,还有你的血液鉴定DNA。”

  回到别墅,安安已经喂了奶粉睡下了,宋疏影在外面吃了不少东西,韩瑾瑜没有吃饭,张嫂给韩瑾瑜留了晚饭。

  宋疏影说:“我上去看安安。”

  在婴儿房中,保姆阿姨起身,宋疏影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保姆阿姨会意,便起身离开。

  小小的婴儿摇篮床,安安躺在里面,真的好像是他的名字一样,安安,安安静静,安安然然,不哭不闹。

  专门请来带孩子的保姆阿姨说,安安算是很听话的孩子了,之前她都照看过那种从早哭到晚的孩子,特别是夜晚。

  宋疏影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摇篮床旁边,安安咂吧了一下嘴巴,嘴角竟然向上弯了弯。

  这样的小动作,让宋疏影都觉得心里一喜。

  就是这样的小生命,在自己的肚子里,从一个胚胎长成了这么大的宝宝,生命还真的是神奇。

  现在的宋疏影,一定想不到,二十年以后,当这个宝宝长大成人,会是何种模样。

  她曾经在谷明娟那里的相册里,看到过韩瑾瑜小时候的照片,安安和韩瑾瑜长得很像,鼻子眼睛都很像。

  宋疏影小声说:“安安长大也一定会像爸爸一样,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而在婴儿房外的韩瑾瑜,准备推门而入的手,生生顿了下来。

  他转过身,靠在墙面上,唇角也挂着一抹笑。

  夜晚,宁静悠远。

  在主卧房内,韩瑾瑜从浴室内端着一个热水盆出来,宋疏影从眼镜上方看过去,“你端个盆儿干嘛?”

  韩瑾瑜把盆放在床边,拉着宋疏影起来,“给你泡脚。”

  泡脚?

  韩瑾瑜一本正经,拉宋疏影坐在床边,“泡脚有助于活络筋骨,而且活血,驱寒气,以后你例假就不用疼了。”

  说着,韩瑾瑜已经握着宋疏影的一双脚踝,把她的一双脚放在了热水中。

  “烫!”

  宋疏影说着便要抬脚,但是韩瑾瑜却没有松手,仍然强制按着她的脚。

  韩瑾瑜还特别详细地给宋疏影解释:“不是烫,而是热,你脚太凉了,所以到热水才会觉得烫,这样才能驱寒气。”

  宋疏影咬着牙,“韩瑾瑜,你知不知道,真的是烫啊啊啊。”

  “马上就适应了。”

  韩瑾瑜说的没有错,等到双脚适应了热水的温度,就很舒服了。

  宋疏影低着头,看着韩瑾瑜将盆中的热水撩起来,淋湿了脚背,再向上到脚踝处。

  韩瑾瑜洗的很认真,等到宋疏影的双脚都被热水泡红了,他才拿来干毛巾给宋疏影擦了脚。

  泡了脚确实舒服了,好像整个人身上的毛孔都散开了。

  韩瑾瑜刚刚端着水盆去浴室,这边房门敲了两下,席美郁开门进来,“还没有睡么?”

  “没呢,妈,你有什么事?”

  宋疏影盘着腿坐起身来,席美郁问:“瑾瑜呢?”

  “在浴室。”

  席美郁说:“再过两个星期,我陪着你去一趟S市,需要向你奶奶解释清楚,你也需要见见韩老爷子,虽然反对,但是是长辈。”

  “嗯,我知道。”

  宋疏影知道,这是最后一关,虽然只是虚设的一关。

  ………………

  其实,女人坐月子的时候,算是最幸福的时候了,什么都不用做,只用躺着,直到躺到自己都厌烦了,想要出门去逛逛逛,去买买买。

  宋疏影出了月子,首先就是去商场买了几套婴儿装,回到别墅内,她让李勇帮忙送上去,自己在小花园里转了一圈,呼吸了呼吸新鲜空气,但是却看见李勇站在别墅门外,并没有进去。

  宋疏影疑惑道:“你怎么不进去?”

  “里面……韩哥有客人。”

  有客人?

  宋疏影从推开虚掩着的门,果然,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另外一个十分熟悉的人。

  薛登。

  记得上一次见薛登,也是几个月之前了,那个时候苏莹莹解开心结。

  韩瑾瑜把安安抱起来,说:“安安要喂奶了,我先抱他上去。”

  宋疏影点了点头,在玄关处换了鞋。

  薛登说:“恭喜你,当妈妈了。”

  宋疏影一笑:“是啊,长了一辈的感觉真不怎么好,老了……我听淑慧说你是去了香港么?”

  “嗯,那里有一家医院请我过去,我去看了看条件,各方面都不错。”

  “你要定居香港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的。”

  “事业起航了,那爱情也就快要来了,”宋疏影眨了眨眼睛,“加油哦。”

  两人以昔日好友的身份说了一会儿话,张阿姨买菜回来,宋疏影说:“晚饭在这里吃吧,我让张阿姨多做几个菜。”

  薛登起身,“不用了,我约了人。”

  “哦,”宋疏影拉长了尾音一笑,“约了人,红颜知己么?”注意到薛登的神色,她忙摆了摆手,“好了,算我没说,别忘了,你说找了女朋友让我帮你参考的。”

  “一定。”

  “尽快哦,”宋疏影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我儿子太小了,找儿媳妇之前,先给你把把关。”

  薛登眯了眯眼睛:“你是拐着弯的占我便宜是不是?”

  “肯定不是!”

  薛登开车离开,从后视镜,看着别墅门口那个女人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最后在转弯之后,消失不见。

  这次,薛登觉得心空了。

  真的彻底空了。

  在一次一次清扫心房,这一次,终于空了。

  宋疏影要的,他以为自己能给,有能力给的起,如果宋疏影跟着自己,必定会过的比现在更好。

  但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有一种东西他永远都给不起,那就是宋疏影要的爱。

  宋疏影就算是在最苦痛的时候,最需要别人的爱来温暖的时候,需要的也只有韩瑾瑜一个人的爱。

  从一而终的爱情,很美。

  对于宋疏影来说,韩澈早了一步,而薛登晚了一步。

  而韩瑾瑜,不偏不倚,正好。

  ………………

  原本宋疏影定于周二回S市,谷明娟却来了。

  谷明娟也是想孙子了,再加上小豆最近一直想要找妈妈,她便给一块儿带来了。

  在别墅里,宋疏影看着小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给朱芊芊打了电话,“你来一趟半山别墅,我妈把小豆给带过来了。”

  宋疏影挂断电话,才发现这边两个人都在看她。

  “怎么了?”

  谷明娟摇了摇头,抱着安安亲了一下:“来咯,让奶奶抱抱。”

  这是宋疏影第一次叫谷明娟“妈”,却给敷衍过去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就又改口叫成阿姨了。

  吃了饭,小豆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朱芊芊,等到快十点的时候,开始打盹儿,一双眼睛都熬红了。

  谷明娟看这小孩子也是在是可怜,“来,小奶奶先带着你上楼去睡觉。”

  小豆摆摆手:“我要等妈妈来。”

  朱芊芊来接小豆已经到了夜晚十点多,因为最近韩澈的事情实在是忙的很,她一直在奔走。

  “小豆呢?我来接他了。”

  宋疏影说:“你先进来。”

  在沙发上已经昏昏欲睡的小豆听见门口有声音,用清亮的童音叫了一声:“妈妈!”

  小豆已经从沙发上跳下来,只不过因为刚才一直昏昏沉沉的打盹儿,忽然从沙发上跳下来,没留神,走了个S形,朱芊芊已经上前一步一把将儿子抱在了怀里。

  “小豆……”朱芊芊眼睛里已经晕上了一层泪膜,“有没有听谷奶奶的话?”

  小豆重重的点头:“我一直都很乖,你问小奶奶哦。”

  朱芊芊拉着小豆站起来,对谷明娟说:“阿姨,谢谢你,照顾了小豆这么长时间。”

  “没关系的,小豆很听话。”

  朱芊芊拉着小豆要离开,宋疏影拦住了她:“今晚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吧,现在已经太晚了,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山路上太不安全。”

  朱芊芊犹豫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儿子红红的眼睛,点头:“好,麻烦你们了。”

  宋疏影找来保姆阿姨带着朱芊芊母子两人上楼去客房,她坐在客厅里等韩瑾瑜。

  谷明娟看宋疏影精神也不大好,说:“你也早点睡,瑾瑜一个大男人的,不会出什么事儿。”

  宋疏影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索性便上了楼,交代保姆阿姨留着一楼的灯,等韩瑾瑜回来。

  十一点。

  韩瑾瑜回到家,一楼客厅里灯亮着,却没有人,他在玄关处换了鞋,保姆阿姨出来:“是小姐吩咐要给您留着灯的。”

  主卧房里,宋疏影刚刚洗了澡出来,背对着门站着,正在拿着吹风吹头发。

  身后的门悄无声息的开了,韩瑾瑜走过来,踩在羊毛地毯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宋疏影吹干了头发,把电吹风放在桌上,转身的刹那,看见地上有黑色的影子,她忽然“啊”了一声,就被韩瑾瑜揽住了腰肢,转过身来,眼光恰巧对上韩瑾瑜一双黑亮的眼睛。

  “你吓死我了!”

  宋疏影抬手就在韩瑾瑜肩膀上重重地打了一下。

  韩瑾瑜却笑着,眼睛里都透出笑意来,将宋疏影抱起来,原地转了一个圈,在她脸颊上吻了好几下。

  宋疏影失笑:“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

  “疏影。”

  “嗯,我听着呢。”

  “我离婚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