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89 最后一战

289 最后一战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17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7

  

  在路上,韩瑾瑜接到了来自绑匪的电话。

  “准备五百万的现金,现在带过来到西区XX公寓,如果想要你的女人安安全全,就不要报警。一个人过来。”

  韩瑾瑜急打了一下方向盘,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双眼布满血丝,手指紧紧的攥着方向盘,手指指骨发白,他必须要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才能够抑制想要怒吼。抑制情绪即将失控。

  “两个小时内,如果你不带着钱过来。我们就只有撕票了。”

  绑匪当然不止是想要这五百万的现金,有韩澈在,他们想要的还有整个S市韩家,几千亿身家的韩氏公司!

  他当初是怎么毁掉张家的,现在,整个韩家也要为他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

  宋疏影在这间房间内,迎来了张艾之后,迎来了第二个熟人——韩澈。

  当韩澈进来的时候,宋疏影没有一点惊讶,只是眼皮微微抬了一下,就重新闭上了眼睛。

  韩澈走进来,将身后的门关上,轻轻一声,似乎是怕吵醒熟睡中的人一样。

  “宋疏影,我来了。”

  宋疏影笑了一声。这一声,在韩澈听起来却像是在冷笑,嘲笑,带着讥讽的笑。

  韩澈眸光陡然冷了冷,“你笑什么?”

  宋疏影摇了摇头,睁开眼睛,抬眸看向韩澈:“我在笑。你来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韩澈向前走了一步,说:“我要让你看到,你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

  宋疏影问:“什么选择?”

  “你当初选择韩瑾瑜而不选择我,是错误的。”

  等这一天,韩澈筹备了许久,从最开始和张老余党的这些人接触到,从去年,一直到今年的这个时候,几个月的辛苦筹备过去了。

  他当然也知道,张老余党的这些人,也仅仅是把他当成是放在前面的一个挡箭牌,但是。一旦韩氏股份全都归了自己,那他们那些人,还能动的了他么?根本就不可能!

  宋疏影看不到韩澈现在心中所想,但是她可以看到,现在韩澈脸上带着的笑,是志在必得的。

  “你和张艾认识么?”

  韩澈摇了摇头:“不认识,但是我知道,张艾是张老的孙女。”

  看来,韩澈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坑,一个跳不出来的坑,却依旧是跳了进去,看来,利字当头一把刀。

  “一会儿你只要待在我身边,就绝对不会出事,你不要乱跑。”

  宋疏影抚着自己的肚子,看向韩澈:“我现在怀着韩瑾瑜的孩子,你和朱芊芊也有了儿子,那你现在让我跟着你,是什么意思?你能容得下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你想要将朱芊芊抛弃掉?”

  韩澈说:“我和朱芊芊只是暂时的,疏影,我喜欢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

  宋疏影听了,起身,站在韩澈面前,然后猛地抬手,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

  韩澈偏了头。

  “这一巴掌,我是为朱芊芊打你的,之前那几年,朱芊芊为了你和家里闹翻,非要带着你去欧洲去治腿!”宋疏影说,“她从六年前跟了你,结了婚,一直到现在,有了孩子,六年,这六年你难道都没有动容过么?一个女人能有多少六年!韩澈,你他妈根本就配不上她!”

  她没有韩澈那么高,需要微微仰视着他,但是,此时此刻,她却觉得鄙视,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简直是一个人渣,已经烂在了泥里。

  韩澈冷冷的看着宋疏影,“你说完了没有?”

  宋疏影摇了摇头:“没有说完,你知道我曾经跟你恋爱的时候,唯一做过的一件没有后悔过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在情人节的那一天,我们去酒店开房,我们没有上床,”宋疏影笑了笑,“我唯一谢谢你的,这是我唯一感谢你的。”

  韩澈瞳孔紧缩了一下。

  他和宋疏影恋爱两年,可以说得到了她,也可以说并没有。

  其实,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得到过宋疏影。

  宋疏影转了身,重新闭上了眼睛,靠在床头。

  韩澈已经在愤怒边缘,如果不是面前的人是宋疏影,他相信自己此时此刻一定会跳起来,狠狠的还她一个耳光。

  但是,面前的这个人是宋疏影,而且是一个孕妇。

  片刻的宁静之后,两个人从外面开了门,走过来把宋疏影的眼睛给蒙上,她没有反抗,但是当两个人按住她的双手想要绑在身后的时候,她却忽然间挣扎起来。

  “你们放开我!不要把我的手绑起来!”

  对于一个怀着孩子的孕妇来说,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生命,将手绑在身后,也就失去了可以保护腹中孩子的屏障,她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韩澈看着宋疏影在床上挣扎,拳打脚踢甚至上牙齿咬,一边的一个男人直接扇了宋疏影一个耳光:“你这个死娘们给我安静点儿!想死是不是?!”

  这句话话音还未落,身后的韩澈一个箭步走过来,一把攥起这个男人的衣领,狠狠的向后推了一下将他按在了墙上,“你敢打她?!”

  “我打她怎么了?”

  韩澈一拳已经狠狠的砸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你没有这个资格动她!放开她!她不需要被绑着!”

  压制着宋疏影的那个男人看了韩澈一眼,与另外一个人对视一眼,从床上跳了下来,将衣服手铐扔在了地上。

  这两人一同走出门,恶毒地目光看向韩澈。

  “等到拿到钱,就宰了他。”

  被韩澈打了一拳的人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顿时就疼的嘶哑咧嘴,竟然被打出血了,“妈的,老子废了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为自己是豪门的少爷啊!”

  房间里,韩澈将宋疏影扶起来,给她摘了眼罩,问:“你没事儿吧?”

  宋疏影摇了摇头,双手覆在自己鼓起的肚子上,说:“没事儿。”

  她看起来,现在依旧安静,除了刚才绑匪想要绑住他的双手的那一刹那,她忽然激愤起来,其余的时候,都像现在似的,十分安静的坐着。

  “其实,你刚才挣扎,是因为我在吧?如果我现在不在这里,你一定不会反抗他们。”

  宋疏影掀了掀眼帘,看了一眼韩澈,没有说话。

  但是,此时此刻,她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为大前提,才能保护到自己的孩子。

  韩澈靠在墙边,看着宋疏影闭着眼睛靠在床头,点上了一支烟,宋疏影闻到味道,忽然皱了一下眉。

  韩澈的目光落在宋疏影的肚子上,便及时的抬手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

  “你现在竟然还能睡着?”

  宋疏影一笑:“并没有睡着,我在等人。”

  “等韩瑾瑜?”

  这个问题,已经不用宋疏影回答了,外面的人忽然冲进来,“韩瑾瑜来了!”

  在听到韩瑾瑜这个名字的同时,宋疏影霍然睁开双目,一双眼睛里清亮无比。

  ………………

  在公寓楼前,韩瑾瑜拎着一个皮箱,从车上跳下来。

  顾青城半摇下车窗,说:“韩哥,在周围有布置了。”

  韩瑾瑜点了点头。

  电话里说不要报警,这件事情已经在赵烈的掌控之下,韩瑾瑜最初的最初确实是没有报警,但是警局却一直是当成重要的案子在查的。

  警方之所以现在不敢轻举妄动,也是因为这些人并没有选择偏僻区域,而是在人群密集的地方,这栋大楼里,少说也住着好几百户的人,且不说这些人手中有人质,他们这些住户,的的确确都是危险的所在,却也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通知,相反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更加加重了人质的危险性。

  韩瑾瑜接听了绑匪打来的电话:“现在从安全通道上来,上到六层。”

  “好。”

  韩瑾瑜的手机是暂时被监听了的,他并没有挂断,从楼梯间上到六层,绑匪说:“现在坐电梯到十六层。”

  韩瑾瑜在走廊尽头,按下了电梯开关,乘电梯上了十六层。

  在电梯里有三个人,一个老人,一对情侣。

  在十六层下楼,一个老人也跟着下来,韩瑾瑜扶了她一把,说:“奶奶,您慢点。”

  韩瑾瑜是刻意这样说的,刻意让在另外一头监听的警方的人,注意到这里真的是有很多普通住户。

  紧接着,电话又打通了,绑匪说:“现在从楼梯上来,到二十一楼。”

  绑匪一直在兜圈子,这一次,韩瑾瑜虽然嘴上回答说“好”,但是实际上,却没有走向楼梯间的安全通道,而是径直按下了电梯。

  而就在这一刻,听筒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声的叫声,韩瑾瑜心里狠狠的一揪,叫了一声:“疏影!”

  “韩先生,你最好还是按照我们所说的做,从楼梯上来,她的命现在是在我们手里抓着,很脆弱。”

  “你不要动她!我现在就上去!”

  韩瑾瑜上了二十一楼,绑匪说:“向东边走,看门牌号,第2123号,在门口站在,箱子放在地上,向后退三步。”

  韩瑾瑜照做,向后退了三步,面前的门打开。

  而与此同时,正在戴着耳机监听的赵烈,已经通知了手下,“先排查一下在这栋楼里面的监控,找到总线,一会儿听我命令。”

  ………………

  开了门,韩瑾瑜拎着箱子进入。

  他与开门的一个小个子对视了一眼,说:“这是你们要的钱,拿到钱就放人。”

  门在身后嘭的一声关上,面前一个穿着灰色T恤的人走过来,将箱子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冲一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

  一边的小个子手中的木棍直接就打向韩瑾瑜的腰腹,身后的一个人一脚揣向他的膝弯,韩瑾瑜向前踉跄了一步,单腿跪在了地上,嘭的一声。

  紧接着旁边两个人就按住他的胳膊,拳头狠狠的砸上来,钝器击打身体的声音,发出闷响。

  韩瑾瑜目光阴冷的抬头看了一眼。

  “你他妈的这叫什么眼神啊?!以为你是谁?!你是超人吗?哈哈哈,现在不过就是一条狗,被踩在地上的狗!”

  韩瑾瑜分明能够还手,但是现在他不能还手,宋疏影还在他们手上,一切都要以宋疏影为先。

  而就在前面的房门打开,韩澈抽着烟从里面走出来,看见韩瑾瑜被人按在地上打,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他靠着墙,抽着烟,好像就在看着一个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人。

  韩瑾瑜始终咬紧牙关,不吭一声,口中已经一片浓重的血腥气。

  最终,拳打脚踢停止,韩瑾瑜蜷缩着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肌肉都疼的抽搐起来。

  片刻之后,他扶着墙站起来,而前面的一个人抬脚,嘭的一声踢在他的小腹上,他一下子撞上了后面的金属安全门,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他们这些人,原本跟着张老都是吃香的喝辣的,还有钱赚,如果不是因为韩瑾瑜,这种生活为什么会变成逃亡?!

  这样想着,狠狠的就又是一脚。

  都是曾经在各种场合混过的练家子,打架狠,就算是给一把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然而,不过十秒钟,韩瑾瑜又重新站了起来:“可以放了她了么?”

  虽然韩瑾瑜是半垂着头说出口的,开口的同时,吐出了一口血唾沫。但是,这句话,是对着韩澈说的,是对着现在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哥哥被人殴打,却一动不动地靠着墙站着的韩澈说的。

  韩澈把烟掐了,扔在地上,皮鞋将烟头踩灭掉,“带她出来吧。”

  另外一间房里,宋疏影被一前一后的两个人带着出来,看见在客厅的韩瑾瑜,眼睛霍的睁大。

  “韩瑾瑜!”

  她想要挣脱身边的人冲过去,而身边的两个壮汉却牢牢地禁锢着她的手臂,几乎动弹不得。

  就在这一分钟里,韩瑾瑜已经恢复了力气,他靠着身后的墙面,抬起头来,看向宋疏影,抹了一把嘴角的咸腥,笑了一下:“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但是,宋疏影现在却已经完全失了分寸,整个人都好像暴怒了。

  自从韩澈来到这里的这段时间内,他见到的一直是一个安静镇定的宋疏影,就算是身陷囹圄,也懂得该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也知道孰轻孰重。

  唯有两次失控。

  第一次,是为了不被绑缚双手在身后,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第二次,就是现在,她可以不管不顾地挣扎,甚至已经将肚子里的孩子抛到脑后,就为了被打的吐血的韩瑾瑜。

  这一刻,韩澈就知道他输了。

  可是,输了一个宋疏影,又有什么呢?他有更伟大的目标,他要的是整个韩氏,是可以站在制高点当上帝,当救世主的那种感觉!

  韩澈开口,“放开她。”

  这边的两个人随即松开手,宋疏影便向前面的韩瑾瑜扑了过去,韩瑾瑜伸手扶住她,避免她因为扑的过狠,而伤到了自己的肚子。

  宋疏影抬手将韩瑾瑜唇角的血给抹掉,看向韩瑾瑜的目光中坚毅。

  韩瑾瑜双手托着宋疏影的胳膊:“没事吧?”

  宋疏影点头:“我很好。”

  只有这样简单的一句对话。

  这些人一时间有些惊诧了,这种重聚的场面,不应该是情意绵绵吗?你抱着我我抱着你痛哭流涕么?但是现在好像抛却了这个场景,不是危险关头,不是生离死别,这能证明情比金坚么?也不过如此罢了。

  如果只是为了来看这样重聚一刻的欣喜,那韩澈也不必筹备这样长的一段时间了。

  他想要的,还有众所周知的。

  韩澈说:“现在,把你手中百分之三十三的股份都转让给我,你可以转身离开,我绝对不会阻拦你。”

  宋疏影紧紧的攥着韩瑾瑜的手,“你卑鄙!”

  韩澈耸了耸肩,“我付出了那么多,现在不拿到一些东西,心里总是不甘的。”

  韩瑾瑜听了韩澈的这话,忽然笑了。

  “韩澈,你还记得,在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我们一起去酒吧,你已经醉酒,我问了你一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韩澈夹着香烟的手忽然顿了一下。

  “当时我问你,”韩瑾瑜接着说,“如果让你拿着韩氏的家业,来给我换宋疏影,你换不换?”

  宋疏影偏了偏头,看了一眼韩瑾瑜的侧脸。

  阴影打在他的脸上,似乎用障眼法遮掩住了嘴角的淤青,却使脸庞的棱角更加锋利。

  韩澈没有回答,而韩瑾瑜却开口了。

  他说:“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我都是两个字,不换。”

  韩澈忽然大笑起来,似乎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现在你手里有韩氏,而宋疏影在我手里,你想要保住她肚子里你的私生子,你现在需要和我作交换,你现在没有多余的选择来问我。”

  “她肚子里的不是私生子,”韩瑾瑜抓住宋疏影的手,“我这辈子就承认一个女人,就是宋疏影,她肚子里的是我的儿子,我韩瑾瑜可以站在媒体面前公开承认的,我的儿子!”

  韩澈冷笑了一声,“我现在不想与你纠缠这个,别忘了你现在婚姻证明上还是已婚……我现在就只想问你一个问题,韩氏的股份,和你身边这个怀了你孩子的女人,你选谁?”

  韩瑾瑜没有犹豫,就在韩澈话音刚落的同时,他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宋疏影。”

  ………………

  在路边,赵烈倚在车边,抽了一支烟。

  天色逐渐暗下来,临近傍晚,面前大楼中,亮起的灯也就越来越多,如果强制断电的话,可以在这短暂的时间内,让警察在黑暗中潜入,但是势必会引起一些住户的恐慌,如果让丧心病狂的歹徒将人给劫持当做人质,那样的话,营救的计划会更加艰难。

  不管现在警方有什么行动,都必然会影响到居民的正常生活,而且带来危险。

  一支烟燃尽,赵烈摸出来打火机,刚好准备再点一支,前面有一个警员忽然跑过来,指着前面:“赵队,那个女人……”

  赵烈定睛看过去,大楼背光的阴影中,走出来一个黑色的身影。

  是一个女人。

  是一个孕妇。

  她走到花坛旁边,向四周看了一眼,又向前继续走了几步,注意到了隐藏在一拍高大的树木后面的两辆车,以及在车前抽烟的赵烈,便径直向他走了过来。

  赵烈掐了烟,看着面前逐渐走近的女人,直到这个女人开口,说:“我叫宋疏影。”

  赵烈找来人给宋疏影洗了脸,因为看起来,宋疏影脸上都是沾着黑灰,又把把在后备箱的一个袋子扔在车座上,说:“里面有面包饼干,你看着先随便吃点东西。”

  “谢谢。”

  宋疏影抽了一包红枣的压缩饼干拿出来,拆开包装,塞进口中一块,就着喝了一口矿泉水。

  她实在是饿了,总是需要先补充自己的体力。

  赵烈看了一眼坐在车里的宋疏影,也就微微安了一点心,这一次韩瑾瑜为的就是救宋疏影的,现在这女人平平安安,就好,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对付那些人了。

  因为韩瑾瑜的身上带着监听装备,所以,里面的一些声音,他可以听得到。

  赵烈估算着时间,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对对讲机内说:“切断总监控录像。”

  “是。”

  “按照第一方案,三队潜入。”

  “是!”

  ………………

  房间内,韩瑾瑜脸上有淤青,嘴角裂了,他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刚才在殴打中,他已经感觉到肋骨断了两根,现在呼吸都有点受阻。

  韩澈正在一台笔记本电脑上手指如飞的打字,起草了一份股权转让书,再三确认了上面的数据没有错,连接了一边的打印机打了出来,拿了一支笔走过来。

  “你看看,有什么需要修改的。”

  韩瑾瑜没有看内容,直接拿了笔便签下了字。

  韩澈有点惊讶,“你不看看,我究竟是写了多少股份?”

  “我不在乎。”

  韩瑾瑜签了字,把笔扔到一边,然后按了手印。

  股权转让书并不是签字就可以了,还需要办相关手续,现在也只能是作为一个凭证。

  韩澈手里拿着这份转让书,盯着上面的字,以及下面的签名和手印,眼睛冒着红光。

  他一直渴望能够拿到手里的东西,现在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这才是切切实实属于自己的!

  “澈哥,”门从外面打开,一个人走进来,“监控画面黑了。”

  韩澈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怎么回事?”

  在外面安装有这栋楼走廊的监控录像,显示屏可以显示出这座大楼的各个角落的情况。

  “刚刚黑了一下,我们还以为是出了什么故障,检查了一下电源没毛病。”

  韩澈冲出去,来到监控室,面前的机器,所有的屏幕都是黑的,他忽然转身,走到这边来拿手机。

  刚刚拨通了宋疏影的手机号,这边就传过来一阵吵嚷声:“又好了!澈哥,好了,就黑了那么一下,你看,又有画面了!”

  韩澈看了一眼手中接通的屏幕,把手机扔给一边站着的人,“你来说。”

  ………………

  宋疏影吃了两块压缩饼干,一根火腿,听见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刚才在出来的时候,韩澈为了方便联系,就把她的手机开机了之后归还给她了。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见韩澈的号码,手指微顿了一下,仍然是滑下了接听键。

  “喂。”

  只不过,在电话另外一端说话的人,却不是韩澈。

  “我知道下面有警察,你现在就去告诉警察,这个楼里面安装有炸弹,只要是让我发现有人在轻举妄动,炸弹会把这栋楼里面的所有人都炸成碎片。”

  不等宋疏影发问,那边就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

  赵烈也听见了手机铃声,问:“是谁?”

  宋疏影照实说了,看着赵烈拧了眉。

  她动了动唇,想要问点什么,却仍旧是没有开口。

  这种紧要关头,她的任何话都有可能给营救的人带来干扰,索性咬紧牙关不说话。

  她心里相信,韩瑾瑜不会有事。

  他那样命大,多少枪林弹雨都过来了,这么一次小小的绑架,怎么能够威胁到他的性命。

  况且,韩澈要的不是韩瑾瑜的命,只是韩瑾瑜手中的股份。

  宋疏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之前一直关机,在几天内,手机里有很多未接来电,出了母亲的,韩瑾瑜的电话之外,竟然还有朱芊芊。

  而且朱芊芊的未接来电竟然有七个!

  朱芊芊打电话给她是什么事?

  难道是因为韩澈?

  宋疏影脑子里闪过亮光的同时,就已经翻出朱芊芊的手机号,刚好想要拨打过去,就有另外一个电话进来了。

  是谷明娟。

  “阿姨。”

  面对谷明娟,虽然之前谷明娟已经明确的提出,可以改称呼了,但是宋疏影现在名不正言不顺,这种心理压力自己承担着就可以了,又何必去找别人跟自己一块儿承担。

  谷明娟说话十分急促,“瑾瑜是不是出事儿了?”

  宋疏影心里咯噔了一下,但还是笑着安慰道:“没有,阿姨你是从哪儿听得……”

  “你不用瞒着我,”谷明娟说,“我虽然现在已经和韩家没有了联系,但是我依旧是在这个圈子里的,一点点的风声,我这里都能够听得明白,之前一直听人说你还是瑾瑜出了事儿了,既然现在你的电话打通了,那就肯定是瑾瑜……”

  不过,本来却是宋疏影有事,是韩瑾瑜把她给替了出来。

  谷明娟接着又问:“那主谋是谁,是不是韩澈?”

  宋疏影沉默了三秒钟,说:“……是韩澈。”

  一时间,听筒里没了声音,只剩下了呼吸声。

  宋疏影有点恐慌,叫了两声:“阿姨,阿姨!”

  只不过,话筒里没有传来谷明娟的声音,倒是传来了另外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小奶奶,你看我刚刚做完的算术题!”

  这个声音……是小豆!

  韩澈的儿子,竟然会在韩瑾瑜母亲的手里!

  这到底是……

  “阿姨,是小豆吗?”

  宋疏影的话音急切,手指不自禁的已经抓紧了手机。

  谷明娟把小豆给哄走了,才回来,拿了听筒和宋疏影解释:“朱芊芊说要临时去C市,把孩子放在我这儿让我照看着,临走时还特别一直强调,是韩澈……”

  说到这儿,谷明娟也忽然就顿了下来。

  是韩澈的儿子……

  在这长达十秒钟的时间里,宋疏影相信,谷明娟脑中的想法,和自己是一样的。

  朱芊芊把孩子留给谷明娟,是故意的,就是能够让韩澈掣肘的一个存在。

  只不过,到底也不知道,对于韩澈来说,究竟是孩子更重要,还是利益更重要。

  ………………

  朱芊芊的航班降落在C市机场,已经到了晚上六点半。

  她从机场走出来,手机刚刚开机,就接到了宋疏影的电话。

  她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宋疏影的名字,吓了一跳,宋疏影竟然能打电话过来,就是证明她现在没有出事!

  她慌忙接通了,“宋疏影,是你吗?宋疏影!”

  相比较朱芊芊的慌乱和迫切,宋疏影的声音很是淡然,“是的,我是宋疏影。”

  “你没事了吗?没事了就好,你没事了阿澈也就没有事了。”

  她这样说着,抚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这话听起来倒不像是在给宋疏影说话,而是在自言自语。

  “我没事了,但是韩瑾瑜有事了,”宋疏影说,“韩瑾瑜进去,把我换了出来,现在还和一帮绑匪在里面。”

  朱芊芊手腕一松,手机就直接落在了地上,她足足呆愣了有半分钟,才匆忙将手机捡起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还亮着。

  “疏影……”

  宋疏影打断了朱芊芊的话,“朱芊芊,你现在就来这个地址,马上就打车过来,我就在路边等你。”

  她最后又补上了一句:“韩澈也在,在楼上。”

  朱芊芊挂断宋疏影的电话,看着天边暮色四合,艳丽的晚霞在她的脸颊镀上了一层绯红。

  她攥紧了自己的包,深深的闭了一下眼睛。

  不管如何,她总是要面对的。

  她要帮韩澈,小豆不能没有爸爸。

  ………………

  股权转让需要到相关部门办手续,因为当天时间已晚,只能等到第二天。

  韩澈不放心,当夜便留了韩瑾瑜。

  晚饭是冰箱里原有的食物,两个人在厨房间简单的做了面条,给端了出来。

  韩瑾瑜的肋骨断掉了,现在整个人都是虚的,脸色惨白,甚至于拿筷子都拿不起来。

  韩澈吃了一些东西,看韩瑾瑜正在用左手拿着筷子,把已经放的糊掉的面条往嘴里送,姿势十分艰难。

  他叫人拿来了一柄勺子,给韩瑾瑜放在碗里,“你用勺子。”

  韩瑾瑜果然就把筷子放下来,用勺子把糊掉成一团的面送到口中。

  “韩瑾瑜,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这种人,就是那种顶天立地的硬汉,绝对不会吃嗟来之食,但是,现在看你,已经把我的这种感觉一点一点给粉碎掉了。”

  韩瑾瑜拿着勺子的左手顿了一下,“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韩澈在对面的一个椅子上坐下来,翘起了二郎腿,看着韩瑾瑜吃东西的样子,忽然就想起来,也是在同样一间房子里,宋疏影也是安安稳稳的吃东西。

  这两人,最起码在这样的环境下,不会因为某种气节,就苛责自己的胃。

  只有吃饱了东西,才能有能力对抗,在任何时候,都是这样的。

  韩澈静静地坐着,点了一支烟,目光越过韩瑾瑜的肩膀,看向身后的窗口。

  韩瑾瑜忽然开口问道:“你妈妈怎么样?”

  韩澈冷笑了一声:“你现在还有这种好心来问我妈怎样了?当初要不是你,我妈的腿也不可能截肢!”

  韩瑾瑜把汤匙放下,“韩澈,我做过的事情,绝对不会否认,相反,如果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任由别人把这顶帽子压在我的头上,车子是我的,是我借给你和你妈开的,你也是明明可以看见,我是开着从公司回到家,根本就没有任何故障。”

  他顿了顿,接着说:“我的车,再加上我自己做的手脚,故意置你们于死地?如果我真那样做了,说明我脑子有问题,我就不可能在外面好好地闯荡了二十几年,好好地活到现在,这靠的不是运气。”

  韩澈这一次没有说话。

  在当年,也是因为母亲需要截肢这件事情,哭的很痛,当时母亲说的话,他就全都答应了下来,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细想,但是到了现在,才发现,因为车子被做了手脚车祸的那件事情,不是来不及细想,而是根本就禁不住细想,一细想,漏洞百出。

  那现在还能如何?

  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很难得有这种时候,兄弟两人坐在同一间房内,安安静静的说两句话。

  记得上一次,兄弟两人坐在一起,心里都没有装着沉重的负担的时候,还是在少年时期,那个时候,韩澈才刚刚上高中,和现在的韩铎一样,对韩瑾瑜这个哥哥很是崇拜,但是韩瑾瑜却十分讨厌父亲韩长经在外面的私生子,总是让他离开,离远一点,不要跟着他。

  当时,因为韩瑾瑜口气特别强硬,吼韩澈,韩澈就真的不敢往前走了,就站在后面不远处的一棵树下,背着手。

  韩瑾瑜一直走到大门口,才忽然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小小个子的弟弟,缓下了脚步。

  他停顿片刻,依旧是转身走了回来,问:“你不是要去学校么?我送你去吧。”

  韩澈脸上立即浮现了笑容,“谢谢大哥!”

  那是第一次,韩瑾瑜对韩澈接触掉心中的防线,父亲在外面犯下的错误,并不能让孩子来承担。

  只不过,这种关系,却在某个方向上,变质了。

  在那个时候,兄弟两人肯定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两人会以这样的身份,站在同一间房间内。

  兄弟两人各人心思不同,都在静静地想着心事,忽然听见在客厅里一阵吵闹。

  “韩瑾瑜!我要见韩瑾瑜!你们凭什么把我关起来,我不要打镇定剂!”

  这个声音,对韩瑾瑜是再熟悉不过了。

  他看向韩澈:“让我和她谈谈。”

  “你不怕她手里藏着一把刀,见了你就想要一刀把你捅死了么?害她家破人亡,还诓骗诱哄她去了国外,枉费她还一直把你当成是好人。如果是我,见了你就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韩澈说完,便起身,开了门,“让她进来。”

  之前,因为怕张艾碍手碍脚的,便让人先给她打了安定,睡了几个小时。

  张艾从房门外一下子冲了进来,因为借力的缘故,棒的一声把门给撞开了,自己摔倒在地,“韩瑾瑜,你不是人!”

  她扶着墙面站起来,看见韩瑾瑜的同时,吃了一惊。

  她以为,时隔一年,再见到韩瑾瑜,会是意气风发的,会是从容不迫的,会同以往一样,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身正气,但是,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他脸上有淤青,身上的衣服被扯烂了,露出身上的伤痕,倚靠在床头,好像如果没有床头的依靠,就会被轻而易举的推倒。

  “艾艾,一年不见了。”

  张艾怒目而视,“韩瑾瑜,收起你现在这样的虚伪嘴脸,你害我全家,你和宋疏影都是贱人!我如果不杀了你为我爷爷奶奶报仇,我就不是张艾!”

  她冲上来,对韩瑾瑜拳打脚踢,虽然只是小姑娘的力气又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但是对现在的韩瑾瑜来说,已经是伤口上撒盐了。

  “为了你自己,你就能杀人了?!你的命是命,我爷爷奶奶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韩瑾瑜眯了眯眼睛,他没有还手,说:“艾艾,我做的这些事情,不是因为我……”

  张艾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匕首,韩澈眼尖的看见,一下子从后面把张艾拉起来,卡着她的手腕,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叮当一声。

  “小姑娘,他现在还不能死,等到明天办完手续,随你便。”

  张艾瞪着韩澈:“你也只是别人的一条狗!”

  韩澈扯着张艾的头发,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我不是韩瑾瑜,你如果再多说一句,我会动手。”

  张艾眼睛里已经蒙了一层泪花。

  韩澈摇了摇头,“你这小姑娘也真的是狠心,当初在那场被算计的大火里,如果不是韩瑾瑜,你连命都没了,现在就直接拿着刀子就要上,还真的是一点良心都没有……”

  张艾双眼通红,吼道:“你不许说!”

  韩瑾瑜脸色比刚才刚才苍白,开口说话的声音有点低沉:“韩澈,你放开她,你先出去。”来吉团圾。

  韩澈松了手,张艾踉跄了一下,扶着桌子菜站稳了。

  “我在后面站着,你随便谈。”

  张艾眼睛里蒙了一层泪花,她把宋疏影和韩澈看成是最亲近的人,可是谁知道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也不想,她也不想的!

  “艾艾,当初你出国,是你奶奶一定要劝你出去的,在你爷爷在美国买房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预感,知道警察在查他,”韩瑾瑜说,“你爷爷的产业一直以来全都是擦着红线,甚至于远远地压上了红线,曾经有一次,在码头,那一次爆炸,我当时把你从码头带回来,你还记得么?”

  张艾有点愣怔,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一次爆炸,货船上全都是白粉,”韩瑾瑜说,“警察已经发现了,但是你爷爷却下令,炸掉,就算是损失了几百万,也不能让警察给搜走。”

  “不,不是的……”张艾摇着头,“那一次爷爷说了是意外的,不是的,不是故意的……”

  在那场爆炸中,有两人被炸死了,数人重伤。

  如果明明知道会死人,却为何还要放炸药?

  张艾脸色煞白,不停地摇着头,口中喃喃着“不可能,不可能……”

  她忽然想到昨天,宋疏影给她说的话,同样都是说爷爷做的事情是违法的,现在是罪有应得……

  不可能,爷爷对她那样好……

  身后的韩澈冷笑了一声,“小姑娘,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在张家生活了十八年,就算是他们全都有心隐瞒你,把你养在真空里,但是,你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吧?你不是傻子,你一直都在告诉自己,你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里,但是事实证明,不是的,你一直都在自欺欺人罢了,现在只是在教育你,真正的社会就是这个样子,而不是世外桃源。”

  张艾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破碎掉了,砰地一声,然后支离破碎。

  她抬起头,看向韩澈。

  韩澈抄手站着,靠在墙面上,他穿着一身黑衣,与身后白色的墙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这个世界上,或许黑与白,向来都不能够分的那样清楚明白。

  夜幕降临,一栋大楼里万家灯火,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一盏一盏的暗下来,最终成了隐藏在黑夜中的黑影,似乎是蛰伏的野兽。

  已到凌晨,普通居民兴许都已经沉入梦乡了,但是,今夜,一些人注定是难以入眠。

  宋疏影看着车窗外,方的一小块天空,墨蓝色的,有几点星星。

  她笑了笑,抚着自己的肚子。

  此时此刻,可以仰望同一片天空,心里挂念着彼此,也是一种幸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