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88 找!

288 找!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011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7

  

  但是,韩瑾瑜来到电话中所说的那家餐厅,却没有人,找餐厅内的录像,往前推两个小时。宋疏影确实是坐在靠近窗边的一个位子,托着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韩瑾瑜的神经绷紧,双眼盯着录像屏幕,而就在这个时候,录像忽然闪烁了两下,屏幕一下子黑了。

  一边的工作人员以为是录像机坏掉了,但是检查的时候发现电源灯还亮着。

  “应该是监控摄像头坏掉了。这里没有问题。”

  顾青城说:“往后拉。”

  往后拉了半分钟,屏幕中还是一片黑暗。再往后拉了一分钟,一分半,屏幕重新显现出画面来,但是,在桌边已经没了人,只留下宋疏影曾经坐过的座位,桌上放着一杯喝了一半的水。

  韩瑾瑜转身就冲了出去,顾青城叫身边的人跟上。

  韩瑾瑜从监控室里出来,来到餐厅里,按照刚刚在录像里看到的位置,有一对男女正对坐着吃饭,他站在餐桌的位置,环视四周,在斜前方就是一条走廊,他走到走廊上,在尽头。是男女洗手间。

  他走到洗手间门口,清洁工正在做清洁,门口放着一个牌子。

  他跟清洁阿姨说了一声,便进去看了一眼,最主要的是看窗户的位置。

  不管是男洗手间还是女洗手间,窗户的位置都不算高,而且外面没有防护栏。从从窗户跳出去的话,轻而易举。

  但是,对于宋疏影这样一个孕妇来说,很不容易。

  顿时,韩瑾瑜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宋疏影被迷晕了,或许,是她喝的那一杯水里面有东西。

  韩瑾瑜抬起拳头就砸在了木质的门板上,嘭的一声,木质门板发出咯吱一声,外面的清洁阿姨吓了一跳,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先生。您……”

  到底是谁?!

  顾青城看到韩瑾瑜的动作,也就立即明白了,脑子里也想起来了这样的一个场景。

  他走过来,“韩哥,但是现在只是推测,也许宋姐并不是被人劫走了,只是出去散散步,现在很可能已经回去了。”

  顾青城的这话根本就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他都刚刚给别墅区的人打了电话,宋疏影没有回去,再说席美郁在别墅里待着,一旦有消息,就会及时的打电话过来说明情况的。

  韩瑾瑜刚刚经过打在门上的那一拳,门面比较光滑,没有流血,只是骨节发白,蜷曲手指的时候发出骨节错位的咔咔声。

  他转过身,一双刚才还很是清明的双眼,此刻布满了可怖的血丝,只说了一个字:“找。”

  ………………

  在S市,近几天,不知道是不是朱芊芊的错觉,总觉得韩澈休假之后的这一个月内,变化很大,以前他与儿子小豆并不是十分亲近的,但是这段时间,总是带着小豆去游乐场,去海底世界,去动物园。

  如果真的是有这样的变化,开始顾家了,那也是一件好事。

  厨房里的保姆阿姨刚刚把晚饭做好,韩澈就已经便开了门,从门外进来了,怀里抱着儿子,儿子手里拿着一个电子玩具,看样子好像是一只鸽子,看见了朱芊芊高兴的喊了一声“妈妈!”,便伸手想要朱芊芊来抱。

  韩澈却一下子黑了脸,说:“爸爸怎么跟你说的,你要当男子汉,不能一直缠着你妈妈,能自己做的事情就自己做,今天晚上自己睡。”

  韩澈的话说的很是严厉,小豆看着眼圈就红了,朱芊芊赶忙上前一步把儿子接过来,“怎么忽然就生气了?”

  朱芊芊抱着儿子,“小豆乖,妈妈带着你去洗手,该吃晚饭了。”

  韩澈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已经抬步上了楼。

  朱芊芊看了一眼丈夫的背影,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是一揪,没有来由的。

  给儿子洗了手,餐桌上的饭菜已经盛好,但是韩澈却还没有下来。

  朱芊芊给儿子先拿出一个小碗放在面前,“小豆先吃,妈妈上去找一下爸爸。”

  “好!”清脆的童声响起,小豆笑的弯了眼睛。

  朱芊芊叫了保姆看着小豆,便抬步上了楼。

  卧房里没有人,朱芊芊又进去浴室里看了一眼,也没有人。

  韩澈呢?刚刚明明是上楼来了。

  朱芊芊走到前面的客房看了一眼,依旧没有人。

  难道已经下楼了?

  就在朱芊芊转身准备下去的时候,却忽然听见,从前面的书房里传来韩澈的声音。

  “先晾着他几天,其余的事情你不用管……”

  “不要动她!你去告诉张艾,宋疏影的事儿我担着,不要动她!”

  “我过两天会去C市一趟,等我去了再说……好,就这样。”

  站在外面的朱芊芊听见宋疏影这个名字,整个人如遭雷劈,刹那间就白了脸庞,脑子里嗡嗡作响。

  宋疏影……

  宋疏影怎么了?

  为什么韩澈会和宋疏影再次牵连上关系?

  “你在这儿做什么?”

  韩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朱芊芊陡然回了神,不自禁向后退了一步,看向面前的韩澈,脸色煞白。

  韩澈脑子里忽然转过几圈,他刚才在讲电话,朱芊芊应该是没有听到什么吧……

  朱芊芊笑了一下:“我上来想叫你下去吃饭,走到这儿你就出来了,小豆还刚刚叫我上来叫你。”

  “那就下去吧。”

  韩澈抬步在前面走,朱芊芊跟在他身后,手心里捏着一把汗。

  吃过饭,保姆收拾了碗筷,朱芊芊叫保姆带着小豆上去玩儿,韩澈拿着遥控器调台,好像是不经意地说:“我过两天要去一趟C市,出差,工作上的事儿,你有什么东西要给爸妈带的么?”

  朱芊芊微愣,“你要去C市?”

  韩澈皱了眉,“你有什么问题?”

  “没有,”朱芊芊说,“昨天给妈打了电话,妈说没什么想要的,就是想要看看外孙,不如带着小豆去?”

  “我是去工作,去出差,不是去旅游了。”

  韩澈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朱芊芊解释道:“我就是随口说说的。”

  夜晚睡觉的时候,韩澈在浴室里洗澡,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朱芊芊回想了一下刚才站在书房外面听到韩澈的那个电话。

  是真的和宋疏影之间有什么事情么,还是她多想了?

  在朱芊芊的手机里存着宋疏影的手机号,还是上一次一起在咖啡厅里的时候宋疏影给存的,要不要给宋疏影打个电话问一下?

  浴室内的水声依旧哗啦啦的响,趁着这个时候,朱芊芊拿起手机来拨通了宋疏影的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来肠序才。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了,宋疏影作为孕妇应该会睡的比较早的,应该没有问题吧,明天再给宋疏影打电话吧。

  韩澈从浴室内走出来,朱芊芊看着韩澈,看着同床共枕了六年的人,她发现,她根本就没有看懂过这个人,从来都没有。

  ………………

  当宋疏影从一片黑暗中醒来,觉得头有点疼,睁开眼睛,也是一片黑暗。

  “韩瑾瑜?”

  她轻声叫了一声,周围好像是一个密闭的空间似的,密不透风。

  这绝对不是半山别墅的房间!

  她单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宝宝还在,十分安静。

  宋疏影揉了一下太阳穴,回想了一下在白天发生的事情。

  白天,午休后,宋疏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是张艾打来的。

  “宋姐姐,我是艾艾!我回国了!你现在在哪里?”

  “怎么忽然回国了?”

  “我是偷偷回来的,这事儿你先不要告诉别人啊,见了面我给你细说,”张艾忽然哀嚎了一声,“我现在快饿死了,在XX餐厅吃东西,你过来给我付下账呗,我身上都是美元,还没来得及换人民币。”

  之后,宋疏影便换了衣服出门。

  但是,在张艾说的那个餐厅里,并没有见到人,张艾说:“姐你找第23号位,那是我的位子,我在洗手间呢。”

  坐下来之后,宋疏影找服务生要了一杯水,正在喝水的时候,接到了张晓恬的电话。

  “在干嘛呢?”

  一听张晓恬的这话,就知道这位全职主妇是无聊了,想要找个人聊天。

  宋疏影随便和张晓恬说了几句话,说:“我现在在餐厅里等人,晚上回去上微信聊,还省你的电话费。”

  “没错,你真是为我着想,”张晓恬说,“我这个月话费都一百多了,就这样了,拜。”

  而就在这个时候,宋疏影头晕了一下,忽然觉得眼前成了重影,手机刚刚撂进包里,脑袋特别重,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再醒来,就是这样一个房间。

  宋疏影身上的衣服完好,这样的一个房间里,床很柔软。

  她摸着黑下了床,想要开灯,但是摸了一圈电灯开关也没有找到,她心里有点慌,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告诫自己不要慌乱,必须要安静下来,才能想出来方法。

  是张艾给她打来的电话,约她来这家餐厅,那这一次的事情,绝对和张艾有关。

  忽然,头顶的灯一下子亮了,宋疏影闭上眼睛,抬手遮在了额头。

  门打开,外面走进来两个人,宋疏影因为突如其来的光亮,眼前发黑,只能看得到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女人,后面跟着的是两个男人。

  五秒钟后,视线清明。

  果然,不出所料,是张艾。

  张艾展现了十分甜美的笑,“宋姐姐,我们终于见面了,没想到你竟然怀孕了。”

  宋疏影刚才心里已经有数,所以现在见到张艾并不惊讶,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走到床边来坐下来,“艾艾,用这种方法把我请过来见面,还真是新奇的很。”

  张艾说:“是啊,我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这种创新的方法的,宋姐姐觉得怎么样?”

  “很好。”

  张艾笑了笑:“那就麻烦宋姐姐现在这里呆上几天了,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需要什么就及时的告诉我。”

  “你从美国回来,应该说我没有尽到地主之谊了。”

  张艾忽然叫了一声:“你算什么地主之谊!你不过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宋疏影眯了眯眼睛。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并不是昨天吧。”

  自从上一次去监狱里看张夫人,而张夫人拿来的那一封信,宋疏影其实注意到,是在今年的三月份,在之后给张艾打的那个电话,宋疏影有点怀疑了,不过,她根本不相信,昔日甜美的这个女孩子,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没错,我是在四月份回来的,给奶奶送了信,我就回来了。”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现在还敢问我想要什么?!”张艾忽然向前走了一步,抬手就给了宋疏影一个耳光。

  宋疏影原本是可以避开的,但是她没有避开,也没有伸出手臂来挡开。

  这种情况下,她孤立无援,肚子里还有自己最爱的宝宝,孤立无援,不能激怒张艾。

  张艾忽然笑了一声,看着宋疏影脸上浮现的指印,抽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手:“宋疏影,你们夺走了我的一切,害我家破人亡,害我爷爷奶奶!还以为是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把我送到国外去读书?!想要给我洗脑,忘记这种灭家灭族的仇恨!妄想!”

  宋疏影倒在床上,散落下来的头发挡住了半边脸。

  张艾转身就要离开,吩咐旁边的两人,“你们在门口给我看好了,如果她死了或者跑了,我就要你们填命!”

  到底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女孩子,心思不够成熟,有什么情绪,都很轻易的表现在脸上。

  房门关上,宋疏影直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散落下来的头发,微微闭了闭眼睛,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远了,才起身,在这个房间里转了两圈,走到窗户边看了一眼。

  现在正值夜晚,或许是因为楼层比较高,宋疏影远远地只能看到天空,她本以为窗户是锁死的,便拉开窗户,探出头来向外面看,楼层确实是很高,目测的话距离应该有二十层以上。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片绿化地带。

  宋疏影几乎是一瞬间就已经认出来了,现在她所在的这座楼,应该是地处新政府大楼的西区,是在近几年里着重发展的地段,直到新政府搬到这边的新大楼里。

  她将窗子关上,拉上了窗帘,转过身来走向卫浴间。

  卫浴间内的洗漱用品一应俱全,有热水。

  宋疏影微微皱了皱眉。

  那么这样说,张艾根本就没有打算虐待她,现在在这间房子里什么都有,没有电脑,有一台电视,也没有可以跟外面联系的通讯工具,她的包还在,但是里面手机却不见了。

  不论怎么样,现在宋疏影需要平心静气下来,好好地想一想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

  韩瑾瑜在外面肯定已经在找她了。

  在韩瑾瑜找到她之前,她必须要保护好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不过,在面对张艾的时候,只要张艾尚且留有一丝人性,应该暂时不会动她。

  况且,张艾的命,还是韩瑾瑜和宋疏影救的,现在,只需要知道张艾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

  一个人,怎么会忽然消失呢?

  韩瑾瑜两天不眠不休,将餐厅和外面停车场的录像,以及外面的道路监控全都查了一遍,还是找不到。

  为什么餐厅的录像可以看见宋疏影进来,却看不到宋疏影走出去?

  这就是韩瑾瑜去找洗手间的原因,可是,洗手间的位置,也有监控录像,况且在录像黑掉的那个时间段里,餐厅的工作人员在卫生间内,并没有看见可疑的人。

  这件事情,和张老余党肯定是有关的。

  他们并没有报警,除了一直在负责跟进这件事情的赵烈赵队长帮忙之外,其余的人都没有说,甚至于裴斯承宋予乔都没有告诉。

  相比较已经处于强弩之末的韩瑾瑜,席美郁虽然心里也很是担心,但是还尚存一丝理智。

  她一向都是理智的人,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首先要做的都是在内心念三遍:静心。

  最终,在重新查了一遍录像之后,一无所获,韩瑾瑜双手扶着墙面,额头猛地撞上了墙面。

  “韩哥!”

  旁边有两个人刚忙上前一步将韩瑾瑜给拉开,席美郁沏了一壶茶回来,叫了一声:“韩瑾瑜,你过来坐。”

  韩瑾瑜额头上红了一片,幸而只是发红,没有磕碰出血。

  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没有好好吃东西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远远地看都可以看到独独属于他的疲累。

  他深深的闭了闭眼睛:“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席美郁笑了一下,“为什么是你的错?你有什么错?”

  “我没有保护好她,都是因为我,让她被……”

  “那你的意思是,我当天也不该出去见朋友,”席美郁说,“如果我不出去见朋友,就可以问清楚她出去到底是要做什么了,对不对?”

  “不是,跟您没有关……”

  席美郁打断韩瑾瑜的话,“主动出去的人是疏影,没有告诉我们的也是疏影,这件事情,如果说有错的话,从头至尾都只是她一个人的错,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说非要找一个人来负责任的话,那就只有当事人一个人。做假设的话,如果我们怎么做,可以避免,但是绝对不是现在自怨自艾。”

  韩瑾瑜点了点头:“我知道。”

  “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需要自责,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去找到她。”

  席美郁已经倒上了两杯茶水,茶香四溢。

  她端给对坐的韩瑾瑜一杯茶,韩瑾瑜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来,却始终徒劳无功。

  外面还是有人在查,但是,现在在C市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找一个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真的很难。

  韩瑾瑜手拿着茶杯的手有点抖,茶水洒在了手背上。

  席美郁从桌子这边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他,韩瑾瑜伸手去拿却没有拿住,手中的纸巾掉在了茶杯里。

  韩瑾瑜及时将纸巾拿出来,已经湿透了,扔到一边的纸篓里。

  他对席美郁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关系,”席美郁笑了笑,抬手便将茶杯里的水给泼了,“再重新倒一杯就可以了。”

  听了席美郁的这句话,韩瑾瑜一下子回过神来。

  再重新倒掉……

  那如果是买通了人的话,餐厅的录像也可以是重新换掉的!

  就在这一瞬间,终于想通了。

  为什么宋疏影走近餐厅的时候,录像带上有她的身影,但是之后一直到打烊的时间,前门后门,所有的出口前的录像都查了,都没有再从录像带里看到过宋疏影走出来。

  韩瑾瑜立即就拿起手机给仍然在餐厅里排查的人打了个电话:“监控录像时有问题的!”

  对方一听就明白了。

  “好,韩哥,我去办。”

  不过十分钟,韩瑾瑜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韩瑾瑜匆忙之中接通了电话,电话另外一头说:“录像是换过的,之前的那一版已经拿到了,宋姐是在下午四点半,也就是进来之后半个小时后,两个人扶着从正门出去的,有值班的人员说,是说孕妇突发性晕厥,急忙之中出去要上医院。”

  “什么车?车牌号是多少?”

  “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牌号是……”

  韩瑾瑜挂断了电话,猛地站起来,外套一把捞起挂在自己的臂弯,对席美郁说:“我会把疏影安安全全地带回来!”

  ………………

  宋疏影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想要打开电视看一下日期和时间,却发现这台电视只是一个摆设,根本就打不开。

  相反,她觉察到,这台电视是经过改装的,应该是一台监视器,她在这样的房间里,应该是没有自己的隐私的。

  宋疏影在心里冷笑,她现在绝对不会冒险逃走,就算是有百分之八十的希望可以成功逃走,就因为那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失败,她必须要护住自己的孩子。

  每到吃饭的时间,会有人开门给宋疏影送进来饭菜,等于说自由是被限制的,衣食住都没有苛责她。

  她将晚餐中的一个鸡腿和两个鸡蛋全都吃了下去还喝了一碗粥,正在吃着,门从外面打开了,宋疏影微微低垂着眼帘,正好可以看见裙子的一角。

  是张艾。

  与上一次见到张艾的穿着不一样,这一次张艾穿的更加成熟了,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皮夹克,下面是一条包臀裙外加上一双高跟靴,特别是将高高的马尾给放了下来,一眼看上去,原本的年龄提上了好几岁,除了仔细看的话,一张面庞还是显得些许稚嫩。

  宋疏影算了算年龄,其实张艾在去年离开去美国的时候是十八岁,现在也就才十九岁,在她身后跟着的这些原来张老手下的人,如何能甘心听这么一个女孩子的话。

  也怪不得,偶尔会听到外面争吵的声音。

  或许,她能够利用张艾和这些人的矛盾,联系到韩瑾瑜现在所处的具体位置。

  “真没有想到,你现在还能吃得好睡得好,”张艾笑了笑,“宋姐姐你还真的是不一般。”

  宋疏影擦了一下嘴角的油,“谢谢。”

  “那你倒是不怕我下毒咯?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怀疑不到我的身上,我的方法也多的是。”

  宋疏影笑了一笑,她就是一直在等张艾的这句话。

  她仰起头来,“艾艾,我相信你不是这种恩将仇报的人……”

  张艾好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跳起来,“你对我有什么恩?我对你只有仇恨!”

  “你肯定忘不了,在七年前,我和你韩哥从火场里把你救了出来,几乎是在把你救出来的那一瞬间,后面的楼就爆炸了,那个时候你才十三岁……”

  “你胡说什么!我没死是因为我福大命大,不是你,也不是韩瑾瑜!”

  张艾听到这句话,好像是发疯了一样,抬手就将面前茶几上的一杯水向宋疏影泼了过来。

  这是她的禁忌。

  那个傍晚的大火,就好像是梦靥一样,缠绕着她。

  可以说,在那场大火中,没有韩瑾瑜或者宋疏影中的任何一个,她都会死。

  随着房门嘭的一声关上,宋疏影额上的头发全都沾在脸颊上,滴滴答答地向下滴着。

  幸好是冷水。

  门外传来一阵吵嚷:“谁让你们给她送鸡腿的!她配吃的那么好么?这不是住酒店,我们没有那么好的条件让她天天吃肉!”

  宋疏影摇了摇头,她已经习惯了。

  把碗筷向前推了一下,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他们如果是想要从韩瑾瑜那里得到一些什么,那么现在就绝对不会动她,这是毋庸置疑的,一定会给韩瑾瑜打电话。

  宋疏影在房间里走了七八个来回,坐到床边,捂着自己的额头。

  现在自己忽然间失踪,不知道急坏了多少人了吧。

  不过幸好,宝宝在肚子里十分乖巧,没有闹腾,宋疏影这是最感念的。

  张艾在今天晚些时候又来了,宋疏影已经困了,准备抬手关掉灯的同时,门被打开了。

  她已经习惯了,在这里不会有一丁点的隐私,有监视有监控,门可以随时被打开。

  张艾走进来,盯着宋疏影:“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是韩哥的么?”

  “是。”

  宋疏影没有必要跟张艾兜圈子,反正就算是她不说,他们肯定已经查到了,这段时间,韩瑾瑜陪着她去做了产检,医院里检查病历一查就可以查出来。

  张艾站着,宋疏影坐着,灯光晦暗,只剩下在床头的一盏台灯。

  张艾说:“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实话告诉我。”

  “当初你劝我离开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们张家要被韩瑾瑜叛变里应外合整垮了?你是不是知道我爷爷要死了,我奶奶要坐牢!我家里所有的东西要被拿出去变卖!”

  宋疏影抬头看了一眼张艾的眼睛,说:“不知道。”

  “你说谎!那你为什么要劝我去国外!”

  “是你奶奶拜托我的。”宋疏影说,“张夫人让我劝你出国,重新开始过新的生活,把这里的肮脏全都忘掉。”

  “你胡说!我奶奶怎么可能说那是肮脏!那是爷爷的事业,是我们张家的根基!”

  “难道不是么?”宋疏影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柔和下来,“从倒卖军火到贩/毒,你难道不知道你韩哥在东南亚那种地方出生入死,都是做的什么事情么?一个大的暗黑集团,你爷爷为了攫取利益,牺牲了多少人命你知道么?你奶奶不想要你知道那些,才让我劝你去美国,她说你比较听我的话,但是现在,真的是那样么?你连这种绑架勒索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到!”

  张艾向后退了一步,脸色发白,摇着头,“你明明都是在胡说,我爷爷不可能做违法的事情的,不可能……”

  “那你尽管可以去查去年五月份的报纸,你也可以去警局查备案,”宋疏影说,“我不否认,张老这个人对手下绝对大方,但是,那必须是在满足了他的大前提之下。”

  张艾站在床边,久久都没有移动,抿着唇,一双眼睛里已经含着泪。

  “你可不可以骗骗我?我爷爷是好人,他没有错……”

  “对家人,你爷爷是一个好人,对外人,并不是,一切都是以利益为先的。”

  门咣当一声被砸开。

  外面有一个人冲进来,一把就拉着张艾往外走,“你又来找她说什么?!滚出去!”

  张艾硬是被拖了出去,这个人转过身来,狠狠的吵了她两句,嘭的一声门关上。

  宋疏影对于这种情形,并没有过多的惊讶,抬手就把灯关了。

  张艾毕竟还是小,不成熟,一点点外界言论外界的话语,都会使她情绪波动。

  忽然,腹中的宝宝踢了一下宋疏影的肚子,宋疏影手掌覆在肚皮上,感受了一下胎动。

  她忽然想起来,上一次在家里,宝宝也是突然踢了她一下,她哎呦了一声,韩瑾瑜就一下子惊了,赶忙问她怎么了,一听她说是宝宝踢了,韩瑾瑜就半跪在她面前,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要听胎动。

  只不过,那个时候,肚子里的宝宝似乎就是不愿意给是韩瑾瑜这个面子,就动了那么一下,两秒钟的时间,换来韩瑾瑜在地上跪着,贴着宋疏影的肚皮两分钟,都没有再感受到胎动了。

  想起来有点搞笑。

  宋疏影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管是逆境,还是顺境,即便外面有的是亡命之徒,也绝对不能轻易放弃生的希望。

  在监视器的另外一边,可以看见宋疏影这几天的行动,没有见她哭过,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在房间里兜圈子走路,这些人刻意忘记给宋疏影送午饭,宋疏影就在床上睡了一整个下午,也没有说什么话。

  “这娘们还真是奇了,也不哭也不闹,没手机没电视,就那么待着怎么就闷不死?”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

  “她是不是有病了?”

  “要不然我们去拿了刀子去吓吓她?”

  “我们现在想要的又不是她的命,好好呆着,等明天联系姓韩的。”

  “哪个姓韩的?”

  “韩澈啊,要想拿到韩家的资产,这边总是要有一个傀儡帮我们做事的。”

  ………………

  S市机场。

  朱芊芊带着儿子小豆来送韩澈登机。

  “快要安检了,你们回去吧,我要进去了。”

  韩澈没有带多少东西,很少,只有两件换洗的衣服,朱芊芊原本是想要跟着韩澈一起去的,顺便去看看父母,可是,韩澈却说:“那儿子怎么办,我那边工作忙,等我忙完了,打电话给你你再过来,我和你一起去看爸妈。”

  朱芊芊说:“嗯,你好好照顾自己。”

  看着韩澈的必应,朱芊芊不由得便握紧了儿子的手,一边的小豆忽然叫出来:“妈妈,疼!”

  朱芊芊才猛然回过神来,是自己掐疼了儿子,便急忙蹲下来,揉了揉儿子的手,“对不起啊,妈妈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我没有怪妈妈!”

  朱芊芊笑了笑,重新直起身来。

  昨天,她给宋疏影打了三次电话,只可惜,宋疏影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这让朱芊芊一下子慌乱了。

  她联想到站在门外听见韩澈讲的那个电话,觉得后背冷汗直冒。

  韩澈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朱芊芊送走了韩澈,一路上回家都有点浑浑噩噩的,几次都没有到面前的台阶,还是拉着的儿子几次大叫着提醒,让旁边经过的路人都向朱芊芊投过来指责的目光。

  一直到家里,朱芊芊又一次拨通了宋疏影的电话,依旧是关机状态。

  她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宋疏影出事了,而自己的丈夫韩澈和这件事情,有着必然的关系。

  朱芊芊拿起手机,翻找到韩瑾瑜的手机号。

  在拨出去之前,她犹豫了。

  现在如果告诉韩瑾瑜,不就是把自己的丈夫韩澈推出去了么?但是,如果不说出去,难道要任由韩澈继续错下去么?

  朱芊芊忽然想到,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她去公司找韩澈,遇上宋疏影,与她一起去喝一杯咖啡,还让小豆去换了十元钱的一元硬币。

  当时,宋疏影的一句话,朱芊芊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她说:“你把孩子教的很好。”

  言传身教,父母大人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朱芊芊看了一眼在沙发上玩的不亦乐乎的儿子,一定不能让韩澈继续这样错下去。

  她必须让韩澈,在他走上的路,和儿子家庭之间做出抉择。

  手指按下去,已经拨通了韩瑾瑜的手机号。

  ………………

  韩瑾瑜通过道路上的监控录像,一天排查,终于确定了是在西区范围内的一个居民小区内。

  韩瑾瑜当即就驱车前往。

  而就在这个时候,接到了朱芊芊的电话。

  朱芊芊说:“韩哥,疏影是不是失踪了?”

  韩瑾瑜拧着眉头,“你怎么知道的?”

  朱芊芊顿了顿,“我……这件事情和韩澈有关,我上一次听见他打电话,好像是说要扣着疏影,用来拿到你手里韩氏的股份。”

  韩瑾瑜单手握着方向盘,骨节有些发白。

  一连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过,没有好好吃过饭,韩瑾瑜整个人都好像是绷着一根紧紧的线。

  “他是在跟谁联系?”

  朱芊芊想了想,“我听到提了一个名字,是张艾。”

  张艾……

  韩瑾瑜挂断了朱芊芊的电话之后很久,这个名字都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

  上个星期还打过电话的张艾。

  韩瑾瑜一拳狠狠的砸在方向盘上。

  有时候,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现在看来,这句话真的是没有错。

  ………………

  一个多小时的旅程,韩澈刚刚下飞机,开手机,就有两个未接来电。

  其中一个是朱芊芊的,另外一个是张老那边的电话。

  韩澈急忙回了过去,“你现在赶快过来吧,韩瑾瑜已经查到地点了!”

  而与此同时,朱芊芊订了飞往C市的机票,但是这一次去C市,又不能带着小豆,韩澈的母亲因为腿伤复发住院。

  朱芊芊实在是没有办法,便带着小豆去找了谷明娟。

  “我现在要去C市,阿姨,小豆能不能交给您照顾着呢?”

  谷明娟已经和韩长经离婚,和韩家也再无瓜葛,现在就算是离了婚,他的私生子竟然还把儿子交过来给她照看。

  真的是讽刺。

  谷明娟摇了摇头,难道都看她是人善好欺负么?

  小豆笑了笑,仰着小脑袋,叫了一声:“谷奶奶!”

  谷明娟对小豆这个小孩子还是很喜欢的,大人的事情,不能连累到孩子身上。

  她对朱芊芊说:“好,这两天我先帮你照看着,你去忙。”

  “谢谢,谢谢阿姨!”朱芊芊握住了谷明娟的手,“阿姨,你一定要带着小豆,一定要,他是韩澈的儿子,我现在就是去C市找韩澈。”

  谷明娟不大明白,朱芊芊的这话里,反复强调韩澈是什么意思?没有来得及问清楚,朱芊芊就已经离开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