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81 宝宝六个月了

281 宝宝六个月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36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4

  

  薛登疑惑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一个人:“宋予乔?”

  宋疏影点头:“嗯。”

  她曾经给薛登提起过宋予乔这个妹妹,但是毕竟也已经是结了婚的,尽管婚姻生活并不像之前预想的那样好。

  薛登盛了一碗汤放在桌上,“这一次回去。就见见你这个妹妹,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宋疏影说:“薛家在C市也算是一个名门大家了,知道叶泽南吧?”

  薛登想了想:“叶氏总裁么?他也算是一个后起之秀了,之前一直是他的父亲在管理叶氏,也算是老狐狸,后来他上来之后。我还听说落魄了一段时间。”

  “嗯。”

  叶泽南落魄的那段时间,宋疏影是听到过的,宋予乔这个傻妹妹就把自己卡里存的钱全都给了叶泽南,一点都不计回报的,自从父母离婚和宋翊关系僵化之后,她和妹妹都已经不再拿宋翊的钱了,不过有一些钱是奶奶给的。

  “那你知不知道,这个叶泽南已经是结了婚的?”

  薛登一听宋疏影这句话,倒是吃了一惊,“结婚了?”

  “你都不知道?看来这个叶家私底下做的工夫还不是一般的好,”宋疏影说,“我之所以没有说出去。是因为我怕宋予乔之后忍不了了,要和叶泽南离婚,到时候如果真的闹的满城风雨的,对她的名声也不好,不过。真的是没有想到,叶泽南和他母亲还真的能这么心安理得,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种人。”

  薛登也从各种杂志上看到过这个叶少的报道。却全都是一些花边新闻,简直就是各种娱乐八卦杂志的宠儿,知道上流圈子有些比较乱,但是公然做出这种事情,放在报纸明面上也不加制止的。这位叶少倒是头一人了。

  当天下午,在最后一次家教课结束之后,那个初三学生的妈妈给宋疏影结了家教费。

  “真谢谢你了,你这三个月帮他补习啊,理科的东西进步的真的很快,这一次月考就及格了。”

  宋疏影笑了笑:“还有三个月就中招考试,一定要加油,要不是我必须要离开了,我肯定是还要带的,这孩子聪明,只不过不够刻苦用功吧。”

  “宋老师,你手机号不会换吧,如果小军有什么题不会,我让他给你打电话过去,不麻烦吧。”

  “没关系,不麻烦。”

  隔天,宋疏影和薛登就订了票,把小保姆的工资给结了,多给了她半个月的工资。

  小保姆走的时候还有点不舍,“恐怕以后再也遇不上你们这样的雇主了。”

  宋疏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是不是在拐着弯的说我这个人挑嘴难伺候啊,确实以后就遇不上了。”

  “不是啊,”小保姆赶忙摆手,“不会再遇上像是你和薛哥这样好的雇主了。”

  “人生还长着呢,不会有那么绝对的事情的,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遇上更好的了。”

  薛登笑着说,将宋疏影的行李箱拉过来,拉着出门。

  宋疏影看了一眼薛登的背影,这些年来,她也算是真正见识了薛登从一个大男孩,逐渐蜕变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她点了点头:“是的,一定会遇见更好的。”

  ………………

  过了年之后,韩瑾瑜父母之间的战争就一直持续到三月初。

  谷明娟对于离婚这一次是铁了心的,但是韩瑾瑜的父亲韩长经却并不,夫妻两人相携已经过了三十五年,两人也都年过半百了,现在闹离婚,不仅仅说出去给家族抹黑,而且,以后呢,难道真的就要一个人过了么?

  谷明娟在收拾东西,“你不会一个人过的,你有过那么多的情人,随便拉过来一个就可以了。”

  韩长经上前一步,抓住了谷明娟的手:“不,那些都是情人,只有你一个人才是太太。”

  谷明娟听了讥笑了一声:“韩长经,我真的是生错年代了,如果是生活在古代,你愿意三妻四妾七十二妃都可以,只不过,你可能没那个命能当皇帝。”

  她说着,就将行李箱啪嗒一声合上,拉链从头拉到尾。

  韩长经想要拉住谷明娟的行李箱,喝道:“你给我站住!”

  谷明娟已经走到了门口,站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韩长经已经放软了口气,他说:“你真的要走么?一起生活了这三十多年,你真的是想离开就可以离开的么?”

  谷明娟没有回答,依旧打开了门,说:“离婚协议书什么时候签字了打电话给我。”

  她也真的是决绝了一次。

  夜深,谷明娟就拎着行李回到了梅苑,半夜有人敲门,当时韩瑾瑜心里突突的跳,还以为是宋疏影回来了,打开门,有些吃惊:“妈?!”

  谷明娟拉着行李箱走进来,说:“我先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有空房间吧?”

  “嗯,有。”

  宋疏影的房间是空着的,客房也是空着的,之前保姆住的房间也是空着的。

  原来有这么多的房间。

  韩瑾瑜这样一想,才猛然想起来之前宋疏影一个人在家里住的一个细节。

  每一次他在外面出差回来,回到家里,总是所有的门都关上的,只有宋疏影一个人的卧房是打开的。

  应该她也觉得大房子太空了吧,自己一个人住未免觉得寂寞,便都给锁了。

  韩瑾瑜给母亲安排在了客房,找了干净的洗漱用品,放在浴室里,“妈,东西都放在浴室里了。”

  谷明娟正坐在床头发呆,听见儿子的声音下意识的愣了一下,忙答应道:“哦,嗯。”

  “妈,你看看住的习惯不习惯,还有其他房间。”

  “这有什么不习惯的,都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别说床了,就算是在地上躺着都能睡了。”

  韩瑾瑜能看得出来,母亲现在心事特别重,向前走了两步,又转过来,坐在谷明娟身边,“妈,还是因为跟爸吵么?”

  谷明娟低着头叹了一口气,“如果这么耗着,他总归会签离婚协议书的,但是,和韩长经也算是吵吵闹闹过了半辈子了,我在想,现在就离婚,合适么?”

  韩瑾瑜问:“妈,那我问你,现在你和他之间还有爱么?”

  谷明娟摇了摇头:“不,爱么?应该早就没有了吧,所有的爱情都会变成亲情的,有了你之后,我的心也都已经放在了你的身上……”

  所有的爱情,都会变成亲情……

  然后,相扶一生,白头到老。

  也许,这就是每一份爱情最美好的真谛了。

  谷明娟现在内心也觉得十分犹豫,之前她本以为对韩长经提出离婚之后,自己的心也就会放轻松,但是现在她发现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相反,她现在觉得内心很沉重。

  之前明明那样恨他对自己的不尊重,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但是到了现在,到底还是放不下么?还是不想要让开韩家大太太的这个位置给那些狐狸精?

  或许,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份不甘吧。

  谷明娟响起之前韩瑾瑜安慰自己,既然已经没有一丝留恋的婚姻,那又为何不放掉呢?当时她的回答就是这句话,不甘心,总是不甘心的。

  当晚,韩瑾瑜就接到了李勇的电话。

  在李勇跟着宋疏影的这三个月里,一般都会定期给韩瑾瑜汇报关于宋疏影的事情,包括她的动向,她的身体情况。

  当然,他也知道,薛登在宋疏影去的时候,就已经买了同一趟航班的机票,陪着宋疏影去了哈尔滨。

  当时,韩瑾瑜听到了这个消息,当即就要在网上订机票,也要去找宋疏影,但是,等到买了机票,冲回家里去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拎着行李箱要出门的时候,却又忽然停下了脚步。

  明明说好了要分开一段时间,现在他去了,又算什么呢?

  其实有薛登在也好,宋疏影可以和他说说话,在异地他乡也就不会闷了。

  所以,韩瑾瑜又重新转过身来,将行李箱里的衣服一件一件地重新掏出来,放在衣柜里。

  而这一次打电话,是——“宋姐买了明天的机票,回C市,好像是回去见她妹妹。”

  “好,我知道了,等到安全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是。”

  ………………

  在三月中旬,韩瑾瑜这边研发出来的产品问世,推广的效果很好,仅仅在上市一周,就占据了公司销售榜的第一名,同行业产品的前三名,罕见的骄人业绩。

  有钦佩韩瑾瑜的这种魄力的,当然也有对他的能力表示质疑的,甚至有人说:“就算是一个濒临破产的品牌,投资这么多钱,也能起死回生,现在更别提是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的新产品了,如果投那么多资金还追不回来百分之二十,算什么能力?”

  当时高雨听了办公室内的这话,就要上前去理论,倒是让韩瑾瑜给拦了。

  他抬步向前走,高雨不死心的跟在后面,“为什么不让我说?”

  韩瑾瑜开了面前的办公室门,说:“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能堵得了一张嘴,能堵得了很多嘴么?”

  高雨长叹了一口气,也不再说话。

  堵不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超人,没有心想事成的事情,也不会有你付出努力就百分之百会回报的事情。

  至于在韩澈这边的产品,当初股东会议结束之后,韩瑾瑜看了韩澈团队对于产品的可行性策划书,再看看对前期研发后期开发宣传以及市场包装的一些材料,找来专家测算,确认风险率,最终财务部就已经给他手下的产品拨款。

  韩澈主要是采用了一位是军师的建议,虽然是旧的产品,但是酒瓶子也可以装新酒,况且支持旧产品在上一年龄段比较吃香,而这一次的推广是针对的年轻一代新顾客,所以很容易就能将新老顾客都笼络在旗下,当然只要是手段恰当。

  但是,在韩澈的产品临近推出前一夜,竞争对手程家,却推出了与韩澈负责的这个项目产品几乎没有区别的产品,甚至连广告语都近乎雷同!

  有很多媒体人员已经拿到了当天发布会的产品介绍,当即就嗅到了一丝与众不同的味道,开始蠢蠢欲动,即时新闻顿时在网站滚动发布了,当即就刷新了夜晚的浏览量。

  当夜,程家发布会的时间是在八点,十分钟后,韩氏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韩瑾瑜当即就派出了公司最得力的公关部门去弥补,另外紧急组成了一个应急小组开会,商讨应对方案。

  忙下来,就已经快到了凌晨。

  韩瑾瑜揉着眉心,端着面前的咖啡杯,却已经是空了。

  高雨走过来想要为韩瑾瑜加满,韩瑾瑜摆手:“不用了。”

  他看着员工也都是一脸疲惫,便挥手让他们退下去休息,“明天早上再来谈,大家好好休息。”

  但是,这句话还没有落下,会议室的门就被一下子踹开了。

  韩澈怒气冲冲的从外面进来,一双眼睛似乎在喷火一般,“韩瑾瑜!现在了你在假好心什么?!你敢说这件泄漏机密的事情与你无关吗?!”

  顿时,会议室中尚未来得及散去的员工一片哗然。

  韩瑾瑜从这件事情曝光之后,甚至晚餐都没有吃,一直在会议室里,这是很多员工有目共睹的,而现在,韩澈竟然说……

  这种帽子真的不能乱扣,如果让有心人听去了,难保会借此大做文章,。

  韩瑾瑜挥手让其余的员工先出去,说:“你们都下班吧。”

  韩澈将手中一沓资料摔在桌上,“韩瑾瑜,为什么要让他们走?你是不敢让别人知道了么?你这个伪君子!”

  韩澈脸上惊怒的表情不像是假的,在同一时间,韩瑾瑜就把韩澈本身的嫌疑给除去了。

  况且,这个项目是韩澈从年前就开始一直在做的,一直到三月份,度过了这么几个月没日没夜的阶段,现在到了发布之初,竟然和竞争对手发布的产品本质无差,这放在谁的身上都很难接受。

  程家已经先一步发布了和韩澈手中产品近乎一致的东西,那么,韩澈原本的产品和宣传策略就再不能使用,一旦是放出来,就会被视为剽窃。

  韩瑾瑜再开口,语气已经十分严厉:“韩澈,你现在要分清楚主次,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事件的伤害降到最低,而不是互相猜忌!至于说这次事件的来源,肯定是会查清楚。”

  韩铎也及时的从外面进来,身上穿着牛仔裤夹克衫,双手插兜,显得有点吊儿郎当的模样,一双眼睛却是亮得很。

  其余员工也都知道现在根本就不是涉及到产品而是韩家内部的一些必须处理的事情了,所以便都悄悄退了出去。

  韩澈看起来整个人都很暴躁,等到会议室内只留下两人,他将桌旁的椅子给拉出来,结果用力过猛,在椅子拉出来的时候咣当一下子摔倒,他也差点没有站稳被椅子给带倒。

  韩瑾瑜抬眼看着韩澈:“这件事情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补救,原本定于明天发布的产品现在必须要推后,耽误一天上市时间,就会损失公司多少万你知道么?”

  韩澈说:“我知道,所以现在我要追本溯源的来找源头!韩瑾瑜,我知道你现在是在公司里做主,但是你也不用这么一点活路都不给我吧?”

  韩瑾瑜皱着眉:“韩澈,这件事情我已经成立调查小组去调查了,一定会水落石出,但是,现在需要的是你和你们项目团队的配合,必须把之前资料的管理人以及在何时何地敲定了什么方案,乃至于公司的监控录像都要重新翻出来。”

  韩澈也逐渐消了火气,虽然说一双眼睛看着韩瑾瑜,好像夹杂着怨毒的汁液。

  韩铎摊了摊双手,“好了,这不就解决了,都还没吃完饭吧,叫外卖还是出去吃夜市?”

  韩澈冷冷的哼了一声,先转身离开。

  韩铎耸了耸肩,“大哥,咱兄弟两个一块儿吃?”

  韩瑾瑜点头,从椅背上取下大衣,说:“这个点还有什么外卖,出去吃夜市吧。”

  已然是立春,晚风刮在脸上也不太凉了。

  韩铎没有开车,韩瑾瑜开着车,他在旁边指着路:“这边走,前面有一个夜市是新开张的,刚开始都比较干净卫生,吸引顾客赢得口碑。”

  在夜市上的一个小摊上,韩铎点了一些菜,还说要啤酒,但是韩瑾瑜给阻了,要了两碗馄饨面。

  韩铎撑着腮,“本来还打算着喝冰镇啤酒呢。”

  其实,韩铎一直以来都比较崇拜这个大哥,不管是以前韩瑾瑜在跟着张老的时候,还是现在回到公司里,一直以来是他的榜样。

  韩瑾瑜笑了笑:“其实你看的觉得我很风光,其实如果你真正看看我,就知道我现在快要累成狗了。”

  韩铎一听,噗嗤一声笑出来,“大哥,你就不能用文雅点儿的话么,就比如说,冰心的那句诗,什么成功的花儿,浸透的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韩瑾瑜一听大笑,“得了,那就是说的话好听了。”

  两人吃了饭没有多久,韩瑾瑜开车把韩铎送到家,临下车前,韩铎转过头来说,“大哥,你觉得这件事情是不是韩澈自己做的?”

  “监守自盗?”韩瑾瑜冷冷的笑了一声,“他还没有那么傻,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外人做的,就是为了挑拨韩澈。”

  韩铎点了点头,开了车门准备下车,说:“大哥,你还是小心点儿韩澈,我总觉得他不甘心,就会做点什么事儿出来。”

  “嗯,我知道。”

  等韩铎下车,韩瑾瑜闭了闭眼睛。

  韩澈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韩瑾瑜作为大哥,也是应该有包容,他做什么事情也好,只要有一个度在,倘若是过了这个度,那就不好了。

  ………………

  韩氏和程家产品出现雷同这件事情,在隔天,调查结果就出来了。

  确实是在公司内部有人私通程家的高层,从监控录像看,将韩澈办公桌上文件拿走的人,是项目组的副组长。

  韩澈得知这件事情之后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韩瑾瑜找保安将他按下,“这件事情属于商业机密泄漏,已经打电话报过警了,证据呈上去,等警察来抓人就可以了,你现在这是要做什么?”

  此刻的韩澈却好像是困兽一般,挣扎地没有了力气,才被一下子按在沙发上坐下来,消了力气。

  韩瑾瑜让高雨给韩澈到了一杯安神茶来,说:“不管如何,现在已经调查清楚了,首先需要做的不是找这个人去,而是找到程氏的人来谈谈剽窃产品这件事情,把损失降到最低。”

  韩澈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一想也就明白了,说:“好。”

  “你要去么?”

  韩澈冷笑了一声:“你难道不怕我去了之后乱咬人么?不去了,我等消息。”

  当天,韩瑾瑜就约见了程氏的总负责人程傅秋。

  本以为程傅秋会推辞的,但是却没有想到,高雨打过去的电话,对方当即就敲定了时间和地点。

  程傅秋也是混迹商场几十年的老油条了,和韩瑾瑜见面的地点就约在S市的一家酒楼里,正值晚上下班时间,街上车辆川流不息。

  程傅秋来到之后第一句话,就说:“来,今天只吃饭,不谈公事。”

  韩瑾瑜笑了笑,“程总应该知道我这一次请您过来的原因,只因为公事,如果是私交的话,我并不记得和程总之前有过交手的机会。”

  程傅秋点了一支雪茄。

  现在这个时候,一般都没有再抽雪茄,香烟要更加方便。

  程傅秋明显是那种中年男人大老板的模样,膀大腰圆的,有些发福了,不过他还没有秃顶,精神看起来很足。

  这一次的见面谈话,也注定不会是一次愉快的经历。

  因为程氏现在占用了先机,虽然已经找出了在韩家内部偷窃资料的那人,但是那人却咬定资料只是拿到家里,并没有拿出去给别人,没有证据,商业机密泄露也只是一纸空文,调查四十八小时也就放出来了。

  所以,这一次必定是要找程傅秋来谈的。

  韩瑾瑜已经点了菜,叫服务生去上菜,“另外开一瓶酒,还是老规矩。”

  “是。”服务生退下之后,包厢里恢复了寂静。

  程傅秋笑道:“我们发布会已经发出,产品上市,现在你们还是拿出一点诚意来。”

  韩瑾瑜说:“我只是想要和程总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情后续应该如何处理,毕竟是和程家相关。”

  “哦?”程傅秋扬了扬眉梢,“我怎么不知道这一次是有什么相关?”

  “现在我们的商品也已经报相关部门审核通过,贵公司的产品虽然比我们的产品提前发布,但是,产品的研发技术乃至于用料都几乎没有什么差别,现在,”韩瑾瑜一笑,“我们就可以提交一份公诉报告,申请调查,先暂停贵公司产品的上市,这样一搁置,耽误个一两个月的,或者是一年半载的,我们可以耽误的起,反正事已至此,但是,贵公司的鸿图计划可就打了水漂了。”

  “反正我们韩氏有贵公司相陪,要是这么干耗着,没关系,我只会当成是在向前辈您取经。”

  韩瑾瑜淡然而笑,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点上。

  程傅秋眯了眯眼睛:“真没看出来,韩总还会用这种阴毒的招数。”

  “这种招数阴毒么?”韩瑾瑜端起面前的茶水来,“彼此彼此把。”

  对于程傅秋这种敌人,就一定不能心慈手软,倘若是让他抓到你的一点犹豫的心思,那这场谈判就必败无疑了,毕竟,这一次韩瑾瑜手里没有证据,也就只是在用一个两败俱伤的方法来空手套白狼,就赌程傅秋是不是能自断手臂。

  包厢门响了一声,服务生已经端着餐盘上来了。

  四菜一汤,再加上一瓶酒,对于两个人来说也绰绰有余了,而且,吃饭只是一个幌子,谈判才是正经事。

  韩瑾瑜单手将烟灰缸拖过来,烟蒂在烟灰缸里按灭,说:“程总,来,我们先吃饭,边吃边谈。”

  最终,程傅秋让了一步,达成了协定,产品在全国各地的经销权分片,各自销售,互不争抢。

  而韩澈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拍案而起,“这就是你的解决方案么?直接将我产品的方案给卖掉了?”

  韩瑾瑜揉了揉眉心,“现在我只是想要把损失降到最低,如果你有更好的方法,你可以拿来,我就听你的。”

  韩瑾瑜看向韩澈的眼神冷而冰,强大的气场几乎将他压制的动弹不得。庄妖有亡。

  韩澈咬了咬牙:“好,这一次就暂时算了!”

  “没有算,谁说就这么算了?”

  在韩澈走到门口,却忽然听到身后的韩瑾瑜说出这样一句话。

  韩瑾瑜说:“既然知道是商业机密的泄漏,就一定要调查清楚,但是在没有查清楚之前,总是要把能抓到手里的,先抓回来。”

  韩澈手一顿,依旧拧开了门把,走了出去。

  他明白了,其实韩瑾瑜比他有手腕,更加有商业头脑,之前他需要靠很多人商讨的结果,而韩瑾瑜一个人就能解决掉,纵然有一部分是靠着韩氏总裁的这个名号,但是,更多的只是个人,就是韩瑾瑜这个人。

  晚上下班后,韩澈坐在车内,有些愣神,前面的红灯已经闪过变为绿灯,他却依旧没有动作,身后车笛声响个不停。

  “阿澈?”

  身边的朱芊芊叫了两声,他才猛然回神,听见了此起彼伏的鸣笛声,踩下了油门。

  “今天妈打来电话,说要今天晚上去家里吃饭。”

  “哦,好,我知道了。”

  韩澈说完,才打方向盘,在前面的一个路口调头,去母亲家里吃完饭。

  朱芊芊忙抬手扶了一下韩澈的腿,说:“还没有回家去接小豆。”

  她觉得有些不解,总是感觉韩澈最近心不在焉的,甚至接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电话。

  韩澈这才反应过来,但是却不想在朱芊芊面前露出自己犹豫的事情,说:“我想先去前面的商场给妈买条围巾。”

  “噢。”

  朱芊芊点了点头。

  因为嫁过来之后,她的婆婆苏芳对她一直很好,送点东西过去也无可厚非。

  在前面的商场,朱芊芊下去去帮婆婆买围巾,而韩澈就待在车里。

  摇下车窗,点了一支烟。

  韩澈看着随着夜幕降临,在道路上行色匆匆的人,摇了摇头。

  这一刻,他有些犹豫了,之前一直在筹备的事情,还要不要做了?

  ………………

  四月初,韩瑾瑜的父母之间离婚依旧在僵持着的时候,却传来了韩老爷子再次生病住院的消息。

  韩老爷子这一次的病比在年前还要来的汹涌,急救车送进医院里之后,手术从中午一直到晚上,持续了七个小时,才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韩老爷子推进重症监护室,暂时不允许人探望。

  但是,在外面的韩家众人也就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谷明娟忽然向后踉跄了一下,扶了一下墙,差点摔倒,一边的韩长经扶住她,“小心。”

  谷明娟看了他一眼,默默地将手甩开。

  这情景,一边的韩瑾瑜看在眼里,韩长海和梁慧珍也看在眼里。

  等到韩长经和韩长海两人去找医生了解情况的时候,梁慧珍将谷明娟叫到一边,说:“你这是真的铁了心的要离婚了?”

  谷明娟点了点头。

  “之前顾及着老爷子,现在老爷子都已经不认得人了,他都不为我想,我现在为什么还要为他想?”

  “你真是……”梁慧珍叹了一口气,“说真的,自从过年闹的那一次之后,你看现在大哥已经不再出去应酬了,每天都按时回到韩家,也是,你搬出去了,也自然就看不到,不过,还是应该知道的,他现在也为你变了许多了。”

  谷明娟嗤笑了一声,“之前已经委屈了我三十几年了,现在好三个月我就要对他感恩戴德了么?这世界上就没有这种事情。”

  “有,”梁慧珍说,“在你对他有爱的时候,在爱的卑微的时候。”

  谷明娟微微一愣,却没有说话。

  “现在我也不说什么了,你既然当初嫁给他,因为什么我也就不再说了,但是,今年过了年,你就已经五十九了吧……”

  谷明娟笑了一下:“你是说我现在人老珠黄年老色衰了,离婚了就不会有第二春了,所以还是抓住现任?”

  “大嫂,”梁慧珍摇了摇头,“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心里有数,我明白。”

  梁慧珍也不再劝谷明娟了,等到韩长经回来了,问了一下老爷子的情况,然后几个人分了工,留下谷明娟这个晚上先在医院值夜。

  临走前,梁慧珍说:“有什么事情就及时给我们打电话,晚上我们手机都不关机。”

  “好。”

  这个晚上,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的公共座椅上,谷明娟坐了下来,却有些疲惫,靠在椅背上。

  虽然已经是开春的天气,但依旧很冷,就这样在走廊上坐一夜,肯定是吃不消的。

  韩瑾瑜便让医生给在重症监护室旁边开了一间病房,让母亲进去歇会儿。

  谷明娟拉了一下儿子的手,让他坐在身边的座椅上,说:“你现在和宋疏影怎么样了?”

  在过年之前,谷明娟就听说宋疏影走了,而后再过年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宋疏影,这才算是确定了下来。

  韩瑾瑜说:“现在在C市。”

  “你打算去找她么?”

  “嗯,去。”

  现在公司这边的事情已经全部上了轨道,只剩下和程氏纠纷的那一件事情,却也已经将大部分的证据收集齐,只等到时候上诉,便可以将那些曾经的损失全部给赢回来了。

  谷明娟抬头看了一眼医院上面的灯影,说:“现在你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想要和宋洁柔离婚,然后娶了她,就娶吧,妈这边再不会用别的话去绑架你了,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到了今天,妈也算是真正才知道,如果你想要不留遗憾,那就找一个你喜欢的人去过这一辈子,要不然太遗憾了。”

  韩瑾瑜转眼看着谷明娟,目光闪烁,“妈,那你觉得遗憾么?”

  谷明娟深深的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说:“不遗憾,最起码是喜欢过。”

  “我去买点东西吃。”

  韩瑾瑜觉得母亲现在需要一个人来静一静,理清楚思绪,便主动离开。

  不管是父母离婚也好,不离婚也罢,他都尊重父母的决定。

  韩瑾瑜从医院里出来,就正好看见韩长经拎着外卖的袋子,从医院对面的一家昼夜营业的中餐馆里出来。

  他脚步一顿,对面的韩长经也就看见了韩瑾瑜。

  韩瑾瑜在医院门口多停留了半分钟,等到父亲通过马路走过来。

  韩长经走的很慢,走到韩瑾瑜面前,才发现儿子竟然已经比自己要高出一个头来了,而他自己,脊背已经逐渐佝偻了。

  他动了动唇:“你妈……”

  以前韩长经见了自己的这个大儿子,从来都是颐指气使的,而韩瑾瑜基于对长辈的尊敬,也基本上没有明面上与韩长经顶嘴,但是这一次,韩长经面对这个已经有所成的儿子,竟然一时语塞。

  “在楼上,我找医院开了一间病房,能休息一下,下来买点东西吃。”

  韩长经举了举手中的外卖餐盒,说:“我买了,是你妈最喜欢吃的东西,你给送上去吧。”

  韩瑾瑜低垂眼睑看了一眼,复又抬起眼来,说:“您给送上去吧,我有事需要回去一趟。”

  “好。”

  兴许韩长经就是等着儿子的这句话。

  韩瑾瑜站在医院门口,目送着韩长经的身影消失在住院部,也就回了身。

  父母的事情,必须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他,作为子女,无权做决定。

  只盼,父母安好。

  ………………

  C市。

  宋疏影来到金水公寓已经一个月了,妹妹宋予乔的状态也整天是看在眼里的,从最开始的颓废,到投身于工作中,再到现在,遇上一个男老板。

  用宋疏影的话来说,就是“男老板和女下属,一定会发生点什么,要不然就对不起这种身份。”

  “姐,真没什么,你别乱说。”

  宋予乔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已经煮好了水饺,她花了两个半小时,又是和面又是调馅又是包饺子,总算是能吃到嘴里了。

  “姐,给你盛了二十个,够吃么?”

  宋疏影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宋予乔在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饭盒,“我现在是孕妇啊,有你这么克扣你姐姐的么?多几个就不让吃了,我吃饱了才算。”

  “那就再加十个?够么?”

  宋予乔转过头来,眨了眨眼睛。

  “哎哟,那我敢说不够么?那还不耽误了你家男老板吃饭。”

  “不是啦,不是我老板。姐,我给你端上来了,你过来吃,”宋疏影说完,便解了围裙,到一边房间里去换衣服,“晚上我可能回来的晚,需要吃点什么我回来给你带。”

  宋疏影看着宋予乔进了房间门,拿了宋予乔放在桌上的手机,翻开手机的通讯录看了两眼,电话通讯记录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却是有两条短信。

  裴斯承:“乔乔我想吃水饺了!要肉馅儿的!”

  宋疏影扬了扬眉梢,这个男老板,说话也太……萌萌哒了吧,会不会有点娘?这种老板不会是有点什么不为人知的嗜好,然后拿宋予乔来当幌子的吧。

  向下翻,还有好几天前的短信,其中就包括有这样一条:“我是裴小火!我爸爸把我的手机给收走了,呜呜呜,我好可怜啊。”

  宋疏影:“……”

  这个男老板,还带了一个儿子,却是不是给老板送饭,是给老板的儿子送饭。

  等等……

  裴斯承这个名字,为什么感觉莫名的耳熟呢?

  但是,仔细想,却又真的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了。

  宋予乔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换了一条十分亮眼的裙子,宋疏影出声道:“真的是去约会了啊,这裙子看起来真不错。”

  宋予乔耳根有点红,走到餐桌边拎起饭盒,说:“姐,那我先下去了啊。”

  宋疏影撑着下巴,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及时给我打电话。”

  “好。”

  等到宋予乔出去了,宋疏影一个人吃了多半盘水饺,感觉饱了,又多吃了两个,撑了,数了数盘子里还剩下有七个。

  看来宋予乔真的是深知她姐姐的饭量也就是二十个。

  宋疏影抚了抚自己已经鼓起来的肚皮,这个宝宝真的不折腾,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长大了,已经快六个月了。

  她脑海里忽然闪现过一个人影……

  当时离开的时候,她的肚子还是平平的,不知道他看见现在挺着肚子的她,会不会有意外。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

  宋疏影抽出纸巾来擦了一下嘴角,问了一句:“谁啊?”便起身走到门边来开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