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78 爱就爱的淋漓尽致

278 爱就爱的淋漓尽致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35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2

  

  “男人还是不方便的,你先出去候着吧。”

  张晓恬坐在外面的公共座椅上,看韩瑾瑜的脸色也不大好,便招手让他也坐下来等。

  “韩哥,疏影这个孩子一定可以保住的。你放心好了,不用担心,今天可能是宋疏影的情绪波动有点大了。”

  张晓恬说的很真诚,韩瑾瑜默不作声的坐下来,冲她笑了笑:“我知道的。”

  一阵沉默之后,张晓恬琢磨了一下。她现在也不是年少不更事了,也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如果真的想要在一起,首先两个家族的利益要考虑到,其次,再说韩瑾瑜的爷爷和宋疏影的奶奶,两个人都年事已高,这种事情真的是刺激不得的。

  但是两个人又都必须要有理智,不可以做出不管不顾私奔的,那样会让宋疏影永远都背上小三这个骂名。

  这让她这个宋疏影的之交好友都觉得有点难办,如果说连局外人都参不透,更别提现在在泥淖中苦苦挣扎的这两个人了。

  “那个……韩哥。其实我有个建议,”张晓恬说,“待在这里,让宋疏影太难熬了,因为会有你。也会有其他人,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她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你不如先把她送到另外的一个地方。等你在这边已经完全都筹备好了,再去接她……”

  韩瑾瑜抬起头来,看着张晓恬。

  这目光射过来,张晓恬陡然就舌头打结了。

  “你也可以经常去见她,并不是此生不再见面了。就是彼此先分开一段时间,”张晓恬顿了顿,发觉韩瑾瑜眼睛里的眸光不再那样逼人,才接着说下去,“正好她可以安心养胎,你如果不放心就还让那两个保镖跟着保护她……”

  韩瑾瑜双腿交叠伸长,医院的地面上反射着光,将头顶灯影照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问:“她真的很累,对么?”

  张晓恬愣了一下,这样的问题……

  如果韩瑾瑜能问出来这样的问题,也就是说宋疏影肯定是在某个场合里,对韩瑾瑜说过她很累之类的话。

  “是吧,我看得出来,她过得并不轻松,但是对于孕妇来说,最应该的就是放松心情的,好好养胎。”

  果然,如同张晓恬和韩瑾瑜在走廊上说的话一样,宋疏影腹中胎儿保住了。

  “但是,最好还是能够住院观察三天,还有注意事项,一会儿我给你写下来,回去一定要照做,三个月正是脆弱的时候,不管是外界干扰还是内心的情绪过于波动,都有可能对胎儿造成影响的。”

  韩瑾瑜点了点头:“谢谢医生。”

  张晓恬听着这个声音,似乎是有点哽咽,她切切实实的是愣了一下,她倒是从来没有想到,就像是韩瑾瑜这样的男人,会有哽咽道流眼泪的时候,看来,这段感情中,辛苦的不仅仅是宋疏影,更甚是韩瑾瑜。

  医生转过身来,刚要准备离开,却又好像是想起什么来了,叫了一声:“韩先生。”

  韩瑾瑜回头。

  这个医生知道韩瑾瑜是和院长方面认识的,笑了笑,说:“她肚子里的是个男孩。”

  韩瑾瑜停顿了片刻,点了点头:“嗯,好。”

  是个男孩……

  其实,韩瑾瑜对于男孩女孩是无所谓的,并没有那种男孩子的话就可以传宗接代,如果说来,他更希望宋疏影肚子里的是一个女孩,弥补五年前那个未能有缘分做父女的流失的婴孩。

  宋疏影已经转到了病房内,当天只是简单的做了检查,闭着眼睛,脸色有点苍白。

  护士小声说:“没有服用药物,她只是困了累了,不要打扰到她了。”

  “嗯。”

  张晓恬也就是在病房门口多停留了几分钟,看着韩瑾瑜走到病床前,坐下来,她才转身离开。

  病房内,十分安静,带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宋疏影浓密的睫毛微微扑簌着,如同蝶翼,韩瑾瑜伸出手来拉住她的手,她却在这种半睡半醒的情况下,动了一下手腕,将手给抽去了。

  早晨离开的时候,宋疏影还是长长的卷发,却没有想到,晚上再见到她,就已经剪短了这么多,几乎都不敢认了。

  韩瑾瑜起身,向上拉了拉被子,转身出了病房门。

  宋疏影原本闭着的眼睛忽然间睁开,看着这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去,门口一道光影打开再关上,病房内又重新恢复了一片黑暗。

  韩瑾瑜出了医院,在车内,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

  他脑海里忽然就想起来刚才张晓恬的话。

  放开她,现在真的是最好的选择么?

  还记得前几天,宋疏影满脸疲惫的样子对韩瑾瑜说,“累了,分开一段时间吧。”

  但是,他却搂着她的腰,然后狠狠的吻了她,强硬的说:“不准!”

  韩瑾瑜坐在车里抽了整整一包烟,等到再手执烟盒抖动的时候,里面已经空了,而前面的烟灰缸里已经堆积了很多烟头。

  他将烟盒捏扁了扔在一边,拿来手机,重新开了手机。

  兴许手机真的是用的时间长了,已经五年了,这种手机也早就被淘汰掉了,里面一些系统也有些不稳定了,之前在开会的时候,一个企业的老总看见韩瑾瑜用的这种手机,还特别提出来。

  真的是该换掉这个手机了么?

  如果这五年消失掉该有多好,可惜,五年后,已经不再有了当年的那份激情了吧。

  韩瑾瑜在鼓捣着手机,不知道按到了哪一个键,忽然手机猛烈的震动了起来,嗡嗡嗡持续不断,震动的韩瑾瑜的手掌都是麻的。

  他定睛一看,手机上的短信上方,刚刚收到的未读短信竟然一下子冒出来“99+”!

  手机真的是坏掉了,怎么可能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条短信,怪不得之前给宋疏影发短信一直说存储空间已满发不出去了。

  但是,当韩瑾瑜将收信箱点开之后,看见满满的整个屏幕都是来自一个人的短消息——宋疏影。

  这一刻,韩瑾瑜那种涌上心头的感觉,无以复加。

  “韩瑾瑜,你要当爸爸了。”

  “他们都说要我把孩子打掉,因为你死了,我一个人带孩子会很辛苦,但是我决定要留下她,希望你能早点回来,看看我们的孩子。”

  “韩瑾瑜,宝宝十周了,在我肚子里很安静,她和我一样,不喜欢喝牛奶,不喜欢吃鸡蛋,但是今天我还是喝了两杯牛奶,吃了两个鸡蛋。”

  “韩瑾瑜,他们都说你死了,但是我知道你没死。你都没有跟我告别,绝对不可能死的。”

  “韩瑾瑜,你说过我会长命百岁,你也会的。”

  “我今天给你妈妈送了一些东西,不过没有见到她,她去了外地。韩澈现在成了韩氏企业的暂代总裁,韩瑾瑜,你说过的,你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你不喜欢的人。”

  “韩瑾瑜,我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韩瑾瑜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两行字,一只手紧紧的扣着方向盘。

  是个女儿……

  但是畸形……

  “因为我刚开始没有注意,所以饮食一直不规律还喝酒,再加上又乱吃药,所以这一次是我的错,我没有好好保护我们的女儿……”

  “本来明天是要做流产手术的,我推到后天了,我想要再留一天,虽然做不成母女,她在我肚子里一天,我就可以感觉到她,你也能感觉到,是么?”

  韩瑾瑜默默地将所有的信息全都翻了一遍,最开始的那段时间,每天都要给他发一条甚至于好几条短信,到了后来,隔几天一条短信,再到最后,节假日发一条。

  最后一条——

  “韩瑾瑜,我已经坚持了五年,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就坚持不下去了,哪怕你回来让我看看你,让我知道,我的坚持不是错的。”

  韩瑾瑜手腕一松,手机掉落在车底。

  他趴在了方向盘上,很久都没有动,好像是一尊雕塑,但是距离近了,就会发现,他的肩膀是在轻微的颤动着,隐隐还有抽噎的声音,在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滴上了泪滴。

  ………………

  宋疏影在医院的这三天,该来看的都来看了个遍,当然也就包括张晓恬以及从外面旅游回来的薛登。

  薛登来到医院,让宋疏影多多少少有点意外。

  “薛登?你怎么来了?”

  薛登将一篮水果放在桌子上,“别忘了我的身份,我在这家医院呆过两年,回来一问不就知道了。”

  一旁一直守着的张晓恬已经端上了水杯。

  宋疏影说:“这是我朋友。”

  张晓恬笑了笑:“张晓恬。”

  薛登伸出手来握了握,说:“薛登。”

  张晓恬看的出来薛登是和宋疏影有些交情的,便主动拿了热水壶出去打水,留下薛登陪着宋疏影说话。

  等到张晓恬出了病房门许久,薛登才开口问了一句:“怀孕了是么?”

  宋疏影点了点头:“嗯。”

  薛登将水杯往前推了一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宋疏影,“我就知道你肯定是要出点事儿的,你一直是很理智的,但是遇上韩瑾瑜就没有了理智,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还是医生,自己的身体怎么调理好的都不知道么?而且现在还怀着孩子,就算是为了孩子想,你也该照顾着你自己。”

  他在来之前,特别去问了妇产科的大夫,听说了宋疏影现在身体的情况。

  宋疏影也没反驳,就低着头听着,等薛登说完了,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真是感觉你千里迢迢回来就是为了训我的。”

  薛登摇头:“就是千里迢迢回来的,不过可不是为了训你。”

  从宋疏影大一的时候认识了薛登,到现在已经过了七八年的时光,薛登的性子也真的是沉淀了下来,沉稳成熟大气了。

  薛登见宋疏影一直盯着他,便问:“怎么了?”

  宋疏影摇了摇头:“没什么,看你沉稳了许多……对了,找到女朋友了没,我这边还等着给你参考呢。”

  “刚怀了孕就想要做红娘了,”薛登笑着摇了摇头,“除了你也就没谁了。”

  晚饭是张晓恬给买回来的,薛登跟着张晓恬出去,问她:“这几天韩瑾瑜没有来过?”

  “没有。”

  张晓恬说起来也有点底气不足了。

  韩瑾瑜自从上一次抱着宋疏影来住院以后,这三天都没有来过了,真的是笨得要死,现在这种时候正是很容易讨女朋友欢心的时候,却不过来,也是没救了。

  薛登要来韩瑾瑜的电话,说:“你先好好照顾着她,我去找韩瑾瑜。”

  张晓恬送了薛登出去,回到病房了,就吐了吐舌头,“这个薛登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没有。”

  “我都看出来了,你在骗谁呢。”

  骗谁?

  也就是骗骗自己吧。

  宋疏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在心里细数韩瑾瑜的好与坏,想来想去,她数出来他很多大男子主义的毛病,甚至不温柔不浪漫不会说好听话,又闷又呆。

  但是,宋疏影就偏偏喜欢上了,一根筋的喜欢上了。

  连她都觉得自己真的是不可理喻了。

  ………………

  薛登是在韩氏公司里找到韩瑾瑜的,当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公司的员工都已经下班了,但是大老板却没有走,也真的是稀奇的事情了。

  高雨看见薛登上来,便及时的按下了办公桌上的内线。

  “薛先生上来了。”

  韩瑾瑜说:“你去冲两杯咖啡过来。”

  薛登上了电梯来到办公室门口,高雨也将两杯咖啡冲好了。

  韩瑾瑜听见门响动,抬手把鼻梁上架着的眼镜给摘了,说:“薛先生,您请坐。”

  高雨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转身便出去了,临关门前,韩瑾瑜叫了她一声:“你回家去吧,我这里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忙的了。”

  办公室的门随之轻轻响了一下,关上。

  薛登说:“我已经去过医院了。”

  韩瑾瑜站起身来,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来,“嗯。”

  薛登盯着韩瑾瑜似乎是有些憔悴的面庞,说:“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么?如果你对她不好,我就要回来,把她从你手里抢过来,你还记得么?”

  韩瑾瑜端起面前的咖啡杯,喝了一口,“记得,但是,有些人有些东西是可以抢走的,但是,有些,抢不走。”

  他霍然抬起头来,看向薛登,“就比如说宋疏影,你想要抢,也不见得她会走。”

  薛登冷笑了一声:“你对自己就这么有信心?没有试又怎么知道?”

  韩瑾瑜摇了摇头:“不是我对自己有信心,她爱不起了。”

  薛登的手僵了僵。

  是的。

  这根本不是谁有信心的问题,这样一段从十九岁到二十六岁的爱情,已经将宋疏影所有的心神都耗尽了,如果能够走得出来,她也不会再轻易地投入另外一段感情中。

  爱就爱的淋漓尽致。

  这才是宋疏影。

  薛登和韩瑾瑜两个人原本也正是因为宋疏影才联系到一起的,除了有关于宋疏影的一些话题,也就没有其他话了。

  在薛登起身告辞之前,韩瑾瑜忽然叫住了他。

  “五年前,她……流掉那个孩子的时候,你是在她身边么?”

  薛登转过身来,点了点头:“是的,当时是先查出的怀孕,因为当时去问过张老了,已经知道你死了,几乎所有人都劝她把这个孩子给打掉,但是她并没有,应该是做了很多思想斗争吧,留下了那个孩子,但是等到三个多月的时候去做检查,然后查出来胎儿是畸形的,当时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薛登原本并没有打算将这些事情告诉韩瑾瑜,但是既然韩瑾瑜提起来了,而且一旦是回想起那个时候,他还有何淑慧苏莹莹三个人都是片刻不离的守着宋疏影,生怕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我现在记得最清楚的是,当时从医院里出来,我们都在劝她打掉孩子,甚至苏莹莹还拉着她,问她就算是畸形儿你也要生下来么?”薛登闭了闭眼睛,“她说,生下来也是受罪,她会打掉……但是,能不能……再多留一天?”

  韩瑾瑜的面前幻化出这样一个人影,长长的头发,黑漆漆的眼睛,眼圈有点红却闪烁着坚毅的光。

  “生下来也是受罪,我会打掉……但是,能不能……再多留一天?”

  那样的痛,感同身受。

  只是,他竟然在C市得知她流掉一个孩子之后,用那样责备的语气去质问她……

  这个晚上,韩瑾瑜又去了医院。

  其实他每天都会去医院,只是在外面透过门窗向里面看,或者就是在夜深人静睡熟的时候,如果门没有从里面反锁,他就轻手轻脚的开了门进去。

  透过门窗,里面一片漆黑,拧门把手并没有拧开,里面是上了锁的。庄帅余技。

  韩瑾瑜靠在门上闭上了眼睛。

  他其实是想要问宋疏影,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他?

  但是,如果能够那么轻而易举地将话给说出来了,这个人就不是宋疏影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宋疏影一直都是宋疏影,没有变。

  ………………

  隔天。

  宋疏影原本定的是下午出院,张晓恬到楼下帮她办出院手续,宋疏影叫住她:“你不用下去,叫外面的李勇去。”

  张晓恬还没有来得及说不用了,外面的一个保镖就进来了。

  不是李勇,是另外的一个人。

  张晓恬对于这种壮汉,看起来一拳就能打死一个人的这种壮汉,其实内心是畏惧的,虽然是派来保护宋疏影的。她就忙把一沓手续都给了这个人,赶忙向后退了一步。

  宋疏影对于张晓恬这三天的陪伴,还是很感谢。

  张晓恬摆手:“说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啊,其实也是我老公他在家有时间看着甜甜,我才能清闲连天脱手。”

  宋疏影笑了笑:“回头等我给甜甜买点好吃的。”

  “你的干女儿嘛,肯定是要对她好咯。”

  这话音还未落,病房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

  宋疏影和张晓恬谈话的声音挺直,以为是来查房的医生,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却并不是,而是宋洁柔和徐媛怡,一瞬间,宋疏影的脸就沉了下来。

  徐媛怡手里拎着保健品和一个果篮,后面的宋洁柔抱着一捧花。

  徐媛怡说:“听说你是住院了,我就和你姑姑过来看看你。”

  当宋洁柔进来,看见病房的床铺已经收拾好了,在桌上也没有其他什么东西,“你要出院了?”

  宋疏影脸上没有笑意,冷冷道:“不好意思,出院了。”

  徐媛怡讪讪的笑了笑:“也是怪我得到了消息晚,昨天才知道了,今天过来这就迟了,你说说这……”

  宋疏影对一边的张晓恬说:“我们先下去吧。”

  张晓恬帮宋疏影拿起背包,扶着她的手要走出门。

  “等等,”宋洁柔叫住宋疏影,“现在我和你徐阿姨来看你,你现在一句话都不说,这是什么意思?”

  宋疏影已经走到门口,说:“我已经要出院了,用不着这些保健品,这些东西你们爱送给谁就送给谁。”

  这两个人的脸色有点差。

  “你怎么这种态度?不就是仗着自己肚子里怀了孩子么?”宋洁柔脸色阴沉,“就算是有了孩子,也是私生子,宋疏影,你一向是很聪明的,有自知之明,但是现在你真的让我失望了。”

  宋疏影脸色很冷,目光落在宋洁柔脸上,笑了一声:“你失望了与我有关系么?我自己活得舒坦就好了,没有必要在意别人的感受,特别是那些表面上佯装关心,实际上却就是来冷嘲热讽的人的感受,拜拜。”

  说完,宋疏影就转身开了门,反手将病房门嘭的一声关上。

  宋洁柔气的当即就将桌上的东西给砸了。

  徐媛怡说:“本来我就说不要来了,来了对宋疏影这种人,也绝对是占不了上风的,她有好多歪理,黑的都能给说成是白的。”

  宋洁柔冷笑了一声:“真的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了?连韩瑾瑜现在都无法解决的事情,她能解决的了么?”

  徐媛怡摇了摇头,“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宋疏影这种性格的人,竟然会以这种身份心甘情愿跟着韩瑾瑜,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

  “有什么想不到的,”宋洁柔说,“爱情的力量呗,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两人是听说了宋疏影住院这件事情,才偷偷的过来医院的,买了的水果和保健品,又全都拎着回去,徐媛怡抬手给了门卫,说:“你去给老太太送过去。”

  两人都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发生的事情,却根本没有想到,韩瑾瑜会知道这件事情。

  宋洁柔在宋家有房间,但是在外面也有房子,一般情况下,她就算是回宋家,也都是当成住旅店似的过夜。

  夜晚,在外面吃了饭的宋洁柔回到家里,拿了钥匙开门,正在想着是不是要和徐婉莉通个电话,快到徐婉莉的生日了,应该准备什么礼物比较好。

  拿了钥匙开门,摸着开了灯。

  而就在灯打开的那一瞬间,宋洁柔啊的一声尖叫了出来。

  房间里一片狼藉,桌子翻了,墙上挂着的壁画被折断扔在地上,木屑满地,玻璃全都碎了,白色的墙面上全都是喷涂的红漆。

  宋洁柔吓的丢掉手中的包,就向房间内跑过去,两间房,包括徐婉莉的房间,里面衣柜里的衣服床单被罩全都散了出来,乱七八糟。

  她以为是遭了贼了,立即就打电话报了警,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和在保险柜里的现金,没有丢失,唯独就是将房间给毁了,需要重新装修买家具。

  警察问了宋洁柔一些基本的问题,又走访了几个邻居,确定在这间房里发生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是在下午五点左右,当时还有一个老太太来敲门问,里面开门的是一个男人,说正在装修,邻居也就没有多想。

  警察正在调查的时候,宋洁柔的手机响了。

  她抱歉的向警察笑了笑,手机拿出来一看,是韩瑾瑜的电话。

  宋洁柔踩着满地的玻璃碎渣走到阳台上,接通了韩瑾瑜的电话。

  “喂……”

  宋洁柔还没有来的将一句完整的话说出来,听筒里就传来一个声音——“房间还满意么?”

  宋洁柔愕然瞪大了眼睛,声音有点颤抖了。

  “是你找人来的?韩瑾瑜,你怎么能这样!”

  “我如何不能这样?”韩瑾瑜笑了一声,却是冷笑,让宋洁柔不禁都打了一个寒颤,“有些人总是分不清自己身份,非要去不应该去的地方找存在感,就只好给点教训了。”

  宋洁柔几乎立刻就明白了。

  韩瑾瑜知道了她去医院找宋疏影这件事情了。

  但是,她并没有做什么,也就在医院里待了一会儿,还被宋疏影一顿呛。

  宋洁柔声音发颤,“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但是你别忘了我原来的身份,杀人放火都是做过的,如果你有胆量,那就担着,看看我会怎么样,”韩瑾瑜顿了顿,“我忽然想起来了,你女儿,好像是在XX学院学美术的吧?应该是快放假了吧,什么时候你去接她?”

  宋洁柔尖叫出声:“韩瑾瑜!你别胡来!”

  “好说的很,只要你不胡来,那我也就不会胡来,只要你自己知道,你现在的位置,你需要做点什么。”

  宋洁柔张了张嘴刚刚想要说些什么,“韩……”

  听筒里已经只剩下了忙音。

  她将手机挂断,拿着手机的手都有点抖了,外面的警察走过来,叫了一声:“太太,刚刚听见您的尖叫声,是不是有人打电话过来威胁您了?”

  宋洁柔转过身来,笑了笑:“不是,刚刚是我女儿打来的电话,她获奖了,我很高兴……这里就不用管了,麻烦你们警察了,这只是一个乌龙,根本就没有什么入室抢劫……”

  警察一时间都没有听懂。

  “不用调查了么?我们已经去找小区监控了,只要是找到人,再找到车,就差不多……”

  “不用了,我不查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警察:“……”

  这还没有立案就要撤诉了?

  这……

  不过,尊重人家当事人的意见,人家都不想报警了,在临出门的时候,警察还又转过身来,说:“如果是你被威胁了,有人身危险的话,有苦衷,都可以告诉我们。”

  “谢谢,我没有苦衷,我就是觉得这房子装修不好,想要重新装修一回。”

  警察:“……”

  真是奇葩。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送走了警察,宋洁柔靠在墙面上,看着屋子里的一片狼藉,抿了抿嘴唇,给徐婉莉打了个电话,听到女儿的声音她才松了一口气。

  无所谓,她现在只要为自己的女儿好,至于说宋疏影,想闹就去闹吧,总之翻不了天。

  ………………

  宋疏影出院回到家里,家里的王阿姨当天就给她熬了枸杞乌鸡汤,让宋疏影喝了好几碗。

  王阿姨说:“哎,小姐你这几天不在家,先生都是在公司里忙到深夜,才回来,你没见啊,整个人好像是瘦了一圈。”

  宋疏影低头喝汤,笑了笑:“王阿姨,麻烦你了。”

  “哎哟不麻烦,”王阿姨摆了摆手,“只要是你和先生两个人好好的,那我也就没有白操这份心了。”

  王阿姨和母亲的年龄是差不多大的,宋疏影将汤碗放在一边,叫王阿姨坐下,问:“王阿姨,你有女儿么?”

  “有的有的,”王阿姨说,“我孙子都快抱上了,我儿媳妇儿预产期是明年的六月份,估计过了年你这边就要重新找家政阿姨了,我得去照顾我女儿。”

  “恭喜。”

  “不过我女儿呢,没有姑娘你这么好命啊,就嫁了一个普通工人,普通家庭嘛,安安生生过日子的。”

  宋疏影摇了摇头:“普通家庭……我现在最向往的就是普通家庭。”

  “韩先生也不错啊,从来不在外面找女人,你不在的时候就一个人睡,”王阿姨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小姐,你要求太高了。”

  太高了么?

  宋疏影默默地低下了头,鸡汤冒出来的热气,在眼睛前模糊了一片。

  她只是想要一个保障。

  如果婚姻是围城,她也想要将自己圈进去,和韩瑾瑜一起圈进去。

  如果婚姻是坟墓,她也想要将自己葬进去,和韩瑾瑜一起,葬进去。

  ………………

  吃过晚饭,宋疏影照例拿起书来看,她开始看一些修身养性的书,包括从奶奶那里借来的佛经,闲来无事就帮奶奶抄一下,然后让人给奶奶送去,送到寺庙里去。

  韩瑾瑜在公司里的地位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了,况且年末,正是最忙的时候,他经常就是在宋疏影早晨没有醒来之前就去了公司,晚上很晚的时候,甚至在宋疏影已经睡下之后才回来。

  自从上一次分床睡之后,宋疏影就搬到了另外一间房,彻底的分床睡了。

  不过,让家政的王阿姨看来,宋疏影现在表现的很好有一点,就是不再有热战了,当然冷战也就慢慢的消弭了,比起刚开始不知道好了多少。

  这一晚,宋疏影却是没有睡,在沙发上看书,一直等到韩瑾瑜回来。

  韩瑾瑜将公文包放在一边,门钥匙收起来,有些诧异,“还没有睡么?”

  “没有,”宋疏影说,“等你。”

  说完,宋疏影便直起身来,让王阿姨把厨房里的饭菜端出来。

  王阿姨笑着用微波炉热了,端出来,看着这两人冰释了,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高兴了。

  “小姐晚上吃饭前就让给先生你留着晚餐呢,说回来正好和您一起吃,当成夜宵。”

  韩瑾瑜将领口的衬衫解开一两粒,已经走到餐桌边,宋疏影为他盛了一碗米饭,放在他的面前,说:“菜式是我让王阿姨按照你的口味做的,你多吃点。”

  宋疏影并不算太饿,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而这些菜真的是给韩瑾瑜做的,很适合他的口味,况且晚上也没有吃饭,便多吃了一些。

  宋疏影忽然起身,走到房间里去。

  韩瑾瑜抬眼看着她进去,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拿了一瓶红酒。

  “你现在不是不能喝酒么?”

  宋疏影笑了笑:“不是我喝,是你喝。”

  韩瑾瑜手中汤匙在碗便碰撞了一下,看向宋疏影。

  宋疏影拿了一个高脚酒杯,倒了一杯酒给韩瑾瑜,自己面前是一杯白水,她举了举酒杯,说:“以水代酒,我先喝。”

  韩瑾瑜随即也拿了酒杯,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酒杯放在面前的餐桌上。

  宋疏影说:“韩瑾瑜,我觉得我自己不是金丝笼里的鸟,受不了拘束,现在需要放松一下心情,出去走走,见一见外面的世界,就好像当初我对张艾说的话一样,开开眼。”

  韩瑾瑜“嗯”了一声,以示他在听。

  宋疏影说:“所以,我们暂时先分开了,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韩瑾瑜说:“好。”

  宋疏影有些微微诧异,她以为这一次,韩瑾瑜并不会同意,可是,没有料到,竟然只说了一声好。

  “好的,谢谢。”

  宋疏影微微笑了一下。

  这个晚上,等到宋疏影躺在床上之后,韩瑾瑜也抱着被子去了她的房间。

  宋疏影裹着被子缩在一边,韩瑾瑜裹着自己的被子躺下来。

  宋疏影感觉到身边的床垫往下陷了一下,眼皮动了动,没有睁开眼睛。

  过了一会儿,韩瑾瑜被子里的身体已经完全暖热了之后,他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想旁边撂了一下,已经伸出手来将宋疏影揽在了怀里。

  宋疏影后背僵了一下,韩瑾瑜的胸膛已经贴在了她光滑的脊背,温热的手掌覆在宋疏影的小腹上。

  宋疏影挣了两下,看样子是想要起来,被韩瑾瑜扣着腰肢,她转过身来,在黑夜中,对上韩瑾瑜乌黑发亮的眸。

  他的声音响在耳侧,“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是么?”

  “……不想。”

  说完这句话,宋疏影竟然觉得眼眶发酸,一滴泪从眼角流下来。

  韩瑾瑜笑了一下,伸出手,用指腹将宋疏影眼角的泪水给擦去,“那就去做掉吧,等我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让你心甘情愿为我生孩子。”

  宋疏影眼角流下韩瑾瑜指腹粗糙的触感,她没有说话,透过眼眶里的泪光,看着韩瑾瑜。

  韩瑾瑜又问了一句:“好么?”

  许久,在安静的房间里,才响起宋疏影的这一声:“……好。”

  韩瑾瑜默默地将宋疏影在手臂间圈紧了。

  他这一次,也终于在宋疏影面前耍了一次滑头,他是故意说让宋疏影去打掉孩子的,只有这样说,才会减轻她的心理负担。

  然而,他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

  他知道,宋疏影不会。

  ………………

  十二月份转眼就过完了,到了一月份,又是新的一年。

  宋疏影在走之前,去陪着奶奶在山上的寺庙里住了十天,每天听着寺庙里的晨钟暮鼓,在佛堂里抄写佛经。

  宋老太太说:“整天陪着我这么一个老太婆,抄佛经念佛经的,会不会觉得很无趣啊?”

  宋疏影摇了摇头:“不会啊,我觉得这样相反净化心灵,将浑身的浊气就给散出去了。”

  她说着,还深呼气再吸气做出一个吐纳的动作来,特别像是已经隐居田园的人。

  宋老太太笑了笑:“其实年轻人偶尔来寺庙里呆一段时间,也是好的。”

  因为在寺庙里只能吃一些斋饭,对于胎儿的营养跟不上,所以宋疏影还是选择在几天之后下山。

  宋老太太也便跟着孙女提前下山了。

  在坐着缆车下山的时候,宋疏影就对宋老太太说起她想要到全国各地去看看,或者是到国外。

  “也就出去几个月,奶奶你不用担心,我随时都会给你报平安的。”

  宋老太太抓住了孙女的手,说:“丫头,其实我不担心你照顾不好自己,你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有主心骨,知道什么时候该怎么做,怎么做是正确的,所以,你现在趁着年轻,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一定不要辜负自己,回想起来,也不会有后悔。”

  “嗯!”

  宋老太太笑了笑:“你知道么?我在年轻的时候,父母刚开始是不同意我和你爷爷在一起的,因为他就是一个握枪杆子的人,因为奶奶家里啊,是书香世家,里面走出来的全都是文人,自然就看不起武的,但是,后来我就去部队去找他了,不管不顾的……”

  宋老太太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难以忘怀的事情,宋疏影在奶奶的眼睛里,看见了光彩,好像是雨后彩虹一般。

  “年轻嘛,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真的是幼稚啊,不过,也是一份回忆,就算是现在没了你爷爷,就算是想想,也不会孤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