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76 忘打伞了,就怀了

276 忘打伞了,就怀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17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1

  

  吃过晚饭,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乘车回去,一路上并没有很多话,沉默的甚至有些压抑了。

  等到车停下来的时候,宋疏影已经在后座昏昏欲睡了。额头抵着车窗玻璃,头发落下来遮挡着脸庞。

  或许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韩瑾瑜竟然没有发现,宋疏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晚上喝牛奶了,而且开始变得嗜睡,就算是以前不喜欢吃的菜和豆制品。在餐桌上也不会挑。

  今晚的夜色很好,即使在停车场前面的这片区域内没有灯光,月光也能够透过半开的车窗洒进来,照在宋疏影的面庞上,好像是上等的瓷器一样闪着柔润的光。

  韩瑾瑜看了她许久,她似乎都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他便开了车门下去,打开后车门,将宋疏影打横抱了起来。

  即使在睡梦中,宋疏影下意识地微微睁开了眼睛,逆着头顶惨淡的月光看着韩瑾瑜的剪影。

  韩瑾瑜说:“下车了,咱们到家了。”

  “嗯。”

  极轻微的一声。韩瑾瑜也是听见了。

  ………………

  知道宋疏影怀孕了之后,韩瑾瑜更加对宋疏影关怀备至了,即便是自己没有时间陪同,也要让李勇陪同。

  韩氏公司里的事情已经步入正轨,韩瑾瑜虽然名头上只是一个总经理。但是实际上,他却是韩家的长房长子,是韩老爷子亲口承认的。所以现在事无巨细,都要选择向他汇报,即便是在这短短的半个月的适应期内,韩澈的权力也就相当于已经架空了。

  韩瑾瑜忙,经常不在家。宋疏影闲来无事就去找张晓恬,跟她讨来育儿心经。

  张晓恬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不是吧,疏影你怀孕了?”

  宋疏影耸了耸肩,将桌子上的一个糖炒栗子剥开,放在齿间,说:“是的,怀了。”

  这张晓恬就有点不理解了,因为宋疏影曾经说过,她只要是上床,就绝对是要做防护措施的,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没有名分的情况下生出来。

  张晓恬特别理解宋疏影的这种心态,之前在高中的时候,就因为崔姗姗的事情,宋疏影甚至特别激进的在网伤发帖子声讨,现在,这个被声讨的人成了她自己……想起来就有点心酸。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还真的是怀上了?庄余估巴。

  宋疏影耸了耸肩,说:“没办法,忘打伞了,就怀了。”

  虽然之前并没有想要这个孩子,但是既然是已经怀上了,那就一定是要生下来。

  张晓恬在孕期的时候买了不少关于如何备孕的书,还让宋疏影在手机上多下几个备孕的APP,可以记录自己孕期几周和关于身体的一些变化。

  宋疏影随手翻了几下张晓恬的备孕书,便啪的一声合上,揉了揉太阳穴,“看这些还不如让我背几页的医用名词,我现在特想看解剖学,我想要考法医了。”

  张晓恬:“……”

  张晓恬有一个两岁半的女儿叫甜甜,宋疏影第二次来就给她带来了一件十分漂亮粉色大衣。

  甜甜当即就喜欢上了,吃饭的时候也不肯脱下来,抱着宋疏影的腿就不撒手了,恨不得是想要叫她妈妈一样,让张晓恬一头黑线,“你要不然就给我家甜甜当干妈吧。”

  宋疏影一听,愣了。

  张晓恬半张着嘴,“不是吧,给我女儿当干妈委屈你了啊,到时候让你肚子里的儿子也认我当干妈……来,甜甜,以后不要叫阿姨了,要叫干妈。”

  甜甜还听不明白两个大人之间说的是什么,不过很听话的跟着:“干妈。”

  宋疏影听见这个称呼真的是心里有所触动了,好像面前这个粉嫩嫩的小女孩儿就是五年前她肚子里流掉的那个女儿一般。

  她将甜甜搂在怀里,“乖宝贝。”

  张晓恬说:“等你肚子里的儿子蹦出来,让我给你家甜甜给你当儿媳妇儿,正好来段姐弟恋。”

  宋疏影扬了扬眉梢,“你怎么知道就是儿子了?指不定是女儿呢。”

  张晓恬拍了拍宋疏影的肩膀,“嘿,过来人的话告诉你,你肚子里的绝对是个儿子。”

  ………………

  韩氏总公司。

  韩瑾瑜在办公室里,看当天高雨协同财务部经理给整理出来的表单。

  高雨站在身后,指了指其中的一个数据,说:“韩哥,你看这里,我虽然是不大懂,但是基本的数字相加我还是明白了,但是你看这些数字,明显是虚的。”

  韩瑾瑜将账目表拿过来,看了这几个数字,紧蹙着的眉头越来越紧。

  高雨在身后站着有点胆战心惊的,她并不知道韩瑾瑜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一次从南方回来,再一次遇上韩瑾瑜,她总是能感觉到,韩瑾瑜身上的那种阴郁的感觉越来越浓了。

  但是,让她不解的是,不是已经找回了宋疏影了么,为什么还会是这样。

  忽然,前面的韩瑾瑜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抬步向外走,高雨略微停顿了一下脚步,才在后面跟上去。

  韩瑾瑜来到财务部,找到了经理,问:“开支票的话,如果没有董事长的开条,公司规定的限额是二十万,对么?”

  财务部经理立即起身,点头,说:“是。”

  她倒是有点受宠若惊了,因为一般情况下高管有事要找人的时候,绝对是一个电话就把她叫过去了,现在韩瑾瑜竟然主动跑到她的办公室里来。

  “那如果一笔单子是一百万,并没有董事长的签单,而且临时情况下又联系不到董事长,那该怎么办?”

  “如果是要的急的话,您可以开五张二十万的支票。”

  这一刻,连同身后的高雨都已经明白了。

  原来,财务上的那些对不上数据的账目,是怎么出现的了。

  韩瑾瑜微微一笑,“好了,我没有问题了,你坐下接着工作吧。”

  “是。”

  重新回到办公室,韩瑾瑜手指轻叩桌面。

  高雨也明白,这些漏洞恐怕就是韩澈从中间钻空子的,只是,现在要怎样做?

  停了一会儿,高雨问:“需要我去找韩澈过来么?”

  韩瑾瑜摆了摆手:“不必,不用找他,他自己就要慌着过来了。”

  克敌制胜,首先自己要沉得住气。

  的确如此。

  韩澈上午就听说了,韩瑾瑜从财务的报表上,已经看出来一些账单出入的漏洞了,还特别去财务部的经理处问了问,想必已经是全都清楚了。

  于是,韩澈就猜想到韩瑾瑜会来找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但是,等了一整天,却都没有等到韩瑾瑜过来找他,临近下班时间,韩澈便去了韩瑾瑜的办公室。

  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韩澈扶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才转动门把开了门。

  “我需要和你谈谈。”

  韩瑾瑜坐在办公桌后,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在键盘上十指如飞,余光已经看见进来的韩澈,按了一下内线,“高雨,倒杯茶进来。”

  切断内线,韩瑾瑜对韩澈说:“稍等一下。”

  韩澈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高雨已经端着水进来,放在韩澈面前,“韩总请用。”

  其实现在公司内部,不管是对于韩澈还是韩瑾瑜,称呼方面已经有些搞不清楚了,现在韩澈依旧是总裁,而韩瑾瑜是总经理,统称为韩总。

  高雨上过茶便转身出去了,韩澈坐在沙发上,单手端起面前的水杯,目光在水杯上停留几秒钟,没有喝,依旧放下。

  啪啪啪敲打键盘的声音忽然间停止了,韩瑾瑜摘下眼镜,揉了一下眉心,才看向韩澈,“什么事?”

  韩澈说:“大哥,如果你现在还当我是你弟弟,那么……”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

  韩瑾瑜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对韩澈抱歉的摆手,说:“我接个电话。”

  随即韩瑾瑜站起身向办公室内室走,接通了电话,说:“爷爷……嗯,刚刚忙完,还没有下班……”

  韩澈听见韩瑾瑜口中的这个称呼,顿时一个激灵。

  竟然是韩老爷子打过来的电话,那韩瑾瑜会不会借此机会将公司内部财政方面的问题告诉韩老爷子?

  如果他真的是告诉了韩老爷子的话,且不说暂代总裁的位置做不下去了,以后对韩老爷子之间的信任也就轰然倒塌了。

  此时此刻,他在外面的沙发上真的是如坐针毡,偏偏这一通电话,就打了将近十分钟。

  韩澈实在是等不了了,便起身,走到休息室前开了门。

  打开门,正好韩瑾瑜挂断了电话,站在门口。

  韩澈的眼皮跳了跳,随即一笑:“是爷爷的电话么?”

  韩瑾瑜点头,“只是让今晚回去吃饭,要一起么?”

  韩澈摆手,说:“不去了,朱芊芊的父母今天从C市来,晚上约好了的。”

  “嗯,那我就一个人去了。”韩瑾瑜说,“对了,那你来找我是什么事?”

  “是因为……”韩澈顿了顿,说,“是本周六,有一个慈善晚会,我们韩氏是主办方,宋家那边是承办方,我接到通知,先来告诉你一声,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这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那我就先走了,大哥你也不要太累了。”

  韩澈到底没有将自己想要质问的话说出来。

  韩瑾瑜唇角勾着一抹笑。

  这件事情,归根结底,不管是韩澈提还是不提,都是一样的结果,那就是这个把柄抓在谁的手里,谁才是有主动权的,现在韩瑾瑜手中抓着韩澈的把柄,韩澈便是受制于人,恐怕这样一段时间内,都会消停了。

  看来,一进公司先查账单和业绩,是十分正确的决定。

  韩瑾瑜知道宋疏影是在张晓恬家里,便在公司里叫了外卖吃晚饭,顺带将新近地产的一个招标的地点和宣传方面都重新确认了一下。

  这是他来到韩氏公司的第一个项目,势必是要做好的。

  高雨是韩氏新进来的员工,算是韩瑾瑜提拔空降的,首先要搞好同事之间的关系,今天就叫了办公室里的同事一起去吃饭聚会。

  吃了个差不多,她便结账先出来了,因为当天需要完成的一份策划书还没有完成,毕竟是新手,还需要适应期,所以只能勤能补拙了。

  重新回到韩氏总公司来拿文件,回到办公室,却看见在韩瑾瑜办公室那边的灯是亮着的。

  她将文件整理好放进公文包里,就过去看了一眼。

  “韩哥?”

  门是虚掩着的,开了一半。

  高雨叩了几下办公室的门,推开门。

  韩瑾瑜抬头,“不是去和同事聚餐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文件还没有看完,想要拿回家去看。”高雨说,“韩哥,你还有什么工作没有做完的交给我来做吧。”

  韩瑾瑜摆手,摘了眼镜顺手揉了一下眉心,说:“我这里马上就要结束了,你拿了东西就回去吧。”

  “好。”

  高雨在临离开的时候,将门关上,又特别向里面看了一眼,韩瑾瑜又将眼镜给戴上了,低头在写什么。

  她叹了一口气。

  其实她心里也清楚,韩瑾瑜之所以会这么努力的想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做好,是为了那个女人。

  只可惜,那个女人却不了解。

  ………………

  宋疏影从张晓恬家里吃过晚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着就已经快十点了,张晓恬说:“要不然你今儿就在我这儿睡吧?”

  宋疏影认认真真地看了张晓恬,“口是心非了吧,你跟我睡谁跟你老公睡啊?我才没有抢人家媳妇这种嗜好。”

  张晓恬叫了自己老公出来看着女儿,送宋疏影出去,一出门就看见外面站着两个穿着黑衣的壮汉,她倒是吓了一跳。

  宋疏影拉着她从旁边走过,张晓恬在她耳边小声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这是在监视你么?”

  宋疏影伸手按下了电梯,“不是监视,是保护。”

  张晓恬吐了吐舌头,在电梯上晃着两个人影,“刚才一下子吓死我了,整天后面跟两个保镖,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混黑社会的呢。”

  宋疏影耸了耸肩,并没有答话。

  上了电梯,宋疏影直接将电梯门关上了,张晓恬问,“怎么不等刚才那两个人上来?”

  “不用上来,等到我们下电梯的时候,他们也会自觉地跟在后面了。”

  张晓恬有些愕然,这么神乎其神啊。

  “是韩哥派给你的?”

  “嗯。”

  电梯逐渐下降,宋疏影却忽然将一楼至十六层所有的楼层都按了一边,电梯下一层就需要停顿一下,张晓恬正想问宋疏影这是要干什么,她已经背靠着墙面,闭上了眼睛。

  张晓恬拉住宋疏影的手腕,叫了她一声:“疏影……”

  宋疏影手臂抬起头,挡在额头上,“我好累。”

  张晓恬并没有听懂宋疏影的话,便问:“怀孕是会累的,你现在反正也没有上班,没有事情就多出去散散心,让韩哥陪着你去旅游,看看风景,对胎教也好。”

  宋疏影没有解释。

  她并不是说身体累,而是心累,很辛苦。

  电梯每一层就停一下,宋疏影有些头晕恶心,兴许是怀孕的缘故,以往不晕车现在时而也会感觉到头晕。

  张晓恬过来拉住她,“小影,说真的,原来你告诉过我的,有一种辛苦是可以放弃的,但是有一种辛苦,不可以,就算是跪着也要走完。有的人是苦一阵子,有的人是苦一辈子,可是,你现在告诉我,你的这种辛苦,是哪一种?”

  这是在高中的时候,张晓恬因为自己的学习成绩,一度灰心丧气,觉得自己考不上大学,人生无望了,每天累得要死,却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曙光,当时宋疏影就告诉她,有两种苦心劳累,一种是先累了后享乐,一种是先享乐后受苦,有的人是苦一阵子,有的人是苦一辈子。

  其实,宋疏影当时看的书很多,而且一般一眼就能够看得透人的心理,凡是说话都能戳中人的心窝。

  在当时,这句话真真正正的就戳中了张晓恬的心窝子,她当即就哭了,扯着宋疏影的衣袖哭了许久,因为张晓恬的家庭并不是十分富裕的家庭,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在读初中,她需要的,是带着全家的份一起努力。

  而现在,张晓恬将这句话重新说给宋疏影听,回想起来那段时候,心里面还是颇有感触的。

  张晓恬看着宋疏影安安静静的面庞,眼底似乎是有点暗影,应该是睡眠质量不够好。

  宋疏影没有回答。

  她闭着眼睛,一直到一楼,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她霍然睁开双眼,拉了一下张晓恬的手,“都不算。”

  本以为是李勇开车的,但是却没曾想到,在公寓楼前停着的却是韩瑾瑜的车。

  宋疏影走过去,直接开了后车门坐上去,摸着安全带系上,侧身躺着没有说话。

  张晓恬绕过车头,手指扣了一下车窗玻璃,示意他出来。

  韩瑾瑜解下安全带下车,回头看了一眼车内的宋疏影,反手关上了车门。

  张晓恬嘿嘿的笑了两声,“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是张晓恬,是疏影高中同学……”

  “我记得你,”韩瑾瑜说,“还是高中毕业那一年,我们在C市,就是你给我的打的电话。”

  张晓恬转念一想,“嗯嗯,你还记得啊。”

  那一次是韩澈的缘故,真的是千钧一发。

  韩瑾瑜淡淡一笑。

  “我……主要是想说疏影的事情,她现在很累,我也能看得出来,她其实并不开心,可能是由于心理压力太大了,不仅仅是因为怀孕这件事情,还有就是……你能不能给她一个完完整整的家。”

  张晓恬顿了顿,看了一眼韩瑾瑜脸上的神色,没有看到过于排斥,才接着说,“我也知道,之前是她足足等了你五年,五年你才回来,回来了之后却依旧是不能给她安全感……韩哥,其实我要是你的话,宁愿让疏影再多等两年,等到你离了婚,等到能娶她的时候,再回来。她那种人,就是认准了一根筋的,一条道走到黑。”

  韩瑾瑜靠着车门,双眸里黑的看不见底。

  宋疏影在车内,微微眯着眼睛望着车外,车窗没开,根本就听不见两人在说些什么,过了大概有三四分钟,韩瑾瑜才又坐上了车,宋疏影从车窗向张晓恬挥了挥手。

  在路上,韩瑾瑜问宋疏影:“想要带什么夜宵回去?”

  宋疏影别开脸,“不了,刚刚在张晓恬家里吃的够饱了。”

  车子驶入梅苑的小区内,因为时间比较晚了,在门卫处都需要看车牌登记。

  门卫处的一个人看了一眼韩瑾瑜,“韩先生是么?你等一下,这边刚刚有一个人来找过,我看一下记录。”

  门卫的人转身进去将记录本子拿了出来,说:“是您太太来找过您了,姓宋,但是您不在,她就离开了。”

  因为开着车窗,所以外面门卫的声音轻而易举地就传到了宋疏影的耳朵里,她翻了个身,将自己的脑袋压在后车座里。

  车子缓缓驶入停车库内,车子还没有停稳,宋疏影就解开安全带要下车,幸好韩瑾瑜是将车子上了保险的,宋疏影打不开车门。

  待车子停稳,宋疏影直接开了车门下车,拎着包就向电梯处走,后面的韩瑾瑜及时的紧跟上来,要拉住她的手,她却将手中的包狠狠的甩开,“你别动我!”

  韩瑾瑜便跟在宋疏影身后,只护着不让她摔倒伤到腹中的胎儿。

  在上电梯的时候,宋疏影没有看清楚脚下凸起,绊了一下,身后的韩瑾瑜及时的抱住了她,揽着她的腰,腾出另外一只手来按下了电梯按钮。

  宋疏影将手中的包狠狠的打在了韩瑾瑜身上,用手去掐他健硕的后背,“你放开我,我现在特别后悔,你知道么,我后悔了,我该在你死的这五年就找个人嫁了,那样我就不用现在是这种身份……韩瑾瑜,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我们彼此都冷静一下……”

  韩瑾瑜紧紧的搂着宋疏影的腰,低声吼道:“不准!”

  以往,都是韩瑾瑜说什么,宋疏影毫不留情面的反驳,而对于宋疏影的话,韩瑾瑜绝对都是执行,他可以爷爷妈妈的话都不听,却只听宋疏影的话。

  他将宋疏影压在电梯墙面上,单手扣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覆在她的脑后,然后狠狠的吻了下来。

  韩瑾瑜是吻,而宋疏影在接触到他的唇的时候,就成了撕咬,她的拳头好像是雨点一样的落在韩瑾瑜的胸膛上,持续不断的,可是韩瑾瑜却依旧纹丝不动,宋疏影甚至已经察觉到了口腔内有血腥味。

  电梯门打开,电梯外面站着的两个人的说话声戛然而止,才将宋疏影的理智给拉了回来。

  她抚了抚韩瑾瑜后背紧绷的肌肉,说:“我们到了。”

  ………………

  宋洁柔来找韩瑾瑜,是因为这一周的一个慈善晚宴,她也接到了邀请函。

  她根本就不想跟着韩瑾瑜参加这种场合的宴会,有这种时间,她宁可就去陪着自己的女儿,而不是浪费在这种无聊的聚会上。

  但是,这个慈善宴会现场,还是要去参加。

  宋翊说:“你自己有点分寸。”

  宋洁柔听见哥哥的这句话,几乎都要暴跳而起了,“哥!你能不能不要说什么以家里的事业为先了,如果真的需要两家联姻的话,那当初就不该让我跟韩瑾瑜,直接就让宋疏影跟韩瑾瑜就好了……”

  宋洁柔这么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声,宋翊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宋洁柔的脸偏向一边。

  “有你当姑姑的这么说话的么?!”

  宋洁柔捂着半边脸,冷笑了一声:“大哥,你先去问问她是不是把我当成是姑姑,再说我是不是把她当成是亲侄女!”

  说完,宋洁柔便转身上了楼,踢踢踏踏的一阵乱响之后,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宋翊的掌心微麻。

  别说宋疏影是不是把宋洁柔当成是姑姑,恐怕已经不认他这个爸爸了。

  只不过,这些年来,宋翊越来越发觉当初事情的蹊跷了,且不说宋疏影,宋疏影实在是像席美郁,不管是样貌还是个性,他就想起来宋予珩,那个才初中就被带去国外的儿子,现在想起来,真的和自己小时候相差不多……

  “在想什么?”

  徐媛怡从外面进来,看见宋翊坐在沙发上拧着眉,便将宋琦涵放在地上,走过来。

  宋琦涵跑到宋翊面前,叫了一声:“爸爸!”

  宋翊笑了,将宋琦涵抱起来,“哎,乖儿子。”

  宋琦涵抱着宋翊的脖颈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好爸爸!”

  徐媛怡笑着,让保姆过来将宋琦涵抱走到一边,问宋翊:“怎么我刚刚听保姆说,你出手打了洁柔了?”

  宋翊揉了揉眉心:“还不是因为宋疏影的事情。”

  这个徐媛怡知道,宋疏影和韩家大少的那些事情,也真的是快要乱成一锅粥了。

  不过她倒是诧异了,宋翊管不了这个女儿,向来也只是不管不问的,现在忽然为她头疼起来了,倒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了。

  徐媛怡走到宋翊身后,帮他按着太阳穴。

  “别想那么多了,你又管不了她,她就是和她妈妈是一样的,倔脾气。”

  宋翊靠在沙发靠背上,眯着眼睛。

  “这件事儿不仅仅是宋疏影。”

  之前也有一些八卦的小道消息是说宋疏影的私生活之类的,但是他都没有当真,可是,就算是假的,说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真的。

  这件事情,如果是假的也就罢了,他是要追究那些报刊杂志胡乱造谣的法律责任的,直接让律师发律师函。

  但是,如果是真的……

  真的就是一件丑闻了。

  在S市,宋家和韩家都算是大家族了,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丑闻的话,恐怕影响的不仅仅是声誉上的问题,还有就是两大家族的企业。

  宋翊紧紧的皱着眉,想了一会儿,让徐媛怡把他的手机递过来,拨通了私家侦探的电话。

  “帮我调查一件事。”

  ………………

  而与此同时,在梅苑。

  进了家门,宋疏影将包放在一边,说:“我先去洗澡。”

  韩瑾瑜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帮她将鞋架上的拖鞋拿下来,顺手接了包。

  孕妇不宜泡澡,宋疏影就在淋浴下冲了一下,脚下已经铺上了防滑垫,避免宋疏影摔倒。

  她冲了澡,将身体擦拭干净,穿上睡袍,坐在一边的马桶盖子上,双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出了浴室门,宋疏影第一眼就看见在沙发上趴着的韩瑾瑜,弓着背,身上的衣服还都没换,好像是一只大黑熊,又呆又傻又没有情调,只会默默地跟在你身后,你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是,尽管是这样,宋疏影还是等了他五年。

  五年之后,还是喜欢她喜欢的无可救药。

  可是,现在真的是很累,很累。

  却也不敢在提分开的事情了。

  刚才在电梯里的韩瑾瑜,那种忽然而来的强大气场,好像可以掀起血雨腥风一样,令宋疏影感到惊惧,她真的没有见到过那样的韩瑾瑜,就算是五年后在夜色中再度相遇,也是宋疏影在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愤懑和不满。

  韩瑾瑜知道欠她的,就一直由着她去闹。

  可是,一直到现在,当宋疏影在经过公寓门口,却忽然听到别人称呼的韩太太的时候,心里猛地就被揪了一下。

  她想要分开了。

  太累了。

  况且,现在宋疏影在身边,不仅没有帮助,相反还会拖累他。

  这样长途马拉松式的恋爱真的不适合她,现在她也就才知道,她就适合那种恋爱完就闪婚的那种,然后婚后恋爱,再日久生情。

  宋疏影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韩瑾瑜似乎是睡着了,一直没有醒来,她便从柜子里找来了一条棉被给韩瑾瑜盖上,当棉被刚刚触碰到韩瑾瑜的身体,他就猛地睁开了眼睛,拉住了宋疏影的手腕。

  在国外的那种生活,已经将韩瑾瑜的神经打磨的异常纤细敏感,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将他唤醒,一双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睡意。

  宋疏影重心不稳,就被韩瑾瑜拉倒在他的身上。

  韩瑾瑜闻到宋疏影身上沐浴露的清香,问:“洗完了?”

  不知为何,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是有点鼻塞。

  宋疏影点了点头:“嗯,洗完了。”

  韩瑾瑜直起身来,先将宋疏影扶正,才脱了身上的外套,说:“你先睡,我去洗。”

  看着韩瑾瑜的背影,宋疏影轻声说:“就算是你也痛苦,也不放我离开么?”

  韩瑾瑜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推开了浴室的门。

  当晚,宋疏影抱着被子到了另外一间房,将房门给反锁了,在房门上贴了一张纸条。

  韩瑾瑜洗澡出来,看见房门上的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今天分床睡。

  若是以往,当韩瑾瑜看见宋疏影的这话,肯定是可以轻而易举地笑出来的,但是到了现在,他笑不出来。

  他将便利贴撕下来,重新回了房。

  他们两人现在睡的这间房,是原来宋疏影住的房间,这一次回来,就将这间房改成了是主卧,韩瑾瑜经常当成住旅馆似的那间房,就当成是客房,如果是有客人来了,就住在那一间。

  韩瑾瑜将便利贴贴在了书桌紧靠着的墙上。

  他坐下来,看了一眼桌上摆放整齐的书、笔和相框,还有他送给宋疏影的那个瓷娃娃。

  在一大摞书上,放着一个硬皮本。

  韩瑾瑜顺手将本子拿下来,是一个带锁的本子,密码是五位数了,韩瑾瑜随便试了几个数字都没有打开,索性便放在了一边,手指触碰到台灯旁边的台历。

  纸页已经有点泛黄了,应该是很久以前的吧。

  果真,韩瑾瑜翻开一看,是前年的。

  前年宋疏影尚且是在C市医院上班的,去年才到X县医院上班,中间有一段时间的实习期。

  韩瑾瑜随意的翻了几下日历,在翻到十二月份的时候,纸张透出背面的字迹来,凹凸不平。

  他将日历翻过来,写了一段话,是宋疏影的笔迹,娟秀流畅。

  韩瑾瑜看着这样一段话,不知不觉间湿了眼眶。

  有一个女人肯等他五年。

  这辈子都无憾了。

  回到两年前,一个深夜。

  十二月份的最后一天,即将跨年,窗外灯火通明,中央广场上有不少人都在集体等待跨年。

  宋疏影在祈祷着,已经是第五年了,祈祷第五年可以遇见你。

  窗外已经有人等不及跨年钟声敲响了,漂亮的礼花满天飞。

  宋疏影却可以沉得住气,虽然,她的心跳也是愈来愈烈,她悄然无声地坐在书桌边,再看一本席慕容的散文集。

  忽然,手指顿下,重新翻到刚刚掠过的那一页。

  她看了好几遍,然后端端正正的将这段话抄在本子上,抄在台历的最后一页上,抄在自己心里。

  这也是后来的后来,宋疏影这种理科生对于文绉绉的东西很是排斥,不喜欢语文不喜欢散文不喜欢诗歌不喜欢所有矫情的东西,却唯独喜欢上了席慕容。

  就因为这段话。

  ——“在年轻的时候,在那些充满了阳光的长长的下午,我无所事事,也无所惧怕,只因为我知道,在我的生命力有一种永恒的等待。

  挫折会来,也会过去,热泪会流下,也会收起。

  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气馁,因为,我有着长长的一生,而你,你一定会来。”

  我有着长长的一生,而你,你一定会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