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73 三支验孕棒 (钻石加更合并)

273 三支验孕棒 (钻石加更合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2001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0

  

  顾青城的声线清亮,手中一沓照片在面前的茶几上依次铺开:“还是有关于张老余党的事情。”

  毕竟是一个庞大集团的轰然倒塌,不管是在外地还是在C市,都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抓起来,能够抓起来的。便只有接近集团核心的一些人,一些散枝,地方挑领头的抓了,其余的没有了上线,基本上也就都不会兴风作浪了。

  照片上的光线并不是很好,但是也足够将这几个人看的清楚了。

  有一个穿着立领风衣。几乎遮住半张脸的男人是韩澈,而旁边与他在接头的人,应该是张老的余党的一些人。

  顾青城从烟盒内抖出来一支烟来给韩瑾瑜,“不过,我查过了,这些人都是一些小喽啰的角色,我也就是让哥你防着点儿,特别是嫂子那边,免得钻了空子。”

  韩瑾瑜对于那些人早有防备,而且宋疏影那边也一直都有派人暗地里保护着,不会出什么问题。

  和顾青城简单的说了一下关于裴斯承的事情,貌似是已经回国找了。韩瑾瑜已经许久都没有同裴斯承联系,就连在嫁给裴家的姑姑也没有去拜访过。

  要韩瑾瑜说,茫茫人海,只知道一个名字,国外找完了又到国内来找。还真是给他的业余生活找乐子了,不过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也确实是不容易了。

  韩瑾瑜在夜色这边留了有半个小时。就离开了,顾青城说要派人送他,也摆手说:“我开了车的。”

  他并没有直接去A大,而是先在市区的一家酒店预订了房间,才驱车去A大。

  ………………

  宋疏影到了A大。何淑慧已经在校门口等了。

  两个人半年没见,宋疏影下了车何淑慧就扑上来了,直接给了她一个很大的拥抱。

  “疏影啊啊啊!”

  何淑慧似乎是有点疯癫了,要不是宋疏影推拒着,她直接就啃上来了。

  何淑慧之所以会这么兴奋,有一点原因主要就是因为宋疏影来了,所以等到一会儿的演讲,她可以不用上了,当时宋疏影可是出了名的尖子生啊,比她更加出众,所以用宋疏影来替代她,绝对是小菜一碟了。

  宋疏影拿来何淑慧手中的稿子,从头到尾看了一眼,“没什么难的,你照着念都可以。”

  何淑慧拉着宋疏影的胳膊,“姐姐,你都来了,就帮帮我呗,你知道我这人不善言辞啊。”

  宋疏影翻了个白眼。

  如果说何淑慧不善言辞,那就没有人善言辞了。

  “你说你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现在正好参加一下这种大场合,也就算是圆满了。”

  宋疏影不为所动,被何淑慧拉着往前走,耳朵里听着她不停地聒噪。

  不过,在何淑慧的软磨硬泡下,最终宋疏影还是帮何淑慧在大礼堂给应届生做了演讲,当时来的还有同届的几个毕业生,和宋疏影不是同一个班的,但是开年级大会的时候也都见过,现在有一个是从国外镀了金回来,另外一个是在什么研究所里上班,看向宋疏影和何淑慧的眼神,就有点不屑了。

  宋疏影对于这种目光丝毫不在意,但是何淑慧就不一样了,要不是宋疏影在一边拦着,就非要上去去一拼高下。

  她走出校园这么久,还能够保持这种看不惯了就想要向前冲的性格,也还真的是不容易。

  宋疏影在台上演讲的时候,何淑慧坐在下面第一排,旁边坐着的是另外两个同学。

  不过,何淑慧坐的不安稳,明明该她到台上去的,结果现在却在底下坐着当嘉宾,便拿了一瓶水到后台上去等了。

  与此同时,韩瑾瑜将车子停在外面,问了路过的学生大礼堂的位置,便双手插兜进来了。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三件套,进来了就被门口迎着的人引到了前排,明显是给当成学院请来的嘉宾了。

  韩瑾瑜的目光正好落在在台上的女人,优雅自信,站在台上好像是一颗夺目璀璨的夜明珠,偏巧和那天在夜色的台上斗舞不一样了,不管是在哪一个舞台上,都十足吸引人的目光。

  韩瑾瑜或许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就算是远远地看着宋疏影,那种暖暖的笑意都可以到达眼底。

  身边空着一个座位,另外一边坐着另外两个女人,看起来也是这一次医学院给毕业生的演讲请来的嘉宾。

  两个女人的目光在一边的韩瑾瑜身上上上下下扫了几眼,眼睛里是有艳羡的。

  “你认识这个男人不认识?是咱们一届的么?”

  “不认识,不过真的好帅啊。”

  “想什么,你可是结了婚的,别瞎想了,别跟那个宋疏影似的,最后都闹的身败名裂了,我记得那个时候她可有一个月都没有来上课吧。”

  “那可不是身败名裂闹的,你没听说啊,她怀孕了,怀的就是那个有妇之夫的孩子,后来一个月没来上课,是去医院做人流了,然后休养了一个月,才重新来上课了。”

  “不是吧,”这个女人忽然张大了嘴,“这事儿你听谁说的啊?假的吧。”

  “嘁,当时她给导员开的病历证明呢,我当时在学生会工作,整天导员的办公桌收拾了几遍,能有假啊?”

  这个女人见旁边坐着的那个男人竟然在目不转睛地看向她俩,一瞬间也就不说话了,“嘘,人家在台子上呢,多风光,以前的事儿就揭过暂时不说了,难保人家傍上了什么有势力的大款,弄不好这话传到别人的耳朵里,神不知鬼不觉得就被人给搞死了。”

  “是啊,听说她傍上的那人就是黑白通吃的……啊!”

  她吓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手腕已经被一只铁腕钳制了,骨头都被捏的生疼。

  韩瑾瑜几乎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在这样的场合里,直接问身边的那两个女人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狠狠的甩开了这个女人的手,看过去的目光里似乎是裹挟着冰凌,身上的气场浑然自成。

  这两个女人自知识刚才说了一些禁忌的话题,也不再说话了,嘴唇动了动无声的说了一句什么话。

  韩瑾瑜双手抓着扶手座椅,手指紧紧的扣着。

  原来,宋疏影曾经怀过他的孩子。

  但是,也只是曾经……

  宋疏影在台上演讲结束后,下面潮水般的掌声响起,她目光一扫,看见了坐在第一排的韩瑾瑜,目光一下子亮了亮。

  但是,等到下了台之后,却分明正好看见韩瑾瑜一下子站起来向外面冲出去。

  宋疏影挑了挑眉,心想韩瑾瑜是出了什么事情么?为什么会这样急切。

  一直在后台等着的何淑慧已经递上来一瓶水,“看我这后勤工作做的多好。”

  宋疏影笑了笑。

  除了薛登知道韩瑾瑜尚且活着之外,其余苏莹莹和何淑慧,宋疏影还没有提起过,不过,早晚也要提起的。

  宋疏影说:“我先出去一下,你去给院领导说一声。”

  她匆匆追出去,正好看见韩瑾瑜的车从面前驶过,车速起始就很快,呼啸而过,她身边有一个女学生没有注意看路,就要闯过去,被宋疏影拉了一下,才免得直接就撞上去。

  “谢谢。”这个女学生也是吓了一跳,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转身向宋疏影道谢。

  “不客气。”

  宋疏影有些狐疑,便拿出手机拨通了韩瑾瑜的电话。

  耳边是滴滴的声音,却始终没有人接通。

  韩瑾瑜要去做什么?

  宋疏影右眼皮猛跳,手指已经不自觉的握紧了手机。

  何淑慧从礼堂内出来,拉着宋疏影:“我叫了苏莹莹,她已经先过去点菜了,薛登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直联系不到人,就咱三个聚一聚。”

  宋疏影点了点头,打电话给韩瑾瑜不接,便发了一条短信,“我晚上和小慧她们吃了饭再回去,先不用来接我了,在XX餐厅。”

  结果等了许久,一直到了吃饭的地点,也还没有看见韩瑾瑜回复的短信。

  苏莹莹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肚子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了,她老公也不放心她出来,是陪着她一起来的,却没有坐在一起吃,这边等着何淑慧和宋疏影来了,便起身出去了。

  何淑慧招手:“一起吃呗!”

  苏莹莹按下了何淑慧的手,“他出去吃了,你不用管他,在我们三个女人之间,他不好意思。”

  何淑慧就逮住苏莹莹这句话,毫不客气地狠狠嘲笑了一番。

  苏莹莹一向是喜欢吃广东菜,还有一些煲汤,特别是现在孕期,更加注重各种营养,点的菜都营养均衡,还有乌鸡人参汤,虽然不知道这种饭店里的人参能有多少功效,不过宋疏影和何淑慧也是沾着苏莹莹腹中宝宝的光,喝了一碗。

  苏莹莹怀孕不能喝酒,苏莹莹酒量实在是差,喝酒就倒,今天估计也没有人送她回去了,就只剩下宋疏影一个人,索性便叫了果汁,没有点酒类饮品。

  包厢里温度很高,在加上吃一些热乎乎的饭菜,都有些冒汗了。

  苏莹莹因为怀孕显得丰腴了不少,脸上都重现婴儿肥了,让何淑慧都忍不住凑过去捏了捏。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结婚呢?我这边的份子钱等着送呢。”

  何淑慧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先等着呗,如果我真追不到那个男神医生,我就随便找个人嫁了,收你的份子钱。”

  宋疏影本想着,趁着这个时候,把韩瑾瑜还活着的事情告诉两个好朋友的,只是,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这边的何淑慧就一下子叫了出来。

  “我好像大姨妈来了!”何淑慧急忙去翻包,“你们俩谁带姨妈巾了?”

  苏莹莹这十个月都不会用姨妈巾了,宋疏影说:“我带了。”

  她拿了包,内层里面是放了两片姨妈巾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闪过一道惊电。

  她是从上个月就开始在包里备着姨妈巾,以免例假来的时候措手不及,但是现在,好像……例假已经一个月没有来了吧。

  “疏影?”何淑慧拿着姨妈巾,这边的宋疏影却没有松手,好像是僵住了一样。

  宋疏影松手,“你快去卫生间吧。”

  何淑慧神经大条的没有看出来,但是苏莹莹不一样,她一眼就看出了宋疏影心里是有事的,便顺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宋疏影笑了一下:“没什么。”

  说着,便俯身继续用汤匙喝汤。

  苏莹莹摇了摇头:“疏影,总是感觉你这人看不透,有什么话兜半遮半掩着,不说出来谁能明白呢?”

  一顿饭吃到快八点钟,三个女人才起身,苏莹莹的老公十分绅士的去前台结了账。

  走到餐厅外面,苏莹莹的老公是开了车的,便说要送宋疏影和何淑慧先回去。

  宋疏影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就被打断了。

  “宋小姐,车已经备好了。”

  韩瑾瑜是一直派人在暗中保护着宋疏影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像是今天这样,直接走到明处来,站在她的朋友面前,打扰到她的正常生活。

  一边的苏莹莹和何淑慧都愣了一下,也实在是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们也都知道宋疏影是宋家的千金小姐,只不过因为父母离婚,已经离开了,父亲再娶母亲再嫁,况且基本上都已经合宋家不再联系了。

  何淑慧小声问宋疏影:“这人你认识?”

  宋疏影盯着面前的这个黑衣男人,勾了勾唇角:“我现在要和朋友一起回去,不用你备车等我。”

  说完,宋疏影就向前走了一步,想要去拉开面前苏莹莹老公的车。

  根本就没有打算让苏莹莹老公送,现在却因为这个人的突然冒出来,让宋疏影发觉出满身的火。

  而谁知道,这个黑衣的保镖竟然也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臂拦在宋疏影的面前,“请宋小姐您不要让我为难,这是韩哥交代的。”

  保镖的声音压的很低,所以身后的何淑慧苏莹莹并没有听到这句话,只是看见宋疏影的手在扶着车门的同时顿了顿,僵持了短暂的十秒钟,她才转过身来,笑了笑对两位好友说:“这边有人来接我了,我就先走了,我们电话联系。”

  何淑慧看着宋疏影跟随那个黑衣的男人上了前面的一辆私家车,心里不禁有些忐忑,何淑慧抓着苏莹莹的手,“不会出事吧?”

  苏莹莹摇了摇头:“不会的,宋疏影一向很有分寸的。”

  唯独能让她方寸大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所以,她不会有事的。

  然而,两个人坐在了车上,前面开车的苏莹莹的老公忽然说:“刚才那个人有提到是韩哥交代的这句话,莹莹,你朋友是认识韩哥么?”

  这个名字一出口,让坐在后座的何淑慧和苏莹莹都是一僵,她们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还是苏莹莹先开口说话:“是原来宋疏影的男朋友,后来生死不明……”

  苏莹莹用了这样一个词——生死不明。

  也就是说明了,有可能死,也有可能生。

  其实,苏莹莹在心底,对于这个韩瑾瑜是矛盾的,既不希望他活着,又渴望他可以活着。

  他活着,才可能将宋疏影从那种认准了就不回头的死胡同里拉出来,而他活着,也就说明,在一起的路会更加难走。

  ………………

  宋疏影上了车,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韩瑾瑜的短信没有回复,电话也没有回,但是,却派人来强硬的堵她。

  她紧紧的抿着唇,唇瓣有些发白,在后视镜内,可以看见自己越发黑沉的双眸。

  车内没有开灯,车窗外的车灯光线划过,透过半开的车窗,在宋疏影的身上划过五光十色的光线,风吹了发丝飘扬。

  在路边,宋疏影的眼睛里忽然飞快的闪过一个药店,她匆忙间叫了停车。

  而在前面开车的司机却并没有停车,车辆飞速驶过。

  宋疏影的眼底蒙上了一丝冷漠,她看向前面的司机,说:“好,你现在有胆子不听我的话,那就最好永远都不用听我的话,要不然,总有一天在你不得不听我的话的时候,我会动动手腕就整死你。”

  前面坐着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在前面的一个路口便掉头重新回到了刚刚的那个药店门口。

  是的,他们两人哪里有胆量敢跟宋疏影对着干,这也是韩瑾瑜吩咐下来的,他们照做而已,但是自古有多少女人都是善于吹枕边风的,能让你根本就闹不清楚做错了什么事情,就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了。

  “宋小姐,你想要买什么,我去帮你买?”

  宋疏影已经开了车门下车,身后一个人已经匆忙的跟过来就在宋疏影的身后,等到了药房门口,宋疏影转过身来,挑着眼角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厉声说:“你如果有能耐就跟着。”

  索性,这个人还是有一丁点自知之明的,便在药房的门口等着,没有跟进去。

  宋疏影在药店里,买了三支验孕棒,问:“请问在这里有没有卫生间呢?”

  药店的营业员指了指后面:“在前面,第二个是女洗手间。”

  “谢谢。”

  宋疏影拿着三支验孕棒进了女洗手间,三分钟后,外面等候的两个人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心里想不会是让人从后门跑了吧,两人商量了一下,一个人在门口等着,另外一个人已经进了药店。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药?”

  “刚才进来的那个女人去了哪里?”

  “去卫生间了。”

  这个人向卫生间的方向看了一眼,问:“买了什么?”

  营业员眯起眼睛,看了一眼面前不怀好意的这个黑衣服的人,已经带上了防备:“这是属于个人隐私。”

  五分钟后,宋疏影从女洗手间内出来,脸色有些苍白,用冷水洗了脸,脸上还带着莹润的水珠,晶莹透亮。

  她抬眼就看见了站在药店里的这个人,正眼都没有看,便向药店外走去。

  她知道,不管是这两个人怎么样,也都是上面韩瑾瑜的指示,如果没有韩瑾瑜的话在先,他们又怎么可能现在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呢?

  如果不是宋疏影曾经见到过韩瑾瑜交代这两个人,知道这两个人是韩瑾瑜派来暗中护着她的,要不然的话她首先想到的绝对不是韩瑾瑜,而是张老手下的人想要绑架她借此来威胁到韩瑾瑜的。

  只是,宋疏影现在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分明只是过了一个下午,甚至在A大礼堂做演讲的时候,她还见了那个在台下冲她笑的韩瑾瑜,为什么在她下台之后转眼就会飙车而去,甚至要让他手下的这两个人将她严密的控制起来。

  或者,这两个人其实并不是韩瑾瑜的手下?其实是陷害韩瑾瑜的?

  转瞬,宋疏影脑子里已经飞快的转过了很多想法,手掌心内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车子在马路上平稳地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到达一家五星级酒店。

  宋疏影还没有来得及开车门,前面副驾上的人已经下车帮她开了车门,“宋小姐,请。”

  宋疏影握紧了手里的包,抬步下了车。

  上了电梯,电梯内只有宋疏影和这个黑衣人,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勇。”

  “好,李勇,你告诉我,”宋疏影顿了顿,说,“是韩哥让你去餐厅外面接我来这家酒店的么?”

  “是。”

  宋疏影已经想到了,因为和苏莹莹吃饭是临时起意,而苏莹莹订餐的餐厅也是临时决定的,她给韩瑾瑜发短信的时候发过去了。

  十三层。

  走廊上静静地,地上铺着地毯,走路并没有一点声音。

  宋疏影跟在李勇身后,等到前面的一个房间门口,他停了下来,手中房卡刷了一下,将房卡双手递给宋疏影,说:“宋小姐,韩哥在里面。”

  她转动门锁,进了门,满心的疑惑。

  门内,一开门就是一阵呛人的烟气,而在触目所及,并没有人。

  宋疏影将房卡放在一边,身后的门锁上,先走到窗边开了窗,才看见卫浴间的门是半开着的,里面的烟气熏燎。

  她大步走过去,看见韩瑾瑜正俯身坐在马桶盖上,指间夹着一支燃了一半的香烟,积了水的地面上散落着烟头。

  宋疏影直接走过去,抬手就将韩瑾瑜手中的香烟给夺了过来。

  “韩瑾瑜,怎么抽这么多烟,之前不是劝你戒了么。”

  韩瑾瑜任由宋疏影将他手中烟头夺走,抬头看向宋疏影,一双幽深深邃的眼睛里,似乎是看不见底的深潭。

  宋疏影将卫浴间的排气扇打开,已经一把拉住韩瑾瑜的手,将他拉出了浴室。

  外面的烟气已经散了一些,只不过因为开着窗,所以有些冷。

  韩瑾瑜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不加绒的那种,宋疏影接触到他的手掌的时候都感觉是被冰了一下,便急忙将窗子关掉了。

  “一会儿等浴室的烟气散了,你进去泡个热水澡。”

  宋疏影真的难以想象,就像是韩瑾瑜这样一个不论春夏秋冬都是火炉子的体质,现在怎么能跟个冰棍似的。

  她想要转身去浴室,却在转身的时候被韩瑾瑜拉住了手。

  宋疏影转过身来,低头看了一眼抓着她的手的韩瑾瑜,“我不知道你今天是怎么了?韩瑾瑜,我明明确确的告诉你,以后不用你派人跟着我,我是有自由的,不并不想要像是时时刻刻被人监视一样,我知道你在保护我,可是适当距离好么?”

  忽然,从韩瑾瑜口中传来一声冷笑,这让宋疏影都有一瞬间的愣神,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听,在宋疏影看来,韩瑾瑜就算是沉默寡言,也从来都没有过对她这样讥讽嘲笑。

  韩瑾瑜仰起脸,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疏影,我们是不是本该有一个女儿?”

  宋疏影的心嘭嘭的急速跳了几下,她有些愕然的看向韩瑾瑜,声音已经低了一些,“你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了,”韩瑾瑜说,“如果不是我知道了,你现在是不是还准备继续瞒着我?”

  宋疏影看向韩瑾瑜,目光里已经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调查我?”

  韩瑾瑜直起身,手却依旧拉着宋疏影的手腕没有松开,“那现在你来告诉我,我们是不是曾经有一个女儿?”

  宋疏影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韩瑾瑜,默默地看着。

  “你不告诉我,我只有自己去查,但是查到的结果很令我失望,”韩瑾瑜说,“我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而不是相信从医院里调出来的手术记录!”

  在桌上,宋疏影看见了一份手术登机打印出来的打印纸,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的是,宋疏影,女,孕期十五周……

  宋疏影看着这样一张单子,原本就苍白的脸色,现在更是白的透明一般,甚至可以看到皮肤下的血管流动。

  “这就是你刚才让那你手下的那两个人,好像是看犯人一样把我押回来的原因?”宋疏影的手指捏着白色的纸张,很脆,似乎是用手指甲轻轻一掐,纸张就有可能碎掉。

  韩瑾瑜握紧了拳头,没有回答宋疏影的这个问题,他现在脑海里只剩下被狠心的拿掉的胎儿。

  “我问过医生,十五周,已经成了人形了……疏影,你怎么忍心……”

  韩瑾瑜下午从大礼堂出来,车子便加速直接开到了市医院,找了熟人,调出来了五年前妇科做人流手术的名单。

  他并不敢肯定宋疏影当时是在市医院做的手术,但是市医院是一流的大医院,以宋疏影的性格,绝对不会去一些小诊所的。

  果然,从医院的记录表里,翻出来这样的一张手术的登记表,时间就是在他离开之后的两个月。

  当时,他从医生手里拿到这份表格,整个人都完全僵立着,周遭一片极度的安静,没有一丁点声音,从医生的办公室往外走,经过一道长长的走廊,他都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

  电梯上倒映出来明晃晃的人影,与她的面庞轮廓重叠起来。

  那是他最爱的人,他为了摆脱那个狼窟,在外面九死一生,整整五年,回来之后,却换来的是一张打胎的手术单。

  “你现在还要听我说什么?”

  宋疏影的脸白的透明,她转过身来,声音清冽,“是的,孩子是你的,但是你五年前也一走了之,根本就杳无音信,多少人说你死了,难道你要我一个人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么?然后才二十一岁就带着一个孩子上学么?韩瑾瑜,你做人不要太自私了。”

  宋疏影的身体里有两股力量正在大力的撕扯着,一股力量在疯狂的叫嚣着:告诉他!告诉他你是想要为他留下这个孩子的!但是因为产检畸形,才最终决定手术做掉!他不舍得,难道你就舍得了么?

  但是,另外一股力量死死地拉扯着:凭什么?他口口声声一直说让你相信他,他却直接丢下你五年不联系,前面还跟温雅有联系,后面还私下里去找你的亲妹妹,现在竟然这样怀疑你,你就不告诉他,既然是痛苦,那就两个人一起痛苦吧。

  韩瑾瑜拉着宋疏影的手颓然落下,他说:“是的,你没有错……那个孩子,应该打掉的……”

  宋疏影因为韩瑾瑜的这句话,心里狠狠的被撕扯了一下。

  韩瑾瑜抬起头来,“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回来了你就应该告诉我的。”

  “告诉你有什么用么?孩子已经拿掉了。”

  宋疏影直接拿了包就向房间门口走去,身后韩瑾瑜在一瞬间察觉到她的想法,已经飞快的起身,挡在了宋疏影的面前。

  “太晚了,你现在要去哪里?”

  宋疏影一双眼眸中波澜不惊,“现在就要对我监视起来了么?就算是出去去哪里也都要一一向你汇报了么?”

  她绕过韩瑾瑜的手臂,想要去开门,而韩瑾瑜直接挡在了门前,一只手抓住宋疏影的手腕,另外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固执的重复刚才的话:“你要去哪里?”

  宋疏影深呼吸了几口气,说:“我想要出去走走,这里乌烟瘴气,我不想呆着了。”

  韩瑾瑜单手扣着宋疏影的手,说:“我陪着你一起出去走走。”庄围司划。

  说完,韩瑾瑜已经将房卡抽出来拿在手里。

  宋疏影看了一眼韩瑾瑜,开了门。

  韩瑾瑜在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穿外套,依旧是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色的西裤。

  十一月底的天气,在北方,夜晚,已经是很冷了。

  冷风瑟瑟。

  宋疏影虽然没有戴围巾,但是身上穿着毛呢大衣,遮风,再看看身边的韩瑾瑜,虽然仍旧走得笔挺,却已经能看见他的唇都已经冻得发青发了。

  街上人很少,多数都是行色匆匆。

  从酒店走到前面的一个十字路口,宋疏影停下来,到旁边的奶茶店里买了两杯热牛奶,端过来给韩瑾瑜一杯。

  “回去吧,不想散步了。”

  “好。”

  两人才转身重新回了酒店。

  一进房间,就能感觉到忽然的热气铺面而来,顿时驱散了满身的寒气。

  宋疏影让韩瑾瑜先去洗澡,韩瑾瑜摇头,说话的时候依旧牙齿打颤,说:“你先去洗澡吧。”

  “怕我跑了么?”宋疏影勾起唇来笑了笑,“你放心,如果是我走,也会先明明白白的告诉你然后再走,绝对不会像五年前的你一样,生死不明转身就走。”

  她甩开韩瑾瑜的手就进了浴室,随着身后的门锁咔嚓一声,宋疏影靠着浴室的门,觉得眼睛酸痛,不禁就伸手揉了一下眼睛。

  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这样呢?

  明明已经过了半年多了,之前那五年的事情已经在之前一笔勾销掉了,可是为什么现在却又旧事重新翻上来了?

  浴室内的热气很盛,宋疏影在浴缸内放了满满的热水,她跳进去都因为热水的浸润,身体的毛孔几乎全然打开了。

  她将自己埋在热水里半分钟,只剩下头发漂浮在水面上,许久,才重新浮上来,抹掉了满脸的水珠。

  ………………

  在浴室外,韩瑾瑜手里拿着一支烟,打火机咔啪咔啪的几下,想要将香烟点着,却又压下自己内心的这种烟瘾。

  半个小时后,宋疏影穿着一件睡袍,已经将头发吹干了从浴室出来,韩瑾瑜起身。

  宋疏影坐在床边,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犹豫的韩瑾瑜,说:“你进去洗吧,放心我不会走。”

  韩瑾瑜从浴室内出来之后,室内的灯已经关了,柔软的大床上,宋疏影缩在床边的一角,被子裹着一团,呼吸绵长,似乎是睡着了,但是韩瑾瑜知道,宋疏影并没有睡着。

  他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上去,躺在另外一侧,两人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

  韩瑾瑜伸手将宋疏影给拉过来,在他的怀抱里,这种姿势也仅仅就维持了半分钟,宋疏影便又重新转过身去了。

  黑夜绵长,呼吸绵长。

  这是一个失眠夜。

  宋疏影侧身睁着眼睛看着墙角,而韩瑾瑜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第二天早上,当宋疏影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她的目光落在身侧空荡荡的床位上,抓来衣服穿好,到浴室内洗漱之后,正巧有人敲门。

  宋疏影一边挽了长发,拉开了门,是昨天在电梯里见到的李勇,左手拎着一个外卖的袋子。

  “韩哥吩咐我给您送上来的。”

  宋疏影侧身,让李勇进来放在桌上,顺口问了一句:“你们韩哥去哪里了?”

  李勇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现在还在这里做什么?”

  “我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你。”

  李勇说话说的倒是实诚,如果旁人不知道,还会以为这是在向宋疏影表白。

  “衣食住行?”宋疏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挥了挥手让李勇先出去了。

  外卖的早餐是比较简单的中式早餐,是宋疏影喜欢的。

  她拿出手机来,手机上没有韩瑾瑜的任何信息,便又将手机放下,吃了早餐,便出门去医院办手续。

  自然,是李勇他们两人跟着。

  在医院和科室主任办理手续的时候,主任还问了一句:“后面那两个人是谁啊?”

  宋疏影笑着说:“我男朋友给我配的保镖,好像是怕我忽然变成蒸汽蒸发掉似的,您说搞笑不搞笑。”

  但是,当主任问起宋疏影什么时候能来上班的时候,宋疏影却摇了摇头:“暂时先停职吧,我私下里有点事情,需要解决了之后再回来。”

  主任还是挺惋惜的,也是再三挽留。

  宋疏影开玩笑道:“主任,我现在状态不好,您也不希望我给病人做手术的时候,不小心落进去钳子刀子什么的吧?”

  主任扶了扶眼睛,“别乱说。”

  这里的事情就算是解决了,宋疏影从医院出来,便给何淑慧打了个电话,说:“有时间么?咱们去逛街吧。”

  何淑慧说:“姑奶奶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放假啊,小的现在是被剥削阶级,特么的一会儿还要带实习医生……糟糕了,男神医生来了,我先挂了啊。”

  宋疏影还没有来得及插一句话,就被何淑慧撂断了电话,耳边已经成了忙音。

  她收了线,摆手对前面的司机说:“去XXX3D影城。”

  她要去看电影。

  一个人。

  ………………

  韩瑾瑜白天和韩氏在C市的分公司的人见了面,将本季度的计划和总结看了一遍,人员调动看了一下。

  负责C市分公司的人,是韩瑾瑜母亲谷明珍的人,所以对韩瑾瑜这个理应的继承人就相当热情了,在韩瑾瑜到来之际就已经表了忠心。

  韩瑾瑜简单的看了看,说:“我毕竟是五年没有接触过公司的事情了,以后还是要靠柳经理多加提携。”

  柳总经理说:“这是哪儿说的话啊。”

  他也是人精,毕竟下周就是韩家的股东大会了,股东大会上易主,还不定会是什么样子呢,前些天现在暂代总裁的韩澈还打电话过来了,这一先一后,还真的是不好办。

  柳经理邀请了韩瑾瑜一起吃午餐,还有分公司的一些高管,韩瑾瑜微笑着答应。

  既然是要步入商圈了,那么在尚且没有走到制高点之前,应有的寒暄和微笑还是要有的。

  吃饭的地点定在第一楼,是柳经理一早就预订好的包厢,等到众人到了,一些招牌菜便已经上去了。

  席间,韩瑾瑜喝了一些酒,接到了李勇的电话,回来之后,便借口跟各位告辞,出了门,他便让司机开车直接去了3D影城。

  ………………

  宋疏影向来都没有觉得一个人形单影只是一件丢人的事情,特别是在看一部很适合情侣观看的爱情片的放映厅内。

  只不过,觉得电影荧幕上的这部爱情片,真特么的肉麻,一句对白都能雷翻人。

  宋疏影撑着手臂,看的昏昏欲睡,直到电影完了,头顶的灯都亮起来了,她才重新撑起手肘来,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她正想着要不然接着补票再看下一场,反正白天时间很长,久远的不想动弹,就这样看电影看一天好了,看到晚上。

  身边座位上的一对情侣离开之后,又坐了一个人。

  宋疏影侧脸问:“下一场电影是什么?”

  这人没回答,伸手将手中的一张电影票递过来,在宋疏影的面前。

  宋疏影正喃喃的看着电影票上中英文的电影名,发觉拿着电影票的这只手,实在是熟悉。

  她记得,曾经有一次在手机上看到过看手相,当时还特别拉过韩瑾瑜的手来研究了一番,手指上的纹路比较粗糙,在手枪扣动扳机的部分,还磨出了茧子,当时她就说:“你一看就是劳累命,人家大家族的大少爷都是养尊处优的,一双手细嫩,你看看你的手。”

  当时韩瑾瑜还说:“你的手保养好就行了,以后咱么家什么粗活累活都我干。”

  宋疏影觉得电影院这样的空间里实在是逼仄的有些喘不上来气,停顿三秒钟以后,她拿了自己的包起身离开。

  韩瑾瑜在身后跟着她,在影院门口的时候,向前走了一步拉住宋疏影的手。

  宋疏影没有挣开。

  站在外面不远处的李勇,已经开了车过来,问:“宋小姐去哪里吃饭?”

  “回酒店。”

  宋疏影靠在车座上,眯着眼睛。

  韩瑾瑜报上了一家餐厅的地址,说:“先吃点东西。”

  宋疏影没有必要跟自己的胃过不去,在吃饭这种事情上,并不必要跟韩瑾瑜对着。

  她抬步上了台阶,单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

  这样的动作,韩瑾瑜倒是并没有在意,不过在一边跟着的李勇却是十分眼尖的发现了,因为他老婆刚刚生过孩子,一些孕妇细小的动作也都是经常看在眼里的。

  在点菜的时候,李勇先是站在后面,当服务员问起需要什么酒类的时候,宋疏影摆手说:“我不喝酒。”

  所以,在韩瑾瑜和宋疏影两个人在餐厅内吃饭的时候,李勇就开车去了昨晚宋疏影去的那个药店。

  一般正规的药店,在收银的时候都会有扫条形码,李勇到了药店,发现并不是昨天的那个营业员了,便说:“昨天晚上我老婆瞒着我过来这边买药,回去了我们就吵架了,现在我过来想看看她是不是买的避孕药。”

  营业员问:“哪个时间段?”

  李勇准确的报出了昨晚宋疏影进来买药的时间,听的营业员也是一愣。

  “哎,现在的女人有的不想要孩子,你也别多想,”营业员在键盘上啪啪啪的输入,“哦,不是买的避孕药,是买的验孕棒,三支,说不定你老婆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呢。”

  “哦,那谢谢你了。”

  李勇心里已经一百分的明白了。

  买验孕棒,再加上刚才的小动作,不喝酒,李勇其实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宋疏影怀孕了。

  而他一直是韩哥派来暗中保护她的,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宋疏影跟别的男人乱搞,那么如果宋疏影怀孕的话,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一定是韩哥的。

  但是现在看来,韩哥并不知道。

  ………………

  在C市呆了三天,直到第四天,分公司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妥了,韩瑾瑜才买了票,在次日回C市,谷明娟也给韩瑾瑜打过电话了,让他一定要按时出席股东大会。

  宋疏影每天也是规规矩矩的,既然已经辞了医院里的工作,就整天在酒店里待着,如果何淑慧有时间,便让她陪着去逛街,没有时间,就自己出去逛,绝对不会一整天都窝在家里。

  李勇还是会跟在宋疏影身后陪着,宋疏影在外面下馆子吃饭,偶尔也会让李勇过来坐下吃。

  宋疏影问:“你多大了?”

  李勇回答:“二十五。”

  “有女朋友了么?”

  “我老家是农村的,去年我老婆刚生了。”

  整两句话就解释清楚了,一般农村的都成家早,二十五就当了爹的还算是晚婚晚育了。

  “有了孩子啊,去年……那现在是不是还喝奶粉啊?”宋疏影笑了笑,“正好我有个同学的老公去了新加坡,那边给你带过来几罐奶粉。”

  李勇摆了摆手:“没有那么金贵,我老婆有奶水,没奶水了就米糊糊就行了,饿不着。”

  “嗯。”

  李勇并没有吃多少面前的菜,到最后了就要了一碗牛肉面就足够了,他放了很多辣椒酱,看了看坐在对桌的宋疏影,说:“宋小姐,你别我大,我就斗胆叫你一声宋姐,别跟韩哥闹了,几年前打掉的那个孩子,没了就算没了,现在你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照顾,就算是弥补那个打掉的孩子了……”

  宋疏影的汤匙在面前粥碗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忽然仰起脸来,笑了一下:“什么孩子?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李勇有点诧异,其实怀孕了也是他推测的,兴许,宋疏影并没有怀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