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68 我可不保证我会老实不乱动

268 我可不保证我会老实不乱动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90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7

  

  温雅在后面喊了一声:“喂,帮帮我!”

  宋疏影顿下了脚步,前面的韩瑾瑜已经已经迅速地跑到了楼下。

  她转过来,走到车前,撑着手臂在车窗上。笑了笑,“美女,我很想要帮你,但是我没有车钥匙,车钥匙在你老公那儿。那怎么办?”

  温雅看着宋疏影:“那你还过来干什么?!”

  “没什么别的意思,你别想歪了,”宋疏影耸了耸肩,“我就是来冷嘲热讽一下。”

  “你……”

  宋疏影没有等到温雅找出话来回话,便转身向楼层那边跑了过去。

  真的是产生了爆炸,等到宋疏影跑到楼前,从楼层里面冒出来滚滚热气,里面已经抛出来两个人影,宋疏影便向后退了两步,等到看清楚跑出来的人,便迎了上去。

  韩瑾瑜手臂夹着一个小女孩,后面是许谦搀扶着张夫人,再后面还有另外一个小个子扯着一个黑色衣服的壮汉,小个子跑的有点跌跌撞撞。

  等到楼前的一大片空地。宋疏影已经先一步过去,将韩瑾瑜手臂下夹着的小女孩给抱了过来。

  韩瑾瑜现在肩膀上还有伤,并不能过度用力,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也并不算是轻了,宋疏影将女孩子抱在怀里,这边才看了一眼韩瑾瑜的后背。白色的衬衫上又殷出来点点血迹了,她不禁就拧了眉。

  婷婷这个小女孩是昏过去的,宋疏影用手摸了一下她的鼻息,还有气,这样看起来身上也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如果是虐待一个才六七岁的小孩子,那真的就是丧心病狂了。

  可是,能够在自己的身上装上炸弹,而最终引爆的人,也不见得有多么正常。

  许谦的手臂上受了伤,现在还在不停地往下滴血,一边的张夫人看起来还好。身上并没有任何异样,不管对方是谁,张老的夫人的面子还是要顾及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被那个小个子拉扯出来的壮汉却忽然向楼里重新跑去,两人撕扯在一起的同时,楼上发生了第二声爆炸。嘭的一声,十分响亮,宋疏影的身体被身后韩瑾瑜挡着,看见一阵黑烟向上冒,被韩瑾瑜挡在怀里,宋疏影都隐隐能够察觉到铺面而来的热气。

  那个壮汉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张俊!”

  “俊哥!”

  小个子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脸上全都是黑色的煤灰,现在一哭,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将黑色的煤灰冲刷掉两道,有点滑稽。

  在楼内没有出来的人,是张俊,宋疏影没有见到过这个人,但是曾经听韩瑾瑜提起过,是张老手下最忠实的人,因为人很义气,属于那种仗义疏财的人,所以,在张老手下,有一半的人愿意追随韩瑾瑜,另外一半就是张俊的人。

  现在,这个人竟让放弃了生,选择去死,跟着即将没落的张家一起去死。

  对于这件事情的对与错,宋疏影无法评判,她只知道,韩瑾瑜站在哪一边,她就站在哪一边。

  张夫人说:“你们几个走吧,一会儿警察就要来了。”

  忽然,地上那个穿着黑衣的壮汉一跃而起,向韩瑾瑜冲过来,握紧了拳头,嘭的一下向韩瑾瑜挥了过来。

  明显,韩瑾瑜并没有想躲,但是宋疏影却已经先一步挡在了韩瑾瑜身前,就在这人挥拳而至的一瞬间,韩瑾瑜拉开了宋疏影,抬起手臂将拳头挡开。

  “你是个叛徒!我告诉你韩瑾瑜,你能弄死我就算是好的,弄不死我,你就等着去死吧!我这后半辈子都放不过你!”

  远处,警笛声呼啸而至。

  身后的小个子眼睛里闪着怨毒的光,将壮汉拉走,咬牙说:“走!”

  宋疏影紧紧的拉着韩瑾瑜的手,看着那两个人在居民楼前跑走,看着他们偶尔转过头来投过来的恶毒目光,背景的身后是滚滚的黑烟和火光,耳中能听到噼里啪啦烧焦的声音。

  这一刻,宋疏影知道,韩瑾瑜口中的危险,是真的危险,不仅仅有明枪,还有暗箭。

  许谦的手伤到了,拿了车钥匙刚解了锁,里面的温雅就扑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两下,一下子就冲到宋疏影面前,看着宋疏影抱着的小女孩,一下子将自己的女儿给夺了过来,双眼怒视着宋疏影:“你对我女儿怎么样了?!婷婷,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婷婷!”

  温雅的手指甲是尖尖的,将宋疏影怀中的女孩儿抢过来的同时,在宋疏影的小臂上划下了长长的一道。

  宋疏影起初并没有注意,只是觉得疼了一下。

  警车已经赶到了,而高雨也从警车上跳了下来,先是看了一眼韩瑾瑜,然后对身后的警察说了几句话,才走过来,默然的站在韩瑾瑜身后。

  温雅抱着婷婷,抓着女儿的小手,“婷婷!你快醒过来,告诉妈妈,到底怎么样了?!”

  许谦拉住她:“婷婷只是昏过去了,刚才又呼吸了不少烟气,送医院去检查一下,你不用担心。”

  温雅哭的满脸都是眼泪,盯着许谦:“你怎么能把我锁在车里呢?这是我的女儿啊!”

  宋疏影听着有点头大,说:“真不知道你一直再三强调这是你的女儿有什么意图?我们有说过这不是你的女儿么?还是这就不是你的女儿,所以需要你一遍一遍的去告诉自己?”

  温雅听了这话,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这不是我的女儿难道是你的女儿吗?你想要女儿不会自己生么?你不要动婷婷!要不然我给你拼命!”

  宋疏影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看着温雅的目光好像是带着凌厉的风刃,手已经在身体两侧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指甲扣紧手掌心内。

  高雨的眼光闪了闪,却并没有说话。

  恐怕在场的人,除了她,没有人懂得,温雅这两句疯言疯语,对于宋疏影来说是什么意思。

  因为许谦的手受了伤,不能开车,韩瑾瑜的肩膀伤口迸裂,宋疏影也不允许他开车,所以回去的路上,她便开车,高雨在另外一辆车,送张夫人回医院。

  一路上,温雅都一直在抱着婷婷,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许谦没有伤到的一条手臂搂着她,也不忍心说一些责备的话了。

  在开车的宋疏影听的心烦意乱,她抿着唇,将油门一踩到底,开始上了高速飙车。

  一直到了医院,宋疏影猛地踩了刹车,由于惯性向前倾斜,安全带紧紧的勒了一下胸口。

  许谦拉着温雅下了车,对前面的韩瑾瑜说:“我晚上给你电话。”庄何阵号。

  “那你放心好了,韩瑾瑜不会接的。”

  宋疏影没有回头,抛下这句话,就直接踩下了油门,车子扬尘开走。

  许谦拉着温雅向后退了两步,带着温雅进了医院,做了个检查,婷婷就已经醒了,叫了一声“妈妈”。

  温雅在一瞬间就热泪盈眶了,这边许谦手臂上的刀伤也处理包扎好了。

  许谦蹲在温雅面前,说:“不要再去找韩瑾瑜和宋疏影的麻烦了,好么?已经闹了这六七年了,婷婷都已经这么大了,你就懂事儿点,嗯?”

  温雅将婷婷抱在自己怀里,一双眼睛早就哭花了妆,有点抽噎的说不上来话了。

  婷婷刚刚醒过来,还带着一点迷茫,“爸爸,有陌生人把我抱走了,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没有要他们的糖果……”

  许谦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嗯,婷婷最乖了。”

  婷婷用手指抹了一下温雅脸上的泪水,问:“妈妈为什么哭了?”

  许谦说:“妈妈想你了。”

  婷婷很懂事,知道妈妈总是跟爸爸吵架不理人,现在便拉着温雅的手,放在许谦手里:“妈妈,我和爸爸一直都在你身边哒。”

  温雅抹了一把眼泪,将女儿抱的更紧了。

  许谦对于温雅,一向是纵容的,不管当年是因为什么原因,温雅弃了韩瑾瑜选择了嫁给他,这几年来,她也完完全全都一门心思在妻子身上,就算是因为生下婷婷精神有些错乱,他也还是一直纵着她,不过,看来这一次丢了婷婷这一次,温雅算是有点开窍了?

  希望是的。

  ………………

  宋疏影开车到了方元东的楼下,等到下车的时候,韩瑾瑜忽然一把拉住了宋疏影的手臂,“怎么出血了?”

  宋疏影蹙眉,也随着韩瑾瑜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手臂,是长长的一道,像是被划伤了,刚才也没有感觉到有多疼,但是现在这边韩瑾瑜一提出来,才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是一丝丝一缕缕的,却是切切实实的疼痛。

  “你的初恋前女友刚才指甲划的。”

  宋疏影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将车门嘭的一声甩上,就上了楼。

  方元东去医院上班了,家里只有方妍一个人。

  方妍帮韩瑾瑜重新将绷带给拆了,看着又血肉模糊的伤口,皱了皱眉,“怎么弄成这样了?”

  她本意是想要看看宋疏影是不是想要帮韩瑾瑜来处理,就像是昨天晚上一样,但是,明显看来,宋疏影现在甩手掌柜,倚靠着沙发,对着灯光在给自己的手臂上被划伤的那一道贴了一个防水创口贴。

  方妍帮韩瑾瑜处理好肩膀上的伤口,重新上药缠上绷带,便出去了,临出门前,问了一句:“我要去做午饭,我多做两个菜……”

  “不用了”宋疏影抬起头,“我今天下午的航班就走了。”

  方妍一听,就知道这两人现在有点问题,需要沟通,便将门关上了,给两人留下了一片独处的空间。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又郑重的说:“我明天早上的航班走吧,不想在这儿呆着了。”

  韩瑾瑜穿上了白色衬衫,扣子扣在领口处,“好,我给你订票。”

  宋疏影狠狠的瞪了韩瑾瑜一眼,“我说走你就真的让我走,还真是一点都不挽留,嘁,伤心了。”

  她说着,还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做出一副受伤的样子。

  韩瑾瑜将宋疏影的手纳在自己的手掌心内,说:“等到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去接你。”

  宋疏影低头,看了韩瑾瑜一眼,动了动唇刚想开口说话,手机铃声响了,她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是X县医院的院长,她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就有点愣了,问韩瑾瑜:“今天几号了?”

  “十三号。”

  “完了,”宋疏影说,“我就请了两个星期的假,但是我多呆了一个星期,也没有续假。”

  宋疏影接通了电话,说:“抱歉啊,院长,我……”

  电话那头的院长先生打断了宋疏影的话,说:“宋医生啊,你是不是家里有事还没有办完啊?”

  “嗯,是的。”

  “那这边我帮你续假吧,还需要几天?”

  “不用不用,我今天下午就回去了,”宋疏影说,“明天就可以上班。”

  “明天是周五,你下周一再来上班吧。”

  院长还真的是通情达理,宋疏影再三说了谢谢,挂断了电话,看这边的韩瑾瑜正在看着自己。

  “怎么?”

  韩瑾瑜说:“我觉得你有点不大一样了。”

  宋疏影翻了个白眼,“那要怎么样,难道是要对你凶你才觉得是正常的么?”

  “不是。”

  中午是和方妍一起吃饭的,方妍和方元东一样,是一个医学狂热爱好者,和宋疏影的这种爱好不一样,就好像是有人喜欢画画有人喜欢烹饪,而方妍最喜欢的就是拿着手术刀。

  宋疏影当初学医只是因为韩瑾瑜,想要在韩瑾瑜过那种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她可以帮忙处理伤口,仅此而已。

  理想上的差别还真的是云泥之别了。

  宋疏影买的票是第二天上午九点的,这一天晚上,许谦给宋疏影办了一个送行宴。

  “许谦?”宋疏影一路上问了三遍,“你确定是许谦而不是刘谦?”

  韩瑾瑜微蹙眉:“刘谦是谁?”

  “……不认识。”

  宋疏影本来没有打算去,但是许谦特别就提起来之前宋疏影答应了是要请客吃饭的,不管是谁做东谁请客,总之当时说出来了,那么现在人家给机会了。

  只是一顿饭而已,宋疏影便给应了下来。

  许谦将吃饭的餐厅定在一家中式餐厅内,因为向韩瑾瑜打听过,说宋疏影并不喜欢西餐。

  当然,有许谦在的地方,必定就有温雅。

  或者换句话说,既然韩瑾瑜要来,那温雅怎么可能不来呢?

  宋疏影扶着韩瑾瑜的手臂从餐厅内走进来,侧首,微微踮起脚尖在韩瑾瑜耳边问:“我觉得许谦和温雅挺般配的,你觉得呢?”

  “嗯。”

  极品就是极品,就连一张四人台坐的位置都十分极品,夫妻两人并不是在桌子一边挨着坐,两人还分别坐在了两端,身边各空下一个位置,而在一边,婷婷的位置挨着温雅。

  宋疏影站在桌边,说:“我怎么觉得好像是走错了桌。”

  许谦笑了笑,已经站起身来,走到对坐的位子上,温雅身边坐下,“请坐。”

  人到齐了,就要点餐了。

  许谦倒是显得很有绅士风度,询问宋疏影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忌口的,宋疏影说:“没有。”

  不过,一边的温雅却特别叮嘱服务员在做的一道鲈鱼菜中,不要放葱花,也不要芫荽。

  宋疏影虽然说不会做饭,但是一道好吃的菜里面如果是没有了葱姜蒜,那味道肯定是要减分许多了。

  只不过,可能是当时吃饭的客人比较多,服务员忘了给厨房里的大厨说了,所以端上来的鲈鱼上面,分明就是撒着几片葱花,温雅的矫情病就又上来了。

  “说了不要这些,你们怎么做的,给我换掉。”

  服务员有点局促,她说:“我是告诉大厨的,但是现在的客人很多,很不好意思……”

  其实,这意思就是说不给换了。

  宋疏影没吭声,就坐在一边看好戏。

  而原本正在和韩瑾瑜谈有关于生意上来往的事情的许谦,看着面前的菜,也皱了眉。

  小女孩婷婷睁着一双大眼睛,扑簌扑簌地眨着,宋疏影就从来都没有见过小女孩有这样一双大眼睛这么浓密长的睫毛。

  婷婷就坐在宋疏影的左手边,她见宋疏影一直在盯着她看,抹了一把脸颊,问:“阿姨,你看什么?”

  宋疏影笑了笑:“看你长得漂亮。”

  温雅已经瞪着宋疏影:“这是我的女儿!”

  一边的服务员正打算要走了,但是温雅这边拉着婷婷的手,还一边继续跟服务员理论,非要将这盘女给撤掉,然后换上一盘新鲜的女上来。

  许谦说:“算了,再点一盘新的。”

  “不行,”温雅说,“这是他们餐厅的失误,怎么能这样呢?这盘鱼你也是看着刚刚端上来的,我们都还没有下筷子,你给我换掉,要不然我现在就要找你们店长。”

  而就在这个时候,宋疏影直接将筷子给拆开,已经将面前的鱼给夹散了,说:“我可不知道这张桌子上有谁不能吃葱姜蒜,反正是我吃了。”

  温雅:“……”

  宋疏影无疑是聪明的,面对此刻根本就是蛮横不讲理的温雅,这种做法是最聪明适合的,让温雅也无话可说。

  宋疏影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苛责自己的胃,所以,就算是面对对桌的温雅,也吃了不少东西。

  主要是这一次许谦是真的找韩瑾瑜有事情要谈,否则宋疏影也不会来。

  婷婷倒真的是一个听话的小女孩,看起来倒是挺喜欢宋疏影的,宋疏影也说:“这一次阿姨不知道婷婷来,下一次见了婷婷,阿姨给婷婷拿来礼物。”

  婷婷一笑,眼睛都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好,谢谢阿姨。”

  这话,让温雅在吃饭的过程中,对宋疏影一直是如临大敌,好像生怕宋疏影抢走她的女儿似的,还特别还婷婷换了位子。

  等到离开的时候,许谦向宋疏影伸出手:“谢谢你救我女儿。”

  而许谦说的这句话,温雅正在一边给自己的小女儿穿外套的大衣,听见许谦的话,转过来目光不善的看了一眼宋疏影,却也没有反驳。

  宋疏影挑了挑眉:“不客气。”

  当晚,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并没有再回方元东的家了,而是在机场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顺便路过一家药店,宋疏影叫了停车,去药店内买了纱布绷带和伤药,之前离开的时候在方妍那里拿了几样内服的药,所以她便只买了外用的药。

  前台登记之后拿了房卡,坐电梯上去,刷卡进了房间,韩瑾瑜跟在身后,将宋疏影的包放在一边的桌上。

  宋疏影甩了高跟鞋,直接就进了浴室,“我先去洗澡。”

  韩瑾瑜点了点头,等到宋疏影进去,他便在外面,把空调的温度调整了一下,坐下来在床边,看着浴室内透出来的灯光。

  宋疏影这一次进去并没有拿睡衣,洗了澡才叫外面的韩瑾瑜进来把之前穿过的那一件白色衬衫给她递过来,就当时睡衣来穿。

  韩瑾瑜来到浴室外面,开了一条缝伸进去:“是这件么?”

  “是。”

  宋疏影已经擦好了身体,拿了衬衫便披在身上,湿漉漉的头发从衬衫内拿出来,系上扣子。

  “水温是正好的,你去洗吧。”

  宋疏影说完,抬眸就看见韩瑾瑜幽邃的目光正好落在她的脸上。

  “忘了,你背上有伤,不能沾水,”宋疏影歪着头笑了一下,“那我帮你洗吧?”

  韩瑾瑜并没有动,他身上还穿着是黑色的衬衫西裤,面色在灯光下,竟然照出来隐隐苍白。

  宋疏影拉他过来,她没有穿高跟鞋,光脚便只达到韩瑾瑜的肩膀处,仰着头看韩瑾瑜的下巴,伸手给他解衬衫衣扣。

  “你这是同意喽?但是我可不保证我会老实不乱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