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56 说则乱,说则错 (钻石32200加更)

256 说则乱,说则错 (钻石32200加更)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74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2

  

  韩瑾瑜挑眉看着宋疏影,而宋疏影抬头看了一眼,戏谑的一笑,“你想干嘛啊?思想龌龊,我就是正儿八经的给你洗澡呢。”

  韩瑾瑜:“……”

  宋疏影让韩瑾瑜把烧伤的手举起来。她将花洒的蓬蓬头拿下来,因为她没有韩瑾瑜高,在帮韩瑾瑜洗头发的时候。便让他低着头。

  韩瑾瑜也真的是听宋疏影的话,她说什么,他就照做,只不过,宋疏影柔软的手在韩瑾瑜的皮肤上划过,这种战栗感,便直接从皮肤接触的地方,沿着四肢百骸。一阵电流直接传到尾椎的位置了。

  宋疏影笑的开心,即使是当韩瑾瑜将她压在浴室坚硬的墙面上的时候,也开心的笑着,在韩瑾瑜唇上狠狠的吻下去。

  从浴室里出来,宋疏影脸上蒙上了一层红晕,整个身体都是粉嫩的,先帮韩瑾瑜擦了头发,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宋疏影将毛巾给韩瑾瑜盖在头上,走过去接电话。

  是何淑慧打来的电话。

  在接通电话之前,宋疏影特别注意了一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她也就知道了何淑慧现在打电话过来是要说什么事了。

  “你今天晚上不回来了么?”

  宋疏影看着窗帘外面的景象,灯光璀璨,她说:“嗯,不回去了。”

  何淑慧哼了一声:“重色轻友,夜不归宿,哼,算了,你别忘了明天下午有解剖课。”

  “忘不了,放心好了。”

  “我刚刚看新闻,好像是火灾了。你……没事儿吧?我看报纸上说伤了人,倒是没有死人,是万幸了。”

  因为宋疏影私下里对何淑慧说过韩瑾瑜和张老之间的关系。只不过,外界的人对于张老其人,也只是知道家大业大,有很多并不算透明的产业,这一次的着火的这件事,自然是有很多娱记在盯紧了的,而且出了这种事情,恐怕就不仅仅是上娱乐版的头条了,恐怕整个报纸杂志的头版头条,都是这件事情。

  宋疏影说:“我没事儿。”

  她将何淑慧的电话挂断,抬手一把拉上了厚厚的窗帘,这间酒店的套房倒是十分奇特,在窗帘上方挂着铃铛,一碰窗帘,就叮铃铛铛作响。

  “这酒店倒是奇了,怎么这边还给绑着铃铛。”

  宋疏影说着,就直接摔倒床上,扯着韩瑾瑜,“今天累死了,我要睡了。”

  韩瑾瑜拉着宋疏影:“先起来吹干了头发再睡。”

  宋疏影转过去,已经将被子拉起来到了脖子上,“不想,我困死了,你看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韩瑾瑜便索性不再叫她,只拿了电吹风过来,坐在床边,帮宋疏影吹头发,看着白色枕头上散乱的黑色柔软发丝,觉得心里都是柔软的。

  这一夜,韩瑾瑜想了一下,有关于昨天故意纵火的整件事情。

  也就是说,刚开始那两个将张老的孙女下了药送到他房里的,并不是针对的宋疏影,而是针对他,只不过这两个人不知道,房间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人。而后后来故意纵火的那个人,却应该是针对的宋疏影,毕竟,他在和张俊谈事情并没有回房间的消息,应该都是比较清楚的。

  但是,为什么要针对宋疏影呢?

  他必须要保护好宋疏影。

  绝对不会再出现像是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

  隔天,是韩澈和朱芊芊的婚宴。

  在去参加宴会之前,韩瑾瑜带着宋疏影去选礼服。

  店员当即就推出来好几款礼服,说:“小姐皮肤白,穿这几款都十分衬肤色的。”

  宋疏影侧首看着韩瑾瑜:“你给我挑咯。”

  韩瑾瑜十分认真,将面前的这三套礼服一套一套的看过去,最后选了一条墨绿色的裙子,显得高贵优雅,上面在配上一个墨绿色的皮草坎肩,脚上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店员说:“小姐的头发还是挽起来,比较搭配。”

  宋疏影也没有问店员要梳子来,就用手随意的抓了几下头发,然后挽在了脑后,修长的脖颈,玲珑有致的身体,顿时那种雍容的气质就出来了。

  一边的店员赞不绝口,韩瑾瑜跟着去付了钱,这边宋疏影笑了笑:“其实你看到的都是表象,怪不得人靠衣装呢,换了一套衣服,感觉立即就不一样了。”

  韩瑾瑜已经揽了宋疏影的腰走出去,“很美,不是表象。”

  “你是说我真的是名门淑媛啊?我的性子从小就不适合坐在那儿安安静静当雕像,你看看我和予乔的照片就知道了,我主要就是装什么像什么,你让我捋袖子上去打架,我也能穿个马裤大叉着腿站着。”

  韩瑾瑜笑着捏了一下宋疏影的脸,俯身给她开了车门。

  他知道,宋疏影说的没错,只要是她想,就没有做不到的,就比如说,她只要是想,在韩澈和朱芊芊的这场婚宴上,有一半的人都会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就只用她的一颦一笑。

  这一次宋疏影和韩瑾瑜并不是不请自来,站在门口迎接的韩澈和朱芊芊脸上笑意不变,“大哥。”

  只不过,两人在称呼宋疏影上,是称呼她是“宋小姐”。

  宋疏影无所谓,将手中的红包递上去,“祝二位白头到老。”

  韩澈脸上的笑僵了僵,不过也只是有眨眼的工夫,脸上已经堆砌起温文尔雅的笑容来。

  如果是婚宴,那么新郎新娘两人肯定是主角。

  这一次算是中式婚礼和西式婚礼结合起来了,在C市最大的酒店举办,朱芊芊穿着很漂亮的婚纱,层层叠叠,在地面上拖曳着,等到吃饭敬酒的时候,就换上了一套小一点的礼服裙。

  原本,韩澈这边的客人都是坐在靠前面的一桌,但是那里都是一些不待见的人,宋疏影便拉着韩瑾瑜,走到最后,问了人家是不是还有位子,然后坐了下来。

  还真的是华丽非常,伴娘就有八个。

  宋疏影坐下来,就连了酒店的WiFi,然后把自己手机里刚刚下的一个游戏软件给韩瑾瑜发手机上,说:“咱俩搭伙打游戏,你注册个号。”

  韩瑾瑜:“……”

  “你看我干吗,让你注册个号……算了,还是我来吧。”

  宋疏影给韩瑾瑜上了韩瑾瑜手机里的游戏,用韩瑾瑜的手机号注册了个用户名:金鱼。

  韩瑾瑜:“……”

  宋疏影将手机丢给韩瑾瑜,说:“快点儿,我上线了,你看,这个就是我,你看见我了没呢?”

  韩瑾瑜盯着手机屏幕,刚开始还分不清哪个是他,哪个是别人,还是宋疏影给他指了指,“这是我,这个是你,你发一句话,就能看见了。”

  宋疏影发了一句“哈喽”。

  然后,韩瑾瑜就看见在屏幕上的“宋疏影”上的对话框里,出现了一句话——金鱼媳妇儿也是金鱼:哈喽。

  全场所有的人都在看前面举办仪式,但是这边,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低着头玩游戏。

  一直到放了鞭炮之后,然后是开始上菜,韩瑾瑜才将宋疏影手中的手机给收了,说:“好好吃东西。”

  只不过,第一道菜还没有上,酒店的大堂经理已经走过来了。

  “韩先生,宋小姐,有请你们去前面一桌。”

  宋疏影稳稳地坐着,掀起眼帘看了这人一眼,目光落在大堂经理左胸上的标牌,“桌子上的菜还是不一样的么?我坐哪儿吃都一样。”

  大堂经理说:“抱歉,宋小姐,请您体谅一下我。”

  宋疏影呵了一声,“我体谅你,那谁体谅我呢?我就想静静地吃个饭,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大堂经理看了一眼,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但是,却是没有想到,等到全场的几百桌都已经上了菜,这一桌却独独没有上,桌上的人都开始说了,“都是因为你们吧,连累着我们这一桌都没法好好吃饭了。”

  “就是。”

  “真是厚脸皮。”

  “都不让吃了,还非要硬在这儿坐着。”

  韩瑾瑜脸色很差,因为在座的毕竟是有妇女和孩子,他一个大男人,毕竟是身份有差。

  宋疏影在桌子下面按住韩瑾瑜的手,示意他不用插手,冷笑了一声:“大家有缘分,就坐在一张桌子上吃一顿饭,互不干涉,可以说说笑笑,因为我知道人心是善的,但是,现在你们知道原因么?就这样不负责任的胡乱说,果然,人心不古这句话还是对的,捧高踩低的事情多的是。”

  “你在说什么啊?”

  宋疏影已经起身,笑了笑:“听不懂就对了,你们稍等一下,菜一会儿就上来了。”

  她退后一步,才过来拉韩瑾瑜的手,等他站起来,单臂挽上他的臂弯。

  韩瑾瑜问:“不想去,我们就走吧,出去吃顿好的。”

  “你都没什么关系,我能有什么关系呢?”宋疏影脸上带着明灿灿的笑,“只是吃一顿饭而已。”

  到了前面的第一桌上,第一眼就看见了韩澈的母亲苏芳,她的身边空了两个位子,苏芳看起来很热情,招呼韩瑾瑜过来坐。

  宋疏影也不跟人客气,直接就坐在了苏芳旁边,笑了笑:“阿姨,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的腿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

  苏芳脸上的笑讪讪。

  还是大约在三年前,还是宋疏影和韩澈两个人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之后,宋疏影听说了韩澈妈妈的事情,便专门找来了医生,非常认真的询问情况,当时他母亲的腿已经是锯掉了,如果想要恢复行走,便只能用假肢,于是,宋疏影便找了国外的医生,专门定制了适合苏芳腿的假肢,在最初几天,还因为苏芳的不适应,每天下了学都去扶着她在院子里走路。

  但是,苏芳最终还是将假肢给砸断了。

  就像是不喜欢宋疏影这个人,连带着她送的东西不喜欢,就连她呼吸都是错的。

  这也是宋疏影之后才明白了,为什么苏芳对她的态度会时好时坏,只是因为利用她对韩瑾瑜的一种“特殊”意义。

  只不过当初,谁都不明白,这种特殊意义,究竟会发展到何种地步。

  这桌上不不仅有韩家的几个亲戚,还有朱芊芊的父母,都是在这张桌上。

  宋疏影的身份,也都是知道的,只不过,刚开始吃了一会儿,朱芊芊的父母就要轮着敬酒,便离了桌。

  这一次的婚宴是先在C市的女方家里办,等到过几天,还要去S市,到时候是由韩家办,因为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个人都是在C市,便在这里发了请柬。

  在坐的人,多多少少也都知道韩澈、宋疏影还有韩瑾瑜之间的关系,甚至也知道宋疏影和韩瑾瑜现任妻子的关系,所以,在吃饭的时候真的是如坐针毡,但是,宋疏影却吃的坦然,有什么大不了的,她嘴不在意的就是别人的目光了,正好,吃她喜欢吃的东西。

  宋疏影转过来,捏了捏韩瑾瑜的腿,“你多吃点,我都觉得这几天不见你瘦了。”

  说着,宋疏影还特别给韩瑾瑜夹了一个鸡腿。

  这边的苏芳看见了,嫌恶的看了一眼。

  新郎新娘敬酒到这边,在朱芊芊身后跟着两个伴娘,韩澈看了在座的所有人一眼,说了几句话,然后一饮而尽,身后的朱芊芊笑的娇俏可人,满脸都是幸福的小女人的模样,看着身边的韩澈。

  宋疏影之前一直在吃菜,因为下午还有课,不能喝酒,但是,一杯两杯还是可以的。

  她站起身来,向朱芊芊笑着:“来,新娘子,我敬你一杯,别不赏脸。”

  说完,她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照杯亮底,然后拎着桌上的白瓷酒壶要给朱芊芊倒酒。

  而朱芊芊看起来却有点踌躇,她看着宋疏影的目光波闪。

  韩澈已经接过这边宋疏影手中的酒杯,“我替芊芊喝了,她有了身孕,不能喝酒。”

  宋疏影的手僵了一下,随即笑了:“恭喜。”

  桌上纷纷道喜,倒真的是一片和谐之声。

  宋疏影坐下来之后,照例是给韩瑾瑜夹菜,让他多吃点,不过她的胃口确实是不大好,兴许是刚才喝了一杯酒的原因,这段时间肠胃不好就总是想吐,现在头晕晕的,更是想吐,呕了一声,对韩瑾瑜说:“我去下洗手间,你帮我拿下包。”

  说完,就飞快的跑走了。

  在座的不乏是怀过孕生过孩子的,看见宋疏影这样的情形,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神中写着相同的意思:怀孕了。

  但是人人都三缄其口,毕竟,这事儿说出去就是丑事了,自己心里有数便好。

  只不过,这样的情形看在苏芳眼中,便可以有另外的意思了。

  ………………

  宋疏影推开来来往往的人,但是,还没有走到女卫生间,便实在是有一种想吐的感觉,油然而生,她推开一边的人,就一头扎进了男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便吐了。系丸双亡。

  之前也只是有干呕的感觉,但是这一次是真的吐了。

  将刚才吃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都给吐了。

  水流哗啦啦的响,宋疏影吐的胃酸都出来了,再加上头有点晕,在站直身的时候便有些踉跄,有一只手扶住了她。

  “谢谢。”

  等到面前的视线逐渐清晰,宋疏影才看清楚,站在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正是今天的新郎——韩澈。

  韩澈递上来的纸巾,宋疏影没有接。

  宋疏影绕过韩澈在走廊上走,韩澈随后跟上,问:“疏影,其实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不对?”

  宋疏影冷笑道:“韩澈,你可以自作多情,但是,请不要把这顶帽子往别人头上戴。”

  韩澈听了这话,脸色陡然就沉了下来,他说:“宋疏影,好,已经又过了两年了,现在我们什么都不一样了。你还是喜欢上韩瑾瑜了,你还是跟韩瑾瑜上床睡了?怪不得都说,人最管不住的就是人心。”

  “这句话谁都有资格说,韩澈,只有你没有资格说!”宋疏影死死地瞪着韩澈,说,“你都管不住自己的心,你什么资格指责别人?”

  “你这是承认了?跟了我哥韩瑾瑜了?”韩澈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宋疏影,你不是一向都很讨厌小三,很讨厌当别人情妇的么?现在呢,你现在这是什么,你要怎么为你自己洗白?”

  宋疏影不想理会韩澈,转身就向前走。

  韩澈跟在后面,“说白了,你自己都成了这样了,还有什么资格讨厌别人?你就是贱!宋疏影,你就是贱!”

  宋疏影猛地刹住脚步,转身的同时,就狠狠的给了韩澈一个耳光,“闭嘴!”

  忽然,韩澈将宋疏影一下子推到身后的墙上,随即便压了上去,“你凭什么让我闭嘴,你自己敢做,难道就不允许别人说了么?”

  韩澈逼近了宋疏影,她才闻到了,韩澈口中一阵阵浓重的酒气。

  紧接着,韩澈逼近她的同时,宋疏影侧开了头,他的唇边落在了她的脖子上,宋疏影用手臂挡在自己身前,已经抬起脚,刚刚准备抬腿用膝盖狠狠的撞一下韩澈的胯下,韩澈却一下子被拉走了。

  最近可能是低血糖,宋疏影的眼前出现了暂时的黑暗,眼前还没有恢复到一片光亮的时候,就听见了有人大声喊着:“打人了!”

  宋疏影视线恢复,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韩瑾瑜满身的煞气。

  而韩澈靠着墙站着,嘴角流着血。

  这个情景,让宋疏影陡然想起来,在两年前,在酒店的套房里,韩瑾瑜打断了韩澈的一条腿。

  在走廊上有不少人,很多都已经认出来韩澈和韩瑾瑜,这样的场景,很容易就让人浮想联翩,便都吵开了,因为这毕竟是一件大事,不管是对于韩家还是朱家,所以,在场不少是记着,来采访这一次的婚礼的。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很多话一句接着一句的抛出来,尖锐不留一点情面,甚至还有人抓住宋疏影此刻的衣冠不整。

  宋疏影已经走到韩瑾瑜身边,在自己的身后,悄然无声的化解了韩瑾瑜此刻紧紧握着拳头的力道,笑着看向媒体记者,说:“韩澈是喝醉了,把我认成是新娘子了,误会都已经解除了。”

  这个时候苏芳也赶过来了,她急忙说:“是的,他说来更衣室找芊芊呢,我说让人陪着他,他还不让,看看这就认错人了,是误会,误会了。”

  宋疏影已经挽着这边韩瑾瑜的胳膊,想要离开,却被一个记者拦住了。

  “如果是误会了,那为什么韩瑾瑜先生要打人呢?”

  这个记者问完这句话,看着韩瑾瑜阴沉的脸色,向后退了一步,这种眼神,让人觉得害怕,她觉得手里的话筒都已经拿不稳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在镜头下打人。

  宋疏影挽着韩瑾瑜的手臂,一只手在他身后,覆上他的后背,表面上说的云淡风轻,说:“我姑姑是嫁给韩家,所以,我的到来也是为韩澈来祝福的,在这种大喜的日子里,我还是希望各位能够积点口德,不要跟狗一样,咬着人就不放了,就算是不给韩家这个面子,朱部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于是,众人缄默。

  宋疏影这几句话,每一句话都拿捏的恰到好处,打蛇打七寸,刺人就该刺软肋。

  但是,没有料想到的是,等到了门口,却刚好看见从一辆车上下来的韩老爷子。

  韩老爷子身后跟着的是韩长经,而侧右面,跟着的是……宋洁柔。

  这一瞬间,宋疏影就知道,这是一个局。

  而且是一个死局。

  在身后,已经有记者看见了,便急忙抛出了第一个问题:“宋小姐你说你是韩先生请来的女伴儿,但是现在,韩夫人来了,您到底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呢?”

  如此,是一个死局。

  别人有软肋,她有软肋,韩瑾瑜也有。

  就算是宋疏影有一身的傲骨,现在也不能说任何话。

  说则乱,说则错。

  韩瑾瑜已经从刚刚的怒极攻心中分缓过神来来了,他一只手扶着宋疏影的手,暗自捏了一下,向韩老爷子和韩长经走过去,十分恭谨的叫了一句:“爷爷,爸爸。”

  宋疏影介于辈分在这里,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索性便默然站在一边不说话。

  韩长经看了一眼宋疏影,眼睛里写着的全都是不满,他真的不知道大儿子是怎么想的,如果是想要离婚,那就跟温雅和好,白费他之前还是想要撮合他和温雅。

  韩老爷子点了点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宋疏影,“你就是宋老太太孙女?”

  宋疏影点头:“是的,爷爷好。”

  这一句话出口,众人的脸色有很多都是一变。

  爷爷……

  这样一个称呼,也就是界定了,其实在宋疏影心里,是和韩瑾瑜是平辈的。

  韩瑾瑜说:“我已经吃好了,所以就先离开了。”

  韩老爷子皱了皱眉:“怎么吃好了?你是阿澈的哥哥,怎么能先离场?”

  韩长经心里也是一惊,在这种环境下,自然是不能够让老爷子发怒的,他便对韩瑾瑜说:“爷爷这边都过来了,来参加阿澈的婚礼,你先离场算是怎么回事?回去。”

  宋疏影的目光落在现在后面镁光灯闪烁,知道,这一准儿明天又是一大新闻了,也许能够很好的将张老家里后院失火的事情给隐瞒下去了。

  她微微一笑,已经先将手臂从韩瑾瑜的臂弯里放下来,说:“那我就先走了,告辞。”

  她依旧是直挺挺地挺着后背,脸上带着十分得体的笑。

  她不会让那些不干的人看热闹,绝对不会,就算是被人打碎了牙齿,血也是往自己的喉咙里咽。

  这种时候,她就甘愿自己后退一点,给韩瑾瑜留下空白。

  但是,偏偏就天不遂人愿,当走到酒店门口的马路上,她招手拦车,几辆计程车从面前开过,都没有停,好不容易有一辆空车在对面看见了她招手,停下来想要掉头的时候,却被另外一个拉着孩子的女人捷足先登了。

  就在宋疏影几乎放弃打车,想要向前走到前面的十字路口再打车,刚刚转身,目光所及,忽然缓缓地驶过一辆熟悉的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