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50 那我的目的达到了

250 那我的目的达到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212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9

  

  虽然韩瑾瑜这样说了,宋疏影在韩瑾瑜走出去的时候,却还是披了一件外套跟了出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又重新折返回来。拉开抽屉,将里面的匕首拿出来,拔开刀鞘。

  她不相信晚上的那个跟踪的人只是偶然的。这一次深夜敲门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和跟踪的那个人有关。

  韩瑾瑜之前是有过配枪,但是从张老那边搞了一个月的假,就将配枪也解了,现在在宋疏影这里,他并不想为宋疏影带来祸患。

  在门内,韩瑾瑜问:“是谁?”

  许久之后,门外都没有声音。

  宋疏影握着匕首的手掌心有些汗湿了。她看了一眼韩瑾瑜。

  此时此刻的韩瑾瑜,浑身都绷紧了,好像是一只随时准备发力的猎豹,他的手搭上门把,宋疏影有些心急之下,脱口而出:“别。”

  韩瑾瑜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没关系,你放心。”

  在韩瑾瑜开门的一瞬间,他已经调整了自己的位置,正好是挡在宋疏影面前的,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情,第一件事就是保证宋疏影的安全。

  但是,开了门之后。门外,却没有人。

  宋疏影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是不是刚才听错了,是风刮的?”

  韩瑾瑜开了门外灯,看了一圈,没有别的人,才进了门,反锁了门,将宋疏影拉进怀里,“没事了。安心睡。”

  但是,经过这样的事情,谁还能够安心睡呢?

  两人躺在床上。宋疏影枕着韩瑾瑜的臂膀,单手覆在他的胸膛上,一双眼睛亮得很,已经是没有了睡意。

  许久之后,宋疏影说:“韩瑾瑜,明天车票退了吧。”

  “为什么?”

  “不去西藏了,”宋疏影说,“总会有机会去的,这边的事情先解决了,要不然就算是跟你一块儿去,玩儿的也不会开心。”

  宋疏影很聪明,她已经看出来了,现在这种时机,不合适去西藏,不仅仅是时间不够,两周之后,韩瑾瑜就要先回C市找张老,然后飞广州,再转飞东南亚。

  这样大强度的长途跋涉,对于韩瑾瑜也并非是什么难事,但是,宋疏影舍不得。

  太过于劳累了。

  虽然韩瑾瑜没有说什么,他的身体素质也绝对能够承担,但是原本休假就是放松休息的,还不如整天和韩瑾瑜在家里窝着,懒得吃饭就张嘴让韩瑾瑜喂,懒得走路就让韩瑾瑜抱着。

  韩瑾瑜在宋疏影额头上吻了一下:“好。”

  宋疏影抬起头来,在韩瑾瑜的下巴上咬了一下,嘿嘿一笑:“记得你欠我一次,我要讨回来的。”

  “我等着你讨回来。”韩瑾瑜轻巧地捏了一下宋疏影的肩膀。

  宋疏影依偎着韩瑾瑜的胸膛,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缓进入了梦乡。

  而在黑夜中,韩瑾瑜缓缓睁开了双目。

  他的目光落在近在咫尺的安静睡颜上,不管是近一分还是退一毫,呼吸可闻,交融在一起。

  他讲宋疏影搭在他胸膛上的手臂轻轻拿着放在枕头上,然后掀开被子,转身为宋疏影将钻风的被子重新掖好,才转身出了卧室。

  这个人在今晚出现,绝对不是巧合。

  韩瑾瑜在客厅内,点了一支烟,拿出手机来,翻出来今天在超市和张老的通话记录。

  他的电话向来都习惯录音,等到最后没有用的删掉,有用的通过云端传到电脑里存着。

  “张老,我可能会推迟两天回去。”

  张老问:“这是歇出瘾了?还是不舍得小情人,把她接过来也可以的。”

  宋疏影曾经去过张老的寿宴上,所以张老对这个女人记得,自然也就给韩瑾瑜安在了身上。

  “只是答应了疏影要陪着她去西藏玩儿一圈,如果是玩儿的开心,自然多延长几天,”韩瑾瑜笑了笑,“张叔,肯定误不了事儿的。”

  张老也没有再说什么,接下来就是说的高雨的事情。

  韩瑾瑜将手机的录音切断,然后删除。

  他眯了一下眼睛,觉得张老这一次让他去东南亚,就是想要他初步开始接触有关于毒品方面的东西了,虽然韩瑾瑜并没有坦言地直接拒绝或者接受。

  而紧接着,这边就有了除了张老之外的另外的人开始跟踪他了。

  如果韩瑾瑜没有猜错的话,另外的人,也应该是为了这一次东南亚之行的事情。

  脑中已经飞快的闪过一道亮光。

  如果他的逻辑没有错误的话,跟踪他却又让他发现的这个人,应该是……

  ………………

  虽然之前发生了这种跟踪的事情,但是,之后的几天里,一直都是风平浪静。

  每天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个人窝在家里,宋疏影不想动的时候,果真就什么都让韩瑾瑜去做,而且宋疏影最近迷上了一款网游,有时候便抱着电脑不撒手了,韩瑾瑜做了饭菜给宋疏影端到面前,她双手在键盘上打的飞快,这边韩瑾瑜就喂她吃。

  爱情真的有这种魔力,两个人就算是整天腻在一起,都不会有厌烦。

  韩瑾瑜心情或许真的是不错,都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刮胡子了,下巴上的青色胡茬才冒出来,在吻上宋疏影的嘴唇的时候,她都会别开脸,说:“太扎了。”

  但是,韩瑾瑜想要刮胡子,宋疏影却又拦着不让。

  韩瑾瑜问:“你要给我刮?”

  宋疏影摇了摇头:“不是啊,我想看看你长胡子的样子,是不是更男人。”

  韩瑾瑜听了这话不禁笑了出来,“相信我,你一定不会觉得我长胡子更男人的,只会觉得邋遢。”

  宋疏影不信,所以,韩瑾瑜也就真的听了宋疏影的,不刮胡子。

  之后的几天,韩瑾瑜查了一下在S市边上一个县的X山,便说要带着宋疏影去爬山。

  宋疏影网游上瘾,本不想出去了,却被韩瑾瑜硬生生的从电脑前拉起来,“出去散散心。”

  宋疏影被韩瑾瑜从电脑桌前拉过来,便瘫软到床上了,半倚靠在床头,头发全都散下来在白色的床垫上,黑白分明。

  韩瑾瑜从衣柜里给宋疏影挑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拉着柔弱无骨在床上瘫软成一团的宋疏影,给她穿上,然后去找出登山的运动鞋来。

  宋疏影翘着腿在韩瑾瑜的膝盖上,侧着脸看着韩瑾瑜给她换鞋,等到韩瑾瑜系好了鞋带,“好了。”

  她忽然一下子扑过去,双臂在韩瑾瑜的腰上收紧,说:“我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韩瑾瑜笑了笑:“是么?那我的目的达到了。”

  “奸诈。”宋疏影抬手拂了一下韩瑾瑜的下巴,扫了一眼韩瑾瑜下巴上暗青色的胡茬,“我觉得你留胡子,一定会非常性感。”

  宋疏影一向是十分独立的,但是在韩瑾瑜面前,她就好像成了一滩水一般,就想要腻着他,怎么都不会烦。

  ………………

  两人是在头天下午出发的,预计是开车两个小时到山脚下,然后晚上爬山,第二天一大早正好可以看日出。

  但是,宋疏影说:“在山上住一夜吧,搭帐篷。”

  韩瑾瑜同意了。

  于是,改为早上出发,到了山脚下是差不多中午,吃一些东西避过猛烈的日头,然后再开始爬山。

  这样的想法,是好的。

  可惜,两个人在出来之前,都没有看天气预报,车子在高速上行驶的时候,就开始飘飘洒洒小雨,宋疏影开了车窗,侧首看着车窗外,恍然间觉得有一种凄风冷雨的感觉。

  宋疏影说:“希望到了X山已经不下雨了。”

  韩瑾瑜让她放心,“你先到车后面去睡一会儿,养好精神。”

  宋疏影依言,爬到后车座去补眠。

  但是,天公不作美,这样淅淅沥沥的一场春雨,就下了一整个下午,一直到了晚上,华灯初升。

  宋疏影睡饱了,韩瑾瑜在前面闭目养神,他对后座的宋疏影一直是放在心上,有一点动作就醒了,转过来,说:“我们先找个旅店休息一下,明天再爬山。”

  “嗯。”

  车外,或许是小县城乡村的环境,比起来大都市是完全不一样的,再加上刚刚下过雨,呼吸起来沁人心脾,空气中凉丝丝的,带着泥土的味道,天空中有璀璨的星星,好像是一块墨蓝色的绸布上,撒上几滴十分闪亮的钻石,很漂亮。

  宋疏影忍不住大口呼吸,从包里翻出来单反,拍了好几张照片,“韩瑾瑜,如果将来有可能的话,我们住乡下吧,我喜欢这里的环境。”

  “好。”

  宋疏影笑的弯起眼角:“好的,你说话一定算数。”

  “一定。”

  看天空中的星星,就注定明天会是一个大晴天。

  宋疏影举起相机来要给韩瑾瑜拍照,韩瑾瑜直接用手将镜头给挡住了,说:“我不上镜。”

  “我觉得你上镜啊,”宋疏影将韩瑾瑜的手拨开,说,“我都没见过你的照片,给我拍一张留着呗。”

  以前韩瑾瑜是挺好说话的,但是等到照相的时候,死活不配合,宋疏影磨了一会儿,也就作罢,反正以后照相的机会还多的是。

  兴许是天气的问题,山下的旅店爆满,而且借机抬高价,小小的一个县城,一个旅馆最后剩下的一间单间,就要三百八,宋疏影听了之后看了旅店老板很长时间,然后笑了笑:“你还不如去抢。”

  店老板用一口家乡话说:“你们不要有的是要的,你要是去其他旅馆,能找到比我这里更怕便宜的,我把这间房免费让你住一夜。”

  “呵呵哒。”

  宋疏影最厌恶的就是这种威胁了,你好声好气,一切好说,但是,你这样带着威胁性质的话一出来,她哪怕是多走一公里到一家更贵的,也不会在这一家住。

  这一点,宋疏影和韩瑾瑜一样。

  最终,到快十点,宋疏影才和韩瑾瑜两人找到了一间单人房,比较简陋,里面只有床和卫浴间,电视还是那种老式的,墙面上有些掉漆,空调的遥控板还是坏掉的。

  宋疏影打电话让客房部送过来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结果被告知在二楼的东边房间里,自己来拿。

  宋疏影:“……”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宋疏影到楼下去抱了被子,韩瑾瑜已经脱了衣服到卫浴间内去洗澡了。

  不过,因为这间房原本就是单人房,所以……

  卫浴间也仅仅就是用玻璃围了一圈,中间用磨砂玻璃纸贴了一截,基本上属于没什么用,里面在干什么,外面看的都是一览无余。

  宋疏影看到韩瑾瑜浑身被淋浴的水打湿,古铜色的身躯上都是一条一条的水流,心头震颤了一下。

  韩瑾瑜眯着眼睛冲洗着头发,睁开眼睛,恰巧就撞上了浴室外的宋疏影的目光。

  宋疏影将自己的衣服也脱了,进了浴室,“我跟你一起洗。”

  韩瑾瑜也没有拒绝什么,反正玻璃是透明的,并没有差别,当宋疏影赤脚走进来的时候,伸手拉了她一下,避免她踩在光滑的满都是水的地面上滑倒。

  可是,宋疏影口中的“我跟你一起洗”,还不如改成是“我给你洗。”

  因为宋疏影仿佛是上了瘾一样,给韩瑾瑜浑身上下涂抹沐浴露,在他身上打着泡泡,两个人身上全都是白色细腻的泡沫。

  宋疏影好像真的是十分细致,手心涂抹着沐浴露,从上到下,抚摸着他后背上一道很长的伤痕,应该是刀砍伤的,还有小腹上,那样危及生命的伤口,宋疏影清清楚楚的记得,她自己逞能差点就让韩瑾瑜延误了最合适的时机。

  细腻的双手,一直到韩瑾瑜的双腿,到脚踝……却故意对他逐渐灼烫的部位视而不见。

  韩瑾瑜将蹲在地上的宋疏影拉起来,开了水,迅速地将两人身上的泡沫全都冲干净,然后才抱着宋疏影到了床上。

  双双倒下,或许是因为刚才在浴室里的那种逐渐升高的气温,已经酝酿够了,所以躺到床上,两人便都急切了一些,甚至连过多的前夕都没有,两人便在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上,晃荡着。

  这一次一切发生的有点急切了。

  所以,在濒临临界点的时候,才慌慌忙忙去找安全套,还好,虽然是小旅店,这些计生用品还是比较齐全的。

  事后,宋疏影虚软的趴在韩瑾瑜的胸膛上,说:“其实你不用戴套也是可以的。”

  韩瑾瑜听了这句话,眼睛忽然就亮了。

  宋疏影说:“其实吃一次事后药也没关系。”

  韩瑾瑜的眼光闪了一下,“不用,那种药伤害身体,我忍着点没关系。”

  床很小,而且空调板是坏的,暖气已经停了,不过,两个人依偎着在一张小床上,身上盖着两层被子,这个晚上,还是很温暖的。

  宋疏影其实一点都不困,下午在韩瑾瑜开车的时候,她已经睡够了,只不过就是身上有些乏,不过,韩瑾瑜抱着她,她也没有乱动,闭着眼睛。

  韩瑾瑜下午开了两个小时的车,也是累了,她也并不想吵到他。

  ………………

  第二天,确实是如同韩瑾瑜说的一样,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两人睡到快九点钟,自然醒,半拉着的窗帘外面透出明灿灿的阳光,在铺着地板砖的地面上,涂抹上一层金黄。

  这种旅店是不会提供外卖服务的,宋疏影换好了衣服,韩瑾瑜已经下楼去买了一下小吃拎着上来了。

  “下面有一个登山团,我们稍后等到下午的时候,和他们一起,也是要在山上宿营的。”

  “好。”

  距离下午三点钟出发时间还早,吃过早饭,宋疏影便拉着韩瑾瑜在山脚下随便逛逛。

  小县城里的东西都比较便宜,宋疏影路过报亭,买了一份地图,发现其实要是骑单车的话,绕个环城也就是三个小时的事儿,还真的是小,在旅店门口就有超市菜市场。

  两人走过一个桥,在桥的另外一边是一个宠物市场,宋疏影兴致来了,便进去了。

  各种宠物,猫狗鸟鱼龟。

  在前面的笼子里,放着几只灰黄毛的狗,宋疏影便蹲下来,看着里面几只毛球,有一只狗在笼子里站起来,摇着一条小尾巴。

  宋疏影问:“这是什么品种。”

  “俺家土狗,不知道啥品种,刚刚下了狗崽都送人了,就剩下这两个,看人家标价,七十块钱,你要是看中了,价钱好商量。”

  宋疏影喜欢一些宠物,也并不是非要那些名贵的品种,就像是这种小狗,看起来就让人很是喜欢。

  “是公的还是母的?”

  “公的。”

  韩瑾瑜问:“要买么?”

  宋疏影已经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来一百块钱,“大伯,我给你一百块钱,就要这只狗,不用找了。”

  一百块钱买了一只小狗宝宝。

  现在因为狗才三个月,暂时还不能出笼子,宋疏影便拎着笼子,与韩瑾瑜原路返回。

  韩瑾瑜问:“你这是要拎着它爬山么?”

  宋疏影摇头:“当然不是,我刚刚在路边看见有一个宠物商店,先去给狗洗洗澡,然后去检查打针,就寄放在宠物店里,我们明天从山上下来,再来领。”

  还早,宋疏影在宠物店的工作人员给狗狗洗澡的时候,就在旁边观看了一下,看着这只萌狗,忽然就扯了一下韩瑾瑜的袖子,说:“韩瑾瑜,你看看这条狗多像你。”

  韩瑾瑜:“……”

  一边正在给狗洗澡的店员抿着嘴笑了笑,目光落在旁边的韩瑾瑜身上,再转过来看着此刻在浴盆里好像是落汤鸡一样的狗,心里想,果真很像。

  ………………

  下午,三点,宋疏影韩瑾瑜跟着登山团的人,一同出发。

  宋疏影带着一顶鸭舌帽,背了一个小包,包里面装着一些吃的东西和矿泉水,帐篷和睡袋一些宿营的东西是在韩瑾瑜背上的登山包里装着。

  矿泉水也不轻,到山上没有水,而且还死贵,宋疏影便拿了那种1.5升的矿泉水,在自己的背包里装了五瓶。

  登山团里,有很多都是情侣,穿着差不多一样的情侣装。

  韩瑾瑜一路上都拉着宋疏影,给她借力。

  幸而这山并不陡,从一般的线路上去,前面有开阔的区域,也并不是太累,即使是这样,除了男人,女人们也都气喘吁吁了,登山团的团长便让在前面的大片区域休息一下,可以拍拍照,或者是买一些什么纪念品。

  韩瑾瑜找了一大块青石板,拉着宋疏影坐下,将登山包放在一边,蹲下来帮宋疏影揉了一下小腿:“腿疼不疼?”

  宋疏影摇头,将背包里的矿泉水拿出来,拧开盖子递给韩瑾瑜:“你喝点水。”

  韩瑾瑜拿着矿泉水瓶喝水,宋疏影撑起下巴看着韩瑾瑜的因为喝水上下滚动的喉结,忍不住就伸手在他的腹部摸了一下:“韩瑾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有多性感,简直性感的要命。”

  韩瑾瑜:“……咳咳咳……”

  结果,韩瑾瑜就喝呛了。

  宋疏影哈哈大笑,将韩瑾瑜手中的矿泉水瓶接过来,直接就着瓶口也喝了几口,然后盖子拧上,重新塞进自己的背包里。

  在山上有景区的卫生间,再出发之前,登山团里的人都上了一趟厕所。

  其实也就是针对女人,男人的话,一般找个树荫,裤子拉链一拉,就解决了,反正也都是荒郊野地的,没多少人管。

  X山并不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所以在山上修的一些类似于公共卫生间并不多也就是在半山腰上见了一次。

  …………

  六点。

  一行人终于登上了山顶。

  日出没有看到,首先就先看了一次日落,也算是不虚此行。

  一个圆盘似的太阳,一点一点西沉。

  宋疏影拿出单反相机,拍了好几张照片,韩瑾瑜站在旁边。

  她心里一动,向后退了两步,看起来是在拍远方西沉的落日,但是实际上,镜头已经对上了韩瑾瑜。

  韩瑾瑜头上的鸭舌帽是偏戴着的,一条腿敲在一块嶙峋的石头上,微曲,目光也落在远方的夕阳上。

  宋疏影按下快门,为韩瑾瑜拍下了很多照片。

  韩瑾瑜好像是有所察觉一般,向宋疏影这边看过来,趁机,宋疏影便又拍下了一张韩瑾瑜的正面照,只不过是逆光的。

  “拍完了么?”

  宋疏影将相机收起来,笑了笑:“拍完了,特别满意。”

  旁边有一个女孩子走过来,将手中的相机递上去,说:“麻烦你帮我和我老公拍一张照片吧。”

  “好。”

  宋疏影接过相机来,前面的一对新婚夫妻已经摆好了姿势,她便按下了快门。

  “谢谢。”

  女孩子拿着相机翻了一下宋疏影给拍下来的这五六张照片,十分满意,说:“你拍照拍的真好,我老公本来只要是照片上就是板着着一张脸,你看看现在我老公都笑了,我也帮你和你老公拍一张吧?”

  宋疏影眼睛亮了一下,将自己的单反相机从脖子上取下来递给这个女孩子,说:“那就谢谢喽。”

  不由分说,宋疏影已经拉着韩瑾瑜走到了前面的山石旁边。

  因为有别人给照,韩瑾瑜就算是再不情愿也要卖给人家一个面子,于是,宋疏影就抱着他的手臂,特别叮嘱韩瑾瑜要笑一笑,但是,给拍照的那一对新婚夫妻却摇了摇头,说:“你老公表情太僵硬了,不上镜。”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韩瑾瑜说:“我觉得我快要笑的肌肉抽筋了。”

  确实是,在抓拍韩瑾瑜的时候,照出来的照片十分自然,但是现在真的就好像是故意作出来的一样,太不自然了。

  宋疏影想了个办法,拉着韩瑾瑜走到一块嶙峋山石边上,她跳上山石,转过来抱着韩瑾瑜的脖子,蹭着她的面庞,在让他转过来四目相对的同时,前面的那个女孩子已经抓拍到了。

  之后下了山,宋疏影将这张照片给洗了出来,放在了钱包的夹层里。

  照片上,是唯美的夕阳落日,橘黄色的灯光照在两人身上,还有身后摇摇晃晃的深黑色的阴影,一同打在身上,两人都看着对方,似乎在制高点的这个地方,一览众山小,不管看到的是什么,眼睛里纵然包罗万象,最爱的也只是眼前人。

  ………………

  接下来,就试找平缓的区域搭帐篷。

  宋疏影不会搭帐篷,韩瑾瑜也不用她帮忙,让她站在一边看着就行。

  宋疏影喊:“喂,你行么?”

  韩瑾瑜转过头来,额上有汗,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宋疏影见背包里的小型DV拿出来,开始给正在搭帐篷的韩瑾瑜摄像。

  她这一次出来,其他的东西全都是韩瑾瑜买的,只有背包里的单反和DV是她必要拿的。

  她看着韩瑾瑜十分干脆利落的将帐篷一节一节撑开,竿子支撑,最后拉环用地钉扎进土里钉牢,帐底撑开,帐篷紧绷绷的。

  宋疏影走过去,站在韩瑾瑜面前,问:“好了?”

  韩瑾瑜点头。

  “看着的怎么一点都不结实,能撑得住么?”宋疏影扶着帐篷,推了推。

  韩瑾瑜抓住宋疏影的肩膀,直接就讲她向帐子上一推。

  宋疏影根本就没有想到韩瑾瑜会忽然做出这样的动作,一下子就倒在了帐篷上,赶忙去拉韩瑾瑜,但是,却被撑在帐篷上并没有翻倒下去,不过还是吓了一跳。

  韩瑾瑜眼睛里带着一丝戏谑:“好了,够结实了,能撑得住。”

  宋疏影瞪着韩瑾瑜,伸出手来:“把我拉起来。”

  韩瑾瑜伸手搭上宋疏影的手的同时,宋疏影一下子忽然用力,将韩瑾瑜拉向自己,然后借力就抱上了他的腰,韩瑾瑜一下子就压在了宋疏影的身上。

  宋疏影笑着捏了一下韩瑾瑜的鼻子,说:“这样我就平衡了。”

  到了晚上,组织这一次登山团的团长燃了篝火,还烤了玉米和其他野味,宋疏影和韩瑾瑜围着篝火坐下来,开了一瓶矿泉水给一个人倒了一纸杯,团长扔给韩瑾瑜一个烤熟了的玉米。

  “想吃这边还有,林子在那边用烤架烤羊腿,差不多了一会儿一人分一块肉吃。”

  一个小个子的男人说:“好啊,团长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这回得用尺子量,平分。”

  “没尺子。”

  另一个女孩子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尺子来,“我拿着呢。”

  团长:“……爬山还带着尺子?”

  女孩子说:“我以为搭帐篷是需要用尺子量着的,我男朋友没告诉我。”

  这个登山团里的人其实彼此都不认识,但是在这种氛围特别好,一些素不相识的人坐在一起,吵吵闹闹,也就是缘分聚在一起,第二天下了山,说不定以后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上了,能相见就是缘分。

  忽然,有人提议:“来吧,我们来玩儿真心话大冒险吧?”

  “不玩儿,都老掉牙了。”

  “是啊,来电新奇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没什么意思。”

  确实是老掉牙了,但是在聚会的时候却是一个经典游戏。

  因为这一次爬山的几乎全都是情侣,所以就有人提出来说要玩儿一种情侣能玩儿的游戏——justkiss。

  换句话来说,就是接吻比赛。

  男女双方接吻,可以任意用什么姿势都可以,但是,中途不能离开,一旦两人分开,就算是输了。

  其实,这个游戏在一定程度上,考验的就是男人的忍耐力,之前有接吻不超过几分钟就断了的,就因为男人实在忍不了了。

  当然,这个游戏也就是局限于情侣之间。

  在座的,除了登山团长是单身,还有两个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都是单身,所以,这四个人就有一个人管掐着时间一个管记录,另外两个管监督,最后获胜的有奖励。

  “什么奖励啊?团长。”一个男人问道。

  团长说:“我自愿贡献的,绝对是至尊的,你们都加油就行了。”

  几对情侣已经都挑好了自己习惯的姿势坐好,宋疏影斜着坐在韩瑾瑜的大腿上的,转过来搂着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你觉得我们能得第几?”

  韩瑾瑜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这边团长一声“开始”,便开始“justkiss”。

  宋疏影搂着韩瑾瑜的脖子,唇落在他的唇瓣上,原本两人只是轻轻的厮磨,唇瓣贴着不动,那边却有一对被发现了,团长说:“必须要接吻啊,不是贴着不动!再有发现的,直接出局!”

  所以,大多数抱着这种想法的人,才真正开始接吻了。

  接吻其实是有技巧的,舌尖勾勒着彼此的唇瓣,然后才慢慢的探入唇舌之中。

  宋疏影搂着韩瑾瑜的脖子,韩瑾瑜的手搭在她的腰间,已经带上了一点力气。

  陆陆续续已经有人受不了出局了,最后剩下三对,其中就有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吻的唇瓣都好像是着了火一样,而宋疏影也感觉到,大腿上抵着正在逐渐抬头的某物。

  她轻笑了一声。

  韩瑾瑜半眯起眼睛,不清楚宋疏影怎么忽然就笑了。

  然后,下一秒,原本在韩瑾瑜身上斜着坐的宋疏影,微微抬了一下臀,然后将另外一条腿从后面绕了过来,分开双腿坐在了韩瑾瑜的腿上,然后腰向下压……系序吐巴。

  就这么一瞬间,韩瑾瑜就觉得自己忍不了了。

  “犯规!出局了!”

  现在旁边有不少人都刻意关注着仍然在进行中的这三对情侣,自然是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就能眼尖的发现。

  宋疏影笑出声来,和韩瑾瑜分开了唇瓣,一双眼睛里照出前面不远处一簇跳动的篝火,说:“我们输了。”

  韩瑾瑜向前压了一下宋疏影柔软的腰肢,“小妖精,你就是故意的。”

  宋疏影笑的烟视媚行,咬了一下韩瑾瑜的下唇,说:“是啊,我就是故意的。”

  最后,在比赛中获胜的一对情侣的记录是三十四分钟,宋疏影和韩瑾瑜是第三名,时间是二十三分钟。

  不过,团长给第一名的奖励,竟然是一盒至尊超薄的安全套,众人盯着团长,一脸的嫌弃。

  团长摆手:“我这是早就准备好的,就是为你们准备的,我这里还有,有今晚需要的来我这人免费领取。”

  “哎呀,团长你就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啊……”

  “同意,掩饰就是事实。”

  “团长,说白了你就是想要山上来约炮的吧?”

  “哎哟,没看出来啊。”

  团长:“……”

  如果在帐篷里,那倒真成了光天化日的野战了。

  到快十一点的时候,篝火也慢慢的熄灭了,情侣们也都散了,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去睡觉。

  宋疏影和韩瑾瑜在外面多坐了一会儿,抬头看着满天璀璨的星空,明天一定是个大晴天,会有十分壮丽的日出。

  温度一点点下降,韩瑾瑜握了握宋疏影的手,冰冷,便拉着她进了帐篷,点了一一盏灯,照着将睡袋铺好。

  “钻进去睡吧,早上四点多就要起来看日出的。”

  “嗯。”

  宋疏影将外套脱了,只穿了内衣内裤。

  内衣内裤是那种黑色蕾丝的,在微弱的灯光照耀下,与奶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让韩瑾瑜眼睛被刺了一下,别开了眼,向下压了压自己内心的火气。

  宋疏影当然对韩瑾瑜的这种表情尽收眼底。

  韩瑾瑜买了两个十分厚实的睡袋,是那种加长加宽的,睡起来会比较舒服。

  就当他在迷迷糊糊要入睡的时候,却察觉到睡到动了动,睁开眼睛,就看见宋疏影正在扯着他的睡袋往里钻。

  “我想跟你一块儿睡。”

  睡袋虽然是加长加宽的,却并不是双人睡袋,两个人钻在一起,还是有点拥挤的。

  再加上宋疏影只穿了内衣内裤,皮肤摩擦着韩瑾瑜的手臂大腿……

  宋疏影一只手搂着韩瑾瑜的脖颈,另外一只手已经顺着韩瑾瑜精壮的胸膛向下,被韩瑾瑜及时的抓在手里。

  宋疏影眼睛黑亮,说:“刚刚接吻的时候没有帮你,现在帮你。”

  帐篷里,呼吸声逐渐明显,睡袋里的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一个动作粗野用力,一个动作撩人香艳。

  帐篷外,深夜风声呼啸。

  篝火点点,随着黑灰色的灰烬飘散,尚且余一星一点的红色火星,倏忽而灭。

  ………………

  第二天早晨,宋疏影定的是三点五十五的闹铃,但是,闹铃还没有响,就被外面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吵醒了。

  韩瑾瑜也醒了,已经从睡袋里出来,正在穿裤子。

  宋疏影现在躺在睡袋里也是光着身体的,但是,好像身边尚且还留存有韩瑾瑜的体温。

  韩瑾瑜转过身来,看见宋疏影已经醒了,说:“累的话,还能再睡半个小时。”

  宋疏影摇了摇头:“你给我拿衣服过来,我也要起来了。”

  当然,宋疏影说的是内衣。

  昨晚内衣已经被蹂躏的不像样子了,索性都丢进背包里,拿回去找个垃圾桶销毁掉。

  韩瑾瑜翻宋疏影的背包,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套深色的内衣裤,上面有暗纹的花,很漂亮。

  宋疏影坐起来,光滑洁白的上身暴露在外面有些凉浸浸的空气,忍不住耸了耸肩,在韩瑾瑜的目光下,倒是也没有不好意思,将长发向后撩了一下,前胸挺了一下,文胸就托住了饱满的胸部。

  就在宋疏影穿内裤的时候,韩瑾瑜怕宋疏影着了凉,已经将长袖衬衫给她披在了身上。

  两人之间的动作,好像并没有商量好,但是总是那么协调,只因为一个原因,都是在为对方想。

  韩瑾瑜先出去看了一下,宋疏影留在帐篷里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才跟着出来。

  这个时候,外面的天还是黑的,远处只能看见隐隐约约的山影,还有云海。

  等了十分钟,差不多都醒了,团长就让收拾一下东西,然后去前面一块视野比较开阔的地方,可以看得到日出。

  韩瑾瑜动作比较快,便拉着宋疏影先向前面走去,团长嘱咐说:“你手机上有手电没?开着,当心。”

  “嗯。”

  宋疏影根本就没有在这种昏黑的环境里,走这样一些嶙峋的山路,有些陡,山后面是一些没有开发的野线,更加危险。

  过了前面的山石,前面有一块不大的区域,然后就是一下子刷下去的陡峭崖壁,前面弥散着浅浅的雾气。

  宋疏影扶着韩瑾瑜的手臂,站在悬崖边的一块很大的石头上,然后俯下身再让韩瑾瑜把她抱下来,扯着韩瑾瑜的手臂坐下来。

  “韩瑾瑜,我不想上学了。”

  韩瑾瑜没有想到宋疏影说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他有些愕然了。

  “我之前没有告诉过你吧,我学医就是为了跟在你身边能随时帮到你,但是我发现五年学医的时间太长,而且真正能学到有用的东西也不多,”宋疏影说,“还不如让我跟着方元东,不用多长时间就能学的差不多了。”

  韩瑾瑜冷着脸,没有说话。

  宋疏影说:“我随便说着玩儿的,韩瑾瑜,放心好了,本科的学位证我还是会拿到的。”

  韩瑾瑜这才摸了一下宋疏影的发心,说:“乖。”

  宋疏影切了一声,“还真是小心眼。”

  在等着日出的这段时间,宋疏影便一句一句地重复着韩瑾瑜的名字,最后觉得顺口了,说:“韩瑾瑜,以后我就叫你金鱼吧,我喜欢金鱼,特别是顾着大眼泡的那种金鱼,我以后就叫你金鱼吧。”

  韩瑾瑜:“……”

  “你怎么不说话?给你起个绰号你都不愿意了。”

  韩瑾瑜:“……”

  话外音:影姐啊,你想让韩哥怎么说啊,难道说:好啊,以后你就叫我金鱼吧,好歹也是混道上的,让小弟们听见多不好。

  自从上个星期开始,韩瑾瑜就硬宋疏影的要求没有刮胡子,所以下巴上的青涩胡茬都长长了,其实在昨天接吻的时候,宋疏影就是一直强忍着没有说出口,怕韩瑾瑜绷不住场。

  她摸了摸韩瑾瑜的下巴,说:“金鱼,你续着胡子特别像是邋遢大叔。”

  韩瑾瑜:“……”

  不多一会儿,天空中,淡青色一点一点地压过来,盖过了幽沉的夜幕。

  天边的一线,逐渐亮起来。

  太阳从天边的云海中一点点蹦出来,刚开始好像是流黄的鸡蛋一般,一点都不刺眼,宋疏影举着单反相机,靠在韩瑾瑜的胸膛上,遥望着远方,按下快门,叹了一声,说:“好美。”

  很久之后,当这张照片洗出来,宋疏影在下面标注了四个字:日出,真美。

  而后不久,韩瑾瑜看到了这张照片,在背面,宋疏影的这句话下面,写上了一句话: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

  ………………

  从山上下来,众人告别,人海茫茫,这样遇上一次真的不容易,团长给韩瑾瑜留了qq号,说以后有活动都是在群里说的,还有机会再聚。

  然后,宋疏影在旅店里住了一个晚上,睡了个昏天黑地,第二天,到宠物店里去将狗宝宝领回来,开车回S市。

  宋疏影不大会起名字,而且韩瑾瑜在几天之后就要离开飞东南亚,宋疏影去学校上学,所以,宠物狗必定是没有办法养的。

  在车上还没有到家的时候,宋疏影就说:“先回一趟宋家,我把狗给奶奶送过去,我和予乔也是很长时间都不在家,给奶奶送过去解闷儿。”

  韩瑾瑜双手稳稳地搭在方向盘上,说:“还是留着你自己养几天,等到走之前再送过去。”

  “不,”宋疏影看着笼子里毛茸茸的小家伙,说,“既然知道要送出去不能养,那还不如不相处,那样就不会有感情了。”

  说实话,有时候宋疏影真的挺极端的。

  韩瑾瑜只说了一个“好”字,便打转了方向盘,向另外一个方向开车过去。

  到了宋家门口,韩瑾瑜不方便进去,宋疏影便拎着笼子从车上跳下来,“等我十分钟就出来!”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默默闭了一下眼睛。

  其实,就在看日出的时候,宋疏影提出不想要继续上学的想法,韩瑾瑜又何尝不想再也不回到张老的圈子里,哪怕就真的如宋疏影所说的,两个人在小县城里买一套房子,养一条狗,然后生个孩子……

  孩子……

  韩瑾瑜已经过三十了,在任何时候,都没有这种时候渴望能够有自己的孩子,或者换一句话,渴望有一个宋疏影生的孩子。

  只不过,在完全脱离组织之前,他不能只想着自己,必须要直到自己有了能力,可以给宋疏影和孩子一个保护罩,才可以。

  ………………

  宋疏影拎着狗笼子兴冲冲的到奶奶住的院子,正好遇上了在外面的刘阿姨。

  刘阿姨说:“大小姐回来了?”

  宋疏影点了点头:“是啊,我来给奶奶送宠物狗。”

  刘阿姨从宋疏影手中接过笼子,说:“前几天老太太还说呢,说没什么意思,要不要养猫猫狗狗的,你这就送过来了。”

  宋疏影笑道:“已经检查过了,只是说了五个月再让他出笼子,怕是感染病菌。”

  刘阿姨招呼着宋疏影进房门,徐媛怡刚好从房门内走出来,看见刘阿姨手里拎着的一条狗,就吓了一跳:“呀,怎么弄这种东西,脏兮兮的,快点丢出去,老太太才需要干净呢,别弄这种东西进来。”

  刘阿姨就耷拉了脸:“是大小姐送给老太太的。”

  徐媛怡好像这个时候才看到后面的宋疏影,说:“小影回来了,晚上要不要在家里吃饭?”

  宋疏影没有看徐媛怡,径直走过去,冲着笼子里的小家伙笑了一下,说:“我倒是觉得这东西,养着放心,最起码狗忠心啊,认准了主人就不会改变,不像是有些人,猪狗不如。”

  徐媛怡顿时就铁青了脸。

  宋疏影对刘阿姨说:“外面还有我朋友等着我呢,刘阿姨,你帮我转告一下奶奶,明晚上我来看她。”

  “好。”

  徐媛怡跟在宋疏影身后,向外面走去,忽然说了一句:“韩澈要从意大利回来了,你知道么?”

  宋疏影挑了挑眉:“关我什么事?”

  徐媛怡奇了一声:“他不是你男朋友么?”

  宋疏影停下脚步,看着徐媛怡,勾唇笑道:“关你什么事?”

  就这么两句话,就堵的徐媛怡说不上话来了。

  她愤恨地转身,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