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47 我知道,我也是

247 我知道,我也是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01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8

  

  何淑慧一看,这下完了,这男朋友都来捉奸堵到门口了,但是关键是,昨天晚上应该是啥都没有发生……吧?只能怪她喝醉了酒。睡的好像是死猪一样。

  但是,既然是好朋友的话,就算是发生了点儿啥也要装成是什么都没发生。

  “那个……昨天晚上我跟疏影在一起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过,何淑慧看此时此刻,这两人之间貌似不用她来调和了,就算是这么说也多嘴了。

  韩瑾瑜的目光掠过宋疏影,然后落在身后一个挺是干净秀气的男孩子身上,这种眼光,生生逼得阿语向后退了一步。

  宋疏影的手扯了一下韩瑾瑜的衣角,韩瑾瑜垂下了目光。落在宋疏影的脸上,片刻之后,反手抓住了宋疏影的手腕,拉着她向外走。

  他钳制手腕的力气很大,所以宋疏影现在也就是学乖了,不挣扎也不动,就乖乖跟在后面走。

  许谦也是在酒吧里呆了一整夜,当听人说韩瑾瑜来的时候,其实挺惊讶的,他听说了韩瑾瑜是帮张老去广州办一批货,难道去广州办货是假的?

  他靠在身后的墙上,看着韩瑾瑜拉着宋疏影向外面走去。

  韩瑾瑜写在脸上的那种焦虑不是假的。说实话,就算是不算上和温雅出国的这七年,和韩瑾瑜也算是认识有四五年了,韩瑾瑜在他的眼中,也一直都是成熟稳重的,从来都没有像今天一样,就算是他带温雅离开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过。

  许谦看着前面那两个人的背影,摇着头笑了笑。

  看来,韩瑾瑜是真的爱上了。或许比当年对于温雅的爱,还要更甚。

  ………………

  在酒吧外面,等着一辆车。

  是高雨在开车。

  韩瑾瑜拉着宋疏影走到车边。先拉开车门,让她坐进去,然后才绕过车尾,开了车门坐上去。

  高雨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这两人,目光掠过宋疏影一张素净的面庞,将车子前后的挡板升起来,然后才踩下了油门。

  高雨在飞机上补眠了,所以现在精神还不错,可是韩瑾瑜,就算是在飞机上,脑子里都紧紧的绷着一根线,一点都没有放松。

  韩瑾瑜一双眼睛都是通红的,是熬出来的,前些天在广州,就因为需要查货,当天就只睡了五个小时,现在又是一整夜没有合眼,整个人好像都颓了。

  宋疏影也注意到了,韩瑾瑜双眼很红,连眼圈都是红的,满眼都是红血丝。

  但是,却不是哭了。

  是熬的了。

  宋疏影转过去,“哎,要不然你歇会儿……”

  韩瑾瑜揉了揉眉心,却在这个时候转过来,扶着宋疏影的肩膀,就直接扯了一下她身上的坎肩。

  “韩瑾瑜!”

  宋疏影伸出手来想要推开韩瑾瑜,但是韩瑾瑜紧接着就扒她的领口,宋疏影直接抬手挡,“你是不是有毛病了!”

  韩瑾瑜依旧是扯宋疏影衣服,直接就将她按在了后车座上,宋疏影的衣裙领口原本就比较大,就在这么一推一挡之间,便露出了一个光润的肩头,这么扯着,文胸带已经松了。

  宋疏影的耐心也被耗尽了,即使是在后车座这种并不算宽阔的地方,她也抬腿就踢,一只手已经横上了韩瑾瑜的后脖颈。

  只不过,平时的小打小闹,宋疏影还能跟韩瑾瑜过几招,但是现在,韩瑾瑜原本男女之间力气就悬殊,宋疏影也就根本不是韩瑾瑜的对手了。

  宋疏影倒在后车座上,这个时候憋的脸都红了,也是用尽全力去推拒,然后,就在宋疏影想要放弃挣扎索性装挺尸的前一秒,韩瑾瑜却忽然不动了,一下子俯下身来,趴在了宋疏影的肩头,一瞬间,身上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了一样,一下子倒在了宋疏影的身上。

  他说:“他没有碰你,是吧?”

  宋疏影的后背僵了一下,她倒是完全没有想到,现在的韩瑾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没有。”

  韩瑾瑜单手紧紧扣住宋疏影的手,另外一只手将宋疏影身上衣裙重新拉上去,“那就好。”

  如果现在宋疏影还不明白,韩瑾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就太傻了。

  韩瑾瑜整个身上的力气都压在宋疏影身上,很重,贴的很紧,好像是能够听到韩瑾瑜的心跳声。

  在这一刻,韩瑾瑜将一直隐藏在外表下的细腻内心暴露无遗,宋疏影看的清楚,也一丝一毫全都感受到了。

  她也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心。

  这根本就不算是原始欲望所驱使的,因为在酒吧里,昨天对于那个阿语并没有感觉,而对韩瑾瑜有感觉。

  ………………

  韩瑾瑜看来真的是累了,宋疏影和他一起来到一家酒店,开了房,韩瑾瑜进来直接倒头就睡了,只不过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宋疏影的手,一直是拉着她的。

  “你睡吧,我不走了,不去找别人了。”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她这种心血来潮的行为,会让韩瑾瑜直接半夜飞回来,在前几个小时还是隔着千里之外,但是等到打开门,却近在眼前。

  她坐在床边,看着韩瑾瑜有些苍白的脸庞,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胡茬都长出来了,在下巴上感觉都是青涩的,摸起来扎手。

  跟韩瑾瑜住在一起的这六七年里,虽然他一年都不会在家超过两个月,但是加在一起也有好几年了,宋疏影观察力很敏锐的发现,韩瑾瑜一旦是脾气暴躁的时候,胡茬就好像雨后春笋似的往外冒,就需要天天刮胡子,但是如果是心情好,下巴都是光洁的。

  宋疏影看了韩瑾瑜一会儿,好像是他已经睡熟了。

  高雨在酒店里已经登记了,进了房间,向宋疏影打了个手势。

  宋疏影会意,便将韩瑾瑜的手拨开,给他拉着盖上了被子,跟着高雨走了出去。

  高雨说:“昨天晚上,韩哥是一晚上没有睡,原本在广州的这批货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就在今天凌晨大概是三点多的时候,然后就匆忙之中,直接乘航班过来了,在飞机上,我都觉得撑不住了,就睡了一小会儿,但是韩哥没有,我闭眼睛睡之前,韩哥睁着眼睛,等到睡了一觉醒了,韩哥还是睁着眼睛,他之前上飞机之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等到在飞机上也没有信号,只能干等着着急。”

  这是在高雨跟她说话的时候,宋疏影第一次没有反驳。

  其实她可以有很好的理由去反驳,就比如说:这些关你什么事。一句话就可以将高雨说的哑口无言。

  但是,高雨也只是在陈述事实,在将这些事原封不动的告诉宋疏影。

  高雨说:“其实韩哥很苦,在我之前,我姐曾经给韩哥搭过几天,也是张老派过去的,但是后来我姐出国了,我就接了我姐的班,也算是看着韩哥从以前的位置上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说到底,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最后选择是学医,不是为了韩哥么?”

  高雨顿了顿,看了一眼宋疏影微微低着的脸庞,却没有看到任何她期待看到的表情。

  “不管你现在心里怎么想的,宋疏影,以前看不明白也就算了,现在应该是明白了,韩哥对你是什么心思,虽然他现在是有婚约的,但是你也知道,那是什么狗屁婚约……”

  宋疏影转过身,手已经覆上了门把手,转动,进了门,留下一句:“我知道了。”

  高雨却没有停,说:“我再说一句话,宋疏影,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果有一个男人这样对我,我就无憾了。”

  宋疏影手指微顿,然后转过身来,笑了笑,“你说错了,高雨。”

  高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哪里错了?”

  宋疏影说:“如果有一个男人这样对我,我不是会无憾,而是也会这样对他,让他也无憾。”

  高雨有点愣了。

  宋疏影将门推开,反手再关上,靠在门板上。

  她从来都不是这种放不开的,一旦是确定了自己的心,就要为自己争取一下的,不是那种矫情的要命的人。

  其实,她最开始觉得自己对韩瑾瑜有了喜欢,就是在那天看到韩瑾瑜和温雅两个人走近酒店的时候。

  她其实根本就不像是她自己想的这样洒脱,最终还是流下了眼泪。

  但是,潜移默化中影响她的时候,就是在下定决心为了韩瑾瑜学医的时候吧,那个时候,就算是韩澈没有和朱芊芊订婚,宋疏影在两人之间的选择,也已经见了分晓。

  她曾经拿韩瑾瑜和韩澈做过比较,这两个人,和韩澈相恋是两年,而和韩瑾瑜,是从六年前,她十三岁的时候便和韩瑾瑜有了交集,断断续续,也已经六年了。

  原来,竟然已经六年了。

  这样的一个数字,让宋疏影听起来有点心酸。

  是韩瑾瑜,一直都是他。

  在房间里,韩瑾瑜依旧在睡着。

  宋疏影晚上也是只是半梦半醒了几个小时,脑子有一些蒙了,她便也走到床边,先将韩瑾瑜的鞋给脱了,然后躺在他的身边,闭上了眼睛,却是从未有过的安宁。

  这一睡,就是好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宋疏影睁开眼睛,韩瑾瑜依旧在睡,但是他的手臂搭在宋疏影的腰上,是一个怀抱的姿势。

  她翘了翘嘴角,就用手去捏韩瑾瑜的鼻子,“别装睡了。”

  韩瑾瑜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却已经是微微张开嘴来呼吸了。

  宋疏影凑过去,索性连他的嘴巴也给捂上,然后在心里默数。

  当数到十的时候,宋疏影觉得该差不多啊,韩瑾瑜怎么还不睁开眼睛,难道说刚才她感觉到韩瑾瑜的耳朵在动的那一下,并不是醒了,而是还睡着?那也不可能啊,一个睡着的人怎么可能闭气这么久还没有感觉……

  就在宋疏影收手的同一时刻,忽然,韩瑾瑜一下子翻身起来,压在了宋疏影的身上,撑着手臂在上面看着她的脸庞。

  看样子,韩瑾瑜真的是睡饱了,一双眼睛已经完全不红了,眉目清秀如画。

  宋疏影笑了笑,问:“你醒了啊?”

  韩瑾瑜点点头,却没有从宋疏影身上下来,他的脸缓缓地靠近宋疏影,一片浓重的黑影覆上了宋疏影薄薄的眼睑。

  宋疏影闭上了眼睛。

  韩瑾瑜的唇,却在距离宋疏影尚且有一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

  宋疏影感觉到温热的呼吸拂在脸上,睫毛惊颤,忽的睁开眼睛。

  而就在这一瞬,韩瑾瑜也在宋疏影的唇上印下了一吻。

  两个人都睁着眼睛,看着印在彼此瞳孔中的倒影。

  宋疏影伸手抱住了韩瑾瑜的脖子,原本只是唇瓣触碰的韩瑾瑜后背僵了一下,然后逐渐加深的这个吻,宋疏影的手放在韩瑾瑜的后背上,几乎都将韩瑾瑜后背的衬衫揉皱了。

  如果说上一次,是在药物作用下,那么这一次,是在睡饱了之后,十分清醒,清醒的让宋疏影不用在之后的回忆中去温习,去感受她的第一次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细腻的触感,清醒的在现在就可以将所有感觉都印在脑海中。

  最后,宋疏影搂着韩瑾瑜的背,用手指感受着他后背上的粗糙伤痕,然后用自己的指甲留下划痕。

  最终,在释放的那一刻,她头脑里闪过一片白光,闭了闭眼睛,流下了一滴眼泪,随即,被韩瑾瑜吻去。

  宋疏影说:“韩瑾瑜,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

  韩瑾瑜紧紧的抱着宋疏影,点头:“嗯,我知道,我也是。”

  他不会说动听的情话,但是只有这六个字:我知道,我也是,就足够了。

  两个人在床上窝了整整一天,两个人的手机一直在响,但是谁都没有接。

  韩瑾瑜舍不得松开宋疏影,就算是去洗澡,都是抱着她的一起去的,宋疏影也没有推辞,在浴缸边上坐着的时候,还一直向韩瑾瑜身上泼水,主动去撩拨他,他有时候忍不住了,就将宋疏影压在墙面上用力的去亲吻……

  困了就睡一会儿,饿了就叫外卖。

  韩瑾瑜说:“真的是要被你磨的骨头都软了。”

  宋疏影勾着韩瑾瑜的脖子,“这就叫温柔乡,古代君王都不思早朝了呢。”

  客房部将外卖送上来,宋疏影将自己缠绕地裹在浴巾中,抬脚踢了踢在床的另外一头的韩瑾瑜的腰,“去开门喽。”

  韩瑾瑜忍不住抓住宋疏影的脚踝,顺着她的小腿向上,捏了一下大腿上的肉,低头吻了一下,才随意穿上一件浴袍,走去门口开了门。

  是宋疏影点的菜,点了三个菜一个鱼汤,要了……

  一盆米饭。

  是的,真的是一盆米饭,那种类似于在厨房里,用来和面的那种盆的大小。

  韩瑾瑜看着这一盆米饭,转脸看了一眼宋疏影:“呃……”

  宋疏影笑着坐起来,“给你补充体力啊,我要的是木桶饭,要了一个木桶,然后他说没有那么大的桶,我就让他换成盆了。”

  韩瑾瑜:“……我还不够满足你么?”

  “不够啊,”宋疏影伸手去拉韩瑾瑜,嘿嘿的笑着,“是你让我上瘾的,你要对我负责哦,要不然我放不过你。”

  吃了午饭,两个人就躺在床上,韩瑾瑜搂着宋疏影,宋疏影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上跳跃着,问:“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韩瑾瑜用下巴蹭了蹭宋疏影柔软的发丝,“很早以前。”

  “有韩澈早么?”系讽华巴。

  韩瑾瑜十分郑重其事地想了想,说:“没有。”

  宋疏影直接转过头来,撞上了韩瑾瑜的下巴,“你就不能说一句好听话骗骗我啊?”

  “好,比韩澈早。”

  宋疏影翻了个白眼,觉得韩瑾瑜有一种“一句话堵的你说不上话来”的特别功能,明明都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台词,却硬生生的被韩瑾瑜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给阻断了。

  当天晚上,韩瑾瑜手机响的时候,是宋疏影接的。

  高雨打来的,似乎对宋疏影接通这个电话并没有惊讶,直接说:“机票已经推迟到明天早上了,麻烦你转告一下韩哥。”

  “好。”

  临挂断电话前,宋疏影看了一眼在浴室里的韩瑾瑜,说:“韩瑾瑜这次需要去多久?”

  “应该会在年前回来。”

  第二天早上,韩瑾瑜是自然醒的。

  没有定闹钟,就是为了不把熟睡中的宋疏影吵醒。

  昨晚宋疏影实在是太热情太主动了,所以一直折腾到凌晨,要不是韩瑾瑜硬是按着宋疏影的双手不让她乱动,恐怕就真的被拨皮拆骨然后入腹了。

  但是,韩瑾瑜从卫浴间内洗漱出来,却看见宋疏影已经穿着整齐倚靠在沙发上了,一双眼睛半眯着,姿态慵懒,听见了浴室内传来的声音,就掀了掀眼皮,浑身的骨头好像散了一样,用一只手撑着沙发靠背,直起腰来,上下眼皮好像是粘着一样,“要走了么?”

  韩瑾瑜说:“你多睡会儿吧。”

  他知道她累。

  宋疏影摆手,也没有看后面就是一个茶几,直接就撞了上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