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44 得之我幸

244 得之我幸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18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7

  

  宋疏影在门口等了一个半小时。

  韩瑾瑜和温雅在酒店里呆了一个半小时。

  只不过,却不止是韩瑾瑜和温雅,还有许谦。

  之前韩瑾瑜和许谦打电话,许谦当时报上的地址,就是这个酒店。

  在几年前。韩瑾瑜和许谦也都算是比较好的朋友,虽然说因为温雅,一度闹得很不愉快。但是,之后也就渐渐放开了,来往还是有的。就算是在大街上遇见了,也只是点头而已。

  韩瑾瑜也算是有六七年都没有见过许谦了,自从许谦带着温雅去了国外。

  来到酒店里,许谦来开的门。

  韩瑾瑜将身边的温雅往许谦身前狠狠一推,温雅身体里的骨头好像被抽走了似的,直接就向旁边栽倒下去,许谦赶忙将温雅一把扶住。

  而就在许谦扶着温雅的这一瞬间,韩瑾瑜凌厉的拳风倏忽而至。

  许谦想要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毕竟是还扶着已经完全不省人事的温雅,只是偏了偏头,拳头砸在下巴上,一阵骨骼碰撞的声音。

  许谦皱了皱眉,他觉得自己的下巴疼的好像是快要脱臼了。

  “韩瑾瑜!”

  许谦顾及着温雅,就算是喊韩瑾瑜,也是压低声音喊的。

  韩瑾瑜将身后的门关上,目光冷然地看着许谦。

  许谦咬了咬牙,先将温雅抱着放在套房的大床上,然后才转身出来,关了门。

  这是总统套房,有两个房间,还带有小厨房。许谦还特别是让客房部准备了一个推拉式的酒柜。

  许谦在经过韩瑾瑜身边,从酒柜里拿出来一瓶酒并上两只高脚酒杯,玫瑰色的液体在酒杯中波光闪闪,他抬手摸了一下下巴,嘴咧了一下,“你想打我这一拳想了多少年了。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

  然后,许谦抬起手来,端了一杯酒给韩瑾瑜。

  韩瑾瑜与许谦对视了几眼,然后伸手接过酒杯,“谢谢。”

  两个人是许久都没有见了,现在彼此见面,肯定是不一样的感受,韩瑾瑜说:“温雅对我说,你家暴她,然后想要我帮她和你离婚。”

  许谦听了这话,刚刚喝了一口的红酒就差一点喷了出来,不过韩瑾瑜倒是波澜不惊,径直的是看着许谦。

  许谦反问:“你信?”

  韩瑾瑜挑眉,晃动着手里的酒杯,片刻之后说:“刚开始信了,因为她身上真的是有伤痕,不过现在看你这表情,就肯定是假的了。”

  “她身上?”许谦抓住韩瑾瑜的字眼,问了一句。

  韩瑾瑜将酒杯放下,“随你怎么想,我是话说到这里了。”

  许谦伸手拦住韩瑾瑜,在他面前挡了一下,“韩瑾瑜,我不想想还有这个可能性,你是不是心里还有温雅?”

  韩瑾瑜目光在一瞬间有些冷然了。

  许谦接着说:“我知道,你们算是彼此的初恋,初恋的记忆就会更加深刻,但是,现在你也结婚了,她也嫁人了,能不能就到此为止了?”

  “许谦,你当在手心中的宝,不一定每一个人都当成是宝。”

  韩瑾瑜就这么一句话,就已经将所有问题说的清楚了。

  他现在的宝,根本就不是温雅。

  许谦说:“那你就帮我一个忙吧,韩瑾瑜,看在以往我们的情分上。”

  韩瑾瑜在这一瞬间忽然就想笑了,这夫妻两人还真的是般配,一个见了第一面就让他帮忙,另一个也是。

  他有些气笑了,转过身来,坐了下来,问:“什么?”

  “你帮我演一场戏,”许谦顿了一下,“不,也不算是,你原本对温雅已经没有了想法,那这就不算是演戏,你只需要帮我拒绝温雅就好了,我家暴她是假的,但是她想和我离婚,是真的。”

  “温雅让我帮忙离婚,你现在让我帮忙不让你们两人离婚,”韩瑾瑜摇了摇头,笑了一声,“真抱歉,你们两人的事情,自己解决,我不会出手,帮你,或者是帮她,我都不会。”

  “你跟以前还是一样。”

  许谦知道韩瑾瑜这个人,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已经确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再改变,就算是当年有苦衷有其他原因,那也不会改变。

  “你在我这儿洗个澡吧,换一身衣服。”许谦说,“我这里有全新的衬衫,之前买的。”

  因为刚才在酒店门口的时候,温雅喝醉了酒吐了,在韩瑾瑜的身上和西装裤上都沾上了呕吐物了。

  韩瑾瑜不是有洁癖,之前宋疏影有一次也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他身上,他也没有觉得心里膈应,但是现在,索性就先洗了澡,然后直接去西边的仓库去,找到高雨核对一下货品,就要离开了。

  等到韩瑾瑜在许谦的房间里洗了澡,换了衣服,再出酒店,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

  许谦送韩瑾瑜倒电梯口,说:“你是不是最近就要离开了?”

  “是,”韩瑾瑜按下电梯向下的按钮,说,“再见。”

  许谦看着面前的电梯门关上,才转身重新回到了酒店房间内。

  他进入刚刚抱温雅进入的那个房间内,开了壁灯。

  温雅依旧是以刚刚许谦抱她进去躺在床上的姿势躺着,身上搭着一条毯子,头发挡住了一半的脸庞。

  许谦先走过去,将温雅脚上的高跟鞋给脱掉,走到浴室里拧了一条湿毛巾,过来帮温雅擦脸。

  “你知道装醉的话会被韩瑾瑜发现,所以才故意把自己灌醉了,是吧?”许谦帮温雅擦脸,擦裸露在外面袖长的脖颈,自然也就看见了在温雅锁骨上那一道青红痕,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对自己,你还真的是能下得了手,你不是最怕疼的么。”

  温雅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动,迷茫中一下子打掉了许谦的手,翻了个身,背对着许谦。

  许谦叹了一口气,“你就料定了,就算是重新追韩瑾瑜,我也绝对会帮你对不对?跟那个女孩子报上我的酒店名称,再让我用和韩瑾瑜之间以前的交情拖住他,对不对?”

  他笑了一下,躺在温雅身后,将温雅过来,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真是个心机婊,温雅,但是谁叫我犯贱的就爱上你了呢。”

  六年前,甘愿因为温雅一句“带我走”,就真的带着她出国。

  “只不过,温雅,你料错了人心,已经过去六年了,韩瑾瑜已经不可能在原地等你了。”

  ………………

  韩瑾瑜原本定的是次日下午的航班,但是当天在跟着高雨盘查货品的时候,十分敏锐的发现,在这批货物中,有完全不一样的,他说:“高雨,抽样送检。”

  当仓库的负责人听到韩瑾瑜的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脸色已经是变了变,说:“我们的货怎么会有错,明天南边那边就要提货,送检耽误的时间你承担的起么?”

  “责任我来承担,”韩瑾瑜说,“高雨,送去抽样。”

  抽样的结果要在第二天才会出来,所以航班理所当然的便改签了。

  在抽样结果出来前三个小时,负责人已经跟高雨打过来电话了,然后高雨对韩瑾瑜说:“是有问题的,负责人承认了。”

  韩瑾瑜勾唇笑了笑,“今天下午,找他要原始的记录册,将货物排查一下,明天一定要运走。”

  “是。”

  虽然不一定能将所有有问题的货物都挑出来,鱼目混珠总是会有的,但是已经可以减少一大部分了。

  趁着这个空闲出来的时间,韩瑾瑜给宋疏影打电话。

  “我明天就要走了,我今天下午去学校找你。”

  “不是昨天打电话就在车上么?怎么又回来了?”

  韩瑾瑜:“……”

  他是真的把说的这句话给忘了,昨天晚上和宋疏影打电话的时候,好像说的确实是……已经在车上了,要去南边。

  好像这是第一次对宋疏影编谎话吧,就被戳穿了,还真是……

  ………………

  宋疏影正趴在电脑桌前,手里拨弄着笔记本的线,“露馅儿了吧,说吧,之前是不是还骗着我其他事儿呢。”

  韩瑾瑜在电话另外一头没说话。

  宋疏影心里忽然一阵莫名其妙的火气,她明明刚刚在接到韩瑾瑜的电话的时候,还能和他调侃,但是现在韩瑾瑜忽然不说话了,她的火气就上来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

  韩瑾瑜说:“昨天我没有再车上,我昨天还在C市。”

  宋疏影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手机直接摔到床上去。

  在宋疏影看来,韩瑾瑜向来都是这样,在她面前,从来都不会说谎,或许有时候会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借口来搪塞,但是,向来都是能说什么就说什么的。

  只不过现在,宋疏影恨透了韩瑾瑜的这种毫不隐瞒,难道就不能说两句花言巧语来将她搪塞过去么?

  这种念头一涌出来,宋疏影就愣了。

  为什么会想要听韩瑾瑜的花言巧语呢?

  明明知道韩瑾瑜的脾气,让他来说哄女人的话,就是天方夜谭。

  正好从卫浴间内出来的何淑慧,正好就看见将手机摔在床上的宋疏影,也是奇了怪了,“今天竟然没有去图书馆?不科学啊。”

  宋疏影耸了耸肩,趴在了桌上,“我今天不想看书,不想学习了,我也想要当一次坏学生。”

  何淑慧:“……”

  “星期六不看书不学习就是坏学生了,我觉得我受到了伤害,”何淑慧坐到床边,说,“你要是没什么事儿,等会儿帮我补习一下高数,寝室里没有让人讨厌的人的存在真的是一件称心如意的事情,神清气爽。”

  忽然,在床后面感觉到有震动。

  何淑慧转过来,就看见了宋疏影的手机屏幕闪烁,嗡嗡的震动着,屏幕上的姓名是“韩瑾瑜”。

  “疏影,韩瑾瑜给你打电话了。”

  宋疏影撑着手臂,说:“挂断。”

  “那这样多不好啊,”何淑慧凑过来,“你快拿着,要不然我帮你接了啊。”

  结果,宋疏影将何淑慧手中的手机接过来,抬手就挂断了电话。

  何淑慧:“……”

  但是,以从初中就开始看言情小说的何淑慧来看,经由宋疏影这样的动作,何淑慧也算是明白了,看来是两个人是闹了矛盾了。

  虽然她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好歹也是见了不少书里的情情爱爱的,那个时候看琼瑶阿姨的书,经典台词都能背下来的。

  何淑慧问:“你跟男朋友吵架了?”

  宋疏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没有男朋友,我现在是单身哦。”

  “别笑话了,”何淑慧说,“韩瑾瑜不是么?”

  “不是。”

  何淑慧觉得宋疏影真不是一个好的沟通者,太难搞了,不论她问什么话,宋疏影总会用一个字或者两个字来回答。

  何淑慧有点头疼,宋疏影已经拿了一本书去蹲厕所了。

  不一会儿,何淑慧的手机响了。

  这一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何淑慧接通,从听筒内传来一个十分低沉有磁性的声音。

  “我是韩瑾瑜,我是……”

  何淑慧没等韩瑾瑜说完,就已经忙不迭地点头,好像是等了多少年的偶像终于得见真人了一样,喊道:“我知道,我知道!”

  ………………

  韩瑾瑜在刚刚给宋疏影打那个电话,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宋疏影的火气。

  就是源自于他说的这个谎话。

  但是,她是怎么知道他说的并不是真的呢?

  于是,韩瑾瑜在这个时候感觉到昨天晚上事情的蹊跷,他将昨天晚上去电视台找温雅,然后接到了宋疏影的电话,之后挂断,温雅醉了,给许谦打电话,送到酒店……

  他脑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系役吉亡。

  韩瑾瑜之前有查过宋疏影的一个比较好的室友何淑慧的电话,便从手机里调出来她的手机号,打了过去。

  何淑慧说:“是啊是啊,昨天晚上大概都快十点了吧,疏影刚开始在和你煲电话粥,之后忽然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就下床出去了,过了有两个小时才回来,当时吓死我了,还找了学长学姐一块儿找……”

  “你是说,到十点多的时候,她出去了一趟,”韩瑾瑜微微蹙眉,“那你知道她是去哪儿了么?”

  “不知道,”何淑慧说,“但是我听电话,疏影后来接的那个电话好像是说了一句什么地址,貌似还提了一句什么酒店……”

  这样,就不难想象了。

  韩瑾瑜在同一时间就明白了,昨天晚上,是让温雅精心设计了一场戏,原本本这种劣质的演技,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来,只不过……

  但是,现在宋疏影会被温雅刺激到,这就是说明……

  其实,宋疏影也是喜欢自己的?

  ………………

  宋疏影真正是一整天都没有出门,也真正尝试了一次,在寝室里,有人帮忙去打水,有人帮忙拎着外面上来的待遇。

  直到晚上八点的时候,宋疏影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何淑慧正在叼着一支棒棒糖,问:“你怎么了?”

  “不行,我要去图书馆。”

  何淑慧:“……”

  在之前,宋疏影除了晚上睡觉的时间,一天都没有再寝室呆的时间超过三个小时的,但是现在,竟然在床上窝了一整天,她觉得她的眼睛都昏花了。

  “真的,真不能一直在寝室里待着,我会觉得很安逸,思维都被阻断了。”宋疏影说着,就已经从床上跳了下来,换衣服换鞋,说,“我去趟图书馆。”

  何淑慧有点吃惊:“不是吧,疏影,其实我一直想问你的,到底是什么能让你坚持每天看书,你是自己的兴趣么?”

  宋疏影顿了顿,“兴趣?算是吧,就是一时兴起。”

  何淑慧耸了耸肩:“我就不是兴趣,之前一直想学中文的,但是我爸一心想让我学医。”

  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宋疏影想了想,其实她学医,想要学好,是因为兴趣么?其实就是因为韩瑾瑜吧。

  在图书馆前面修剪整齐的四季青前面,宋疏影经过,从侧旁忽然窜出来一个身影。

  宋疏影一惊,刚想要向身边躲开,已经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宋疏影。”

  她转过身来,就看见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的韩瑾瑜,她楞了一下,“你怎么来我学校了?”

  韩瑾瑜直接拉起宋疏影的手腕,转而就向前面走。

  “你不是要去南边么?不会这一次还是骗我的吧?”

  绕过前面小广场上正在彩排舞蹈的学生,向东门左侧的小树林走去。

  宋疏影狠狠的挣扎想要甩脱掉韩瑾瑜的手,但是韩瑾瑜却在这个时候攥的很紧,用了力气钳制着。

  “韩瑾瑜!”

  “宋疏影!”韩瑾瑜忽然转过身来,“你昨天晚上大半夜的去哪儿了?你在酒店外面等了多长时间,怎么不进去呢?”

  韩瑾瑜下午去调了酒店前面路段的监控,自然也就知道,宋疏影在前面等了有一个多小时。

  宋疏影眯了眯眼睛,忽然笑了笑,“我进去干什么?你想让我看到什么吗?”

  韩瑾瑜叹了一口气,说:“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是第一次韩瑾瑜将初恋温雅的事情说出来,他将温雅回来之后对他说的话,做的事情,以及昨天在酒店里和许谦的谈话,都说了。

  在韩瑾瑜叙述的过程中,宋疏影一直是沉默的,等到韩瑾瑜说完了之后,她才转过头来,扬了扬下巴,“说的口渴了么?我去给你买瓶水。”

  韩瑾瑜:“……”

  他皱了皱眉,“疏影,我很认真。”

  “很认真的征求我的意见么?”宋疏影弯了弯眼角,“你要真是我说啊,这个忙一定要帮的,初恋嘛,人家都来求你了。”

  韩瑾瑜:“……”

  或许是他想错了。

  宋疏影现在的这种表现,哪里能看得出来是在乎他的?

  宋疏影在超市里给韩瑾瑜买了两瓶水,两人绕着校园走了两圈,韩瑾瑜送宋疏影到寝室楼下。

  宋疏影笑着问:“你明天的航班走么?”

  韩瑾瑜点头。

  “一路顺风,恕不远送,”宋疏影踮起脚尖,在韩瑾瑜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保护好你自己,这一次可千万不要受伤,受伤了我到时候可不会去接你了。”

  套用梁实秋的一句话: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雨,我去接你。

  宋疏影看起来已经是一扫刚才的阴霾了,韩瑾瑜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自己好好照顾你自己。”

  “OK,我知道,不要啰嗦啦。”

  韩瑾瑜向学校门口走去,能够感觉到背后有两道灼烫的视线落在背上,于是在前面松树拐弯处,扭头向着寝室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宋疏影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就在韩瑾瑜转头的一瞬间,举起手臂来挥了挥,明明知道距离远,而且是晚上,韩瑾瑜看不见,却还是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但是,等到韩瑾瑜的身影消失不见了,宋疏影嘴角的弧度便慢慢的耷了下来。

  其实,宋疏影心情的改变,从表面已经能看出来了。

  她了解韩瑾瑜,不会对她说谎,所以,从韩瑾瑜口中说出来的事情,就必定是真的。

  只不过,就算是真的又能如何?

  在这个时候,她已经将韩瑾瑜界定到亲人朋友的身份上,分界分明,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照样,和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一样神清气爽。

  但是,韩瑾瑜真的已经好像是钩子一样,在她的心上轻轻勾了一下,已经算是有了痕迹。

  ………………

  其实,温雅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在耍心思对韩瑾瑜有复合的念想的时候,拿宋疏影开刀了。

  真正了解宋疏影的人,都宁愿跟她明着来,也绝对不会在背地里搞一些小动作。

  何淑慧觉得宋疏影今天有点不大对劲,她早上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去图书馆,而是拿着化妆包在描眉。

  “疏影,你是要去相亲么?”

  宋疏影既然是从小在宋家的大环境里长大的,所以,化妆难不倒她。

  她简单的画了个淡妆,转过来,让何淑慧看了一眼:“还算是能看得过眼吧。”

  何淑慧一向只看的宋疏影素颜的样子,现在化了妆真的是让人耳目一新,完全就是换了个类型。

  “你这是要……?”

  “去当志愿者,前两天电视台不是来学校招募志愿者了么,就那个航空节,学院有报名,我就报了,”宋疏影拉过何淑慧按坐在化妆镜前,“你也简单化个淡妆,描眉涂下唇彩就好了。”

  “等等,但是我没有报名啊。”

  “我帮你报了。”

  何淑慧:“……”

  为什么好好的,要去给电视台的一个航空节当什么志愿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