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43 一滴眼泪

243 一滴眼泪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18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6

  

  很久以后,宋疏影都在想,这样一个晚上,是不是就讲彼此的命运改写了,从远点到终点。原本只是一条直线,可是,却中间绕了一个大圈子。兜兜转转,于是又是好几年。

  韩瑾瑜接到温雅,因为温雅还没有吃饭。便提出要去餐厅内吃饭。

  “你别说拒绝了,我已经空着肚子在电视台忙了有一个下午了,现在你不让我吃的东西,一切免谈。”

  韩瑾瑜发动车子,一路上都比较沉默,车子在路上行驶了有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

  温雅隔着车窗向外面看了一眼,看见是一家粤菜的店。眼睛笑起来眯成了一条线,“你还记得我喜欢吃粤菜的这家店啊?”

  韩瑾瑜没有说话,直接开车门下了车,反手关上车门,等到副驾的温雅下了车,才落了车锁,转身进了店,拿了菜单,点了几个最快的菜,给了服务员。

  从始至终,韩瑾瑜一句话都没有说。

  温雅耸了耸肩,说:“你既然打电话想要跟我谈谈,现在一句话都不说是什么意思。不用嘴难道可以谈么?”

  韩瑾瑜抬了抬眼睑,略带凉薄的眼神落在温雅此刻精致的面容上,“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别的人……”

  “别的人是谁?”温雅向前倾了倾身,手臂曲起,说。“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牵连到过其他人。”

  “不要去找宋疏影。”

  韩瑾瑜见温雅在跟他打太极装糊涂,索性便将话说的明白。

  温雅知道,从第一次去找韩瑾瑜的时候,看见他跑着去校医院里去接宋疏影的时候,就知道,那个女人,在韩瑾瑜的内心里,占有一席之地了。

  既然再三的约韩瑾瑜都约不到人,那么就只有迂回了,只要是找到宋疏影,这边就能请得动韩瑾瑜。

  果然,没错,这一次韩瑾瑜果然就是为了宋疏影来的。

  温雅摊了摊手,这边服务员已经将饭菜给送了上来,她叫住想要转身离开的服务员,说:“帮我拿一瓶酒过来,二号。”系土余技。

  旋即,温雅耸肩,说:“现在你面对我,第一句话说的竟然是不让我去动别的女人,我看起来就这么像是你的情敌么?在电话里我说过了,我去A大是因为那是母校,不能说因为宋疏影在A大上学,我就不能去了吧?没有这个道理,导师出面说让我回去看看,我拒绝不了。”

  温雅说着,那边服务员已经拿了一瓶酒过来,之前在这里吃饭的时候,喜欢配上果酒,这里的二号果酒,虽然喝起来是酸酸甜甜的,但是,后劲儿很大,再加上温雅的酒量不行,之前在这里的时候,每一次都是喝醉了让韩瑾瑜给搀回去。

  温雅低着头,将酒瓶打开,这边放着一只酒杯,酒液哗啦啦倒了一整杯。

  “说真的,韩瑾瑜,你就算是现在看不上我了,你也用不着拿这种方法来羞辱我,把这种错误指责在我身上,我不接受!”

  就在她端起酒杯的同时,韩瑾瑜已经伸过手来,按住了温雅面前的酒杯:“我不想跟一个醉鬼谈话,等到我们谈完了,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想喝到什么程度就喝到什么程度。”

  温雅苦笑了一下,“最后的这一点脸面都不肯给我留了么?”

  这一刻,韩瑾瑜的手顿了顿。

  温雅在别人面前,永远都是意气风发,自信的,但是现在的温情,在对桌坐着,已经褪去了那种光彩。

  温雅的余光已经看到了韩瑾瑜手势微顿,虽然说韩瑾瑜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改变。

  她将韩瑾瑜的手扫掉,然后端起来面前的酒杯,里面淡色的果酒全部都喝下去,看向韩瑾瑜,“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就和许谦一样了么?都看不惯我?他打我,你也不肯帮我让我脱离那个虎穴……”

  这个时候,韩瑾瑜有些心不在焉,他忽然想到了宋疏影,但是,在听到温雅这一句话,忽然就楞了一下。

  “许谦打你?”

  温雅好像是恍然间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似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算了,其实我这事儿也没打算瞒着你,这就是我想要你帮我离婚的原因,我被许谦家暴了,你看……”

  温雅将自己的七分袖向上拉了拉,露出在接近肩膀的位置一道深深的红痕,她将衣服的领口向下略微拉了一下,露出了锁骨上的痕迹,一片青,却不是暧昧的痕迹,能看得出来,是用皮带抡出来的。

  韩瑾瑜的眼光沉了沉。

  温雅说:“身上还有,现在我都不敢出露的多的衣服,就算是前两天去A大主持,也是穿着那种包裹到小腿的裙子。”

  就在说这几句话之间,温雅已经喝了三杯酒。

  韩瑾瑜一把压住温雅的杯子,说:“你不能再喝了,再喝你就醉了。”

  温雅摇了摇头,眼睛里已经展现出迷醉了,好像已经是喝醉了,她说:“没有……我从来都没有醉过,你让我醉一次,醉了就可以回到以前了,以前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

  韩瑾瑜听了温雅的这些话,心里除了冷笑,也就还剩下了冷笑。

  回到之前在一起的时候?那又为什么两个人会分开呢?

  温雅当年在分手的时候,是说他身上并没有许谦所带着的那种气质,没有能给她想要的东西,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都没有,这让韩瑾瑜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恋爱几年,得到的就是别人一文不值的贬低。

  当时,韩瑾瑜还以为是温雅受到了许谦的胁迫,才会突然就嫁给他,但是,明显不是。

  因为温雅说:“我们也只有在一起深入了解了,我才知道,你原来是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拼劲儿和闯劲儿,你许诺给我的东西,全都没有办到,你以为你已经出人头地了么?根本就不是,你在张老那边,也就是张老欣赏你,欣赏你又能怎么样?你自己不努力,算什么?我要离开你,许谦向我求婚了,我嫁给她了。”

  现在想起当年的那些话,还都觉得是笑话一般。

  只不过,自从温雅对他说了这些话,直接将韩瑾瑜推向了涉/黑的势力中,然后想要再脱离出来,便已经是不容易了。

  其实,韩瑾瑜这辈子,喜欢过一个女人——温雅,却已经是过去时了,将他推向了深渊,而挚爱着另外一个女人,会用生命将他从深渊中拉出来的女人。

  就在韩瑾瑜回忆的片刻,温雅已经喝了不少酒,脸庞染上了酡红,抬起眼睛,说:“瑾瑜,不管你信不信,当时那些话,都是张老逼我说的,他一心想要拉拢你过去,然后就找到我,威胁我……你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威胁我的,他找了二十几个男人,说如果我不答应就要让那些人轮了我……反正张老手下的生意也挺大的,应该还不错,我就答应了,当时许谦一直是追我的人,你也知道,他承诺只要是结束就带着我去国外,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这样一番话,从温雅口中说出来,说实话,韩瑾瑜不是没有惊讶的。

  他想过,也许是母亲买通了温雅,也许是韩老爷子,也许是许家,当时几乎所有人都想了一遍,唯独漏掉了张老。

  真正有动机的人,只可惜,韩瑾瑜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张老会对他器重超过对张老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孙子。

  不过,在组织上的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刀尖上舔血,如果能够找到好的接班人,而能让自己的儿子孙子远离这个漩涡,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韩瑾瑜在很久之前,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当成是靶子了,用来接前面的箭。

  看来,温雅真的是喝醉了。

  她趴在桌子上,说着说着就开始哭,“韩瑾瑜,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真的……我后悔了,我当时不该害怕的,有你在身边,我该什么都不怕的,你能不能原谅我,就这一次……真的……”

  温雅伸手去拉韩瑾瑜的胳膊,用了一点力气。

  韩瑾瑜拧眉,将温雅拉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给拉开,温雅仰起脸,脸庞上全都是泪水,口中不停地喃喃:“对不起,韩瑾瑜,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之前我说的话全都是骗你的,我根本就没有喜欢上许谦,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

  虽然是晚上十点钟了,但是餐厅内还是有人的,另外一桌客人一直在向这边看,韩瑾瑜便叫来了服务员先结账,然后扶着温雅出了门,上了车。

  温雅是真的醉了,现在就成了一滩烂泥似的,任由韩瑾瑜摔到车内,就直接翻倒在车座上,将她拽起来,用安全带绑着,才算是没有东倒西歪了。

  韩瑾瑜原本是想要将温雅送到温家,只可惜,在多年前已经因为和温雅的这件事情和温家算是闹僵了,温家人里面,除了温雅的父亲对于韩瑾瑜还算是有一些尊重,或许也是因为韩长经的关系。

  前面是红灯。

  韩瑾瑜在停车的同时,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温雅,扯开的领口上,真的是有一条红痕,难道许谦对温雅真的有家暴现象么?

  他私心里觉得不敢相信。

  许谦是从高中就开始追温雅的,一直到大学,只可惜,到底温雅还是选择了韩瑾瑜,虽然如此,许谦一直在想方设法地追求她,给她好处。

  于是,韩瑾瑜便给许谦打了一个电话。

  ………………

  在寝室内。

  宋疏影挂断了温雅的电话,脑中不断的回想着温雅口中的那个酒店名。

  在下铺的何淑慧又踢了一下上面的床板,“喂,疏影,你怎么不说话啦?”

  不过,在上铺的宋疏影还是没有说话。

  一阵死寂。

  何淑慧想着,刚刚宋疏影还兴致勃勃的煲电话粥呢,让她这种单身狗各种羡慕嫉妒恨,现在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声音了,刚刚想要下床上去看看宋疏影,没想到宋疏影倒是从上面下来了。

  “你要去厕所?”

  “不是,”宋疏影蹲下来换鞋,说,“我要出去一趟。”

  “寝室已经快锁门了,你这会儿要去哪儿啊?”何淑慧一听,也就坐了起来。

  “没什么事儿,我半个小时就回来了。”

  宋疏影已经换好了鞋,在秋天的夜晚有些凉,她便开了柜子从里面拿了一件外套出来穿上,后面的何淑慧也下了床,“你等会儿,太晚了,我跟你一块儿出去。”

  “你跟我一块儿出去,那一会儿我回来了谁到下面去给我开门呢?宿管阿姨你又不是不知道,凶的很。”

  “那也是。”

  何淑慧被说动了,她送宋疏影走到楼梯口,还再三嘱咐:“你拿着手机,有什么事情随时和我联系啊。”

  “好。”

  宋疏影到校外,拦了一辆出租车就上去了,报上了在电话中温雅提到的那个酒店名。

  司机是一个中年大叔,倒是长得慈眉善目的,看了一眼宋疏影,就知道是大学生,说:“你这姑娘也真是大胆,都十点多了,一个人就敢上车,也不怕遇上黑车。”

  一听司机这话,宋疏影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叔,那您是黑车么?”

  “那肯定是不能够啊。”

  “那不就得了。”

  这司机师傅哈哈大笑,一路上,倒是和宋疏影侃起来了,一直到了酒店门口,宋疏影付了车钱要下车,司机师傅说:“姑娘啊,这走错一步,就是步步错了,你可是要想好了,这种事情,千万要想好了。”

  宋疏影楞了一下,片刻之后才明白过来,这个司机大叔是把她当成失足少女了。

  她笑了笑:“司机师傅,我就是在这边等个人,没准备进去。”

  司机师傅点了点头:“你们都是大学生了,大人了,自己有自己的理由有自己的想法,都是文化人。”

  宋疏影看着司机开车离开,在酒店前面不远处一棵树的背阴处站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的酒店。

  酒店是五星级酒店,从旋转玻璃门里面,照出来明亮的光,将酒店前面照的如同白昼。

  其实,宋疏影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进酒店去查一下是不是有韩瑾瑜的登记入房,可是,到底是没有走动。

  她还是选择了最笨的一个办法,那就是守株待兔。

  已经是十月份的天气,很冷了,宋疏影只穿了一条裙子,外面套了一件针织衫,还算是可以挡风。

  她在地上铺了一张纸,然后坐在马路牙子。

  不远处,驶过来一辆黑色的私家车。

  这辆车看起来十分熟悉,车子从面前驶过,前面路上的一片区域飞快的闪现而过光亮,又迅速的重新隐现在黑暗中。

  宋疏影抱紧了自己的臂膀。

  在车辆从前面经过的时候,宋疏影清楚的看见,这车子的驾驶位上,坐着的是韩瑾瑜。

  韩瑾瑜的脸,她绝对不可能认错!

  车子停在酒店前面,从驾驶位走出来的人,没错,就是韩瑾瑜。

  韩瑾瑜并没有直接进酒店,而是绕过车尾,从后车座将一个女人给拉了出来。

  这个女人,从身形上来看,距离远,宋疏影并没有可以确认的范围,但是,既然之前是温雅打了电话,所以……

  是温雅。

  不管是身形,还是有些模糊的面容,都能看出来,是温雅。

  温雅靠在韩瑾瑜的身上,韩瑾瑜扶着她,搂着她的腰,但是温雅走的却是东倒西歪,等到了酒店前面,忽然跑了两步,然后俯身一下子吐了,韩瑾瑜一把拉住她,才免得她摔倒。

  宋疏影抱着自己的腿,看着那两个人进了酒店,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这是宋疏影唯一的一次胆怯。

  她原本可以冲过去,问韩瑾瑜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会和温雅在一起,而温雅之前一直频繁在她面前刷存在感,到底也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韩瑾瑜。

  但是,这一切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和韩瑾瑜算起来,如果真的吧宋洁柔当成是姑姑的话,那是她姑父,如果抛却宋洁柔这个不称职的姑姑来说的话,她和韩瑾瑜顶多算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只不过韩瑾瑜从她十三岁的时候把她带走,一直养在身边,他们算什么关系,算是……童养媳?

  好像想的有点远了。

  总之,宋疏影在原地,想了很久很久,一直等到身上的热气全都褪尽了。

  宋疏影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

  韩瑾瑜和温雅一块儿进酒店,四十分钟了,但是,还没有出来。

  而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来自于何淑慧。

  宋疏影将手机收起,站起身来,跺了跺脚,将身上的针织衫裹紧了一些。

  又过了一会儿,前面有一辆出租车驶过,停下来,又向后倒了倒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驾驶位的车窗摇下来,还是刚才的那个司机师傅。

  “小姑娘啊,回去不回去呢?还在这儿等人呢?人等到了没呢,我这都又跑了一趟车了。”

  “嗯。”

  宋疏影这么“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是回答的司机师傅的哪个问题。

  “回不回去呢?我要交班了,都十一点多了,我再送你回去?”

  宋疏影盯着面前的司机师傅看了两眼,又看了看前面辉煌的酒店大门。

  这一刻,她觉得她看清楚了自己的心,却也因此断了念想。

  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但是韩瑾瑜还没有出来。

  宋疏影走到车边,拉开车门上了车。

  “回去吧,大叔。”

  她偏了一下头,车辆从酒店前面驶过,车窗前一晃而过,然后,便只能从后视镜内看见一抹光亮了。

  就连妹妹宋予乔都曾经说过姐姐宋疏影,心肠太硬,就像是韩哥那样混黑的人,也尚且有软肋,但是宋疏影,只要是她想要断的时候,就能够断的干净,丝毫不留恋。

  其实,这不是冷硬,这只是宋疏影在自我保护的一种方法。

  在知道不可能的时候,就下定决心斩断一切退路,让她只能向前看,那些不切实际的念想,断的干干净净。

  只不过,在车上,宋疏影鬼使神差的,依旧是问了司机师傅一句话:“大叔,你说,醉酒后,最容易干什么?”

  “乱性呗。”司机师傅说,“酒后乱性,这不是自古以来的真理么。”

  是啊,宋疏影掀了掀唇角。

  快到学校的时候,宋疏影接到了何淑慧的电话,说:“我现在在车上呢,马上就到学校了。”

  何淑慧忍不住:“你个死女人!你吓死我了知道不知道啊?我们现在都在学校门口等着呢,再联系不到你,就准备报警了!”

  “你们?除了你还有谁?”

  等到宋疏影下车,除了扑过来的何淑慧,在身后的,还有苏莹莹和薛登。

  何淑慧忍不住又是一阵数落。

  苏莹莹打了个呵欠,拉过何淑慧先向前面走过去,说:“好了好了,没事儿就行了。”

  落在后面的宋疏影和薛登并肩走着。

  薛登问:“大晚上的,出去放风了?”

  宋疏影看着前面路灯洒下来的灯光,说:“这一次出去,收获匪浅。”

  “嗯?”薛登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

  宋疏影仰着头,笑了一下:“你懂这种感觉么?之前好像是被绑住了,束手束脚,但是现在,那些捆绑着我的绳子终于被剪短了,我现在重新恢复自由,可以尽情的呼吸新鲜空气了,你懂这种感觉么?”

  宋疏影重复了两遍。

  薛登微微侧脸,看了一眼宋疏影的侧脸,好像是在发光一样。

  “嗯,我懂。”

  表面上看起来,宋疏影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比以往变得更加健谈了,因为晚归,被宿管阿姨吵了一顿,也没有回嘴。

  一直到楼上,宋疏影洗漱过后上床,下面的何淑慧关了灯,说:“早点睡,明天早上还有课。”

  “嗯,我知道。”

  何淑慧其实想要问宋疏影的,刚刚到底是去哪儿了,但是终归还是没有问,并不是因为彼此不够了解,张不开嘴,而是因为何淑慧了解宋疏影,她不想说的事情,就绝对不会说。

  黑暗中,宋疏影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许久之后,眼睛眨巴了一下,闭上了眼睛,翻了个身,睡觉。

  从眼角,流下一滴眼泪,顺着脸颊,融入枕头里,不见了踪影。

  当宋疏影和韩澈分手的时候,她在韩瑾瑜的怀里狠狠的哭了一场,她为韩澈流了一筐眼泪。

  但是这一次,仅仅为韩瑾瑜,流下了一滴眼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