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42 录音笔

242 录音笔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66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6

  

  在男女朋友双方,有一方竟然一声不响的结婚了,一直到婚礼过后,另一方才知道,任由是谁都不会接受。

  如果说是不喜欢了。离开了,说明原因,也就罢了。但是,现在的韩瑾瑜,却是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

  韩瑾瑜当时就给温雅打了个电话,但是很可惜的是,温雅的手机号并没有接通,在两次被故意挂断之后,韩瑾瑜将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

  在一边站着的高雨吓了一跳,他跟在韩瑾瑜身边很长时间,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韩瑾瑜从来都没有摔过东西,现在。竟然生气到将手机给摔了。

  高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韩瑾瑜已经出了门,高雨小跑着跟在后面,都追不上韩瑾瑜,一直到楼下,韩瑾瑜开了车离开。

  韩瑾瑜开车去找了温雅。

  这个下午,韩瑾瑜在温家的大铁门外,站了整整一个下午,温家的管家过来与韩瑾瑜解释,让他离开,他却都不走。

  他想要知道实情。

  为什么温雅会一声不响的就嫁了别人。

  夏天很容易下暴雨,电闪雷鸣,好像是冰雹一样大的雨点就倾泻下来。韩瑾瑜在雨中站了两个小时,冰寒的雨水浸湿了衣服。

  温家的门卫出来过,管家出来过,甚至就连温雅的哥哥也出来过,但是韩瑾瑜没有动,就在原地站着。整个人都好像被雨淋成了雕塑一般。

  一直到温雅打着伞出来。

  温雅打了一把嫩黄色的伞,手中还拿着一把黑色的伞,也只是来给韩瑾瑜送伞。

  韩瑾瑜冷笑着看了一眼温雅,没有接温雅手中的伞,毅然转身离开。

  他也就是看一眼温雅,当看见温雅手指上的钻戒的时候,也就明白了。

  他不是死缠烂打,他只是想让自己死心。

  ………………

  “就是这样,我当时也是开着车在后面的,给韩哥送伞,被他打掉了,”高雨说,“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韩哥这么生气过,也就是那件事情之后,温雅和许谦就移民国外了,一直到前两年才回来,韩哥原本一直是和家里面做抵抗的,但是之后也就同意了才和宋洁柔名义上办了手续。”

  宋疏影的目光低垂着,看着面前茶几的有机玻璃上,倒映出来的人影。

  “温雅当时结婚是因为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吗?”

  高雨摇了摇头:“韩哥并没有提起过,好像之后两个人大吵了一架,只是听说,好像是当时许谦承诺给温雅要给她什么东西了。”

  宋疏影眸光波动了一下。

  高雨说:“大概的事情就是这样,我知道的。你来找我,忽然就闻起来温雅的事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再见。”

  宋疏影摇了摇头,从一旁的座位上拿了包,转身就离开了。

  高雨看着宋疏影的背影,她相信,宋疏影现在对于韩瑾瑜,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

  一定是有感觉的,只不过现在还尚且没有确认自己的心罢了。

  高雨从咖啡厅重新回到酒店,在酒店门口,看见了昔日的温雅。

  温雅会找到韩瑾瑜入住的酒店,并不稀奇。

  “高雨,好久不见了。”

  温雅十分礼貌的打招呼,微微低了低头,脸上带着十分得体的笑,或许是做主持人做的时间久了,所以,脸上时时刻刻都带着微笑,说话咬字字正腔圆。

  “嗯,温雅,好久不见。”

  真的是好久不见,从六年前,一直到现在。

  当时高雨就跟在韩瑾瑜身边,只不过当时她还是个小姑娘,。

  温雅说:“我想要来找韩瑾瑜,你方便告诉我他的房间号么?”

  “不方便。”高雨说,“现在韩哥不在酒店。”

  温雅脸上依旧带着笑,好像不管对方说什么话,她都带着一张面具一样:“那很抱歉打扰了。”

  说完,温雅便离开了。

  高雨皱了皱眉,她不懂温雅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来了,只听她说的这句话,就能转身离开?系土华圾。

  她到酒店前台问了一下,得到的回答是:“来了很久了,还上楼去了,很久才下来。”

  ………………

  等到下午,韩瑾瑜从外面回到酒店,他的休假时间也就到了,需要去找张老一趟,然后走一趟南边。

  刚刚进了酒店房间,将衬衫领口松了松。

  韩瑾瑜给高雨打电话,说:“明天先去仓库把货提出来,后天的航班去南边,张老刚刚打过来电话了。”

  “是。”

  只需要用这样简单的话告诉高雨,高雨也就明白接下来需要怎么做了,不管是什么时间点订票什么时间点去提货什么时候托运,她都会安排的十分妥当。

  韩瑾瑜刚刚想要将电话给挂断,这边高雨欲言又止:“韩哥。那个……”

  “怎么?”

  高雨吞吐了一下,“没什么事儿。”

  韩瑾瑜揉了揉眉心,说:“高雨,你向来说话都不是这样说一半藏一半的,你到底是怎么搞的?”

  “老实说。”高雨顿了顿,”今天宋疏影找我了,问我你之前和温雅的事情,她没有提原因,但是之后我找A大学校的熟人问了一下,好像是温雅去A大了,是校迎新晚会的主持人,而且好像是回到那个学院的学生会去当名誉主席了,说是要成立一个什么慈善基金。“

  韩瑾瑜在电话另外一头一直没有说话,高雨不禁有些忐忑了,她觉得韩瑾瑜的脾气越来越不好摸透了,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韩哥?”

  “好,我知道了。”

  韩瑾瑜将电话挂断,眼眸上已经染上了一层冰寒。

  他的手机通讯录里面,没有存温雅的私人号码,但是就在前些天,温雅已经编辑了一条信息发过来。

  韩瑾瑜看着手机屏幕看了许久,手指摩挲着金属质地的手机壳,几乎是在瞬间之后,就调出来温雅的号码,然后给她打了过去。

  温雅在接通的时候还有些惊讶,“韩瑾瑜?”

  “是我。”

  温雅笑了笑:“真的是让我受宠若惊了,你竟然给我打电话过来。”

  韩瑾瑜说:“你找过宋疏影了?之前那一次见面,我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你的事情需要找的并不是我,更不是宋疏影,而是许谦……”

  “等等,韩瑾瑜,宋疏影是谁?”温雅听起来好像真的是没有听到过宋疏影的这个名字,只是有些熟悉,“哦,等等,我想起来了,算是你侄女是吧,我并没有找过她,也没有说过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如果说是我回到A大去当主持人的这件事情,那是因为A大毕竟也是我的母校,校领导找到我,既然是举手之劳,我也没必要推辞,便索性过去了。”

  温雅顿了顿,口气中似乎已经带了势在必得,说:“你说宋家的那个大小姐也是在A大上大学,我倒是不清楚,不过问可以之后问一下,帮你照顾一下她……”

  韩瑾瑜打断温雅的话,说:“好,温雅,我们谈谈。”

  “好啊,只不过这两天在电视台有事,明天吧,我打电话约你。”

  温雅的语气轻快,这样的结果,她早就已经料定了。

  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

  这个从天而降的温雅,不仅仅是在韩瑾瑜的内心重重的戳了一下,在宋疏影心里也留下了一道阴影。

  宋疏影觉得温雅还会来找她的,只不过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说不清楚。

  可能是温雅把她当成了是假想敌了。

  假想敌?

  真的是假想的么?

  宋疏影觉得自己应该是魔怔了,她觉得自己脑子里时不时地出现韩瑾瑜,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征兆,她必须将这种想法从脑子里飞快地散去,而唯一不让自己想得多的方法,就是将自己埋在学习里。

  但是,宋疏影却依旧在网上搜了一下,将温雅的信息全都调了出来看了一遍,也自然看到了“已婚”两个字。

  当天晚上,宋疏影在图书馆看了书想要回寝室的路上,接到了何淑慧的电话。

  “你帮我买一个暖水壶回来,我暖水壶里面壶胆碎掉了。”

  宋疏影听了皱了皱眉:“不是中午还打水了么?”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午借给传媒学院他们办活动要用,还回来的时候是空的,我看还好的,刚刚回来的时候,我随便一拎,特别轻,里面的壶胆全碎了,外面还裂了好长的一道口子。”

  “好,我给你买个壶回去,你先在寝室,”宋疏影特别又问了一句,“她们俩在不在?”

  “在,”何淑慧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她们俩除了上课时间,成天在寝室里窝着,今天下午不是没课么,还让隔壁寝室的给带上来的饭菜,我还听见那个女生在问,为什么不让你室友给带呢?当时她们在床边窃窃私语,我没听见她们说什么,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宋疏影忽然笑了:“你想要听清楚她们回答的是什么吗?等到时候我给你还原,绝对是原生态的。”

  宋疏影何淑慧买了一个暖水壶,顺带买了几瓶矿泉水。

  到了寝室里,那两个室友坐在床上,支撑着一个电脑桌,好像是正在看视频,一边嗑瓜子,直接从床上扔下来在地上。

  何淑慧在整理自己床铺的时候,还发现了两个瓜子皮,一看就是从床那边吐过来的。

  她是那种暴脾气,不像是宋疏影,可以隐忍然后厚积薄发,她有脾气必须要发出来,要不然憋屈着自己就要炸掉了。

  “你们能不能拿个垃圾蛋把瓜子壳都扔到袋子里啊,从来都没有打扫过寝室卫生,现在吐的哪儿都是,下午疏影才刚刚扫过地。”

  一个室友将嘴里的瓜子皮给吐出来,说:“又不是说不扫了,我们这边看完电视节目就去扫。”

  宋疏影在经过何淑慧身边的时候,拉了一下她的胳膊。

  躺在床上,何淑慧给宋疏影发消息:“你干嘛忍着啊,让她们俩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

  “不是忍着,而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等待一个,不是因为这种小打小闹,而是一种作死的大事。

  宋疏影看人一向是很准,就像是室友这种类型的人,就是那种典型的不知好歹的人,你让她几分,她还以为是你怕了她,不理她,她就必然会刷存在感,就一定会作出来大事。

  其实,在最初的最初,宋疏影是想到曾经在一本佛经里看到的话:世间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回答说: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而在高中的时候,宋疏影对于那些嫉妒心特别强,在背后总是说人家坏话的人,也都是这种态度,不理她,不管你怎么找存在感,我就是不理你,就是狠狠的扇他的脸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既然是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像是韩瑾瑜说的那样,搞好关系,但是如果搞不好关系,那索性就破坏掉这样一种表面上的平衡,反正宋疏影从来都不在乎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在背后骂她,不喜欢她的人多了,何必在乎多那么两个,有人喜欢,就必然有人讨厌。

  果然,一切都如同宋疏影所想,这两个室友终于就作出来点儿大事了。

  当天的胚胎学上完课之后,薛登打过来电话,说是他生日要请客,已经在学校外面的餐馆里要了一个包厢。

  宋疏影身上例假,原本并不想要去凑热闹了,买了礼物让何淑慧给带过去就算了,但是苏莹莹说:“这儿有红枣枸杞汤,薛登已经让厨房给熬着了,你过来喝了汤再回寝室去睡呗,再吃点蛋糕。”

  再加上旁边的何淑慧,宋疏影就硬是被架过去了。

  来之前,本以为薛登会包一个大包厢,然后将他的那些好哥们都叫过来庆生,但是很奇怪,就只有他们三个女生。

  薛登今天还特别穿的十分正式,西裤衬衫,还有一件西装外套搭在后面的椅子上,“我晚上还有个场子呢,今儿晚上通宵。”

  刚开始的时候,薛登要照相,他是今天的寿星嘛,就需要先照相,所以,首先就提出来和宋疏影合拍一张照片。

  苏莹莹一脸已经看透了他的表情,“知道你就想要趁机跟小师妹套近乎。”

  薛登瞪大了眼睛:“哪有啊,我是清白的。”

  “别介了,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是想要拉屎还是撒尿,”苏莹莹一把将薛登扯过来,“要想照相就赶紧照,别吭哧了。”

  薛登一个兰花指甩过来,捏着嗓子说:“你真粗鲁!哦,不是,是你真粗鄙!”

  一边的宋疏影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何淑慧已经扶着桌子笑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在包厢前面的百叶窗前,宋疏影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侧前方,薛登扶着宋疏影的肩膀站在侧后的位置。

  照了好几张照片,宋疏影始终都是端端正正地坐着,嘴角带着笑。

  但是,薛登却是在后面搞怪了好几张,剪刀手,猪耳朵,再加上蝙蝠角……

  直到最后一张,薛登忽然俯下身来,双臂环过宋疏影的脖子,没有触碰,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前面的苏莹莹抓拍了这样的一张照片。

  反正薛登向来都是嬉皮笑脸习惯了的,就算是摆出这样的动作,也没有谁会往深处想。

  当然,宋疏影也没有。

  在吃饭的时候,有这么三个活宝型的人物,绝对不会冷场,特别是薛登,今天生日,在吃饭的时候手机就响个不停。

  苏莹莹翘着腿:“哎,业务繁忙啊。”

  薛登看了苏莹莹一眼,一抬手已经滑下了手机屏幕,“是啊,老子今天生日。”

  然后,电话里就真的传来薛登老子的声音。

  薛登立即就将二郎腿给放下了,拿着手机就除了包厢,这边的苏莹莹已经笑岔了气,宋疏影和何淑慧两个人也只是一笑了之,没有苏莹莹笑的那么厉害。

  苏莹莹解释说:“薛登他爸管他特别严,老是拿他堂哥薛淼跟他比,说是人家几岁几岁就去美国念的哈佛,回来之后怎么就接手了家里的公司,但是薛登是一心扑在学医上,”她顿了顿,耸了耸肩,“你们懂的。”

  当自己的梦想和家长的期望冲突之后,就容易有这种或者那样的矛盾。

  宋疏影低头喝汤的时候,忽然就接到了一条短信,是一条陌生的手机号码,点开里面一看,只有四个字——“我是温雅。”

  她眯了眯眼睛,本想温雅会紧接着打过来电话,却没有。

  宋疏影便索性先将这个手机号码存在了手机里。

  等到薛登从包厢外面进来之后,明显看起来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活跃了,不过,苏莹莹在一边带动着,气氛也不算糟糕。

  直到,何淑慧的手机铃声响了。

  何淑慧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一看是室友A的名字,便皱了眉,扬起手机屏幕给宋疏影看了一眼。

  宋疏影说:“接吧,看看到底是什么事儿。”

  何淑慧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你们小点儿声,我开外放了。”

  只不过,并没有想到,室友在第一次开口,竟然说的是:“你们俩现在在哪儿呢?我们寝室被人偷了。”

  ………………

  好好的,大白天,怎么会被偷了呢。

  苏莹莹和薛登都是学生会的人,出了这种事情,必然就要去寝室里查探一番,但是薛登生日,苏莹莹便打发他去和一帮狐朋狗友们去聚会,自己跟着宋疏影何淑慧回了一趟寝室。

  是室友A和室友B两个人一起回寝室的,两个人都说,门锁是好好地,但是进来了之后,寝室里乱七八糟,锁着的柜子没有人打开,但是只要是放在外面的东西,全都散乱在地上,全都是衣服床单被罩,阳台上晾着的衣服也全都给扯下来了。

  “寝室刚开始就这样,我们看到马上就给你们打电话了,地上的衣服都没有来得及动。”

  苏莹莹说:“先看看贵重物品,看看有没有少,这件事一会儿我去趟系办,给上面反映一下。”

  但是,宋疏影却是直接踩着地上杂乱的衣服,向里面走过去。

  室友想要一把将她拉住,说:“你这人有没有道德,直接就踩上了衣服?”

  宋疏影的书桌上的书全都掉落在地上,包括笔筒里的笔,还有好几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被撕掉了好几页,有的是从中间撕开。

  因为借书的时候,都是有过登记的,就是为了防止借阅图书的破损。

  但是现在看来,完全就是有人故意破坏了。

  何淑慧已经检查了自己柜子里放着的钱,说:“没事儿,我的钱还在。”

  苏莹莹在后面跟过来,说:“疏影,你什么时候还书,我跟你一块儿去,到那儿我给图书馆的老师解释。”

  宋疏影没有回答,将一支黑色的笔捡了起来,转身就先坐到了何淑慧的床上,在这支笔上按了几下,然后下面开始闪光,红色的灯光一亮一灭。

  苏莹莹问:“这是什么?”

  宋疏影抬起头来,笑了一下,“录音笔。”

  在听见这三个字的同时,这两个室友的脸色刷的一下,颜色褪尽,比白的墙面都白。

  ………………

  韩瑾瑜接到温雅的电话,是在隔天的下午,约好了时间和地点。

  “电视台这边晚上我有个节目,估计是要到晚上九点多了。”

  韩瑾瑜说:“我开车去接你。”

  “好。”

  晚上九点,韩瑾瑜开车等在电视台外面,等了十几分钟,都没有见温雅出来,拿出来手机想要给温雅打电话,正巧就接到了宋疏影的电话。

  “在干吗呢?”

  宋疏影的声音听起来挺欢快的,与以往和韩瑾瑜打电话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在车上,”韩瑾瑜问:“怎么现在听起来这么高兴?”

  “因为终于消灭了两个讨厌鬼。”

  宋疏影便将这两个奇葩室友处处针对她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我之前好几天就已经放了录音笔了,她们两个经常在寝室里一窝就是一整天,商量什么都是在寝室里,其实之前我还找了齐叔叔,专门让他给我调出来qq的对话记录,不过没有录音笔直观。”

  “那录音笔呢?”

  “苏莹莹本来说是要交辅导员的,但是这两个女生主动道歉,然后说她们两个人在外面找房子搬出去住,挺好的,寝室里就腾出来两张床放东西,我和小惠两个人就宽敞了。”

  韩瑾瑜默默地听着,宋疏影的心情好,他的心情也就跟着好了。

  ………………

  宋疏影躺在床上,翘着腿,宽宽大大的睡裤从膝盖上都滑落下来。

  在下铺的何淑慧对于上面的宋疏影煲电话粥十分愤愤,一会儿抬脚就踢一下上面的床板。

  何淑慧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宋疏影一直都在忍耐,却真的就给了这两人致命一击。

  宋疏影从来都是这样的人,既然是给了你机会,你就最好是把我给整死,如果整不死,那就等着我活过来,我整死你。

  不过,到底还是没有将录音笔交到学院里,要不然的话,今后大学的这五年,她们的日子就绝对不好过了。

  宋疏影问:“你这么大晚上的,不在酒店休息,在车上干嘛呢?”

  韩瑾瑜顿了顿,“我去南边办事情,估计是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

  宋疏影没有注意到韩瑾瑜的答非所问,说:“这么长时间?你自己小心点,别再带一身伤回来了……哎,就这样吧,我有电话进来了,先挂断电话了。”

  宋疏影觉得自己心里可能是有病了,要不然怎么会主动给韩瑾瑜打电话呢。

  对了,而且本来是想要问温雅的事情的,还给忘了。

  宋疏影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屏幕,刚刚想要按下接通键,手指却在半空中僵住了。

  在手机屏幕上,有一个名字“温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