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34 你懂吧?

234 你懂吧?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213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2

  

  宋疏影不是那种缺乏理智的人,韩瑾瑜同样,这样的两个人到一起,就算是现在身不由己的时候,也不会到完全沉沦。就算是残存有一点的理智,也会拼命想要保持清醒。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宋疏影有些醉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现在蹭着韩瑾瑜,将体内那种源源不断,滚滚而来的热潮,向上翻涌着,好像能够将她从内而外吞噬一般。

  宋疏影的手接触到韩瑾瑜露在外面的皮肤,莫名地觉得十分凉爽,想要再多碰触片刻。

  韩瑾瑜抓住宋疏影的手,如果现在这样下去,难免不会擦枪走火,他一向是十分能忍耐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却不能……

  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想要掏出来手机给高雨打电话。这种解药应该是有的,如果……

  但是。就在下一秒,宋疏影的手似乎是想要拉韩瑾瑜到裤袋内拿手机的手,却在不经意的时候,一下子,按在了正在发硬的某物上。

  韩瑾瑜:“……”

  宋疏影不是懵懂的女孩子,对于这种事情,她一早就知道,虽然没有亲生经历过。

  她飞快的将手拿开,但是已经明显可以看出来,在韩瑾瑜的裤裆处,撑起来一个小帐篷。

  这个……

  宋疏影一把推开了韩瑾瑜,转身就溜进了浴室里去。

  韩瑾瑜咬着牙,将手机拿出来给高雨打电话的时候,嗓音已经黯哑难耐了。

  虽然韩瑾瑜现在真正是尝到了欲/火焚身的感觉。但是他的脑袋还是比较清醒的,就和已经冲进浴室里用物理降温的宋疏影是一样的,残存有仅仅剩下的一点理智。

  所以,韩瑾瑜对高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有关于酒内下药的事情。

  高雨惊讶了一声:“韩哥,不是吧。你们喝了三瓶?!”

  “一瓶。”

  高雨说:“其中只有一瓶里放了催/情剂啊,第一瓶就拿到了?”

  韩瑾瑜:“……”

  高雨说:“韩哥,我知道你心里苦,一直跟着你在你身边,我都能看出来,你对那个小姑娘是真正喜欢的,温雅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韩哥,你就放下吧。”

  韩瑾瑜现在真的想要将自己的脾性给暴露出来,特么的真想骂人。

  高雨原先对于宋疏影一直是不看好,现在下药撮合他和宋疏影?韩瑾瑜现在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高雨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了,他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手机,说:“你现在手里有解药没,给我送上来。”

  “没有。”

  韩瑾瑜抓着一边的被单,药量肯定是不小,因为他就喝了一杯,现在就已经感觉到体内那股燥热的火乱窜的已经没有了可以冲破的地方,更别提一连喝了好几杯的宋疏影了。

  “那你是想要让我们两个人轮流去冲冷水澡么?”

  高雨叹了一口气,“韩哥,你……那个……上吧,冲冷水澡容易感冒,而且你也知道,冲冷水澡容易对女人留病根,对以后例假生育影响都不好。”

  “高雨,”韩瑾瑜拧着眉,说:“你别……”

  一句话没说完,高雨就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

  韩瑾瑜听见浴室内传来的水声,真的就怕如同高雨所说的话,让宋疏影冲冷水澡伤了身体,直接就过去开了浴室门。

  不过,宋疏影只是靠在浴缸旁边,用冷水在洗胳膊洗脸,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死死地咬着,转过来看见韩瑾瑜,问:“没有办法?”

  韩瑾瑜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宋疏影此刻绯红的脸颊,吐出一个字:“有。”

  宋疏影现在头已经快要炸了,头晕目眩,再加上体内窜起来的欲/火,是她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陌生感觉,她甚至想要在这一秒钟昏死过去算了。

  她问:“什么办法?”

  韩瑾瑜俯下身来,伸出手指来,手指从下面抬起宋疏影的下巴来,一双通红的眼睛里全然都是红光,视线在半空中相撞,碰撞出火光。

  他一点一点靠近宋疏影的唇,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呼吸都是热的,热的发烫的。

  然后,他吻上了宋疏影的唇。

  在一瞬间,宋疏影愕然睁大了眼睛。

  但是,也只是一瞬间。

  韩瑾瑜扣着宋疏影的后脑勺,先是唇瓣厮磨,然后,缓缓地探入,将宋疏影浑身的伪装都卸下来,才一只手扣紧她的腰,另外一只手覆上她的臀,将她抬起来,压在了浴室光滑的墙面上。

  宋疏影觉得身前的韩瑾瑜简直就是一块冰,比冷水感觉起来更加凉爽的冰块,想要人接近,然后去触摸,然后去进一步……

  她的手从韩瑾瑜身后的衬衫下摆伸上去,手指覆在宋疏影身后光滑的背肌,胸前的绵软压着韩瑾瑜硬实的胸膛,这种微妙的违和感。

  而就在这时候,韩瑾瑜身上的肌肉都绷紧了。

  宋疏影的主动,几乎点燃了韩瑾瑜体内的火,一触即发。

  韩瑾瑜红着一双眼睛,将宋疏影打横抱起来出了浴室,两人双双躺在床上,而宋疏影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便去摸韩瑾瑜,韩瑾瑜反手握着宋疏影的手,将她压在身下,宋疏影伸手去扯韩瑾瑜的衬衫,韩瑾瑜低头吻上宋疏影的唇。

  明明是已经忍得快要爆炸了,但是韩瑾瑜却还没有宋疏影匆忙,一直浅浅的啄着她的唇,浅浅的吻着,厮磨着,用舌尖挑逗,唇瓣勾勒着,就好像是最亲密的恋人一般,而宋疏影对这种感觉,竟然没有一丝反感,是药物作用,还是心底作祟?

  这种时候,没有那种临近自己第一次的慌乱与忐忑,竟然还多了一丝期待。

  她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之前去酒店的时候,因为朱芊芊的一个电话,现在却因为来参见朱芊芊的订婚宴,同样是在酒店里,交出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而就在进入的一瞬间,韩瑾瑜根本就没有想到,宋疏影竟然是第一次。

  当他感觉到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僵硬了,因为宋疏影紧紧地蹙了眉,从口中轻呼出一声“疼”。

  他惊愕的看向宋疏影:“你……是第一次?”

  宋疏影恨不得蜷缩起来自己的身体,真的一句话都不想多说,更不用提回答韩瑾瑜的话了。

  韩瑾瑜便等到宋疏影适应片刻,才又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

  他不尽兴不要紧,关键是宋疏影,必须让宋疏影能够感受到床事的欢愉,如果第一次不处理好,以后的话,恐怕都会造成阴影的。

  不得不说,在知道了宋疏影其实是第一次的时候,韩瑾瑜内心几乎是雀跃的,因为韩澈并没有碰过宋疏影……

  在浴室内的水龙头没有关,娇喘声,呻吟声,还有持续不断的流水哗啦啦的声音,在这样一个夜里,听起来十分明晰。

  ………………

  朱芊芊和韩澈在当天完成了订婚宴,朱芊芊已经跟意大利的导师请了假,陪着韩澈在家里多呆几天。

  既然韩澈已经完成了订婚,那么进入朱家的大门,也就不需要再避讳一些什么了。

  在早晨的餐桌上,朱芊芊是最后一个下来的,脸上带着红晕。

  韩澈抬头看见楼梯上的朱芊芊,起身帮她讲餐桌前的椅子拉出来,说:“刚刚给叔叔阿姨说了,说你今天早上需要多休息一会儿,等到你醒了,小厨房给你留着早餐。”

  朱芊芊腼腆的笑着:“不用了,我才不是那种搞特殊的人呢,该吃饭的时候就下来吃饭。”

  韩澈笑了笑,已经帮朱芊芊铺好了面前的纸巾。

  朱芊芊的父母现在看着女儿和准女婿的关系这样好,便也就放下了心。

  朱芊芊对韩澈很不舍,她对餐桌上的父母说:“我能不能回来上学啊?这样一走就又要半年才能回来了。”

  朱父皱了皱眉:“说什么胡话,当然要在意大利念完书再回来了。”

  朱芊芊看向母亲,“妈。”

  朱父说:“你别叫你妈,这事儿你找谁都没用,现在订了婚就乖乖的出去读书把学上完,韩澈在C市又不会跑了。”

  韩澈温柔的笑着:“嗯,我就在这里等你。”

  但是,虽然是得到了韩澈的承诺,朱芊芊却依旧是觉得不高兴,好像是被欺骗了一样,整个人都是萎靡的。

  朱芊芊的母亲最是心疼女儿,便说:“阿澈是不是今年开学就是大三了?”

  韩澈回答:“嗯,是的。”

  朱母说:“在意大利那边,也有每年过去做交换生的吧,而且回来就相当于是镀了一层金了。”

  韩澈的眼睛亮了亮。

  朱母的意思再清楚明白不过了,就是想要韩澈也去意大利,正好可以陪着朱芊芊,两年之后,等到一切都水到渠成之后,再做打算。

  朱芊芊一下子抓住了母亲的胳膊,“妈,你是说真的啊?阿澈能跟我一块儿去意大利?”

  朱母点了点头,“那就要看你的阿澈的意思了,只要阿澈点头同意,这边我就叫人去办。”

  朱芊芊一双眼睛放光,转过来双眼带着希冀,“阿澈,你就陪着我一块儿去意大利吧?”

  去意大利做两年交换生,对于韩澈来说,是一个有利无害的决定,他之前也已经了解到,韩家内部的纷争太多,就比如说二叔那么一家子人,再说韩瑾瑜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那个圈子,这边韩老爷子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把家大业大的韩式企业给了韩瑾瑜,现在韩澈在国外养精蓄锐两三年,再回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朱芊芊摇着韩澈的手臂,“你要是不去,那我也就不去了。”

  虽然现在韩澈已经决定要去了,但是在朱芊芊的父母面前,必定是不能直接回答,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说:“其实去国外学习两年,也是好的,但是之前答应了导师要在大三有研究课,需要我去帮忙的,我回去和导师说一下,明后两天回一下S市,再给我母亲说一下。”

  朱母点了点头,在心里已经是认准了韩澈了,做事最起码不会急进,她就喜欢这样的性子。

  朱芊芊也十分高兴,在吃早餐的时候,就拉着韩澈的手不松开了,整个早餐时间,都可以听得到她银铃般的笑声。

  但是,朱父却是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准女婿,就连脸上的笑看起来也是讳莫如深的。

  吃过早餐,韩澈上楼,听见手机在响。

  他向前走了两步,将手机拿起来,看见手机上面的姓名,不可见的微微皱了皱眉。

  这个人……

  张晓恬。

  朱芊芊有点疑惑,问:“阿澈,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韩澈将电话挂断,笑了笑:“不用理,是骚扰电话。”

  朱芊芊不疑有他,还说:“是啊,这种号码第一次打过来就直接拉黑,免得他又打过来,还妨碍我们休息。”

  韩澈笑着将朱芊芊拉坐在腿上,拿着她的手,手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喜欢么?”

  朱芊芊重重地点头,说:“喜欢,”她转过来在韩澈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但是我更喜欢你。”

  随后,朱芊芊的母亲叫她出去,韩澈拿出手机来,看见了三个未接来电,都是张晓恬的。

  他拿着手机进了浴室,接通了电话。

  张晓恬是在早晨浏览网页的时候,看见了订婚现场的视频,里面的那一段香槟塔倒塌的片段,已经被剪辑掉了,从头到尾,在网上的视频链接上来看,绝对是一个奢侈豪华、一点瑕疵都没有的豪华订婚宴。

  张晓恬之前也看到过新闻,但是她对于这种娱乐报道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都不可信,但是现在订婚宴的视频都出来了,还不可信么?

  她真的为了自己的好朋友抱不平。

  这边张晓恬见接通了电话,劈头就骂:“韩澈,你这个渣男,你怎么能把疏影留下来,自己跑去C市去订婚了呢?你对得起疏影么?”

  韩澈没有忙着反驳,等到张晓恬一番话说完,正在换气的同时,才说:“张晓恬,这件事情是我和宋疏影之间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现在是用什么身份来指责我的?该到我的时候,我会给宋疏影解释清楚,我这样做是有我逼不得已的原因的……”

  张晓恬一听这话,一口老血差点就喷出来,“你要点脸好不好?亏我还一直把你当成是学长,这种不要脸的话也能从你口中说出来么?现在主要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你和疏影的事情,你觉得现在要是一些娱乐记者把你这点丑事给扒出来,你还能攀上朱家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找娱记去爆料?”

  “你别忘了,”韩澈说,“如果是娱乐记者把我扒出来,就相当于把树影也扒了出来,你别犯傻,张晓恬。”

  这么一句话,真的说的张晓恬哑口无言了。讨亩匠号。

  她知道,就算是想要将韩澈的真面目揭露出来,也必然会牵累到宋疏影。

  “那你……”

  韩澈听见浴室外有开门声,随即传来朱芊芊的自语声,便没有等张晓恬说完,就将电话直接挂断了,将手机调整了静音放在口袋里,才拉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

  而同样是早晨,宋疏影很早就醒了。

  但是,身边的韩瑾瑜却比她醒来的更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宋疏影起身,身上的薄被从肩膀处滑落下去,身上的斑斑吻痕,昭示着昨天晚上的一切,不是梦。

  房间里没有人,浴室内没有水声,阳台上没有人影,韩瑾瑜不知道去哪里了。

  宋疏影抱着自己的腿坐在床上,整个人都特别想在这一瞬间,蜷缩起来,或者是钻进地缝里去。

  她从床上走下来,拉开浴室的门进去,在浴室前面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镜,一眼她就看见了自己身上昨晚留下了的痕迹。

  她闭了闭眼睛,打开淋浴喷头,冲了冲澡。、

  花洒柔柔的水柱打在她的皮肤上,有些滚烫,好像有一双手,在她的躯体上上下游走一样,她就算是这样想着,都觉得面红耳赤。

  难道是性/爱真的能让人上瘾么?就算是只有一次?

  洗了澡,她擦干了自己的身体,找到她的衣服,穿好,系上衣扣,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自然光愣了许久,忽然听到身后的房门响了一下,转过身,就看见了手里拎着外卖袋的韩瑾瑜进了门。

  四目相对的这一时刻,两人不约而同地都移开了目光。

  韩瑾瑜清了清嗓子,说:“我买了早餐,你过来吃一些吧。”

  “嗯,好。”

  宋疏影起身,先进了浴室内,去刷牙洗脸。

  在吃早餐的时候,两人都沉默不语,韩瑾瑜买了皮蛋瘦肉粥和鸡肉卷,还有宋疏影喜欢吃的周黑鸭的鸭脖。

  当韩瑾瑜拿起来袋子递给宋疏影的时候,宋疏影眼眸中的波光明显是震颤了一下。

  韩瑾瑜解释:“刚才在外面看见有,就买了一些。”

  宋疏影将袋子里的一次性手套拿出来戴上,然后拿出鸭脖来吃。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话,都在默默地吃着早餐。

  “你……”

  “我……”

  两人同时开口,却又同时闭上了嘴巴。

  随即,韩瑾瑜说:“你先说。”

  但是,不等宋疏影开口说话,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韩瑾瑜起身去开门,走进来的是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的高雨。

  宋疏影挑了挑眼角,看着高雨。

  高雨的视线在房间内飞快的划过,转而对韩瑾瑜说:“机票已经订好了,是在明天早上的。”

  韩瑾瑜点头。

  高雨将公文包内的一封文件拿出来给韩瑾瑜过目,“这是昨天晚上张老给发过来的一个文件,说是最近查的很紧,所以暂时不用你在这边露面了,等到需要的时候会主动和你联系。”

  韩瑾瑜接过手中的一份打印纸,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每多看一行字,眉头就会多皱紧一分,最后,在看完了之后,将文件折叠起来重新给高雨,说:“扔进文件粉碎机里去。”

  这一点就算是韩瑾瑜不交待,高雨也会照做。

  “韩哥,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就先下去了。”

  高雨上来也只是这两件事,事情说完了,当然就要离开了,但是,刚刚转身,就被后面的宋疏影叫住了。

  “等一下。”

  宋疏影将沾着油渍的一次性手套取下来,扔在一边,抽出纸巾来擦了擦手,靠在后面的椅背上,一双眼睛漆黑明亮。

  高雨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稳稳坐在椅子上的宋疏影。

  宋疏影的脸色有些红,而双唇更是红润,兴许是刚刚吃了麻辣鸭脖。

  “昨天酒里的药是你下的。”

  这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肯定,丝毫没有怀疑。

  昨天的酒,是高雨去酒吧里买的,酒吧里的人不会在酒里随便下那种类似催/情的药,但是,如果有需要的话,也可以加。

  韩瑾瑜靠在身后的墙边上,抱着手臂,一时间也没有说话,看向高雨。

  高雨挺了挺脊背,说:“没错,是我下的,三瓶酒里,我在其中一瓶里面下了。”

  宋疏影冷笑了一声:“是么,你是在暗指我的运气好的不能再好了,是不是,开的第一瓶酒就是你下药的酒。”

  “我是在帮韩哥。”

  韩瑾瑜:“……”

  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的好吗?

  “高雨,这件事情昨天晚上我已经表现出我的立场了,”韩瑾瑜说,“你昨天做的事情确实是出格了。”

  高雨点头:“我自愿领罚。”

  宋疏影摆手:“那倒是不用,我问你,”她看向高雨,“如果我回去之后是自己喝的,身边并没有韩瑾瑜,那怎么办?”

  高雨忽然笑了,“不,韩哥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是的,韩瑾瑜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但是,确实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就是宋疏影竟然是第一次。

  高雨出门,韩瑾瑜在后面跟着出来。

  “这次的事情,我道歉,韩哥,”高雨说,“但是,我找的那种药对人体是基本上无伤害的,只要发泄出来,而不是用冷水将那种情/欲逼下去的就可以。”

  “你觉得你是在帮我?”

  “不是。”高雨的声音低了,急忙否定。

  韩瑾瑜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点上,不凉不热的看了高雨一眼,“这件事情,我暂时给你记着,记住,在我身边,永远都不要自作主张。”

  高雨的脸色有些发白,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韩哥。”

  “走吧。”

  等到高雨走后,韩瑾瑜靠在走廊的墙面上,抽了一支烟,将已经燃尽的烟蒂扔进垃圾箱里,才转身进了房间。

  宋疏影正在俯身整理东西,桌上已经空了的外卖袋子扔在一边套着垃圾袋的纸篓中。

  她收拾了东西,转过身,问:“你还有什么事?不是明天才回去么?”

  韩瑾瑜点头:“嗯,明天,那我就先回我的房间了,你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找我。”

  走到门口,宋疏影开口叫住了韩瑾瑜:“我有点事情……能不能帮我下去买一份事后药。”

  宋疏影低着头,并没有抬头看韩瑾瑜。

  随即,韩瑾瑜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不用吃……”

  宋疏影抬起头来,“但是,你没有……戴套吧?”

  她觉得自己的嗓音有些艰涩了,但是,却没想到,韩瑾瑜说出口的话,比她的声音还要艰涩。

  “但我没有……进去……你懂吧?”

  他知道事后药对于女人的身体是有伤害的,但是当时又十分紧急,来不及去从抽屉里拿出套来戴上。

  宋疏影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真的是难得红了的脸,她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出来,别开脸。

  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该懂的,不用韩瑾瑜说,她也都懂。

  ………………

  韩澈告诫自己,在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一定不能在这种风口浪尖上去找宋疏影。

  但是,没有用。

  几千几万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冲动,却还是找了私家侦探查到了宋疏影所住的酒店。

  “停车。”

  司机听了这句话,就将车子停下来靠在路边,路边是一家比较大型的商场,里面尤其是以珠宝首饰和女性服饰奢侈品为最多。

  韩澈说:“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给芊芊选东西。”

  司机是朱家的人,现在开车带着韩澈出来,也只是为了给朱芊芊买一份礼物。

  朱芊芊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喜欢珠宝首饰,喜欢名牌包包。

  但是,等到韩澈进了商场,上了自动扶梯,在拐弯的时候向后面看了一眼,那个开车的司机也下来了,正在沿着他上来的路径。

  他知道,这肯定是朱芊芊的父亲让这人跟着的。

  昨天婚宴的事情,朱芊芊的父亲将宋疏影和韩瑾瑜的出现,就算是全都归咎于韩澈和韩瑾瑜两兄弟之间的矛盾,也必然会调查宋疏影。

  只不过,调查结果,应该并不会显示过多有关于韩澈的信息,韩澈和宋疏影在高中的时候是经常在一起,但是真正知道两人关系的,也就是宋疏影的好朋友张晓恬,要不然在高中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男生追求宋疏影。

  他在商场的二楼转了一圈,在珠宝首饰的柜台上站了许久,选中了一款对戒,让售货员小姐抱起来给他,他回身,刚好看见那个司机用一排公共座椅后面的报纸栏上用一份杂志挡住脸。

  韩澈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从中间的旋转楼梯上楼,绕过一道横廊,再从安全通道下楼,直到后面终于摆脱掉了这个人,才长呼了一口气,快速地从商场东门出来,直接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开口就报上了宋疏影所住的酒店名称。

  说完,连韩澈自己都愣了。

  他现在这是在做什么?明明知道朱芊芊的父亲在派人跟踪他,在派人调查他,他却还想要铤而走险地去……找宋疏影?

  商场距离酒店并不远,只有十多分钟的车程,韩澈在刚刚付了钱想要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了在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

  ——韩瑾瑜。

  韩瑾瑜刚好从酒店内出来,上了一辆黑色的私家车,私家车驶离。

  其实,看到韩瑾瑜出去的这一瞬间,韩澈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韩瑾瑜不在宋疏影身边,他才能保证有机会能够接近宋疏影。

  韩澈之前调查过宋疏影,自然也就知道宋疏影的房间号。

  他进了酒店之后直接上了电梯,找到宋疏影的房间号,然后敲了敲门。

  ………………

  门内,宋疏影刚好将所有的衣服整理好,刚好在看手机上接到的来自于张晓恬的一条微信消息,好像是什么大促销,又想要拉着宋疏影去买东西。

  “缺什么买什么,我都想买啊!”

  宋疏影看着这条消息后面一连串十几个表情,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直接给张晓恬回过去一条消息:“我什么都不缺,我觉得你倒是缺,缺心眼子。”

  随即,这条信息刚刚发过去三秒钟,张晓恬就给宋疏影打来了电话。

  “你才是缺心眼子!宋疏影,你真的,你的嘴巴还能再毒一点吗?”

  宋疏影十分认真的回答:“不能了。”

  张晓恬:“……”

  其实,张晓恬也就是趁着这个时候,给宋疏影开解一下心情。

  她知道韩澈和宋疏影的男女朋友关系,当在网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比宋疏影还要激动,但是,她生生地克制住了自己想要立即给宋疏影打电话的冲动,而是先打给了韩澈,谁能想到,韩澈竟然是那样一种人面兽心的东西,简直就是一个渣男,之前怎么就没有认清楚他的真面目呢。

  张晓恬和宋疏影随便说了许多话题,比如说喜欢的哪个明星怎么样了,还有最新上的哪一部美剧十分喜欢,才终于赚到了正题。

  “韩学长的事情……”张晓恬咽了一口唾沫,“疏影,你别想那么多了,反正将来的好男人多得是,何必非要吊死在他那一棵树上,你条件这么优秀,找谁都不能找韩澈,他就是一个渣男,渣子,现在你别为他伤心,听到没?”

  宋疏影笑了笑:“我都一个字还没说,你就说了这么一大通话。”

  张晓恬嘿嘿了两声笑着:“等你回来,姐姐我带着你去相亲去,那边我都给你编好号了,回头给你设一个专场,你就跟考场的主考官一样,往哪儿跟老佛爷似的一坐,前面他们一个个的过去,你看中哪个就指着留下来,其他不入眼的全都筛除出去。”

  宋疏影听着噗嗤一声笑了:“你当是在选秀啊,说实话,张晓恬,你还真适合进表演系,肯定能成了谐星。”

  “呵呵呵,宋疏影,你过来,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张晓恬说,“我是要当女神的,女神!高冷美少女!才不是逗比。”

  宋疏影和张晓恬调侃了几句,她的心情真的就放松下来了。

  门口传来敲门声,宋疏影一边和张晓恬说话,一边走过去开了门。

  “我明天白天的航班就回去,不用您大驾光临过来接我了,好好地在家等……”

  她口中的话忽然就断了。

  张晓恬有些疑惑,叫了两声:“喂,宋疏影!怎么了,是谁来了啊?”

  宋疏影看着站在门外的韩澈,脸上已经一丁点的表情都没有了,僵在唇角的笑意也烟消云散了。

  韩澈叫了一声:“疏影,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虽然是隔着电话,但是依旧是可以听见一点声音,张晓恬几乎是在听见这个男声的同时就听出来了是韩澈,赶紧就说:“疏影,你可别……”

  “我先挂断电话了,随后给你回过去。”

  说完,宋疏影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将手机随手撂在了一边的高台柜上,眼睛里已经带上了寒霜一般不可侵的冷意。

  韩澈说:“不请我进去么?”

  宋疏影死死地盯着韩澈,先是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上,冷笑了一声:“是先把婚戒退下来才来找我的么?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不觉得我们的关系在经过了昨天一夜之后,还能够到在一间酒店套房里和谐相处的程度。”

  “疏影,我是真的有我自己逼不得已的原因,我跟朱芊芊订婚,但是我是喜欢你的,我不喜欢朱芊芊,只是,现在我想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必须要依靠着她……”

  韩澈说着,眼睛里已经含着泪了,“我知道,你现在说不定已经完全看不上我了,因为有了我哥,对吧?”

  宋疏影现在脑子里特别乱,她不能听韩瑾瑜这个名字,听到韩瑾瑜的这个名字,就觉得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比听见韩澈,见到韩澈的感觉还要明显。

  不知道是为什么,是昨天晚上脑海里退散不去的那一夜激情,还是因为今天早上两人之间那种若有似无的疏离感。

  真的是上了床之后就一切都不可复返了么?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肯定是中了魔咒了,为什么会胡思乱想这么多。

  “疏影!”

  就在宋疏影愣神的这个时候,韩澈已经从宋疏影身旁进来了,以手覆上了宋疏影的手,将房门给关上了。

  宋疏影在察觉到韩澈的手掌覆在她的手背上的同时,就抬手,啪的一声给了韩澈一个耳光。

  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将昨天在婚宴上,想要动手,却始终有所顾忌的力道,全都用在了自己的手掌上

  “你是不是有病?韩澈,昨天的订婚宴上,我觉得我做的够仁至义尽了,”宋疏影后退一步,盯着韩澈这张曾经她以为自己百看不厌的脸庞,说,“如果我昨天在台子上,将你所做的那些事情都说出来,到底是朱芊芊是小三,是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还是你脚踏两条船劈腿了,我相信不用我说,别人都看得出来。现在,我已经不打算再涉足你的世界了,拜拜了,你就去当你的乘龙快婿,我这边过我自己的生活。”

  韩澈听着这些话,觉得好像是针扎一样疼痛,他一下子抓住宋疏影的肩膀:“我说了,我不喜欢朱芊芊,我喜欢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我不想失去你,我怕失去你……”

  宋疏影将韩澈的手打下去,眼睛有些红,但是却用强硬的口气说:“那又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么?你现在是别人的未婚夫,你想让我怎么做?”

  韩澈说:“你等我两年,两年之后……”

  “让我当你的情妇,你左拥右抱?”宋疏影咬了咬牙,狠狠地说,“你休想,韩澈!”

  “你是不是喜欢上韩瑾瑜了?”韩澈一下子按住宋疏影的肩,将她向后用力地推过去,身后就是墙面,宋疏影的后背直接撞上了墙面,她疼得皱眉。

  “我就知道,你之前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实际上呢?是想要替韩瑾瑜拖住我,对不对?然后好让韩瑾瑜能够得到他想要得到了,你对我一直是假的,”韩澈好像是被自己这种想法给说服了,阴狠的笑了笑,“其实,你喜欢的人是韩瑾瑜,对不对?”

  宋疏影嫌恶的别开脸,伸出手去推韩澈,“韩澈,你别让我彻底看错了你,你现在就给我出去!”

  韩澈的语气却忽然又软了下来,好像刚刚那样疾言厉色的栽赃替自己洗脱,只是有魔鬼附身一样。

  他拉着宋疏影的胳膊,然后俯身逼近她,“疏影,小影,原谅我,我真的只是想要有一个平台可以走的更远,你知道么?在原先没有回到韩家之前,我和我妈妈都是过的怎样的生活,我甚至有一段时间一天只吃两个馒头,就连泡面都没有机会去买着吃……”

  “人可以穷,但是志不能短,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厌恶的是什么人么?”宋疏影瞪大双眼,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似乎已经将韩澈的内心黑白剖析的一清二楚了。

  韩澈的心神震了震,问:“什么人?”

  “靠着利用女人上位的男人。”宋疏影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为什么你有手有脚,现在也重新回到了韩家,有了宽敞的房子,有了车子,有了自己的学业,却不能用你自己双手去创造你想要的东西呢?”

  “那现在有捷径,为什么不去走?如果可以花费五年拿到我这辈子都想要的,我何乐而不为呢?”

  “韩澈!”宋疏影叫了一声,“你现在清醒一点!你分清楚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韩澈忽然不说话了,有些怔染的看着宋疏影,好像不认识了一样。

  宋疏影叹了一口气,“韩澈,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你放手吧。”

  转念,韩澈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画面。

  还是很久以前,在他第一次由母亲牵着进入韩家大门的时候,一路上,母亲都在告诫着他,不要丢人,一定要拿出来一点锐气来,凌厉之气,绝对不能输给他的大哥。

  但是,韩澈到底还是输给了他的大哥,因为,当时在那个房间内,当他有些怯懦的眼神,对上韩瑾瑜俯瞰他的眼神的时候,就意识到,他输了,如果一步一步走,他绝对不可能走到韩瑾瑜的那个位置。

  当然,也可以走到,只不过,除非韩瑾瑜不在了。

  那天,母亲先走了,留下韩澈在韩家熟悉环境,但是到后面却忽然下起雨来,带着韩澈在韩家的大宅院里走动的管家留下韩澈在原地等着,说去拿伞,但是,却一去不回了。

  韩澈被突如其来的雨打的浑身都湿了,他匆忙地看着旁边可以躲避的地方,因为怕身上的水滴滴落在人家的地板上脏了,便躲在一棵大树下,又沿着小树林,一直向大门口跑去。

  忽然后面想起来一个十分稚嫩的声音:“喂!你别跑啊!”

  韩澈转过身来,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穿着雨衣,打着一把透明的伞的女孩子,大约是和他相仿的年龄,眼睛黑漆漆的。

  她跑到韩澈身边,将手中的雨伞递给韩澈,仰着头:“是韩瑾瑜让我过来给你送伞的!”

  韩澈接过伞,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前面穿着雨衣的女孩儿就已经转身跑走了。

  当时那个小女孩的面容,与现在被他按在墙上的女人的面容,合二为一。

  ——宋疏影。

  宋疏影完全不知道韩澈在想些什么,她叫了韩澈两声,他也不回答,忽然,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她想要挣扎开去拿手机接电话,手指已经拿到了电话,看见电话上的姓名是张晓恬,估计是为刚才自己挂断电话担心了,她的手指刚刚接触到屏幕,忽然身后一股大力将她猛的向前推了一下。

  宋疏影手机脱手飞了出去,砸在了墙面上,嘭的一声砸开了花,手机屏幕完全裂开了。

  随即宋疏影便一下子砸在了床上,因为昨晚就有些虚脱无力,现在整个人都有些颓乏,被推倒在床上的那一瞬间,眼前黑了一片,冒金星,等到视线重新恢复,韩澈已经欺身压了上来,按住了宋疏影的手,嘴唇就要吻下来。

  宋疏影急忙别开脸,韩澈的唇落在了宋疏影的脸颊上。

  她用腿去踢身上韩澈,却被压的更紧,原本男女力气悬殊,再加上宋疏影身体本就虚脱无力更加轻而易举地就被压的死死地。

  韩澈扯开宋疏影的衣领,不出意外的看见了在宋疏影脖子上和胸上的青吻痕,一双眼睛似是着了火一般。

  “宋疏影!你还敢说你自己是清白的么?”

  ………………

  在另外一头,给宋疏影打电话的张晓恬,已经打了两个电话了,伴随着最后一个电话啪的一声中断,然后再打,却已经打不通了。

  她也慌了。

  完了,韩澈到底是去找宋疏影做什么了?

  她随即又打韩澈的手机,却依旧是没有人接通,还是没有人接通。

  怎么办,怎么办?!

  张晓恬急的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现在她还在S市,远水救不了近火啊,现在她必须找在S市的人,而且又能帮了宋疏影的……

  她立即就想到了,在两个月前,那天晚上,那个看起来成熟稳重有涵养的男人,去接了宋疏影,当时宋疏影说是姑父。

  而且前两天宋疏影说的,好像宋疏影就是跟着她姑父韩瑾瑜一起去的C市。

  当时,张晓恬还特别开玩笑说:“我看上你姑父了怎么办,我要不要嫁给你姑父当你姑姑啊。”

  然后宋疏影当即就给了张晓恬一个爆栗,“傻了啊?逻辑错了。”

  幸而,也因为这个事情,张晓恬要到了韩瑾瑜的电话。

  ………………

  而此时此刻,远在S市,韩瑾瑜正在古董市场,给张老挑选八十大寿的寿礼。

  高雨跟在韩瑾瑜身后,说:“韩哥,张老特别嘱咐过,不用您亲自跑一趟回去了,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韩瑾瑜转过来,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高雨,说:“张老现在刚好到了C市,难道张老明天寿宴,我就刚好乘飞机回去?高雨,这件事情你别说你不知道,但是你还是偏偏就定的是明天的机票。”

  高雨嘟囔了一声:“不是你让订的明天的机票么。”

  韩瑾瑜转过身来,高雨立即收了脸上的笑,摆手:“我错了韩哥,你的话我绝对是百分之百的全部照做!”

  韩瑾瑜脸上没有表情,转过身去看砂茶壶。

  高雨虽然是张老配给他的,安排他的生活起居的,但是,这些年了,也从来都没有对韩瑾瑜有过异心,但是,既然高雨是张老那边配的,所以张老肯定有时候会给高雨打电话来询问他的情况,所以,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透露出去,他倒是也从来没有怪过高雨。

  这一次在酒里下药的事情,韩瑾瑜知道,高雨也绝对只是好心办了坏事了。

  真的是办了坏事了么?

  韩瑾瑜手指指腹摩挲着砂壶的壶身,有些粗糙,他眼前不自觉地就回想起昨晚,宋疏影微微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的光滑躯体……那种触感,真的让他流连。

  他猛的摇了摇头,问店主:“这个砂壶,要多少钱?”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这时韩瑾瑜的私人手机号的铃声,一般情况下只有很亲近的人才知道的,韩瑾瑜将手机拿下来,看了看手机上,是来自于S市的一个陌生号码。

  他微微蹙眉,让高雨在这边先咨询着店家,已经向旁边走了两步,滑下屏幕上的接听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