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32 我要跟你一起走

232 我要跟你一起走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331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1

  

  宋疏影的眼光突地闪了一下。

  朱芊芊?

  她只是犹豫了三秒钟,然后就滑下屏幕接听了。

  只不过,在接听的同时,她多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先出声说话。

  直到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娇柔的女声:“阿澈。我一直在等你电话。”

  宋疏影皱了皱眉,说:“你是要找韩澈么?不好意思。他现在在浴室洗澡哎,你稍等,我把手机递给他。”

  电话那头似乎是愣了一下,许久才说:“那等一下我再打过去电话。”

  然后,不等宋疏影说话,朱芊芊就将电话先挂断了。

  宋疏影耳边是已经挂断手机的忙音,抿了抿嘴唇,看着手机屏幕上通话时长的那个名字朱芊芊,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她不相信,这种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过的场景,会切切实实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而且现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只不过,她不知道。这个打电话过来的,到底是韩澈的谁。

  宋疏影看了一下这个手机号码的归属地,是C市。

  而韩澈前些天,在C市几乎呆了一个月,而且,韩澈说他后天要提前返校,因为学校还有事,但是据宋疏影所知,一般情况下,韩澈所在的大学都是在九月十号才会返校报到。

  这样说来……

  其实,宋疏影在此时此刻,已经有些怀疑了。

  浴室内的水声已经停了,宋疏影将手机撂在一边,拿起空调的遥控板将温度调高了两度,这边的韩澈也从浴室内走出来。身上围着一条浴巾。

  韩澈一边擦头发一边说:“水温我已经调好了。电吹风也是好的,有两个档,你洗过头发可以吹干。”

  宋疏影将翘起来在沙发扶手上的双腿放下来,将放在床边的手机向前踢了踢,“刚才有你电话。你在浴室洗澡,我就给接了。”

  韩澈擦头发的手顿了一下。

  宋疏影正斜挑着眼角看他,因为刻意在观察,所以也就没有错过韩澈现在的任何小动作。

  “谁打来的?”韩澈故作轻松地说。

  宋疏影说:“朱芊芊,好像是这个名儿,她说她一直在等你电话,结果你没打过去……”

  她顿了顿,注意到韩澈眼角的神色,接着说:“我说你在浴室洗澡,用不用递过去,她说稍后再打来,电话就给挂了。”

  最后,宋疏影又加上了一句:“朱芊芊是谁啊?同学?”

  韩澈说:“嗯,是同学。”

  宋疏影弯下腰来穿拖鞋,“那你给她回个电话吧,我先去洗澡。”

  说完,宋疏影已经将空调的遥控板放在的茶几上,啪的极为清脆的一声脆响,让身后的韩澈不禁打了个冷颤,宋疏影在经过韩澈身边的时候,没有回头,径直走过去,进了蒸汽熏腾的浴室。

  韩澈在外面,脑子里已经飞快地转过了很多念头。

  电话里到底说了什么?

  朱芊芊那边要怎么解释,这边宋疏影又要怎么解释?

  他将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通话时长,只有二十秒钟,看来也就是几句话的工夫,只不过这几句话究竟是说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韩澈直接拿着手机拨通了朱芊芊的电话,现在这种时候,还是应该先给朱芊芊解释清楚。

  他拿着手机打开房门出去,房门虚掩着,他靠在墙面上,等到朱芊芊在电话里接通,明明白白能够听见电话那头的哽咽。

  “阿澈,刚才的那个女人是谁?你如果不想要我了,不喜欢我了,你可以跟我说,我绝对不会再多纠缠你了,但是你现在……”

  朱芊芊哭的捂上了嘴,但是哽咽声还是能从手指缝里漏了出来。

  韩澈说:“刚才是我小姨接的电话,今天我妈说腿疼,我到医院去给她看腿,顺便就住在家里了,你也知道,我妈一个人生活,家里也一直有小姨在照看着。”

  朱芊芊的哭声止住了,但是仍旧是有些抽噎,“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了,不信我叫我妈过来……妈,妈!”

  “不用,不用了!”朱芊芊赶忙说,“你不用叫伯母了,我知道了,刚才就是一瞬间,我真的怕你是不要我了……”

  朱芊芊是那种豪门的千金小姐,真正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一直到现在二十岁,都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挫折,喜欢一个人就扑上去喜欢,况且,她这样的大小姐脾气,韩澈都仍旧对她这样好,所以,他说的话,她都相信,因为太过于简单单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更多更复杂的世间百态。

  “怎么可能呢,”韩澈勾着唇,笑声清冽,“我们都要订婚了,你怎么还不信你的准未婚夫么?”

  朱芊芊娇俏的一笑:“你后天什么时候的航班,我叫家里的司机去接你。”

  韩澈说:“航班好像是那天下午的,具体什么航班号我给忘了,不用麻烦你们家的司机了,我到了直接打车过去……”

  朱芊芊甜蜜蜜的说了一声:“好。”

  在临挂断电话前,韩澈忽然叫住了朱芊芊,口中的话欲言又止,最后终于选择了一种比较折中的方式,说:“宝贝千万别哭了,要不然让你爸爸妈妈看见了,指不定怎么怨我这个未过门的女婿呢。”

  虽然朱芊芊是天真的一门心思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但是朱芊芊的父母就不一样了。

  “我是在我房间里呢,我爸妈在外面,”朱芊芊说,“他们要是敢怨你,那我就跟你走!看他们还要不要认我这个女儿了。”

  韩澈和朱芊芊说了两句话,挂断了电话,又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将今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苏芳说:“你怎么能犯这种错误!”

  韩澈说:“我就是告诉你一下,如果朱芊芊打电话给你,你就说是我小姨打来的电话。”

  “你现在就给宋疏影断了,之前是因为宋疏影对韩瑾瑜不同,但是不是有了朱芊芊了么,你怎么还拖着不和她说分手?你别让那边的朱芊芊真知道了什么,那你要怎么解释?”苏芳说,“就算是韩瑾瑜对宋疏影不同,也不可能有什么改变,她应该是叫韩瑾瑜叫姑父的,你现在名义上是韩瑾瑜的弟弟,你不要乱了辈分!这种在韩老爷子眼里是绝对不可以原谅的!你别犯浑,当时也只是想要让韩瑾瑜掣肘,你由着他们随便去发展吧,你现在已经用不着她了。”

  挂断了电话,韩澈靠在走廊的墙上许久。

  在走廊上经过的人看见这边的韩澈,都纷纷侧目,虽然他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但是因为长得出众,因为健身的关系,所以身材也不错。

  只不过,韩澈根本就不在意。

  直到他转身,想要推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酒店房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锁了。

  韩澈:“……”

  他明明记得刚才在出来的时候,只是虚掩着,因为只是出来片刻,但是,现在这是怎么……

  韩澈敲了敲房间门,但里面没有人应声。

  宋疏影应该还在浴室内洗澡,韩澈便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但是,然后敲门,依旧是没有人应声,幸好他手中拿着手机出来了,他便拨通了宋疏影的手机,打了三个电话,都是没有人接通。

  韩澈有点急了,宋疏影不会是在房间里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他便赶忙就向电梯口跑过去,下了电梯,跑去一楼大厅的前台,去要房卡。

  是的,就裹着一条浴巾。

  在一家酒店内,而因为是七夕,所以,这个晚上不管多晚,酒店里情侣都是成双结对的,在路上有女人指着他对男朋友说:“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不会是暴露癖吧。”

  韩澈忍。

  他到了前台,告知缘由之后,前台的收银员看了他好几眼,让韩澈先将自己的身份信息登记,与之前入住的身份证信息对照了一下,才打电话给韩澈所在楼层的管理,让管理去拿了房卡去开门。

  再加上入住来登记的人实在是太多,所以在楼下大厅内就拖了将近有二十分钟,等到上了楼,开了房门之后,却发现里面的水晶吊灯已经暗了,只留着床头上的一阵壁灯还亮着,韩澈低声再三感谢,然后进来将门关上,看见已经在床上趴着睡着的宋疏影。

  韩澈眯了眯眼睛,走过去看了一眼宋疏影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三个未接来电,都是他打来的,但是看手机并没有动过,是静音状态,而宋疏影明显看起来已经是睡了。

  除了有三个未接来电,还有两条未读短信。

  是韩瑾瑜发来的。

  韩澈看着这两条短信,也不过只有五个字,心里不禁嘲讽的笑了笑,韩瑾瑜真的不懂怎么收女人的心,他可以默不作声的保护你帮助你,但是,嘴里不说出来,谁都不会知道。

  他将这两条短信删掉,然后手机放回原处,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宋疏影,俯身下去,他的身影将宋疏影完全笼罩其中。

  但是,床上的人似乎仍旧毫不自知,呼吸绵长,眼睫微微颤动。

  韩澈看了许久,在宋疏影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然后才翻身躺在了旁边,抬手将壁灯给关掉了。

  不知道等了多久,似乎是有很长时间之后,床上的两人似乎都已经安稳的入睡,宋疏影却忽然睁开了双眼,一双眼睛在黑夜剔透。

  她微微转了转头,看了一眼躺在身边的韩澈,紧紧的抿了唇瓣,有些发白。

  ……………………

  七夕当天,韩瑾瑜在入睡之前,给宋疏影发了一条信息,只有三个字——睡了么?

  但是,隔了许久没有见回复,他便又发过去一条:晚安。

  韩瑾瑜对于这些阴历阳历根本就没有多在意,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七夕节,就是突然兴起,就给宋疏影发过去了短信。

  没回回复,也就便睡了。

  翌日。

  高雨陪同韩瑾瑜去景德镇,在张老口中,说是最后一次让韩瑾瑜去做事情了,所以,办完事情,临走前,转一转,兑现给宋疏影的承诺。

  但是,韩瑾瑜却知道,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他走在让人看起来琳琅满目的瓷器店里,随手拿起一个古典的瓷娃娃来,眉眼看起来都特别清晰,似乎好像是真人一般,放在手中掂了一下,问店家:“可以照着照片来做一个这种类似的娃娃么?”

  店家说:“可以,但是需要等的时间长。”

  “没关系。”

  韩瑾瑜说完,便将自己的钱包拿出来,从钱夹内侧夹层,将一张宋疏影的一张照片拿了出来。

  高雨站在后面看着,这张照片的后面背景是一大片郁郁森森的墨绿色森林,而宋疏影是穿着一件碎花裙子,靠坐在一棵大树上,正在摆弄着手里的相机。

  韩瑾瑜记得那一天。

  宋疏影穿的这条小碎花的裙子,是韩瑾瑜买给宋疏影的第一件衣服。

  宋疏影当时原本宁死都不穿韩瑾瑜给她买的之间碎花的裙子,说了好几遍太土了,但是,韩瑾瑜当时将宋疏影的所有衣服都装起来捐给了希望工程。

  然后……

  宋疏影一边骂韩瑾瑜腹黑,一边还是穿上了那条小碎花的裙子,真的是觉得别扭,看着别扭,走着别扭,坐着也别扭,她觉得别扭的时候,就扭过来狠狠地瞪韩瑾瑜,“还没有人能强迫我穿我不想穿的衣服,好,你是第一个。”

  当时韩瑾瑜也是心情不错,没有计较宋疏影的这话,相反,也学着宋疏影说话的这种模式,说:“还没有人用这种语气给我说过话,好,你是第一个。”

  宋疏影:“……”

  她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韩瑾瑜,然后恨恨的转过头去。

  那个时候宋疏影的那种强装镇定强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就算是韩瑾瑜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好笑,忍俊不禁。

  “韩哥!”

  高雨在后面的叫声,将韩瑾瑜一下子就拉了回来。

  “嗯?”

  高雨看着韩瑾瑜现在这一副有些春风荡漾的模样,好像真的是恋爱的感觉哎,真不是她看错,她是张老分给韩瑾瑜身边的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见过韩瑾瑜露出过这种表情,而唯独韩瑾瑜在面对宋疏影的时候,就好像打破自然规律一样。

  前面的店主将照片还给韩瑾瑜,说:“如果你有其他事情,可以先去忙,等到办完其他事情了,再回来这边就可以了。”

  “谢谢。”

  韩瑾瑜付了钱,就到前面的瓷器店里去搜罗宋疏影发给他的那一整套盘碟,因为是在网上看到过的,有一整套,但是,现在拿着手机上的图片一家一家问过去,但是,有单独的,却没有全部一整套的。

  高雨说:“要不然找了师傅重新烧制一套吧。”

  韩瑾瑜摇了摇头:“时间来不及了。”

  于是,在这条街上,韩瑾瑜一家店面一家店面的找过去,宋疏影发来的瓷器的花样盘碟一共是有三十六种,最后让韩瑾瑜生生的给搜罗出来二十八种。

  其中有一个店家说:“这根本就不是一套的,是各种花色比较类似而已,就连品种都不一样。”

  一直到临近傍晚的时候,韩瑾瑜在临走的时候,去了最开始的那个店,将那个已经做好的瓷娃娃拿在手里。

  真的是很像,眉眼之间都特别像,特别是身上的小碎花的裙子。

  不知道宋疏影在看见这个十分神似她的瓷娃娃会有怎么样的表现。

  韩瑾瑜笑了笑,将瓷娃娃包好,放进了包里。

  当天,其实事情已经办好了,晚上的航班已经订好了,但是,与韩瑾瑜见面的宋先生,却在当时开了一个宴会,邀请韩瑾瑜去参加。

  高雨问:“需要将机票退掉么?”

  韩瑾瑜摇了摇头:“不用,你去告诉那个宋先生,就这么说……”

  但是,还没有等到高雨离开,张老随即就打过来电话,说:“这个人得罪不起,还是去吧。”

  挂断电话,韩瑾瑜冷冷的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高雨。

  高雨是张老分给韩瑾瑜的人,这一点一直都是毋庸置疑的,到底是韩瑾瑜将这一点给忘记了。

  她说:“不是我向张老说的。”

  韩瑾瑜漠然的看了高雨一眼,没有说话,走向车的方向。

  高雨脚步顿了一下,跟上韩瑾瑜,上了车。

  坐在车上,韩瑾瑜揉了揉眉心,说:“机票推迟到明天早上。”

  “是。”

  ………………

  在酒店里醒来的第二天一大早。

  韩澈是听见隐隐约约的水声,才睁开了眼睛,看见在浴室有灯光明明灭灭,有宋疏影哼出来的歌声。

  他起身,穿上衣服,恰好宋疏影也从浴室内出来了。

  宋疏影一笑:“昨晚不好意思,我见你没在房间,就睡了,实在是太累了,你不知道教的那几个小学生有多让人头疼。”

  韩澈走过来,在宋疏影的额上吻了一下:“不要紧,你累了。”

  韩澈进去浴室内去洗漱,宋疏影在外面收拾了东西,冲浴室内喊了一声:“韩澈!我早上还要赶时间去做家教,先走了啊。”

  等到韩澈从浴室内走出来,房间内已经没有了人。

  他看着床上干净清爽的被褥,明天的航班就要离开了,但是,这一夜,却真的是两人相拥而眠了一整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在来之前,韩澈在心里一再告诫自己的,和宋疏影之间的最后一层关系可以捅破了,可以进一步了,就在这个浪漫的七夕夜晚。

  ………………

  宋疏影出了酒店,脸上的笑已经完全消弭不见了。

  她紧紧地攥着手提包的带子,脸上的表情变得冷硬无比,眼底一片阴霾,抬头头顶明灿灿的阳光都不能驱散。

  宋疏影一个人在大马路上走着,走到街心花园,然后进去绕了一大圈,看着早上来晨练的一些大伯大妈,还有在草地上翻滚的宠物,她走了许久,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做家教的那个补习班打来的。

  她深呼吸了两口气,以免自己现在脾气暴躁的会伤及无辜。

  补习班的老师说:“今天……”

  宋疏影抢先说到:“我今天肚子难受,已经预约了医生,去医院看看,所以……”

  “没关系,先去照顾好你自己的身体。”

  宋疏影几乎没有再多解释一句,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她觉得自己从昨天晚上,一直能撑到现在,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没有人会在发现了自己的男朋友其实在外面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会这样的安静。

  是宋疏影逼自己冷静下来的。

  在花园里漫步走了许久,一直到在湖边散步的时候,宋疏影的手机忽然又响了,她紧紧地皱着眉,将手机拿出来,看见是韩瑾瑜的名字,她当时真的想要将手机扔进湖里去。

  宋疏影按捺着耐心,接通了电话,声音低沉,说:“喂,怎么了?”

  在电话另外一头的韩瑾瑜一听,宋疏影就是正在气头上,便问:“这又是谁惹着你了?”

  “你,你惹着我了,”宋疏影说,“有事就说事,没事儿的话就挂电话,我现在很不爽,不想多说一句话。”

  “我回来了,现在在家门口呢,没拿钥匙。”

  于是,宋疏影的心情更不好了。

  在这种时候,还要巴巴地跑回来给韩瑾瑜送钥匙开门。

  回到家,宋疏影刚下电梯,就看见韩瑾瑜靠在墙面站着,一双眼睛里写满了笑意,脚边有一个很大的木箱,她气势汹汹地跑过去,拿出钥匙来开门,但是,就在这种时候,房门竟然也与她捣乱,开了许久都打不开门,她直接一脚踹在门上,哐当一声。

  韩瑾瑜皱眉,将宋疏影从门前拉开,“今天怎么这么生气呢。”

  他拿过宋疏影手里的钥匙,说:“我来开。”

  开了门,韩瑾瑜先让宋疏影进屋,后面将这个大箱子搬进去,放在正对面的地上,然后用小刀划开,笑着对宋疏影说:“你先过来,看看,我给你买的你要的那一套的盘碟。”

  宋疏影低头看着,木箱子里,用丝绒包裹着,里面满满的放着各种花样的盘碟。

  其实,这些花样是宋疏影从网上搜刮来的,对韩瑾瑜说的是一整套,其实根本就不是,就是宋疏影看见哪个好看,就给存了下来,现在,韩瑾瑜竟然将这么满满一箱子的东西给她带了回来。

  宋疏影抬头,问:“那些图片上的花样你全都买回来了?”

  韩瑾瑜将手机里的两张图片调出来,说:“这两个没有找到,但是有类似纹路的,你看,”他说着,就将里面的盘子拿出来两个,“花纹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两个人都蹲在箱子前,宋疏影看着韩瑾瑜认真的眉眼,忽然说:“韩瑾瑜,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韩瑾瑜看向宋疏影的目光刹那间就显得讳莫如深,不由得伸出手来揉了一下宋疏影的头发,使她原本就有些杂乱的头发现在看起来更加杂乱了。

  宋疏影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里,嘭的一声关上了门,一下子扑倒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过了许久,她忽然想到要查朱芊芊这个人,便先在手机上搜了一下。

  朱芊芊,C市朱家的千金小姐……

  呵呵。

  宋疏影看着网上的这个消息,再想起来韩澈的话,同学么?

  她拿出手机来,给手机营业厅的一个叔叔打了电话。

  “严叔叔,我是疏影……我有事情想要麻烦你呢,想要查一下一个号码的通话记录……这么简单啊,那我一个人能搞定……好嘞,谢谢你啊严叔叔。”

  这一天下午,宋疏影就去了营业厅,然后将韩澈的手机号码报上去,要查通话记录。

  自然,营业厅不拿身份证是不会让查通话记录的,并且不用提还是别人了,“照片也不行,现在随便都可以PS了,我的肉眼不是专业的鉴定机器,看不出来,还是需要本人过来或者提供身份证。”

  宋疏影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直接将营业员面前的座机电话给转了过来,营业员惊了一下,问:“你要干嘛?”

  宋疏影伸出一只手来挡着营业员,很快的按下了一连串的几个数字,然后直接将听筒,说:“严叔叔,是我。”

  女营业员一时间有些忐忑了,这人在说什么?

  宋疏影点了点头,将听筒递过来递给了面前的女营业员。

  “找你的。”

  于是,这样的话,一份完完整整的通话记录就呈现在宋疏影的面前,包括几时几分打电话,电话号码是打给谁的。

  宋疏影昨天在看见朱芊芊的名字的时候,就有意记下了朱芊芊的手机号码。

  现在从一份通话记录上来看,通话记录最多的号码就是朱芊芊,甚至在前一段时间,韩澈在C市的时候。

  还有一个是国外的号码。

  意大利的号码……

  宋疏影即刻就查了朱芊芊这个人,不过,当真是巧合的是,朱芊芊就是在意大利留学,而这个异地C市的号码开始频繁联系,也就是在放假交叉的这个时间点,手中韩澈的通信记录,从跨国长途,成了在国内的异地长途。

  宋疏影握紧了手,手指甲狠狠地恰在自己的手掌心内。

  从营业厅内走出来,宋疏影觉得头顶的阳光异常刺眼,她走了几步,有些踉跄,停下了脚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其实,韩澈做的还不够隐蔽,如果他真的是有心的话,就绝对不会,用自己的号码和朱芊芊联系,会换一个另外的手机号。

  ………………

  宋疏影这边调查了韩澈和朱芊芊,而刚刚从景德镇回来的韩瑾瑜,也调查了一下他不在的这些天里,宋疏影究竟是和谁接触过。

  自然,就拿到了一家酒店的住房登记记录。

  他看着上面的登记日期和签名,许久都没有移开目光。

  昨天晚上,恰是七夕。

  也怪不得,昨天晚上给宋疏影发短信,没有回复,虽然之前韩瑾瑜也给宋疏影发过短信,没有什么要紧事也会将手机撂在一边装作没看见。

  只不过昨天,应该确确实实是没有看见吧。

  一个浪漫的七夕夜,在酒店开房……

  韩瑾瑜现在想到,忽然就觉得自己五脏六腑纠结在一起,有一些翻江倒海。

  他觉得他还是要找韩澈谈一下。

  但是,韩瑾瑜还没有来得及找到韩澈谈,就已经听到了在本周六,在C市即将举办的一场订婚宴,而男女主角正是韩澈和朱芊芊!

  在网页上,清清楚楚地登着照片,是韩澈携手朱芊芊,在珠宝柜台前选首饰的一幕。

  韩瑾瑜在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全都是这样的消息的时候,手中的烟蒂已经不自知地揉烂了,烟灰扑簌地抖落在地面上,韩瑾瑜将烟蒂摔在地面上。

  他起身,拿过手机,拨出去宋疏影的手机号码,却又在一瞬间掐断,在房间内走了七八个来回,深深地闭了闭眼睛,还是拿着手机拨通了宋疏影的号码。

  那边接通的一瞬间,韩瑾瑜觉得内心怦然了一下。

  韩瑾瑜问:“你现在在哪儿?”

  宋疏影说:“在门外,来给我开门。”

  韩瑾瑜挂断了手机,顺手放在口袋里,走到门边去开了门。

  宋疏影手中拎着外卖的食物袋,开了门就要往里进,但是韩瑾瑜却单手扶着门框,没有动。

  宋疏影微蹙眉,伸手挡开韩瑾瑜:“要让我在外面站多久?”

  韩瑾瑜观察了一下宋疏影的面部表情,笑着,却没有说话,让开了门口的位置。

  宋疏影将外卖的袋子拿出来,摆上桌,“我买了两份,你也来吃。”

  韩瑾瑜在宋疏影对面坐下来,却不吃,只是看着宋疏影。

  宋疏影抬眼,将筷子啪的一声放在桌面上,“你有话说?”

  韩瑾瑜摇头,“应该说是你有话说。”

  “我没话。”

  宋疏影长舒了一口气,又开始扒着米饭,吃了饭就回身去自己的房间内,先是坐在电脑桌前鼓捣了一会儿,转过身来就开始收拾东西,拉了一个小的行李箱,里面放上几件衣服,还空出来一大片的区域。

  韩瑾瑜抄手倚靠在门框边,看着宋疏影手中的动作,笑了笑:“你这是要去哪儿?”

  宋疏影头也不抬:“我刚刚在网上买了票,我要去C市,明天早上的航班。”

  韩瑾瑜说:“我不允许。”

  宋疏影赫然抬起头来,看着韩瑾瑜脸上的表情,“你算是我的谁,你凭什么管我,就别说我明天去C市,就算是明天出国,你也拦住我。”

  韩瑾瑜俯身看着宋疏影,此刻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感觉。

  但是,随即他就蹲下来,手指捏着宋疏影向上扬起的小巧的下巴,脸庞逼近,说:“是,我不是你的谁,但是你现在必须要听我的。”

  宋疏影挡开韩瑾瑜捏着她下巴的手,皱着眉:“我凭什么听你的?就因为我是住在你这里吗,那好,我现在不想住了,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走人。”

  说完,宋疏影就转身哗的一下打开衣柜,将里面所有的衣服一股脑儿的全都扔在床上,也顾不上叠衣服,全都扔进行李箱里。

  韩瑾瑜走过来拉住宋疏影的手臂,“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现在去C市?”

  宋疏影想要用力地推开韩瑾瑜的手,但是奈何男女在力量上还是有所差距的,她用力的结果,就是让韩瑾瑜握的更紧,然后扣紧了腰抵在自己的胸膛上。

  韩瑾瑜的手臂横在宋疏影的腰上,两人之间紧紧地贴着,已经超过了以往保持的安全距离,他微微俯身,气息拂动在她的脸上,有些痒痒的,让宋疏影不禁别开了脸。

  韩瑾瑜的目光落在宋疏影的脸上,端详着她有些微红的眼眶,以及咬着下唇发白的齿关,另外一只放在她肩头的手,控制不住地就伸过去,拇指摩挲了一下她颈部正在跳动的大动脉,一下,两下。

  忽然,宋疏影转过来,再次迎上韩瑾瑜的目光,用强硬的语气说出口,一字一顿,“我说,我要去找韩澈,你放不放我走?”

  韩瑾瑜知道,既然他都已经不经意间在网上看见了那条消息,那么,宋疏影现在,很可能也知道了。

  “我放你走,但是,”他说,“我要跟着你一起走。”

  ………………

  两人定的是第二天早上的航班,陪同的还有一贯跟着韩瑾瑜的高雨。

  高雨已经联系了在C市的人来接机,不用韩瑾瑜分心。

  宋疏影精神很差,因为头天晚上并没有睡好觉,整个人都在强弩之末,她一坐上了位置,一边的韩瑾瑜就招手叫来了空姐,要了一条毯子,给宋疏影盖在身上,另外递给她一个黑色的眼罩。

  “你补一会儿觉。”

  短短一个小时的航程,宋疏影确实是睡着了,却不是很安稳的。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是两年前,刚开始见到韩澈的时候,他穿着一件特别干净的篮球服,是来找韩瑾瑜,跟在韩瑾瑜身后叫他哥,在外面等韩瑾瑜的时候,就和宋疏影攀谈起来。

  就算是现在,宋疏影都记得,当时韩澈那一副特别骄傲的模样,说什么篮球比赛得了第一名,然后自己得了多少分得了多少个篮板。

  宋疏影面无表情地听完,然后说了四个字:“四肢发达。”

  后面的四个字是:头脑简单。

  但是,宋疏影没有说出来。

  一般情况下,这四个字后面的四个字,才是重点。

  韩澈瞪大了眼睛,“你在说谁?”

  宋疏影笑了笑:“谁在听我就在说谁咯。”

  总之,两人的开始,是因为韩瑾瑜的关系,逐渐走在了一起。

  宋疏影知道,韩澈和韩瑾瑜之间有怨,所以,她才选择住在韩瑾瑜这里,反正之前一直是住在这里的,多住一段时间,也并不会有什么改变,唯一的改变,应该就是碍于宋疏影自己,调节了韩瑾瑜和韩澈兄弟间的关系吧。

  至少,她认为是这样的。

  ………………

  到了C市,韩瑾瑜就带着宋疏影先去了已经定好的酒店,将一些东西都放在了酒店内。

  吃过午饭,宋疏影敲了韩瑾瑜的房门,说:“我要去逛商场买一件礼服,你给我参考一下吧。”

  韩瑾瑜点头,说:“乐意之至。”

  礼服店内。

  宋疏影原本选的是一件露背的黑色鱼尾礼服,显出高挑的身姿,但是一边的韩瑾瑜却向店员指了指另外一件衣服,白色,绣有暗纹的礼服。讨叼吉弟。

  店员笑着说:“先生您真是有眼光,这是比较中国风的一款礼服,是源自于旗袍的款式,但是又做了一些加工,这位小姐前凸后翘,穿这件礼服会很漂亮。”

  是的,宋疏影的身材是属于那种骨架很小,但是身上有肉,很适合穿旗袍。

  她其实对于这件衣服不感冒,但是,看见韩瑾瑜眼睛里的一抹光彩,便说:“你帮我包起来吧,就要这件了。”

  韩瑾瑜说:“两件都要了。”

  说完,他便递上了自己的卡,与店员过去结账刷卡。

  从礼服店回去的路上,高雨开车,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坐在后面。

  高雨在前面开着电台的广播,现在就在播报着访谈式的娱乐新闻报道。

  “明天,韩澈先生与朱芊芊小姐的订婚宴会在碧海大酒店里举行,在这里先祝二位订婚愉快。”

  “不知道这位韩先生究竟是什么背景啊,竟然能够俘获咱们C市之花的朱芊芊哎。”

  因为朱芊芊的父亲曾经是C市市长,所以一度这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就在大家玩笑的时候,说出来是C市之花了。

  “韩澈是S市韩家韩参谋长的孙子,艺术家韩长经的次子,这种身份你说配不配得上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瑾瑜清了清嗓子。

  不用韩瑾瑜清嗓子,前面开车的高雨就已经将电台给关掉了,车内没有了电台的声音,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落寞。

  高雨便重新调了一个音乐的电台,缓解车厢内有些逼仄的氛围。

  宋疏影一直是偏着头看向车窗外,手机铃声划破了寂静。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上面并没有显示姓名,是因为在宋疏影知道朱芊芊的事情的同时,就将韩澈的号码给删掉了。

  但是,这个手机号,却是她在脑海里记住了的。

  等到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宋疏影才落手滑下屏幕,却是按的静音键。

  她闭了闭眼睛,睁开眼睛,就发现在身边的韩瑾瑜正在看着她。

  宋疏影忽然转过来,问韩瑾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韩瑾瑜没有立刻回答,直到到了酒店门口,他才说:“是的。”

  宋疏影嘴角浮现起一抹冷笑,开门下车,顺手甩上车门。

  她踩上酒店门前的大理石地板上,旋转玻璃门上倒映着她的影子。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了,就连韩瑾瑜都知道了,就把她一个人当成是傻子一样的在戏弄着。

  好,好的很,都好的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