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29 你不要喜欢我

229 你不要喜欢我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74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0

  

  “喂……”

  铺面一股烈酒的气味,只不过,宋疏影对这种熏人的酒气却并不反感,也许是和韩瑾瑜住在一起久了的缘故。

  宋疏影后背一下子撞上了沙发,还好沙发是柔软的布艺沙发。她向后扶了一下沙发扶手。另外一只手扶着韩瑾瑜,避免他摔下去。

  只不过,现在比较尴尬的情况是,现在宋疏影只穿着一条睡裙,里面根本就没有穿内衣,况且刚洗了澡,浑身都是柔软的,而身上压着他的韩瑾瑜,身体很重,硬实的胸膛压在了宋疏影的……柔软的前胸,她顿时觉得有点尴尬。脸上红了一片,抬手去挡在韩瑾瑜的胸膛上,伸手推了推他。扔妖丰扛。

  “韩瑾瑜?”

  韩瑾瑜似乎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整个人都俯身在宋疏影身上,宋疏影侧首偏了偏头,脸庞堪堪就在宋疏影的肩窝处。嘴唇印在她的锁骨上,让宋疏影感觉到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什么也没有顾得上,双手用足了劲儿推了一把身上的人。

  结果,韩瑾瑜一下子就从他身上滚了下去,嘭的一声摔在地上,撞的在沙发前的茶几移动了一下,在光滑的地面上发出刺啦的声音。头发竖立。

  宋疏影吓了一跳,因为韩瑾瑜是脸朝下摔下去的。

  韩瑾瑜闷哼了一声,似乎是感觉到疼了。

  她呲了一下牙,赶忙就将韩瑾瑜从地面上翻过来,先是手忙脚乱地用手帮他擦了一下脸。

  韩瑾瑜眯了眯眼睛,动唇说了一句话,只不过声音小,宋疏影没听清楚,凑近了听,他却又不说了。

  “韩瑾瑜?”宋疏影在韩瑾瑜的脸上啪啪的拍了两下。“别装了,赶紧起来吧。”

  但是,韩瑾瑜除了皱眉,一丝反应都没有。

  据宋疏影所知,确实是有这种醉死的情况,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整个人都成了一滩泥,现在的韩瑾瑜,难道就是这种情况?

  她不怎么相信,因为之前跟着韩瑾瑜去过必须喝酒的场合,她是见过韩瑾瑜喝酒的,韩瑾瑜的酒量不错,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喝醉的,就算是喝醉了,也不可能喝成这样。

  这样想着,宋疏影便又在韩瑾瑜脸上啪啪啪的拍了好几下,但是这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只不过就是紧蹙了眉,偏了偏头。

  这一次,难道真的是醉了?

  也幸好是醉了的不省人事了,要不然打的这几个巴掌要怎么解释。

  让韩瑾瑜这么在地上躺着也不是个事儿,宋疏影便想要将她搀起来去他的房间床上,可是力气实在是有限,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敌得过一个大男人,况且韩瑾瑜现在在宋疏影眼里,真的是醉成的不省人事了。

  宋疏影站起身来,抱臂,后退一步,想了想,转身走到卧室内,拿了一个枕头,一条被子,枕头放在地上,而被子给韩瑾瑜盖在了身上。

  就这么着吧。

  这就是对你喝醉酒的惩罚。

  宋疏影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卧室,拿出吹风来将头发吹干,向外面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韩瑾瑜还是一动不动的,便坐下,继续学习。

  大约是过了有半个小时,宋疏影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宁的。

  窗外的夜风吹进来,有丝丝凉意。

  也就才四月份,天气还是有些凉的,如果韩瑾瑜现在就这么在冰冷的地上,躺一夜,骨头觉得是受不了的,以前就听奶奶说过,越是骨头硬的人,越是容易钻风,到时候落下一身病痛。

  宋疏影最终还是起身,走到客厅内,看了一眼,韩瑾瑜依旧是躺在地上,就连刚才的姿势都没有改变过,直挺挺地躺在地面上。

  她摇了摇头,将被子给韩瑾瑜撩了,扶实在是扶不动,索性她便抓起韩瑾瑜的两条腿,向卧室内拖,嘭的一声,韩瑾瑜的头从枕头上落下来,在地上磕碰了一下,但是宋疏影正在踢开后面的椅子,便没有注意到这边韩瑾瑜被磕碰的那么一下……

  到了卧室,宋疏影蹲下来,将韩瑾瑜给抱起来,先放上去上半身,然后是双腿,继而给韩瑾瑜脱了鞋,又帮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了,盖上毯子,才长舒了一口气,头上已经蒙了一层细汗了。

  宋疏影将韩瑾瑜卧室的窗户关了一半,窗帘拉上,看了一眼韩瑾瑜此刻因为醉酒脸颊上染上的酡红,便拿了浸了冷水的毛巾走过来,半跪在床上给韩瑾瑜擦了一下脸,又拍了拍他的脸:“真没想到啊,韩哥,你也有烂醉的今天?哈哈,你说句话呀。”

  韩瑾瑜:“……”

  一直等到宋疏影出了卧室门,黑暗中,躺在床上的韩瑾瑜却蓦的睁开了眼睛。

  他揉了揉肩膀,按了一下后脑勺,好像刚才接连磕碰了两下,脑后肿了个大包,还有最刚开始从沙发上摔落下来的时候撞了一下茶几的棱角,腰上估计也出了一块淤青了。

  这代价真的是大了点儿。

  不过……

  韩瑾瑜手指覆了一下自己的唇瓣,上面好像还残留着一丝温度,是触碰到宋疏影锁骨的时候残留下的温度。

  他虽然说是累了,但是现在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等到隔壁卧房的灯暗掉,许久之后,宋疏影已经完全沉入梦乡,这里房间内的韩瑾瑜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眼睛漆黑明亮,一双眼珠似乎是墨汁点染。

  他下了床,缓步走出了卧室。

  兴许是宋疏影已经养成了一个人在家的习惯,所以卧室门并没有关,韩瑾瑜站在门边,看见在床上,未全然拉上的窗帘透出的光,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幅剪影,在床上缩成是小小的一团。

  韩瑾瑜默默地在门口站了许久,房间内安静地似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床上原本背对着门口的宋疏影,忽然翻了个身,转过来面对着韩瑾瑜,一张小脸缩在被子里。

  这种姿势,盖被子恨不得将整个头都缩进去,这是在宋疏影十三四岁的时候,当时韩瑾瑜刚刚将她带过来到家里,这个小姑娘惯常用的姿势,喜欢蒙着脸,蒙着头,每一次韩瑾瑜都趁着她睡着了之后,才过去将被子往下拉,让她露出口鼻来呼吸,但是,不过一小会儿,这个小姑娘便又将被子给蒙上了。

  明明是心里有胆怯的,韩瑾瑜看的出来,但是宋疏影表面上却硬是装出来衣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大叔,你能不能不要总板着这样的扑克脸啊?”

  “笑一笑也不会死人的,你笑一笑呗,来,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在最初的时候,韩瑾瑜确实是没有对宋疏影笑过吧,看着她,只不过,在宋疏影的一个笑话过后,韩瑾瑜真的就笑了出来。

  其实,不管是宋疏影,还是宋予乔,都是好女孩,韩瑾瑜在当时从宋洁柔手里拿到宋予乔的照片的时候,就已经不置可否了,因为,宋洁柔口中的话,和私家侦探查出来的资料是一样的。

  只不过,说的是宋予乔,他最后带走的却是宋疏影。

  只因为宋疏影将宋予乔护在身后的那样一个动作,说:“我是宋予乔。”

  那个动作,一下子就钻进了韩瑾瑜的心里,到底是很长时间都没有这种被保护的感觉了,所以,轻而易举地就触动了他的心。

  ………………

  第二天早上,宋疏影定的第一个闹钟是五点半,第二个是错后十分钟,第三个是错后五分钟,等到第三个闹钟响过,她才猛的坐了起来,烦躁地揉了一下头发,闭着眼睛摸黑就往卫浴间走去,洗了一把脸,才算是清醒了一些。

  她开着手机里的英语听力听着,一边续了水打五谷豆浆,这边已经将面粉并红枣葡萄干和麦仁放进面包机里,等到面包豆浆都好了,火腿煎蛋夹进面包片里,顺带倒了一杯豆浆。

  学校是六点五十到校,宋疏影吃了早餐,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想着韩澈怎么还不打电话过来,刚刚想要回复过去电话,手机铃声十分欢快地唱了起来。

  她吓了一跳,在手机铃声响的同时,就将电话给按断了,看了一眼韩瑾瑜的卧室,还好是没有把他吵醒,这才收拾了东西,拿了钥匙下了楼。

  天色蒙蒙亮,韩澈穿着一身休闲装,插着兜站在喷水池前。

  宋疏影背着包跑过去,韩澈将宋疏影的包接过来,将在外面买的早点给她递过去,“今天还不晚,边走边吃。”

  “我今天早上醒得早,吃了早餐了。”

  韩澈愣了一下,“吃过了?”

  就韩澈所知道的,宋疏影基本上都不会自己做着吃,特别是特别紧张的早上,就在去学校的路上买东西吃。

  宋疏影笑了笑:“但是我还没有吃饱,我再吃一些。”

  说着,她便将韩澈手中的袋子接了过来。

  韩澈说:“我哥还在楼上睡么?”

  “嗯,他昨天喝醉了,一直睡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

  韩澈在心里冷冷一哂,喝醉了?怎么可能,昨天走的时候,还故意留下那么一句挑衅的话。

  可是,韩瑾瑜问的那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且不说他,韩瑾瑜自己呢,拿一个女人来换韩家的财产家业,傻子才会这样做。

  只不过,韩澈真的错估了韩瑾瑜。

  韩澈没有想到,在十年后,韩瑾瑜真的可以将唾手可得的家产拱手让出,只为了一个女人。

  宋疏影吃到口中一块香脆的煎饼,“阿澈,其实你哥这个人……并不像是你想的那样的,他其实挺好的……”

  韩澈打断了宋疏影的话,“是,挺好的,好的当时让我和我妈差点死在他的手下。”

  他是韩长经在外面的私生子,韩澈原本也并不知道,一直到初中的时候,他的母亲才告诉了韩澈,他的真实身份,他竟然是S市的大家族韩家人,是韩老爷子长子的亲生儿子,只不过,这件事情,母亲苏芳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的父亲韩长经,只当是一夜情过后,分道扬镳。

  韩澈对于韩瑾瑜,原本是敬仰,因为韩瑾瑜的事情,他听说过,他知道,这个人是一个真男人,他的目标,就是要当一个像韩瑾瑜这样的男人,然后顶天立地。

  真的当他知道了,韩瑾瑜其实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之后,完全呆愣了。

  他心里真的是难以说出的那种感觉,好像是在这种匮乏英雄的时代,突然间,一个英雄从天而降,降落在你的身边,是你一心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韩澈起初,也一直是在真心对韩瑾瑜的,也可能是因为年龄比韩瑾瑜要小,所以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虚心,并且认真。

  可是,就当韩长经认回韩澈,而且说服韩老爷子要让他入了族谱,认祖归宗的时候,这边的韩瑾瑜却痛下杀手,而且母亲苏芳在那场车祸中,失去了一条腿。

  母亲在进行截肢手术之前,紧紧地握住韩澈的手:“一定要夺回来这一切,原本都应该是你的!”

  韩澈的眼睛里全都是红血丝,咬着牙:“嗯!我知道了!”

  宋疏影皱了皱眉,“那个车祸,不是已经查明原因了么?根本就不是韩瑾瑜的过错,是他的车没错,但是是你妈妈开的车。”

  韩澈停下来脚步,等到宋疏影终于有所察觉之后停了下来,他才说:“我妈妈说了,是刹车失灵,是他故意做了手脚,当时幸而我妈开车的速度并不快,要不然的话……”

  韩澈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红了眼圈,“你可以在其他事情上为他说好话,但是这件事情上,宋疏影,你能不能公平一点?!”

  宋疏影看着韩澈的脸,此时此刻有一抹悲怆,她走过来,主动伸手搂住了他的腰,“我不提了,再也不提了,你不要生气。”

  韩澈向下俯身,埋首在宋予乔的肩侧,能够深深地嗅到她发间清香洗发水的味道。

  ………………

  其实,在宋疏影早晨醒来去做饭的时候,韩瑾瑜就已经醒了。

  长时间在刀尖上的生活,让他都绷紧了脑海中的一根弦,片刻都松懈不得。

  只不过,他躺在床上没有动,眼角的余光看到客厅亮了灯,一个人影过来,将他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但是,因为隔音并不是很好,宋疏影在外面跟着英文听力在读单词的声音,仍然可以透过门板传进来,声音柔柔的,是那种标准的美式英语。

  韩瑾瑜听着,竟然勾起了唇角。

  或许真的是累了,韩瑾瑜听着这样的声音,竟然又睡着了,再一次醒来,窗外的自然光已经明晃晃的了。

  宋疏影已经走了。

  但是,却在冰箱上贴上了一张字条:“早餐做好了,简单火腿你放进微波炉了热一下就好了^_^”。

  韩瑾瑜看着这张便利贴,以及后面宋疏影画着的一个笑脸,他笑着摇了摇头,走进厨房内,将一直处于保温状态的豆浆倒进杯子里,简单火腿热了,那餐盘的时候,才发现,在餐盘里,铺开放着两片吐司面包片,上面用沙拉酱画了一个笑脸,写着:eon!

  宋疏影对韩瑾瑜表面上看起来还是有点抵触的,但是毕竟是已经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所以,其实,韩瑾瑜知道,她在心里,其实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了,就算是他不在的情况下。

  吃过早餐,韩瑾瑜给宋洁柔打了一个电话。

  宋洁柔毕竟现在依旧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虽然从办婚礼到现在,两人除了在正式的家庭聚会上才会在一起出现。

  但是,他在从C市回来的首先必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去找宋洁柔。

  宋洁柔接到电话的同时,明显是愣了一下,听声音,就不想接电话,但是,仍旧是接通了电话。

  “你什么事?”

  韩瑾瑜声音冷冽,他说:“在韩氏总公司前面的茶室,我们见一面。”

  “我今天不在S市啊,我在别的地方,我们约个时间改天吧……”

  宋洁柔还没有说完话,韩瑾瑜就将她的话打断了。

  “说出来你的地址,我派人去接你。”

  宋洁柔一下子就没了话,她知道,韩瑾瑜是那种说出来就必定做得到的人,她顿了一下,说:“那好,我半个小时内赶到。”

  ………………

  宋洁柔在和韩瑾瑜见面的时候,从来都不敢迟到,唯一耍了一次手段,就是买通了私家侦探,用宋予乔换掉了徐婉莉,将宋予乔当替罪羊给推了出去,明明白白地告诉韩瑾瑜:宋予乔其实就是她的女儿。

  不过,也只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混淆视听,韩瑾瑜在不多久,就已经将两份DNA的亲子鉴定报告送到了宋洁柔的面前,让宋洁柔哑口无言。

  只不过,宋洁柔万万没有想到,韩瑾瑜没有动宋予乔,却是将宋疏影带走了,而且,还是一带走就是这好几年。

  就算是在知道了宋洁柔的女儿其实是徐婉莉之后,也还一直将宋疏影留在身边带着。

  这一次宋洁柔在半个小时内就到了,只不过,韩瑾瑜比她到的更早。

  韩瑾瑜并没有要包厢,而是在大厅内的一个比较偏僻的桌边,要了一壶乌龙茶。

  宋洁柔走过去,将包放在一边,坐下,“什么事?”

  “你最近去找过我父亲?”

  宋洁柔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确实是和韩瑾瑜的父亲韩长经见过面,但是却不是她找的韩长经,而是韩长经来找的她。

  韩长经对于这个晚来在外面留下的私生子韩澈十二分的在意,自然是希望一切都顺着韩澈的意思来,包括就是让韩澈在大学毕业之后直接进入韩氏历练,包括手中拿到韩氏的股份。

  但是,韩家老爷子却是对韩瑾瑜格外重视,一是老一辈长子的思想,还有另外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韩瑾瑜那种魄力,那种在以黑吃黑的路上,锻炼出来的杀伐决断,也怪不得,就连宋老爷子对于韩瑾瑜带走宋疏影的行为都是默认的,甚至宋洁柔都听见过宋老爷子嘱咐过宋疏影,要跟着韩瑾瑜好好的学。

  宋洁柔当时听了都只是冷笑,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把宋疏影锻炼成女继承人么?还是说宋家的男人都没有用,到时候非要一个女人上来。

  宋洁柔自己想的有点多了,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韩瑾瑜有些不耐烦的敲着桌面,眼神已经带上了冷然。

  “是的。”宋洁柔清了清嗓子,回答道。

  韩瑾瑜还是慢条斯理的样子,端起面前的茶壶,手腕轻提,倒进面前的茶杯中,问:“说了什么?”

  宋洁柔知道,既然韩瑾瑜现在来问她,就一定是知道了,索性坦白。

  “你父亲想让我站在你弟弟那边,等到韩澈毕业之后,可以直接进入到韩氏的高层,还有股份方面的问题……”

  宋洁柔说完了,抬头看了一眼对座的韩瑾瑜,当初她确实是拿到了一部分韩氏的股份,但是也是用自己在宋氏的股份作为交换的,作为牵制。

  “那你的立场是什么?”

  韩瑾瑜低垂着眼睑,没有看宋洁柔,就算是听话听音,他也能听得出宋洁柔口中的话是真是假。

  “韩瑾瑜,虽然说我们现在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明面上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就算是我帮韩澈,他也不一定领情,况且,诚信度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韩瑾瑜点头:“好,暂时信你。”

  两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倒在韩瑾瑜面前的茶,只喝了一小口,他就起身离开了。

  宋洁柔倒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杯茶,现在这种时候,正是坐山观虎斗的不错时机,只不过,韩澈那只虎,也暂时是一头幼虎,而韩瑾瑜,又擅长躲避打太极,且不说对于韩家产业实在是淡泊,如果说韩瑾瑜真的想要争的话,也是手到擒来。

  ………………

  这个晚上下了晚自习,因为韩澈打电话过来,说有事,所以便不来接她了。

  因为在高中生活,还是比较严的,现在韩澈就是趁着第二节和第三节晚自习的空档给她打来了电话,前面的好友张晓恬作掩护,宋疏影俯身在课桌下,在嘈杂环境里,捂着另外一边的耳朵,说:“没关系啊,我和张晓恬一起回去。”

  但是,挂断了电话,却依旧是有点失落的。

  张晓恬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男朋友啊?”

  宋疏影推了一把她的脑门,将手机放进包里,收拾了一下课桌上的书。

  张晓恬嘿嘿一笑,“韩澈学长嘛,我了解,当时你刚上高一,他不经常来找你么,我都知道了。”

  下了晚自习,两人一同走出校门。

  在半路上,通向校门的道路两边,一排排白杨树旁边,忽然走过来一个男生,“哎,疏影!”

  宋疏影微蹙秀眉,停下脚步。

  张晓恬是个小灵通,一看这个人,就已经认出来了,在宋疏影耳边说:“三班的班长,叫窦志鹏。”

  窦志鹏的校服敞着,露出里面的篮球服,他笑着问宋疏影:“明天下午有篮球赛,你能来看么?就在晚自习前,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宋疏影抬眼,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大男生,说:“嗯,如果有时间,我就去。”

  窦志鹏一听也是很高兴,便和张骁恬宋疏影一道向学校门口走,路上不知道是为了讨好宋疏影还是其他原因,总之话匣子打开了就停不下来了。

  但是,搭话的一只是张骁恬,宋疏影有时候也只是“嗯”一声,示意她也在听。

  在学校里,宋疏影给人的印象,一向是少言寡语对别人的搭话都是爱理不理的态度,好听点说叫文静,不好听的说就是自恃清高。

  但是,真正熟识了之后,就会发现,宋疏影待人还是很和气的,她对于熟悉的人,话也都是像是流水一样说不完。

  这一点,张晓恬深有体会,当初她也一度以为宋疏影是眼高于顶的。

  到了学校门口,张晓恬和窦志鹏摆手告别,宋疏影顺带就说了一句再见,两人沿着人行道过了马路。

  张晓恬说:“那个窦志鹏,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前几天我还看见他来班里找你了,那个时候你去厕所了,所以没有见到,他就离开了,这一次,还让你去看他打篮球,他打篮球有韩学长打的好么,切……哎,你怎么停了?”

  身边的宋疏影忽然停了下来。

  张晓恬转过身来,看着宋疏影,然后顺着她的视线,转过头看向前面不远处站着的一个人影身上。

  头顶的灯光照下来,树影摇曳,映在那人身上。

  韩瑾瑜从阴影里走出来,径直走向宋疏影,“我来接你回家。”

  宋疏影指了指张晓恬:“我跟朋友顺路回去。”

  张晓恬在后面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

  但是,不等张晓恬说完,宋疏影就已经绕过韩瑾瑜,拉着张晓恬向前走。

  张晓恬有点忐忑,因为刚才那个男人看起来气场真的是很强大啊,便小声问:“疏影,那个人是谁啊?”

  宋疏影忽然就笑了:“我姑父啊。”

  张晓恬:“……”

  这她倒是没有想到。

  前面两个女生一起走着,后面韩瑾瑜不近不远地跟着。

  张晓恬的家比宋疏影先到,她挥手道:“你路上小心一点啊。”

  “嗯,再见。”

  等张晓恬进了自己的小区,宋疏影在前面刻意多停了一下,等后面的韩瑾瑜走近。

  宋疏影问:“你怎么来接我了?之前不一直都是我一个人上学放学么。”

  “今天回来了,就来接一下你。”

  “是么,那走呗。”宋疏影向前走了一步,顺手推了一下韩瑾瑜。

  韩瑾瑜则显得比较成熟稳重,宋疏影跟韩瑾瑜一起,就显得比较话多了,说起来昨晚醉酒的事情,宋疏影还调侃道:“说真的哎,难得见你醉的那么死,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你拖到床上去了。”

  韩瑾瑜抬了一下眼皮,看着在一边的宋疏影,挑了一下尾音,吐出来一个字来:“拖?”

  宋疏影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她也能和韩瑾瑜这样轻松的相处,特别是在深入的接触之后,发觉到韩瑾瑜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冷酷,内心也还是十分细腻的。

  她问:“我问你一下,韩瑾瑜,你什么时候跟我姑姑离婚?”

  这样突如其来的话,倒是让韩瑾瑜微愣了一下,他看向宋疏影,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他看,在等着他的回答。

  宋疏影没有等到韩瑾瑜的回答,接着说:“离了婚,你就可以去找自己喜欢的人了,不必非要绑在我姑姑这里,你们彼此都没有感情,还不如放手。”

  “离婚了,就可以去找喜欢的人了?”

  这一次,韩瑾瑜特别认真的问了一句。

  宋疏影点了点头:“是啊,去找温雅,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温雅的么?”

  温雅,是韩瑾瑜的前女友。

  或者说,是在韩瑾瑜和宋洁柔因为利益结婚之前,韩瑾瑜的女朋友,只不过,一朝倾覆,温雅便离开了。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便直接伸出手来揉了揉宋疏影的头发,“走吧,你还有两个月,需要好好复习。”

  然后,一路上就再没有多少话语了。

  只不过,两人就算是没有说话,也不会感觉到尴尬,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拉长,再缩短,重叠起来,宋疏影踩在韩瑾瑜的影子上。

  一直到了家门口,在门口站着一个人影,声控灯亮起来,她拿出钥匙的同时,也看清楚了,站在门口的人是经常跟随韩瑾瑜的一个看起来十分干练的女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好像是姓高。

  确实是姓高,高雨。

  高雨向前一步,已经准确无误地报出了时间点:“韩哥,零点零五分的航班,现在还有不到五十五分钟的时间,飞机起飞。”

  韩瑾瑜对一边的高雨打了一个手势:“你先下去。”

  高雨踩着高跟鞋离开,宋疏影已经拿出钥匙来开了门,反正韩瑾瑜经常就因为一些事情飞来飞去,一年里,能有一多半的时间都不在家。

  这样也好,倒是免去了彼此见面的尴尬。

  韩瑾瑜靠在门口,看着宋疏影弯腰换鞋,然后脱掉外面的校服外套,露出里面的一件短袖T恤。

  宋疏影问:“什么时候回来?”

  韩瑾瑜回答:“我尽量在你高考之前回来。”

  “哦。”

  宋疏影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要出去两个月,或许更长时间,尽量在高考之前赶回来,而赶不回来的可能性会更大。

  韩瑾瑜原本在这边也就没有多少东西需要收拾,现在同样,他在门口略微站了片刻,然后就转身离开,宋疏影送他到电梯口,人影倒映在电梯门上,隐约印出来两个人影。

  “一路顺风。”

  电梯门打开,韩瑾瑜却忽然转过来,向前一步,宋疏影现在十分警觉,她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便向后退了一步。

  宋疏影说:“我喜欢的人是韩澈。”

  这是宋疏影自从昨天晚上韩瑾瑜回来之后,一直到刚才韩瑾瑜去学校门口接她,她一直在舌尖滚动的一句话,一直想要说出来,直到这一刻,才终于说了出来。

  韩瑾瑜的眼神在一瞬间有了冷意,他掀了掀唇角:“所以呢?”

  宋疏影说:“你不要喜欢上我,我不会喜欢你。”

  这句话,真的像是刀子一样。

  拒绝的话,无论何时,都好像是刀子一样,伤人又伤己。

  韩瑾瑜脸上的笑意没有减,只不过带上了一丝嘲讽的笑:“小丫头,谁说了我会喜欢上你?”

  宋疏影抿了抿唇,对于韩瑾瑜的这句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是感觉吧,或许感觉错了,也说不准。

  韩瑾瑜向宋疏影伸过手来,而宋疏影侧了一下头,想要后退,却被韩瑾瑜按住了肩膀,随即,他的手拂了一下宋疏影耳边的鬓发,将她散落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忽然向前一步,灼烫的呼吸逼人,但是因为韩瑾瑜的桎梏,宋疏影退无可退,只好仰起脸来,硬生生地对上韩瑾瑜的双眸。

  宋疏影以为韩瑾瑜会说很多话,最起码会有奚落她的话,她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会以为韩瑾瑜会喜欢上自己?

  但是,韩瑾瑜却如同每一次外出出远门一样,只说了一句话:“你好好照顾你自己。”

  韩瑾瑜上了电梯,电梯门关上。

  这一次,宋疏影在电梯门口站了许久,才转身回了家。

  楼下,高雨已经开车等候了。

  韩瑾瑜从后车座上了车,靠在后车座上,直接就闭上了眼睛,揉着太阳穴。

  高雨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踩下了油门,车子驶上了快车道,他说:“韩哥,你现在最好给张老先打个电话,等到飞机上再补眠,原本应该今晚就到的。”

  韩瑾瑜已经拨通了张老的电话。

  “张叔,我现在就要上飞机了……晚上我家里这边出了一点事情……嗯,我到了就去找你。”

  ………………

  两个月的时间,在高三的学子面前,就是既觉得时间慢过得苦,又想要让时间更慢一点,再慢一点。

  当宋疏影高考的前一天,原本席美郁和宋予乔都打电话,让她过来宋家吃饭,第二天好直接去考场。

  但是,宋疏影说:“在这儿习惯了,如果忽然一改变环境,就睡不好了。”

  席美郁说:“那明天早上我去找你,给你送东西吃。”

  “好。”

  席美郁第二天早上,就做了丰盛的早餐,和二女儿宋予乔一同给宋疏影送了过去,吃了饭,陪同她一起去考场。

  天气已经很热了,席美郁拿了两把伞,这边宋予乔不用上学,便帮姐姐撑着伞,“姐,你一定要考一个好分数哦,嘿嘿,给我做一个好榜样。”

  宋疏影在宋予乔脑门上弹了一下,“你怎么不说给弟弟做个好榜样啊,趁着这个暑假,好好把你数学补一补。”

  宋予乔哀嚎了一声:“我还想要玩儿一个暑假呢。”

  这一次考试,宋疏影发挥的异常出众,算是超常发挥了。

  考试完之后,韩澈就专门找来了标准答案,然后一道题一道题给宋疏影分析,估算了分数,半个月之后,真正的高考分数出来之后,和韩澈与宋疏影估算的分数竟然上下不差二十分。

  宋疏影在查成绩的当天,看见电脑屏幕上的分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转过来,一下子跳起来扑到身后韩澈的身上,大叫:“啊啊啊!终于解放了!”

  韩澈看着宋疏影这么高兴,也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只不过,眼神里始终带着一丝阴郁。

  韩澈和宋疏影在查看着报考志愿的书,筛选了一下,选了国家的一流大学里的经济学专业,毕竟宋疏影不管是在宋家,还是韩家,将来都有可能进入企业中,经济学和管理学,无异于是最好的专业。

  宋疏影不置可否,只不过,目光在韩澈翻过手中的大学志愿参考书的时候,停留在“医科大学”和“医学院”这两种字迹上,目光久久都没有移开。

  韩澈注意到宋疏影的走神,“怎么了?”

  宋疏影蓦然回神,笑了一下,“哦,有点恍然如梦的感觉,你当年高考完,是不是有这种感觉啊?”

  “有啊,”韩澈将志愿书翻到了他所在的大学,“要不然,你来我学校?”

  宋疏影眼前一亮,“好啊!”

  这算是承诺么?

  如果这算是承诺的话,宋疏影在刚刚在网上填报了志愿之后,就将这个承诺打破了。

  因为,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韩瑾瑜回来了。

  ………………

  宋疏影依旧是住在韩瑾瑜买的这套房子里,因为住的时间久了,便也当成了自己的家。

  她和宋予乔不大一样,宋予乔是那种比较乖的,听大人的话,比较务实。而宋疏影其实更喜欢小资一点,里面的装饰和摆设,全都是宋疏影自己买来的,就比如说在阳台上,在四周围着一圈鹅卵石铺砌的花坛,里面种上一些花花草草。

  在这个暴雨的夜里,头顶的闪电如同银蛇舞动,而雷声轰鸣。

  宋疏影正躺在床上看书,忽然就有些心神不宁,便披着衣服起来,到阳台上去将窗户关上,在窗户上全都是流淌下来的雨水,一行行流淌下来,遮住了视野。

  宋疏影趴在窗户上看了一眼,雨下的特别大,在楼下,都已经积水了。

  一辆车驶过,车灯明晃晃地照了一下。

  因为距离远,而且雨势太大,她并没有看清楚车内走出来的是什么人,只不过没有打伞倒是真的。

  她耸了耸肩,转身离开阳台,走至客厅,伴随着头顶一个炸雷,好像是从房顶上碾压过一样,门铃叮咚叮咚的急促地响了几声。

  宋疏影微微蹙眉,在这种时候,会有谁来叫门。

  而第一瞬间,她就想起来刚刚在阳台上,透过窗户看见楼下突兀的驶来的那辆车。

  就在宋疏影走到门前的这几秒钟,门铃又叮咚叮咚地按了好几下,还有一个声音:“疏影,开门。”

  宋疏影听了这声音,心头一惊,便急忙开了门。

  这声音,是韩瑾瑜的声音,嘶哑难耐。

  开了门,站在外面的确实是韩瑾瑜,全身上下都被淋湿了,身上的衣服可以拧出水来的那种湿透。

  韩瑾瑜脸上带着笑,只不过嘴唇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小影,我回来了。”

  宋疏影打开门,让韩瑾瑜进来,“怎么挑了个这样的天气回来?你先去泡个热水澡吧,我看外面好像都下了冰雹了。”

  韩瑾瑜走进来,看见在客厅的茶几上翻开的高考志愿书,说:“我还是回来晚了。”

  “什么晚了?”宋疏影在韩瑾瑜身后,将门关上。

  “我答应你,要在你高考前回来的,陪你去高考……”

  “这事儿啊,没关系,是我妈和予乔送我过去的……你先去换件衣服,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

  “好。”

  此时此刻,韩瑾瑜好像是木偶一样,听宋疏影说一句,他就回答一句。

  但是,就当韩瑾瑜向前走了两步,宋疏影的目光扫在韩瑾瑜刚刚站着的地面上,堆积的一小滩雨水,却是红色的,她却忽然叫了一声。

  “韩瑾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