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28 你们谁是宋予乔?

228 你们谁是宋予乔?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02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9

  

  四月芳菲。

  在一条悠长静远的长街上,有一间不大的咖啡厅,落地窗这边,总会看见一对情侣,或者先是女孩子来。或者先是男孩子来。然后两人并肩坐一会儿,然后在携手离开,脸上总是淡淡的笑。

  站在吧台后面的店员看了看时间。

  四点了,但是为什么还是没有等到这对情侣过来。

  之所以会十分在意这对情侣,主要是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儿,都长得十分出众,就算是那种身上穿着地摊上的衣服,也能从人堆里一眼就找出来。

  门口响起了风铃的声音,叮叮当当。

  店员抬头一看,果然,这一次是男朋友先来的。

  因为是老顾客了。店员不等他先开口,便问道:“还是一杯黑咖?”

  “嗯,谢谢。”

  店员在收钱的时候,注意到面前这个少年的胸前的铭牌,写着两个字——韩澈。

  韩澈端着咖啡杯坐到落地窗边,然后拿起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听起来语气很欢快。

  电话里传来一个娇弱的女声:“阿澈,我想你了。”

  韩澈笑着回答:“是么?我也想你了。”

  电话另外一头的姑娘说了很多当天的所见所闻,韩澈始终是用特别愉悦的语气来说话的,“……好,我等你从意大利回来……一定要提前给我电话。”

  挂断了电话,韩澈脸上的笑意倏然之间就不见了,消失的飞快,好像刚才他脸上的笑。是店员看花了眼。

  一个人怎么会变脸这么快?除非是在演戏的。

  但是,电话另外一头的人,究竟是谁?是女朋友?

  随着门口叮铃的清脆声响,从外面又进来了一个人。

  看见了这个人,店员就立即否定了这个猜想,电话另外一头,肯定不是女朋友,眼前刚刚进来的这个姑娘,才是女朋友。

  宋疏影手中抱着一摞书,她刚刚下了课。连回去都没有回去,就直接跑来见韩澈了。

  韩澈脸上浮起了会意的笑:“疏影,不用跑的这么急,我多等一会儿没关系。”

  宋疏影将鬓边的头发撩到耳后,转身向店员打了个响指:“给我来一杯咖啡,还是老样子,两块方糖不加牛奶。”

  韩澈递上去一张纸巾来,“擦擦你脑门上的汗。”

  宋疏影凑过去头,脸上是调皮的笑意,“你给我擦。”

  “反了你了,得寸进尺咯。”

  韩澈虽然是这么说着,却还是伸手过去,帮宋疏影擦了一下头上的汗,这边店员已经将咖啡杯端了上来。

  宋疏影慢慢喝着咖啡,一边给韩澈说在学校里的趣事儿,这边韩澈顺手拿起宋疏影的一本书,上面写着是《医学基础知识》。

  韩澈微微皱了一下眉,“怎么现在又看起医学的书了?”

  他还记得,前一段时间里,宋疏影专门去图书馆里借了几本有关于外伤手术的书,包括最基本的包扎和缝合,让他就有些意外了,现在竟然又是这种书。

  宋疏影笑了笑:“我喜欢啊,之前韩瑾瑜有两次都是在外面带着枪伤回来的,又不能上医院,方医生不在,我就学着处理一下。”

  韩澈听见韩瑾瑜这个名字,眼中原本留存的一丝笑意也没有了。

  “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哥?”

  宋疏影摇头:“不是啊,他对我很好,我自然就对他好,能帮忙就帮忙咯,毕竟是住在他那里的。”

  韩澈一下子抓住了宋疏影的手:“当初他带走你,你为什么不反抗?你为什么要同意,你为什么要顺从?你现在可以离开了,你就离开他好了,不要再在他身边了!他是一个魔鬼!”

  宋疏影将韩澈手中的书给抽了过来,却低头喝咖啡,没有再说什么了。扔边叼技。

  和韩瑾瑜之间的事情,真的不能一言以概之的。

  韩澈见宋疏影低着头不说话,自己便也不再多问什么了,一直到两人离开,就连店员都看出来这一对情侣之间,没有以前的那种和气了,好像是闹了矛盾吵了架?

  因为两人在这里累积消费够一定费用,店里就会送免费的咖啡饮品,这一次走的时候,店员就给他们打包了一份卡布奇诺,还有一份慕斯小蛋糕,里面放上了两根吸管。

  宋疏影抬手拿了,拎着先出了门。

  韩澈在后面跟着,脚步却是略微顿了一下。

  宋疏影一只手抱着书,一只手拎着咖啡外卖的袋子,便没有腾出手来拉韩澈了,韩澈便想要将宋疏影手中的书给接过来,宋疏影先是死死的不放,直到韩澈说:“好了,我哥的事情我不多问了,现在不问,以后也不问了。”

  宋疏影这才让韩澈将他手中的书给拿走了,两人并肩走了一路,一直到小区门口,才停下了脚步,两人面对面站着,身后是一片修建齐整的四季青,侧旁是一个关掉的喷水池,池中的水被微风吹拂起丝丝涟漪。

  “阿澈,我没有办法选择,但是我喜欢你是真的,我在这里也说一句,韩家人,我只真正喜欢你一个,只有你一个,你信我。”

  宋疏影抬头看着韩澈,一双眼睛里写满了真诚。

  韩澈将宋疏影拥进怀中,“我信你。”

  宋疏影也伸出手来回抱了一下韩澈,“那我先上楼了啊,下周有模拟考呢,想到就紧张死了,万一考不好怎么办。”

  韩澈噗嗤一声笑了:“你还会考试紧张?天啊,女神,你不要吓到我了。”

  宋疏影开朗的笑,抬手就在韩澈的背上拍了一下:“别乱说!小心我打你。”

  韩澈比宋疏影大两届,宋疏影高一的时候,韩澈高三,现在宋疏影高三,即将面对高考,韩澈已经大二了。

  “回去吧,明天一早我来接你去学校。”

  宋疏影比了一个OK的手势,转身离开。

  韩澈看着宋疏影的背影,脸上带着的笑逐渐僵在唇角,他微微抬头,六楼的位置,阳台上,看见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正在抽烟的男人。

  韩澈唇角向上继续勾了勾,抬手在额头前挥了一下,这种笑,似乎是在挑衅的一种笑。

  阳台上的男人将手中烟蒂上的烟灰弹掉,兴许是距离远,韩澈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他脸上挑衅的表情,在那个男人看起来就像是在戏耍猴子一样,不屑,对于他的挑衅,似乎就连抬一抬眼皮都不愿意。

  韩澈暗自握紧了拳头。

  ………………

  韩瑾瑜听见在门口传来声音,掐了烟转身走出去。

  宋疏影刚好打开门进来,弯腰换了鞋,顺手将脑后扎着马尾的皮筋给扯下来,抬头的一瞬间似乎是吓了一跳,脚步顿了顿。

  “回来了?”

  宋疏影点头:“嗯,回来了。”

  说着,她就绕过韩瑾瑜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向前走了两步,手臂被韩瑾瑜扯了一下,宋疏影蹙了一下眉,转过头来,随即韩瑾瑜的手伸过来,她下意识的去别开脸,但是韩瑾瑜的手却依旧在她的嘴角抹了一下。

  是刚刚在咖啡厅里吃了一小块糕点碎渣,留在唇角了,这边韩瑾瑜抬手,将她唇角的碎渣给抹去了。

  宋疏影的背僵了一下,就在韩瑾瑜的手触碰到她脸颊上皮肤的同一时刻,她克制住自己想要后退的冲动。

  韩瑾瑜说:“你先去学习,今晚要去家里吃饭。”

  宋疏影抬头看了韩瑾瑜一眼,“哦。”

  韩瑾瑜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有来过了,现在忽然重新回来,让宋疏影有些不大适应了。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内,将书插进书架里,将这两个小时需要做的作业都放在一边,然后坐下来,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绿树成荫,整理了一下思绪,低下头,看了一眼书桌上摆放的一个相框。

  是一张韩澈的单人照。

  照片上,韩澈站在阳光下,脸上带着笑,宋疏影记得给他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本来想要抓拍的,但是奈何抓拍的时候韩澈总是有办法让她抓不到正脸,索性便让韩澈端端正正地站着,她给他拍一张照片。不过这张正经拍的照片,也很上镜,所以,宋疏影当即就送去将照片洗了出来,裱起来在相框里。

  宋疏影对着照片笑了一下,动手将相册摆正,开始学习。

  十分钟后,宋疏影正在埋头做习题,韩瑾瑜为宋疏影冲了一杯蜂蜜柚子茶,给宋疏影端过来,放在左手边。

  宋疏影抬眼看了一眼杯中蜜色的柚子茶,说:“谢谢。”

  韩瑾瑜随手翻了宋疏影书桌上的一本书,在后面的床上坐下,靠在床头,随意地翻动着书页。

  这并不是韩瑾瑜第一次在宋疏影学习的时候,靠在后面的床头看书,起初,宋疏影还觉得有不适应,但是后来就慢慢适应了,就当韩瑾瑜是并不存在的一个人,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相反,会更加认真仔细,摒弃外界的一切干扰。

  韩瑾瑜手中的书,翻到其中一页,看了两眼,觉得额角有些疼,便抬头看着坐在书桌前的宋疏影。

  脑后低低地扎了一个马尾,将从鬓角散落下来的头发都扎在皮筋里,低头学习的时候,一只手将鬓发捋到耳后别好,手中的笔在纸张上沙沙动着,腰背挺的很直,握笔的姿势很端正,很漂亮,就好像是一幅画一样。

  就好像是五年前的那个阳光的午后,他走过去,问:“谁是宋予乔?”

  宋疏影睁大眼睛,灵动地能透出水来,将妹妹拉在身后,说:“我是宋予乔。”

  韩瑾瑜怎么能不知道这姐妹两人之间玩的这种把戏,心里不禁冷笑了一声,本来想要戳穿的,因为宋洁柔之前确确实实是拿过照片的,就是宋予乔,但是,当他看见宋疏影眼睛里的那股子倔劲儿,就忽然改变了主意。

  他弯下腰来,看着宋疏影一张稚嫩的面庞,“你是宋予乔?”

  宋疏影抿了抿唇,说:“是!”

  韩瑾瑜牵过她的手:“那好,你跟我来。”

  而后面的宋予乔抓着姐姐的手不肯放开,“姐!”

  宋疏影摆了摆手:“没关系,你先回去,今天晚上回来了,我跟你一块儿切蛋糕,给你唱生日歌。”

  宋予乔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韩瑾瑜拉着宋疏影,去了一家法国餐厅内吃饭,一路上,宋疏影都十分沉默,等到点菜的时候,韩瑾瑜反复翻着菜单,身边的服务员在推荐这特色菜,宋疏影却忽然开口了,“这家餐厅的鹅肝不错。”

  服务员立即附和:“是的,我们这边的几种鹅肝都是招牌菜。”

  韩瑾瑜将菜单递给宋疏影,“你来点。”

  宋疏影翻开菜单,迅速地说了几种菜式,最后还加上了一瓶红酒。

  当时,韩瑾瑜有些愕然,“你会喝酒?”

  宋疏影笑了,“我不喝,是你喝啊,法国菜不配上美酒,怎么能行啊?”

  韩瑾瑜微微愣了一下,手臂伸过来,搭在宋予乔的椅背后面,手指摩挲着。

  是的,宋疏影的皮肤很白,是那种透明的白,似乎都可以看见皮肤下血管淙淙流动的血液,一路上,她都没有怎么笑过。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宋疏影对韩瑾瑜笑的这一瞬间,韩瑾瑜脑海中刹那间就涌动出来一句话:回眸一笑百媚生。

  即使是未施粉黛,一张素净的小脸,他也觉得,这种笑,比起那些他惯常见惯了的风月的笑,要更美,也更打动人心。

  韩瑾瑜漠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勾手对一边的服务员说:“就按照这个单子,去吧。”

  当时的宋疏影,也才十三岁,在韩瑾瑜眼里,就是一个小姑娘,会耍花招,会耍心眼,而且还会想要用酒灌他,让他喝醉。

  只不过,宋疏影倒是失算了。

  她要的酒,是度数较高的一种红酒,但是,韩瑾瑜已经快喝了一瓶了,却一丁点睡意都没有,一双眼睛越发的黑沉,好像是水洗过的琉璃珠子。

  她有些惊愕,等到吃过晚饭,她其实已经有一丁点胆怯了,但是还是硬起口气来说:“谢谢你请我吃晚饭,我要回家了。”

  韩瑾瑜说:“你家在哪儿?”

  宋疏影尚且稚嫩的脸上露出疑惑,“你不知道么?”

  韩瑾瑜摇头,说:“我不知道。”

  宋疏影回答:“我家在昌平路,宋家老宅就是我的家,席美郁是我的妈妈,宋翊是我的爸爸。”

  韩瑾瑜问:“那你的名字呢?”

  宋疏影顿了顿,咬了一下下嘴唇,似乎是在犹豫,随即,回答说:“我叫宋疏影。”

  韩瑾瑜在心里笑了一声,到底还是一个孩子,不过,他倒是挺喜欢这个孩子的,身上有一股灵气。

  “哦?”韩瑾瑜挑了挑眉,“哪个疏,哪个影?”

  宋疏影揪了一下自己的衣角,说:“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疏影的疏影。”

  在这样的一个下午,韩瑾瑜蓦然蹲下身来,伸出手来,“你好,疏影。”

  宋疏影低着头,看了一眼韩瑾瑜向她伸出来的右手,便伸出手来与他握了握:“你好。”

  ………………

  窗外的自然光越来越弱,宋疏影抬手将桌面上的台灯打开,调亮了一下光线,但是,后面坐在床上看书的韩瑾瑜却没有一点反应。

  宋疏影回过身来,看了一眼。

  韩瑾瑜双手的书反搭在腿上,已经闭上了眼睛,头微微外在后面的靠枕上,侧旁枕着宋疏影晚上习惯放在床头的龙猫玩偶。

  睡着了?

  宋疏影轻手轻脚的起身,怕吵醒韩瑾瑜,甚至是将拖鞋甩在一边,光着脚走过来,拿起一边的毯子来给他盖在身上,但是,只是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韩瑾瑜的眼睛倏然之间睁开,盯着宋疏影,根本就是一丁点的睡意都没有,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睡着过。

  宋疏影双手顿了顿,正想要开口说话,面前的韩瑾瑜却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向旁边偏了偏头,枕在靠枕上,一只手已经捞过宋疏影的龙猫抱在怀里。

  宋疏影:“……”

  她耸了耸肩,转过身来重新走到书桌前,坐下。

  韩瑾瑜确实是太累了,已经三天都没有合眼,现在整个人都是拉长的一根弦,绷紧了,而现在回到这里,这种难得的静谧的感觉,就让他忽然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

  韩瑾瑜浅浅的睡着,宋疏影坐在书桌前,就算是翻动手中纸张的动作,都非常轻,身后的韩瑾瑜没有醒。

  忽然,一声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

  是韩瑾瑜的手机铃声。

  韩瑾瑜睁开眼睛,从口袋里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是谷明娟,他按着揉了一下眉心,接通了电话。

  “妈。”

  电话另一头的谷明娟说:“不是说好了今天来家里吃饭的么?你看看时间,家里现在就等着你一个人了。”

  韩瑾瑜说:“我在路上了,马上就到。”

  宋疏影听了韩瑾瑜的这句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真的是用的一个快要用烂了的借口。

  韩瑾瑜看了宋疏影一眼,便将宋疏影的龙猫玩偶放在一边,插着兜出了门。

  谷明娟又嘱咐了两句诸如“路上开车小心”之类的话,电话中好像是断了一下,说:“宋家的那个小女儿还在你那儿住着呢?”

  “嗯。”

  “你啊,”谷明娟叹了一口气,“算了,老爷子要见这个女孩子,你如果能带过来,今晚就带过来给老爷子看看,你爸这边我刚说服了,应该不会再发脾气了。”

  这是韩瑾瑜原本的打算,他原本也是想要带着宋疏影回一趟韩家,将那些在韩家所说的流言蜚语全都给堵住,因为老爷子当初也说了,只要是他来继承这边的家业,那么这个女孩子,他就可以对外宣布,认作是干孙女,毕竟是和宋家老爷子也有一定的渊源,认作是孙女也没有什么过错。

  但是,刚刚在楼上,韩瑾瑜看见韩澈对宋疏影的那个拥抱,以及宋疏影对韩澈两个人之间的轻松随和的氛围,他忽然犹豫了。

  他说:“再说吧。”

  “瑾瑜,妈给你说,你算是在老爷子眼皮子底下这么几年,现在都已经是明面上的事情了,你就算是再不愿意拿出来,也都该拿出来了,再说了,”谷明娟顿了顿,“宋洁柔就算是当初名义上结了婚,妈不当着你随便去找别的女人,哪怕是找去找温雅,你也不该找她的侄女是不是?这想什么话,传出去了还不是一件错事。”

  韩瑾瑜闭了闭眼睛,“妈,当时逼着我娶的是你们,不让我离婚的是你们,现在让我出轨去找温雅的也是你们,妈,我不是几年前了,就这样吧,如果十分钟之后我不到家,你们就先吃饭,不用等我了。”

  说完,韩瑾瑜不顾母亲在那边的说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俯身趴在窗口,看了一眼窗台上宋疏影养的一盆文竹,是一种绒绒的绿色,看起来扎手,但是摸起来却一点都不扎手。

  随即,他转身,到衣架前捞了一件衣服搭在臂弯,走到宋疏影的卧室门口,说:“我出去一下,晚饭你自己解决。”

  宋疏影闻言,转过身来,“不是要去你家里吃么?”

  韩瑾瑜靠在门框上,嘴角已经带上了一丝笑意:“这么急着跟我回家?”

  宋疏影不屑地回过头去,“走吧,我一会儿自己煮饭吃。”

  韩瑾瑜走过来,高大的身影在宋疏影的椅子上,蒙上了一层黑影。

  宋疏影仰起头看了他一眼,抬手去握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瑾瑜却忽然俯身一下子抱住了她,从背后,双臂环绕,他健硕温暖的胸膛贴着她的后背,他也明明确确地感受到,宋疏影的后背僵了一下。

  当然,也仅仅是僵了一下,宋疏影就用力挣脱了韩瑾瑜的怀抱,一双眼睛里已经染上了愠怒:“韩瑾瑜!你不用动我!如果你对我不能有十分的尊重,我也就不需要对你有尊重了!”

  韩瑾瑜微微低着头,台灯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打上了一片阴影,而宋疏影是背对着台灯灯光的,逆光,让她的整张脸庞都隐秘在黑暗中。

  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中,两人对视了有将近三分钟的时间,谁都没有动,谁都没有开口说第一句话。

  最后,还是韩瑾瑜转身,先离开,门咔嚓一下响了一声。

  宋疏影盯着韩瑾瑜离开的方向,过了好一会儿才坐下来。

  她先给妹妹宋予乔打了个电话,问起宋予乔的成绩。

  因为宋予乔是初三,要升高中了,成绩并不好,原本是想要去一中,但是成绩却不够,只要一边补习,这边宋翊也在找人托关系。

  宋予乔说:“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给我补习一下数学啊,我的数学快要烂成渣了。”

  宋疏影笑了一声:“估计数理化英都要给你补一补吧?上一次妈不是给你找了一个家教,你还把人家给气走了。”

  “那不一样啊,”宋予乔急忙否定,“那是个大三的学生啊,我给她看我学的一些奥数的题目,她竟然还需要我给她讲,这种水平简直就是误人子弟嘛,还不如你给我讲的清楚明白,还有,你就不知道,就这种水平啊,竟然还拿过全国奥赛几等奖,我都觉得她说的奖项是不是造假的……”

  宋疏影撑着下巴,听着宋予乔一边倒苦水,自己听的倒是十分乐呵。

  ………………

  而这边,韩瑾瑜已经开了车,在路上行驶着。

  在开车的时候,韩瑾瑜注意了一下车后,就算是没有发现人在跟踪,也依旧是甩了两条街,绕了一条远路去了韩家。

  开车大约是有半个小时,才到了韩家。

  韩家是老宅,是老一辈留下来的房子,在民国其间,还曾经是法租界,所以,里面的建筑风格是属于那种偏西化的建筑物。

  韩老爷子曾经是参谋长,他喜欢中式的建筑物,所以在老宅里,最显眼注目的便是一栋中式的楼房,两层,斗檐琉璃瓦,在四个边角还挂着灯笼。

  韩瑾瑜在进门之后,就已经有人迎了上来,韩瑾瑜将车子停在停车的位置上,才向主楼走去。

  还没有开饭。

  谷明娟一眼就看见了韩瑾瑜,“回来了?都等着你呢。”

  韩瑾瑜身上带着一股肃杀之气,进了屋才完全收敛了,笑了笑,将上身的外套脱掉,交给一边的佣人,“妈,不是说了不用等我么?”

  谷明娟说:“你爷爷说要等着你吃饭,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也要吃一顿团圆饭。”

  “嗯,”韩瑾瑜问,“我爸呢?”

  谷明娟叫佣人去上楼叫老爷子,说:“你爸在上海有个画展,到下个星期才回来。”

  韩瑾瑜叫住了要上楼去叫老爷子的佣人,说:“让我去喊爷爷。”

  在经过谷明娟的身边,谷明娟说:“韩澈在老爷子房间里,在下棋。”

  韩瑾瑜“嗯”了一声,依旧脚步未顿,上了楼。

  韩老爷子的书房在二楼的最东边,在楼梯上,和二楼走廊的地面上,全都铺着一层厚实的羊绒地毯,避免年事已高的韩老爷子不小心滑倒。

  也正是因为铺着的地毯,所以走起路来悄无声息。

  一直到的书房门口,书房的门虚掩着,露着一条缝,里面的灯光从这条门缝里露出来,洒在地面上。

  书房内传来对话声音。

  “写毛笔字的时候要提气,全身的力气都用手臂上,集中在手腕上,一笔一划,全都是灌注进去你的力量,你看,你这一撇,一捺,力道就不够,写的实在是太柔了,要带着刚劲……”

  韩老爷子声如洪钟,说着,就要提笔来写。

  这边的韩澈已经双手递上了毛笔说:“爷爷您写一个。”

  韩老爷子却是没有接韩澈手中的毛笔,而是在笔筒里取了一直狼毫,说:“你来研墨。”

  这也是韩老爷子的习惯,纵然是现在有了墨汁,却还是会习惯用新鲜研好的墨。

  韩瑾瑜原本以为是在下棋,但是现在听来,是在写毛笔字。

  他在门口站了大约有写一个毛笔字的工夫,才推门进入。

  韩澈首先抬头,叫了一声:“哥,你来了啊。”

  韩老爷子却是依旧低头,右手执狼毫,在宣纸上笔走龙蛇,另外一只手扶着右手袖腕处的袍袖,神情专注。

  韩瑾瑜站在桌前,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看着韩老爷子笔下所到处,逐渐成了一个字:凝。

  韩老爷子写完这个字,深呼一口气,然后才将毛笔放下,“阿澈,还是不够凝神专注啊,做一件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三心二意,你哥这边刚刚从门口进来,你就分了神,怎么能行呢。”

  “爷爷,我明白了。”

  韩瑾瑜的目光从桌面上的宣纸上移开,这个时候才开口道:“爷爷,该吃饭了。”

  韩老爷子说:“好,我们下去,吃饭。”

  这一次吃饭,倒是比较冷清,就像是韩瑾瑜的二叔二婶还有小姨都没有来,只有这边韩瑾瑜一家子。

  吃饭的时候,韩老爷子先问起来韩瑾瑜的父亲,谷明娟说:“有个画展,就过去了,要到下个星期才回来。”

  韩老爷子皱了皱眉:“都已经是多大的人了,还整天沉迷于那种艺术上的东西,家里的生意也是不管。”

  谷明娟笑了笑,也并没有说话。

  韩老爷子不是没有提携大儿子,毕竟是有老一辈的思想在,长子为大,只不过,韩瑾瑜的父亲就是个拎不起来的,上不了桌,实在是醉心于拍照和美术,之前拍的一张照片就曾经获了奖,但是,不管是在家族后来的生意上,还是在军队上,都提不起来。

  相反,韩老爷子倒是十分欣赏自己的这个从小就开始铁骨铮铮的孙子韩瑾瑜。

  韩澈将菜给韩老爷子的碗里夹,不管是用语还是其他的动作,都十分得体,忽然,听韩老爷子问了一句:“那个宋家的大丫头,还在你家里呢?”

  韩澈手中的象牙筷在碗边叮当的碰撞响了一下。

  韩瑾瑜看了一眼韩澈,回答老爷子的话:“是。”

  “不是说领来给我看看的么?说好了的事儿又后悔了?”韩老爷子说话说得不紧不慢,但是就连一边的谷明娟都是捏了一把汗。

  韩瑾瑜说:“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高考了,我怕影响到她的学习,这事儿就暂时没有给她说。”

  韩老爷子“哦”了一声,沉吟片刻,说:“也是,那就等那丫头高考完了,再过来吧,让她好好准备着。”

  “嗯。”

  韩瑾瑜在抬头的一瞬间,目光与韩澈相接,韩澈脸上没有一丁点笑意,却是首先移开了目光,低着头吃饭。

  在饭桌上,开了一瓶白酒,六十多度,给老爷子拿了酒盅倒了小半杯,这边的韩瑾瑜和韩澈都倒了一小杯。

  韩老爷子每天都必须要喝酒,这是以前在军队上留下来的老习惯,每天都喝一点,活络筋骨,热血,但是却不贪杯,自然,他也是这样告诫儿孙的。

  只不过,孙子这里,大儿子膝下的韩瑾瑜和韩澈,却都没有听进去。

  吃了饭,谷明娟让佣人们收拾桌子,这边已经打电话叫了按摩师上去给老爷子按摩筋骨,韩瑾瑜和韩老爷子说了几句家常话,便起身要离开了。

  谷明娟送儿子出去,一路上,说:“你现在还没想好?当初你二爷爷留下来的韩家这么大的一个家业产业,你就这么想要拱手让给你二叔他们?”

  谷明娟知道反正儿子是怎么说都听不进去,索性便已经不像是以前那么多说了,直言不讳,“还是说,你想要给了韩澈他们母子?你也知道,当初要不是你爷爷护着,我们两个就要被赶出去了,到时候别说没有你我的份儿,说不定现在就要喝西北风了。”

  韩瑾瑜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漠然,说:“妈,就算是不倚靠着韩家,你也有工作有积蓄,就算是你没有积蓄,我也会养你,你放心,不会沦落到那么惨的境地的。”

  “覆巢之下无完卵你知道不知道?”谷明娟皱着眉,“你想要全身而退么?你觉得韩澈和那个贱人如果真的成了韩家的夫人,根本就不会有宁日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不是我们一直都在说的话么。”

  韩瑾瑜手中拿着车钥匙转动,“嗯,我知道了。”

  谷明娟一看韩瑾瑜就又是在敷衍,便接着说:“你以前刚开始在道上的时候,并不是这样消极的,你现在这是怎么了?韩瑾瑜,你给我好好想想我说的话,还有,韩老爷子这边不提起,你也不要以为是并不知道,你在那边道上的事情赶紧脱手,藕断丝连的最要不得。”

  “再给我两个月。”

  谷明娟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两个月之后呢?”

  “我进公司。”

  谷明娟现在还是都住在韩家这边,她转身回去,韩瑾瑜继续向前走,拿着车钥匙解了车锁,坐进去,靠在椅背上,闭了闭眼睛。

  实话说起来,两个月也只是给谷明娟的空头支票,兑现嘛,两个月肯定是不够的。

  只不过,这两个月,他却是想要给宋疏影一个绝对安静的氛围,能够复习准备高考,说来,如果宋疏影想要上一个好大学,不必这样用功,不管是这边的韩家,还是她的本家宋家,都会有能力,把她送到好的大学里,但是,她却拒绝所有人的帮助,要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进入自己心仪的大学,然后挑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

  韩瑾瑜睁开眼睛,挂档踩下油门,从韩家大门缓缓驶出。

  就在韩家大门外的路边,站着韩澈。

  韩澈向韩瑾瑜招了招手。

  韩瑾瑜从车窗看出去,亮了一下车灯,在路边停了车。

  韩澈走过来,开了车门,“哥,我没开车,你送我一下?”

  韩瑾瑜打了个手势,“上车,去哪儿?”

  韩澈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说:“你顺路,就在前面的那条街,有个新开张的酒吧,我朋友开的,捧个场。”

  韩瑾瑜多余的话也没有多问,便踩下了油门。

  因为是新开张的酒吧,所以热闹非常,就连现在已经十点半,街上的店面大部分都已经关了,这一间酒吧的外面,却是灯光璀璨,霓虹闪烁。

  韩瑾瑜将车停了,韩澈解安全带,说:“哥,你下来也喝两杯?我请客,反正今天还早,你就过来看看。”

  韩瑾瑜说:“好。”

  韩瑾瑜这样顺利地就答应了,倒是让韩澈有点愣了。

  “你只是说说吧?”

  韩瑾瑜长的是一双什么眼睛,就算是脸上有些微的表情变化,也能够识别出来,韩澈一笑:“哥,你这是说什么呢,我都邀请了你了,你就下来吧,到前面停车,这边车位总是有人贴罚单。”

  韩澈在一边等着韩瑾瑜停了车,两人才一同进了酒吧,一进去,便是一阵接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不过这门倒也真的是隔音,在外面,几乎听不到这种几乎要将人的耳膜给震碎的声音。

  韩澈并没有直接找自己的朋友来,既然是开张第一天,现在肯定是忙的团团转,他挤过一群正在疯狂扭动的人群,首先来到吧台处,要了几瓶酒,让吧台的小哥一瓶一瓶的开了,拿了两个酒杯。

  这边韩瑾瑜随之跟了上来,已经找了一个座位坐下。

  韩澈混着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了韩瑾瑜,然后自己拿着酒杯与韩瑾瑜手中大家酒杯碰了一下,仰着头喝下去。

  这种酒混着喝,最是容易喝醉,韩瑾瑜看着韩澈喝酒,他没有动。

  韩澈倒是笑了,“哥,你这是怕醉么?”

  韩瑾瑜扬起酒杯,一饮而尽。

  韩澈便又给韩瑾瑜满上:“爽快!”

  说到底,其实韩瑾瑜看出来了,韩澈就是想要灌他的酒,想要灌醉他,只可惜,韩瑾瑜的酒量是在张老手底下练出来的,绝对能称得上是一句“海量”,当韩澈握着酒瓶子的手都有些抖了的时候,韩瑾瑜还目光澄澈,映着头顶五光十色的灯光。

  韩澈说:“哥,回头我把我女朋友正式介绍给你,长得可漂亮了。”

  韩瑾瑜问:“你女朋友是谁?”

  韩澈说:“你认识啊,就是疏影啊,话说,哥,还是你牵的我和疏影的红线呢。”

  此时此刻,韩澈趴在吧台上,眼神已经彻底迷离了,他抓住韩瑾瑜的手腕:“哥,我能看出来,你是不是也喜欢她?你之前把她留在身边,不仅仅是为了和宋家势力平均的,是吧?你肯定要也喜欢上她了,对不对?”

  韩瑾瑜盯着韩澈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凑近了问了一句:“韩澈,那我问你,让你用这个韩家的产业,与我来换宋疏影,你换不换?”

  不等韩澈回答,韩瑾瑜已经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从钱包里掏出来钱递过去,对吧台小哥说:“结一下帐,剩余的前帮我找人把他送回去。”

  韩瑾瑜给的钱对于这几瓶酒来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吧台小哥自然是欣然答应。

  “你家住在哪儿啊?我找车送你回去。”

  而趴在桌上的韩澈并没有顾得上这个吧台小哥,眼神中那种因为醉酒的迷离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盯着从人群中离开的韩瑾瑜,抬手将面前的一个玻璃酒杯扫落在地上。

  在这样动感嘈杂的环境里,就好像是在静谧环境中一滴水滴落大海,一丁点声音都被消弭干净了。

  ………………

  十一点半。

  宋疏影看了一眼时间,走到窗边看了一眼楼下,并没有看见韩瑾瑜的车,看来,韩瑾瑜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莫名的,宋疏影松了一口气,然后伸了个懒腰,拿了睡衣去洗澡,准备洗澡出来之后再学一个小时,给韩澈发条短信,上床睡觉,明早还要早起去上学。

  洗澡过后,刚刚正在擦拭着头发,就听见有人按门铃。

  宋疏影用力地擦了两下头发,急忙就将毛巾往旁边一搭,顺手将头发挽起来,在睡裙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针织衫,去开门。

  “谁啊?”

  从猫眼里向外看,看见了是有两个人,一个人正扶着……韩瑾瑜?

  宋疏影开了门,是一个中年大叔扶着韩瑾瑜。

  这个中年大叔说:“是322吧,就是这里,他喝醉了,刚刚从在楼下下了出租车,就狂吐,就报了这个门牌号。”

  “是这里,谢谢你了,大叔。”

  说着,她就向前一步去扶韩瑾瑜,韩瑾瑜却是向前歪歪扭扭地走了两步,宋疏影在身后将门给关上。

  “你慢点!”

  韩瑾瑜醉醺醺地,走了个八字,绕过前面的沙发,就要往墙上撞,这边宋疏影急忙追上韩瑾瑜,在后面拉了他一下,但是却不料,不知道是宋疏影拉的力气大了,还是因为韩瑾瑜醉的实在是成了浑身没有一点骨头,一下子就向宋疏影这边倒了过来。

  宋疏影只顾着扶韩瑾瑜,却没有稳住自己的重心,被这么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直接倒在了后面的沙发上,韩瑾瑜的身体重重地压了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