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27 努力地幸福着

227 努力地幸福着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56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9

  

  张院长脸上带着笑,已经主动迎了上去。

  “张院长,好久不见了。”

  这个声音……

  听起来怎么就这么熟悉呢?

  宋予乔和梁易随后都站了起来,宋予乔先一步起身,目光垂落在地面上。首先就看见了锃亮的皮鞋。有点眼熟……向上,是一双长腿,再向上,穿着休闲款西装的……裴斯承。

  她就一下子傻了眼,有些呆愣。

  裴斯承=新来的客座教授?

  哦,不会吧。

  后面的梁易也傻了眼,不过他比宋予乔先回过神来,毕竟是他将三哥送过来的。

  原来,是这样的。

  梁易在心里比了一个大拇指,这真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以后应该多拎着鸡鸭鱼去向裴三哥去请教了。

  院长倒是不知道。他只是一位宋予乔和梁易有关系,倒是没有想到和裴氏总裁也有关系,现在自以为是一个中间人,还十分热切地给宋予乔介绍,“这就是你们大三的裴教授,是客座教授。裴氏的总裁,是最年轻有为的企业家,曾经还在美国……”

  宋予乔听着,在内心腹诽了一下。

  这些,我比院长你更清楚的好伐?

  裴斯承已经笑着向前走过来,主动伸出手来,“你好……”

  院长看出来裴斯承是在询问姓名,不等宋予乔自报姓名。自己就首先回答道:“这是宋予乔,之前是A大的学生,后来是办了休学。”

  裴斯承微微笑着:“你好,宋同学。”

  宋予乔抽了抽嘴角,“你好,裴教授。”

  裴斯承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还真的是像极了做学问的,其实,就是一名无良的“奸商”。

  “这位同学,我看你十分面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吧?”

  宋予乔脸上的笑有点僵了,“呵呵,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见过了,但是我不知道您是A大的教授。”

  虽然宋予乔现在口中是这样说的,但是,眼神却在凌厉地指责:“搞什么啊!裴斯承!你什么时候成了教授级别了?”

  裴斯承依旧是一副标准的为人师表的模样,笑的温文尔雅,好像是真的和宋予乔这个女学生有过一面之缘。

  真的是十分诡异的场面,在院长的眼皮子底下,宋予乔也只能暗自给裴斯承递眼色,看起来倒像是在眉目传情了。扔亩系号。

  院长也是个人精,似乎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笑着说:“那真是巧了,我做东,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

  宋予乔原本想要推辞,心知院长也只是想要请裴斯承和梁易吃饭,自己就算是去了,也就算是一片绿叶,用来当陪衬的。

  “我在外面还有兼职,我就先不打扰了……”

  但是,宋予乔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裴斯承就清了清嗓子,宋予乔愣了一下,等着裴斯承清嗓子之后的话,却没有下文了。

  梁易却是明白了,现在就是让他上的啊,他才是炮灰,无论何时都是炮灰的角色,这种时候,就该顶着前面轰轰的炮火向前冲,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他扭过头来,一笑,唇红齿白大好少年,对宋予乔说:“三嫂,出去一起吃个饭吧,别推辞了,去我的餐厅。”

  梁易别的本事不会,就会软磨硬泡,你不松口,那好办,就各种磨到你松口,在这一点上,宋予乔深有体会。

  于是,几个人就在学校后面的一个饭店里,定了一个房间,点了几个菜。

  正在吃饭中,院长接了一个电话,是校长打来的,要紧急开会,所以便先离开了。

  梁易看着院长离开的背影,心想,这是三哥做的手脚呢还是三哥做的手脚呢?

  一个编外人员走了,这边就剩下了三个明白人。

  院长一出门,这边裴斯承刚刚剥好的一尾虾,便蘸了酱汁,给宋予乔放在了面前的小碟子里。

  宋予乔故作惊讶的模样:“呵呵,裴教授你这样对一个学生,我真的是受宠若惊啊,不敢当。”

  裴斯承已经抽出来一张纸巾来擦手,听见宋予乔这句话,便将虾肉用筷子夹起来,送到宋予乔的唇边,“那这样呢?”

  宋予乔挑了眼角看着一边的裴斯承,瞪了他一眼,才将虾肉吃在口中。

  裴斯承这才笑了,放下筷子,顺手将眼镜取了下来,就完全变了模样,原本因为眼镜的修饰而柔和的脸部轮廓,深邃和凌厉,阴影错落。

  梁易现在对于这种秀恩爱已经免疫了,自己低着头一顿猛吃,根本就不管这两位的眉目传情,反正不吃白不吃,不是自己掏钱,吃饱了就跑路。

  最后,等到梁易也走了,就剩下这么夫妻两人。

  宋予乔问:“你怎么想到来当客座教授了?”

  “当总裁当腻了,换给教授当当换个口味,给你点新鲜感。”

  宋予乔:“……”

  她想了想,有点疑惑,问:“再有,你不是学的是金融经济么?但是我学的是文字专业哎,是不是有点不对口了……你说白了就是来堵我的是吧?让我叫你教授,我当你学生,左右都是占我便宜。”

  裴斯承没有说话,只是笑着。

  裴斯承全程都没有怎么吃,都是在给宋予乔夹菜,要么就是给她剥虾,直到宋予乔说吃饱了,他才收手,叫服务员来结账。

  宋予乔拦住裴斯承:“我这个学生怎么好意思让教授给我结账啊,会不会被其他女生给打死啊。”

  本来宋予乔一句调侃的话,但是裴斯承却十分认真的回复了一句:“不会,我会护着你。”

  “……”宋予乔说“但是,如果……万一你一个不爽给我挂了科怎么办?”

  “你有这种觉悟就是个好学生,我会酌情处理的,”裴斯承笑了笑,“比如说,到办公室来写检查,或者关禁闭啊,我有特权。”

  宋予乔:“……你就是一个大资本家,你来这里就是误人子弟来了。”

  裴斯承揉了一下宋予乔的头发,搂着她的肩膀,问服务员来刷卡付了钱。

  在一边的服务员已经要被面前这个英俊的男人折服了,这种桃花眼啊,这种宠溺的表情啊,真的要溺毙在其中了。

  有两个是A大学生兼职的服务员,就站在饭店门两边,看着前面的一男一女离开,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

  “是教授哎。”

  “太帅了!是哪个学院的!我要去听他的课!”

  直到坐上了车,宋予乔都死死地瞪着裴斯承,“你要完蛋了,以后跟一帮逃课的学生们打交道,你会累死。”

  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就像是裴斯承这个半吊子的教授的课上,考勤率永远都是最高的,而宋予乔永远都是用哀怨的十分不屑的眼神,看着讲台上面的人,心里想:今天又被点名了,好惨。

  ………………

  晚上和裴斯承一起回到家,而裴老太太却在门口坐着,坐在行李箱上。

  “妈?”

  宋予乔赶忙就上去将老太太扶起来,“这是怎么了?”

  裴老太太此时此刻一副扑克脸,“我来投奔你们了,那个裴家,我这辈子都不要再回去了!”

  宋予乔和裴斯承对视一眼,这一看就是……吵架了?

  看来,父母吵架了就是来找儿女,说起来一准是没错。

  宋予乔扶着裴老太太,一边安慰她,前面的裴斯承已经用新的密码锁开了门。

  裴老太太抱怨:“连门锁换了也不告诉妈一声,知道,你跟你大哥,一个个都是胳膊肘往外拐。”

  宋予乔给裴老太太安排了房间,还私下里问了裴斯承,“用不用给爸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什么事儿?”

  “不用,你放心好了,老爷子会主动打电话来问的。”

  果不其然,等到晚上的时候,裴斯承就先接到了大哥的电话。

  “刚刚爸给我打电话,问咱妈是不是在我这儿,我说没有,是不是去你那儿了?”

  裴斯承道:“嗯,在我这里。”

  裴聿白松了一口气,嘱咐了裴斯承两句,刚想要挂断电话,却听见那边一个女声,透过话筒传过来:“聿白,沐浴液没有了。”

  裴斯承:“……”

  裴聿白:“……”

  “大哥,那个……我……先挂电话了,你去忙吧。”

  忙着去买沐浴液?

  宋予乔听着裴斯承最后一句话竟然结巴了,噗嗤一声笑了,“电话里见了鬼了么?大哥说了什么?”

  裴斯承摇了摇头:“不是,我听见有秦箫的声音了。”

  秦箫?

  提起秦箫,宋予乔就想起来还是去年冬天的时候,从裴家大院出来,贝勒直接扑进了那个女人的怀里。

  她顺嘴问了一句:“大哥和秦箫,之前是不是很熟?”

  “不是很熟,是相当熟,”裴斯承捏了一下宋予乔的脸蛋,“比七年前我们俩都要熟,那个时候我连你真名都不知道呢。”

  宋予乔现在提到这个就有点理亏,转过身就要走出去,却被裴斯承拉住了手腕。

  “楚楚?”

  宋予乔一不留神就被裴斯承拉着坐在了他的腿上,回头,对上裴斯承的幽深双眸。

  “现在轮到我向你提问了,原因?”

  “你不觉得楚楚这个名字好听么?不如我以后就叫夏楚楚好了……哎,裴斯承!”

  裴斯承眨了一下眼睛:“你骗了我,我总是要讨回点什么吧。”

  其实,裴斯承是知道的,当年,宋予乔离开中国,去加拿大找母亲,就是已经被过去伤透了心,想要重新开始,用一个全新的身份,用力地笑,用力地向上爬,然后在遇见喜欢的人之后,用力的去爱。

  她也知道,他都知道。

  裴斯承扣紧宋予乔的腰,低头去吻她的唇,向下游移着,被宋予乔用手挡开,裴斯承便直接抓住宋予乔的手,扣在头顶,绵软的身体已经被向后压在了床上。

  “裴斯承,你妈还……”

  吻已经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给堵住了。

  而后,裴老太太“咳咳”了两声。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裴斯承手中的动作有了一丝滞顿,宋予乔便趁着这时候将裴斯承给推开,直起身来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有点羞赧的低着头。

  裴老太太笑了笑:“嘿嘿,那个……刚才是老头子打来的电话?”

  此刻裴斯承一脸面瘫的表情,“没,是大哥打来的。”

  裴老太太嘴里嘟囔了两句,“都五个小时了,竟然都没有打电话来找我,老头子真是……”随即,老太太抬起头来,摆了摆手:“嘿嘿,那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继续……”

  裴老太太刚出门,就撞上了迎面跑过来的裴昊昱。

  裴昊昱被撞的一个踉跄,差点就翻倒在地上,被老太太一下子捞住,还没有站稳,就绕开奶奶就向房间里走。

  裴老太太拉住裴昊昱:“哎,小火你现在不能进啊。”

  裴昊昱揉着鼻子,仰着小脑袋瓜看着裴老太太:“为什么?我要去找乔乔!”

  裴老太太反手已经将房门给锁了,蹲下来,刻意压低声音,覆在孙子耳边,说:“你爸爸和妈妈正在做运动。”

  裴昊昱完全没有听明白,问:“做什么运动?我也要做运动。”

  在房间内,裴斯承已经和宋予乔双双躺在了床上,裴斯承眼眸中含着笑意,双臂支撑在她身体两侧,“做有益于身心健康的运动……以后我们每天早晚都要做。”

  ………………

  幸福的时光,总是像流水一样飞快。

  有人幸福了,有人就在追寻幸福的路上。

  六月中旬,宋予乔将华筝送上了飞往温哥华的航班。

  华筝自然是没有告诉郑融的,可是宋予乔却在私底下给郑融打了个电话,将航班号告诉了郑融。

  “你如果真想要她,就去接她。”

  郑融听到宋予乔的这句话,停顿了许久,都没有说出话来,让宋予乔都以为电话已经断掉了,将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屏幕,电话一直是在通话中的。

  “郑融?”

  郑融的声音这个时候才从电话听筒里传了过来。

  “没事儿,我现在就找车去机场接华筝。”

  但是,宋予乔分明已经听出来郑融声音里饱含着的激动和迫切,这不是假的。

  她挂断了郑融的电话,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一架飞机飞过在天空中留下的一道白线,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到机场外,在车边,倚着一个颀长的身影。

  宋予乔特意从后面绕过去,前面的裴斯承正在打电话,并没有注意到她。

  她在距离裴斯承还有三步远的时候,就忽然一下子扑上去,从后面将裴斯承搂住了。

  裴斯承单手拉过宋予乔,对电话里说:“嗯,我知道了,韩哥……放心,我一会儿就开车去半山别墅,对,予乔在我身边。”

  “予乔,韩哥的电话。”

  宋予乔接过电话,听电话里的声音,是韩瑾瑜。

  “韩哥。”

  “予乔,安安先送到你们那里,等到过了这段时间,我就去接安安。”

  “嗯,好,没有问题,”宋予乔从韩瑾瑜的语气中,觉察到事情的不同寻常,“姐姐呢?”

  “你姐姐也很好。”

  说完这句话,韩哥那边听起来很嘈杂,似乎是有人在说话,宋予乔便不打扰了,问了裴斯承是不是还有事,将电话挂断了。

  宋予乔将手机给递还给裴斯承,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我姐姐没事吧?”

  裴斯承紧紧地扣住宋予乔的手,“没事的,都不会有事的。”

  宋予乔用力地点了点头,回握着裴斯承的手,嘴角带着越发坚定的笑。

  不管这个世界如何残忍对待,不管经历过什么,纵然站在黑暗里,也看向光明,相信一切真善美,相信爱,相信好人,相信。

  其实,我们的人生,都才刚刚开始。

  我们都会幸福,我们都要努力的幸福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