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18 尾声六:该幸福的,都幸福了

218 尾声六:该幸福的,都幸福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20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4

  

  但是,确实是裴老太太多想了。

  事情原本也没有这样复杂。

  而且,宋予乔也已经看见了杂志上的这张照片和报道,这个女人,名叫秦箫。是刚刚从国外回来的一个女明星。

  娱记究竟还是娱记,照片的拍摄角度真的好,真的就好像是报道中所说的,暧昧,新欢,情投意合。

  只不过,昨晚才刚刚海誓山盟了,现在转眼就出去找新欢了,还是她看中的裴斯承么?

  虽然心里很相信,到底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宋予乔随即就拨通了黎北的电话,问:“最近裴氏有产品需要代言么?”

  黎北一听就明白了,肯定是说的关于今天老板去见的那个女明星的事情。

  看来,老板这种终身幸福的事情,还是要压在他黎北的身上了。到时候他跟女朋友结婚,如果老板的红包不多出来二百块钱都显得没有诚意。

  “老板娘,是这样的……”

  ………………

  究竟,暧昧和新欢,也要看清楚对象,就比如说很可能是裴三未来的嫂子的人选。

  当天在裴氏。裴斯承去开例会,跟去做会议记录的是虞娜,黎北在外面核对婚礼上邀请的人的名单,顺带选出了几份请柬样式。供老板和老板娘筛选。

  忽然,电话响了,黎北当成是工作的手机号接通,“你好,我是黎北。”

  楼下是前台小姐打来的电话,说:“这边有一位秦小姐说要找裴总。”

  “裴总现在开会。”黎北用肩膀夹着电话,另外一只手迅速地已经按动鼠标,在电脑上找出来工作安排表,“你登记一下,要见裴总需要预定,这种事情又不是你第一次知道的。”

  “不,不。不是。”前台小姐有点结巴,“来找裴总的是秦箫啊!秦箫你认识不?天啊,国外回来的秦箫!”

  黎北:“……”

  三秒钟后,黎北大喊了一声:“帮我给她要一张签名啊啊啊啊!她是我女朋友的偶像!”

  于是,在这种时候,黎北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找了裴斯承。

  说实话,他心里真的还是有点忐忑的,因为毕竟打电话来找他的是老板娘之外的人,有点风险。

  但是,等到黎北俯身在裴斯承耳边说完这些话之后,裴斯承霍然睁开眼眸,转向黎北:“你确认过了?”

  黎北点头:“真的确认过了。”

  裴斯承让虞娜安排接下来的工作,便抬步走了出去。

  等到裴斯承走出会议室,在场的员工顿时都有点失控了,到底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老板娘,也只有老板娘有这种魅力了吧。

  虞娜心里也挺疑惑的,不过,此时此刻,她也仅仅是将裴斯承交给的工作做好。

  来的人确实是秦箫,货真价实的秦箫。

  裴斯承让黎北预定了餐厅,然后陪同秦箫去用餐。

  秦箫是明星,而且是刚刚从国外回来,身后盯梢的娱记肯定不少,少不得将拍到的一切全都联系个遍,这一次就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裴斯承看见杂志报道,忍不住皱眉,真的是无孔不入了。

  当即秦箫已经打来了电话,“真是抱歉,回来就让你遇上这种报道。”

  “没关系,我已经让杂志社给撤下来了,我哥那边你还不打算说么?都已经上了杂志了,他肯定已经知道了。”

  “不用说,”秦箫顿了顿,“他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他,反正最后的结果不会改变的。”

  “嗯,好。”

  ………………

  当晚回到家,裴斯承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竖在茶几上的一本杂志,封面的他自己拍的角度倒是不错,只不过头发有点乱了。

  杂志是撑起来放在茶几上的,是刻意这么放着的。

  他走过去将杂志收起来,心里已经是有了数。

  下午接到黎北的电话,他就已经知道了,当时本想要给宋予乔打一个电话解释的,既然黎北已经转述过了,自己如果再重复的话,便显得有些子虚乌有了。

  况且,宋予乔说了信任,那么,就绝对不会因为媒体上的臆想八卦而改变初衷,但是,就算是不相信,看到之后仍旧会有内心波动。

  家里冷冷清清的,就连一向十分闹腾的裴昊昱都已经不见了人影,不知所踪。

  裴斯承轻手轻脚地将门推开,看见宋予乔正倚靠在床头看书,听见门口响动,懒懒的掀了一下眼帘,看见是裴斯承,便复又低垂下去,顺带回了身。

  “老婆。”

  裴斯承说着,便走过去坐在床边,但是宋予乔手起书落,直接顺手就将裴斯承给从床沿边给推了下去,“下去,先去洗澡。”

  裴斯承笑了笑,便将衬衫解了,外面的西裤也脱了,只穿了一条内裤,然后就这么光着在卧室里来回走动,找睡袍,找需要换洗的衣服,找这找那。

  宋予乔眼看着他直接就在卧室内就要宽衣解带,便直接将旁边的一个抱枕给砸了过来,“你敢在这里继续?”

  裴斯承将抱枕接过,放在床上,轻笑了一声才拿了睡袍进了浴室,转瞬在浴室内已经响起水声哗啦啦。

  宋予乔从磨砂的浴室门上,看见隐约晃动的黑色人影,将枕头下的手机摸出来,网上又搜了一下这个名为“秦箫”的女演员。

  在电话里,黎北说,这个秦箫是裴大哥的前女友。但是,在裴老太太口中,说裴老大的前女友多了去了,不过应该是有一个比较特别的前女友。在裴昊昱口中,哦,这个是贝勒妈妈。这句话说完,宋予乔便直接将他给扒光了丢进浴缸里去洗澡了。

  浴室门推开,裴斯承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来,一身黑色的浴袍,闲适慵懒。

  宋予乔将书放在一边,躺下来,抬手就将床头的灯给关了,顿时,房间内一片漆黑。

  裴斯承坐在床边,将头发擦干了之后,才躺在床上,俯身去抱宋予乔,闻到一股和自己身上沐浴露相同的味道,忍不住就用鼻尖去蹭她的后脖颈,被宋予乔避开。

  “你别闹,我都快要睡着了,你又把我闹醒。”

  裴斯承一听宋予乔用这种娇嗔的语气说话,现在就止不住的想要闹她,却越发的觉得下身越来越疼。

  宋予乔转过来,“这个秦箫的电话,你能不能给我?我想要一张签名。”

  裴斯承一笑:“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追星了?”

  “就刚刚开始的。”

  裴斯承失笑,“她回来找我,是说有关大哥的事情的,之前不是说过大哥一直在等一个女人么,就是秦箫。”

  宋予乔愣了一下,但是事先已经知道了,随即挑了挑眉梢问:“但是,秦箫回来,为什么不首先去找裴大哥,而是先来找你呢?”

  裴斯承:“……”

  这个他也说不上来,若说秦箫是想要通过他联系到大哥,那完全大可不必,一回到C市的这个地盘上,大哥的眼线比他的还要多。

  宋予乔哼了一声,索性艰难地翻身,然后背对着裴斯承。

  裴斯承伸手要去搂宋予乔,却被宋予乔避开,“别吵我,再吵我小心把你踹下去。”

  裴斯承暗叹了一口气,却依旧从身后抱住了宋予乔的肩膀,让她的后背,贴在自己的胸膛上,双手扶在宋予乔凸起的肚子上,但是,很快就不老实了,沿着光滑的肌肤向上。

  然后,宋予乔都能感觉到腰后戳着一个逐渐硬烫的东西。

  “裴斯承!”

  “好,我不动了。”裴斯承将宋予乔的睡衣拉下来整理好,“孕妇为大,快睡。”

  ………………

  叶泽南找周越的女徒弟小昭出来吃饭,但是小昭说最近咨询室内人很多,所以抽不出特别的时间出来,便告知了心理咨询室的地址,让叶泽南自己找来。

  确实是人不少,小昭在负责编号,然后让一个小男孩等一下,然后将一间小的办公室打开,请叶泽南进去。他鸟余扛。

  叶泽南也没有拐弯抹角,他想要知道的事情,便直接问出来:“我想知道你和娜娜在做心理辅导的内容。”

  小昭有点为难,“我们有我们的职业操守,这些交流谈话的内容,是不能说出去的,我们都签有保密协定。”

  “我只是想要知道,在谈话内容里,是不是有关我的?”

  小昭摇头:“没有……哦,等等,间接应该是有的。”

  叶泽南等着小昭说下文,但是,小昭却只是耸了耸肩,“真的叶先生,您别为难我,真的不能说出去。”

  叶泽南体谅,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不同的规则,便也不再多问了。

  在临出门的时候,小昭跟出来,叫道:“叶先生,您等一下。”

  叶泽南停下脚步,这个小姑娘跑出来,说:“叶先生,其实,你女朋友还是放不下这个心结,有些事情,你还是必须要自己问清楚,问出来,她如果能亲口告诉你,那么心结就解了。”

  叶泽南微微蹙眉,刚刚想要问一些话,里面已经有人将小昭给叫了进去,心理咨询室里人确实是不少,叶泽南便没有再回身进去问了。

  在回去的路上,叶泽南就一直在思考着小昭说的那几句话……自己问清楚。

  确实是要自己问清楚。

  要不然,就算是分手,就算是离开,都不甘心。

  叶泽南便在开车回公司的路上,顺带去了一趟裴氏。

  在楼下,他给虞娜打了电话。

  “我现在来找你,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虞娜声音有着十二分的疏离:“我马上就要去记录一个会议,如果有事的话,请半个小时之后再来吧。”

  随即,虞娜便将电话挂断了。

  叶泽南听着耳朵里的忙音,将手机切断,找了一个空车位将车停稳,然后上了楼。

  叶泽南是叶氏总裁,虽然并没有对外界宣称说叶氏和裴氏其实就是甥舅关系,但是,裴氏和叶氏之间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也一直有合作,更别提裴斯承在叶氏股东大会上挂名支持叶泽南了,在叶泽南提出上楼去找裴斯承的时候,前台小姐并没有阻拦,只是连了内线,告知裴斯承:“裴总,叶氏的总裁叶先生上去找您了。”

  裴斯承自然是知道叶泽南因何而来,便将虞娜的会议记录临时交给了于欣欣,让虞娜在外面帮忙整理一下新近递交的旅游材料。

  电梯门打开,叶泽南第一眼就看见了在前面不远处的办公桌上整理资料的虞娜。

  虞娜将手中的资料归类,从脚下的柜子里找出来一个全新的文件夹拆开,将资料放进去,抬手去端水杯的时候偶然间抬头,看见了在面前的一袭白色衬衫的边角。

  她手指微微一顿,将马克杯放下,随即起身。

  “叶总,很抱歉招待不周,您要是有事,请移步这边的休息室,我去通报裴总。”

  虞娜从叶泽南身边经过,叶泽南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

  她停下脚步。

  叶泽南说:“我找你,我不找他。”

  那边还有裴氏的员工,虞娜并不想要将事情闹大,便想要不着痕迹的将手腕挣开,但是,用了一些细微的力道,还是挣脱不掉。

  她皱眉:“叶总,如果你找我,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我不接受私人的事情,谈公事,可以,这边请,谈私事,那边请,我送你下楼。”

  叶泽南松开虞娜的手腕:“好,我就在这边等着,等你下班。”

  虞娜没有理会叶泽南,重新坐下来整理自己的工作,而叶泽南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目光几乎一瞬不眨的盯着虞娜。

  旁边经过的人都一时间向这边看过来,因为在商业圈子里,认识叶泽南的人不在少数,现在见叶泽南坐在一个特助旁边,也觉得有点不太适应,这是怎么一回事?有点小小的疑惑了。

  一直到会议结束,裴斯承从会议室内走出来,而身边跟着的是于欣欣。

  他只是看了一眼叶泽南,并没有说什么,便转身进了办公室,于欣欣愣了片刻,小跑着跟上去递送会议记录。

  随后,一个内线的电话,裴斯承叫虞娜进办公室。

  虞娜将资料阖上,站起身来走进办公室,身后跟着叶泽南。

  嘭的一声,办公室的门关上。

  叶泽南在办公室门外碰了一鼻子的灰,而虞娜也是第一次在老板面前,将门甩的这么震天响。

  虞娜:“抱歉,是有风吹的。”

  裴斯承:“……”

  虞娜递上来刚刚归类整理的文件夹,裴斯承打手势让她放在一边,将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

  “我放你半天假。”

  虞娜愣了一下。

  裴斯承看着身穿职业装一丝不苟的虞娜,问:“半天时间去解决你的私事,够了么?”

  “嗯,够了。”

  ………………

  虞娜和叶泽南在裴氏对面的咖啡厅里,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的地方,坐下来。

  有服务生过来问点单,叶泽南和虞娜异口同声地说道:“冰咖啡。”

  其实,这只是虞娜的习惯。

  在虞娜自从来到叶泽南身边,帮助他戒毒,之后又帮助他在事业上崛起之后,就已经了解了虞娜的习惯。

  只不过,现在,虞娜的习惯,也已经成了叶泽南的习惯。

  虞娜默默地看了叶泽南一眼,没有说话。

  等到服务生将咖啡送上,虞娜才开口:“你还有什么事?”

  叶泽南说:“我要你亲口说不爱我了,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虞娜正巧端起面前咖啡杯,手势微顿,杯中的咖啡溅出来,洒在手背上。她将水杯放下,抽出纸巾来将手背上的咖啡渍擦干净。

  “叶泽南,该说的我已经都说过了,我最烦的就是死缠烂打的人,我希望你不要变成我最讨厌的这种人,将我们曾经有过的美好记忆全都抹煞。”

  一如既往的这种公事公办的语气,就好像虞娜从裴氏调任过来,与叶泽南见的第一面一样。

  “我不信。”

  叶泽南说哇,就已经将手边的一个钱包拿了出来,捏在手指间,问虞娜,“认得么?”

  虞娜抬眸,有些愕然。

  这不是她的钱包么?

  前些天回到家中却找不到了,她还以为是丢了,便急忙将钱包内的银行卡和信用卡都挂失了,身份证件也已经递交了材料重新办理,但是,现在竟然是在……叶泽南手中。

  “那天你下车的时候,钱包落在我车上了。”

  虞娜点了点头,“所以,你现在是来给我送钱包的么?”

  “不,不是,”叶泽南将钱包打开,然后从里面抽出来一张照片,“我是来问你,为什么说不合适的人,会将我的照片放在钱包里,随身带着呢?”

  虞娜在看到叶泽南将钱包打开的一瞬间,她脑中闪过的第一感觉,竟然就是将钱包抢过来,但是叶泽南已经缩回手,另外一只手中,只攥着两张照片。

  虞娜在一刹那已经慌了,目光不由得去躲闪。

  叶泽南一把握住了虞娜的手腕,将两张照片放在桌面上,“这一张,是我们第一次去看电影的时候,我说要自拍,然后你给我拍的,这一张,是我们去看郁金香的时候,然后找人给我们两人照的合照。”

  虞娜想要挣脱叶泽南的手,却被抓的更紧,男女力量上原本就有悬殊,特别就是在这种时候。

  “娜娜,你看着我,”叶泽南双臂撑在桌面上,“你看着我,你回答我的问题,你现在只要能看着我的眼睛,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觉得我们不合适,你不喜欢我,却还是要将照片放在你自己的钱包内呢?”

  虞娜强硬地让自己硬起心肠来,不断地摇头,“不,那是个错误。”

  她咬着嘴唇,将桌上的照片拿起来,然后用力撕碎,扔在地上,“我不喜欢你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将照片取下,不好意思。”

  说完,虞娜就要转身离开,叶泽南却依旧固执地拉着虞娜的手腕。

  “娜娜,虞娜,不是说……”

  虞娜转过身来,啪的一个耳光打在叶泽南脸上,“我说过我最讨厌的就是死缠烂打的男人,叶泽南,我都已经说了分手了,你还想怎么样?别让我彻底恶心了你!”

  这么一个巴掌,让叶泽南松了手,虞娜头也不回地飞快出了咖啡厅,留下周围很多不解的视线。

  叶泽南并没有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疼,他倒是想要用这个巴掌,能换回虞娜回头。

  但是,也只是奢望……吧?

  虞娜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裴氏,一出电梯门,直接撞上了黎北,差点就是一个踉跄,但是,她却别开脸就向洗手间跑过去,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说。

  身后黎北有点疑惑了,虞娜从来都没有这么冒冒失失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

  明天是郑融要离开去温哥华的日子,今天晚上,就说好了,要一起狂欢。

  只不过,宋予乔怀孕期间,要忌口,索性就没有去餐厅,就在华筝的礼服店的设计室里,让苏智从隔壁的餐厅内借了一张圆桌,摆上了几把椅子,然后点了菜。

  卢璐也来了。

  但是,不管是宋予乔还是华筝,都没有打电话叫卢璐,宋予乔是觉得华筝会心存芥蒂,而华筝怕宋予乔看见卢璐生气。

  卢璐抱着阿飞,说:“是郑融叫的我。”

  “嗯。”

  既然已经来了,那也就没有再将人给赶出去的道理,华筝让苏智将阿飞先抱着,让卢璐去洗手,准备吃饭。

  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宋予乔已经不打算继续追究下去,而华筝,她对于仇人,一向是睚眦必较,但是,对于朋友圈子里的人,她向来宽容,卢璐毕竟是几年的好友,之前也都是因为内心苦,现在经过心理辅导,已经好了很多了。

  吃饭的时候,宋予乔和裴昊昱不喝酒,索性便用华筝店里的榨汁机,榨出果蔬汁来,纯天然无添加剂,苏智给阿飞冲了奶粉,其余他们都是喝了酒。

  因为在吃饭时,都是在围绕着郑融即将离开,而华筝还必须要在这里继续呆着的话,于是,就有人提议了。

  “喝个交杯酒吧。”

  关键,这个提议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裴昊昱。

  宋予乔愣怔片刻,“你这是从哪儿听的?”

  裴昊昱晃了晃小脑袋,“慕小冬告诉我的啊,慕小冬是学霸,他的话是没有错的,将来我也是要和言言喝交杯酒的。”

  宋予乔:“……”

  但是,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裴昊昱却丝毫不在意,扭着屁股去看阿飞,还兴致勃勃地说:“小外星人,好久不见啦,我又开始上学了!还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你过来,我告诉你。”

  阿飞正举着奶瓶,喝一半漏一半,眼睛眨呀眨呀的。

  吃过饭,宋予乔顺手将几个一次性的纸杯收起来,在转身的时候,却忽然撞到了卢璐,纸杯里的果汁一下子洒了出来,迸溅到宋予乔身上。

  卢璐顺手就抽出纸巾来将宋予乔身上的果汁擦去,宋予乔挡开,说:“不用了。”

  她绕过卢璐继续向前走,却被卢璐叫住。

  “宋予乔。”

  宋予乔停住脚步,只听身后的卢璐说:“对不起。”

  “嗯。”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转身出了门,将纸杯统统扔进垃圾袋里。

  其实,卢璐说对不起的,却不止是宋予乔一个人,还有华筝。

  在临走前,华筝帮卢璐将阿飞的摇篮车绑在车后的安全座椅上。

  卢璐站在车前,问华筝:“你还记得郑融在高中写的那封情书么?”

  华筝微愣,“嗯,记得,当时你说了,情书是给宋予乔的,但是后来给弄丢了。”

  卢璐说:“那是我骗你的,情书是写给你的,而且当时也没有丢,我故意不给你的,我实话说了,当时我就是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你们轻而易举能够得到的,我费了很多力气却仍旧是拿不到。”

  这是卢璐一直以来的心思,嫉妒,嫉妒的要死,就当年她跟着富商出国的心是一样的,想要一飞冲天,想要一下子变得有钱变成人上人。

  但是却并没有料到是今天这种结果。

  华筝抿了抿唇,“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么?我想给你一个耳光,但是,想一想,已经过去了七八年了,不管中间怎样波折,不管中间受了多少苦,现在我们该幸福的,还在幸福着,这就足够了。”

  卢璐上了车,开车到一个十字路口,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趴在方向盘上。

  其实,卢璐这辈子遇到的是最好的两个朋友,只不过,她从来都没有珍惜过,所以,报应都来了,就像华筝说的,现在该幸福的,都幸福着,这就足够了。

  在店面关门之后,后面裴昊昱正在拉着郑融十万个为什么,宋予乔和苏智走在前面。

  宋予乔现在走路都不太方便,只有扶着肚子,慢慢走,苏智为了配合她的脚步,便一同慢了下来。

  “予乔姐,之前是我的错。”

  “嗯,确实是你的错,真该拖出去斩了。”

  苏智知道宋予乔能开玩笑,现在就是没有将那些事儿当真,说:“嗯,是,还是腰斩。”

  正在说着走着,走到前面路口,就已经看到了一辆车,裴斯承在车前站着,倚着车门,看样子是正在等宋予乔。

  华筝已经去那边开了车过来,郑融上车先离开,这边宋予乔才上了裴斯承的车,后座上,裴昊昱正捧着郑融送给他的一套全新的西游杀的卡片鼓捣着,车座上散落了一大堆卡片。

  宋予乔说:“明天下午郑融的航班去温哥华,我要去送他。”

  “嗯,明天下午我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我开车送你们去机场。”

  “不用,”宋予乔说,“我妈也要去,郑融算是她看中推荐过去的实习生,还有一个和我妈一块儿过来的叔叔,也要走。”

  “奥里奇博士?”

  “不是,博士早就回去了,他回来就是给我唤醒记忆的,”宋予乔说着,瞪了裴斯承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你故意隐瞒。”

  “我保证,以后绝对事事向老婆大人禀报,绝对不会有半点隐瞒了。”

  “我不信,”宋予乔问,“你敢说你将所有的事情都向我坦白了么?”

  这句话裴斯承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在打方向盘进入华苑的时候,前面从侧门忽然就冲出来一个人影,宋予乔惊叫了一声,裴斯承紧急踩下了刹车。

  后座上的裴昊昱因为在玩儿,也就没系安全带,车猛的刹车停下来,他的脸直接撞上了前面的驾驶位的座椅,鼻子都挤歪了,揉了揉鼻子,然后蹦起来向前面看。

  就在车前不过,有一个女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宋予乔吓了一跳,“不是真撞上了吧?”

  “不会,你现在车里呆着。”裴斯承抚了一下宋予乔的手,已经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在车前面真的栽倒了一个女人,已经晕了。

  裴斯承上前去探了一下她的鼻息,还有呼吸,但是,车子绝对是没有撞上去,他刹车及时,在华苑这里的监控设备都非常齐全,不行的话调监控也是可以的。

  宋予乔也开了车门下来,看见在车前躺着的这个女人,吓了一跳,“这是怎么搞的?”

  裴斯承摇了摇头。

  宋予乔小声问了一句:“不是碰瓷吧?”

  忽然,在地上躺着的这个女人动了动,又动了动,然后再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就扑向了裴斯承,“你不要丢下我!你的以前我什么都不管了,我只要你的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为你做什么,当牛做马!只要你不丢下我。”

  裴斯承:“……”

  宋予乔:“……”

  裴斯承皱着眉将这个女人的手拿开,“小姐,你认错人了吧。”

  这个女人被裴斯承推开,她好像显得有些不满,又开始哭,“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难道真的在外面有了女人了?”

  宋予乔:“……”

  这句话应该是她的台词吧。

  在华苑的物业的人还有看门的门卫保安,都已经赶了过来,其中有一个物业的工作人员说:“这是居住住户的一个女儿,这里有了问题了。”

  突然指了指太阳穴的位置,宋予乔便理解了,是精神上有了问题了。

  “之前一直是在家里关着的,谁知道怎么跑了出来,”这个物业说完,就让另外两个人先拉着她,然后回去去打电话,让这个女人的家属过来将人带走,并且不断地向裴斯承和宋予乔道歉,“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发生了这种事情。”

  真的很乌龙的一件事情。

  一直回到家,开了门,打开灯,宋予乔都蹙着眉。

  裴斯承在后面跟着,最后面跟着一直在揉着自己鼻子的裴昊昱,照着镜子看了看,红红的鼻头,好像是个胡萝卜头。

  宋予乔扶着楼梯的栏杆上楼,忽然转过来,问裴斯承:“我今年是本命年呢。”

  裴斯承点了点头,“是啊,等你生日,也就还有一个多月就到了。”

  宋予乔摇了摇头:“我是想说,我本命年,怎么感觉你的桃花运这么多?”

  裴斯承:“……”

  这不是我的错啊!其实我就想要有你一朵桃花就够了。

  现在宋予乔大着肚子不方便,给裴昊昱洗澡的活就都成了裴斯承的了。

  裴斯承这边给儿子随便洗了洗澡,回去,就看见宋予乔正在床上躺着打电话,听着话音,像是在给奶奶打的。

  “嗯,我最近没有事情就去抄一抄佛经……知道啦,奶奶你放心好了,裴斯承对我好着呢……嗯,好,我知道了。”

  裴斯承从浴室出来,宋予乔便招手让他过去。

  “奶奶说,她在寺庙里求了平安符,还有开关的观音菩萨,让你抽个时间去凌云寺里去拿过来,”宋予乔想要从后面搂着裴斯承的腰,可是无奈肚子太大,搂不住,“我奶奶信佛,既然老人家的心意,那就搬过来免免心意了。”

  裴斯承一听说寺庙就头大,再想起来老和尚的那句桃花劫,更觉得头脑里嗡嗡嗡的响。

  “你要是不想去,我就让予珩去领了给邮过来,”宋予乔说,“予珩现在还在宋家住着,估计等到我姐生了,就跟着我妈回温哥华了。”

  “不用麻烦你弟,我亲自去。”

  夜晚,等到宋予乔睡了,裴斯承披上睡袍,然后走到门外,到酒柜处去开了一瓶酒。

  忽然,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来自朋友圈的消息。

  梁小六正在求深夜福利,因为失眠,于是,他发了一条:说一说你此刻在想什么?答:想睡觉(睡不着啊啊啊抓狂!)

  但是,裴斯承都已经喝了半杯酒,还只有梁易回复的那么一条孤零零的立着。

  梁易:有人没啦?

  梁易:不是刚刚三分钟前还有人吗?

  梁易:我的出现难道是话题终结者吗?我这么萌萌哒……

  梁易:我很苦逼的,快出来个人吧。

  裴斯承单手晃着高脚杯内的酒液,发了一行字:“我在想出家。”

  正在对着手机屏幕的顾青城直接噗了一口水出来,顿时,梁易一个人叨叨了五分钟都没有一个人浮上来,就裴斯承这么一句话,顿时夜猫子们都炸开了锅。

  顾青城:卧槽。

  梁易:我内心十万只草泥马狂奔而去。

  薛淼:裴三你确定没有打错字?

  梁易:我好恨啊,我也要出家!

  裴聿白:放心,弟妹和小侄子我都会给你照顾好的,找到合适的就让她改嫁,绝对不会给你留一点后路。

  梁易:。。。。(说不出话来了,内牛满面,能不能给他一点存在感呢)

  在手机嗡嗡嗡地震个不停之前,裴斯承已经果断的将手机给关机,喝掉高脚杯内的最后一口酒,上楼去搂着老婆睡觉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