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15 尾声三:是死是活,都是我的

215 尾声三:是死是活,都是我的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91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3

  

  一时间有点安静。

  原本的六十三楼就鲜少有人涉足,很安静,现在显得更加安静了。

  只有……裴昊昱手中饮料快喝完,吸管吸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哧溜哧溜的声音听了让黎北感觉到牙酸。

  宋予乔也一时间有点疑惑了,不会吧。不是惊喜么,但是看裴斯承现在的表情,根本连春风拂面如沐春风的感觉都没有,相反好像刚刚是雷阵雨,现在转阴了,甚至有想要下雨的意思。

  这是怎么搞的?

  宋予乔心里忐忑了一下,这是什么原因,难道是裴斯承不高兴她没打招呼就忽然回来?

  她将裴昊昱向自己身前拉了拉,裴昊昱自然而然地张开手臂挡在宋予乔身前。

  在妈妈有危险的时候,就一定要站在能保护妈妈的位置上,这是爸爸教的!

  裴斯承微微转脸,吩咐黎北:“先去找项目组的经理,让他去接待会议的人,这边我稍后就到。”

  “是。”

  黎北转身要离开,裴斯承清了清嗓子。

  他顿住脚步。一瞬间,脑海里已经转过无数个念头……这……到底老板是什么意思?

  他转眼就看见了挡在宋予乔身前的裴昊昱,就明白了。

  这是让他走的时候,连这个小的给一并领走。

  他走过去,“小少爷,跟我走吧,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裴昊昱眨了眨眼睛:“啥东西?”

  “好东西,来吧。”

  其实,黎北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到了办公室里,随便拿一个东西去糊弄裴昊昱好了,先把这个小的给领走方便了大的再说。

  等裴昊昱被黎北给带走,宋予乔跟着裴斯承进了办公室。

  刚进办公室,宋予乔转身,将后面的门小心翼翼地给关上了,问:“我回来你是不是知道了?怎么感觉你没有……唔……”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宋予乔就被以吻封缄了。

  宋予乔被压在门上,原本预料到磕碰在门上的疼痛感并没有袭来,裴斯承已然护着宋予乔的后脑勺,一手扣住她的腰身,俯身吻上了她的唇,带着突如其来的力道。

  宋予乔起初尚且有些僵硬的身体,在接触到裴斯承的柔软唇瓣的一刹那,就已经柔软了下来,浑身的力气好像是被抽干净了一样。

  宋予乔的手臂原本垂落在身侧,感受到裴斯承的火热,情不自禁的双手环住他的脖颈,然后回吻着,后背靠着门板。感觉到身前一片炽热。

  隔了一个星期都没有见面,裴斯承体内的情/欲很容易就被勾出来了,只不过却还是不能放在明面上来,毕竟宋予乔怀孕,两人只能停留在耳鬓厮磨的这种程度上。

  一吻结束。宋予乔气喘吁吁的,需要靠着裴斯承才勉强可以站稳,裴斯承便将她抱到沙发上坐下来,刮了一下宋予乔的鼻子,“这一次坚持的时间不短,有进步,还会换气了。”

  宋予乔用脚踹裴斯承,“一回来就这么如狼似虎。”

  “当然,”裴斯承说,“因为我想你了,想要你了。”

  宋予乔脸上红了一片,对上裴斯承英俊眉眼,凑上去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他的唇,“我也想你了。这是真话。”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裴斯承脸一黑。

  “乔乔!爸爸!你们在干嘛啊!开门啊!”

  裴昊昱身后站着黎北,而黎北身后站着项目组的经理,一副焦急万分的模样。

  “黎特助,那边我真应付不来,来的人是人家总裁,我一个经理,根本就不是在一个面上的,这……裴总什么时候出来?万一那边丢了单子,可是我承担不起的责任。”

  黎北摆了摆手,示意项目组的经理闭嘴,指了指底下裴昊昱的头顶,小声说:“有他谁都不怕了。”

  紧接着,办公室的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裴斯承整理了一下领带从里面走出来,顺带吩咐黎北:“去楼下点几个菜叫上来,还是要那个干净的餐厅,你亲自看着做。”

  “……是。”

  黎北默然转身,又是一个艰苦卓绝的工作,老板,又要涨工资了啊,监工这种工作都派到我头上来了。

  ………………

  晚上,因为裴昊昱也是在外面住了很久的,头一天回来,肯定首先就是要裴家大院溜一圈的,直到裴斯承处理好当天的工作,便开车带着他们一同回裴家。

  裴老太太早就听说了儿媳妇回来了,便叫小厨房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特别是养胎的晚餐,桌子上五道菜就有四道菜都是补血补气养血的。

  然后,等差不多到了时间,就跑去门外去等。

  一看见宋予乔从车内走出来,就好像是饿狼似的扑上去,拉着宋予乔从头看到脚,看看到底是哪儿胖了,哪儿瘦了,“肚子显了啊。”

  这是裴老太太的第一句话。

  也确实是如此。

  毕竟是三胞胎,宋予乔都担心,自己四月份会不会跟人家五六月份的肚子里一样大。

  宋予乔从车内拿出来从S市回来带过来的土特产,说:“爸,妈,孝敬给你们二老的,不算什么贵重的东西,尝尝鲜。”

  裴老太太乐呵呵得给接了过来,顺带对故作高冷的裴临峰一笑:“呵呵哒,这全都是儿媳妇儿给我的,没有你的份儿。”

  裴临峰也学着裴老太太:“呵呵。”

  裴老太太拉着宋予乔进了屋,眨巴了一下眼睛:“还有没有那个臭豆腐的券了?”

  宋予乔:“……”

  身后裴斯承伸过手来,递过来一沓券:“妈。”

  裴老太太一看这么多票子啊,眼睛发光:“够吃一年了啊。”

  裴临峰看着裴老太太:“呵呵。”

  在吃饭的时候,裴老太太就说起来办婚礼的事情。

  “肯定是要大办一场的,如果没名没分的,还不委屈了予乔,”裴老太太说,“亲家那边是怎么说的?”

  宋予乔笑了笑:“我妈那边听您的,奶奶只是……”

  “咳……”

  宋予乔听见裴斯承清了清嗓子,幸好及时刹住了口中的话。

  差点就说漏了嘴,毕竟奶奶算是假死,这种事情真的是一丁点都不能透露出去,就算是裴斯承的父母,现在也不能说。

  “奶奶……哎,”裴老太太现在在圈子里也是个八卦王了,自然也是听说了在S市发生的那种事情,“那种儿媳妇儿,竟然给婆婆下毒,真是恶毒的儿媳妇,婆媳关系肯定处理的不好,真是……哎,先不说了,吃饭吃饭,你看看我,和予乔,我们婆媳关系好的好像是姐妹花一样。”

  裴临峰一口米饭吃呛了,然后咳咳咳个没完。

  裴老太太从头至尾都在听着这父子两人咳嗽,你咳嗽方罢我登场,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吃过饭,裴昊昱被骗去楼上拿东西,然后裴斯承果断的拉了宋予乔出门,上了车,没有停留半秒钟。

  裴昊昱上了楼就意识到自己又被丢下了,正哭丧着脸想要给乔乔打电话,转过脸来就看见裴老太太一张脸也正在哭丧着,明显是现在只要是他说一句不想要在奶奶家住,这边裴老太太就能哭出来。

  裴昊昱嘟了嘟嘴,“算了,我就勉为其难跟着你吧。”

  勉为其难?

  你是有多勉为其难?

  你一个小屁孩还知道勉为其难?

  就在裴斯承在取车准备离开的时候,裴聿白的车进了裴家大院。

  宋予乔站在门口等候,见裴聿白摇下了车窗,便笑了一下:“大哥。”

  裴聿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等裴斯承?”

  宋予乔点头:“嗯。”

  而就当裴聿白开着车驶进院子里,那边裴昊昱已经从楼上跑了下来,蹬蹬蹬迈着脚步,看见大伯伯的车就兴奋了,“贝勒呢!贝勒!”

  裴聿白耸了耸肩,将裴昊昱抱起来:“贝勒在家,我来找你爷爷有点事情说,你现在要去找你妈妈?”

  裴昊昱哼了一声,掉了头:“才不要找他们,我今天勉为其难跟奶奶睡了。”

  裴聿白:“……”

  ………………

  裴斯承载着宋予乔,并没有直接回华苑,而是先去了一趟医院,在路上,将虞娜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宋予乔倒抽了一口冷气,“怎么会这样?”他尽杂亡。

  “许朔已经让警察给问出来了,是徐婉莉买的人,让这些人去轮/奸,不过虞娜一向都是果敢过人,她砸死了一个人,至于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在一个漆黑的小胡同里,如果虞娜不开口说,那么就谁都不知道。”

  宋予乔有些疑惑了,“为什么徐婉莉要买人去……”

  说到这儿,她忽然顿了下来。

  这个问题,她根本就不用多问,徐婉莉喜欢叶泽南已经到了一种几乎变态的地步,已经成了一个疯子,既然宋予乔这三年以来都已经知道了,叶泽南有处女情结,之前徐婉莉还屡次因为这个原因,对宋予乔出言侮辱,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现在……

  而宋予乔现在想起徐婉莉整容成她的样子,就后背冷汗涔涔的,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整成跟你一样,然后在这个社会上顶着一张你的脸招摇撞骗,想一想都觉得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裴斯承腾出一只手来握住宋予乔的手,“徐婉莉已经的遭到报应了,不用担心。”

  ………………

  是的,徐婉莉已经遭到了报应了。

  从整容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她整张脸肿的好像是猪头一样,路人纷纷侧目。

  她这张脸真的是毁了么?

  她现在哭都不敢哭,因为会牵扯到眼睛附近的伤口。

  她跟整容医院的医生已经请求过了,一定不会毁了她的脸,哪怕是整成原来的样子也行,反正叶泽南已经不喜欢宋予乔了,那么顶着宋予乔的一张脸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还是她原来自己的脸好看。

  “看什么看?!有病啊!”

  徐婉莉说话的时候也成了歪着嘴,因为嘴周围的伤口,会让她觉得口中好像横着一根筷子,说话的时候必须要咬着筷子。

  她想要给姑姑打电话,可是奈何却没有带手机。

  她记得之前,因为她长得好看,借过路人的手机,那人都十分愿意地借给她了,于是,她就想要过去向路人询问借来一个手机。

  可是,刚刚开口,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完,面前的一个男人就一副见鬼了的的表情,快步离开了。

  徐婉莉在出来之前并没有照镜子,她现在也并不知道,现在这副样子有多可怕,只不过是刚刚手术过,脸和眼睛哪里都是肿的,肿的也无所谓,当时第一次整容完以后,也是整张脸都是红肿的,一个月就好了,根本就不用担心。

  徐婉莉这样安慰着自己,便回了家,去找姑姑。

  她相信,就算是整容了,她的底子在那里放着,等到恢复了也会很好。

  ………………

  在医院前,宋予乔让裴斯承先去停车,她去花店买一束花。

  宋予乔对虞娜的印象一直都很好,不管是刚开始和裴斯承接触的时候,还是到后来,进入裴氏公司内之后,虞娜都一直扮演的是一个知心姐姐的角色,其实虞娜也就比宋予乔大一岁,两个人之间,在大多时间,都是互相称呼名字。

  当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下了电梯之后,发现在病房外面有一个斜倚着墙面的背影。

  是叶泽南。

  宋予乔理解叶泽南,在这种时候,他兴许是最难过的一个人,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还绝对不能将这种绝望的情绪流露出来一点一滴,太伤人。

  来到病房门口,叶泽南转身,目光首先落在宋予乔身后,随后落在裴斯承身上,淡淡开口:“警察在里面询问事情经过。”

  裴斯承微微转脸,刚好可以透过门窗看见里面的情景。

  一个女警察坐在病床前,手中笔录,在床头上,裴斯承一眼就认出来有一支录音笔。

  ………………

  “我当时正从维修的路段走过来,店铺都已经关门了,走到一条街道上,前面就有一堆人过来将我围住了,我察觉到不好,就甩了包,转身就跑,想要向前面的一个十字路口跑,可是,他们一共有五六个人,人太多,我没有跑过,就被他们拖着进了一个小街道里,是一条死胡同,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垃圾箱,我记得清楚。”

  虞娜的声音没有起波澜,似乎就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女警察点了点头:“嗯,然后呢?”

  虞娜说:“我随身带着防狼器,当时在将包甩掉的时候,已经在手里握了防狼器,在被拖进街道的时候,我就用防狼器电了其中一个人,开了最强的电流,当时这个人就向后退了两步,哀嚎了一声,另外一个人直接给了我一个巴掌,原本我是可以站稳的,但是我借机就摔倒在后面的金属的垃圾箱上,轰隆一声,垃圾箱就倒了,里面的垃圾散了一地。”

  “当天我换掉了职业装,穿的是有口袋的牛仔裤,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装着我的手机,我就趁着这个时候掏出来,然后按了快捷键,快捷键是设置的叶泽南的手机号和我爸爸的,当时好像是按了叶泽南的……只不过,到底这么人这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手机就被他们踢飞了,”虞娜顿了顿,已经别开了眼,看着窗外,一片漆黑,树杈支着。

  “然后他们有人就将我按在地上,然后脱我的衣服,扇我耳光……”

  “那个人是怎么死的?”女警察打断了虞娜的话,同样作为女性,这样难堪的经过,就算是永远都忘不掉,但是,自己心里难以磨灭的过往,和再口述说出来完全是不一样的,她宁愿让这样口述的经过不那么完善,“当时你只是用高跟鞋砸了死者的头部么?”

  “不仅仅,”虞娜目光不起波澜,“他们几乎是撕烂了我的衣服,但是,在我挣扎的时候,摸到手边有一个啤酒瓶,不,是已经碎了一半的啤酒瓶,当时一个男的正骑在我身上,我摸到这个啤酒瓶就向这个男的后脖颈砸过去,应该说是扎过去,后来趁着他们混乱,我直起身来,才捡起了地上的高跟鞋,用高跟鞋鞋跟砸他的头……”

  女警察手中的笔顿了顿。

  确实是在验伤的时候,除了头部高跟鞋的撞击之外,是在死者后脖颈是被扎进去的,这里才是致命伤,只不过,在前期的验伤报告中,队长却先让暂时雪藏了。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爆发出来这样的狠厉,真的是不容易。

  之后的事情,女警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

  因为从虞娜自己的验伤报告就可以看得出来,软组织挫伤,还有多处骨节竟然错位,身上的伤痕更加是数不尽。

  而且,在警局内,另外那几个人的口供和虞娜口中所说的,几乎没有什么出入,当时在胡同里的事情,也就还原了。

  女警察站起来,伸出手来与虞娜握了握:“谢谢你的配合。”

  虞娜说:“不客气。”

  女警察转身离开,随后宋予乔进来。

  虞娜看见宋予乔的时候,有点惊讶,毕竟宋予乔现在是怀孕期间,能尽量少到医院这种公共场合,医院里虽然说每天都会有消毒,但是潜在的病菌还是不少。

  宋予乔将鲜花分了两半,一半插在窗台的花瓶内,另外一半插在床头的一个白瓷的花瓶内。

  虞娜看着宋予乔的动作,说:“其实你现在不该来,怀着孩子,就多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宋予乔笑着坐下来,“现在不该来什么时候该来?娜娜,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师姐的,你不要嫌弃我这个连本科学位证都还没有拿到的人。”

  “老板说了,要供你上到博士。”

  “我脑子不够数,一孕傻三年,这三年我都注定聪明不了了。”

  宋予乔对于到九月份就可以继续读大三,原本内心还是有点激动的,只不过现在怀了孕,恐怕这一年就耽搁过去了,等到明年,都已经二十五了,恐怕就是学校里最老的大三生了,那还不如在家相夫教子算了。

  宋予乔是来开解虞娜的,便提起了一些轻松的话题。

  虞娜也终于笑了出来,听着宋予乔说,也跟着提一两句。

  应该是将那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了,所以心里就好些了吧,宋予乔察觉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不管是差点被轮/奸,还是失手杀了人,这两件事情,不管是哪一件事情,对于一个二十五岁的女人来说,都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叶泽南从门窗玻璃看进去,看见虞娜脸上的笑,虽然有些空洞,但是却总算是笑了起来。

  他暗自松了一口气。

  裴斯承说:“还是要找人守着虞娜,这一次的打击太大,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那个心理医生今天来了没有?”

  叶泽南转过身来:“娜娜说不用了,让我给那个小昭打了电话,今天就没有过来。”

  裴斯承皱了皱眉:“这种时候,心理疏导是一定需要的,别到时候你后悔,而且身边必须要陪着人,二十四小时昼夜陪着人。”

  叶泽南听裴斯承这么一说,才觉得有点严重了,在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就窜出了一个念头:“你是说娜娜会自杀?”

  裴斯承摇了摇头:“自杀兴许不会,他们家里就她一个独女,虞娜算是很坚强的。”

  可是,越是表面上看起来坚强的人,内心就越是感到脆弱,就比如说虞娜。

  在回华苑的路上,宋予乔就与裴斯承说起来,“虞娜确实是开口说话,笑了,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说不上来,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过也可能就是我多想了,发生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跟以前一模一样了。”

  “我已经让叶泽南多看着虞娜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嗯。”

  夜晚,回到家中,宋予乔在外面整理行李箱内的东西,裴斯承先去浴室洗澡,听着隐隐约约哗啦啦的水声,宋予乔觉得此时此刻,心静,美好。

  忽然,她听见了手机的震动,嗡嗡嗡的。

  宋予乔起身,寻找了一下手机震动的来源,原本以为是她的手机,走进了一看,却是裴斯承的手机。

  刚开口想要叫浴室内的裴斯承,却看见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私人号码”四个字,有些奇怪,私人号码?是谁?

  她便自作主张地滑动手机接通了电话。

  宋予乔还没有开口说话,在电话那边的一个声音已经开口,“斯承,我想要问你一件事儿。”

  宋予乔心头一凛,“抱歉,现在裴斯承在浴室内洗澡,你有什么事儿想要跟他说,可以转告给我,我来告诉他。”

  然后,电话那边就不吭声了,一句:“哦,那没什么事儿了,我稍后再打。”

  只不过,这个稍后再打,却不知道等了多久,一直等到裴斯承扶着宋予乔的双肩俯下身来吻她,她都再也没有听到裴斯承的手机震动了。

  到底是小别,小别胜新婚,说的一点没错。

  宋予乔推拒着裴斯承的肩膀,问:“徐媛怡被判无期,你知道么?”

  裴斯承一下接着一下的吻着宋予乔的唇,“明天正式的审判结果才会出来,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苏智告诉我的,你先等等,”宋予乔索性用手掌隔在裴斯承的唇上,“你先听我说。”

  裴斯承向后侧身,直接翻身起来,正襟危坐的样子,“嗯,你说。”

  宋予乔被裴斯承这样的举动逗得一笑,直接翻过身背对着裴斯承,“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裴斯承从身后环住她:“徐媛怡的判决结果已经是证据确凿的事情,秉公处理,中间不会有差错出现。”

  不过,让裴斯承没有想到的是,苏智说的是正确的,判决结果出来,是与他口中所说的,分毫不差。

  或许是因为宋予乔对于刚才的那个电话终归是心里还有疙瘩,或许是因为重新换了一个环境,她择床,在床上刚开始一直睡不着,翻来覆去。

  裴斯承迷蒙着声音问:“怎么了?”

  宋予乔便不敢动了,怕吵到裴斯承睡觉,说:“没什么,快睡着了。”

  但是,依旧是睡不着,也不敢翻身只好眨巴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还睡不着?”

  忽然,头顶响起来裴斯承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原本就正在战战兢兢的不敢乱动吵醒裴斯陈,突如其来的声音当真是吓她不轻。

  裴斯承抚着她的背:“睡不着?那我们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说着,他的手就想要顺着宋予乔光滑的脊背向下滑,被宋予乔抓住,却正巧对上裴斯承可怜巴巴的目光,“老婆,已经三个多月了,可以了,我都已经禁欲这么长时间了,你可怜可怜我……”

  她撇撇嘴:“我怀孕的这几个月,你真的就没有在外面找其他女人发泄?”

  裴斯承举起右手,“你觉得我会出轨么?我有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我会跟别的女人乱搞么?”

  宋予乔歪了歪头,认认真真的看着裴斯承眼睛,然后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暂且就相信你了……”

  这样的相信,这样的动作,真的就换来了接下来两个小时的床上运动。

  ………………

  宋洁柔从警局里被放出来,已经是距离发现徐婉莉不见的第二天了。

  她难以置信:“我的嫌疑洗清了?”

  警员回答:“是的,你可以回去了。”

  宋洁柔已经老眼昏花了,发誓以后一定要远离警局,于是先给徐婉莉打了个电话。

  这一次,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接通了。

  “莉莉!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家啊,姑姑你怎么昨天没有回家呢?”徐婉莉说,“我睡了整整一天,现在饿了,你回来的时候买点吃的东西。”

  宋洁柔点了外卖打包带回去,可是,敲响了门,打开门的人,却让她一下子怔住了,手里拎着的东西,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啊!”

  宋洁柔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控制住,尽管前几天有裴斯承的话,言犹在耳。

  “你口中的莉莉,明天就会回去了,你耐心等待,只不过不要大吃一惊才好。”

  徐婉莉明显是没有想到宋洁柔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反应,“姑姑,你怎么了?”

  宋洁柔捂着自己的嘴,指着徐婉莉,“你的脸……”

  徐婉莉反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我的脸怎么了?应该是刚刚整回去,所以医生说刚开始的这几个月会有些肿,等到消肿了就好了……很难看么?我还没有照镜子,我去看看。”

  宋洁柔听声音,确实是自己的女儿徐婉莉,但是这张脸,真的是认不出来了!

  “等等!不用去照镜子了!等到消肿了再看吧,现在也只有一点点肿,不要紧。”

  宋洁柔后面赶忙上前一步拉住徐婉莉。

  她不敢相信,如果自己的女儿知道了被整成了这样一副模样,到时候会怎么样,一定要先好好安抚自己的女儿。

  可是面对这样一张脸,就连宋洁柔自己,都不忍看啊。

  真的是惨不忍睹。

  “姑姑,你多吃点,我看这两天没有见你,你都瘦了。”

  徐婉莉笑了笑,大龅牙凸出来。

  宋洁柔忍住一股浓重的反胃感,站起身来:“你先吃,姑姑先去趟卫生间。”

  去卫生间,真的是想要干呕,宋洁柔顺带将卫生间的大镜子给取了下来,然后,反过来搁在墙边,镜面向内。

  出了卫生间,宋洁柔就将所有能够映出人影的东西都给收了起来锁起来,要么就是扔掉,就连冰箱面上都贴上了磨砂纸。

  暂时先不让徐婉莉看见自己的模样,她再想办法,一定要帮女儿恢复容貌。

  ………………

  已经订好了婚期,是裴老太太专门去找了一趟席美郁,只不过,宋予乔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去的,只知道,母亲临时打过来电话,婚礼的日期定在了下月初三。

  “妈,姐要生了没?”

  “没有。”

  宋疏影的预产期已经到了,但是,过了两天,但是肚子依旧没有动静,医生检查过说没有问题,推迟两个星期以内都是正常的,如果到第41周还没有动静,那就要视情况而定,剖腹或者打引产针了。

  “那你让姐这两天多注意点儿。”

  “不用我注意,这边一大堆人整天守着呢,医生保镖护士,哪儿用得着我。”

  席美郁说的这话音里透着一点古怪,宋予乔皱了皱眉,上一次去别墅,还问姐姐了,难道是母亲知道了韩哥的存在了?

  这种节骨眼上,可别闹出来什么岔子。

  宋予乔挂断了母亲的电话,便急忙给宋疏影打了个电话,那边接通了之后,宋予乔就忙不迭地打小报告:“姐,妈是不是知道你跟韩哥的事儿了?”

  “什么知道了?”

  其实,单单听这几个字,应该听不出来什么,反正宋疏影一向都是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可是,关、键、是,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宋疏影,而是韩瑾瑜!

  “韩,韩哥?”

  “嗯,我现在在这边陪着小影,你不用担心。”

  就是因为你在陪着我姐,才担心的呀!

  “韩哥,你确定跟我妈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韩瑾瑜:“……”

  反正掀不了屋顶。

  宋予乔挂断韩瑾瑜的电话,盯着礼服店里面花花绿绿的精品礼服,抿了抿嘴唇。

  华筝已经将婚纱给推了出来,还自配音乐,但是宋予乔根本仍然在发呆,一丁点反应都没有,就顺带推了宋予乔一把,“想什么呢?”

  宋予乔回过神来:“没什么……真漂亮!”

  她看见婚纱礼服的时候,双眼瞬间就绽放出神采了。

  象牙白的婚纱,在腰部打褶,一层一层的薄纱,有长长的裙摆,小碎花的透明褶皱,看起来有三四米,还有一定珍珠镶钻的王冠,后面拖着长长的头纱。

  “你身材比较好,我就用了这种鱼尾摆的。”华筝说完,就向里面叫了一身,“苏智,把另外一套拿出来。”

  这一套婚纱不是纯白色的,而是浅粉色,没有长长的拖地裙摆,腰线V字低腰。

  “好看,这两套……”

  宋予乔这句话还没说完,华筝就又叫了一声:“苏智,再把另外两套拿出来!”

  宋予乔:“……”

  衣架上,挂了一共有五套婚纱礼服,华筝站在礼服裙前面介绍:“第一件,是你走教堂宣誓的时候穿的,另外几件是酬宾的时候穿的,都是你家老公在我这儿预订的。”

  “我用不着这么多啊,一件就可以了。”

  宋予乔根本就没有想到,裴斯承竟然一声不响的在华筝这里订做了五套婚纱礼服!

  华筝摆手:“可别这么说,你老公照顾我生意,就这几套衣服,够我一年卖的了……”

  宋予乔:“……”

  “你说裴斯承怎么今天没跟你一块儿过来试衣服?忙什么呢?”

  说实话,宋予乔也不太明白。

  上一次合作伙伴携款潜逃的案子已经结了,财政上的漏洞及时的解决掉了,现在公司里的事情还有什么更加忙碌的了么?

  华筝将婚纱给宋予乔打包,“一会儿我让苏智送到你们家去,到时候你结婚去教堂,肯定不是从我这边去的,不过我肯定是要当伴娘的啊哈哈,不知道裴斯承给你找了几个伴娘,反正我是首席伴娘!伴娘服也是从我这里预订的,我觉得你老公一个人就承包了我这个小店两年的生意啊,土豪啊。”

  宋予乔:“……”

  苏智将礼服装好了,宋予乔将车钥匙给苏智,苏智拎着礼服去放到车内,回头来照顾宋予乔。

  “我自己开车走就行了,不用你跟着去送……”

  “华筝姐都交待了,这么多衣服,送货上门,我们的服务一般都是十分周到的!”

  宋予乔耸了耸肩,索性就由着苏智来了。

  在上了车,宋予乔看了一眼时间,才下午四点,还没有到去接裴昊昱的时间,便让苏智先将衣服送回了家里。

  一路上,是苏智开车,宋予乔坐在后座。

  自从怀孕以后,裴斯承就基本上严禁宋予乔坐副驾的位置了,副驾的位置最容易受到伤害,不管是不是回有伤害,总之还是防患于未然。

  一共有五套衣服,还都是繁复纷杂十分厚重。

  宋予乔帮苏智拿了两件小礼服,腾出手来按下电梯,然后到门口解锁。

  在临开门之前,苏智忽然用手挡住了门口的电子锁,问了一句:“予乔,如果裴斯承不爱你了,你会怎么办?”

  宋予乔微愣,这是什么假设?根本就不可能。

  这不是宋予乔过于自信,而是宋予乔信裴斯承,裴斯承只要是对她曾经承诺过的话就一定会遵守,并且完成。

  “如果裴斯承禁不住诱惑出轨了,你怎么办?”

  宋予乔翻了个白眼。

  “如果他出轨了,你会跟他离婚么?然后丢下孩子一个人自己走么?”

  宋予乔索性根本就不理会苏智的假设,直接挡开他的手,食指按在指纹识别门锁上,滴的一声,门锁打开。

  宋予乔打开门,在门侧站着,让苏智先抱着礼服裙进去,自己跟在后面才进了门。

  可是,前面的苏智顿住了脚步,而后,宋予乔也顿住了脚步。

  因为,她看见了地上,有一双女式的高跟鞋,却不是她的。

  而前面,散落在地面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除了有领带衬衫,还有女式的丝袜,还有裙子,还有内衣……

  苏智转头看了一眼宋予乔,问:“我还真是一语成谶了,你还要进去么?”

  宋予乔的脑子里轰了一下,却在大脑空白了三秒钟后,恢复了冷静,她直接推开苏智,“是死是活,都是我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