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11 施主,你有佛缘

211 施主,你有佛缘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94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1

  

  裴斯承在公司里,正在处理来自于另外一个合作伙伴携款潜逃的事情,因为也是事出突然,十分棘手,裴斯承没有上网浏览一些消息。完全是在紧急公关小组的会议上,商议最新处理方案。只不过他就算是在处理公事,手机都在黎北那边放着,避免宋予乔临时有什么事情打电话过来。

  果然,正在让公关小组处理事情的时候,黎北那边的电话就响了,来自宋予乔。

  黎北自然是知道,万分火急的事情都比不上老板娘打电话,便直接不管不顾地跑进去给裴斯承双手递上手机。

  裴斯承让公关部经理负责这件事情,拿着手机向会议室门外走去,顺带按下了接通键。

  “奶奶出事了!”宋予乔的声音特别急切,有点词不达意了,“你快看网页,就XX新闻网上的第一条就是这个。奶奶在山上重病垂危!怎么会这样!”

  “……”

  裴斯承也没有想到,因为他在事先没有得到过消息,现在听宋予乔这么紧急的电话进来,心里没来由的慌了一下,却很快地就恢复了镇定,对宋予乔说:“你现在在家等着,我半个小时之内就回去。”

  “不用,”宋予乔说,“现在公司里的事情也忙。我买机票回去,到了我会给宋予珩打电话。”

  虽然说,宋予珩的手机一直打不通。

  这边,裴斯承已经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用十分钟的时间,将公司的事情全都交待给虞娜,吩咐黎北去订票。然后去学校帮忙把裴昊昱给接回来,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回了家,宋予乔正在收拾东西。

  “你怎么真回来了?”宋予乔听见门响,从栏杆向下看了一眼。

  裴斯承左臂上搭着西装外套,脸色沉峻,抬步已经上了楼梯,“航班我让黎北去订了,帮我带上两套衣服,裴昊昱晚上依旧让黎北接了送去裴家大院。”

  自从昨天早上从警局内将宋琦涵领回来,裴昊昱便一直由裴老太太去接,然后住在裴家大院,因为裴老太太最近正在和裴家那边的七大姑八大姨们“拼孙”,人家都是拼爹,她们一群老太太显得没什么事儿,就把小小辈都拉到一起,相当于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裴昊昱每天好像是商品一样被拉到一群老太太中间,他就给自己催眠,她们都是一堆蜂窝煤,就当她们都是蜂窝煤。在昨天晚上就给宋予乔打来了电话,不论如何,这个晚上一定要他们来接,要不然他就离家出走。

  但是,眼见着,这又要回裴家大院了……

  既然裴斯承已经回来了,宋予乔也并不再多说什么,多说反而显得矫情,便从衣柜中挑选出一套休闲装,一套正式的西装衬衫。放进小行李箱内,顺口问道:“公司的事情怎么处理的?那个携款逃了的合作人找到了没有?”

  “没有,已经在找了,”裴斯承将宋予乔拉起来,帮她将行李箱周边的拉链拉上,行李箱拎起来,一手握了宋予乔的手向门外走,“我已经都全权交给虞娜负责了,放心。”

  等出了门,才看见抱着一只轮滑鞋的宋琦涵,正在可怜巴巴地看着宋予乔,然后再看看裴斯承,问:“姐姐,你们要出门了么?”

  宋予乔倒是把这个小家伙给忘掉了。

  她转而问裴斯承:“宋翊是不是从局子里放出来了?”

  “没有,”裴斯承说,“他现在在接受调查,不过封锁消息了,对于宋氏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业绩和走势上还算是不错。”

  其实,宋翊接受调查,还是裴斯承吩咐下去的,他对许朔的原话是:能关多长时间就关多长时间,让他一把年龄了也张长记性。宋翊毕竟不是S市那边要的重点嫌犯,在C市总局里,许朔还是有一定的权威的。

  “那涵涵怎么办?”

  “要不然送去你妈那儿?”

  宋予乔白了裴斯承一眼:“送去我妈那儿还不如送去你妈那儿,得了,还是带着他吧,挺听话的,也不闹。”

  说着,宋予乔已经上前一步主动拉了宋琦涵,“来,跟姐姐回家去找奶奶。”

  但是,等到裴斯承和宋予乔两人到了机场,除了黎北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的裴昊昱,站在黎北前面,叉着腿掐着腰,气鼓鼓地腮帮子,一双眼睛眯起来瞪着,而黎北站在后面,真的想让自己的存在感缩小一点,再缩小一点,然后装作不认识。

  从旁边来回过往的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射到这边奇怪的组合身上。

  裴昊昱一副酷酷的样子,在看到宋予乔拉着宋琦涵的时候,脖子向前伸了一下,又向后缩了一下,再向前猛的伸了一下,好像是一只自动伸缩的乌龟头一样。

  原来,乔乔这两天都把他扔在奶奶那一群蜂窝煤里面,现在,身边竟然跟着那个小鬼头,竟然还抱着他最喜欢的玩具汽车!他还拉着乔乔的手!本来应该是他拉着乔乔的!

  黎北已经上前走了一步,说:“小少爷死活都不要回裴家大院了。”

  既然黎北已经用了一个词——死活,可见,这个裴昊昱还真的使出了浑身解数。

  既然裴昊昱已经来了,那么这一次去S市,就必定要带着这个小家伙了,再加上宋琦涵,宋予乔有点头疼,特别是裴昊昱看宋琦涵就是不顺眼。

  “这是我妈妈,你凭什么要粘着我妈妈?!”

  宋琦涵一副呆呆的样子,“这是我姐姐,我姐姐说要带着我的。”

  这一句话,就把裴昊昱给打败了,好像刚刚他的那些话,全都是自己胡乱说的一样,现在,乔乔不要他,他就没有了依靠。

  等到通过安检的时候,裴昊昱强硬的将宋琦涵从宋予乔面前拉开,然后自己去抱着宋予乔的胳膊。

  宋琦涵忽然被推开,然后看着裴昊昱,眼圈就有点红了。

  裴斯承便拉了宋琦涵过来,“来,涵涵,跟着我。”

  宋琦涵抹了一把眼泪,才过去拉着裴斯承的手。

  他很听话,他知道,哥哥姐姐都是他的家人,会对他好。

  小哥哥也是。

  宋予乔摇了摇头,看着裴昊昱脸上的泪痕,蹲下来,说:“小火,涵涵还小,你要让着他。”

  “那他还是我小舅舅呢?怎么不让着我?”裴昊昱看着宋予乔,拉着她的手更加紧了,“这两天你不理我,就是去照顾他了对不对!”

  他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妈妈,他不想让别的小孩子,从他身边将乔乔抢走,他也不想这个总是爱哭鼻子的小鬼头霸占着乔乔。

  裴斯承低头看着裴昊昱,皱了皱眉:“那是你大还是他大?你比他大一岁,裴昊昱。”

  “那你让他叫我舅舅啊,我就让着他,我就把乔乔让给他!”裴昊昱说着,自己告诫自己不要跟宋琦涵那个爱哭鬼一样,却也是忍不住哭出声来了,抽噎着,一双大眼睛扑簌的一眨,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宋琦涵咬着自己的嘴唇,看着小哥哥竟然也哭了,便伸手拉了拉裴昊昱的胳膊,将抱着裴昊昱的玩具汽车还给了他,“小哥哥,你不要哭。”

  “不用你假好心!”

  裴昊昱扭过头去,直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都蹭在了宋予乔的衣裙上。

  身后跟着的黎北感觉到万分艰难,就这两个孩子,这俩大人就搞不定了,如果说老板娘肚子里的那三个横空出世了呢?还不整天打架哭鼻子了。

  只不过,这种情况,持续到上了飞机之后,一段非常无聊的沉默之后,两个小孩子就一笑泯恩仇了。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哭闹过后,有东西一起玩就重新开开心心,根本就不会有大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前一秒你骑着我打架,到后一秒就能勾肩搭背地一起去玩捉迷藏。

  裴昊昱正在给宋琦涵讲在学校里面的趣事,宋琦涵听的都入了神,说:“上学真的很好么?”

  裴昊昱重重地点了点头:“是啊,特别好!”

  宋琦涵也被裴昊昱说的动了心,“那我也想上学!”

  “你还不够年龄,六岁才能上学呢,你现在才四岁半,不够不够。”裴昊昱一副摇头晃脑的样子,好像他的年龄就够了一样。

  这一路上,这两个小家伙的童言童语,倒是驱散了宋予乔心内的阴霾。

  但是,随着越来越接近S市,她的心头压着的石头就越发的重。

  到了S市,黎北已经事先联系到了在裴氏分公司的人,等到几个人一下飞机,停机坪前面已经停了两辆车,裴斯承和宋予乔坐在前面一辆车上,让黎北看着裴昊昱和宋琦涵两个小孩子在后面坐,直接拉去酒店内。

  黎北一听两个孩子,头都大,但是这两个小孩子现在已经化敌为友了,在后面玩儿剪刀石头布不亦乐乎。

  毕竟是宋予乔怀孕,现在天气又热,裴斯承便直接带着宋予乔上了缆车。

  宋予乔看着吊起来的缆车,就腿发软。

  “要么还是步行吧,我可以坚持的。”宋予乔扯了一下裴斯承的胳膊,“而且多走走也对健康有好处。”

  “那奶奶呢?”

  宋予乔一时间语塞。

  在报道上写的十分惊险,说宋老太太因为不能移动,现在只能从医院里调过来医生和仪器,在山上进行简单的抢救,等到稍微好转,可以移动,再搬上缆车下山,去医院内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上一次你不是还坐了摩天轮了么,那个时候不是还向下看湖了么?这一次肯定没有关系,你现在就是内心还在恐惧,其实已经克服了恐高。”

  裴斯承拉着宋予乔的手,上了缆车,一只手随之就捂上了她的眼睛,“害怕就不要看。”

  宋予乔不是克服了恐高,只不过是因为裴斯承在。

  这一次,也是一样。

  等到缆车停下,裴斯承依旧牵着腿软的宋予乔下了缆车,宋予乔察觉到双腿终于站在坚实的地面上的那一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宋予乔已经来晚了。

  赶到寺庙后厢房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挂在房梁上的一个白色的灯笼,以及摆在门边的花圈。

  宋予乔的脚步猛然停下,呼吸好像是被人用手攫住一样,然后塞上了密密实实不透风的棉花,脑子里嗡嗡乱响,就这么一瞬间,就好像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明明还是秋老虎作祟的时候,她竟然从头到脚都感觉到冷的发抖。

  裴斯承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前几天还在跟他通话的老人,现在竟然……

  宋予乔抓着裴斯承的手一松,眼前一黑,就栽倒向地面上。

  “予乔!予乔!”

  ………………

  还好山上寺庙里,因为宋老太太的事情,正好留有两个医生尚且没有下山。

  虽然不是妇产科的医生,但是在学医的时候都是相通的,最后,一个老中医过来,给宋予乔把了把脉,说:“没事儿,就是因为心劲儿提的太高了,一路上奔波的厉害,再加上暑气,一时间没有缓过来,才晕了。”

  裴斯承道谢,等到医生过来,便问了有关宋老太太的事情。

  两个医生的口径十分一致,全都是说:“中毒身亡,因为发现的太迟,等到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毒入五脏六腑,没有救了。”

  裴斯承心里有疑虑,便问了一些专业上的问题,比如说砷中毒的症状,裴老太太是何时毒发,又是用了哪一种治疗手段。

  不过,倒是让裴斯承没有想到,他问的专业,而这些医生回答的竟然比他更加专业,一些专业名词竟然让裴斯承都听不懂,听了直皱眉。

  “老太太的……遗体呢?”

  裴斯承顿了顿,还是不愿意提及这样一个词,明明已经防患于未然了,当时一早就交代过让宋予珩将药换掉,可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是他的顾虑不周,在宋老太太平时接触到的其他物品里,还含有砷?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就要懊悔一辈子了。

  一个医生说:“今早已经运送到殡仪馆了,因为老太太生前所愿,不愿意举办追悼会,已经火化了。”

  裴斯承转身进了厢房内,宋予乔仍然在熟睡。

  这个时候,裴斯承也没有叫醒她,让她多睡一会儿,毕竟是累了。

  随即,裴斯承给一直以来在照顾宋老太太的宋予珩打了电话,宋予珩的手机刚开始是没有接通,等到裴斯承锲而不舍地打了三个之后,终于通了。

  裴斯承摇了摇头,他什么时候也会穷追不舍地给人打电话,打到人家对方接通为止了?好像这一招就是从追宋予乔的时候学来的吧。

  “姐夫。”宋予珩接通电话的时候,有点鼻塞,声音浓重。

  “予珩,你现在在哪里?”

  宋予珩说:“姐夫,我现在在殡仪馆内,奶奶的骨灰……已经出来了。”

  听见这句话,就连裴斯承做好了准备,都觉得难以接受,伸手扶住了桌面,他看了一眼仍旧好好地躺在床上的宋予乔,抬步出了门。

  “宋予珩,如果现在你连实话都不给我说,那我也就没有办法帮你什么了,奶奶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裴斯承拿出打火机来点了一支烟,但是旋即就想起来现在是在寺庙里,便又掐了。

  他早有预感,也许现在宋予珩只是在陪着宋老太太演一场戏而已。

  宋老太太一直是很有能耐的一个人物,要不然也不会在这种复杂的圈子里,到如今八十多岁岿然不倒,现在,对于拿出证据指控徐媛怡来说,故意杀人和杀人未遂,肯定是两种全然不同的兴致,这一点,就算是之前许朔不告诉他,他也知道。

  只不过,现在,疑点重重。

  为什么毫无预兆地,一点先兆都没有就忽然身亡了?既然身亡了,又为什么都不让这些亲近之人看一眼最后的遗体,就送去火化了呢?

  只不过,宋予珩却依旧说:“姐夫,奶奶已经走了……是真的走了,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了……”

  宋予珩说着,竟然还哭了起来,声音哽咽。

  “原因呢?”

  “砷中毒是奶奶买通了那些医生说的,只要是检验报告递上去,那么徐媛怡就会被绳之以法……奶奶是安乐死,我也根本就没有想到,早上醒来就没有气了。”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看着前面的院门,“那一直跟着奶奶的刘婶呢?”

  “回老家乡下了。”宋予珩说,“明天是奶奶的葬礼,在西北墓园,姐夫,你跟姐姐要来么?”

  “要。”

  裴斯承倚靠着身后粗壮的廊柱,挂断了手机。

  就算是现在,宋予珩亲口告诉了他这些事情,他还是难以相信,他也知道,像是八十多岁的人,说不定真的一觉睡过去,就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了,可是他还是觉得有些许古怪,到底是哪里古怪,他也说不上来。

  裴斯承握着手机的手垂落下来,这件事情,如果当真告诉了宋予乔,那么,她会不会接受不了……

  然而,就在裴斯承转身的这一刻,正好就对上了宋予乔看过来的一双清亮眸子。

  宋予乔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扶着一边的门框,问:“奶奶是真的走了么?”

  裴斯承点了点头:“生老病死,予乔,你奶奶信佛,那么就有三世轮回,她走的很安详。”

  宋予乔眼眶中的泪水一下子就滚落了下来。

  奶奶……走了。

  宋予乔恍惚中想起,在很小的时候,因为母亲一向很严厉,每次她在外面受到欺负以后,回来了都是奶奶拉着她去跟外面的人去讨公道,摔倒腿上磕破,也是奶奶用酒精来帮她将膝盖上的伤口清洗干净,她大声叫痛!却被奶奶按住了小腿:“疼也忍着!如果这点疼都忍不了,你还想要如何一个人走下去!”

  宋予乔当时很小,尚且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样子,她说:“不会啊,有爸爸妈妈姐姐,还有奶奶啊。”

  而宋老太太却说:“你的路只能你一个人走,我们现在都只是暂时陪伴你身边,你要学会一个人走。”

  那个时候,宋予乔还扎着两个辫子,“不懂。”

  宋老太太摸了摸她的头顶,“现在不用懂,你只要记住,记住奶奶的这句话。”

  当时宋予乔不理解奶奶说的这句话,之后也不了解,一直到和叶泽南分开,一直到三年后的现如今,一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终于了解了奶奶在当时说那句话的意图。

  ………………

  当天晚上,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是宿在寺庙的后厢房内,宋予乔倒是显得很是平静,只是在听到裴斯承的电话的时候哭了一场,但是一下午,都显得没有兴致,眼眶从始至终都是红红的,只要是一想起奶奶,泪水便不由得盈满了眼眶,只不过因为自己的遏制,并没有痛哭失声了。

  裴斯承担心宋予乔的情绪失控,导致影响到腹中胎儿,便一直陪伴在左右,甚至宽慰她:“如果想要哭,就大声哭出来。”

  裴斯承去前面打了热水,然后将宋予乔的裤腿向上挽起,握住她的脚踝放入热水中。

  之前在家里,裴斯承便经常每晚给宋予乔用热水泡脚,自从见识到过宋予乔那一次痛经痛的死去活来之后,之后只要是他在家,有时间,便给宋予乔泡脚。

  宋予乔坐在木板的床上,下面是水泥地面,而裴斯承高大的身躯蹲下来给她洗脚,热气腾腾,也驱散了心底因为奶奶忽然去世而带来的寒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厢房的木门敲响了。

  裴斯承已经将门内的木栓给锁上了,于是便起身,转身去开门,但是,在打开门的一瞬间,裴斯承就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

  在门前,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光头,又是这个老和尚。

  裴斯承直接挡住了老和尚想要进来,抬步出了门,顺带反手将门给关上了。

  老和尚双手合十:“施主,又见面了。”

  裴斯承双手抱臂,“嗯,,有缘。”

  老和尚说:“不知施主是不是对我的建议考虑清楚了呢?只需要斋戒一个月,便可保无忧。”

  “呵呵,”裴斯承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眸光波澜不惊,“大师,我怎么感觉您像是在推销健身保健药呢?”

  “施主,已经过去几个月的时间,您还是不信老僧的话么?”老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继续说,“你的桃花劫太盛,施主,你回想一下,看看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是不是老僧说过的话,都一一应验了呢?”

  戾气太重,家宅不宁……

  好像确实不太平静。

  老和尚捋着胡须笑了一下:“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你有佛缘。”

  ………………

  裴斯承转身进了门,宋予乔正在拿一边的干毛巾擦脚,“是大师找你么?”

  “嗯。”

  “说了什么事情?”宋予乔看着裴斯承的脸色有点不大好的样子,“是奶奶的事情么?”

  “不是,”裴斯承蹲下来将地上水盆端起来向外走,“我去把水倒掉,你先上床睡觉,明天还要去墓园。”

  “嗯,好。”

  ………………

  在S市,宋老太太也算是现在圈子里特别令人尊敬的一个老人了,现在,因为自己的亲儿媳下毒,然后给害了性命意外去世,圈子里很快都传开了。

  有不少商人政客,也听说了,这边宋家宋老太太的这个儿媳妇,已经让C市的警方控制了,正在调查,这边许多收到过宋老太太恩惠的人,便纷纷用上了力,在第二天早上,徐媛怡便被S市警方拘押回到S市警局,进一步接受调查。

  在证据面前,徐媛怡供认不讳。

  只不过,当徐媛怡听说宋老太太竟然中毒去世的消息之后,震惊极了:“不可能!我只换了三个月的药!我向医生咨询过,只是少量,会慢性中毒,体内五脏六腑的机能会逐渐衰竭,半年之后在体检的时候才可能明显的检查出来……”

  徐媛怡因为恐惧,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了。

  况且,徐媛怡之前知道宋老太太去医院做过检查,是特意去检查的,当时她就在心里捏了一把汗,不过最后竟然没有被发现,这让她觉得庆幸,然而,从现在看来,那个时候没有被发现,就已经落入了这些人的圈套里了。

  宋老太太活着和死了,全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徐媛怡暂时被收押,然后等着一周后的开庭审理。

  徐毅在徐媛怡被押到S市这边的时候,就上下已经打点了不少关系,然后还花了钱进去探视了一次。

  徐媛怡看起来特别邋遢,如果说原来还是一朵鲜艳的花,现在已经完全干瘪了,愣是像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一样,形容枯槁。

  “哥,求求你,救救我吧。”

  这是徐媛怡说的第一句话。

  “我不想死,我不像坐牢……”

  这是徐媛怡说的第二句话。

  让徐毅听了心里也不好受,说:“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律师。”

  既然妹妹进了局子需要打官司,他便替妹妹请了律师来辩护。

  梁珍说:“你现在自身难保了,还有工夫管别人?徐媛怡也是个脑残,这种下毒害人的事情也能想得出来,真的是阴毒。”

  徐毅扬起手来直接给了梁珍一个巴掌:“你嘴巴放干净点,这是我妹妹!若不是我妹妹这些年一直资助着我,你可能过上好日子么?!咱们的影视公司里有一半是我妹妹的功劳!”

  梁珍捂着脸,“都是徐媛怡的功劳?那我们家呢,我们梁家难道没有给过你什么吗?我算是看透了你们徐家人了,一个个都是狼心狗肺!老娘不干了!”

  “你的意思不就是想要离婚么?好啊,那就离婚!”徐毅脸色铁青。

  “老娘偏偏就不离婚!为什么你想结婚的时候就结婚,想离的时候就离婚?老娘现在就要拖死你,哪怕是分居两年法院宣判离婚,老娘也能拖死你!”

  说来也真的是让人难以理解,现在徐毅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但是,偏偏还真的就花了大价钱给徐媛怡请律师,只不过,就连高价请来的这个律师,都说:“无罪辩护的话,我做不来,这种情况下,我只能争取减刑,一般情况下是二十年以上,也就是无期,在情节严重的时候,甚至是死刑。”

  徐毅一听都感觉到心惊:“江律师,求求你了,现在我妹妹才四十多岁……”

  江律师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你放心。”

  虽然,律师辩护是一方面,可是,在人情道义上,在道德伦理上,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都不可能引起别人的同情。

  真的,没有人会同情一个杀人犯。

  ………………

  宋老太太的下葬这一天下午,并没有人通告外界,但是,烟雨蒙蒙的这个秋日午后,在墓园内,竟然还是无声地聚集了很多人,都是对宋老太太生前敬仰,死后前来吊唁。

  一旦下雨,天气微凉,于是,宋予乔便穿了一件黑色的裙子,外面逃了一件白色的珍珠针织衫,在耳边夹着一朵新鲜的白色百合花,素颜,显得一张脸素净,只有一双眼睛好像是淋了墨汁一样的乌黑透亮。

  裴昊昱和宋琦涵两个小家伙穿着黑色的衣服,胸前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也不再咋咋呼呼的说话了,安静的坐在车后座。

  忽然,裴昊昱问:“爸爸,老奶奶是去天上了么?”

  在前面开车的裴斯承,从后视镜内看了一眼儿子,回答:“嗯,是去天上了。”

  裴昊昱安安稳稳地在后面坐着,向前踢了两下,“那太奶奶还会从天上下来看我么?太奶奶上一次答应了,这一次我回来,就带着我去吃桂花糕!”

  听了裴昊昱的这句话,宋予乔忍不住捂住了嘴,看向被淅淅沥沥的小雨打湿的车窗,遮挡了外面的视线,心有些钝钝的疼。

  左手被裴斯承拉住,宋予乔没有挣脱。

  大人心里清楚,可是现在小孩子却已经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死亡对于他们的理解,尚且还非常遥远。

  在C市那边,因为宋疏影和席美郁两人都住在顾青城的半山别墅内,裴斯承便索性让顾青城将别墅内的电源给掐了,改成用发电机供电,暂时先瞒着宋疏影,毕竟宋疏影待产,就算是现在知道了宋老太太的事情,也不能及时的赶过来,反而会让别人担心。

  而宋翊,已经被许朔从警局内放了出来,自然在听闻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便买回到S市的航班,回来了。

  所以,在宋家这边,除了宋疏影,几乎是到齐了。

  但是,让宋予乔和裴斯承都没有想到的是,墓园内,黑压压的有不少人,竟然还有都是穿着雨衣打着雨伞,冒雨来的。

  整个葬礼进行的都无比压抑,空中飘散着哀乐。

  在宋家,捧骨灰盒的应该是宋予珩,但是在中途,宋予珩有事离开,便将手中的骨灰盒,给了宋琦涵。

  宋琦涵只有四岁多,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场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他一步一步走的十分稳当,将骨灰盒放进土里。

  裴昊昱长得高大,他在后面给宋琦涵这个小鬼头撑着伞,避免将骨灰盒淋湿。

  下葬过后,首先是宋家的晚辈们鞠躬叩头。

  自始至终,宋予乔都在默默地流着眼泪,泪水都顺着脸颊流淌下来,从下巴上掉落下来,浸湿了衣衫。

  因为宋琦涵算是和宋予乔宋予珩同辈,所以他是跟着哥哥宋予珩身边一同叩头的,最后才轮到裴昊昱。

  本以为裴昊昱也只是下跪叩头这样简单的动作,毕竟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甚至在轮到裴昊昱的时候,宋予乔都再三叮嘱,“你就学着妈妈刚才的样子,下跪磕头就可以的。”

  但是,等到裴昊昱真的跪下来,三个响头叩过,却忽然爆发出一阵大哭。

  宋予乔吓了一跳,急忙上前一步将裴昊昱给拉了起来。

  一路上,裴昊昱都没有哭过,但是,在现在,这一瞬间,当他看见墓碑上太奶奶的照片,看见太奶奶在照片上冲着他笑的时候,他就真的明白了。

  原来,这就是死亡。

  也就是不管是以后,还是以后的以后,这个人都不会在出现在你面前,更不会对着你笑了,一个切切实实的人,彻彻底底的消失了,以后,再也不会存在了,再也不会摸到她,这个人以后就只存在于你的记忆中。

  原来,这就是死亡。

  裴昊昱在五岁半的时候,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特别让人无力的感觉,他什么都不懂,只不过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身后的宋琦涵看小哥哥哭了,他也就忍不住哭了起来,一时间,伴着雨声,微微的哽咽。

  ………………

  在S市宋家这边,因为暂时还离不开宋予乔,接下来在C市的华筝的订婚典礼,便让裴斯承先回去。

  裴斯承说:“我让虞娜去看着了,我在你这里才觉得安心一点。”

  “不用,”宋予乔直接拒绝,“我现在在宋家里面住着,不会出什么事,再说了还有宋予珩,倒是裴氏比较棘手,你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给虞娜,现在又把订婚典礼的事情交给虞娜,你是想要把虞娜绑架在你的工作上啊!还给不给她时间去谈恋爱了。”

  裴氏那边的事情确实比较棘手,就算是婚礼这两天,虞娜都每天给裴斯承打电话,少则两三个,多了能有十几个,她毕竟不是总裁,大事上还是需要请示裴斯承,只能处理一些自己拿的定主意的事情。

  裴斯承便让黎北买了当天的机票,只不过留下来两个信得过的人跟着宋予乔。

  临走前,裴斯承又把裴昊昱给叫到一边,问:“你是想要跟着乔乔在这里,还是想要跟着我回去C市?”

  裴昊昱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转了转,“回到C市要去上学么?”

  “当然。”

  “那就不回去,我要跟着乔乔!”

  真的是小孩子,一会儿河东一会儿河西,前几天还一直说着喜欢上学,到现在竟然完全变卦了。

  裴斯承说:“那好,爸爸现在要回公司有事情,你就留下来照顾乔乔,还有你的弟弟妹妹们。”

  裴昊昱摇头跟拨浪鼓似的,“我不要照顾弟弟,我只要妹妹!”

  真不知道裴昊昱的小脑瓜里的是什么逻辑,不过,裴斯承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航班预订的是晚上七点钟,裴斯承是陪着宋予乔吃过饭之后才离开。

  宋予乔站在奶奶的楼上,二楼的阳台上,看着一层细细密密的雨幕中,裴斯承飞快地走向一辆车坐上去,雨刷拉回划开挡风玻璃,车灯亮起,照亮了雨幕中的一片漆黑,直到车子驶离视线,宋予乔才转身进了屋。

  现在,再来到奶奶的这栋楼里,看到任何东西,都觉得触景伤情。

  宋予乔帮宋老太太收拾卧房和书房内的东西,准备了一个小箱子,将宋老太太平日里用的东西,都收到这个精致的小箱子里,刚开始还能够稳稳地拿着,用一个干净的湿润的棉布,将一些硬质的饰品擦干净放进去,等到后面,手就开始抖了,拿不起这些东西,裴昊昱便过来,陪着宋予乔一起收拾东西。

  宋予乔看着蹲在地上,拿着细密的绒布擦拭着一个陶瓷大马的裴昊昱,抿了抿嘴唇。

  在这个世界上,经历死亡,可以让人飞快成长,原来是真的。

  ………………

  远在C市,裴氏大厦。

  因为裴斯承将所有的工作暂时都交给虞娜去处理,这两天,每天晚上都是加班到八九点才结束当天的工作。

  八点三十分,虞娜伸了伸懒腰,然后,走到休息室内,将杯中已经冷掉的咖啡,换成了一杯温和的蜂蜜水,喝了下去,才感觉到胃里的空泛感减缓了一些。他何状扛。

  明天裴斯承就回来了,这边的工作也就不必太累太忙,虞娜总算是能松了一口气。

  手机铃声响起,虞娜走过去,看到是来自于叶泽南的电话。

  她便没有接通,而是直接拿了手机和包,下了楼。

  天气还不错,夜风已经不再燥热难当,而是一片清凉,拂在面上很凉爽。

  叶泽南开车来接虞娜,看见虞娜此时此刻脸庞眼眸中带出来的疲惫,于心不忍,便对她说:“要不然你干脆辞掉回来叶氏吧。”

  虞娜笑了:“叶氏会很轻松么?我怎么没有察觉到?以前跟着你的时候,照样也是累成狗,你们都是大资本家。”

  她看向窗外,“你这是要开车开往哪里?”

  这条路十分熟悉,虞娜曾经走过不止一次,就是在叶泽南戒毒期间,她开车过来接送的路线。

  “叶家。”叶泽南说,“我给我妈说了,要带着女朋友回来吃饭。”

  虞娜听了心里猛然动了动,不过还是笑了:“你还不如直接报上是我,免得你妈妈失望透顶。”

  等到车子停在叶家停车场内,叶泽南握了握虞娜的手:“我这一次带你来,不管我妈是不是承认你这个儿媳妇儿,反正我是承认你了,反正是我娶你,又不是我妈娶你,她顶多嘴上说的不好听,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虞娜点了点头。

  但是,两人明显真的低估了裴玉玲的怒气。

  裴玉玲听说儿子要带着女朋友来,心里已经灰败了一片,她最近在找的那几个漂亮的名门淑媛,都被儿子给挡了,现在,整个人都十分暴躁,处于更年期,更加暴躁的无与伦比,特别是在看见叶泽南领进来的这个所谓的女朋友,竟然真的是虞娜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甚至,当叶泽南和虞娜两人走进来,还没有开口让他们坐下,裴玉玲便大声呵斥道:

  “你把她带进来是什么意思?叶泽南,你到底是不是我儿子!你到底孝顺不孝顺?”

  叶泽南握着虞娜的手,说:“妈,我很孝顺您,但是,我不愚孝。”

  裴玉玲气的头顶都要冒白烟了,竟然还说什么愚孝?!真的是被虞娜蛊惑的不轻了。

  虞娜本不想多说什么,毕竟是母子两人需要解决的事情,虽然她知道裴玉玲不喜欢自己,可是,却也没有想到,裴玉玲竟然这样激烈。

  裴玉玲跟自己的儿子叶泽南说不上来,便转向了虞娜,“虞娜小姐,当初是谁说了,并没有想要嫁入豪门的意思?你现在难道不是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么?”

  虞娜在叶泽南身后错后半步站着,冷眼看着,说:“叶太太,你们叶家是豪门么?我没有觉得这是嫁入豪门,还有,我本来就是凤凰,用不上飞上枝头才能变成凤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