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99 再不会忘记我爱你

199 再不会忘记我爱你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73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5

  

  宋予乔在走廊上站的这两分钟内,脑子里嗡嗡嗡的响,脑子里全都是三胞胎、三胞胎、三胞胎,然后无限循环中,手已经不由得扶上了自己的肚子。感觉这里就是个炸弹,分分钟就会被引爆一样,必须要小心翼翼的护着,一点差错都不能有。

  裴斯承询问过医生之后走出来,看着宋予乔苍白着一张脸,看起来竟然是比刚才进去之前还要苍白,便主动上前去扶住她。

  唐玉珏在身后跟着,原本想要调侃着裴斯承几句的,但是一看裴斯承现在一副紧张的要死的表情,便索性不吭声了,一直到停车处,裴斯承先开车门让宋予乔进去,才转过身来看着唐玉珏。问:“你再帮我找几个妇产科的专家医生问问看,三胞胎的话需不需要做减胎手术?”

  “刚才那个就是专家中的专家,”唐玉珏问,“她建议做减胎手术?”

  裴斯承点了点头,“只是一个建议,还是等到过半个月再来检查一次。”

  说实话,之前在两周前,得知是双胞胎的时候就已经很惊喜了,但是现在,成了三胞胎,除了惊喜之外,还多了一点惊吓。

  裴斯承在车外抽了一支烟,才转身开车门上了车,宋予乔呆呆的坐着,目光看起来有点呆滞,盯着挡风玻璃看。

  “予乔?”

  裴斯承觉得宋予乔今天来检查之间就有点不大对劲。现在看起来更不对劲了,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表现的却又不明显。

  其实宋予乔很聪明,在不想要你知道的时候,她绝对是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裴斯承没有立即系上安全带,凑近了看着宋予乔,盯着她一双水墨一般浓郁的双眼,“予乔,说句话?”

  宋予乔眨了眨眼睛,好像神思才刚刚回归原位,嘴角一勾笑了出来:“没事啊。怎么了?”

  裴斯承一手环住宋予乔的腰,另外一只手贴在她的小腹上,“是不是觉得负担很重?如果觉得很重,那我们就去把孩子打掉。”

  “你说什么啊?”宋予乔明显是没有反应过来,愣了片刻才说,才咧开嘴笑,“这是三胞胎,我确实是心理负担重了点儿。但是……我要把他们生下来,这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

  裴斯承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

  宋予乔好像在此时此刻才终于想开了一样,跟她解释道:“我说的没错啊,别人都是受两次苦能生个二胎,我是受两次苦换来了四个宝宝。”

  四个宝宝……

  这句话起初说出来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等到从宋予乔口中说出来,宋予乔忽然感觉到,好多……

  而与此同时,唐玉珏陪同冷艳女王程筱温去梁易的私家餐厅里去吃饭,吃饭的时候就说起来宋予乔肚子里怀的这个三胞胎的事儿,结果无意中让梁小六给听去了。

  梁小六顿时瞪了眼睛。

  怀孕了,到双胞胎,再到三胞胎……

  老天啊。

  梁易急忙就拿出手机来连wifi,但是餐厅内的wifi密码是他预防其他地方的人来蹭网,每天一换,自己这一次也不知道换成了什么密码,直接将手机扔给大堂经理输密码,“快点儿,老子急,急急急!”

  旁边经过一个穿着白色上衣的姑娘,转过来夸张的一笑:“在前面走廊尽头左转是男卫生间。”

  “……”

  而大堂经理竟然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梁易才没有闲工夫理会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姑娘,他现在一心在手机上,这一次,一定要公布一个他们哥几个不知道的消息,震震他们,总是小瞧自己。

  只不过,终于连上了wifi,上了朋友圈,却发现,裴斯承自己已经主动说了,他黑着脸,于是也在下面嘿嘿了两声,发了一个恭喜,“三哥!你家孩子成灾了,这次生了给我一个!我绝对当成是亲儿子一样对待!”

  下面裴斯承过了不久回复:“请便,现成的就有一个,把裴昊昱领走,不用还,谢谢。”

  梁小六:“……”

  ………………

  宋予乔怀孕的是三胞胎的事情,不仅仅是在裴斯承的朋友圈内传开了,在裴家也传开了。

  当晚,裴斯承开车带着宋予乔来到裴家大院里来接裴昊昱,距离很远,裴昊昱小盆友就想要一下子扑过来,却不曾想裴斯承直接上前一步,将裴昊昱给挡住了,厉声说:“不准跑,以后不能动不动就往乔乔身上扑。”

  裴昊昱蔫儿蔫儿的低着头,晃来晃去着小脑袋,说:“为什么?”

  裴斯承说:“因为乔乔肚子里有三个宝宝。”

  小家伙立即就愣了,不是两个吗,为什么又多了一个?

  裴昊昱眨巴了一下眼睛,问:“是三个妹妹吗?”

  裴斯承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后面就传来的一声尖叫声,而这声尖叫声,来自于……裴老太太。

  裴老太太捂着嘴,等到自己儿子看过来之后,又捂着嘴尖叫了一声,真的是充分的发挥了她高嗓门的优势,就算是现在老了,叫起来也绝对是宝刀未老。

  “三个?”裴老太太掏了掏耳朵,“是三个吗?是我听错了吗?”

  裴斯承扶着宋予乔,笑着看向裴老太太:“没错,妈,你听的没错,不是双胞胎,是三胞胎。”

  裴老太太手里原本来拎着一个菜篮子,听见这话,立即就甩了菜篮子,向院子里面撒丫子跑过去,大声喊着:“老头子啊,快点给我摆香案,三胞胎啊,三胞胎,咱们老裴家几百年没出一个三胞胎啊!”

  宋予乔:“……”

  正在客厅内坐着看报纸的裴临峰,忽然挑了挑眉,看着从外面风风火火冲进来的裴老太太,抽了抽嘴角:“谁怀了三胞胎?”

  裴老太太嫌弃地看了一眼反应迟钝的裴临峰,“真是老年痴呆了,我说是我怀了三胞胎你信么?当然是咱们儿媳妇啊!”

  裴临峰倒真的是愣了一下,这一次倒是没有嫌弃裴老太太自作主张将宋予乔认成是儿媳妇,而是因为这个十分少见罕有的词——三胞胎。

  但是,他看到宋予乔,还是背着手站起来,“宋予乔,你跟着我上来书房一下。”

  现在裴斯承最怕的就是父亲说这句话,于是在宋予乔跟着上去的时候,他也就跟着上去了。

  裴临峰气的抽嘴角:“我是要和宋予乔单独谈谈,你出去。”

  “爸,我在旁边站着,你们谈你们的。”裴临峰双手插兜,听了父亲这句话,更是向前走了一步,勾了勾脚将身后的书房门给关上。

  “她都已经怀了三胞胎了,我还能怎么样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裴临峰眉头紧蹙,目光视线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不禁揉了揉眉心。

  裴斯承倒是回答问题十分全面,说:“您确实不能怎么样她,但是我就是不放心。”

  裴临峰:“……”

  就当裴临峰临发怒前一秒,书房门忽然门把动了一下,门从后面打开,裴老太太的脑袋伸进来,然后从门的一条缝里挤了进来,嘿嘿地笑了两声:“一个人听也是听,两个人也是听,老头子你不要太小气了,我也来听听。”

  有这么一个活宝老太太搅和着,裴临峰跟宋予乔的谈话也算是进行不下去了,便摆了摆手:“走吧,都下去吧。”

  宋予乔是真的觉得裴临峰是对她有话说的,可能原先还有一点狐疑,但是刚才在洗手间内,听见那两个女人的对话,她又私底下拿手机查了一下,网上搜索关键词,还是可以看到那篇已经被转载过不知道有几十万次还是上百万次了的报道,报道里没有她的照片,但是,用语字字诛心。

  她的照片在网上也有人人肉之后曝出去了,不过虽然不多,也有人知道她长得是什么样子。

  宋予乔觉得,裴临峰将她留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

  她转过头来,对裴斯承说:“伯父有话对我说,你出去等我。”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深邃幽暗的目光看向宋予乔。

  宋予乔抿了抿唇角,说:“没关系,你出去吧。”

  只不过,裴斯承站的好像是一棵笔挺地松树一般,一动不动,再加上后面的门口还堵着一个裴老太太。

  门咚咚咚被从外面敲响了几下,距离门最近的裴老太太打开门,孙子的小黑脑袋就凑了进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我来找我妈妈!”

  裴老太太一听见孙子口中的“妈妈”这个词,激动的都要泪流满面了。

  真的是让人喜极而泣啊,孙子这五年多了没有妈,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亲妈,又要被老头子给作走了,那肯定就饶不了他。

  裴老太太直接上前一步:“予乔,出来吧,老头子最近总是忘吃药,别理他,出去吃饭了。”

  这边裴老太太拉着她的手腕,宋予乔也不好挣脱开,只好看了一眼坐在书桌后面的裴临峰。

  裴临峰一张脸已经是黑的不能再黑了,原本只需要搞定一个就可以了,现在需要搞定三个,索性摆了摆手:“都给我出去!”

  裴老太太等的就是这句话,拉着儿媳妇儿出了书房门,还又扭过头来,冲着书房内说了一句:“我警告你,不要摔杯子!”

  宋予乔心里也知道的清楚,裴斯承的父亲,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说现在不管是在网上还是报纸上都吵的特别热的一个话题,就是她的身份问题。

  她深深地闭了闭眼睛。

  原本,她以为,有裴斯承为她撑起的一片天地,在这片天地里,她就可以自欺欺人的不再去顾及到外界的所有事情,不管他们说什么话,即使是中伤她的。

  但是,她可以不在乎她,必须要在乎裴斯承,他在这件事情上本就没有错,错都是在与她,而且,现在裴昊昱年龄还小,等到他长大一些知道了这件事情,该如何对小家伙说?还有现在肚子里的三个宝宝。

  “乔乔。”

  裴昊昱等走到楼梯下面,转过头来看宋予乔还站在楼梯正中间,便又跑上来,拉着她的手指:“我拉着你,你慢点啊。”

  吃晚饭的时候,裴临峰并没有下来,只有裴老太太并上裴斯承一家三口。

  宋予乔没有动筷子,问:“我上去去叫首长吧。”

  裴老太太摆手:“不用管他,爱吃不吃!”

  最后这句话,特意放大了嗓门,好让上面的人能听见。

  宋予乔知道裴老太太是想着她,但是现在如果她就以为这是对她好,看不上别人了,不去顾及到裴斯承的父亲了,那她就太傻了,她俯身到裴昊昱的耳边,说:“小火,上楼去叫爷爷下来吃饭。”

  裴昊昱口中正叼着一条烤鱼,咬了一半丢在面前的小碟子里,从椅子上跳下来,蹬蹬蹬就跑上了楼。

  裴老太太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还真的是血缘亲情么?以前也没有见到过裴昊昱这个小魔头这么听谁的话,现在对于宋予乔,真的是破天荒了。

  不过两分钟,裴昊昱就拉着爷爷裴临峰下了楼。

  “是我妈妈让我上来叫爷爷的啊。”

  裴临峰从嗓子眼里哼了一声出来,裴老太太看见老头子下来了,毫不遮掩的向上翻了个白眼。

  其实叫裴昊昱去叫他,也就是给老头子个台阶下,要是她,肯定不去叫他,饿他一顿饭。

  在吃饭的时候,裴老太太就提起来要见一下亲家,“这三胞胎肯定是显怀显的早,准备着手办婚事,也和亲家商量一下。”

  裴斯承将一块鱼的鱼刺用筷子小心的剃掉,放在宋予乔面前的小碟子中,才开口说:“嗯,妈,到时候你去一趟S市吧,见见予乔的妈妈和奶奶。”

  ………………

  夜晚,回到华苑,宋予乔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最近暂时先不回去了,就在S市,有一个调研的项目还没有做完。

  宋予乔回答说好,在舌尖上滚了几次,终于也没有将怀孕的消息告诉母亲。

  “妈,我户口本是不是在你那儿?”

  席美郁这边一听女儿问的这句话,就已经猜到了几分,便问:“要去扯证了?”

  宋予乔面庞微红,将双脚转过来放在床上,曲腿用双臂抱着,点了点头,“嗯,是。”

  席美郁说:“最迟到下周吧,我就回去。前两天我在这边的研究院里看见郑融了……”

  与母亲又说了几句关于郑融的事情,便挂断了电话。

  这边宋予乔刚刚挂断电话,将手机丢在床上,抱着双腿看窗外,裴斯承就从身后环住宋予乔的腰,将她带到身前,一下一下吻着她的唇,“为什么不告诉你妈妈你怀孕了的事情。”

  宋予乔拉住裴斯承在她身上上下游走的手,“我妈现在因为我姐的事儿已经烦的要命了,先不说了。”

  “你怎么知道你妈妈听到你怀孕的事情会烦呢?说不定高兴都来不及呢。”

  裴斯承将宋予乔抱在怀里,将她的后背紧贴着他坚实的胸膛,呼吸就拂在她的耳畔,好像每伴随着他多说一句话,宋予乔耳畔的颜色就会深重一点。

  宋予乔有点呼吸急促起来了,她想旁边侧头,避开裴斯承的气息,说:“你不知道,我妈妈其实很讨厌未婚先孕的,因为当初她怀我姐的时候就是未婚先孕,然后才嫁给了宋翊……其实,他在之前对我、姐姐和予珩都很好的,有时候我妈严厉地训我们,都是他来打圆场,但是,后来怎么变成那样子了?我现在对宋家一点感觉都没有,想着我奶奶……”

  提起宋翊,宋予乔心里就有点烦躁。

  “上一次听予珩说奶奶身体有点差了,我让予珩带着奶奶去医院做检查,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想过一段时间再回去一趟找S市找奶奶,你陪我么?”

  裴斯承没有回答,手已经从宋予乔的膝盖游移上去,抚上宋予乔的大腿。

  “诶,我问你话呢?”

  裴斯承将宋予乔的脸扳正过来,印上了她的唇,说:“你高兴就好,随你。”

  宋予乔听了裴斯承的这句话,忽然就感觉后腰上被一个硬物抵着,心中一动,玩心就起来了,忽然一笑,就忍不住用双手环住裴斯承的脖颈,眉眼含笑,在裴斯承唇唇角亲了一下,“你真好,老公。”

  就因为宋予乔这么一句话,裴斯承体内的火一下子就燃了起来。

  “小妖精。”

  裴斯承唇印着的吻,从宋予乔的下巴,落在脖颈上,再一路向下,轻轻咬着她胸前的蓓蕾。

  宋予乔呼吸越来越热,喘得得也是越来越急,也是难得有心思,竟然一点都没有羞涩,相反去迎合裴斯承。

  裴斯承在愣怔片刻,挑着她身上的敏感点捏了一下,然后看来是反被动为主动,将宋予乔压在身下,却始终顾及着她的小腹,避免压到孩子。

  宋予乔觉得呼吸都已经击急喘了,急忙双手捧住裴斯承的头,不让他在继续向下,“你这是要引火烧身。”

  裴斯承嘴角一勾:“不是你主动勾我的么?”

  宋予乔被戳中了心事,索性就别开脸,“反正现在怀孕头几个月,医生今天特别叮嘱过,严禁床事,避免伤到孩子。”

  “是,我不能动你。”裴斯承一边说,吻已经好像连绵的雨点一样,落在光裸的肩头,胸前的丰盈,贴在宋予乔的小腹上吻了一下。

  宋予乔觉得自己现在连一口完整的气都已经喘不过来了,她已经感觉到裴斯承此刻身下的灼烫,正在一点一点的长大,便急切地去拉裴斯承,“不要了……你自己也难受的厉害,你先上来……”

  裴斯承抬起头,嘴角含着笑意,“伺候你,我愿意。”

  说着,裴斯承便直接将整个身体都钻进了薄被里,宋予乔根本就来不及拉他,双手就已然攥住了两边的床单。

  裴斯承真的是说到做到,他现在喜欢看着宋予乔因为他脸上染上一层薄薄的绯红,然后搂着他的脖颈,叫他“裴哥哥。”

  裴斯承撑起身来,特别注意避开压到宋予乔的小腹,将她抱在自己胸膛上,吻了一下宋予乔的汗湿的额发,说:“叫老公。”

  宋予乔浑身汗湿好像是一条游走的银鱼,在裴斯承身下来回扭动着,低低地叫了一声:“老公……”

  “不够。”

  “老公,老公,老公……”

  “叫我的名字。”

  “裴斯承,裴斯承,裴斯承……”

  于是,在裴斯承带领她到达巅峰的时候,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着裴斯承的名字。

  裴斯承将宋予乔额前被汗湿的发拨开,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这一次,你绝对不会忘记我的名字,也再不会忘记我爱你。

  ………………

  裴玉玲自从从裴家大院回来之后,就一直是保持着沉默,就连伺候她的保姆都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夫人?夫人?要吃饭了。”

  裴玉玲这才回过神来,直接摆了摆手,先让保姆下去了。

  她不相信,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明明是不孕,却忽然有了孩子,那当时的那一份体检记录,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忽然想到,就在体检过后,得到了那样一份检验记录之后,才向自己的儿子提出了离婚……

  那么,这是不是宋予乔故意这样做,有意为之得到一份假的不孕的检验报告给她,借机提出离婚……

  在这样的念头一出来,裴玉玲就立即返回自己的房间,将原本的那一章检验报告单给找了出来。

  当时因为是以防自己的儿子叶泽南不相信,她特别是将检验单子让医生开了两份,一份是在当天晚上给自己儿子看的时候,让叶泽南给拿走了,至于另外一份……找到了。

  裴玉玲将抽屉里很多单子都拿了出来,一份一份的看过去,终于找到了当时的一张检验单子,单子上明明白白写的确实是不孕!

  是阴谋?!

  她立即从床上站了起来,直接就冲出了门,连自己开车都顾不上了,她怕自己会失控,上了出租车直接就报上了医院的地址。

  裴玉玲赶到医院,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监控室,来到监控室内,将检验报告单拿出来,照着上面的日期,以自己财物丢失为由,让监控室调出来监控录像。

  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年,监控室的工作人员本不想将监控调出来,眼前这个人若真的是丢失了财物,为什么当时不过来调监控,而要在现在才调监控。

  但是,裴玉玲分毫不让,直接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三张粉色的钞票,直接就塞给了面前的工作人员,说:“你是好人,我必须要这个监控,拜托了,帮个忙,小伙子。”

  谁不是见钱眼开的主儿呢?

  在这种地方,一个管监控室的工作人员,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人塞红包的,现在找到这么一个机会,便将裴玉玲指出的检验报告单上的日期的当天监控录像带找了出来。

  裴玉玲说:“妇科的楼层,是三楼。”

  “前面快进一下。”

  恰巧有一个监控录像带是在当时做检查的检查室外面,正对着检查室的门,裴玉玲看着在眼前飞速滑过的图像,忽然叫了一声:“停!再往回拉。”

  监控录像上,是裴玉玲带着宋予乔来做妇科检查的那个时候,先是宋予乔进了门,裴玉玲站在走廊外,来回踱步。

  这一段检查的时间也不短,但是裴玉玲因为不想要放弃哪怕是一个细节,便没有向后拉监控录像,一直到最后,检查完毕之后她进去,和脸色苍白的宋予乔一同走出了检验室。

  而就在这个时候,让人惊诧睁大眼睛的一幕出现了。

  明明裴玉玲和宋予乔出来之后,在检验室内只有白色大褂的医生一个人,但是现在,却分明看见了从检验室内走出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因为监控录像并不是太清晰,裴玉玲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最终在出来得到那两个人面对摄像头看的那一秒钟,认出了录像中的人!

  裴玉玲气愤不已,她狠狠地攥紧了手心。

  她问一边的监控室工作人员:“在这间检查室内有摄像头么?”

  工作人员摇了摇头:“这是妇科的检查室,比较私密,所以没有安装摄像头,在医生的办公室内,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安装摄像头的。”

  就算是没有摄像头,裴玉玲也完全清楚了。

  她手中的这份检验报告单和录像带上的图像,就是证据!

  她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好像傻子一样被玩弄的团团转。

  在从医院出来的路上,白晃晃刺啦啦的阳光,照着头皮发热,裴玉玲却无端觉得有些凉,她忽然想到了乔沫,乔沫的出现,到乔沫怀了叶泽南的孩子,再到一切暴露终于浮出水面。

  裴玉玲今天就好像成了斗士一般,猛然间就因为宋予乔竟然有了孩子这件事,打通了任督二脉,她即刻叫了一辆车,去了硕州集团,找董事长戚坤。

  硕州的董事长戚坤,恰好今天外出去外地见客户,待裴玉玲说明来意之后,前台说:“董事长现在不在,就算是现在在,也必须是提前预约,女士,您现在可以登记一下时间和是由,等到时候董事长回来,我们会安排见面的时间。”

  “我是想要问有关于乔沫的事情,你直接打电话给戚坤,我有话说。”

  恰巧,正在一边走一边涂着口红的戚可,听见了这个让人厌恶的名字,便转过头来多看了裴玉玲一眼,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很高档,应该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太太,她和乔沫是什么关系?

  戚可想着,已经走过去。

  前台小姐叫了一声:“戚经理。”

  裴玉玲眼光一亮,这个看起来来很年轻的女人,姓戚,那么就一定是戚家的人,她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戚可已然说:“女士,您好,你是要找戚董事长么?我是他的二女儿戚可。”

  女儿……

  裴玉玲一听,便直接问:“那你肯定是认识乔沫了,乔沫的事情你知道么?”

  这个名字可是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过了,戚可嘴角带起了一丝阴笑,“当然知道,而且很熟。”

  裴玉玲将戚可约出来,在硕州集团旁的一个咖啡厅内,坐下来。

  既然是裴玉玲有事相问,便很客气地先问了戚可想要喝什么,而戚可却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问:“你是乔沫什么人?”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裴玉玲说:“我是叶氏总裁叶泽南的母亲。”

  戚可娇笑了一声:“哦,难怪了。”

  半个小时后,戚可先离开,而裴玉玲在桌边做了半个小时,好像是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原来,被玩弄于别人股掌之间的人,一直就是她,她竟然会被这一些不入流的小把戏给骗到,并且欣喜若狂的上当,真的好像是傻子一样。

  她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蒙蔽双眼了呢?

  裴玉玲捂住了脸。

  ………………

  余风杂志社内,摆在面前的,是两份声明。

  一份是关于对宋予乔调查虚假信息的道歉声明,而另一份,是在报道真实情况却遭人威胁导致停业的公正说明。

  徐战交代下去之后,主编已经在一个小时前就给他叫了过来,每一个字都是仔细考量过的,字斟句酌,言辞恳切,倒是一丁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但是,他现在终于是犹豫了,到底要说发哪一份声明,才会对自己杂志社带来好转……

  良久之后,徐战给徐媛怡又打了一个电话。

  而徐媛怡却说:“哥,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以为你讨好到裴斯承,那他岳母就会想让我们安安稳稳地过下去么?不会,你必须要脑子清楚,我今天早上见到席美郁了,就在S市!就在宋家的大门口!现在倘若是我在宋家的地位没有了,那杂志社就彻底成了一个空壳,再没有了翻身的时机!”

  徐战也一直在权衡,到底是应该如何做。

  他毕竟是已经给裴斯承打过电话了,已经将话说开了,虽然工商局和税务局的查处还没有撤掉,但是也没有干预杂志社的内部程序。

  徐战闭了一会儿眼睛,豁然睁开,按下了办公桌上的内线,说:“发第二份声明。”

  ………………

  徐媛怡对徐战说的没有错,她已经深切地感觉到自己的地位不保了,就是因为早上,在宋家门口,看见了席美郁。

  当时来自宋家大门口门卫的电话是打给宋翊的,但是因为宋翊正在洗手间内洗漱,徐媛怡便自作主张的接通了。

  “夫人提出想要见您一面。”

  门卫是在几年前就跟着宋翊的老人了,所以认识席美郁,也知道八年前那一夕突变发生的变故,在对方接通电话的时候,以为是宋翊接通的,便直接用了一个词“夫人”。

  徐媛怡觉得血液顿时直接冲上头脑,对着手机就骂道:“你说谁是夫人?难道我是个假夫人,在外面还有一个真正的夫人吗?你现在就给我收拾东西滚出宋家,宋家没有你这种不长眼色的奴才!”

  门卫一听不好,慌忙道歉改口,“对不起,夫人,对不起,我一时脑子懵了,您不要跟我这种人计较,是老爷的前夫人,是前夫人……”

  徐媛怡已经怒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宋翊刚好从卫浴间内走出来,看见徐媛怡生气的样子,说:“大早上的谁又招惹到你了?”

  徐媛怡心里已经是一慌,席美郁回来的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宋翊知道!

  她便笑了笑说:“还不是那些骚扰电话,真是让人烦的慌,大早上的都不让人消停。”

  说着,徐媛怡已经将手机上刚才门卫打过来的通信记录给删除了,用非常快的速度。

  趁着宋翊在吃饭的时候,徐媛怡以抱着宋琦涵到外面的小花园内去玩儿为由,便出了门。

  宋琦涵问:“妈妈,我们要去哪里?”

  徐媛怡脚步飞快,等到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将手中的宋琦涵交给刚好从外面买菜回来的保姆手中,说:“你抱着他去前面的小花园里去,我稍后就过去。”

  “是。”

  虽然是早上,但是在八月盛夏的这个时候,日头已经开始强烈了,席美郁打着一把雪青色的遮阳伞,手中拎着一个挎包,戴着一副墨镜,乍一看过去,就是一个年轻漂亮的都市女郎,很吸引人的装扮。

  而反观徐媛怡此刻,因为在家要看护着宋琦涵,身上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家居服,早上起来,头发只是简单的在脑后绾成了一个发髻,和此时此刻的席美郁想比起来,她就是一个十足的家庭主妇。

  她停住了脚步,想要回去重新换一身衣服,再化个妆,首先身上的这一身就败了。

  但是,席美郁已经看见了徐媛怡,便笑着向前走了一步,将鼻梁上的墨镜给摘了下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徐媛怡,说:“徐媛怡?好久不见了,真的是认不出来了。”

  徐媛怡脸色陡然一红,但是依旧冷声回答:“我的变化也没有你的变化大,你现在又回来要做什么?”

  席美郁一笑,说:“我是来找宋老太太的。”

  “宋老太太上山上的庙里去了。”

  席美郁自然而然地接下来,说:“我知道,所以我来找宋翊。”

  “你来找我丈夫做什么?旧情复燃了么?”徐媛怡言辞恶毒起来,“别以为你穿成这种花哨的样子,我就不知道你是来做什么来了!”

  席美郁只是淡淡地笑着,没有答话,任由徐媛怡将所有的话都说完了,才说:“徐媛怡,你好像见到我很激动,是因为我主动过来见宋翊么?”

  徐媛怡呼吸剧烈,连同肩膀都在抖动。

  此时此刻,不管是在谁的眼中,席美郁都是礼貌而优雅的,反观之,徐媛怡好像是泼妇一样。

  比较来说,输赢已经能分得出来了。

  席美郁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徐媛怡耸动的肩膀,冷笑了一声,向前走了两步,收了遮阳伞,重新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徐媛怡骑掐着自己的手掌心,她绝对不允许,已经得到了八年的东西,因为这样一个女人的忽然到来,而全部拱手让人!绝对不允许!

  对,她有儿子,只要是宋琦涵在,只要是宋翊承认这是他唯一的儿子,那一切就都不会改变,就算是将八年前的事情给重新翻出来,那也都是徒劳!只要她咬死不肯承认!

  ………………

  裴昊昱小盆友在夜晚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老爸要出门,于是让裴昊昱看着三个妹妹。木医见血。

  没错,在裴昊昱小盆友的心中,在乔乔的肚子里的,就是三个女孩儿。

  裴昊昱就拿着一个口哨在口中,让面前的三个小豆丁站好,“立正!齐步走!”

  然后,三个小豆丁前仰后翻地倒在了一起。

  等着裴昊昱赶忙去将妹妹扶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三个妹妹竟然都长出了小弟弟,于是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要妹妹啊,不要弟弟!”

  而在这个夜晚,宋予乔也做了一个梦。

  宋予乔梦见,她竟然是在鸡窝上卧着,肚子大的好像要崩裂的感觉,忽然肚子里扑腾了两下,就从肚子里滚出来三个肉球。

  这种肉球,不是裴昊昱那种长的肥的肉球,而是真正的肉球,还在地面上滚来滚去的,叫宋予乔叫“妈妈妈妈”。

  然后,这三个肉球都又忽然胀大再胀大,然后一分二,二分四,顿时一堆肉球再地上蹦跶着,叫“妈妈妈妈”。

  “不,不要,不要……”

  裴斯承的睡眠一向是清浅,特别是在宋予乔孕期这段时间内,更是躺在身边的宋予乔又一点轻微的动作,就能提前醒过来。

  “予乔,予乔。”

  裴斯承用手背触碰了一下宋予乔的额前,薄薄的一层汗,有些凉,眼眶已经是有些红了。

  宋予乔从睡梦中醒过来,等到眼前的一切都不在模糊了,忽然一下子抱住了裴斯承。

  裴斯承慢慢地抚着宋予乔的背,“做什么梦了?”

  宋予乔已经从梦境中缓过神来了,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我给你说了,你不要笑。”

  “嗯,我不笑。”

  但是,等到宋予乔将记忆里尚且存在的这个梦境说过之后,裴斯承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宋予乔直接用手掐了一下她的腰腹:“你说了不笑的!”

  裴斯承极力地闭上嘴,但是嘴角真的是情不自禁的就向上勾起来,“你以为你可以生一个足球队给我啊,没关系,尽管生,别给我省钱,我养得起。”

  “滚!”

  宋予乔就算是再好脾气,现在也直接就抬脚踹到裴斯承的小腿肚子上,绕过他看了一眼床头上的消声闹钟,已经是七点多了,便起身去卫浴间内洗漱,裴斯承到楼下,营养均衡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这是裴斯承特意为宋予乔请来的孕期的营养师,专门负责一日三餐的营养搭配。

  也真的是奇怪,宋予乔之前孕吐特别严重,但是在知道了她是三胞胎之后,倒是没有了孕吐反应,一个人能吃三个人的饭量。

  裴斯承并没有将医生建议的“减胎手术”告诉宋予乔,只是说医生说营养不良,会影响到三个胎儿的发育成长,不过,现在看宋予乔已经能吃得下东西,而不是吃什么就吐什么了的时候,心里还是欢喜的。

  在吃早餐的时候,裴斯承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黎北的电话。

  裴斯承起身,拿着手机向楼上走去,顺手接通电话。

  黎北已经安排好宋老太太那边的事情,前天从S市返回C市,专门来解决的就是余风杂志社的事情。

  但是却没有想到,刚刚回来,就得到了一份余风杂志社刚刚发布的最新声明。

  哎,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黎北摇了摇头,已经是可以预想到徐家在将来的情况了,惨不忍睹,就连他都想要捂住眼睛了,看不得。

  裴斯承已经接通了电话,“嗯。”

  “老板,余风杂志社发声明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