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89 这种影响胎教的东西,就不要看

189 这种影响胎教的东西,就不要看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216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0

  

  对于郑嘉薇来说,这是噩梦一样的一天。

  起始。

  不,也许是从昨晚在墓园看到齐轩开始,便已经开始了噩梦。这个噩梦,就是齐轩造成的!

  因为昨夜在墓园遇上齐轩,整个晚上她都有一些心绪不宁的,再加上昨晚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催着她回去相亲,她便和母亲大吵了一架,直接将手机给砸了,一边的外国美女茜亚将郑嘉薇的手机从地上捡了起来,屏幕已经完全摔烂了。

  茜亚走过来,双手搭在郑嘉薇的肩膀上,“有什么烦心事?”

  茜亚是个子高挑的美女,自从在网上的交友网站认识郑嘉薇之后。两人互报了身高体重,交换了照片,一拍即合,茜亚便从美国飞来找郑嘉薇,两人的关系一直从年后持续到现在。

  郑嘉薇直接将茜亚的手给打掉,怒气冲冲地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你现在给我出去!”

  茜亚最近也发现了,郑嘉薇的脾气越来越大,无端就开始陷入冷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就是从上一次去东区墓园去见到某个人开始。

  不过,茜亚也是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在圈子内比较喜欢的伴儿,便也哄她,最后郑嘉薇扬了扬眼角:“算了,我也就是烦,没什么事儿了。”

  “今天想带着我去哪儿玩儿?还是去那家酒吧吧,上次遇上的那个小姑娘看起来还不错,挺嫩的。”

  茜亚属于那种特别能玩儿的开的,而郑嘉薇最近脱离了父亲的掌控,在C市这边也就开始玩的乱了。

  郑嘉薇想了想,心内的阴霾就驱散了。

  齐轩就算是阴魂不散,现在也不可能杀人。杀人总是要偿命的。

  只不过,郑嘉薇没有想到,今天早上刚刚出门,到了楼下,门口就有很多记者都在门口围着,她和茜亚一出现,闪光灯就闪个不停。

  大白天的,照个相也开闪光灯,有没有搞错?

  茜亚已经去开了一辆跑车过来,记者们围着郑嘉薇,问:“郑小姐,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

  “请问您现在已经三十岁还没有谈婚论嫁的原因就是因为您的性取向问题吗?”

  “这件事情您的父母是否知道呢?”

  “裴三少是您的朋友,这件事情他是否了解?”

  从这些记者口中抛出来的问题。一下子将郑嘉薇彻底打懵了。

  她的手臂支撑在车门上,手中拎着一个红色的包包,因为晚上说好了要去酒吧玩儿,所以她身上穿着是一件黑色的长裙,脚上登着一双亮红色的鱼嘴高跟鞋,红配黑,永远都是惊电,现在她整个人都显得好像是要走红地毯一样,带着时尚范儿。

  但是,她还是在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你们少在这里污蔑!小心我告你们诽谤!现在说话是要讲证据的。”

  说完。郑嘉薇便准备弯腰坐进车里。

  虽然她对这些记者口中是这样说的,实际上,她心里也万分没有底。

  为什么这件事情会爆料出去?她明明一直很低调行事的!

  一定是齐轩。

  郑嘉薇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同时,就确定了齐轩!

  这一次,她一定要将齐轩给整死,以为她郑嘉薇没有一点手段吗?没有手段怎么能走到现在。

  但是,就在此刻,郑嘉薇刚刚低下头,忽然就有人向她的头砸了一个臭鸡蛋,低头这个动作,好像刚刚好给砸鸡蛋的人提供了方便。

  鸡蛋壳磕破,从郑嘉薇身上这条价值不菲的裙子上滴落了下来,她尖叫了一声。

  只不过,一个臭鸡蛋怎么能够?

  紧接着,就从天而降一筐臭鸡蛋,噼里啪啦从郑嘉薇的头淋到脚,瞬间,郑嘉薇身上全都成了粘稠的臭鸡蛋,带着一股下水道的味儿。

  闪光灯更是肆无忌惮地拍了起来,甚至还传来了窃窃的笑声,却没有人追踪这筐鸡蛋是谁砸的。

  “都别拍了!”

  郑嘉薇捂着脸,现在浑身都是黏腻的,想要重新上去楼上去换衣服,却又因为周围围了一圈记者,根本就出不去,索性还是先上了车。

  只不过,现在郑嘉薇这一身……让一边驾驶位上开车的茜亚都不禁皱了皱鼻子,将驾驶位的车窗打开透气。

  郑嘉薇抽出纸巾来擦头发的臭鸡蛋,还有脸上的,眉毛的,却已经干在了头发上,简直就是狼狈至极。

  茜亚问:“直接去酒店吧。”

  郑嘉薇点了点头,这一身必须要去清理一下了,顺便路过商场,茜亚帮忙进去买了一套新的衣裙。

  郑嘉薇在车上,开了网页扫了一眼,她倒抽了一口气。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大早就有记者过来家门口堵她了,原因都是在这些照片上!

  如果只有文字报道,那样的话可信度根本就不高,但是如果附上高清无码的照片,那么她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补救措施!

  在想到要整齐轩的同时,事实上,郑嘉薇忽略了她的父亲。

  在这种报道铺天盖地的时候,郑家人怎么会不知道一丁点风声?

  郑嘉薇的家人,已经为她的这个报道,快要炸开了锅。

  ………………

  酒店到了,茜亚已经先去前台订了房间,拿着房卡和郑嘉薇一同上了楼。

  郑嘉薇就在浴室内洗个澡的工夫出来,翻开手机,刚才在盛庭被人砸臭鸡蛋的照片已经传到了网上,后续还有她和茜亚手牵手进酒店的亲密合照!

  她气的直接狠狠地踢了一下床板,然后尖头的高跟鞋顶了一下脚趾头,嗷地叫了一声,直接出了血。

  为什么会这样。状余农亡。

  在酒店内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郑嘉薇拉开房间内厚实的窗帘向下面看了一眼,看着酒店前面一些行色匆匆的就不像是好人,就是盯梢的记者。

  茜亚忍不住说:“没必要吧,他们盯你干什么?”

  郑嘉薇听了这话有点不愿意了,她确实不算是什么名人,那也不用这种话来贬低吧。

  茜亚比郑嘉薇要大两岁,而且自小生活在国外就是说话直,看着郑嘉薇的表情,便知道可能是说错话了,这种时候自然一般情况下更体谅她,便又说了两句好话哄哄她,算是过去了。

  因为刚刚进酒店的时候,就上报了,那么现在这种时候,后面不知道又多少双眼睛盯着,她自己先出去了,让茜拉在酒店内过半个小时再出来,等到晚上再另外约地点见。

  郑嘉薇开着车来到裴氏,不是她敏感,已经察觉到有些人看着她的眼神,多了几分鄙视。

  陌生人而已,她告诉自己没必要在意,不过一人一口唾沫真的是要将她淹死的,就算是那种可以接受同志这一类型的人,也接受不了郑嘉薇的私生活放荡。

  在电梯内,郑嘉薇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内容无外乎就是郑父的指责。

  郑嘉薇在父亲面前,绝对是不说一句重话,她十分有分寸,不管父亲说什么她都听着,要不然也不会圆滑到现在三十了还没有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

  “爸,您觉得可能么?现在那种八卦的消息有多少您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挑事儿的,我也就是专心工作了两天,没有关注外面的事儿,结果现在就闹的满城风雨了,我现在在裴三公司呢,要不然让裴三跟你说?”

  郑嘉薇知道裴斯承在父亲心目中是十分信任的,她现在搬出来裴斯承,也只是想要减轻父亲对她的疑心。

  “算了,你自己赶紧把这事儿摆平了,你妈还给你说了一个对象呢,等你那边工作结束了,就回来好好给我相亲!”

  郑父还是说的轻松了,现在家里鸡飞狗跳的都没有告诉女儿,却已经私下里让人去C市,想要将郑嘉薇给带回来。

  “爸,我有男朋友啊。”

  “那就带回来让家里人见见!别整天疑神疑鬼一样,我和你妈难道不是为你好的?!”

  郑嘉薇刚想要开口说话,电话却已经被父亲那边给切断了。

  她满肚子的火,最近诸事不顺。

  更不顺的,还有正在向上的电梯。

  轰隆一声,电梯内的灯光闪了两下,电梯停了。

  “啊!”

  郑嘉薇手中的手机啪的一下滑到了地面上,现在处于这样的黑暗环境中,她一下子怕的开始哆嗦。

  其实,郑嘉薇有幽闭恐惧症,只不过一般人都不知道,只有父母亲人和几个比较亲近的朋友知道,甚至在初中的时候,还因为被一些调皮的孩子反锁到教室内,还吓的尿过裤子。

  ………………

  最近裴斯承不放心宋予乔,便不管去哪里,都将宋予乔带在身边。

  一大早,就有人将星海杂志出的报纸和杂志,都送到了裴斯承的办公室内。

  裴斯承只是翻了两下,就放到一边,准备当天的工作。

  宋予乔从卫生间里出来,洗了手,看见杂志封面上是郑嘉薇的照片,心里顿时好奇,便拿起来看了两眼,顿时嘴巴张大成了一个O型。

  “这是真的?”

  裴斯承随手将杂志从宋予乔手中把抽走,顺手丢在一边的茶几上,在宋予乔的额上吻了一下,“你现在注意胎教,这种影响胎教的东西,就不要看。”

  宋予乔依言,她对那些事不关己的八卦,一向都不关心不好奇。

  不过,她对于同志并不是不能接受,尚且是属于内心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上一次和裴斯承在餐厅吃饭,还看见两个男人在互相喂饭,也没有一直盯着人家看,除了裴斯承的一句:“你能不能也喂我吃一口?”然后,让宋予乔直接将勺子给裴斯承塞进口中。

  只不过是喜欢同性而已。

  宋予乔问:“这次开会,需要我陪同么?”

  裴斯承摇头:“不用,普通的例会而已,让于欣欣跟着去就可以了。”

  现在,裴斯承尽量让宋予乔远离一些有辐射的东西,虽然说一些防辐射的衣服只是说说而已,还是让宋予乔穿上,保证腹中胎儿健康。

  “等我开会结束后,陪你去医院孕检。”

  裴斯承离开之前,揽着宋予乔的腰一下一下的吻她,笑着说完就离开了。

  宋予乔觉得心里好像是抹了蜜一样甜,真的好像是又回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心里满满的都是欢喜。

  ………………

  有员工在等普通电梯的时候,发现一边的贵宾电梯一直闪着光,就去按了两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郑嘉薇现在困在电梯里,电梯正巧是在第二十层和第三十层之间,就算是敲电梯门,都不一定有用处。

  她的嗓子有点干哑,似乎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在下午的项目组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黎北进去请示了一下裴斯承。

  裴斯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关了有三个小时了,便点了点头:“去叫人来维修电梯吧。”

  ………………

  郑嘉薇从电梯里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的,脸上的妆被泪水糊了一大片,只不过比上一次要好的结果,是没有吓的失禁,只是面如死灰而已,恐怕也快去了魂了。

  黎北跟在郑嘉薇身后解释:“这个电梯也一直没有用过,老板提倡节能减排,亲民,现在一直都是和其他员工一样做普通电梯的。”

  郑嘉薇现在抖的根本就说不出来一句话,以这种状态根本就不能见人,便直接进了洗手间。

  黎北在外面等着。

  郑嘉薇在洗手间内将自己完全都整理了一遍,甚至发现现在小腿肚子都还是抖的,不扶着盥洗台,根本就站不稳。

  她觉得她要输了。

  原本就是来找裴斯承来示威的,现在这种情况……

  项目组那边的方案需要重新修改,裴斯承便在会议室内多休息了一会儿。

  等到郑嘉薇从洗手间内出来,黎北都要在走廊上睡着了。

  不过,郑嘉薇还是很擅长伪装的,现在除了脸色差,走路有点散,其余的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

  黎北在心里对着郑嘉薇竖着中指,狠狠地鄙视了一番。

  郑嘉薇拿着自己的包,直接就向裴斯承的办公室内走去,推门而入,就看见在办公室里只有宋予乔一个人,正在拿着一个喷洒的小塑料瓶,在给几个绿色的盆栽浇水。

  宋予乔听闻后面有声音,本以为是裴斯承,却看见了郑嘉薇。

  她现在还可以想到杂志上的那个报道,不过她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你是来找裴斯承么?他去开会了,”宋予乔看了一眼时间,“应该还有十几分钟就结束了,你想喝点什么?”

  “柠檬茶。”郑嘉薇坐在沙发上,以掩饰自己现在腿抖,嗓音有点哑,再加上刚才哭的厉害,现在带了一点鼻音,说话又慢,整个人都好像是一个已经濒死之人一样。

  自从宋予乔来到裴斯承的公司内,很多东西都摆放的井井有条,茶饮并不需要去茶水房,在这边,宋予乔准备了各种饮品放在一个小的冷藏柜里。

  宋予乔转头看了一眼郑嘉薇,貌似有点不大对劲。

  “裴斯承开会没有带上你?”郑嘉薇清了清嗓子再度开口,就已经好很多了。

  宋予乔一边给郑嘉薇准备柠檬茶,一边毫不在意地回答:“他让于欣欣跟着一起去了。”

  郑嘉薇刚好想要问于欣欣是谁,就看见了宋予乔口中的于欣欣。

  看起来是一个挺干净的小姑娘,从打开的办公室门,可以看见她正跟在裴斯承身后,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裴总,你看这个这样记录没有错吧?”

  郑嘉薇收回目光,忽然就笑了,“予乔,男人真的是需要看好的,就跟当初夏楚楚怎么能顶替了梦雪,而现在你又怎么能顶替了夏楚楚,现在这个于欣欣就能怎么顶替了你。”

  宋予乔从打开的办公室门向外看了一眼,确实也是看见于欣欣在举着资料给裴斯承看。

  不过,至于郑嘉薇说的话,宋予乔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郑嘉薇端过柠檬茶,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算是不错,便端在手中,“这一次我来,主要就是后天就是张梦琳的生日了,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从三个月前就开始筹备了,现在总是要隆重的办一次。”

  宋予乔现在再听见张梦琳这个名字,心里已经不大有那么抵触了,虽然说心里对于张梦琳总是“姐夫”长“姐夫”短的,心里真心觉得厌恶。

  郑嘉薇看着宋予乔脸上的表情,嘴角闪现一抹冷嘲的笑。

  就算是梦雪走了,那还有梦雪的妹妹呢,怎么就能轮得到你?简直不自量力。

  裴斯承走进办公室内,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郑嘉薇,挑了挑眉,对身后的于欣欣说:“你先在外面等一下。”

  于欣欣这小姑娘就是咋咋呼呼的,做事根本就没有宋予乔心细,裴斯承在前面猛的一停下来,她直接就撞上了裴斯承的背。

  “对不起,对不起裴总,”于欣欣揉了揉被碰的要痛死的鼻子,抬眼就看见了宋予乔,说,“予乔!这个记录我不大会整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宋予乔起身,冲裴斯承点了点头,就跟着于欣欣一起走了出去。

  裴斯承并没有关门,而是走到办公桌前,放松了身体靠在桌面上,双手抱臂,看着郑嘉薇,带着一点居高临下的感觉。

  郑嘉薇问:“裴三,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就一个这个小姑娘就迷的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以裴斯承的角度,刚好就能够看到,在外面的大办公桌上,宋予乔正俯身在桌边,给于欣欣指出在报告上的错误。

  郑嘉薇看了一眼裴斯承的目光,笑了一声,“在办公室里谈事情,连门都不敢关了,你这个男朋友当的还真是尽职尽责。”

  她说完,便向后侧了一下身,端起桌上的柠檬茶。

  裴斯承收回目光,恰巧看见郑嘉薇在喝茶,挑了挑眉问:“这是予乔给你倒的?”

  郑嘉薇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她当你的秘书,给我倒杯水都有意见了?”

  裴斯承耸了耸肩,“你倒是不怕下毒?”

  郑嘉薇刚好喝了一口柠檬茶,这下表情可是相当精彩了,仿佛是在嗓子眼里卡了一颗青梅子,顿时咳嗽个不停。

  因为刚才在电梯里关了的三个小时,现在整个人都是虚的,现在就只能在沙发上坐着,头还有点晕。

  黎北恰在此时敲了敲根本就是虚设的办公室门,对裴斯承说:“老板,公司外面有很多记者,刚刚还有一个乔装的上来了。”

  裴斯承蹙眉:“这是……”

  黎北向郑嘉薇的方向看了一眼,回答:“来找郑小姐的。”

  “哦?”

  黎北在心里腹诽:老板你真是演技爆棚了,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屈才了!等明儿就投资拍个电影,自导自演去。

  不过,黎北既然是跟着老板的,也就开始演戏。

  他看了坐在沙发上的郑嘉薇一眼,然后做出欲言又止的表情,简直是纠结加为难,“这个……是……郑小姐……”

  郑嘉薇及时的打断了黎北的话,“行了,你出去吧。”

  “还不是今天早上报纸网上出现的那些乱写的东西……这次杂志是你大哥杂志社报上去的,都是造谣,帮我赶紧撤下来。”

  郑嘉薇到底还是说的晚了,就算是撤下来,现在因为杂志报纸销量特别好,已经在赶工加印了。况且,就算是报纸给全数撤下来,那网上的东西呢?

  现在言论自由,网上的东西要比纸质快的多,其实,纸质的报纸杂志,也就是给不经常上网的一些老一辈看的,比如说裴临峰,比如说郑嘉薇的父亲。

  “这件事情还是你去帮我爸说下,他最信你了。”

  郑嘉薇说的没有一丝滞顿,似乎裴斯承就本应该在这种时候帮她将事情澄清。

  裴斯承随手拿起桌上的杂志,看了两眼,直接翻出有照片的一页来,目光落在一张酒吧背景的照片上,郑嘉薇穿着一件黑色亮片的衣服,看起来表情有些迷醉,像是在药物作用下的神情,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只有在高chao的时候才会出现类似的表情。

  但是很明显,郑嘉薇只是在嗨歌,根本就不是在床上。

  还真的是堕落了,怪不得刚才郑伯伯那么心急火燎地给裴斯承打电话。

  郑嘉薇看裴斯承用这种表情看着杂志,脸上忽然就耷拉了下来,“你不会也信吧?”

  裴斯承将杂志扔在桌面上,“别的八卦报纸我是不信的,但是星海是我们自己家的出版社,是有节操的,这种歪曲别人性向的事情,绝对不会做。”

  郑嘉薇:“……”

  郑嘉薇动了动唇好像还想要说什么,被裴斯承打断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来了不会就为了给我说这事儿吧,先过来看看下周影视剧院的表演名单,你指挥的这个交响曲放在倒数第二个节目压轴。”

  ………………

  对于郑嘉薇的这件事情,裴斯承根本就没有打算插手,当郑家人打过来在他手机上的电话,裴斯承一律是让黎北帮忙代接,千篇一律的回答:“老板在开会,等到开会结束我会告知他给您回复的好么?”

  不过,这个“会”,就开了整整一天。

  下午去医院孕检的时候,裴斯承的两个手机和宋予乔的手机就都放在黎北身上,黎北专职接电话,站在走廊上,两只手拿了四个手机,甚至有一个老太太从他身边经过,还问了一句:“小伙子,你这山寨机倒卖多少钱?”

  黎北:“……”

  我们亲爱的黎北助理简直泪流满面了,好一种“幸福”的赶脚,被人看成是手机贩子。

  而在B超室内,宋予乔躺在床上,竟然觉得莫名的紧张,便抓着裴斯承的手。

  结果这么一抓,竟然发现裴斯承的手心里也全都是汗。

  这算是最后一项检查了,因为裴斯承不放心,便让宋予乔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直到最后化验血做HCG,然后是子宫B超,全程裴斯承亦步亦趋地陪同,完全是一副准爸爸的尽职尽责的表现。

  医生摘下口罩,说:“已经五周了,B超显示一切正常。”

  裴斯承反握着宋予乔的手,“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医生用特别古怪的眼神看了裴斯承一眼,“等到三个月才能确认是男女。”

  宋予乔明白了,这个医生肯定是把裴斯承当成是那种重男轻女的准爸爸了,如果是女孩儿就将孩子流掉。

  于是,宋予乔很是时机的说了一句:“我挺喜欢是个女儿的。”

  “嗯,我也希望是女儿。”裴斯承扶着宋予乔坐起来,从眼眸中都溢出了喜悦。

  医生:“……”

  人果然是想错事说错话然后被打脸的过程中反反复复的,所以说,有时候做人做事真的不能臆断,三思而后言后行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接着,医生就说了一些怀孕头三个月需要的注意事项,包括在床事上的节制。

  宋予乔说了谢谢之后离开,等到出了B超室,裴斯承对宋予乔说了一句“你等我一下,我进去再问一下医生。”

  裴斯承转而进去,留下宋予乔。

  黎北将宋予乔的手机递上去:“老板娘,刚刚你弟弟打来电话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走到一边给宋予珩回了一个电话。

  医院走廊上的人不算多,却也都是女人,陪同的男人很少,宋予乔看着一个正挺着大肚子向前走的准妈妈,一手拎着一篮子鸡蛋,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顺便就搭了一把手,然后相视一笑。

  有时候,陌生人的举手之劳,真的挺温暖人心的。

  这边宋予珩已经接通了电话。

  宋予珩是前一段时间回S市,找同学去玩,就借住在宋老太太家里,他到底也是少年心性,看见宋翊娶的那个徐媛怡就觉得心里面憋屈,特别是在看见她抱着那个养的已经快成了傻子一样的宋琦涵,整天抱着不会走路一样,就更是觉得心里面有气。

  “姐,你不知道,那个徐媛怡有多恶心,简直就是两面三刀,见了我的面亲的跟我好像是亲生的一样,结果转头就给爸说妈如何如何了,好像当初是咱妈坑了她一样。”

  宋予乔摇了摇头,之前席美郁带着宋予珩出国,宋予珩也不过才是初中,那些记忆都已经久远了,她现在也不想让宋予珩和她与姐姐宋疏影一样,因为比较大,所以讲那段记忆很深刻,现在绝对不会叫宋翊一句爸爸。

  她安慰弟弟:“你就住在奶奶那儿,白天出来玩儿,跟同学聚过了之后,就陪着奶奶去山上抄抄佛经散散心。”

  “嗯,我知道了。”宋予珩点了点头。

  宋予乔交待了弟弟两句,便把手机切断线,裴斯承已经从B超室内出来了,脸上容光焕发的,显然是比刚才听到宋予乔肚子里的宝宝健康都要高兴。

  裴斯承从宋予乔手中拿过手机,宋予乔扶着他的胳膊跳过脚下的一个拉长的管道,顺口问道:“问了医生什么?”

  裴斯承眼睛里闪过一抹戏谑:“不告诉你。”

  宋予乔翻了个白眼:“我还不惜的知道呢,爱说不说。”

  在医院大楼下,宋予乔将包给裴斯承拿着,去了一趟卫生间。

  宋予乔刚刚进去,她包内的手机就响了,裴斯承看了一眼,是宋予珩的名字,便接通了。

  宋予珩听见这边接通了,还没有等对方说话,就先急忙说:“姐,刚才忘了给你说了,奶奶最近有点病了,去医院里检查是慢性砷中毒。”

  裴斯承心中一惊:“怎么回事?”

  宋予珩也是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边竟然是裴斯承接的电话,不过他对二姐的这个男朋友觉得很对彼此的性格,便索性都说了:“姐夫,奶奶说是前一段在乡下住,接触到农药的问题,没有太注意,但是我觉得不是。”

  裴斯承沉吟片刻,“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告诉你姐,这两天我会抽个时间去一趟S市。”

  “好。”

  现在宋疏影和宋予乔都有身孕,特别是宋疏影已经八个月正在待产期,这种烦心的事情,暂时就压下不提。

  他现在能解决的事情,就一律帮宋予乔挡了,宋予乔现在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养胎。

  ………………

  夜晚,夜生活伊始。

  郑嘉薇的圈子里,在晚上有一个派对,在一家同志酒吧内,她今天一天都过的特别憋闷,被父亲三番五次地打电话勒令她回去,还有网上她是女同的事情被炒的越来越烈,还有一些刻意抹黑她的话,好像以前她没心没肺的仇家,仅仅在这一天内,就全都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郑嘉薇出来散散心,便被茜亚拉着来参加派对,派对上都是一些同志,有那种特别能玩儿的开的人。

  郑嘉薇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了,从高中毕业,上大学开始以后,第一次进过同志酒吧之后,就爱上了这种地方,只不过这件事情,一直瞒着张梦雪和裴斯承两个朋友,并且,她的演技还算是不错,一直没有人发现,也算是她的行事比较低调,如果不是刻意调查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现。

  这一次,郑嘉薇知道,肯定是齐轩调查过她了。

  这个晚上,玩儿的有点high,郑嘉薇喝了好几瓶酒,身边一直是莺莺燕燕的,她也属于那种能玩儿的开的人,有人递过来的白色粉末让试试看,“不会上瘾,就是让你有一种幻觉,特别畅快的感觉。”

  茜亚也试了,就去舞池去跳舞了。

  郑嘉薇对于不熟的人拿给她的东西,一般是不轻易尝试的,但是今天心情实在是不佳,便将信将疑地也试了一下,顿时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

  已经有人认出了郑嘉薇就是白天在网上炒的一场火热的那个女同,便又其他人过来,看起来是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在楼上,顾青城低头看着这边的情景,抿了抿唇。

  本来是辛曼拉着说想要来同志酒吧见识一下的,却没有想到无意中却见到了郑嘉薇。

  董哲已经从酒吧门口过来了三次,依旧是一句话:“辛小姐还是没有来。”

  顾青城摆手,反正不是第一次被辛曼放鸽子了,不过,这个郑嘉薇倒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顾青城招手让董哲过来,对他耳语两句。

  董哲有些难以置信:“他会过来么?”

  顾青城点头:“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来。”

  他对任何人的心思都把握的很准,却唯独对辛曼,十次有九次都不在正点上。

  ………………

  因为顾青城是道上出身,就算现在已经算是金盆洗手了,但是在道上的许多事情,他也是清楚的。

  其中,当然就包括齐轩私底下搞的一些小动作。

  之前,在裴斯承在美国上学工作的那几年里,顾青城也帮着裴三一直照顾张梦雪,因为当时裴斯承确实是没有说什么,而顾青城也确实是把张梦雪当成是自己的兄弟媳妇儿来照顾的。

  顾青城也知道,遇见一个感兴趣的人,不容易,就像是裴三这种一根筋的男人,如果不是在美国的那两年里遇见了夏楚楚,最后恐怕就真的会和张梦雪结婚。

  在齐轩最近回国之后,顾青城就开始关注着他的一些动作,就比如说暗自里收买枪支,或者是频频的更换住所,顾青城都清楚的很,上一次开着出租车载着宋予乔跑了一趟高速出了省界,他也是基本上和裴斯承收到定位消息的同时,得到了消息,只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齐轩不会对宋予乔造成伤害,便连提也没有提。

  特别是今早,从许朔的警队方面得到了最新消息,说是在东边的荒郊野外,发现了一辆已经泼了汽油的出租车,等到警局接到报警电话赶过去,车子已经面目全非了。

  裴斯承对齐轩算得上是情谊深重,如果齐轩真的为了一个死人,想要对宋予乔下手,那只能说明,这个人身上没有了一丁点人性。

  不过好在,齐轩因为裴斯承的义气,尚存了一点人性。

  齐轩接到私家侦探的电话,说郑嘉薇现在在一家同志酒吧内的派对现场。

  果不其然,还是来了。

  董哲这些天在裴斯承身边,已经查到了齐轩的住址,除了半山别墅的那一家,还有其他地方,就比如说现在齐轩离开的这个地方。

  ………………

  齐轩对郑嘉薇,不仅仅是因为张梦雪在中间带来的仇怨。

  原本,就在郑嘉薇找人将齐轩照死里打,然后想要抛尸江河里的时候,齐轩就对这个郑嘉薇,有了特别的恨意,是那种置之死地的恨意。

  既然你让我死,那我也就不想让你活。

  酒吧内这种密闭的场所,其实发生一点意外,最是容易不过了,找一些电线老化的借口,也就搪塞过去了。

  齐轩直接进了后台,嘴里叼着一支烟,看起来有点像是那张地痞流氓混混。

  这种同志酒吧,虽然是对外开放的,但是对于进来的人查筛的都分外严格,只要是发现你进来闹事撺掇的,后果会很严重。

  在前面,郑嘉薇在磕了药之后显得极度癫狂,直接就上了台子,与另外两个女人背靠着背跳舞。

  与此同时,顾青城接到了董哲的电话,只有三个字:“找到了。”

  顾青城看了一眼下面拥挤的人群,直接从后面的楼梯下去,叫了人备车,反正左等右等也是等不来辛曼了,索性先走。

  但是,就在顾青城走到一条巷子里,刚刚上了一辆私家车,不远处,后面就发生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

  顾青城惊愕之余,回头看,透过后面的玻璃,已经看见了窜起来的火光。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样伤及无辜的人,就不好了,他闭了闭眼睛,说:“报警。”

  ………………

  在事后,有很多人回忆起来,这样一个狂欢的派对,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那天夜晚,顷刻间发生了爆炸,在密集人群的场所,又是这种封闭的空间,连绵的火光,尖叫声连绵成一片。

  最后,警察连夜调查得出的结果,是因为酒吧内温度过高,又有一些易燃易爆物,触及到明火热源,或者是抽烟,多种原因造成了爆炸。

  只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数十人受伤,而在距离舞台最近的一些人遭了秧,严重烧伤。

  而郑嘉薇,当时发生爆炸的时候,就在舞台上。

  只不过,这一场意外,真的就只是意外,齐轩在后台,距离舞台也很近,又因为嘴上叼着一支烟,在爆炸的时候他完全也是没有想到,突发事故,他也受到了波及。

  有时候,有些人得瑟久了,就连老天都看不过眼要亲自出手了。

  只不过,还是要靠关键的一点——天时,地利,人和。

  ………………

  就在这个深夜,睡梦中的宋予乔一下子惊醒了。

  她额头上全都是冒着细密的汗珠,急促地喘息。

  裴斯承抬手将墙上的壁灯开关打开,柔柔的灯光照着宋予乔现在绯红的面颊“予乔,做噩梦了?”

  裴斯承为宋予乔在腰后垫了一个靠枕,扶着她坐起来,又去倒了一杯热水端给宋予乔。

  宋予乔接过,然后才缓缓开口,“我刚才梦见张梦雪了,她来向我索命。”

  裴斯承抚着她的肩:“别怕。”

  宋予乔将水杯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闭了闭眼睛,才开口,一双灵气逼人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睡意。

  她靠在裴斯承的胸膛上,缓缓开口道:“裴斯承,不知道我说了,你信不信,其实,五年前,在车上,是因为张梦雪说了一些话,然后我才做出了激烈地举动,完全没有顾及到她在开车,然后,就发生了意外……其实也怪我,我当时看过了录像带,又听了那种话,我觉得自己真的……”

  宋予乔说不下去了。

  其实,她自从恢复记忆以来,对于张梦雪这个名字总是在心底里有梗,就是以为张梦雪是因她而死,如果在那个时候,她不会有那种激烈的举动,也许现在,她还可以好好地活着了。

  裴斯承一只手扶着宋予乔的背,另外一只手与她十指相扣。

  “她说什么?”

  宋予乔沉默片刻,还是开了口,说:“她说,要把我的儿子抢走,说你让她住进家里,养着我,对我好,完全都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然后送给她来养……”

  与裴斯承猜想的大致没有差别。

  裴斯承自从在那个暴风雨的夜里,听着宋予乔在梦魇中的话,就已经对当时车内的情景做了还原,现在听了宋予乔的话,也只是更加确认了。

  “我根本就没有说过那些话,我也说过,张梦雪的订婚录像是伪造的,我从来都对她没有过一丁点的喜欢,”他将宋予乔向自己的怀抱内抱的更紧了一些,然后扳过她的肩膀,看着她的双眸,带着自己的一份独立的坚持,“予乔,张梦雪的死,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都是她咎由自取,明白么?不要把她的死归结到你自己的身上,那场车祸是意外。”

  “我懂。”

  “一个人不要胡思乱想,心里有事就直接告诉我,”裴斯承说,“实在觉得无聊,那就找我做点不无聊的事。”

  “什么不无聊的事?”

  毕竟事深夜,彼此反应都有些迟钝,特别是刚刚惊悸过的宋予乔。

  宋予乔眨着眼睛,睫毛卷翘浓密,在眼睑下投下了一片阴影,壁灯的灯光柔和,脸庞上镀上了一层粉光。

  在裴斯承听来,宋予乔问出来的这句话,带了三分娇嗔三分呆萌,是裴斯承一向最无法抵抗的,他情不自禁地俯身在宋予乔的眼睑上吻了吻,一只手已经带着她的柔软的手向下。

  宋予乔的脸腾的一下红了,想要缩回手却已经来不及。

  宋予乔横起手臂挡在胸前,说:“我怀孕了!”

  “我知道。”

  宋予乔瞪着双眸,说:“医生说了,前三个月要注意!”

  裴斯承嘴角含着一抹笑意,“我当然知道,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只要是注意,不会有问题的,而且你腹中胎儿现在状况良好,是可以的。”

  宋予乔顿时就明白了,下午去检查的时候,裴斯承去而复返,去问了医生什么问题,回来之后眼底一直带着笑意。

  原来竟然是这样!

  宋予乔摇头,她现在特别紧张,简直是比五年前怀小火的时候都要紧张,一丁点差错都不能有,摇着头,不管是裴斯承说什么,死活是不同意。

  “老婆,我已经忍了小半个月了,”裴斯承忽然双手捧了宋予乔的脸,说,“你就忍心看我……?”

  宋予乔被裴斯承这种可怜兮兮的表情给逗的一乐,却最终也是松了口,伸出一根手指来,“只要一次。”

  回答宋予乔的,依旧是裴斯承倾身吻上来的动作。

  裴斯承的手掌沿着宋予乔的后背,腰线,一直向下滑,在她紧实的臀上轻捏了一下,手掌滑入她的大腿内侧,看着宋予乔此时此刻波光流转的如水双瞳。

  “放松,我会照顾好你和宝宝的……”

  空调依旧开着睡眠风,拂的人欲醉。

  两人都有点大汗淋漓,宋予乔趴在裴斯承怀里,安静的好像是一只小猫。

  最后,裴斯承抱着宋予乔去洗了澡,将宋予乔放在床上,看着她安静的睡颜,抿了一下唇,走到露台上去抽了一支烟。

  现在宋予乔怀孕了,那么婚期就必须要提上日程了,原本说的是年底,但是现在看来,应该等不到年底了。

  等到过两天,他先去一趟S市看过宋老太太,查探一下宋老太太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慢性中毒,顺道提及求婚的事,回来之后就和父母商量婚事。

  ………………

  关于郑嘉薇当夜所在的同志酒吧内发生爆炸的事情,裴斯承是在第二天才知道的。

  他在听闻了之后,便直接从公司开车去找了一趟顾青城。

  这个时候,大白天的,顾青城那边也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终日好似都无所事事的梁易,来顾青城这边来遛猫。

  没错,正是猫。

  顾青城看着梁易这种唇红齿白的皮相,结果肩膀上趴着一只白猫,就觉得好像是看见了妖孽绝色受。

  裴斯承刚到,将车钥匙扔给顾青城手下的人,一进门,也是被梁易怀里的这只猫给雷了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