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84 她自欺欺人了整整十年 (钻石17800加更,谢谢大家)

184 她自欺欺人了整整十年 (钻石17800加更,谢谢大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33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7

  

  齐轩自从高中的时候,那件事情发生以后,便失踪了。

  裴斯承并没有刻意的去找过齐轩,他知道。在这种事情,齐轩就应该有一个自己独处的空间,他什么时候想要重新见人了,那么他就会重新出现。

  不过,他没有想到,这样一等,就是十年。

  十年,已经从少年,长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

  裴斯承跟着张梦雪出去,留下宋予乔在房间内。

  宋予乔坐起身来,抚着自己的肚子。盯着已经从外面关上的门,她想要不要溜出去偷偷地听裴斯承和张梦雪说话?还有,那个齐轩是谁?

  裴斯承照着给张梦雪发信息的手机号回拨过去,但是没有人接通,他便让张梦雪打回去。

  张梦雪打回去的电话,同样也没有人接通,便发了一条信息,“什么时间?”

  可是,依旧是没有回音。

  裴斯承看着张梦雪,张梦雪忍不住辩解:“大早上的我就收到这条短信,我也不知道……”

  裴斯承说:“那就可能是谁的恶作剧吧,不过知道齐轩这个人的,到现在真不多了。”

  张梦雪知道裴斯承是在怀疑她,怀疑她是借齐轩的名,特意去打扰他。

  因为站的并不算远,从裴斯承打开的门缝。刚好可以看到宋予乔坐在床边的身影,张梦雪满心都是写着不甘心。

  原本她并没有想要做什么,纯粹就是想要住进来,自己不舒服,那么怀着身孕的夏楚楚,也休想要舒服,但是,现在,夏楚楚总是故意在她面前秀恩爱,好像就是在故意膈应她似的。

  裴斯承也实在是娇惯宋予乔。经常陪着宋予乔,对她说一不二的好。

  如果裴斯承能够对自己这么好,那么她就死都如愿了。

  在前面的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张梦雪快走了两步,拦住了裴斯承:“裴斯承你先等一下。”

  裴斯承顿下脚步,回过身来。

  张梦雪的余光,从门缝,看见宋予乔探头探脑的样子,转而便问裴斯承:“你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夏楚楚了么?”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足够让门内的宋予乔听见了。

  裴斯承转过身来,完全面对着张梦雪。反手先关上了门。

  “张梦雪,不管我喜不喜欢楚楚,都是我个人的事情,你在这里住着,就好好的住着。等到官司完了,风头过了,”裴斯承说,“你就可以搬出去了,现在我把你当成是朋友,是我的朋友,希望你也能把我当成是你的朋友。”

  “是啊,我是把她当成是朋友的,但是她,”张梦雪耸了耸肩,“完全是把我当成是防贼一样。”

  裴斯承看了一眼张梦雪,语气已经冷了三分,毫无波澜地说:“如果你住不习惯,可以现在就搬出去,没有人会拦你。”

  “裴……”

  张梦雪的话还没有说完,这边裴斯承就已然将卧室的门给一下子关上了,她愤恨地皱了皱眉。

  …………………

  张梦雪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多久,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她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久违的声音:“梦雪,我是齐轩。”

  张梦雪吓了一跳,差点将手机给摔了。

  “刚才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

  隔了十年,声音似乎是变的已经完全听不出来了,但是,张梦雪潜意识里,就是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是齐轩,只不过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不接通,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不想让裴斯承知道?

  张梦雪对于齐轩这个人,从来都说不上喜欢,如果不是裴斯承把他当成是朋友,她根本就不会和齐轩接触。

  “你想要说什么?”

  齐轩在电话内说:“这件事情你也不必要告诉裴斯承,我没有打算出去见你,也就没有打算出面见他,我只是想要说一句,梦雪,有些事情不能强求,该放手的时候就应该放手。”

  张梦雪皱了皱眉,她现在最反感的就是有人对她说教,特别是插手她自己的感情世界,而且是齐轩这种曾经在高中就是社会渣滓的人。

  她反问了一句:“你现在有什么立场对我说这些话?”

  齐轩叹了一口气:“梦雪,之前我喜欢你,但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现在我依旧喜欢你,希望你还保持着初心,保持着最初的那一份美好,我不希望你因为别人入了歧途,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一大把,你何必非要拘泥于裴斯承呢?他有了喜欢的人,你也就……”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张梦雪现在特别反感齐轩说话的这种口气,“如果不喜欢我,他会对我做那种事情吗?真是可笑。”

  现在的张梦雪,就有些魔怔了的感觉,一直在想着十年前的那件事情,倘若不是那件事情,她又如何能和裴斯承在一起做男女朋友十年了。

  “梦雪,那一次是我……”

  说完,张梦雪就把电话给切断了线。

  然后将这个手机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

  在卧房内,宋予乔眨着眼睛问裴斯承谁是齐轩,裴斯承解释:“一个高中的朋友,只不过失踪了,一直没有联系到他的人。”

  “那现在呢?”

  “还是没有找到,张梦雪刚才收到了一个骚扰信息,落款是齐轩,但是打电话之后没有人接通。”

  裴斯承为宋予乔十分耐心地解释。

  对于宋予乔,现在她的每一个问题,他都会十分耐心尽可能详尽的解释,避免宋予乔的情绪受到波动,波及到肚子里的孩子。

  宋予乔听了裴斯承的话,暗自在心里哼了一声,不知道又是张梦雪的什么鬼把戏,想要将裴哥哥从自己的身边叫走。

  还是讨厌她,不管张梦雪做什么,都觉得讨厌。

  周五早上,吃了早饭,裴斯承在公司内请了半天的假,陪着宋予乔去医院内做产检。

  因为预产期已经定下来了,是在一月份,裴斯承便想要在十二月份的时候给公司请一个月的假,产前陪着宋予乔。

  宋予乔听了特别高兴,踮起脚尖在裴斯承的下巴上亲了一下,不过裴斯承的胡茬有些扎嘴了,便伸出手指来摸了摸:“裴哥哥,你要刮胡子喽,扎手。”

  裴斯承便笑着俯身,在宋予乔唇上吻了一下,宋予乔向后侧身躲开:“你的胡茬都出来了,扎人。”

  晚上回去的时候,宋予乔便主动拿起来剃须刀,给裴斯承刮胡子。

  宋予乔想要体验一下那种需要打上泡沫用剃须刀手动的感觉,便没有用电动剃须刀,一个磨的亮光闪闪的剃须刀拿在手中,泡沫抹了一手。

  宋予乔在刀刃落在裴斯承的下巴上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又放了下来:“我还是不敢,万一划到你了怎么办,还是你自己动手刮吧。”

  “不怕,”裴斯承抓住宋予乔的手,“我自己老婆给我刮胡子,我怕什么。”

  宋予乔绽开了笑脸,“那我就真的动手了。”

  第一次给裴斯承刮胡子,是在宋予乔怀着小火的时候,手法还不熟练,在裴斯承的下巴上划了好几个口子,最后还是宋予乔心疼的上药,并且发誓自己再也不动刀子给裴斯承刮胡子了。

  出去吃饭的时候,张梦雪自然也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裴斯承下巴上的划痕,不太明显,但是那几道子也十分碍眼。

  裴斯承上午又十分重要的一个会,早餐是宋予乔让张嫂给裴斯承装成便当盒带出去的,她送裴斯承到门口,一个告别吻之后,宋予乔还伸出手来抚了抚裴斯承的下巴:“还疼吗?”

  裴斯承捏了一下宋予乔粉嫩的小脸:“傻丫头,早就不疼了。”

  宋予乔关上门,转过身来,嘴角的笑都绷不住地溢了出来,十分欢喜地简直想要在原地蹦两下,但是,正在餐桌边吃饭的张梦雪,却凉凉的说了一句:“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别以为你这是喜欢的表现,在脸上划几道,你不疼是真的。”

  宋予乔刚才脸上的那种幸福的笑,一下子就消弭的不见了踪影。

  她确实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划了裴斯承的下巴,但是她又不是故意的,而且她已经向裴哥哥认过错了,现在轮到别人来对她说这些话,她就觉得难以接受,特别还是一个很讨厌的人。

  宋予乔也坐下来,说:“我的裴哥哥,都没有说什么,轮得到你说什么吗?你心疼了?”

  张梦雪抽出一张纸巾来擦嘴,“嗯,心疼了。”

  宋予乔听了张梦雪这一句不温不火的话,直接将筷子摔在了桌上,“就算是心疼了他也是我的裴哥哥!你现在不过就是借住在我们家里,你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的。”

  张梦雪心里也是憋了一股气,她现在怎么看这个小丫头夏楚楚不顺眼,夏楚楚这种不懂事儿的小丫头,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如果不是因为夏楚楚怀了裴斯承的孩子,裴斯承怎么可能接受她?!

  竟然偷偷的怀了孩子,都七个多月了才告诉裴斯承,张梦雪心里知道,如果当时裴斯承知道夏楚楚怀了他的孩子的时候,才刚刚怀了还没有成型,他一定是会将这个孩子打掉的!但是,七个多月已经成型的孩子,谁还肯下狠心?

  她还真的是小看了这个夏楚楚的心机,竟然这么小就懂得用孩子来拴住男人。

  张梦雪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丢下了一句:“你就是依仗着怀了裴斯承的孩子,你要是没有孩子,看看他还会不会要你。”

  宋予乔的心一下子凉了。

  张梦雪的话,真的是将宋予乔的心戳痛了。

  如果没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的话……

  宋予乔不敢往下想了。

  她咬了咬牙,不可能没有,裴哥哥说了,他是要她的,也是要小火的,他是孩子的爸爸,也是她最喜欢的人。

  张梦雪回到房间内就给郑嘉薇打了电话,她现在特别生气,一生气就想要倾诉,便将齐轩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

  “齐轩他还敢给你打电话?!”

  张梦雪被郑嘉薇这一句话弄的有点懵,旋即问:“他为什么不敢给我打电话?”

  郑嘉薇这才闭了嘴,意识到自己是嘴快了一时间说多了,说:“没什么,齐轩我就一直觉得他渣,从高中时候就开始了,亏的裴三还一直把他当朋友。”

  张梦雪现在满心都是在想裴斯承,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郑嘉薇和齐轩今天在电话里的反常的话。

  郑嘉薇及时的转换了话题,问:“上一次你给我的地址没错吧?录像带我已经寄过去了。”

  张梦雪说:“没错。”

  郑嘉薇说:“我收件人写的是夏楚楚,手机号码也是填写的你给我的,我给邮寄说了,让他白天送到,避免晚上让裴斯承看见了。”

  张梦雪“嗯”了一声。

  其实,原本她内心还是有一点愧疚的,她不想要利用这一盘假的录像带去做些什么事,她觉得有些愧对裴斯承,但是现在,裴斯承如果真的被夏楚楚这个小贱人给绑死了,那样她会更加觉得是害了裴斯承。

  “好,我在裴斯承这边盯着。”

  ………………状刚庄扛。

  在录像带寄送到洛杉矶的这一天,张梦雪刚好接到了齐轩的电话,是齐轩用另外一个号码打来的,所以,张梦雪没有设拦截,接通了。

  齐轩报上了一个地址,说:“你现在到这个餐厅里一下,梦雪,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

  张梦雪反问了一句:“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吗?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在电话内说吧。”

  齐轩说:“是十年前,在艺术中心发生的事情。”

  张梦雪的手猛的一抖,手机直接摔了下来,不过幸而是摔在床上,没有发出声音。

  十年前……

  艺术中心……

  那始终是张梦雪的一个梦魇,但是却是不敢面对的梦魇。

  那一夜,她用最屈辱的姿势,被人压在了全都是水的地面上,她终生都难以忘掉,痛苦的想要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直到,终于裴斯承将她从深渊里拉了出来。

  如果,那个人是一个陌生人,和那个人其实就是裴斯承,带给张梦雪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是的,确实是不一样的。

  既然齐轩这样说了,张梦雪便拿着自己的包,下了楼,开车去齐轩报出的地址。

  齐轩报出的地址,是一家中国餐厅,下午时间,人并不是太多。

  齐轩看见走进门口的张梦雪,起身,等张梦雪走过来,再为她将身后的椅子拉开。

  隔了十年,两人都已经大不一样了。

  张梦雪穿了一件浅色的风衣,而齐轩穿着是一身正装,衣服看样子是纯手工的,看起来比较昂贵,看起来是赚了不少钱。

  齐轩确实是赚钱了,离开C市之后,他便跟着一个房地产巨头南下去了广州,也算是运气好,认识了这个房地产商,赚了钱之后,又开始投资股市,股市真的是有风险的,但是也需要有操盘手,他通过关系,事先得知了股市的走向问题,然后通过低价买入高价抛售,又很捞了一笔钱,现在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富翁了。

  齐轩在这几年里,最辛苦的时候,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他想要改变自己的现状,证明自己,重新追回张梦雪。然后用裴斯承的话来说,就是做一个真正的男人,让好哥们暂时帮自己背黑锅,这个黑锅,到头来,还是需要拿回来,就是为了裴斯承。

  张梦雪摘下鼻梁上的墨镜,齐轩已经点了几个菜,让服务员把菜单拿给张梦雪,张梦雪说:“我吃过午饭了。”

  齐轩之所以选择的是中国餐厅,是因为他的英语不算好,他并不想要现在隔了十年,依旧让别人看不起。

  可是,齐轩终归是错了。

  有时候,如果不喜欢,从第一眼认定了,就是不喜欢,就比如说齐轩可以认定了张梦雪,而张梦雪,就可以认定了是裴斯承,是同样的道理。

  张梦雪已经猜到了齐轩找她过来想要说什么了,既然齐轩只想要找她,而不是想要找裴斯承,就可以看得出来。

  等服务员将菜上来,几个菜很好看,都是色香俱全,但是张梦雪没有胃口吃。

  齐轩说:“你尝尝这几个菜,都是你原来……”

  张梦雪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在椅子上端坐着,连肩上的单肩包都没有取下来,看着齐轩,“齐轩,我们已经没有了可能了,不管我当时十年前,还是现在,都是一样的结果,当时我拒绝了你,现在同样,我也会拒绝你。”

  齐轩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张梦雪说:“齐轩,我这个人就是认定的,从一而终的,我第一个喜欢谁,第一次给谁,我就认定了是谁,我就是认定了是裴斯承,我喜欢的人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变了,可能我不会嫁给他,但是,我心里有他,就一直有他。”

  齐轩咬紧了牙关,他这次来找张梦雪,并不是为了听张梦雪这一番拒绝的话,十年前已经拒绝过一次,没必要再重新听一次。

  他这一次,主要就是为了澄清十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

  其实,在洛杉矶,齐轩见到过裴斯承和夏楚楚,是在花园里的人工湖边,他看见那个小姑娘挺着大肚子,不知道两个人直接说了什么,那个小姑娘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要跑,却被裴三直接拉住,然后向前一步将她一下子打横抱起来,抱着原地转了个圈,一阵欢声笑语。

  齐轩和裴斯承是相识在少年时期,是一段最无忧无虑的时刻,他见到的裴斯承,最放松的时刻,也就是在篮球场上,用矫健的身姿,引来一片尖叫声的时候。

  不过,齐轩却从来都没有见到裴斯承在意过什么事情,在意过什么东西,他对任何事物都是淡淡的,即使成绩优异,也从来衣服散漫的样子,乖学生也好,性格孤僻也好。

  只不过,这一次,在国外,在花园内的草地上,齐轩真正见到了裴斯承开怀的一瞬间,那是除去年少时候在篮球场上挥散汗水之外的时候,唯一的一次。

  那么,裴斯承曾经为了他,背下来的这个黑锅,现在,还是要由他来取代,他是个男人,总是要承担所有因为自己的一时鲁莽而做错的所有事情。

  张梦雪看齐轩也并没有要说什么其他事情的意思,便想要起身,她不想要浪费时间在齐轩身上。

  齐轩看着面前的张梦雪,将手中的筷子放下来,说:“其实,十年前,在艺术中心的那个人,是我……”

  已经即将站起来的张梦雪一下子重新跌坐下来,震惊的看向齐轩。

  齐轩面无表情地陈述:“那天晚上,我喝醉了,完全是烂醉,看到你在练舞,只有你一个人,你进了浴室,然后我就……”

  “你……你胡说八道!”张梦雪忽然将桌上的一碗汤直接掀翻在桌上,汤汁淋漓地洒了一桌,洒在地面上,桌布全都湿了,她怒声说,“齐轩,你给我闭嘴!”

  齐轩低着头,声音倒是显得十分平缓了,“已经过去了十年了,我们都已经不是最开始的模样了,梦雪,我现在只是想要给裴三一个公道,他有了自己喜欢的人,那么,你就……”

  “你混蛋!”

  张梦雪一巴掌扇在齐轩的脸上,然后尖叫着跑出了餐厅。

  事实的真相,原来竟然是这样的不堪入目,不堪入耳,她自欺欺人了整整十年。

  整个餐厅的人,都看向这边,齐轩只是默默地在座位上坐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

  这种结果,是他在决定承认之初,就已经可以料到的,但是,他还是要说出来,要不然内心总是好像对裴斯承有所亏欠一样,不仅仅是裴斯承,还有对张梦雪。

  也许,今后,就真的和梦雪渐行渐远了吧。

  是的。

  真的就渐行渐远了。

  只不过,齐轩并没有想到,这一次见面,是他和张梦雪的最后一次见面,此生,最后一次。

  ………………

  而与此同时,在裴斯承的住所,宋予乔收到了一份快递,来自国内的快递。

  宋予乔原本以为是奶奶寄过来的东西,但是等到拆开了才觉得不对劲,在收件人上明明写的是夏楚楚,奶奶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个假名字的呀,那从国内寄送这个快递的人,会是谁?

  这样想着,宋予乔还是打开了快递包装。

  里面是一个硬纸盒,装着一个光盘。

  光盘外面什么都没有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却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夏楚楚亲启。

  还用这种文绉绉的口吻。

  宋予乔吐了吐舌头,心里忽然动了动,会不会是裴哥哥给她的惊喜呀,从国内寄送过来,就是为了不让她猜到。

  宋予乔似乎是为这种想法乐坏了,将光盘放进电脑里的那一瞬间,还咯咯咯的笑了出来,但是,等到电脑上跳出来画面的时候,她就一下子愣住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