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83 太傻,太委屈

183 太傻,太委屈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56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7

  

  “我不叫你的名字,那我叫你什么?”张梦雪问。

  “你用不着叫我什么,我已经说过了,现在裴哥哥不在。请你转身离开。”宋予乔硬起了口气。

  “是裴斯承让我过来的,我暂时在这里住几天。”

  “为什么他让你来住啊?你没有其他地方住了么?”宋予乔皱眉,“再说,你现在说什么我就听什么?裴哥哥根本就没有说过。”

  自从上一次让张梦雪私自进来了一次,宋予乔就打定主意,将这个张梦雪,直接划到敌对的阵营里去。

  张梦雪现在倒是十足的好脾气,说:“裴斯承刚才打电话了,难道你没有接到么?”

  “没……”

  宋予乔一句话还没有说话,就已经被后面的保姆阿姨给打断了,“刚才先生是来过电话了。小姐你当时在浴室内,我就接了,确实是说有一位张小姐要过来住一段时间。”

  宋予乔动了动唇,用力瞪着张梦雪,瞪的眼睛都有点发酸了。

  张梦雪耸了耸肩,好像丝毫都不在意,问道:“我现在可以进去了么?”

  “不可以!”宋予乔一只手扶在门上,“这是我家,你想要进来还是要征求我的同意,我现在不同意你进来,你就是不能进来。”

  说完,宋予乔就将门当着张梦雪的面,嘭的一声给关上了。

  她背靠着门站着。鼓着两腮,有些气愤。

  保姆阿姨搓了搓手:“那个……要不要给先生回一个电话?”

  “不要!我不想理他!”

  宋予乔说完,就自己一个人进了卧室,将自己在卧室内关了一个下午,晚饭也没有吃。

  张梦雪这一次来裴斯承这里住一段时间,是因为裴斯承所在公司的一个代言,请了芭蕾舞剧院里的一些人,其中就包括张梦雪,但是也许是张梦雪性格的问题,住在一起不过两天,就发生了争吵,甚至大打出手,中间发生了意外,那个人失足摔下了楼梯,撞着墙成了脑震荡。现在正在找律师要打官司。

  张梦雪在这里没有熟人,只认识一个裴斯承,便找了裴斯承。

  裴斯承原本是想要给张梦雪找酒店住的,但是张梦雪怕是有人要恶意报复,想要在裴斯承的住所内住一段时间,再加上律师提议,裴斯承便同意了。

  反正裴斯承在洛杉矶的这一套房子也够大,除去宋予乔与裴斯承两人住的一间,保姆阿姨住一间,另外还多出来两间空房。

  只不过,裴斯承晚上下班回来。就看见张梦雪在门外站着,靠着墙面,似乎是特别累的样子,揉着脖子。

  张梦雪听见裴斯承的脚步声,转过身来,笑了一下,“你回来了?”

  裴斯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目光沉稳冷峻。按下了门铃,“怎么不进去?”

  张梦雪说:“被赶出来了,说真的,我还真是怕了你那个女朋友了,就差直接将我扔到楼下去了。”

  往常,宋予乔都是掐算着时间,等到裴斯承快要到家的时候,就搬着一个椅子在门口坐着,因为手机辐射比较大对宝宝不好,她便捧着一本散文书装装样子,听见门铃声响,或者是有钥匙响动的声音,能立即跳起来去开门,然后绽开一张灿烂的笑脸,伸手帮裴斯承拿手中的男士包,然后问一句:“裴哥哥,你下班了呀。”

  只不过,这一次裴斯承按门铃,并没有往常开门快,而且来开门的,并不是宋予乔,而是保姆阿姨。

  裴斯承没有看到那张带着浅浅的梨涡的笑脸,心里有一点失落。

  他走进来,让保姆帮忙招呼一下,给张梦雪收拾出来一间房,顺口问道:“楚楚吃饭了么?”

  “没有。”

  保姆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张梦雪,将多余的话先咽进了肚子里。

  裴斯承看了一眼空空的餐桌,心里不由的一紧,抬步向卧室内走,不料,卧室门已经在他的手握上门把之前开了。

  宋予乔身材算是娇小玲珑的,所以现在显得肚子特别大,圆滚滚的,有一种似乎要掉下来的错觉。

  她在看到张梦雪的时候,咬着下嘴唇,眉头紧紧的蹙起。

  裴斯承笑着问:“怎么不吃晚饭?不是说了如果我晚了的话你就不用等我么?”

  宋予乔看着裴斯承,用手指着张梦雪,说:“让她走,我不要看见她!”

  裴斯承脚步一顿,而在后面的张梦雪,却是站着不动了,用一副看好戏的眼神,看着宋予乔,再看看裴斯承。

  裴斯承脸上有一点难看。

  也许每一个男人心里,不仅会住着一个孩子,偶尔幼稚孩子气一下,也会有大男子主义。对于喜欢的女孩子,你可以私下里给我哭给我闹,我会哄你忍着你,但是如果闹出去,闹到我的哥们那儿我的朋友那儿,那就不可以。

  总之,现在的裴斯承,就因为宋予乔这一句毫不留情面的话,脸色变得很不好了。

  但是,此时此刻,宋予乔根本就没有看到裴斯承的脸色,而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张梦雪。

  她觉得现在她的气势一定不能弱了,要是弱下来,肯定会被打败,但是她绝对不能被打败,就算是为了裴哥哥,也不能被打败,就算是用眼神,也要将张梦雪给盯死。

  可是,裴斯承却说:“张嫂,你先去收拾房间。”

  宋予乔愕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瞪着裴斯承:“你让她留下来?!”

  在裴斯承的身后,张梦雪冲着宋予乔笑了笑。

  这种笑,在宋予乔看来,就是嘲笑,好像是她的裴哥哥要被这个恶毒的女人给抢走了一样,宋予乔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她从门口快步走过来,一下子冲到保姆张嫂面前,将张嫂手中拿着张梦雪的一个包直接一把夺了过来,然后飞快地走到门口,打开门就扔了出去,嘭的一声,不知道是里面的什么东西摔了下来。

  现在的宋予乔,不管是在裴斯承还是张梦雪面前,更甚至只在完全是局外人的张嫂面前,绝对是刁蛮不讲理的一个小姑娘。

  裴斯承皱紧了眉头,向前走了一步,想要拉宋予乔,但是宋予乔却向后退了一步,大开着门,“你不要动我,让她出去!我就是不喜欢她,我不想让她进来!”

  张嫂到底是个外人,不过在这种僵持的情况下,往往一个外人站出来,更能显出作用来。

  “小姐,先生的朋友只是来住一段时间,你也不用太……”

  不可理喻这四个字,张嫂始终是没有说出来,她能看得出来,先生对于小姐还是喜欢的。

  张梦雪一看这情形,现在倒是显示出大度来了,从裴斯承身边经过,说:“算了,本来也就是图个方便,现在既然不欢迎那我就走了……”

  她在经过裴斯承身边的时候,刻意停顿了一下,而裴斯承的目光,现在始终都是落在宋予乔身上,一动不动。

  而宋予乔现在对于张梦雪也好,张嫂也好,完全都不关注,她现在关注的唯独就是裴斯承的态度。

  她倔强的握着门框,手指关节都开始泛青了,眼眶隐隐的有泪珠滚动。

  宋予乔现在可以谁都不去理会,她只想要裴斯承,就算是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为裴斯承留下的,但是,就算是每天和裴哥哥睡在一张床上,她还是觉得不安心,每天都觉得内心好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浮萍,悠悠荡荡的,却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彼岸。

  这种感觉,比她怀着孩子,去赌,去等待的时候,更没有安全感。

  “裴斯承!”

  这是宋予乔第一次叫裴斯承的名字,却感觉好像是撕裂心肺一般。

  “现在要么就是她走,要么就是我走,你选吧!”

  宋予乔当真是做了一件傻事,在这种时候,在外人面前,说出这样赌气的话来,裴斯承可以哄你,可以纵容你,但是,前提是并没有在外人面前给他难堪。状私纵血。

  一个聪明的女人,绝对不会说出让自己最爱的男人,在自己和别的女人之间做出选择这种事的,太傻。

  也只能说,宋予乔现在喜欢她的裴哥哥,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而裴斯承呢?在这一份彼此相互依存的爱里,尚且多存了一分理智,一分傲娇,一分冷峻。

  在裴斯承现在看来,宋予乔就是在无理取闹。

  然后,裴斯承深深地看了一眼宋予乔,直接转身进了房间。

  “随你。”

  就这样一个动作,这样冰冷的两个字,让宋予乔觉得天都暗了。

  客厅内的灯还亮着么?但是为什么会感觉到这样黑暗呢,裴哥哥,你开灯了么?

  宋予乔捂着嘴,抽噎声从手指缝中直接渗透了出来,然后直接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但是宋予乔现在肚子很大,就算是跑,也只能是慢跑,她跑了一路,眼泪洒了一路,从最初的默默掉眼泪,终于成了嚎啕大哭。

  她坐在电梯跑到楼下,扶着一棵树干呕。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她慌忙冲下来,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孕妇睡衣,冷风灌入,很冷,冷的她打哆嗦。

  前面的路很黑,就算是用路灯都照不亮。

  宋予乔的掌心贴着自己的小腹,小声说:“小火,你爸爸不要我们了……”

  这一刻,她感觉到委屈,太委屈了,委屈的掉眼泪,止都止不住,委屈的心都疼了。

  在楼上,其实,就当宋予乔冲出去的那一瞬间,裴斯承就有一点慌了。

  但是,实话实说的话,宋予乔确实是太粘人,好像真的是有那一种……恃宠而骄的感觉了,现在这种时候,完全就是不成熟的行为。

  张嫂听着蹬蹬蹬的脚步声在走廊上远去,也不敢多说什么。

  张梦雪看了一眼脸色暗沉的裴斯承,便直接走出去去捡自己的包了,看了一眼幽幽的走廊,笑了一下,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夏楚楚竟然这样沉不住气,这样反反复复地,看似是在挑衅她,实际上是在挑衅裴斯承。

  还真的是一个小姑娘,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想要将一个男人的心完全绑缚在身上,也要看看你是否有那个本事。

  她刚刚捡了包起身,走到门口处,就听见在裴斯承的卧室内传来了嘭的一声,紧接着,她就看见了裴斯承飞快地冲了出来。

  裴斯承一把将张梦雪推到一边,冲出了房门,冲到走廊尽头的电梯处,死死地按着电梯开关。

  但是,他现在真的是一分钟都等不了了,他直接推开了一边楼梯的安全通道的门,向下面跑去。

  这一刻,当张梦雪看到裴斯承这样心急如焚的表现,她就知道,她不仅仅输在夏楚楚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身上,还有裴斯承难以预料的心。

  ………………

  不得不说,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习惯了你的撒娇,习惯了你的欢笑,习惯了每天下班的时候,有你在门口等待开门,习惯了每晚临睡前,看你抱着故事书给腹中宝宝做胎教,然后在夜晚的时候,给你一个晚安吻,抱着你和宝宝一起入睡。

  当裴斯承走进黑乎乎的卧室,而没有人给打开灯的时候,他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还好,他明白的应该还不算太晚。

  裴斯承对于夏楚楚,从最开始的初遇相识,到后来的第一次,都是只是存在好感,可有可无,纯粹只是兴趣所至。他是裴家的三公子,家世好,人又优异,根本就不缺这种贴上来的女人,只不过现在在异国他乡,偶然遇到,仅此而已。

  真正对宋予乔从可有可无的好感,升腾为喜欢,是在回到洛杉矶之后,看见这个小小的,却坚毅的身影,挺着大肚子,乘航班过来来找他,然后用一张稚嫩的小脸,带着期冀地叫他裴哥哥。

  还有,这个夏楚楚肚子里,属于他的孩子。

  他竟然要当爸爸了。

  缺席了夏楚楚之前怀孕的七个多月,到了现在,裴斯承每天都在尽力的去补偿她,补偿她曾经缺失的那一段时间,就算是夏楚楚每天太过于黏人,他有时候一天工作下来,明明已经很累了,却还是要去顾及到她的情绪,哄着她开心。

  可是,就算是烦躁,裴斯承却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他深深地压在心底,直到因为张梦雪住进来的这件事,导火索终于来了,一触即发。

  只不过,现在为什么还是追了出来了呢?

  刚才,就算夏楚楚转身从门口冲出去的时候,裴斯承的心控制不住的慌了,回到房间内,看不到她的身影,便更加慌张了。

  心底深处,对于夏楚楚,裴斯承是真的动了心了,她是裴斯承第一个真正喜欢了的女孩儿,从可有可无的好感,到喜欢,到爱,再到最终的……刻骨铭心,非她莫属,好像走了一辈子,一个轮回。

  裴斯承一直追到路边,才找到了宋予乔。

  宋予乔背靠着一棵大树,抱着自己的肩膀,凛冽的风刮过,周边都是行色匆匆的行人,身上裹着厚实的毛呢大衣,而宋予乔身上,只有一件白色的孕妇睡裙,浑身都在瑟瑟发抖,硕大的肚子,显得她更加娇小单薄,瘦削的可怜。

  裴斯承的心被撕扯的疼了一下。

  他走过来,将自己身上的羊绒大衣脱下来,给宋予乔裹在身上。

  宋予乔抖了一下,看见是裴斯承,眼睛眨了一下,眼眶中的泪水就已经扑簌地掉落下来,卷翘的睫毛上沾着泪水。

  “裴哥哥……”

  宋予乔出口的声线都在抖。

  但是,在裴斯承向她伸出手的时候,宋予乔依旧做出了两个完全相掣肘的动作,既想要扑过去,又想要向后推开裴斯承。

  裴斯承这一次不容分说,将宋予乔隔着他厚实的羊绒大衣,抱在怀里,握上了她冰冷的手。

  宋予乔一边哭着,一边向后推拒:“你走,你走吧,我不要看见你!”

  裴斯承将宋予乔抱在怀里,任由她的拳头结结实实的落在自己的胸膛上,任由宋予乔自己打累了,也双臂收紧抱紧了他的腰。

  宋予乔不舍得,她不想要放掉任何一个能够抱紧裴斯承的机会,她仰着小巧的下巴,问:“裴哥哥,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对。”裴斯承承诺。

  “那小火呢?”

  “也喜欢,更喜欢。”裴斯承的掌心贴在宋予乔的小腹上,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走,我们回家,你不想让张梦雪住,那就让她滚出去,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没有顾虑到你……”

  “不,让她住着吧,”宋予乔破涕而笑,反手握着裴斯承的手,她之前只是在乎裴斯承对她的看法,现在转念一想,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小家子气了,明明之前并不是这样的,她摆了摆手,“我只是不喜欢她,但是她不是你的朋友嘛,住着就住着好了,我还是女主人嘛。”

  宋予乔说着说着就自己笑了,宽慰自己。

  对于裴斯承,那个时候的夏楚楚,全部都是无条件的原谅,其实,她是相当记仇的,只不过,不包括裴斯承。

  裴斯承将毛绒大衣给宋予乔披在身上,两人正在向前走着,宋予乔忽然哎哟了一声,捂着肚子。

  裴斯承一下子紧张了,“肚子疼了?要不要去医院?”

  宋予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拉着裴斯承的手让他蹲下来:“不是啦,裴哥哥你听一下,小火刚才在我肚子里闹腾了一下。”

  裴斯承蹲下身来,耳朵贴在宋予乔的肚皮上。

  宋予乔轻声说:“小火,这是你爸爸哦,爸爸来找妈妈了,他说了,不会不要小火的。”

  裴斯承听着宋予乔的话,心中动了动,更加拉紧了她的手。

  宋予乔这个角度,刚好看见裴斯承在袖口滑落下去的羊毛衫,露出一截小臂,上面有一个特别深重的齿痕。

  “咦,裴哥哥,这是谁咬的?”

  裴斯承也注意到了,便将裴娅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宋予乔听了,不禁捂着自己挺起的肚子,向裴斯承吐了吐舌头:“幸好我刚怀孕的时候你不知道,要不然太可怕了。”

  裴斯承摸了摸宋予乔软软的发丝,勾唇笑了笑。

  倘若裴斯承早一些知道宋予乔怀孕的消息,在裴小火在宋予乔的肚子里尚且还没有成型的时候,他会怎么做?

  他不知道。

  这个世界上,就是多了那么多的假设,那么多的如果,但是最终,却总归是按照既定轨迹,走下去。

  ………………

  如果,就这样,能够一直安安稳稳地到预产期,那么,一切都好。

  可是,偏偏多了一个张梦雪。

  还有,那个一直在暗中追随着张梦雪的齐轩。

  齐轩并不是失踪,他只是一直在暗处,保护着张梦雪,然后默默地关注着她,但是,到底是因为第一次醉酒的失误,他不敢出现,他没有脸去见张梦雪。

  同样,他也没有脸去见裴斯承。

  但是,在默默中关注着张梦雪的同时,齐轩也就经常会了解到张梦雪和郑嘉薇之间的通话。

  齐轩察觉到张梦雪与郑嘉薇的通话有问题,便主动找了侦探,将所有的通话记录全都调了出来,其中,就有关于郑嘉薇提出要将当初假的订婚录像带给宋予乔看的那段通话记录。

  齐轩对于裴斯承始终是有愧的,他便去找了张梦雪。

  这是他第一次在光亮下露面,就是去见的张梦雪。

  当张梦雪收到齐轩的一条信息,相当愕然。

  她当然不会凭借一条信息的落款是齐轩,就认为这个人真的是齐轩。

  因为她现在是在裴斯承家里借住,所以,她想到的第一个要说的人,自然就是裴斯承。

  大早上,张梦雪就去敲响了裴斯承房间的门。

  ………………

  彼时,裴斯承正在为躺在床上的宋予乔揉捏腿。

  其实,在宋予乔怀小火的时候,一点都不费劲,除了最开始有一点孕吐反应,一直到现在快到临产期,仍旧能走的时候走,甚至还敢爬到椅子上去换头顶的电灯泡。

  现在她也仅仅是想要给裴斯承找事情做,便从大早上就开始呻吟:“我小腿肚子肿了,肿的好难受……”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依旧纤细的小腿肚子,看了一眼故作呻吟的宋予乔,也没有戳穿她,耐心地帮她揉捏着,只不过捏着捏着小腿肚子,就到了大腿,再到了大腿根部……

  宋予乔笑岔了气,“裴哥哥,你好好捏着……你这是在干什么?”

  裴斯承直接将想要翻身的宋予乔一把拉在怀里,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还敢不敢骗我?小懒猪,太阳晒屁股了。”

  宋予乔看了一眼窗外,然后认真地纠正道:“今天是阴天,不会晒屁股。”

  就当宋予乔正在与裴斯承在床上闹着玩儿的时候,门忽然响了一下,然后从外面直接打开了。

  裴斯承看向门口,目光已经冷了三分。

  张梦雪只是试着转了转门把,却是没有想到,直接便打开了门,“我没想到你们没有锁门,只是……”

  宋予乔躺在床上,歪着头看着张梦雪,越发的抓紧了裴斯承的手。

  张梦雪既然已经自作主张地拧开了门,现在便也是无所谓了,“裴斯承,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裴斯承感觉到宋予乔拉着他的手用了几分力,便低头看了一眼宋予乔。

  宋予乔一双明澈的眼睛里,倒映着裴斯承,有些波光闪烁着。

  裴斯承看得出宋予乔在担心什么,便对张梦雪说:“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张梦雪咬了咬嘴唇,握紧了门把手,“我收到一条信息,是齐轩发过来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