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81 我宠着我惯着我愿意,你有意见?

181 我宠着我惯着我愿意,你有意见?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262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6

  

  宋予乔撑起手臂来挡开裴斯承的胳膊,绕过他就往外走,裴斯承从后面揽过了宋予乔的腰,向后一拉。宋予乔的后背就贴在了裴斯承的胸膛上,然后俯在她耳边,又问了一遍:“生气了?”

  宋予乔感受到背后灼热发烫的胸膛,直接挣开裴斯承的胳膊,一声不吭地出了厨房,顺手将一块洗碗布撂在了裴斯承的身上。

  洗碗布上的水直接淋漓的滴答了裴斯承一身,白色衬衫上立即晕开了一片片水渍。

  裴斯承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早就料到这种结果,不过还好有裴昊昱,他才知道,宋予乔不会离开。就算是离开,他手中也有GPS的定位。

  裴斯承盛好了燕麦粥到外面的小餐厅内,裴昊昱已经抱着他自己的塑料小碗过来了:“乔乔说刚刚给我做了燕麦粥!”

  裴斯承没吭声,直接绕过裴昊昱,自己先坐到餐桌上去吃早餐了。

  紧接着,厨房里就传来裴昊昱疑惑的声音:“咦,怎么没有了?”

  裴斯承没有吭声,继续吃着仅剩的一碗燕麦粥。

  而裴昊昱,在厨房里,将已经见了底的锅刮了个干干净净。用舌头舔着勺子上面残留的燕麦,心想,还是不够吃怎么办?

  最后。裴昊昱又抱着自己的塑料小碗跑了出去,举起来放在老爸面前,“爸爸,分点儿给我吧。”

  裴斯承抬眼看了一眼儿子已经圆滚滚的肚皮。从上到下全都是圆滚滚的,说:“再胖下去,言言要嫌弃你了。”

  其实,言言原本就嫌弃你。

  裴昊昱:“……”

  是的啊。好像是谁说过要减肥的啊!

  从此,裴昊昱的座右铭从“向学霸慕小冬看齐”,变成了——“我要变成大瘦子!”

  吃过早餐,裴昊昱自己抱着玩具车坐在地上去玩儿,裴斯承上了楼,看见宋予乔正在整理床铺和一些从阳台上收的干净衣服,便坐过去。

  宋予乔将东西整理好,直接放进了衣柜里,然后看也不看裴斯承,转身就走。

  裴斯承从后面拉着宋予乔,扣紧她的手腕,皮肤温度传递,有些烫手。

  宋予乔垂下眼睑,目光落在裴斯承强拉着她手腕的大手上,挣了一下,蹙眉:“放手。”

  “不放。”

  裴斯承趁着她还没有来得及挣脱,就将她拉到怀里,双手搭在她的腰上。

  宋予乔双手抵着裴斯承的胸膛,向后侧身,但是裴斯承手臂箍着她的腰,她真的是退无可退,却是不抬眼,不与裴斯承对视,目光堪堪落在裴斯承的下巴上。

  宋予乔抬起头来,语气已经略微带了一些嗔怒,“你放不放手?”

  裴斯承脸上带着浅浅的笑,用宠溺的语气道:“不放手。”

  宋予乔双手握成了拳头,狠狠地在裴斯承胸膛上捶打了两下,嘭嘭的震动。

  “放手!”

  宋予乔用拳头捶打裴斯承胸膛的时候,真的是用了几分力气的,但是,裴斯承依旧固执地扶着宋予乔的腰,已经带着她坐在了床上,看着宋予乔的双眸,说:“不放手,好不容易找回来了,这一次,绝对不会放手。”

  宋予乔眼眸中似乎是有了一点波动,旋即别开脸,趁着裴斯承的手微微松开的时候,一下子挣脱了裴斯承的怀抱,向床尾挪了挪,指着门,尽量让自己硬起口气来,“你出去。”

  裴斯承反问:“那你想要我去哪儿?”

  “随你想去哪儿,跟我跟我没关系。”宋予乔低垂着眼睑,随手从抽了一张纸巾来,擦拭着微湿的手心。

  裴斯承一笑:“为什么没有关系?这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呆在这里了。”

  宋予乔的手一顿,抬起头来,“哦,对了,这是你的家,就算是走,也应该是我走。”

  她说完,就站起身来,打开了衣柜,将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

  裴斯承失笑:“乔乔,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就算是不是我的家了,也是你的家。”

  宋予乔凉凉的说了一句:“那我可不敢当。”

  她说着,就已经将自己的衣服全都从衣柜里拿了出来,放在床上开始整理,将行李箱打开,这边叠好了衣服,就往行李箱里一放。

  裴斯承坐近了一些,“你要离家出走么?”

  宋予乔没吭声,低着头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避开裴斯承的手,不抬头看裴斯承,微微低垂头,发丝散落下来,垂在脸侧,遮住了白净小脸。

  裴斯承接着说:“不要儿子了么?”

  宋予乔正在将意见衬衫拉起来叠好,听见裴斯承的这句话,手一松,手中衬衫啪嗒一下就掉在了床上,软趴趴地成了一团。

  但是,宋予乔也仅仅是滞顿了一下,就接着叠衣服。

  裴斯承现在被彻底无视了,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拿出一点耐心来,然后多一点技巧,比如说将宋予乔抱在腿上,然后求她原谅,更进一步的动作他现在也不敢多做了,现在真的是怕那个动作就惹了宋予乔不高兴,虽然这一次是真的惹到她不高兴了。

  裴斯承的力气大,只要是他不是存心想要放开宋予乔,那么宋予乔就挣脱不了。

  他低着头,将下巴放在宋予乔的肩上:“跟我说句话好不好?”

  宋予乔实在是挣扎不开,便索性任由裴斯承抱着,但是就是不开口说话,也不看他,目光落在衣柜的一角,目光放空。

  最终,还是裴斯承妥协了,放开她,她便接着收拾自己的东西,连同浴室内的牙刷毛巾洗浴用品全都用袋子装好,放进了行李箱里。

  裴斯承摇了摇头跟上,再挽留也是无用了,便问:“要去金水公寓么?我送你过去。”

  宋予乔在拖着行李箱往前走的时候,在客厅的地上坐着玩儿的裴昊昱一下子跳了起来,冲过来抱住了宋予乔的腿,“乔乔,你要去哪?!”

  其实,刚刚裴昊昱这个小家伙的影子,在宋予乔心里恍惚了一下。

  对于这个已经缺失了五年多母爱的小家伙,宋予乔真的不想松手了。

  宋予乔蹲下身来,摸了摸裴昊昱的头:“阿姨过几天要去学校报到,回去收拾东西,所以这几天不能陪着小火了。”

  裴昊昱眨了眨眼睛:“要回金水公寓吗?”

  宋予乔点头。

  裴昊昱急忙说:“那我也要去!”

  说完,裴昊昱小家伙就蹬蹬蹬地上了楼,宋予乔都没有来得及阻拦,不过五分钟,就拉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从楼梯上跑了下来,简直是用尽了吃奶的劲儿。

  裴昊昱抬头见老爸和乔乔两个人都在看着他,他吐了吐舌头:“我还在放暑假啊,不需要上学,所以我可以跟着乔乔出去,我喜欢和乔乔一起!”

  裴昊昱小脑瓜里幻想这自己与乔乔的双人世界,没有老爸那个烦人精加入,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终于要实现了!

  宋予乔拉着大行李箱,这边拉着小家伙的手。

  而裴昊昱,这边拉着自己的小行李箱,另一边拉着宋予乔的手。

  裴斯承走在前面半步,帮他们按下电梯。

  一直到了楼下,裴斯承晚了一步去车库取车,结果出来的时候,宋予乔和裴昊昱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

  裴斯承始终是不放心,开着车在出租车后面一路尾随,直到金水公寓。

  等到宋予乔拉着裴昊昱上了电梯,裴斯承都一直盯着那个紧紧闭上的电梯门,双手在方向盘上抓紧了。

  然后,他调转车头,打了个电话给顾青城,问:“五年前的通话记录还能查到么?”

  顾青城呵呵了两声,“你在做梦么?裴三,不是每一个……”

  裴斯承没等顾青城说完,就把电话给撂了。

  然后挂档开车,去了盛庭。

  ………………

  裴斯承之前有送过郑嘉薇去盛庭,再加上之后也查过,便知道郑嘉薇在盛庭的具体位置。

  当裴斯承按响门铃的时候,来开门的却不是郑嘉薇,而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看见裴斯承先打招呼说“hello”。

  裴斯承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问:“我找郑嘉薇。”

  郑嘉薇擦着头发从里面出来,问:“茜亚,是谁?”

  当郑嘉薇看见裴斯承的那一瞬间,眸中神色变了变,不过依旧是从容不迫地将头发擦干,让茜亚先走,下午约好去逛街。

  茜亚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临走时多了一个吻面礼。

  裴斯承抱着手臂在一边看着,用十分冷冷的眼神看着。

  郑嘉薇将门关上,才转过身来,笑着问裴斯承:“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这是来找我干什么?还登门拜访来了。”

  裴斯承没有直接回答郑嘉薇的话,反而在四周看了看:“这是你男朋友的房子?”

  郑嘉薇的目光飘忽了一下:“嗯,是啊,有问题?”

  裴斯承坐在沙发上,“昨天你爸爸还给我打电话,问我在C市这边看着你,等到这边影视剧院的工作一结束,你立马就回去相亲。”

  “我有男朋友了,跟他们说了几次啊,”郑嘉薇靠着沙发扶手坐下来,顺手拿起梳子来梳已经半干的头发,“我是不婚主义者,他们老一辈都不懂。”

  “郑伯伯只有你一个女儿,你今年也三十多了,你不着急嫁人?”裴斯承向后靠着,单腿微屈,另外一条腿敲在茶几上,一副闲适慵懒的模样,“郑嘉薇,你已经要露馅了。”

  郑嘉薇将手中的毛巾啪的一下甩在沙发上,“这个话题打住,不要再往我身上扯话题,说这个还不如多说说你的那个小女朋友。”

  裴斯承跳了跳眼角,沉吟片刻,说:“我的小女朋友怎么了?”

  “你是不是有点太惯着她了?”郑嘉薇说,“总感觉你好像不是在找老婆而是在找女儿一样,年龄又小又娇惯。”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我宠着我惯着我愿意,你有意见?”

  郑嘉薇翻了个白眼,向前倾身,问:“我一直在想,她是不是就是五年前的那个夏楚楚,梦雪曾经告诉过我的,说你国外认识了一个小姑娘,夏楚楚。”

  裴斯承双眼眯起来,“是么,张梦雪跟你倒是言无不尽,不过夏楚楚知道的人多了,我在杂志专访上还提到过一次。”

  郑嘉薇总觉得裴斯承说话有些奇怪,不过也并没有多细想,问:“你现在主动来我这儿,倒是不怕你那个小女朋友知道了吃醋?我现在可是怕了,原来女人的占有欲也这么强烈。”

  裴斯承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了,与郑嘉薇暂时岔开了这个话题,将影视剧院的工程期,以及郑嘉薇需要在后续的剪彩、交响乐指挥都说了一遍,收起图纸要离开的时候,走到门口,忽然转过身来,对郑嘉薇说:“上一次在墓地,我见到齐轩了。”

  郑嘉薇刚好在端起手中的玻璃杯喝水,结果手一抖,就洒在手背上水,明明是冰凉的水,却好像被烫了一下似的。

  裴斯承已经将郑嘉薇的表现尽收眼底,笑了笑,“我先走了,你这边的事情,如果不好回报的话,我可以代替你给郑伯伯说清楚。”

  裴斯承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提到齐轩,是想要试探一下。

  果然,郑嘉薇的反应,没有让他失望。

  裴斯承在上楼找郑嘉薇之前,并没有拿手机,回到车内,就看见了放在车座上的手机上,显示着两个未接来电,是虞娜。

  他微微一挑眉,知道虞娜这肯定是有正经事了。

  不然的话,一般情况下,虞娜和黎北两人都十分清楚,只要是打给裴斯承,第一次没有接通,那么一定是要裴斯承这边要紧事,在半个小时之内绝对不会再打另外的电话。

  但是现在……

  裴斯承索性就将虞娜的电话回拨了过去。

  “什么事?”

  虞娜说:“老板,我有个请求。”

  “说。”

  “等到叶泽南这边的戒毒工作结束了,我想要先跟着叶泽南回到叶氏去,只要三个月,这三个月我可以不要裴氏的工资奖金。”

  现在这一次跟随叶泽南回到叶氏,叶泽南已经不是总裁,那么不管是配备助理还是秘书,薪金都不会太高,但是,一向是看钱比较重的虞娜,竟然会打电话跟裴斯承主动请缨。

  裴斯承笑了笑:“三个月,够么?”

  虞娜微愣,“够了。”

  裴斯承挂断虞娜的电话,心里不免是一笑,虞娜也是从小就扑在学习上的优等生,一直到进入裴氏之后,又一心一意的全都扑在工作上,直到现在,才算是情窦初开么?

  裴斯承了解那种第一次觉得空荡荡的内心好似被填满的感觉,当有了爱人的时候,整个人都被牵扯住了。

  现在虞娜是怎么样的心情,裴斯承并不是完全了解。

  只不过,他现在断定,他的这个助理,真的是要送定了叶泽南了,指不定到时候还需要包一份红包。

  ………………

  在七月末,叶泽南的戒毒过程已经持续了一个半月。

  虞娜几乎每天都在给他普及有关于如何战胜心理上对于毒品的那种依赖,叶泽南也听着,不过总归是有些恹恹,被偶尔发作的毒瘾折磨的已经几乎没有了耐心,叶泽南觉得,如果不是虞娜将所有的门窗都装上了报警器,而且一直给他戴着手铐,甚至有时候还会将他绑在床上,他一定会冲破这个牢笼的。

  毒瘾发作已经从频发期,渐渐的度过,走向平稳,也许还会复发,但是只要是不再去碰那种东西,基本上不会有问题。

  于是,叶泽南提出了想要出去,不想在这里继续呆着,可以去公司一边工作,他有自制力,可以保证不去碰那种东西。夹乐见划。

  虞娜说:“不行。”

  叶泽南有点抓狂,一个月之前说不行,现在已经一个月后,基本上已经完全戒掉了,为什么还是不行?

  虞娜好像看出了叶泽南的心思,说:“我说过了,你现在还处于不稳定期,需要静下来,一般真正戒掉毒瘾需要三到六个月,现在才一个多月,我都还没有急,你急什么?出去了之后要接触很多人和事物,你能保证自己就像是在真空里一样,对于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全部排斥掉么?不如我再给你读一段圣经净化一下心灵?”

  叶泽南:“……”

  其实,叶泽南是在前两天接到了叶氏的来电,他虽然离开了,现在有叶家的其他人暂代总裁一职,但是,公司内他的亲信也不少,打电话过来就是来说有关于这一次叶氏公司内部的大清洗,专门清洗的就是叶泽南原本给予信任的一些人。

  所以,叶泽南才想要尽快地出去,真的不想要在这个别墅内呆着了。

  叶泽南对虞娜说:“我公司里真的是出了事情,一个多月,我走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现在到了我必须要回去的时候了,我向你保证,我出去之后,绝对不会再碰那种东西,之前的教训够多了,之后绝对不会。”

  叶泽南这话当真是说的没有错,因为戒毒,他吐过白沫,有时候难受的整个五脏六腑都好像是蚂蚁在咬,翻搅着,逼仄的感觉,口鼻不能呼吸,但是,倘若真的在这种情况下,在他的面前放一副手铐,和一包白粉,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白粉。

  如果这个人是虞娜,她也会选择白粉。

  这种时候,真的不是考验自己的自制力的时候,人的意志力和药物相比,真的是没有任何可比性。

  在必要的情况下,还是需要借助外力来战胜这种人力不可抗的因素的,就比如说这种万恶的毒品。

  叶泽南无奈只好作罢。

  虞娜最近喜欢上了园艺,别墅前面的草地,都是虞娜在用割草机除草,还有修剪四季青。

  叶泽南总是站在二楼的窗子前,看着下面正在推动着沉重的割草机的虞娜,默默地看一会儿,然后别开眼,闭一会儿眼睛养养神,然后再接着看。

  因为,看绿色对眼睛有好处。

  这是虞娜说的,每天要对着远方眺望半个小时。

  而这两天,叶泽南对虞娜的要求,几乎是百依百顺了,以前虞娜让叶泽南做什么,他还总是会推三阻四一番,现在,让他按时吃药就吃药,按时上跑步机做锻炼就做锻炼,时不时的还会主动搬着躺椅到阳台上去晒晒太阳。

  虞娜觉得有些疑惑了,在心里多了一个心眼。

  果然,在虞娜晚上不给叶泽南上手铐的第一个晚上,叶泽南就穿好了衣服,拿了车钥匙想要出门。

  结果没有想到,打开自己的卧房门,想要摸黑走,却在房门口看见了一个黑影。

  是虞娜。

  虞娜将手中的一个手电筒点亮,照着叶泽南的眼睛睁不开,向前走了一步,手指上已经挂了一副手铐,晃了两下,说:“我就知道你想要离开,特意给你解开了手铐,看看我是不是挺善解人意的。”

  叶泽南无话可说,伸出双手来,“那你还拷着我吧。”

  “我为什么要拷着你?”

  叶泽南微微蹙眉,略微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虞娜。

  虞娜耸了耸肩,将车钥匙从叶泽南手里拿了过来,钥匙环在食指上转了一圈,“你放心,叶泽南,这一次回去,我会帮你。”

  原来叶泽南不知道,但是现在他已经是百分之百的清楚了,虞娜的工作能力,以及能帮她解决的所有问题。

  “但是,你要听我的。”

  周遭一片漆黑。

  只有虞娜手中手电筒的光芒,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宝剑,劈开了混沌与黑暗。

  许久过后,叶泽南回答了一个字:“好。”

  ………………

  金水公寓内已经闲置了一个多月,灰尘堆积的不少,宋予乔拉着行李箱进来之后,便开始收拾房间。

  原本宋予珩是住在金水公寓的,但是自从母亲席美郁搬去华苑之后,便回了S市。

  他的一些老同学都是在S市,这次从国外回来两个多月,总是要和朋友聚一聚。

  房间虽然是没有人住,但是不脏,只是表面一层浮灰,宋予乔只花了一上午就打扫干净了,裴昊昱跟在后面,在宋予乔站在椅子上擦拭灯具的时候,在下面扶着椅子,两指小手握的特别紧,后背绷的紧紧的,如临大敌的样子,生怕自己不小心让乔乔给摔了。

  但是,从椅子上下来的时候,宋予乔还是头晕了一下,忽然觉得内心烧灼了一下,顺带有些干呕,扶着墙面靠着站了一会儿,视线才渐渐恢复了清明,“小火,帮阿姨去饮水接接一杯水。”

  “好!”

  裴昊昱在饮水机处拿了一个纸杯,接了满满的一杯水,递给宋予乔。

  宋予乔喝完了,内心那种烧心的燥热才缓缓的消逝了,但是,那种恶心的感觉还是没有完全消失,便又接了一杯水,喝了之后才好了许多。

  中午,宋予乔在楼下的超市里买了排骨,给裴昊昱炖了排骨汤,小家伙大快朵颐,小碗内的米粒都飞在了额头上。

  这边有一个电话进来,宋予乔一边讲裴昊昱额上的米粒抹去,一只手拿着手机接通了电话。

  电话另外一头是华筝,华筝问:“有没有时间,你出来一趟,有点事儿咱们几个商量一下。”

  “我没有什么事儿,就是现在裴小火在我家里,我出去的话要带上他一起。”

  裴昊昱竖起耳朵。

  他听见乔乔在讲电话的时候提到他的名字了!是不是说他很乖啊!可是,这个排骨太滑了,用筷子夹不住,哧溜一下子就重新滑落在汤碗里了。

  华筝说:“那没有关系,一会儿我就和郑融一块儿去你家里,在哪儿都无所谓,就是少一个商量的地儿。”

  宋予乔顺手拿起一双筷子,帮裴昊昱将一块滑溜溜的排骨放在他的碗里,筷子放在碗边,对电话里的华筝说:“好,我下午不出门,你和郑融什么时候过来都行。”

  下午,华筝和郑融是在快四点的时候来的,郑融推着阿飞的婴儿车,跟在华筝身后。

  裴昊昱一看见婴儿车就乐了,还特意趴在婴儿车上面,冲着阿飞挤眉弄眼,“啊,小外星人,我们又见面了!”

  宋予乔一看华筝和郑融是推着阿飞过来的,便知道,华筝在电话里说的事情,是与卢璐和阿飞有关,便将阿飞推到卧室内,让裴昊昱在旁边看着小阿飞,拿着自己的一个玩具机器人逗着他玩儿。

  阿飞倒是不认生,一双黑豆大的眼睛盯着裴昊昱手中的玩具机器人。

  在关上卧室门的时候,裴昊昱正趴在婴儿车上方,拿着一个机器人,“小外星人,你告诉我,你是从哪个星球来的,我就把这个给你玩儿。”

  宋予乔没有猜错,这一次华筝来的目的,就是因为阿飞。

  “卢璐心理上有问题,让她去看心理医生,她又不肯,之前我请了几个心理医生,都被卢璐给骂了出来,”华筝叹了一口气,“还有就是阿飞,这个孩子……”

  华筝没有说下去,她本意是想要将阿飞送到福利院去的,但是阿飞的这种情况,正常的家庭都不想要,就算是送到福利院,也是被欺侮的那个最小的孩子。

  郑融侧首看了一眼华筝眼睛的波澜,似乎已经是有些说不下去了,将桌上的一杯水向她面前推了推,抬头对宋予乔说:“华筝的意思,就是我们来商量一下,阿飞该怎么办?关于卢璐,我不认为她是心理有病,而是脑子有病,不应该去找心理医生,而是应该去医院里看脑科。”

  因为郑融的这话,让宋予乔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郑融在宋予乔心中,一直是那种比较平和的人,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说这种有些刻薄的话。

  宋予乔的目光在华筝和郑融脸上依次掠过,说:“我对卢璐,一样,没有什么感觉,任由她自生自灭好了。”

  “那还能怎么办啊?阿飞是卢璐的孩子,现在如果想要让阿飞好好地成长下去,就是让路路接触心里疾病恢复正常!你们一个个的这是怎么搞的,”华筝说,“卢璐做的那些事我也看不过眼,但是阿飞呢?真要是丢到福利院去?还是丢给你,你,还是你来养?”

  郑融抬头看着华筝因为激动有些散乱的头发,说:“好,那就我来养,你丢给我好了。”

  华筝看了郑融两秒钟,忽然摆手笑了:“得了,说正经的,郑融,我就不信,你那个女朋友会同意让你养一个脑瘫的孩子。”

  最后,三个好朋友商量的结果,就是阿飞暂时在华筝家里,由华筝的母亲帮忙带着,这边继续为卢璐找着心理医生,务必是要卢璐去看心理医生。

  “我礼服店里最近也不忙,我妈有事儿的时候我就带她去我店里面,那个苏智也能帮我照看着,”华筝说,“以后没什么事儿都去礼服店里去找我,我请你们喝免费的咖啡。”

  华筝和郑融走之前,宋予乔忽然想到,裴斯承好像是有一个是开心理咨询室的朋友,叫周越的,之前在一次吃饭的时候还见到过,便叫住华筝提了两句。

  华筝说:“那好啊,你给裴斯承说了,让他这个朋友主动过来找卢璐一下。”

  郑融在身后拉了一下华筝的胳膊。

  等到两人推着阿飞下了楼,郑融才说:“你没有注意到那边靠着墙的两个行李箱么?房间明显就是刚刚打扫过的,行李箱里的东西才都放在床上没有来得及整理,肯定是予乔和裴斯承吵架了,现在刚刚回到这边来。”

  经由郑融这么一说,华筝也发觉到不对劲了,前一段时间宋予乔不是还在华苑住着么?现在怎么就又忽然回到了租住的金水公寓了?

  “那算了,我给裴斯承打电话问心理医生的事儿吧,你们男人一个个都不省心,我算是彻底失望了。”

  “诶,怎么扯上我了?”郑融从华筝手里将婴儿车给接了过来,“我一直都是你鞍前马后啊。”

  “你鞍前马后的那是你女朋友,”华筝忍不住一笑,“可别给自己戴绿帽子,我现在真是怕了裴颖直接拿着菜刀向我这边冲过来了。”

  “我跟裴颖分手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提出分手了,但是裴颖还没有同意。

  “分手了?!”华筝忽然尖叫了一声。

  华筝的反应比郑融料想的要大的多了,他转脸看着华筝,“是,分了。”

  华筝直接来给郑融握手,一脸喜色,“恭喜啊,总算是逃脱魔掌了,恭喜你,终于和我一样恢复单身贵族了!”

  郑融神色怏怏,华筝才意识到可能是说错了话,就算是她自己再讨厌郑融的这个女朋友裴颖,那也是郑融喜欢过的女孩儿,握着婴儿车的手指蜷缩了一下,马上收起脸上类似于幸灾乐祸的表情:“郑融,我嘴快,不好意思啊,其实还是会遇见很多人的,你也别太伤心难过……”

  电梯停下,华筝推着婴儿车,与郑融一前一后上了电梯。

  电梯内的镜面上,照着此刻郑融严峻的面容。

  他动了动唇,却终归没有说出口来。

  郑融虽然他的课业很优异,但是毕竟只是一个研究生,实习的工作只算是一个在科研单位里打杂,工作不累,所以才能有时间陪着华筝。

  因为科研单位距离郑融现在的住所比较远,郑融的哥哥郑青倒是有一辆车,但是郑青上班也是要开,华筝便索性将去年表哥给她买的一辆车让郑融开。

  “你尽管开,送给你都没有问题,”华筝笑了笑,“说来也挺缘分的,我之前还和你哥相亲过呢。”

  华筝看郑融又想拒绝,直接将车钥匙往他手里一塞:“你爱开不开,反正车是给你搁这儿了,丢了算你的啊。”

  郑融笑着摇了摇头。

  当晚,郑融回到哥哥郑青买的公寓,将车放进了停车库内,交了一个月的停车管理费。

  回到家中,郑融犹豫了很久,仍旧是向哥哥郑青坦白了,其实他喜欢的人,不是宋予乔,而是华筝,他和裴颖之间名义上的男女朋友的关系解除掉,就去向华筝表白。

  但是,他的心里却在嘭嘭嘭的乱跳。

  如果一旦这样一层关系戳穿了的话,那么,以后也许,就算是朋友之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泰然自若了。

  郑青抽了一支烟,坐下来,说:“就算是华筝,华家的千金,唐家的表小姐,一天的零花钱,也许就抵得上我们辛苦工作一个月的,你觉得我们可以高攀的起么?郑融,我知道你一向都非常现实,是的,就应该是这样现实,我们是要生活的,生活毕竟不是童话故事,你不要怪哥说话直,之前我跟华筝相亲见过一次面,但是后来总归是不了了之了,她那样的大家族,不是咱们高攀不起,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什么攀不攀的。”

  郑青顿了顿,看了一眼弟弟的神色,继续说:“而是不能好高骛远,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下去才好,华筝家里,房产的话要多少有多少,但是你呢?郑融,你现在研究生还没有毕业,你毕了业,少说奋斗两年能买房买车,然后给华家多少聘礼,将华筝娶回来?”

  静谧的夜里,兄弟两人长谈,可能是夜间的电路线路不太稳定,头顶的等忽闪忽闪着,闪的眼晕。

  郑融低着头,没有说话。

  郑融从来没有怪过哥哥,作为男人,确实应该现实。

  如果连给女方的聘礼都给不起,那还谈什么要将华筝娶回来过上好日子呢?

  这也是郑融从来都没有对华筝袒露心迹的原因。

  郑青抽了一口烟,吐出来,烟雾在灯光下飘散着,味道有些呛人,他咳了两下,说:“哥现在就是靠着自己买了房买了车,但是房贷车贷都还在身上,只能靠着每个月的工资慢慢去还掉,但是,心安理得,这是哥的房子和车子,你要是住着华筝的房子开着她的车,你会心安理得么?”

  郑融开了口:“不,华筝不是这样的人。”

  “我知道,华筝不是,宋予乔也不是,她们不会因为你的家世背景就看轻了你,哪怕你一无所有,她们还是会把你当成朋友,不遗余力帮你,但是,”郑青说,“郑融,你记住了,你是一个男人。”

  ………………

  宋予乔第一天从华苑搬出来,席美郁和奥里奇博士两人在乡下做调研,两人并没有回华苑,于是,华苑内硕大的房子里,只有裴斯承一个人。

  裴斯承从公司回去,先是去找了一次顾青城,询问关于苏超下落的进度,被顾青城直接将烟盒砸到裴斯承身上,“特么的当老子是神仙啊?还二十四小时不到能查到个毛!”

  薛淼和李慕也在,李慕是刚刚将西西送到他奶奶家里,幸而休息一个晚上,于是几个人聚在一起,玩玩儿牌。

  薛淼说:“裴三,当时还说了要找你呢,李慕说你有老婆了,温存着呢,还是不打扰了。”

  裴斯承笑笑,让董哲将烟盒从地上捡起来,给顾青城摔在桌上,“总是要聚一聚的不是,我不是妻管严。”

  李慕夸张地笑了笑:“呵呵。”

  裴斯承直接从后面拉了一把椅子坐过来,“李慕,我怎么听说你前妻回来要跟你抢儿子了?”

  裴斯承的消息还算是灵通的,薛淼暂时还没有得到这个消息,索性一说出口来,话题就成功地转到了李慕的夺子问题上。

  多了一个裴斯承,顾青城索性也就叫董哲坐下来,陪着一起打扑克,不过裴斯承明显是心不在焉,打了有半个小时,次次垫底,钱包都已经要掏空了。

  最后,顾青城将裴斯承手里的拍抽过来看了一眼,“真是惨啊,你手气怎么这么差,情场失意,赌场也失意啊。”

  几个人最后一同离开,薛淼没有开车,顾青城原本是要人去送,但是裴斯承说:“我顺路,我送他回去。”

  “华苑跟我家一东一西,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顺路能多顺出好几公里。”

  裴斯承不耐烦地按喇叭,“废话,你到底上不上车?”

  其实,华苑是和薛家不在同一个方向,但是金水公寓,和薛家是在一条线上的。

  在路上,裴斯承将事情的始末都说了,薛淼已经是听明白了,再加上之前从顾青城那里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薛淼直接毫不留情的抨击:“你真是脑子被门挤了,这么一听就知道是郑嘉薇和张梦雪两个人之间不知道使了什么鬼把戏,要不然宋予乔的那种性子,怎么可能想要将刚出生的孩子掐死呢?”

  的确如此,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宋予乔在生下孩子之后,会萌生想要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掐死的冲动呢?

  就算是现在,裴斯承都还不明白。

  所以,才想要彻查清楚,只不过,已经过去了五年多,张梦雪早已入土为安,知情人的话,也就只剩下了郑嘉薇一个人了吧?

  不一定,还有……宋予乔。

  只要宋予乔的记忆恢复,那么当年的事情,她确实是应该想起来了。

  裴斯承将薛淼送到薛家,然后就开车去了金水公寓。

  在楼下,裴斯承拨通了宋予乔的电话。

  可是,没有人接通。

  再打,还是没有人接通。

  真是想直接上去,反正手里有备用钥匙,而且金水公寓的这套房子还是他的。

  不过,裴斯承在车里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继续打电话。

  ………………

  楼上,宋予乔没有听见电话声,是因为在浴室内给裴昊昱洗澡。

  现在整个房子内只有裴昊昱和乔乔两个人,裴昊昱小盆友心花怒放了,洗澡足足洗了一个半小时,等到宋予乔转身拿浴巾想要将小家伙从浴缸里抱出来的时候,裴昊昱已经迈着小短腿跑了出去,湿哒哒的脚印踩了一地。

  “小火,你去……”

  宋予乔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这边裴昊昱已经抱着一盒子小黄鸭跑进来了,直接扔进浴缸内,然后光溜溜的小身子就重新翻过浴缸,跳了进去,眨巴着眼睛望着宋予乔,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宋予乔笑着摇了摇头:“最多再玩儿半个小时,就必须要上床睡觉了,今天已经很晚了。”

  裴昊昱与宋予乔讨价还价:“能不能时间再长点?”

  宋予乔抱臂,低头看着满脸水花的裴昊昱,手里抓着一个硕大的黄鸭子,问:“那你想要玩儿多长时间?”

  裴昊昱歪着脑袋想了想,伸出来两个手指头:“二十分钟吧。”

  宋予乔:“……”

  从浴室内出来,宋予乔换掉了身上帮裴昊昱洗澡已经完全湿了的衣服,刚刚解下后背的文胸扣,就听见了手机铃声。

  都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宋予乔从床上跳下来,可能是许久都没有在金水公寓这边住,房间摆设不太熟悉了,向前走的时候没留神一下子撞到了床脚,脚趾头抽筋似的疼了一下,眼泪立即就浸出了眼眶。

  她蹲下身来,一只手揉着脚趾头,另外一只手拿了手机直接滑屏接听,视线有些模糊,没有看到屏幕上的名字。

  “喂。”

  “哭了?”

  电话中宋予乔说话的鼻音有些重,是因为脚趾头钻心的疼了一下,不过现在缓了缓,已经好了,却没有想到,一个字裴斯承就听了出来。

  “裴斯承?”

  裴斯承听见宋予乔叫自己的名字,嘴角微微漾起一抹笑意来,“是我。”

  宋予乔将手机拿下来,又特意看了一眼屏幕,确认是裴斯承无误,便直接切断了线。

  “……”

  裴斯承一句“是我”刚刚说出口,耳边就已经成了滴滴滴的忙音。

  宋予乔将手机放在桌上,转身换了衣服,扫了一眼时间,便先去厨房内给裴昊昱热牛奶了。

  热了牛奶出来,看见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又亮了一下。

  宋予乔走过去,看见是一条微信信息。

  来自——“我错了”。

  宋予乔:“……”

  因为裴斯承原先的微信名字是“啤酒”,比较好辨认,所以宋予乔便没有修改备注姓名,谁料想这一次竟然不仅改了名字,而且还改了……头像。

  以前裴斯承的头像是一杯扎啤,现在换了,成了一个连连下跪的卡通小人。

  “老婆,我是来找你要门上的钥匙的,我忘带钥匙了,现在无家可归。”

  ………………

  裴斯承也真的是费了不少心思,在楼下的车内,花了不少时间才搜了一张萌萌哒认错图片,结果刚刚换上还没有半分钟,微信组内的几个人就纷纷评论了。

  梁小六:“号外号外,裴三哥换头像了。”

  陆景重:“裴三哥这是要给谁磕头认错啊?”

  梁小六:“过年了么?红包拿来。”

  顾青城:“来,来,爷给赏钱。”

  薛淼:“卧槽,裴三你竟然这么low。”

  裴斯承看了特别无语,也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心思跟这一帮大老爷们开玩笑,索性就屏蔽了,给宋予乔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然后,裴斯承就如愿以偿地等到了宋予乔的电话。

  宋予乔说:“我没有钥匙,钥匙在你家里放着。”

  “不可能,你当时都知道拿了钥匙走,现在怎么可能没有拿走钥匙。”

  ………………

  宋予乔握着手机,已经走到的露台上,向下看,就是裴斯承经常开的一辆车,裴斯承靠着车门站着,正在抬头看向窗户处,正巧看见宋予乔从露台内猫着头,便挥了挥手。

  她在听到裴斯承提及当时,就下意识地往自己的胸口摸,似乎这里还有一根红绳,系着一把门钥匙。

  裴斯承声音已经带了一丝低沉的暗哑,说:“那个时候,你是自己回来的,现在,我来接你回来,你说好不好?家里的钥匙没有换,依旧是你有的那一把。”

  宋予乔从露台缩回头,抬头看了一眼前面一座高大的楼层,心里有一些钝钝的痛。

  昨晚的梦境,醒来,却记忆越发的明晰清楚了。

  裴斯承接着说:“下来吧,老婆,我来接你和儿子一起回家。”

  宋予乔眼前有些微微模糊了,她揉了一下眼角,两指按了一下眉心,却忽然觉得不大对劲了。

  “等等。”

  裴斯承听见宋予乔口中的这两个字,心里已经咯噔了一下。

  宋予乔疑惑道:“华苑的门锁不是密码锁么?什么时候要用钥匙了?我根本就没有钥匙啊。”

  裴斯承:“……”

  再开口,宋予乔的声音已经冰冷了,“你一直在骗我,到现在还在骗我。”

  “不是,予乔,都是我的错,我错了……”

  “你有错么?我怎么没有发现,你哪里错了?”

  裴斯承:“……”

  电话已经挂断了。

  裴斯承急忙就回拨过去,但是已经成了无法接通。

  裴斯承真的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也尝到了手机号被拉黑的感觉,真心……好酸爽。

  ………………

  此时此刻,刚刚想要沉浸在温柔乡中的黎北,接到了老板的夜半惊魂电话。

  黎北看着手机,当真是不想接啊不想接。

  可是,为了工资,更为了他自己的命,黎北视死如归的接通了老板的电话。

  “你现在到金水公寓一趟,把你手机给我用用。”

  黎北说:“是。”

  但是,他的心里在腹诽:大半夜的,老板你难道就不能给点有挑战性的工作吗?让我白激动了。

  裴斯承说:“顺便帮我在营业厅办一张新的手机卡。”

  黎北的内心扭曲了一下,果真,这个任务难度高了一些,都已经这个时间点了,哪个营业厅还开着?!不过幸好女朋友昨天刚办了一张新卡,还没用,先拿去借老板用吧。

  然后,裴斯承接着说:“一张不够,先办二十张吧。”

  黎北:“……”

  大半夜的,黎北有点崩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