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77 又是你的烂桃花? (钻石加更,谢谢大家)

177 又是你的烂桃花? (钻石加更,谢谢大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12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3

  

  宋予乔对于宋洁柔直接向里面闯的这种行为,真的是想直接拉着她将她推出去:“我妈妈出去了,如果你有事情的话,我会告知她回来给你回复电话。”

  宋洁柔已经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我不是来找她的,我就是来找你的。”

  她刚刚往沙发上一坐,向后一靠,就听见了嘭的一声,然后宋洁柔尖叫了一声。

  原来,刚才裴昊昱把一个水气球,顺手就扔到了沙发上,宋洁柔向后一靠,将装满了水的气球给压扁了,就嘭的爆了。

  宋洁柔急忙站起身来。她背后全都是水,还有裙子上。

  裴昊昱瞪大了眼睛。然后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个老妖怪,终于现了原形了!”

  宋洁柔:“……”

  现在宋洁柔的衣服湿了,但是她又不离开,说让宋予乔去找一件席美郁的衣服给她换上。

  宋予乔皱了皱眉:“姑姑,我妈妈的衣服我并不知道在哪里,今天我还在打扫房子,你看看,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如果你想要来见我妈妈,可以先打电话过来。午饭我也不留你吃了,我一会儿打电话叫外卖,如果你执意要留下来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叫一份外卖。”

  这么一段话,完全把宋洁柔所有能找的借口全都说了出来,并且堵了一个水泄不通。

  宋洁柔索性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宋予乔察觉到宋洁柔的意思,便从小板凳上将裴昊昱抱了下来,“到楼上去,帮阿姨把卧室的柜子擦一下好么?”

  “好!”

  裴昊昱直接拿了抹布,好像是一个小冲锋炮一样想楼上冲过去,手里加长杆的鸡毛掸子在竖起来的时候,差点将身后的宋洁柔给绊倒。啊了一声向后面一跳,结果一只脚踩进了后面的水盆里。

  呃,脏水盆,刚刚洗过抹布洗过拖把的。

  宋洁柔觉得裴斯承的那个儿子一定是故意的,因为她刚刚抬眼的时候,还看见那个小鬼头扭头做了一个鬼脸。

  她一只脚从盆子里拿出来,湿淋淋地全都是黑色脏水,嫌恶了看了一眼,感觉到全都是黏腻腻的,心里都觉得一阵阵向上翻呕吐感。

  她甩了甩鞋里的水,说:“你也知道,是你害的我女儿七个多月大的孩子没有了,而且还不能生育,现在叶泽南也不知所踪……”

  “等等。”宋予乔皱了皱眉,“你女儿是谁?”

  宋洁柔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她刚才真的是被搞懵了,竟然把这种话都给说了出来,现在怎么圆……

  宋洁柔直接说:“就是莉莉啊,她虽然是叫我姑姑,但是我一直是把她当成是亲女儿一样看的。”

  宋予乔冷笑了一声:“是,我看出来了,对亲侄女都没有这么亲过。”

  虽然宋予乔是这么一句话岔开了话题,但是她其实在心里已经埋下了一个问号。

  宋洁柔的女儿,难道是徐婉莉?那宋翊后来娶的那个女人徐媛怡呢?

  她不相信这是宋洁柔的口误,绝不可能这么顺畅的就说下去。

  或许,宋洁柔的这个漏洞,可以帮助韩哥和宋洁柔这个老妖婆离了婚。

  其实,分居两年就可以离婚了,更别提像是宋洁柔和韩瑾瑜这种自从办婚礼就从来都没有住在过一起的人,只是在一些家宴上,才会装装样子。

  宋洁柔兜了一大圈子,终于把今天来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宋予乔,我也不说别的了,如果你还念在我是你姑姑的份儿上,你就做个中间人,帮我把叶泽南约出来,反正你和叶泽南也离了婚了,你与其让他以后喜欢上别人,还不如撮合一下你妹妹,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你是不是傻?”

  宋予乔真是没有忍住,就这么说了出来,她已经不再想要认宋洁柔这个姑姑了,真的是拉低自己的智商,真是一个字都不想多说,一个“傻”字,就已经概括了所有。

  宋洁柔一听就怒了,“有你这种口气跟你姑姑说话的么?”

  宋予乔径直走到门口,已经输入密码锁开了门,“从宋翊跟我妈离婚,然后不承认我和我姐,我就已经不当他是我爸了,既然我都没有爸爸,哪儿来的姑姑?如果你非喜欢当人家的姑姑,那我也没什么办法,姑姑,慢走不送了。还有,既然你已经说了,我和叶泽南已经离了婚了,就请不要再来骚扰我了,我与他已经没有了关系,如果徐婉莉喜欢叶泽南,那就去找叶泽南,而不是来找我这个叶泽南的前妻,明白?”夹庄记扛。

  宋洁柔想要反驳,不过真的是无从下口。

  宋予乔说的没错,她也想过,只不过,现在如果不因为宋予乔,叶泽南根本就不会看上徐婉莉了。

  “有你这么赶人的么?我偷你的了还是抢你的了,不就是说两句话么?宋予乔,我把你当成是侄女,你现在可不把我当成是姑姑!”

  宋予乔直接拿起手机来:“你是没有偷我的没有抢我的,但是你骚扰到我的正常生活了,如果你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了。”

  说着,宋予乔就已经将手机的锁屏解开,看样子就想要拨通电话。

  宋洁柔现在有点狼狈,衣服湿了裙子湿了,一只高跟鞋刚才踩进了脏水里,丝袜都已经完全脏了,一黑一白,鲜明的对比。

  如果再这里再待下去,也是自己受到损失,索性就将身上的衣服用手一掸,向门外走去,经过宋予乔身边的时候,侧连看了一眼宋予乔:“你别忘了,你还姓宋。”

  宋予乔点头:“是啊,我没忘,要不然姑姑帮我跟宋翊提醒一下,不光我姓宋,我姐姐宋疏影还有我弟弟宋予珩呢,我们都是姓宋,但是我们姓宋跟你有关系么?还是跟宋翊有关系呢?”

  宋洁柔骤然发现,现在的宋予乔越发的牙尖嘴利了,以前就算是这种话,在心里也绝对不会说出来的,现在果真是找到大的靠山了么,连说话的底气都硬了起来。

  其实,宋洁柔已经找过私家侦探,查到了叶泽南现在的所在住处,来到这里,也仅仅就是想要宋予乔出个面,也不用那么费事了。

  但是,宋洁柔没有想到,徐婉莉竟然已经打车去了叶泽南现在的住处,在西郊的别墅区。

  ………………

  别墅内。

  叶泽南已经被那种要死要活的毒瘾犯了的感觉,折磨了数次了,之前还可以每隔几天就计算一下日子,但是最近开始,特别频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折磨一下,而且那种感觉,他觉得单靠自制力,已经不行了,他甚至在毒瘾犯了的时候,想要将虞娜从后面敲晕,然后自己逃出去去拿到药,几次都有这种想法,还有两次竟然被虞娜发现了,直接将他在床上用一种姿势捆了一整天。

  虞娜一如既往地从网上搜罗食谱,找到一些好吃的,变着法的给叶泽南做着吃,其实她也就是想要借这个时机,能够把自己的厨艺提升一下。

  两人都没有想到,徐婉莉会过来。

  叶泽南现在双手一直拷着手铐,行动不便,现在,一般没有什么特殊情况,虞娜是绝对不会给叶泽南解开双手,越是到了戒毒的后期,就更容易功亏一篑,就算是去厕所,虞娜都绝对不会给叶泽南解开。

  每次虞娜闭着眼睛伸手将叶泽南的腰带给解开,然后背过脸去的时候,就算是再不在意,耳后还是会出现一抹红晕。

  叶泽南有一次调侃她,“原来你也会脸红。”

  然后虞娜直接将他向后一推,叶泽南直接坐在马桶盖子上,而裤子前面的拉链还没有来得及拉上。

  叶泽南一笑,也没有多窘迫,反正自己更糟糕的样子已经给这个女人看过了,他便伸出手来,将两手腕之间的镣铐向前伸了伸。半开玩笑的问:“你敢不敢给我解开?”

  虞娜一笑,耸肩:“不敢。”

  叶泽南:“……”

  如此,便也真的就无话说了。

  叶泽南觉得自己来硬的,那么虞娜用软的,自己如果变成热脸,就偏偏贴上了人家的冷屁股。

  虞娜果然是裴斯承身边出来的,都是人精。

  当徐婉莉在别墅外按铃的时候,虞娜已经从窗前,率先看见了站在外面的徐婉莉。

  因为她所站的这个位置,刚好和门口形成一条直线,中间没有遮挡物。

  虞娜之前并没有见到过徐婉莉,所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便趴在窗口,向后面的叶泽南招手:“你先过来。”

  叶泽南不明所以,走过来,向前倾身,就看见了站在别墅大门外的那个身影,不禁皱了皱眉。

  “她来干什么?”

  虞娜反问:“她是谁?”

  叶泽南说:“宋予乔的妹妹,不过没有血缘关系,是她爸爸后娶的那个女人带过去的。”

  听叶泽南这么说,虞娜已经猜到了。

  “又是你的烂桃花?”

  叶泽南脸上讪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否认,这种事情,都是脑子混的时候做出来的不是人的事儿,现在他都觉得是败笔,也实在是对不起宋予乔。

  虞娜之所以会猜到是烂桃花,是在刚刚住进来的时候,就有一个大波浪头发的女人开着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来找叶泽南了,当时虞娜还不清楚情况,以为是合作伙伴,就让这个人进来坐坐。

  结果一进来不要紧,就先脱衣服,夏天的衣服本来就薄,在虞娜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人已经脱了两件了,只穿着一条紧身的热裤,上面是胸衣,简直就是要呼之欲出了。

  这女人当时还问:“叶泽南呢?怎么还不下来,今天要玩儿3P么?”

  虞娜噗的一声嘴里的水就喷了,二话不说,就直接将这女人在地上脱的衣服,一股脑儿的全都扔到别墅外面去了,然后转过来,直接将这女人给推了出去,“对不起小姐,我们没有要特殊服务。”

  而这一次,来的是徐婉莉。

  虞娜本来没有打算出去理会,但是外面的徐婉莉一个劲儿的按铃,虞娜听了心烦,索性就出去了。

  站在大门外的徐婉莉一看,是一个女人走了出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心里想,为什么还会有一个女人,姑姑不是说了只有叶泽南一个人么?

  徐婉莉说:“你开开门,让我进去,我找叶泽南。”

  虞娜抱着手臂:“不好意思,这里没有叫叶泽南的,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不会啊,就是这里啊。”徐婉莉还向后推了了两步,看了看别墅上面的牌子,“叶泽南肯定在里面,你是他的谁?你让他出来。”

  “他不出来。”

  “那你开门,让我进去!”徐婉莉可能是精神头好了,就开始胡搅蛮缠了起来,两只手抓着大门的栏杆,来回晃荡。

  “呵呵,”虞娜说,“不开。”

  徐婉莉瞪着眼,“你开不开?”

  虞娜向后退了一步,“哎哟,你还威胁我了,我就是不开,你能奈我何?你来咬我啊。”

  徐婉莉:“……”

  虞娜说着,就转过身来,向别墅走去,“哎,昨天晚上折腾的久了,现在腰酸背痛的,回去补个养颜觉。”

  徐婉莉真的是干瞪眼直跺脚,但是她没有别墅的钥匙,根本就连外面这一层屏障都进不去。

  虞娜在心里嘲讽了一下,之前她听过宋予乔提起这件事情,这个徐婉莉这一次知道了自己不能生孩子,痴傻了一段时间整天喝药静养,不是说已经好了么?现在看起来怎么一样的痴傻,照样不长脑子呢。

  虞娜走回别墅内,忽然听到嘭的一声,楼上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打碎了。

  她急忙奔上楼,直接冲进了叶泽南的卧室内,已经做好了紧急处理的准备。

  卧室内没有人,相反是在浴室内,她走过去,看到叶泽南站在椅子上,正在拿着一个灯泡用手举着,然后旁边的一瓶沐浴液被撞翻倒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叶泽南指了指头顶的灯泡:“坏了,不亮了。”

  虞娜直接拉了叶泽南下来:“我上去换,以后这种事儿你先不用做,放着我来就好。”

  ………………

  晚上,奥里奇博士回来了之后,就准备对宋予乔催眠恢复记忆了,这种时候,裴斯承是想要陪伴在她左右的。

  开车在路上的时候,裴斯承却接到了顾青城的电话。

  顾青城总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来电话,裴斯承用蓝牙接听,“什么事?”

  “听你这口气这么不想我打电话过来哦,”顾青城说,“那成,我挂了。”

  裴斯承咬了咬牙:“有话快说,别耽误我时间。”

  顾青城说:“上一次不是给你说了我找到的那个医生么?就是帮宋予乔做了全身检查的那个医生。”

  顾青城这么一说,裴斯承就想起来了。

  之前确实是说过有这么一个医生,在叶家给宋予乔安排全身检查之后,这个医生却只告诉了叶泽南她非处,却没有告知生过孩子,全身检查的话,更何况这是之前叶泽南最在意的一点,他没有想到就罢了,那个医生居然也没有提,原本,这也无可厚非,病人家属问什么,医生就回答什么,但是,等到检查结束后一周内,这个医生就办了离职手续,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顾青城接着说:“之前是查到了在南方的一个小镇上,我让董哲去把人给带回来了。”

  裴斯承微微抬下巴,看了一眼后视镜,说:“问出来结果了?”

  顾青城在那边轻笑了一声,“是的,问出来了,你要不要听?很有趣。”

  ………………

  华苑内。

  吃过晚饭,宋予乔带着裴昊昱在楼下的小花园里走了一圈,在休闲设施处玩了一会儿,让小家伙活动活动,不至于刚刚吃晚饭就睡觉,不消化。

  等到上了楼,让小家伙先上床去睡觉,裴昊昱也是白天里帮宋予乔打扫屋子,小脑袋沾枕头就睡了,这边奥里奇博士已经准备好了。

  宋予乔先是洗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比较舒适的裙子。

  席美郁说:“你进去之后,按照奥里奇博士所说的去做就可以了,我就不进去了,在外面看一会儿电视,帮你等一等裴斯承回来。”

  宋予乔点点头,莫名地觉得紧张,手心里有汗,在临走进房间了,忽然转过身来,对母亲说:“我先去上个厕所。”

  席美郁:“……”

  她等着女儿从卫浴间走出来,抬手托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没什么可紧张的,就好像是做梦一样,梦醒了,就什么都记起来了。”

  宋予乔脚步顿了顿,“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怕……”

  “是怕什么?怕这段记忆是裴斯承不想让你看到的?”席美郁说,“那我问你,女儿,你信不信他?”

  “信。”

  “那你就带着这一份信任,去看你失去的这份记忆。”

  “嗯。”

  席美郁看着宋予乔的背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将刚才那句话,并未说出口的话给补上了。

  那你就带着这一份信任,去看你失去的这份记忆……即使会很痛,那也是记忆,需要刻骨铭心的。

  宋予乔走进房间之后,奥里奇博士让她躺在床上,说:“放松,深呼吸,跟随着我的话,我的意念,闭上眼睛……”

  宋予乔最后看了一眼头顶的天花板,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个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