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75 发生了意外 (钻石15200加更,谢谢大家)

175 发生了意外 (钻石15200加更,谢谢大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97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2

  

  有很多人都说,齐轩这种人,根本不不值得去同情,去帮。就那种出身,亲生父亲赌博,亲生母亲直接在齐轩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他们跟一个大款走了,这种人家能养出来什么样的孩子。

  裴斯承之所以把齐轩当朋友,是因为一件事情。

  裴斯承小时候并没有学过类似于武术、跆拳道或者是散打,他现在的身手,全都是在部队里那两年里练出来的,在进部队前,他从来没有和人打过架。

  第一次打架,是在学校附近遇上的几个混混。要他掏钱。

  裴斯承是没有受到过专门的训练,但是,凭借着男人喜欢看武打片和动作片,那种直接挥拳动手抵喉的基本致命动作,他还是知道的。

  一对一尚且可以,而一对多,裴斯承很容易就落了下风。

  而这种时候,齐轩的为裴斯承出头,就将裴斯承和他之间的朋友关系更加加固了。

  齐轩除了为人有些邪气,他虽然知道裴斯承家里有钱,但是也从来都不开口借,就算是他被他那个欠了好几十万赌债的父亲整天打电话追债。

  他接近裴斯承的目的,纯粹是因为张梦雪,不是为了钱。

  但是和裴斯承接触了以后,才发现两人脾性很相投,这也就是裴斯承在后来。愿意为齐轩收拾烂摊子的原因。

  包厢外的走廊上,铺着一层地摊,面前有女人踩着高跟鞋走过,一点声音都没有。

  裴斯承出了包厢,就双手插兜一直向前走,身后郑嘉薇一下子拉住了裴斯承的手臂,说:“你站住!”

  裴斯承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虽然彼时也才是十七八的高中生,但是裴斯承的个子已经很高了,高中的时候有一米七八,等到后期部队生活里,又向上窜了五公分,郑嘉薇现在仰着头看着裴斯承。夹尽丽巴。

  “我就不信。你会一点都不清楚梦雪对你的心思?她对你那么明白。你就没看出来?”

  裴斯承向后面的墙上一靠,勾了一下唇,“之前张梦雪两次买给我的早餐,是谁偷偷摸摸地扔进垃圾箱里了?郑嘉薇,别说你现在在为张梦雪抱不平,你这之前阻止我,现在又阻止齐轩,真是让我尤其诧异。”

  郑嘉薇一时间有些语塞了。

  她说:“我就是觉得齐轩不是什么好人,你把张梦雪推给他,你就不会良心不安么?”

  裴斯承耸肩:“我什么时候有过把张梦雪退给他,我只是想要这两个人谈谈,有什么话能好好说出来,就这样,而且。我再明明确确地说一句,我不喜欢张梦雪,一点感觉都没有。”

  也真的是有些巧了,就当裴斯承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的张梦雪正好打开门,恰巧就听见了这句话。

  刚才在包厢内,齐轩又向张梦雪表白了,张梦雪的回答是:“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也许你会找到更好的,我现在需要好好的将高中读完,然后考大学,这是我父母对我的期望。”

  她用比较委婉的话,拒绝了齐轩。

  而现在,裴斯承直接说出来的这句话,好像是尖刀一样直接刺向了她的内心,鲜血淋漓。

  她内心的爱情之花,在尚且还没有绽放之前,就已经凋零枯萎了,还染上了淋漓的鲜血。

  张梦雪既然已经听到了,那么,索性就直接向前走过来,需要问个明白了。

  她眼中没有泪,只不过心比较痛一些。

  “裴斯承,我一直没有说,因为我觉得高中,不想要踩红线,等到大学的时候,再做打算,好么?我知道我表现的也许不够明显,但是从初中开始,我们就认识了,我一直是把好感压在心底的。”张梦雪顿了顿,接着说,“本来没有打算戳破,但是既然现在已经说明白了,那……我想要自己问一句。”

  张梦雪将一直在内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

  裴斯承微微抬了抬眼眸,说:“嗯。”

  张梦雪咬了咬牙,问出来:“你对我,从来都没有过一点感觉?”

  包厢内,齐轩走出来,踏出来一条腿。

  裴斯承看了一眼在张梦雪,看得出她已经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了,但是,他还是说:“没有。”

  张梦雪直接就捂住了嘴,声音从手指缝隙中透了出来,她说:“对不起,再见。”

  说完这句话,她就沿着走廊向楼下跑了下去。

  郑嘉薇叫了一声“梦雪!”,然后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张梦雪和郑嘉薇两个人离开以后,走廊上就只剩下了裴斯承和齐轩。

  齐轩走过来,“你真不喜欢张梦雪?”

  裴斯承眼风扫过去,“不喜欢。”

  裴斯承是真的对其他女人不感兴趣,这也是裴老太太和裴临峰放心裴斯承的地方,因为没有感觉,所以提不起来兴趣。

  但是对于张梦雪,很可能在那种青春荷尔蒙乱窜的时期,如果没有齐轩,如果没有郑嘉薇的话,裴斯承很可能最后会接受张梦雪,毕竟是从初中就认识的。

  可是,时光,终归是无可逆转。

  在之后的很长时间内,在学校里,张梦雪和裴斯承都成了陌路人,就算是彼此在教室的走道间相遇,也是擦肩而过,一个人给另外一个人让路。

  郑嘉薇依旧和张梦雪要好,可能是因为张梦雪的关系,郑嘉薇也不怎么和裴斯承说话了。

  直到,一件事情,终于打破了这种制衡。

  ………………

  齐轩从学校里退学之后,因为连像样的高中文凭都没有,不好找工作,他尝试过很多工作,比如说在外面给人贴屏保,那个时候,他抽屉里放着的全都是一摞一摞的屏保贴,再后来,就成了白天在工地上给人搬一些重物,等到晚上在夜市前面给人贴屏保。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养活着自己,因为他不是学习的那块料,如果他有裴斯承那种学习的脑子,可以用三分的力气,就拿到别人付出一百二十分努力的东西,他真的会承认自己是天之骄子。

  没错,裴斯承真的是上天眷顾。

  有人喜欢,有人追,也有良好的家世,学习成绩也非常好。

  齐轩对此,只是觉得上天给了一个人好东西太多了,也并没有忌恨过,本来出身就是分成三六九等的,何必艳羡别人。

  只不过,齐轩心中唯一的旖念,就是心中对于张梦雪的思念,却越发的浓烈了。

  裴斯承有几次来找齐轩吃饭,但是齐轩的手机欠费了,结果第二天,齐轩的手机里就多了两千块钱的话费。

  齐轩对裴斯承的这个哥们,真心是好的没话说,不过齐轩从来不开口向裴斯承借钱,裴斯承也没有提起过。

  男人的尊严放在那里。

  裴斯承找人,通过一些关系,为齐轩介绍了一些工作,齐轩也算是可以在解决温饱问题的前提下,有一些存款。

  直到这天晚上,齐轩好不容易休息了一个晚上,去酒吧买醉,醉了,心里对张梦雪的想念就好像是葡萄酒酒庄内,大批的葡萄经过一夏的酝酿,终于在秋季,酿成了醇香的葡萄酒。

  这一晚,他在从酒吧里出来,就去了曾经第一次见张梦雪的那个艺术中心。

  本来只是碰一碰运气而已,谁知道,张梦雪真的在练跳舞。

  张梦雪最近每天下了晚自习,都会来艺术中心来练习,她特意给艺术中心的老师要来了钥匙。

  今天因为是周六,就来的早一些,练习的也晚,因为第二天早晨不用起来赶早自习。

  艺术中心晚上这个时间点是没有人的,整个楼层都空洞洞的,只有跳舞教室里张梦雪一个人。

  张梦雪穿着芭蕾舞裙,洁白的脖颈,好像是白天鹅一半,修长双腿,纤细的腰身,异常柔软。

  在外面靠着墙看的齐轩,忽然感觉到体内的酒精要沸腾燃烧了起来。

  以前不是没有过这种感觉,这不过那种小腹窜起的火,他都将燥火按捺了下去,但是这一次……

  张梦雪在练过舞之后,拿着包去洗浴室去洗澡,刚刚将身上舞裙脱掉,打开了花洒,适应了一下水温,身体完全用水流冲湿之后,忽然啪的一声,浴室内的灯灭了。

  从浴室门上的窗户向外看,也没有一丝亮光。

  张梦雪心想是不是跳了电闸了,便想要快速的冲完澡,出去看看。

  而就在此时,浴室的门打开了。

  十分轻微的声音,在水流冲刷的声音中,完全被掩盖了。

  张梦雪在冲洗之后,关上花洒,伸手想要那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她,就猛的看见了一双眼睛。

  “啊……”

  尖叫声还没有从喉咙里完全出来,就被面前的这人直接捂着嘴,压在了更衣间的地板上。

  当身上的这人,双手在她身上游走,然后进入她的时候,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双手在这人的背后,狠狠地抓了几道。

  而齐轩,体内已经点燃了一把火,将酒精点燃了。

  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小时。

  而后,是郑嘉薇找来的。

  郑嘉薇是和张梦雪在一个寝室内,原本也是每天都来陪着张梦雪练舞,但是唯独这一次,因为他父亲来学校和几个领导吃饭,她便需要作陪,便说等到结束之后去接你。

  但是,饭局结束之后,郑嘉薇的父亲找郑嘉薇就她最近的表现,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话,郑嘉薇几次都显得不耐烦,但是无奈,对于老一辈,就是喜欢动辄给你做思想工作,怕在这种年龄段的孩子误入歧途。

  一直到十一点多,郑嘉薇才正式和父亲告别,立即就给张梦雪打了一个电话。

  但是,张梦雪的电话没有人接听,打了两个,全都是这样。

  郑嘉薇这才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张梦雪就算是睡着了,她的手机一向是习惯关机的,现在没有关机,没有接通……

  郑嘉薇直接就冲下马路边,招手上了出租车,报上了艺术中心的地址。

  她来到艺术中心的洗浴室,就看到了满地的狼藉,还有,已经完全昏迷的张梦雪,以及伏在地上喘息的齐轩。

  ………………

  “怎么会?”

  宋予乔现在心神都在剧烈的颤,她不禁捂着嘴,看向面前平静毫无波澜的湖面,都觉得里面可能随时出现一个水怪。

  裴斯承摇了摇头,“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后来是郑嘉薇打电话给我的,你知道郑嘉薇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宋予乔摇了摇头。

  裴斯承说:“她说,她要整死齐轩,如果我插手,就连同我一起整。”

  ………………

  郑嘉薇好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真的是,发威了。

  张梦雪的事情,被学校刻意隐瞒下去,只是说家里有事,实际上,是住院了,做了全身检查。

  裴斯承得到的不是第一手消息,从郑嘉薇口中得知的,也全然都是添油加醋。

  不过,两个人都隐瞒了,这个在张梦雪清醒之前就已经离开的男人,是齐轩。

  所以,张梦雪以为,是她被一个不知道的人给强/奸了。

  在郑嘉薇找到齐轩之前,裴斯承就已经先找到了齐轩。

  在一个四壁都是只批了888的惨白墙面,水泥地面,屋子里惨淡的可怜,只有一个旧的不能再旧的电视机,还有必备的床和桌子,就连椅子都没有。

  齐轩躺在床上,双眼空洞地盯着天花板。

  这件事情从昨天经历过之后,齐轩就将自己关在这里,一整天了。

  裴斯承上去直接就先给了齐轩一拳,“他妈的你是怎么想的?!喜欢不会去追吗?!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了!这种事情查出去是要判刑的!”

  这是裴斯承最暴躁的一次,口中脏话都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齐轩任由裴斯承将他嘴角打出血来,才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完全是在神智不清醒的情况下做出的那种事情,酒精和大脑的冲动完全主导了他。

  郑嘉薇真的是说到坐到,她说要整死齐轩,就绝对是——整、死。

  她找到齐轩的时候,直接就上前先给了他一个耳光,然后对身后好几个壮汉说:“给我搞死他。”

  裴斯承及时出现,阻止了这件事。

  而就在此时,医院里,张梦雪的妈妈也打来了电话,说:“梦雪割腕了,正在抢救。”

  ………………

  张梦雪的妈妈,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张梦雪,另外一个是张梦琳。

  张梦琳在乡下的大姨家里,而因为张梦雪高中生活学习紧张,张母才会到C市来陪读。

  发生了这种事情,真的是她想都没有想过了。

  这些天,也一直都是张母在陪伴着自己的女儿。

  看着她每天盯着天花板,从早到晚,一句话都不说,直到夜晚该入眠的时候,张母将张梦琳的眼睛用眼罩给蒙上,说“晚安”,张梦雪的眼睛才算是闭上了。

  作为母亲,看到女儿成了这种模样,她的心真的是撕心裂肺的疼,每晚也只能等张梦琳睡了,才开始以泪洗面。

  张母在空闲的时候,翻看张梦雪的书包,发现了里面的日记本。

  那个时候,上锁的日记本很流行,张梦雪买的就是那种带着四位数字密码锁的日记本,只不过,张梦雪没有修改密码,只是用的初始密码——四个零。

  在日记本中,张梦雪将和裴斯承的初遇,到后来,几乎每天的一小段日记里,都会出现一个“他”。

  而且,张母也看到了,张梦雪记录那一天在包厢外面发生的事情,他拒绝了她,用令人心碎的语言。

  如果是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张母看到这个日记本,绝对会将日记本当着张梦雪的面,摔在地上,然后狠狠的骂醒她。

  但是这一次,她只是将日记本阖上,然后重新放回她的书包内,叹了一口气。

  而就在第二天,当张母外出去买东西,回到病房,就看见了白色床单上绽开的大片的鲜血,而躺在病床上的张梦雪,完全没有了生气,脸色苍白的可怕。

  “啊!快来人!来医生!”

  床边,放着张梦雪的一封遗书,上面只有一句话:“妈妈,我对不起你,我先走了。”

  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着。

  直到,等来了裴斯承和郑嘉薇。

  这几天来,张母已经见过自己女儿的这两个朋友,也知道这个看起来高高大大的俊美男生,就是裴斯承。

  特别是在看过女儿的日记本之后,她更加清楚明白,女儿对这个人的心。

  手术还没有结束,走廊上空荡荡的,只有头顶的白光,照在地面上,反射的光晃着眼睛。

  裴斯承靠在墙面上,微微阖了双眼。

  忽然,在他面前,扑通一声。

  张母竟然在裴斯承面前,跪下了。

  郑嘉薇吓了一跳,“张阿姨……”

  裴斯承急忙就扶面前的张母,“阿姨,您有话好好说,您先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