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73 你的过去,我全部都想知道 (谢谢嘟嘟张昳慈打赏马车,么么哒)

173 你的过去,我全部都想知道 (谢谢嘟嘟张昳慈打赏马车,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85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2

  

  宋洁柔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席美郁会回国,毕竟在走的时候,直接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就直接走了。走的干脆利落,现在,居然又回来了,是因为什么?

  前面的席美郁和杰西卡刚刚挑好了鱼,转身的时候,刚好就看见了站在隔着一个货架之外的宋洁柔。

  宋洁柔原本想要往后面的高货架后面退,不想要正面和席美郁撞见,但是因为后面正巧过了一个推车,便退无可退,站在一边的徐婉莉还差一点被绊倒。手臂一挥直接打在了后面那人的脸上。

  可能原本席美郁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但是,宋洁柔带着徐婉莉这么人仰马翻,就算是不注意到都不可能了。

  席美郁的脚步停了下来,目光看向这边。

  杰西卡并没有见到过宋洁柔,所以不明所以,不过也等在席美郁身后,没有动。

  宋洁柔扶好了徐婉莉,再抬眼,席美郁已经向她这边走过来,杰西卡跟在身后。

  在没有离婚之前,宋洁柔从来都是叫席美郁叫大嫂,但是现在见了面,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心虚的见面。

  但是又退无可退。

  宋洁柔便主动上前,笑了笑。“席女士从国外回来了?”

  徐婉莉看见席美郁有点怕,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怕这个女人,但是见了她就是不由得向后退。

  席美郁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回来了,最近现在C市住一段日子,等到过几天,我就回S市。”

  宋洁柔心中一凛。

  她要去S市干什么?

  现在席美郁的家人应该都在C市啊,总不会该是回去旅游吧。既然这种可能性排除,那就只剩下了去找宋翊。

  席美郁将手中的购物车向旁边让让,“请问你们要过去么?挡着路了。”

  徐婉莉一听。就下意识地干净把购物车向后撤,结果还碾了一下自己的脚。嗷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宋洁柔直接扶着徐婉莉的胳膊,将她向后拉了一下。

  席美郁很无所谓,在推着购物车从两人面前经过的时候,还侧首看了一眼徐婉莉,一笑:“你妈妈还好么?帮我向她问候一句。”

  等走的远了,宋洁柔才将已经在手里快要捏烂了的一包纸质包装的饼干丢进购物车里,盯着席美郁的后背,像是想要将她盯出一个洞一样。

  已经过去八年了,现在的席美郁真是令人没有想到,竟然脸上没有多少皱纹,穿着又是那么时尚入流,看起来竟然比她还要年轻,身后还跟着一个外国大帅哥。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真的觉得岁月对这个女人的眷顾实在是太多了,就像是宋予乔一样,明明只是一直破鞋,却还被一个更加有钱的金主给看上了。

  宋洁柔在回到家,就给徐媛怡打了一个电话。

  对方一接通,宋洁柔就心急火燎地说:“席美郁回来C市了,你知道么?”

  ………………

  啪的一声。

  徐媛怡手中的水壶摔在了地上。

  不过幸而是凉水,还没有来得及插上电源。

  徐媛怡当然没有想到,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将手中的水壶给摔在地上了。

  宋洁柔在那边接着说:“刚刚我见了她一面,说是等过段时间就回S市,你说说,她回S市会有什么目的?她现在的亲戚全都在C市这边,回S市场还不是要去找我大哥。”

  在宋予乔说之前,徐媛怡已经想到了,席美郁回来了,竟然回来了,就一定要避免这两人见面,她想要见到宋翊,绝对不可能。

  宋洁柔叮嘱徐媛怡自己小心,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徐媛怡心里一阵突突突地狂跳,她握紧了手里的电话,对着窗户愣了许久的神,直到门外忽然响起来宋翊的声音来。

  宋翊抱着儿子宋琦涵走进来,一边逗着儿子,“回来吃饭了。”

  徐媛怡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回了神,站起身来上前,将宋翊怀抱中的宋琦涵接过来:“总是要爸爸抱,爸爸下班也是会累的。”

  宋琦涵“嗯”了一声,拿着手里的模型飞机转了头,趴在徐媛怡的肩膀上。

  徐媛怡对宋翊说:“累了吧,先去洗个澡放松一下,我让张嫂准备饭菜。”

  宋翊向楼上走去,徐媛怡嘴角的笑缓缓地放下来,抱着宋琦涵的手多用了几分力气。

  不管席美郁来了又怎么样,她现在有儿子。

  宋琦涵是她的儿子,是现在宋翊唯一的儿子。

  宋琦涵将手里的飞机模型丢掉,指了指墙边,“妈妈,我要那个!”

  徐媛怡看过去,宋琦涵指着的是一个豌豆射手的挂饰,因为是稚嫩的笔触,所以豌豆射手看起来有点奇怪,好像是被压缩过一样。

  徐媛怡忽然就想起来,这个头饰是上一次裴昊昱留在这里的,眯了眯眼睛,说:“妈妈回来给你,那个都脏了,不要。”

  宋琦涵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看起来一张小脸已经明显耷拉了下来,徐媛怡抱着他上了楼,示意身后的保姆将那个豌豆射手的头饰给扔掉去。

  ………………

  在郊外的别墅区,叶泽南看起来越来越瘦了,虞娜整天给他煮各种营养的东西,却都没有慢慢地胖起来。

  不过,在虞娜的监督下,叶泽南都有每顿饭将她盛的饭菜吃完。

  直到虞娜接到了裴玉玲的一个电话。

  虞娜向叶泽南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你看,又是你妈妈。”

  叶泽南看了一眼,“不想接就别接。”

  自从上一次在犯毒瘾的时候骂了虞娜,事后回想起来,觉得自己有些不知好歹了,虞娜每天都这么陪着一个随时都会毒瘾犯了发疯的人,自己真的是想起来都觉得有愧,只不过,让虞娜离开也是好心。

  还是需要找一个机会,与虞娜谈谈。

  这边虞娜已经接通了裴玉玲的电话,话筒另外一边,裴玉玲说:“你还在陪着我儿子?”

  虞娜道:“是。”

  “地址。”

  叶泽南是有过好几套房产,裴玉玲都知道,只不过这一套西郊的别墅,是叶泽南在去年从朋友手里转过来的,并没有告知母亲。

  这一次在这里戒毒,也没有告诉母亲,而且虞娜也没有往外说,就算是裴斯承,也只是知道是在一个地段,没有准确的位置。

  虞娜一笑,靠着身后的桌子,翘起一条腿,将身上的褶皱抚平了,淡淡说道::“什么地址,没有地址啊,我们现在是天为顶地为床,融入大自然中。”

  裴玉玲:“……”

  而就在一旁的叶泽南,口中的一口粥差一点就喝呛了,咳嗽了两声。

  裴玉玲说:“我就是想要去看看我儿子,跟你没关系,你现在只是需要说地址。”

  虞娜说:“豪门太太,你去医院定时检查了么?”

  裴玉玲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从问地址一下子跳到关心她的身体了。

  虞娜已经拿着手机向别墅外面走去,等到早门外,将身后空调的冷气挡在门里面,才说:“您现在只需要在家里静静地等待,不需要过来特意来看。”

  “我儿子,我为什么不能看了?!”

  裴玉玲现在一听见虞娜的这句话,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身上全都是怒火。夹纵厅划。

  “因为你看不了,”虞娜冷声打断,“你能看着他被绑着因为毒瘾犯了口吐白沫么?你不能,你能看着他撕心裂肺地吼着,手上身上全都是被勒绑出的痕迹,却不能上去给他松绑么?你不能……”

  “为什么我不能?!”裴玉玲觉得真是不可理喻,“我是他母亲,亲生母亲,我怎么就不……”

  虞娜看了一眼别墅区前面的一个泳池,里面波光粼粼的水光,映照着金色的阳光,看的人有一些眼晕。

  她说:“如果我说,我在那种场合,看了都心疼的想要给她解开,那你呢?他是你肚子里掉下来的一块肉,你会不心疼么?我不信。”

  虽然裴玉玲对于自己的儿子的关心爱护,似乎有一些方法不恰当,但是始终都是自己的孩子。

  叶泽南刚好吃晚饭,也是怕了自己母亲出口乱说,便想要走出别墅来,大不了母亲的电话他来接。

  也真的是刚刚好,刚刚推开一条缝,就听见了虞娜的那一句“心疼”。

  他的手生生的顿了下来,握着门框有些用力,手背也是苍白没有血色,血管都可以轻易地看清楚。

  然后,不过一秒钟,叶泽南默默地将门关好,再转身。

  门外,虞娜挂断了裴玉玲的电话,从外面进来,叶泽南仍旧坐在餐桌边上,正在帮她盛一碗粥。

  “快凉了。”

  “哦,我就喜欢喝冷的东西。”虞娜漫不经意地说,将手机放在一边的桌上,走向餐桌。

  一个人说的不在意,一个人听的不在意,却明明好像在那么一瞬间,也许都有了一点感觉吧。

  但是,接下来在吃饭中,两个人都什么都没有说,相安无事。

  ………………

  今天宋予乔没有去裴斯承的公司,而是去了酒店,接奥里奇博士。

  之前在加拿大的时候,其实宋予乔见到过奥里奇博士,脑子里还有一个模糊的印象,等在门口的时候还在想,别见了认不出来。

  杰西卡说:“有什么认不出来的,就跟我一样,站在一群中国人里面,你怎么都能一眼看出来。”

  “噢,”宋予乔恍然,拍了一下脑门,“我忘了,奥里奇博士是加拿大人。”

  身边的裴昊昱拉着宋予乔的手,两条小短腿在台阶上跳上来再跳下去,蹦蹦哒哒的,说:“我认识!上一次外婆带我过去见到了,是一个头发都白了的老头!”

  其实,奥里奇博士一点都不老,今年才四十九岁,还没有过半百,头发是银白色的是因为原本就是那种发色。

  奥里奇博士拉着行李箱走出来,杰西卡已经先迎了上去,将奥里奇博士手中的拉杆箱接过,宋予乔则上前与奥里奇博士拥抱了一下。

  奥里奇博士不大会说汉语,但是之前听席美郁偶尔说,便学会了几个词,就比如说见到宋予乔之后,他会竖起大拇指,说:“又漂亮了!”

  裴昊昱也会说英语,毕竟在很小的时候,牙牙学语的时候,他就是汉语英语夹杂着说的,现在听了奥里奇博士说英语,他也就开始说英语,说的还很是地道。

  一行人先在外面一家餐馆里点了几道菜,地地道道的中国菜,奥里奇博士吃了赞不绝口,之前只有在唐人街吃到过,没有想到,这里吃的会觉得更加美味,奥里奇博士在吃饭的过程中举了三次大拇指,说“delicious!”

  一边的裴昊昱觉得很好玩,每当奥里奇博士说一次,他也会跟着竖一次大拇指。

  在餐桌上,奥里奇博士就问起宋予乔最近几年的精神状况,宋予乔因为顾及到身边有裴昊昱在,便有些含糊其辞,杰西卡看了出来,便将裴昊昱抱着骑在脖子上:“来,跟大舅舅出去咯。”

  只不过房门有些低矮,裴昊昱差点装了头,杰西卡弯曲了双腿,裴昊昱安然无恙地通过,还大叫了一声“耶!”

  宋予乔将前一段时间呢,因为方照的话忽然想起来的那一段记忆说了,奥里奇博士点了点头:“这些记忆比较浅,会通过一些话或者是场景记忆起来,还有就是比较深层次的记忆,需要靠催眠,将潜意识内的记忆唤醒……”

  奥里奇博士还说了一些专业的用词,就算是汉语的宋予乔都不大明白,更别提是英语了,听的简直就是云里雾里的。

  但是,之前说的是在今晚进行催眠,到底奥里奇博士说的是什么意思,到时候就见分晓了。

  吃了晚饭,从餐馆出去的时候,在外面的路上意外的看见了郑嘉薇,不是宋予乔看见了,是手边拉着的裴昊昱看见的,小家伙本着礼貌叫了一声“微微阿姨”,郑嘉薇便看了过来。

  裴斯承已经打过电话过来了,说下了班就来接宋予乔,于是,这边见了郑嘉薇总是需要说几句话的,便让杰西卡先带着奥里奇博士回华苑。

  郑嘉薇身边站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长得很高,也很漂亮,她跟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说了两句话,就向宋予乔这边走过来,先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然后笑了笑:“领着裴小火出来吃饭啊?”

  宋予乔点头:“嗯,还有我的家人,先开车走了。”

  “那你怎么回去,这种时间点和地段,打车都打不到,”郑嘉薇说,“不如让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

  “客气了。”

  宋予乔的另外一只手忽然被身后的一双手牵着,裴斯承的身影已经压了上来。

  “我的女人和儿子,还是要自己亲自接送。”

  裴斯承看向郑嘉薇,笑了一下。

  郑嘉薇的目光在宋予乔和裴斯承脸上依次掠过,然后“哦”了一声,“有护花使者呢,我都忘了,在高中的时候,裴斯承可不是最喜欢当的就是护花使者了,是不是?哦,也不对,当时的护花使者是齐轩。”

  裴斯承眼睛中已经透出了几分冷光。

  郑嘉薇急忙向后退了一步,看向宋予乔,“好了,我是开玩笑的,予乔你别当真啊,你们快走吧,我还要跟我朋友一块儿去逛街呢。”

  虽然郑嘉薇说了是开玩笑的,但是宋予乔还是心里想了一路,一直到华苑。

  裴斯承转过身,对在后座的裴昊昱说:“裴昊昱,你先上楼去。”

  宋予乔回神,解安全带就要下车,被裴斯承按住了腿,“予乔你等一下。”

  裴昊昱瞪了自己老爸一眼,总是想要在关键时刻将他甩开,不过现在看老爸的眼神,是认真的,于是小家伙便从后座上跳了下去,“你们要快点哦,要不然外婆就要下来咯。”

  等裴昊昱上了电梯,宋予乔才转过头来,“为什么我们不上去?”

  裴斯承扳过宋予乔的肩,看着她的眼睛,微微俯身,说:“你想要问什么,现在就问吧,我都告诉你。”

  宋予乔嘴角绽开了一抹笑,“你怎么知道我有问题想要问?”

  “郑嘉薇三番五次的在你面前提起,你会不想要问么?”裴斯承唇角衔着一抹笑,已经伸手拂在了宋予乔的胸口,“如果你再不问,这不是大度了,是你心里就没有我。”

  宋予乔十分认真地看着裴斯承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深邃波澜不起,映着她的面庞,瞳孔里只有唯一,也只有她。

  宋予乔说:“你的过去,我全部都想知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