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72 不如把你自己送给我,我更喜欢

172 不如把你自己送给我,我更喜欢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97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1

  

  裴斯承办公室的门,一向是不上锁的,因为在六十三层,除了虞娜黎北。就是宋予乔和专门从下面调上来陪着宋予乔的于欣欣,基本上处于空荡荡的一层楼,根本就没有人敢私自进总裁办公室。

  再者,进门之前都会先敲门。

  但是,这一次就遇上了不敲门直接进入的人了。

  在前面的老板岳母大人推门进的时候,后面的黎北直接将裴昊昱给抱起来转了个身放在了后面,裴昊昱大叫了一声:“你干什么啊!你这个坏叔叔!”

  黎北:“……”

  小少爷,其实我是想要保护你幼小的心灵啊,免得你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裴昊昱已经从一边挪了过来,直接绕过黎北进了办公室的门。

  黎北紧随其后。

  其实。要说少儿不宜的画面,也没有,只是宋予乔趴在裴斯承身上而已,这个姿势只是保持的时间久了一点,在席美郁进门的同时,宋予乔已经赶忙从裴斯承身上站了起来。

  席美郁挑了挑眉:“亲热着呢?”

  宋予乔咧开嘴笑了笑,就直接走过来拉席美郁的胳膊,“妈,你怎么来了?”

  “还有我!”

  裴昊昱风风红红地冲了进来,直接抱住了宋予乔的腿。

  没办法,因为各自不够高,只能抱腿。

  宋予乔将裴昊昱从地上抱起来,“还有小火。”

  裴斯承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身上的衬衫因为在沙发上躺的久了,在后背处有一点褶皱。宋予乔便走过去顺手帮他抚平了一下。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裴斯承明白席美郁十分喜欢品茶,各种样式的茶,尤其喜欢喝茉莉茶。

  于是,便让黎北去将上好的茉莉花茶泡上,浓郁扑鼻的清淡茶香顿时弥散了整个办公室。

  席美郁坐下来品茶的同时,说:“奥里奇博士已经到了,他刚到中国。需要倒一下时差,可能需要两三天,过了这两三天。予乔你再去找他。”

  裴斯承的瞳色深了一下,手指摩挲着刚刚沏好茶的青花瓷茶杯。

  宋予乔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说:“找他干嘛?”

  席美郁一脸无奈地看着宋予乔。

  “噢,”宋予乔看了母亲片刻,才明白,“恢复记忆啊,好啊。”

  裴斯承抬头看向宋予乔。

  席美郁说:“你想好了?”

  宋予乔低垂着眼睑,将第一壶茶里的水倒掉,然后再续上,点了点头:“嗯。”

  其实也不算是想好了,现在和裴斯承之间好好的,不过,当初为什么会丢下孩子离开呢,这一点她想不通。

  这个话题结束之后就不再继续了,席美郁问了宋予乔一个问题:“你姐姐到底在哪?现在有快八个月了吧,她现在再不见我这个妈,是想要生下孩子我直接去伺候她坐月子啊。”

  宋予乔尴尬了一下,“我又不知道我姐在哪儿。”

  “我也没说你知道,”席美郁说,“就把我刚刚说的话转告给她,你们两个从小就喜欢背着我商量着做一些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

  宋予乔笑了笑。

  那倒是,从小到大,宋予乔有什么事情就喜欢和宋疏影商量着来,当时宋予乔想的是一旦出了事,好歹有个人陪着挨骂,其实姐姐宋疏影那个时候想的是,反正母亲对宋予乔比较宽容,出了事就把宋予乔推出去。

  宋予乔后来知道了宋疏影的这种心思,足足坚持了有三个小时不和姐姐说一句话,最后还是她坚持不下去缴械了。

  外面黎北已经陪着杰西卡这个高高大大的外国帅哥在公司里转了一圈,毕竟是老板未来的大舅子,虽然不是亲的,但是讨好的话也要全面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老板娘家里人那么多,怎么有一种把老板放过去就是入了狼窝的错觉呢。

  席美郁和杰西卡在裴氏只是呆了一会儿,便因为席美郁需要将调研结果整理一下发回研究所,先离开了。

  裴昊昱留了下来,然后就开始像是一个跟屁虫一样,不管是宋予乔打印资料,去裴斯承办公室汇总,还是去茶水间,都迈着小短腿跟在后面跑。

  于欣欣是个小姑娘,喜欢萌萌的小孩子,便用手机全程拍摄了下来,还传到电脑上去添加了效果。

  五点半,下班时间,宋予乔接到了周海棠的电话。

  宋予乔到办公室给裴斯承请假,进办公室的时候,裴斯承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上,双目微阖,听了宋予乔的话,睁开双目,炯炯的盯着她微红的双颊,“晚饭又是我一个人吃?”

  “我和海棠好久没有见面了,”宋予乔说,“可以让小火陪你吃。”

  跟屁虫裴小火挺着小胸脯站出来:“我要跟乔乔吃!”

  宋予乔蹲下来,伏在裴昊昱的耳边,说:“阿姨要出去见朋友。”

  裴昊昱眨巴了一下眼睛:“乔乔不能带着我一起去见朋友?”

  宋予乔小声说:“下一次阿姨带着小火去,现在小火陪着爸爸好不好?爸爸好可怜的,只有一个人。”

  裴昊昱看向办公桌后,只不过身高问题,被办公桌上的电脑挡住了视线。

  他使劲儿蹦跶了两下,才看见在办公桌后面坐着的老爸,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丁点可怜。

  所以,裴昊昱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等宋予乔拿着包离开,裴昊昱抱起裴斯承办公桌上的一只玻璃鱼缸,走去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里面已经将头缩进壳里的绿毛龟,说:“哎,乔乔说你好可怜的,只有一个人,我只好留下来了。”

  裴斯承:“……”

  裴昊昱抬起头来,跟老爸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哼了一声先转过头去,抱着的玻璃缸里面溅出来两滴水。

  ………………

  宋予乔记得上一次和周海棠一起吃饭,还是在五个月前,转眼就过去了这么久。

  周海棠还是选择了上一次那一家西餐厅,点了牛排和意面。

  “你和以前压根没变嘛,什么时候辞职跳槽了?”周海棠一边将牛排切块,一边问。

  “后来我的辞职信叶泽南给批了,”宋予乔说,“我已经和他离婚了,已经有两三个月了。”

  “总算是离了,”周海棠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之前我还真是怕你闹到法院去,不是说他叶泽南有什么损失,主要是你自己,本来这三年,都没人知道你结婚了,要离婚了再传出来,以后你再找人都不好找了。”

  宋予乔笑了笑,“那你以为我怎么能进了裴氏啊?”

  周海棠反应慢了半拍,将一块牛排用叉子叉了放进口中,才猛然睁大了眼睛:“不是吧?裴斯承?”

  宋予乔点了点头。

  “你真的是要给裴斯承的儿子当后妈了,”周海棠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她还记得清清楚楚的,当时办公室里那一帮花痴是怎么形容裴斯承的,现在,转眼,面前的宋予乔竟然就要成为裴总太太了,周海棠半开玩笑地说,“以后我这边还要靠裴总太太多照顾着点儿啊……”

  宋予乔直接将一个奶油包塞进了周海棠嘴里。

  其实,不是后妈。

  只不过这件事说起来实在是比较繁琐,宋予乔索性就不和周海棠说了。

  吃了饭,周海棠说她父亲生日,要去商场选一个钱夹,让宋予乔陪着过去参考一下,宋予乔欣然应允。

  在男士钱夹柜台前,周海棠选出了三个,让宋予乔参考,宋予乔选了一款棕色的,说:“这个显得成熟一些,样式还是不要太花哨了,毕竟是给你爸买的。”

  “OK,”周海棠说,“我爸就说我给家里买的东西都太非主流了,整的自己好像是零零后一样,思想陈旧。”

  在周海棠拿了票去收银台结账的时候,宋予乔看中了一款男士的钱夹,是黑色的,但是款式很别致,亮金属的色泽打眼。

  “这个钱包拿来我看一下。”

  店员为宋予乔介绍,说这款钱包什么皮质,什么款式都特别好。

  其实钱包而已,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裴斯承的钱包也有好几个了,只不过其中并没有宋予乔送的而已。

  “就这款了,你帮我包起来。”

  在回华苑的路上,宋予乔将包里已经洗好的一张照片放进要送给裴斯承的钱包里,之前因为裴斯承跟宋予乔要过照片,她虽然不信裴斯承手里能没有她的照片,但是还是特意挑了一张,然后到打印店里洗出来,正好可以放在钱包里的那种大小。

  快到华苑的时候,宋予乔接到了华筝的电话。

  “予乔,你现在过来一趟吧,在卢璐家里。”

  ………………

  上午的时候,华筝先让母亲帮着照看了一下阿飞,下午的时候索性就将婴儿车推到了店里,那个叫苏智的大学生竟然就充分发挥了奶爸的潜质,一个下午都逗的这小孩子没有哭一声。

  其实华筝觉得苏智这少年挺人格分裂的,有时候狂霸拽,还混过夜店,有时候又十分接地气,分分钟变成小鲜肉,现在竟然逗孩子都这么得心应手。

  晚上准备把阿飞给送到卢璐家里去,特意叫上了郑融一起,反正郑融现在是暑期,在外面找了一个实习的工作,并不是太忙。

  结果,卢璐的家门一打开,里面就是铺面的酒气,简直就像是进了酒窖了一样,浓烈的酒精味儿,还有烟气,卢璐估计是自己抽了不少的烟。

  华筝皱了皱眉,将婴儿车让身后的郑融推着,自己率先进了门。

  卢璐已经完全烂醉了,还懂得来开门,真是一件罕见的事儿。

  这一点华筝清楚的很,卢璐是那种喝酒,虽然会醉,但是脑子并不会糊涂的人,不管醉的有多厉害,她脑子里始终会保留着一份清醒。

  整个房子里都是乌烟瘴气的,华筝索性不让郑融推着阿飞进来了。

  “这就是你调整了一整天的效果?”华筝皱了皱眉,看着卢璐披散着头发,倒在沙发上的样子,真是恨不得上去去把她给打醒。

  卢璐没有回话,华筝便先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空调先关了,散散屋子里的这种酒气。

  华筝转过身来,就刚好看见卢璐又想要拿起酒瓶来,两步走到她面前,直接夺了她手中的酒瓶,看见在茶几旁边,已经歪歪斜斜的放了七八只空的酒瓶,而且这种酒不是啤酒,华筝看了一眼,酒精度数虽然不如一般的白酒烈,不过度数也不低。

  “卢璐,你是不是想要喝死?”

  卢璐抬头看着华筝,一双眼睛有些发红,“你帮我把宋予乔叫过来,我有话跟她说。”

  “什么话?”华筝说,“如果不是道歉的话,那你的话就不用说了,还不如烂在肚子里。”

  卢璐说:“是道歉的话。”夹纵岛划。

  但是,这边华筝还没有挂断与宋予乔的电话,就听见后面嘭的一声,一个酒瓶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卢璐好像没有人气了一样倒在了地上,地上都是玻璃渣子。

  华筝惊叫了一声,门外的郑融急忙冲了进来。

  “打120!”

  ………………

  医院内。

  宋予乔来到的时候,只有郑融一个人在走廊上。

  “医院里病毒细菌太多,华筝把阿飞先送到唐家给她妈妈照看,就过来。”

  宋予乔看着手术中的灯亮着,问:“她怎么样了?”

  “重度酒精中毒,正在抢救。”

  宋予乔现在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卢璐是觉得内心有愧疚才会酗酒,喝到酒精中毒,就算是华筝在电话里说,卢璐是有话想要对她说,想要给她道歉,她也绝对不会当真。

  但是,还是来了。

  有点莫名其妙。

  郑融和宋予乔坐在旁边的蓝色公共座椅上,郑融说:“你就是心太好了,这种时候祈祷这种女人死在手术台上都不为过。”

  宋予乔为郑融这种说话的语气逗得一笑。

  她知道郑融也就是说一说而已,安慰宋予乔,男人的安慰方式和女人之间是不一样的。

  等待着没有什么事儿的时候,郑融就问起来和她和裴斯承的事儿。

  宋予乔就将他所知道的前前后后,全都告诉了郑融,说的有些口干舌燥,郑融便将从超市里买来的几瓶冷饮拿过来,让宋予乔挑了一瓶。

  郑融听着微微蹙了蹙眉:“你是说,后来你是生了一场大病,精神上有了问题?”

  宋予乔点了点头,将喝了两口的矿泉水拧上盖子,说:“是的,就卢璐和叶泽南上床的事儿,还是方照告诉了我以后才回想起来的。”

  “精神上出了问题导致失忆,肯定是受了刺激。”

  这一点宋予乔也想过,受到了刺激,才导致失忆,然后抛弃了小火,可是,现在裴斯承真的是将宋予乔捧在手心上去宠的,别说是别人,就连宋予乔都不相信。

  她问郑融:“我妈刚从国外给我找了一个原来给我看精神科的博士,能帮我用催眠把潜意识的记忆给激发出来。”

  郑融点头“嗯”了一声,“所以呢?”

  “如果是你,你会不会想要恢复这段记忆?”

  郑融向后靠在公共座椅蓝色的椅背上,双手枕在后脑勺上,“当然要,都是我记忆里的一部分,我为什么要比别人少了两年的记忆?就跟少活了两年一样。”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宋予乔原本觉得是钻牛角尖,但是问了姐姐宋疏影的意见,现在又问了郑融的意见,心里也就放平衡了,她看着郑融有些消瘦的下巴,问,“你跟裴颖怎么样了?”

  宋予乔知道了原来裴颖的男朋友就是郑融,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就那样。”

  其实,裴颖刚刚和郑融吵了一架,气势汹汹的,那种语气好像全天下都欠她的一样。

  因为郑融说要分手,而裴颖递过来的却是一张验孕报告单,“我怀孕了,我现在就是赖上你了。”

  郑融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头疼。

  他和裴颖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从来都没有过肌肤之亲,哪里来的孩子。

  ………………

  此时此刻,头疼的还有裴斯承。

  不仅仅是因为席美郁从温哥华请回来的那个奥里奇博士,还有就是刚刚大伯家的二堂姐打过来的电话。

  “沈易风在外面有小三,斯承,你跟沈易风以前就认识,你倒是给我说说,几次他出去都是说应酬,是不是去混夜店了。”

  裴斯承说:“二姐,姐夫说的什么?”

  “你别管他是跟我说的什么,我现在就是要你一句话,”裴家二姐说,“你不想说也没关系,你姐我又不是不能去找私家侦探。”

  裴斯承安抚了二姐两句,挂断了电话就给沈易风打了电话,“你能不能收敛一点?”

  沈易风在电话里的声音特别平和,“收敛不了了,裴颖怀了孩子。”

  裴斯承忽然就想起来裴颖原先在车上的时候,说告诉他的一个秘密:其实我没有怀孕,但是沈易风以为我怀孕了。

  裴斯承索性不再管,他们自己惹出来的事情,就自己去处理。

  况且,裴家大伯那边原本就比较复杂一些,前妻留下来的两个女儿,二婚的女人带过来一个辛曼,又有了一个女儿裴颖,如果有一个儿子还好说,但是四个女儿,为了财产的问题,恐怕就真的要打起来了。

  还好现在只是在一个预热期,而且裴临朝的身子骨异常硬朗。

  ………………

  医院内,经过抢救,卢璐总算是有惊无险。

  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时候,她脸色苍白,一动不动。

  宋予乔只是站在病房门口看了一眼,就和郑融说了一声,先走了。

  郑融若不是因为阿飞,因为华筝的请求,他也根本就不会管这个心已经黑透了的女人。

  在高中时,郑融对卢璐的所作所为一直只是猜测,并没有实打实的证据,一直到现在,才真的看清楚了卢璐的真面目。

  只不顾现在卢璐带着一个脑瘫的孩子,华筝说如果卢璐不养他,就把他送到福利院去,可是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福利机构呢,愿意收这种脑瘫儿,况且才一岁多。

  宋予乔下了楼,出医院,站在路口打车,医院门口的出租车虽然多,但是病者也很多,有很多都是直接抢着拦车的。

  她有两次都已经打开的副驾的车门,后面都有两个女人直接冲过来抢先进了出租车。

  看来,她还是不够强悍。

  宋予乔正打算放出自己强悍的一面来强硬打车的时候,后面就听见了两声汽笛声。

  她扭头一看,看见了裴斯承惯常开的那辆车,还有挡风玻璃后裴斯承温润的脸。

  在路两边的霓虹灯闪烁下,头顶路灯灯光显得有些熹微了。

  这一刻,宋予乔觉得,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加幸福了,因为有最爱的人,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能够就在她身边。

  宋予乔上车,系好安全带,一路上说了许多话,只不过她心里还是很忐忑。

  现在又不是裴斯承的生日,她忽然就给他买了一个钱包,会不会太突兀了。

  “到了,下车了!”

  裴斯承忽然凑到眼前,吓了宋予乔一跳,“啊?”

  裴斯承伸手帮宋予乔解开安全带,“又跑神,一路上说这话还能跑神,还要我抱你下去么?”

  宋予乔急急忙忙就自己打开了车门,先下了车。

  一直到洗过澡以后,宋予乔趁着裴斯承在浴室,才将包里要送给宋予乔的钱包拿了出来。

  听见浴室门响,她心里惊了一下,急急忙忙就将自己手里的钱包重新往包里放,结果一不留神就掉在了地上。

  裴斯承擦着头发的手顿了顿,“藏的什么?收到情书了?”

  既然已经发现了,宋予乔便直接将钱包捡起来,递给裴斯承:“你的。”

  裴斯承打开外包装的盒子,看见里面是一个十分精致的钱夹,眼睛亮了亮。

  宋予乔从裴斯承的眼睛里就看到了他的喜欢,于是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说:“你打开看看。”

  裴斯承打开,里面有一张宋予乔的大头照,这一次绝对不是学生证上的照片,宋予乔披散着头发,发梢微卷,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专门给我买的?”

  宋予乔点头:“晚上和海棠去逛,看到了就买了,送你了。”

  裴斯承将钱包往桌上一放,直接就上来打横抱起宋予乔,“不如把你自己送给我,我更喜欢。”

  ………………

  徐婉莉在医生的照料下,已经逐渐好转了,不再整天有些痴傻,宋洁柔心里也就是松了一口气。

  徐婉莉刚刚吞下一碗苦涩的药,嘟囔了一句,“总算是知道以前裴玉玲给宋予乔吃的那些重要都是什么味儿了,真是难喝,宋予乔也真是能忍,喝了那么久。”

  宋洁柔冷哼了一声:“那是自然的,不然怎么能勾上裴家的裴斯承呢?真是小看了她了,还以为她从叶家扫地出门之后,宋翊又不帮她,她就要落魄一阵子了呢,谁知道叶泽南傻的给了她一半的股份,现在又勾搭上裴斯承了。”

  “叶泽南呢?”徐婉莉一下子坐了起来,“现在叶泽南怎么样了?”

  徐婉莉刚开始是为了叶泽南,现在同样是为了叶泽南,不过怀个孩子都不一定将叶泽南的心给挽回回来,宋洁柔觉得叶泽南这条路走不通了,但是她女儿偏偏就想要一条路走到黑。

  叶氏出了那么的大的事情了,宋洁柔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她早已经知道叶氏出了一个暂代总裁,叶泽南被罢免了,已经离职,但是具体的原因却不清楚。

  之前一直在为自己的女儿看病,并没有调查叶泽南的事情。

  看来,接下来就是好好的把这段时间的事情搞清楚了。

  “是不是乔沫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来了啊?”徐婉莉忽然想到了那个有钱人,“我记得上一次她还送我一个好几千块钱的包包呢。”

  宋洁柔说:“郑小霞回老家了,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就帮你问问啊,你现在先静养,什么事儿都不要想。”

  其他事情都好办,宋洁柔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只要女儿平安无事,怎样都好。

  况且,郑小霞在辞职回老家之前,什么都没有多说,宋洁柔问她那个资助她的朋友,她一连都在摇头,不吭声,还抹眼泪。

  在临近傍晚的时候,宋洁柔带着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出门的徐婉莉出了门,去逛商场,逛超市。

  只不过,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是……

  徐婉莉在经过前面的一排货架,忽然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宋予乔的母亲!

  徐婉莉赶忙就拉宋洁柔:“姑姑,你快看那个是谁?”

  宋洁柔刚好将一包纸巾扔进购物车里,抬眼就看见了前面不远处的席美郁,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人,正站在海鲜区挑选新鲜的海鲜。

  她愕然瞪大了眼睛。

  那不是席美郁么?!她不是在国外么,怎么回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