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68 因为一朵花,放掉了整个森林

168 因为一朵花,放掉了整个森林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781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9

  

  宋予乔眼前闪过混乱的画面,那些画面,似乎就是在床上,凌乱的被褥。交缠在一起的躯体……

  那个时候,还是在宋家的时候,院子里是高大的梧桐树,知了在树梢叫着,一声高过一声,让人耳朵里都似乎出现了那种类似于耳鸣的嗡嗡声。

  这个时候的宋予乔特别高兴,心里想的全都是即将见面的叶泽南,她还自己数着手指算了一下,从高考前三个月,一直到现在。一共有一百五十二天没有见面了,叶泽南不想耽误她的学习时间,但是每天还是会煲电话粥,最后都是叶泽南对她凶必须让她将手中的电话挂断,然后再腻腻歪歪十多分钟。

  想到都会默默的发笑。

  现在黑色星期五终于过去了,不再需要压抑自己了,叶泽南从C市回来找她了。

  “到了门口了么?”宋予乔一只手拿着电话,“你先进去吧,不是有钥匙么?”

  叶泽南一笑:“那不是你的闺房么?我能进么?”

  “得了吧你,”宋予乔说。“都进过几次了,现在倒是要成了君子了。”

  叶泽南的声音从电话另一边传过来,“我就是君子啊,那你说我不是君子是什么?”

  确实是,叶泽南和宋予乔之间的恋爱,纯粹只是停留在互相喜欢,然后偶尔拉一下手,就算是接吻,加在一起都是用一只手可以数的过来的,因为宋予乔特别害羞,叶泽南也就顺着她。一心想着第一次的话,放在婚后。

  “你到底进不进?不想进那就站在门外面等着吧。”宋予乔说着就有些恼了。

  叶泽南说:“我现在还在C市,学校里导师让留下来,所以回不去了。”

  宋予乔内心里那一只扑腾着翅膀的小鸟,扑腾了一下终于跌落在地上了,“没回来你打什么电话。”

  其实,叶泽南已经到了房间内,他想要给宋予乔一个惊喜。但是有按捺不住想要给她打电话。

  结果,这一次的惊喜,却变成了惊吓。

  因为叶泽南没有回来,宋予乔有些颓丧地打开门,就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手中的钥匙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捂着嘴。

  床上,是赤身裸体的两具身体,正交缠在一起,呻吟声混杂着低喘声,此起彼伏。直接窜进了宋予乔的耳朵里。

  让宋予乔最接受不了的,是因为床上白花花交缠的身体,是自己的男朋友和闺蜜卢璐。

  而叶泽南刚刚挂断电话,还说尚且在学校里,而自己回到家里,看到的就是男朋友和闺蜜,在自己房间的床上……

  这一刻,感觉到真的天地都昏暗了。

  宋予乔感觉到一阵恶心,捂着嘴向外面跑了出去,一直从宋家冲了出去,跑到路边,扶着树开始干呕,感觉到胃酸都被呕出来了,眼泪扑簌地往下掉。

  “予乔!宋予乔!”

  方照坐在餐桌对面,看见宋予乔脸上痛苦的表情,皱了皱眉:“你怎么了?好点没有?”

  他被宋予乔的这副样子吓了一跳,也想着,是不是不该告诉宋予乔这件事情,但是,如果这件事情宋予乔被蒙在鼓里,一直将错失推给叶泽南,他这个朋友都觉得看不过去了。

  过了大约有好几分钟的样子,宋予乔才回过神来,头脑里的那种疼痛感蓦然消失了。

  刚才脑中窜出的场景,宋予乔知道,切切实实是真实存在的,是真的。

  方照又叫了她好几声,她才猛然回神,看着坐在对面的方照,瞳孔才逐渐对焦,“哦”了一声。

  “还好么?”

  方照看起来也有点焦急了,宋予乔现在脸色苍白的吓人,一点血色都没有,刚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下嘴唇被咬出来血痕。

  “没事儿啊。”宋予乔向上弯了弯唇,想要提一个笑脸,“我很好,快吃火锅吧,里面煮的肉片已经煮烂了。”

  宋予乔说完,就用漏勺将火锅内的东西全都捞了出来,放在麻酱的碗里,再浇上一层辛辣的辣酱,吃的满嘴冒火。

  方照顿了顿,说:“予乔,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大的反应,之前他俩的事儿你不是已经知道么?我主要是觉得你只把这件事情推到泽南身上,对他来说是不公平的,所以现在我才想告诉你,当初泽南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路路给他下了药,然后他就把路路当成了你,我只是想要你给他一个比较公平的对待……”

  宋予乔被辣椒辣出了眼泪,咬出齿痕的嘴唇触碰到辣椒,现在辣的嘴唇都生疼。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绝对公平的,当初那件事儿就算是翻篇了,但是这三年叶泽南是怎么对我的,我记得,所以,我给他的一直是比较公平的对待,我性情是温和不偏激,但是”宋予乔抽出一张纸巾来擦去眼泪,“辣椒放多了,辣死了我了。”

  方照抿了抿嘴唇,看着宋予乔擦着眼睛里流出来的眼泪,无话可说。

  叶泽南现在恐怕最后悔的,就是放掉了原本属于他的挚爱。

  ………………

  叶家。

  刘姐在一大早出去买菜的时候,看见在门口倒着一个人,顿时吓得想要打110报警,哆哆嗦嗦地拿着手机走近一看,却是——“乔小姐!”

  乔沫在前一段时间里,是出入叶家自由的,有裴玉玲罩着,甚至在叶家还专门给她腾出来一间房间来。

  在地上趴着的乔沫动了动,刘姐一看,这一次才真的是吓着了,乔沫脸色苍白,看起来好像是个死人一样。

  刘姐连忙就叫在小花园里正在修理花草的一个小工将乔沫给背进了家里,乔沫在叶家是有一个自己的客房的。

  将乔沫扶在床上,刘姐熬了一碗姜汤给乔沫灌了下去。

  摸着乔沫的头,刘姐吓了一跳,竟然高烧成这个样子了。

  因为裴玉玲一早就出门了,现在只有刘姐一个人在家里,她也拿不定主意,毕竟这种事情还是要夫人拿主意比较好,跟她没有什么必要的关系,便急急忙忙给裴玉玲打了一个电话。

  裴玉玲实际上刚去了一趟私人侦探的事务所,将私人侦探调查拿到的乔沫的资料,一一都过目给裴玉玲看。

  裴玉玲拿着一份资料,看见上面写的东西,惊讶道:“X县的?!”

  私人侦探点了点头:“是的,父母离婚,母亲改嫁,父亲将她卖到了夜色,后来夜色停业整顿,里面一些闲杂人就全都给遣散了出来。”

  已经不用私人侦探这样解释了,裴玉玲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下去,真是越看越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竟然由的乔沫胡编乱造的糊弄了这么久?最不可饶恕的是她竟然从一开始就编造了自己的身份,这份资料上,有乔沫明确的跟戚坤拿白粉的时间,还有几次孕检,除了裴玉玲带她去孕检的那一次,之前竟然已经孕检过四次了!

  裴玉玲不可控制的用力,将手中的打印纸攥的皱皱巴巴了,急怒攻心,将揉烂了了的纸塞进包里,没有给私人侦探打招呼,自己就直接转身离开。

  紧接着,她就接到了刘姐的电话。

  “夫人,刚刚乔小姐在家门口晕倒了。”

  “什么乔小姐,就是个骗子,贱人,等我回去好好的教训她!”

  裴玉玲的话里全都是蔑视和怒火,隔着电话的刘姐也就有点忐忑了,不过她也不大清楚,为什么之前还一直对乔沫体谅有佳的裴玉玲,为什么会在情急之下说出这种话。

  她看了看现在躺在床上满面潮红的乔沫,不禁捏了一把汗,她走过去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得罪了夫人了?”

  乔沫猛的睁开了眼睛:“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刘姐说:“那不应该啊,我刚刚给夫人打电话,她挺起来特别着急,都恨不得……”

  将你撕碎的口气……

  只不过,刘姐没有说出口,也许是打电话的时候夫人的意思她误解了。

  但是,乔沫的脸色已经刷的白了,她急忙撩了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由分说就下床穿鞋,但是猛地站起来头晕目眩,刘姐还扶了她一把。

  乔沫推了刘姐,说:“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她已经猜到了,既然裴玉玲不再对她客气了,恐怕就是去调查过她了,而不是仅仅听信一些流言和她口中的片面之词。

  乔沫走的有些踉跄,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到了门外,头顶上的太阳照的她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没有站稳就摔倒了。

  刘姐在后面想要扶她一把,乔沫已经加快步子从叶家的大门夺门而出了。

  乔沫走在大街上,这一刻真正感觉到,一无所有了。

  孩子没有了,唯一的朋友没有了,最爱的人戳穿了她的面目,说已经彻底厌恶了她。而现在一直以来伪造的身份也被戳穿了。

  在路边,她扶着电线杆站了一会儿,重重地喘息着,觉得呼吸急促地都喘不过气来,又摇摇晃晃向前走了两步,一下子重重地栽倒在地上,头磕在墙面上,顿时没有了知觉。

  而裴玉玲在回到叶家之后,并没有见到乔沫,刘姐说:“她发高烧,有点虚脱,我说你要回来,她就执意起身要离开,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做贼心虚了吧,”裴玉玲冷笑了一声,“这一次提前走了算她的运气,以后我见了她见一次打一次!”

  刘姐没有说话,站在一边垂着手。

  裴玉玲从包里掏出来一份资料出来,“你看看,她都骗了我多长时间,就这种妓女还想要嫁给我儿子当我儿媳妇,门都没有!”

  刘姐只是将散落在地上的材料捡了起来,默默地看了两眼,抿了抿唇,“夫人,我跟了你多长时间了?”

  裴玉玲一晃神,目光有些许诧异,“有几年了吧,怎么忽然就问起这个来?”

  “我是从老爷没有空难的时候就已经在叶家了,不过那个时候有老爷在,夫人你一向待人特别宽厚,而且根本不会计较少爷的交友圈子,”刘姐说,“但是,等老爷走了以后,你干涉少爷的交友自由,还有恋爱自由,一心想要让他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现在的乔沫,能够有机可乘,全都是你一切向钱看造成的!”

  裴玉玲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放,“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刘姐接着说:“我这人是个直肠子,这些话憋了好长时间了,现在借着乔沫的这件事情说出来,夫人,我在家也有一个小子,不过就是生活在普通家庭里吧,我对于他从来都没有什么要求,去年带回来一个女朋友,长得一般家世也一般,但是说话可以,而且我家小子喜欢她,我也就任由她们自己发展了。”

  裴玉玲简直要气炸了,刚刚因为乔沫的事情着急上火,现在又是一顿对她的不满和指责,如果说儿子对她不满和指责,她忍了,现在一个保姆竟然敢对她说教?!

  “你到底想不想干了?我亏待过你?你不过就是一个保姆,平常给你说一些体己的话你还当自己真是叶家人了是不是?”

  刘姐将身上的围裙取下来,丢在沙发上,说:“既然我今天这么说了,也就没有想要继续在这里干下去了,之前你对少奶奶的态度……”

  “什么少奶奶?现在哪儿来有少奶奶?!”裴玉玲直接打断。

  刘姐没有理会裴玉玲,接着说:“我一直就看不过眼,当时你但凡是和少爷谈谈,他和少奶奶的关系就会缓和,也不会越来越僵化,但是你不仅没有说过少爷,还觉得少爷做得对,都说慈母多败儿,你并不算是慈母,却真的是把少爷给教坏了……”

  裴玉玲冷冷一笑:“原来没有说过,一直巴结着我,现在说真话了?”

  “因为家里还需要我拿着这一份工资来,所以我一直没说,我也就是个小市民,现在我儿子有了工资,儿媳妇知道每个月给钱,我为啥要在这里受气,上个月的工资你给我结过了,这个月在这儿干了三天,就当是给您白干了……”

  刘姐说完,就进一楼她的保姆房间里去收拾东西了,虽然已经在叶家将近十年了,但是她的东西也并不多,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收拾好了一个包裹,直接拎着就出来了,冲着裴玉玲鞠了一躬,“夫人,我走了,再见。”

  “滚!都给我滚!”裴玉玲气的手都在哆嗦着,还冲着她九十度鞠躬,以为她是死了的么?“不就是一个保姆么?装什么装?以为我保姆找不到了?明天我就去找二十个保姆来!”

  刘姐没有回头,已经走远了。

  裴玉玲今天一大早,先是因为乔沫的事情,现在又是因为刘姐的事情,连着生气了两次,捂着胸口坐下来,急速的喘气。

  已经呼吸不上来了,裴玉玲手有些哆嗦,心脏的负荷已经十分大,倒在沙发上,剧烈的喘息着,她踉跄了几步过去,从桌子下面的抽屉里找速效救心丸,可是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心里越来越慌,就急急忙忙抓起了手机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

  ………………

  在曾经的曾经,叶泽南因为一朵花,放掉了整个森林。

  而后一度,他又开始不屑于这种行为,为什么要为了一朵话,放掉整个森林,而且这朵花还是一朵残花,于是,他开始游戏花丛,却做不到片花不沾身。

  方照想的没有错,现在叶泽南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宋予乔用三年的青春,换来的只是他的指责与侮辱。

  这些天来,叶泽南自己一个人排解的方法,只是酗酒,抽烟,厉害的时候一天可以抽上五六包,然后埋头工作,想要将自己完全淹没在一大堆工作里面。

  但是,现在到了郊外的别墅,没有工作,没有酒,没有烟,没有人。

  不,也算不上是没有人,有人,除了他之外,还有虞娜。

  但是,虞娜根本就没有存在感,叶泽南一度以为,整个硕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夹杂状亡。

  虞娜搬进来别墅的时候,用了一个上午,将客厅和两个房间都收拾了一下,找人将叶泽南住的房间的窗户外面安上了钢窗,里面所有易碎的东西全都收起来锁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内。

  然后,虞娜便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她收拾过来的行李箱里,有一半全都是书,在别墅里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坐下来看书,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因为叶泽南昨天才毒瘾发作,所以今天的间隔期太短,虞娜便没有锁他,让他可以在别墅里自由活动着,等到过了今夜再锁上。

  叶泽南也就是一个人太闲,便主动搭话,问正在看书的虞娜:“你在看什么书?”

  虞娜说:“刑法。”

  叶泽南:“……”

  虞娜解释道:“之前给老板申请过了,他说可以让我在大学里修一个第二学位的法律,是走后门进去的,我基本上没有上过课,不过最后的考试还是要考的,公司里法务部正好缺人。”

  “你就打算一直跟着裴斯承么?”

  “老板对我很好,而且开出的工资丰厚。”

  言下之意就是我不准备跳槽,所以你也不用来挖墙脚。

  虞娜没有扎头发,乌黑的头发一直垂到腰上,现在简单的穿着一身干净的衣裙,没有穿职业装,看起来没有一点往常干净利落的职场女性的感觉,窗外的细碎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虞娜脚边,显得她整个人都特别知性。

  叶泽南欲言又止,虞娜将手中厚厚一大本书啪的一声阖上,转过来面对叶泽南,“你想跟我说什么?别说你想要出去之类的话,要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捆起来。”

  叶泽南:“……”

  手机铃声将叶泽南的话打断了。

  叶泽南皱眉,凑过沙发靠背上将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姓名,微微皱了一下眉。

  是母亲。

  虞娜走过去看了一眼,“不想接?别挂断,万一真是有什么急事了,我帮你接。”

  ………………

  宋予乔与方照吃完火锅出来,从开着空调冷气的空间里,就好像一下子进了桑拿的感觉,热浪一阵阵袭来。

  方照拿着车钥匙去取车,“我送你回公司?”

  宋予乔摇了摇头:“我暂时不回公司,你先走吧。”

  方照点头:“好,再电话联系。”

  等方照走后,宋予乔的脑子里还全然都是那些记忆的零星碎片,在脑子里特别混乱。

  当年,她在看到了叶泽南和路路之后,心里好像是拧麻花一样的拧了几遭,哀莫大于心死,没有哭没有闹,直接一声不响地就去了加拿大找母亲。

  但是,之后她确实是生过一场大病,将这些事情全都忘记了,如果方照说的是真的,叶泽南也是被裴玉玲催眠忘记了那段不堪的记忆,那路路呢?路路难道也失忆了么?

  在当时,或者说直到现在,路路为什么还会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甚至在之前将去澳大利亚的原因,说成是被强暴,才退学去了国外。

  烈日下,温度烧灼着她头皮都有一些发麻,烈日烧灼的感觉,整个人都在冒着热气。

  宋予乔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报上地址:“盛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