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64 竟然在这里见到这个婊了 (推荐票24000加更,么么哒)

164 竟然在这里见到这个婊了 (推荐票24000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76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7

  

  裴玉玲是在叶氏的董事会召开前一天,才接到了电话通知。

  “什么?!”

  在接到电话通知的那一刻,裴玉玲就已经料到了,兴许。这就是对自己儿子总裁职位的一个裁决。

  她立刻打电话给叶家里最有地位的叶家三伯,当年裴玉玲和叶泽南两人能够回到叶家,全都是叶家三伯一力支持的。

  只可惜,叶家三伯这一次竟然连裴玉玲的电话都不接了,而是转给了管家,裴玉玲只好客套了两句之后挂断。

  虽然说这一条路走不通,但是裴玉玲和董事会的一个人交好,便打电话问了一下。

  对方说:“兴许说不准,你早做准备吧。”

  裴玉玲挂断电话。脸色已经是一片灰败了,如果说叶氏真的就毁在自己手上,她还有什么脸去见已经死去的叶启均。

  裴玉玲立即给叶泽南打了电话,叶泽南的电话却不是乔沫接通的,这让裴玉玲很疑惑。

  “不是乔秘书么?”

  “乔秘书已经离职了,”虞娜说,“您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我会转告叶总,叶总现在正在开会。”

  裴玉玲听了真的是一肚子的气,竟然会给她说转告叶总这种话,简直是可笑。她说:“不用你转告,你直接把电话拿给他接,我是你们叶总的母亲。打个电话也需要别人转告了么。”

  虞娜原先在裴氏跟着裴斯承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叶泽南的母亲,也就是裴斯承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姐。脾气有些古怪,根本就是教子无方,叶泽南现在成为这样,有一大部分都是这个当妈的责任。

  虞娜笑了一声:“那不好意思了,我这人就是水火不近,别说是您是总裁母亲,就算是总统母亲也得按照规矩来。要不然的话叶总的手机也不会放在我这里,您说是不是?”

  裴玉玲一个硬钉子,直接碰上了一团软棉花,打上去都让人觉得虚软无力,无从反驳。

  “你是谁?乔秘书呢?”

  “乔秘书已经离职了,她私吞公司的财产,将公司的内部文件高价卖出去给对手竞争公司,现在查明已经被叶总辞退。”

  “怎么可能?”裴玉玲听了虞娜的话已经完全惊呆了,明明前两天还是好好的,说是要办事儿了,怎么忽然就离职了,要么就是叶泽南先把乔沫辞退,然后结了婚在家里当全职太太?

  “我要给我儿子说话,你现在就把手机给他!”

  裴玉玲现在发了火,在这种时候,公司要拱手让人了,未来的豪门儿媳妇被辞退了,叶家三伯不接她的电话,现在竟然连叶泽南的一个秘书都要来讥讽两句,她觉得真的是不能忍受。

  ………………

  “不好意思,我也是按照规章办事。”

  虞娜说完就把手机给挂了,然后直接静音,看到是叶泽南的母亲打过来的电话,索性就晾着,不接。

  十五分钟之后,叶泽南开完会从办公室里出来,虞娜上前查看了一下他的脸色,没有大碍。

  和重要客户的这半个小时的会议,其实虞娜都是在抓着一把汗的,生怕叶泽南万一在这期间毒瘾犯了,她要想什么办法来救场。

  还好,没有异常。

  虞娜将叶泽南的手机拿过来,说:“你妈妈刚才来电话了,要找你,然后我给挂了。”

  叶泽南靠在老板椅上闭目养神,听见虞娜这么说,猛的睁开了眼睛,看向虞娜。

  手机放在桌面上,虞娜说:“可能是有点顶撞,不过我跟你妈妈应该不会有交集,你现在回一个电话过去吧,之后好像又打了两个电话,我干脆就把电话静音了。”

  “没关系。”叶泽南揉了揉眉心,将手机丢在一边的抽屉里,“麻烦你了。”

  叶泽南对虞娜还算是比较客气的,因为是裴斯承那边派过来的人,尽量不让她涉及到自己家庭这方面的杂事。

  叶泽南觉得精神不大好,想要喝咖啡提神,被虞娜直接拒绝。

  “你现在最好就是喝白开水,咖啡茶饮一律禁止,”虞娜说,“如果觉得困就睡一会儿,我在外面守着,如果有人来,我会通知你。”

  “好,谢谢。”叶泽南点头。

  虞娜见叶泽南对她总是嘴边带着“谢谢”“麻烦你了”之类的客气用语,就问:“那你母亲的电话来了,我要不要还帮你接?”

  叶泽南微微愣了一下,将手机递给她:“那就麻烦你了。”

  虞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算了,你自己接吧,如果她听了又是我这个招人厌的小助理,恐怕直接就把我踢出去了,我还想要好好的拿着我的双份工资。”

  只不过,叶泽南没有再一次接到母亲的电话了。

  叶泽南的办公室内,虞娜已经将所有能够摔碎的东西全都换成了塑料的,就连玻璃水杯都换成了一次性的纸杯,烟灰缸索性用烟盒折叠了一个,一些古董花瓶,直接放进了柜子里上锁。

  他现在看着办公室里的摆设,都觉得异常好笑。

  希望下一次毒瘾来的时候,自己能够挺得住。

  ………………

  裴玉玲之所以没有给叶泽南打电话,是因为她首先就想到了乔沫。

  自己儿子那边暂且先什么都不说,先把乔沫安抚了再说。

  于是,裴玉玲与乔沫约在了外面的一家咖啡厅里。

  乔沫在见到裴玉玲的时候,眼圈都红了。

  裴玉玲为乔沫叫了一杯牛奶来,因为之前乔沫干呕,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咖啡这种东西暂时就不能碰了。

  乔沫端起面前的牛奶杯,低声道:“谢谢。”

  但是,端起牛奶杯还没有凑到唇边,就干呕出来。

  “是不是有了?”裴玉玲这一次直接问了出来。

  乔沫将面前的牛奶往前推了推,觉得那种想要干呕的感觉减轻了一些,抹了抹唇角,“这些天一直是有些干呕,不能闻到一点腥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出去买一杯酸梅汤吧。”

  “我跟你一起去。”

  裴玉玲就结了账,桌面上一杯牛奶一杯咖啡都没有动过,后面的服务生都觉得真是可惜了。

  在乔沫买酸梅汤的时候,裴玉玲心想,干呕,恶心,喜欢喝酸的,这不就是怀孕的征兆么。

  等乔沫买了酸梅汤回来,裴玉玲询问了公司里发生的事情,“当时是另外一个助理接的电话,我还觉得奇怪,我问乔秘书人呢?她说什么私自泄露公司机密……”冬叉鸟扛。

  乔沫低着头:“我没有,是因为……新来的那个助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泽南对她动了心,听了她的话,然后就……”

  裴玉玲已经猜到了,现在想起来在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口气,就不由得一阵心烦,竟然连儿子的电话都不让接了。

  但是,现在面对乔沫,还是要好言相劝,“泽南也就是一时被蒙蔽了心,他是喜欢你的,我看得出来……”

  裴玉玲说了一会儿,话题自然就转到了乔沫的肚子上。

  “上一次吃饭的时候就看见你干呕,现在还是干呕,以我的经验来看,是有了,要不我们上医院去查一下?”

  乔沫愕然瞪大了眼睛,好像第一次听见她是怀孕了一样,“不会吧,我和泽南只有过一次没有做措施……”

  她是故意这么说的,自从她怀了孕,而且两次去医院查都是说胎位不稳,凡事小心绝对不能动了胎气。

  裴玉玲一听,看来怀孕了是没跑的事儿了。

  于是,裴玉玲招手打了一辆车,带着乔沫上了车,“去XX医院。”

  ………………

  宋疏影这些天都跟着韩瑾瑜在乡下养胎,空气比较好,清新怡人,而且每天出门就可以看见山峦青草地,心里莫名地都放松了。

  但是还是需要来到医院里来做产检。

  这一次产检,是韩瑾瑜陪着去产检的,不过宋疏影也打电话给宋予乔,说:“我今天来市里产检,晚上回去吃饭。”

  宋予乔问:“妈不在家啊,带着宋予珩去调研去了。”

  “我知道,”宋疏影说,“她去乡下找我了,所以我回来住两天。”

  宋疏影挂断电话,韩瑾瑜已经去挂了号,走过来扶着宋疏影上电梯。

  “走楼梯吧,就在二楼,我每一次坐电梯都觉得肚子坠的好像要掉下来了。”

  韩瑾瑜听了一笑,已经揽过宋疏影的腰,向楼梯口走去。

  宋疏影现在大着肚子,不管做什么都不方便,特别是上楼这种事情,在上了两层楼梯之后,韩瑾瑜直接俯身,不由分说从她的腿弯穿过,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宋疏影低呼了一声,攥紧了韩瑾瑜胸前的衬衫。

  韩瑾瑜脚步很稳,直到楼上的空地,才将宋疏影放下来。

  宋疏影一笑,“这可比自己走着容易多了。”

  “那我以后就多抱抱你。”

  韩瑾瑜也是十分罕见地说出这样戏谑的话来,宋疏影别开脸,自己向前走去。

  走到妇科检室附近,宋疏影顿了顿脚步,刚好听见前面有一个声音传过来。

  “确实是怀上了,你怀了我们叶家的孙子了。”

  宋疏影皱了皱眉,向旁边看过去。

  韩瑾瑜在宋疏影耳边道:“那个拿着检验单的是叶泽南的母亲,旁边站着的那个女人……”

  看起来有点眼熟。

  韩瑾瑜闭了一下眼睛回想了一下,豁然睁开双眼,“是绑架那天晚上,顾青城带过去的女人。”

  不用韩瑾瑜说,宋予乔也已经认出来了。

  虽然宋予乔没有对宋疏影提过这件事情,包括这个乔沫,但是裴斯承却提及过,让她注意点不要招惹到报复。

  不过现在,竟然在这里见到这个婊了,还真是很意外,而且还怀了孕。

  主动让叶泽南染上毒瘾的女人,心机还真是够狠毒的,不过,宋疏影对叶泽南不在乎,那些全都是叶泽南自己的烂桃花,自己品行不佳引来这么些烂女人,就自己去收拾烂摊子。

  宋疏影现在介意的是,乔沫曾经利用了自己的妹妹,被绑架,还差点没了命。

  宋疏影扭头对韩瑾瑜说了一声:“等一下再去产检。”

  说完,她就径直向乔沫走过去。

  乔沫正在低头和裴玉玲看检验报告单,这份报告单,她已经看过三次了,但是这一次看,她真的以为,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叶泽南的。

  没错,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叶泽南的!

  然后,猝不及防,她刚刚抬起头来,迎面就被扇了一个耳光,力气很大,她直接就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乔沫捂着脸,抬头看着宋疏影。

  这个女人她从来都不认识,但是却为什么要打她?

  如果不是顾及着在裴玉玲面前的淑女风范,乔沫肯定会一巴掌还回去,只不过,她的目光在对上面前女人身边站着的男人,不由得就被震慑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裴玉玲皱了眉,扶着乔沫站稳:“你这女人干什么?”

  虽然说宋予乔在叶家住了三年,裴玉玲确实是对她有过关心,但是那些关心全都是浮于表面的关系,时刻关心着她是不是怀孕了,是不是有了孩子,对于宋予乔那边的家人,从来都没有见过,其中也就包括宋予乔这个姐姐,也只是听说过,而没有见过。

  “贱人!”

  宋疏影抬手又给了乔沫一个巴掌,乔沫身后要拦,却被韩瑾瑜一个踉跄给差点推倒。

  “打人了!”乔沫捂着脸,看起来已经快哭了。

  裴玉玲赶紧去扶,“有没有关系?觉得肚子难受了没有?”

  宋疏影在心里冷笑,真是好一个婆婆,能生孩子就嘘寒问暖,知道不能生孩子了就直接赶出去要别人净身出户,那你去找母猪吧,一窝能生好几个。

  “叫的好,多叫一些人过来看看,看看这个小三,是怎么勾引我丈夫的!”

  原本这一层就是妇产科,女人多,待产的准妈妈更多,听了这边的话,都纷纷都走过来。

  乔沫捂着脸:“你胡说!”

  宋疏影冷嘲热讽说:“你趁着我怀孕,勾引我老公,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扇你两个耳光就算是便宜你了!你这个贱人,妓女!千人骑万人踏,我都怕我老公上过你染上病!我还以为小三长得是有多倾国倾城,现在看来不就是一般般。”

  宋疏影虽然说平常就比较冷厉,但是现在这种话从她口中说出来,还真是活脱了一个被小三涉足,渴望捍卫自己婚姻的准妈妈形象。

  旁边有准妈妈已经受不了了,因为一旦怀孕了,男人在外面偷腥最是她们担心的,现在见着正室打小三,就纷纷附和,在一边帮着骂小三,有些比宋疏影口中更难听的话都能说出来。

  女人的同情心是很容易被激起来的,特别是在道德伦理上,一旦是涉及到小三,绝对都是同仇敌忾,因为谁的婚姻都不想遭遇到第三者的破坏。

  裴玉玲心里也是犯了嘀咕,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乔沫为什么会惹上别人家的老公。

  乔沫心里也急了,上前一步。

  宋疏影一手扶着大肚子,大声说:“看看这小三还想打人了?你打啊,你打啊,看看没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老公怎么跟你拼命!你还来这里孕检了,来,让我看看你手里的B超单,这到底是怀的谁的种都还不知道呢。”

  一番吵闹下来,不光是乔沫,就连是乔沫身边的裴玉玲,都被周围的孕妇准妈妈,甚至医生护士喷的体无完肤。

  裴玉玲脸上挂不住,乔沫不管怎么解释还是一样。

  而就在那边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时候,宋疏影已经从旁边退了出去。

  宋疏影问身旁的韩瑾瑜,“演的像不像?”

  韩瑾瑜轻柔地揽着宋疏影的腰,一只手握了握她刚刚打人的那只手,“真像,但是如果以后我不在身边,不能做这种傻事。”

  宋疏影仰起下巴娇俏地笑了一声:“这就算是傻事啦?那我不是做过更傻的事,就是当年代替予乔跟你走,你说我那个时候是不是特傻?”

  韩瑾瑜反手握了一下宋疏影的手心:“别说傻话。”

  宋疏影垂下眼睑。

  其实,更傻的事情——好像爱上了。

  但是,只有三分。

  因为在宋疏影的世界里,爱人从来只爱三分,三分多了,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了。

  (仔细看下面题外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