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58 你的第一次也是我的 (钻石13300加更,么么哒)

158 你的第一次也是我的 (钻石13300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378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5

  

  宋予乔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裴斯承,一动不动,那种因为恐高而带来的虚软。完全消弭不见了。

  裴斯承仰着头,从下而上看着在宋予乔侧脸上的阴影,以及璀璨烟花在她眼眸中的色彩,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同意么?”

  宋予乔的手仍然被裴斯承捏在手中,眼眸中滚动着的有泪水。

  裴斯承已经将天鹅绒的戒指戴在了宋予乔右手的无名指上,因为之前用手指丈量过尺寸,所以十分合适。

  宋予乔的手指葱白细长,带上这枚钻石戒指。十分好看。

  “别哭了,就算你现在不同意也来不及了,带上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裴斯承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在抬眼,眼眸中闪烁着戏谑的光,“就让我一直这么跪着?还不让我平身?”

  宋予乔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等裴斯承站起身来,便一下子扑到他的怀中,侧脸贴着他的胸膛,伸出双手环住了他的腰。

  裴斯承感觉到。宋予乔身上在微微发抖,只不过,这不再是因为恐高害怕的。恐怕是她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地点,用这样的方式求婚。冬估序技。

  “真吓着你了?”裴斯承抚着宋予乔的被。在她耳边问道。

  头顶的烟花还在绽放,一个一个接着在墨蓝色的天幕中绽放,但是裴斯承的声音却异常的清楚明晰。

  宋予乔摇了摇头:“我不是因为这个吓到的,真的,裴斯承,我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而且这三年时间。我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当初领证是没有人知道的,没有人祝福,甚至宋翊当时扬言要与我断绝关系,悄无声息,连婚宴都没有办,只有一本结婚证,是我一意孤行的,但是现在,你送给我钻戒,向我求婚,真的是我的第一次……”

  裴斯承俯下头来,看着宋予乔现在朦胧的双眼:“确实,是第一次,求婚的第一次,”他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你的第一次也是我的。”

  宋予乔现在完全沉浸在漫天的璀璨烟花和身前宽厚的臂膀中,所以根本就没有将裴斯承这句话细嚼慢咽,尚且有些讷然地问了一句:“什么第一次?”

  裴斯承用唇瓣在宋予乔耳廓上摩挲着,掌心已经按紧了宋予乔包裹在铅笔裤中的翘臀,“今晚,带着你重温一次。”

  宋予乔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愕然瞪大双眼的同时,脸也红的要滴血了。

  她的初夜,真的是给了裴斯承?

  但是,完全没有这种记忆,她觉得在温哥华的那段记忆,是最珍贵,值得珍藏的,她应该记起来。

  不过还好,裴斯承还是知道分寸的,只是在宋予乔臀上揉捏了两下,便拉着她坐下来,宋予乔靠在裴斯承的肩上,这样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外面的火树银花。

  裴斯承指着窗外,“你看下面的湖。”

  宋予乔顺着裴斯承手指的方向,是一个好似平镜一般的湖,湖面上倒映着漫天璀璨的烟花。

  外面此起彼伏连绵的璀璨烟花放了几乎有二十多分钟。

  宋予乔心里全都是甜蜜蜜的感觉,但是,现在摩天轮还是没有动,并且,她和裴斯承所在的这一节,是位于摩天轮的最高点。

  宋予乔不禁疑惑了,戳了戳裴斯承的胳膊:“我们要怎么下去?”

  裴斯承说:“马上就要开了。”

  但是,又等了五分钟,摩天轮还是没有转动。

  裴斯承有些无语,拿起手机给黎北打电话,不过没有人接。

  此时此刻,黎北正在外面的大片空地上捣鼓忽然不响了的礼花,还差着五十响啊,老板吩咐的还没有达到啊,怎么办,点着的捻儿找不到了。

  老板,不好意思啦,你再等半分钟啦。

  结果,摩天轮上的人都已经等待的要暴走的时候,就又是嘭的一声在天空中炸响一朵礼花。

  宋予乔错愕,看向裴斯承,“还有啊?”

  裴斯承已经在心里把黎北遣送中东了,不过面上还是淡淡的,“嗯,出了一点小差错,再看一会儿烟花吧。”

  宋予乔:“……”

  从摩天轮上下来,裴斯承牵着宋予乔的手,“还恐高么?”

  宋予乔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她真的从最高处向下看了那个湖,而且看向天空中,没有头晕目眩的感觉了。

  “我恐高好了?”宋予乔有点难以相信。

  裴斯承莞尔:“那再上去坐一次好了。”

  宋予乔拉住裴斯承:“还是不要了。”

  还是心有余悸的。

  裴斯承没有吃晚餐,宋予乔便陪着裴斯承去了一家西餐厅,她自己只要了一份布丁,给裴斯承点了一份辣味红酒烤羊排,另外带一份意面,又点了奶油野菌汤,她看了看菜单,看着差不多了,便将手中平板给了服务生。

  宋予乔只是陪着裴斯承吃的,她之前已经吃过晚餐,但是禁不住裴斯承诱惑,还是吃了半份意面,裴斯承切好了羊排,也分给宋予乔四分之一。

  “好了,我实在是不能吃了。”

  宋予乔觉得自己已经吃撑了,现在在喉咙处都是羊排,她便摆了摆手站起来,“我去外面站一会儿,马上进来。”

  她没有拿包,为了让裴斯承不用着急吃。

  在餐厅门口站了一会儿,宋予乔正准备转身的时候,却意外看见了叶泽南的车。

  她对叶泽南的车很熟悉,包括他现在新换的一辆白色宝马。

  从车后座里,走出来的是裴玉玲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宋予乔已经几次三番见过的那个女人,前面驾驶位的叶泽南下车,将车钥匙扔给负责停车的保安,然后三个人一同向餐厅这边走过来。

  宋予乔已经可以推断出来了,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叶泽南的女朋友,已经获得裴玉玲的认可的。

  在这三个人经过门边的位置,宋予乔向后面的楼梯口走了两步,前面有一棵一人高的绿色植物,正好可以将宋予乔的身影遮掩住。

  宋予乔听见裴玉玲在说:“如果你们两个都愿意了,那就让泽南挑一个时间去见见你父母,把时间定下来,眼看着这一年已经过了一半了,泽南之前说了年底之前办婚礼,可不就眨眼就到了。”

  宋予乔听了裴玉玲的这话,惊诧极了,如果刚才还只是猜测,那现在就已经完全定论了,这个女人,果然就是叶泽南的女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竟然这么快。

  ………………

  三个人的位置,刚好是叶泽南距离宋予乔藏身的绿色植物后面最近,而裴玉玲走在中间,另外一边是乔沫。

  说话的时候,必定是为了凸显出对裴玉玲的尊重,所以乔沫说话微微侧身,垂下了眼帘,目光刚好就能看到绿色植物后面的那一抹身影,她脚步顿了顿,眯了眯眼睛,并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在走向包厢的走廊上,她错后了一步,向后面看了一眼,确认了那人确实是宋予乔,才转过身去,快走了两步跟上前面的裴玉玲。

  裴玉玲现在对于乔沫这个准儿媳妇很是满意,还有叶泽南对于乔沫的态度逐渐明朗,让她很是欣慰,最起码会堵住叶家那些人的嘴了。

  裴玉玲依照乔沫的口味点了不少菜,叶泽南没有意见。

  只不过,叶泽南最近看起来精神不怎么好,眼眶下方有些发黑,对任何事物都是一副兴致怏怏的感觉。

  吃饭的时候,乔沫不知道是闻到什么味道,忽然抽出一张纸巾来捂了嘴,干呕了一声。

  裴玉玲眼前一亮,这是……

  乔沫摆了摆手,“没事”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来,就又被自己口齿中的干呕给打断了,急急忙忙撤了椅子,向外面的洗手间跑出去,连一句不好意思都忘记说了。

  等乔沫出门,裴玉玲猜测:“是不是有了?”

  叶泽南没有反应,手中的刀叉机械地切着盘中的牛排。

  裴玉玲皱了皱眉,“泽南,我问你话呢,你在想什么?”

  叶泽南忽然抬起头来,似乎真的是刚刚回过神来,问了一句:“什么?”

  “你就不能上点心?”裴玉玲说,“看乔沫刚才的反应,是不是有了?”

  “可能是吧。”

  叶泽南也不完全确认,因为之前在吸食那些东西的时候,有过出现幻觉欢愉的时刻,他都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现在想到白粉就觉得心里痒痒。

  而对于母亲努力撮合他和乔沫的这种做法,叶泽南并没有太过于排斥,因为现在乔沫手里有货源,并且,叶泽南屡屡都在想,既然娶不了自己最爱的人,那么其他人都无所谓了,娶谁都一样。

  那就娶一个让母亲称心如意的女人吧。

  虽然叶泽南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过于喜悦的表情,但是裴玉玲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如果乔沫真的怀了孩子,这样的话,就等于说双喜临门了。

  裴玉玲心里已经打好了如意算盘,这样一来,绝对堵的那些叶家人无话可说,以后看看谁还敢借由这种言语来将她儿子的位子给挤下去。

  但是,裴玉玲现在完全不了解,其实,在公司里,董事会已经开始就叶泽南最近来的屡屡失误,开始将重新董事投票换选的问题提上了日程。

  叶泽南的手机响了,是来自方照的电话。

  “妈,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站起身来,拿着手机走出去,接通了电话。

  方照的语气特别急促,“泽南,你现在来医院一趟,马上,你的全身体检结果出来了!”

  叶泽南靠着墙面,点了一支烟:“嗯,等我明天找时间过去拿。”

  “不,你现在就过来,”方照的话好像十万火急一般,“你的尿检呈阳性!”

  叶泽南眼眸中的神色深了一下,“现在报告在哪里?”

  “在我手里。”

  “有没有其他人看到?”

  “只有全身体检的那个医生,不过你放心,这个医生对我很好,应该不会往外说的,”方照有些急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马上就去医院。”叶泽南掐灭了手里的烟。

  ………………

  乔沫干呕过后,在洗手台洗手,看见洗手间内,宋予乔低着头走出来,似乎是在想事情,没有发觉到乔沫的存在。

  乔沫在洗过手之后,手上的水珠一甩,转身的时候过猛了一下,正好撞了宋予乔一下,两个人同时都踉跄了一下,乔沫没有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宋予乔看见乔沫的时候,差一点都脱口而出“原来是你啊”,赶忙将她扶起来,“你没事儿吧?”

  乔沫摆了摆手:“没事儿,哎,你的包掉了。”

  “这不是我的。”

  宋予乔压根就没有拿包,只不过地上确实是有一个粉红色的女包。

  乔沫将地上粉红色的女包拿起来,“不是你的吗?”

  宋予乔摇了摇头。

  “这也不是我的。”乔沫拉开里面的拉链看了一眼,“一会儿拿出去给了大堂经理吧。”

  宋予乔没有否定,她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也没有想着看包里的东西,她也不准备和叶泽南那边的人有过多的接触,刚刚准备转身离开,身后乔沫就拉了她一下。

  “你是要出去么?我刚好要进洗手间,麻烦你给了大堂经理吧。”乔沫笑了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