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56 要不要过来跟我和爸爸一起洗澡呀? (推荐票22000加更)

156 要不要过来跟我和爸爸一起洗澡呀? (推荐票22000加更)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74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4

  

  裴昊昱这个小家伙被人打量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上有些红,想要咧开嘴笑,笑了一半又忽然闭上了嘴巴。因为他想到自己掉了一颗牙齿,不太美观不要吓到乔乔妈妈了才好。

  席美郁问:“叫什么名字?”

  裴昊昱一向都不认生,挺了挺小胸脯,“我大名叫裴昊昱,小名叫裴小火。”

  小火……

  是了,这个名字是女儿给起的,尚且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她还抱过,没想到。现在竟然长成这么大了。

  “来,你过来。”席美郁向裴昊昱伸了伸手。

  宋予乔心里一直在打鼓,她将裴昊昱向前拉着走了几步路,她不知道当初在温哥华生下这个孩子的事情,母亲是不是知道。

  虽然说现在有很多都是未婚先孕,但是很多人思想观念里对于这种现象还是排斥的。

  裴昊昱走到席美郁面前,看着这个小家伙,倒是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现在正咧着嘴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还有脸颊上的酒窝。

  裴斯承站在偏后面的门边。头顶的灯光并不是十分明亮,照着他身上衬衫的褶皱十分明显。

  席美郁的目光从裴昊昱身上移开,看了一眼裴斯承。又落在站在前面的宋予乔脸上:“这是裴斯承的孩子?”

  宋予乔既然在今天打算把裴昊昱带到母亲面前,那么必定就不能只说裴昊昱是裴斯承的孩子,那样的话。母亲一定会怀疑裴斯承的私生活混乱,对裴斯承的意见就会更大,所以,今晚必定是要把裴昊昱的事情说清楚。

  宋予乔点了点头,说:“妈,我有话跟你说。”

  身后,裴斯承知道此时应该给母女两人留下一点私人空间。所以就上前,蹲下来将裴昊昱直接抱起来,转身上了楼。

  宋予乔在席美郁的身边坐下,盯着面前茶几上正在冒着热气的茶杯,抿了抿嘴唇,“裴小火是我的孩子,我看过DNA的亲子鉴定了,没有错。”

  在茶几上,是一杯茉莉茶,席美郁喜欢喝茉莉茶,这个喜好一直延续到现在。

  她端起茶几上的一个青花瓷盏,用手指在上面摩挲了两下。

  母亲一直很重视保养,就算是现在已经五十二岁了,手上的皮肤还是很细白,平时做研究,也都是带着手套。

  宋予乔顿了顿,“我也不知道自己生过孩子,脑子里没有记忆,但是以前做过生孩子的梦,之后看见亲子鉴定,我就……”

  席美郁打断了宋予乔的话,说:“裴小火是你的孩子,这我知道。”

  听了母亲说这句话,宋予乔的头一下子抬了起来,眼睛里充满着诧异。

  “妈,你知道?”

  宋予乔想过很多可能性,她知道母亲性格上的固执,所以如果知道自己未婚先孕了,一定不会姑息自己把孩子生下来的。

  席美郁点了点头:“知道,我是之后才知道的。”

  “但是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宋予乔又开始觉得头疼,太阳穴好像是针扎一样疼。

  席美郁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将女儿握紧拳头抵在太阳穴上的手拿了下来,“就应该不记得了,你生了一场大病,把那些该忘了的都忘了,不该忘的都记得,这样就很好。”

  宋予乔表情出现短暂的空白,“为什么我会生一场大病?”

  “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不太清楚,毕竟你在温哥华的那两年,我没有太管过你,”席美郁揉了揉眉心,“因为平时对你太放心了,你比你姐姐让我放心,不过就是因为太放心了,才会变成那个样子。”

  宋予乔相比宋疏影,如果一个是乖乖女,那么另外一个就可以比作小太妹,两个姐妹的性格差异过于明显。

  只不过现在看来,裴斯承对宋予乔,当真是不错的。

  就从裴斯承对她刻意的为难都没有丝毫怨言,就可以看得出来,现在裴斯承对宋予乔,当真是没有话说,很好。

  宋予乔看着母亲,想要听母亲接下来说的话,但是席美郁却忽然站了起来,“今天出门太累了,我上去先去休息了。”

  “妈……”

  宋予乔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母亲给打断了,席美郁走到楼梯口,转过身来,“你给杰西卡打一个电话,问他要奥里奇博士邮箱的密码,他只给了我邮箱号,忘了给我密码了。”

  “要我打给杰西卡?”

  席美郁点头:“杰西卡说很想你,但是你这两天好像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他。”

  宋予乔瞬间就明白了母亲的用意,是想要借由要奥里奇博士邮箱密码,给杰西卡打个电话。

  宋予乔给杰西卡打电话,约了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她将手机拿在手里,回想了一下母亲刚才的一番话,不管当初发生过什么,母亲的意思,是接受裴斯承了么?

  但是,她的好奇心,却已经被勾起来了。

  记忆中,缺少一部分最美好的爱恋,那种感觉是绝对不舒服的,就比如说现在就算是和叶泽南形同陌路,她也并不愿意把曾经那一份校园时候的青涩爱恋给忘掉,都是自己记忆里的一部分,就好像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只不过看母亲的意思,并不愿意提起她当时发生的事。

  宋予乔在床上躺着,开了微信,和郑融华筝聊了一会儿,却还是没有等到裴斯承,就起身,转而去了裴昊昱的房间,一开门,就听见从浴室里传来的裴昊昱的大叫声。

  “爸爸你离我远一点!”

  “不要靠这么近!”

  “我不要洗头发!”

  “你出去!换乔乔来给我洗澡!”

  宋予乔听了就知道,裴斯承这是在洗澡的时候又搞不定小家伙了,索性还是自己来好了。

  她便直接走进浴室里,也没有敲门。

  “还是让我给……”

  她的话,完全就堵在了喉咙里。

  因为,在水雾氤氲的浴室里,花洒下,裴斯承和裴昊昱两个人全都是赤裸着的,裴昊昱头发上全都是泡沫,头发上的泡沫,因为角度和方位问题,正好蹭在了裴斯承的小腹部位……

  宋予乔的脸一下子充血,急忙转过身来,夺门就出去了。

  而小家伙的声音还在水汽中氤氲着,“乔乔,你要不要过来跟我和爸爸一起洗澡呀?”

  裴昊昱说完这句话,就被头顶的水流洒了一脸,呸呸呸地吐着口中的泡沫。

  ………………

  在裴昊昱洗过澡之后,宋予乔在床边给裴昊昱讲故事的时候,颊边还是烫的。

  裴昊昱一整天都没有合眼,现在躺在自己家里的小床上,身边还有乔乔讲故事,果真是很舒服,不过几分钟,就已经睡着了。

  宋予乔起身,将墙上的灯按掉,转身出了房门。

  她在刚才给裴昊昱讲故事的时候,其实是机械的读出来的,她的脑子里在想着另外一件事。

  到底发生过什么呢?

  宋予乔的心,真的让母亲几句话勾的蠢蠢欲动了。

  回到卧室里,她首先问裴斯承,就是这个问题。

  裴斯承躺在床上,手里正在拿着iPad浏览网页,身上穿着一件睡袍,睡袍上的衣带系的很松,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不免的让宋予乔移开了目光,用略微冰凉的瘦瘪贴了贴自己的脸颊,走到衣柜旁去拿睡衣。

  “你还想知道什么?”裴斯承的目光越过iPad看过来。

  “知道所有啊,我觉得脑子里缺少了一部分的记忆,很不舒服。”

  宋予乔这一次换衣服,并没有顾及裴斯承,只是背对着他,将身上的衣服脱掉,背后的文胸扣子解开脱下,然后套上了睡裙。

  只不过,她倒是没有注意,她就算是不扭过来,在侧墙面上的落地镜里,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宋予乔换过衣服转过身,就正好对上裴斯承一双幽沉的眸子。

  她清了清嗓子,坐回到床边,推了一把他翘起来的膝盖,让他向里面侧了侧身,挪开床上一块空地,“问你呢,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么?”

  宋予乔向后靠,枕在裴斯承的小腹上,“我总觉得不大真实,现在有没有办法能让记忆恢复的,要么我们这个暑假重新回一趟温哥华,说不定我触景生情就记起来了。”

  裴斯承用手指捋着宋予乔的发丝,“好。”

  宋予乔讶异了一下,“你不是说真的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宋予乔往裴斯承的怀里缩了缩,也学着他的样子,将膝盖曲起来,双手搭在小腹上,“在温哥华,给我看病的是一个脑科的学者,奥里奇博士,他之前有说过可以利用催眠,唤醒潜意识的记忆,之前我精神略微紊乱的时候,也都是他给我开药,特别管用。”

  裴斯承依旧在帮宋予乔梳理着脑后的长发,淡淡的“嗯”了一声,目光停留在宋予乔在翘起双腿,睡裙滑下来露出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上,瞬间觉得宋予乔枕着他的小腹处紧了紧。

  宋予乔仍旧盯着天花板,看着头顶的一个大吊灯。

  女人真的都是有好奇心的,特别是宋予乔,她现在看着裴斯承,就迫切的想要知道五年前的裴斯承,甚至是七年前的裴斯承,她不想错过任何时候的他,如果有可能的话,她都想要将郑嘉薇口中尚且在学生时代的裴斯承给找回来。

  恋爱中的女人,或者说是热恋中的女人,心里都会有些小心思的,占有欲,不光男人有,其实女人也有。

  ………………

  第二天一大早,宋予乔定的闹钟还没有想,裴斯承就把她吻醒了,比闹钟都准时。

  迷蒙中,裴斯承从蜻蜓点水的吻,到缠绵的深吻,等到宋予乔完全没有了睡意,他才移开了唇,直接将宋予乔给抱了起来,俯身帮她穿上拖鞋。

  “下去教我做早餐。”

  朦胧中的宋予乔听了这句话就完全愣住了,“啊?”

  裴斯承觉得宋予乔这种清晨尚且没有睡醒的呆萌表情简直太可爱,在她额上吻了一下,“要给岳母大人一个好印象。”

  这真的是最早的一次,宋予乔看了一眼时间,才五点半。

  真早。

  因为席美郁之前都是在国外,宋予乔便决定做鸡蛋饼,熬八宝粥,冰箱里的食材比较齐全。

  在裴斯承动刀之前,宋予乔一直以为,裴斯承绝对是不会做菜的,但是,当裴斯承很是干脆利索地将一个青椒切丝,宋予乔略微有些震惊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我学过刀工,”裴斯承温柔地看了一眼宋予乔,“你忘了,我还雕过一朵萝卜花送给你过。”

  宋予乔眨了眨眼睛,“哦,原来我收到的第一束花不是到付的,而是一朵萝卜花啊,裴大总裁,你寒碜不寒碜人啊。”

  …………

  席美郁醒的也很早,她一向都是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习惯,先在阳台上眺望了一下远方云霭,转身下楼,就听见从厨房里传来宋予乔和裴斯承之间的说话声。

  她走近了一些,正好看见裴斯承双手全都是面粉,而女儿双手绕过裴斯承的腰,将围裙给他系在身后,裴斯承微微曲双膝,在宋予乔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这样的场景,看起来真的很和谐。

  席美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转身出了厨房。

  她需要找个时间给奥里奇博士打个电话交流一下,不过,最终的决定权,依旧是握在宋予乔手里的。

  “妈,你醒了啊?”

  宋予乔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冲席美郁甜甜的笑了一下:“斯承在做早餐呢,你先看会儿电视哈。”

  席美郁知道宋予乔这是专门说给她听的,好讲裴斯承在自己心里的分数提高。

  席美郁向加拿大的研究所里告了两个月的假期,这两个月,可是要好好休息一下的。她刚刚打开电视,没有多久,楼梯上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席美郁看过去,扶了扶鼻梁上的一副眼镜。

  裴昊昱揉着迷糊的双眼,从楼梯上下来,赤着脚也没有穿拖鞋,从席美郁面前颠儿颠儿地跑过去,直接跑到厨房门口,向里面看了一眼,才又转身跑出来,在经过沙发前,似乎这才看见了席美郁,吓了一跳,愕然瞪大了眼睛,然后咧开嘴嘿嘿一笑,光着脚就跑到沙发旁边,直接跳上来坐在了席美郁身边。

  席美郁看着这小家伙一连串惊异的动作,忍俊不禁。

  裴昊昱从茶几下面拿出来一包薯条,自己先满口抓了一大把,然后递给席美郁,口齿不清地说:“给你,很好吃的!”

  席美郁接过裴昊昱手中的薯片,笑了笑:“谢谢。”

  裴昊昱讨好的笑了笑:“客气啥,嘿嘿嘿。”

  忽然,门铃响了。

  裴昊昱从沙发上一下子跳下来,“我去开门!”

  席美郁看着裴昊昱撒丫子跑的样子,就想起了宋予乔小的时候,也总是这样毛毛躁躁的,不禁摇了摇头,也随即站起身来,跟着小家伙去走到玄关处开门。

  “你会开么?”

  “会!”

  十分响亮有力的一个字回答。

  席美郁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裴昊昱已经将门打开了。

  只不过,裴昊昱一张阳光灿烂的小脸,在看见门口站着的这个人的时候,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

  又是那个让人讨厌的小明星。

  裴昊昱噘着嘴,仰着脸瞪着这张让人讨厌的脸。

  张梦琳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绕到一家老字号的早餐店,买了早餐,才来到裴斯承的公寓。

  因为宋予乔的事儿,张梦琳已经整整一个月都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了,今天在微博头条看见华筝和裴颖的视频,顿时很怀念那个时候她霸占热门的时候啊。她在今天来之前,还特意请示了一下经纪人,可不可以去打扰到裴斯承,经纪人只说了一句话:“不要太过分就可以。”

  什么不算是太过分?

  张梦琳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过分过,裴斯承曾经是她姐的未婚夫,怎么可能过分?

  张梦琳在门口调整好了脸上的笑,以为开门就可以让裴斯承看见最灿烂的笑,但是,等到打开门,脸上的笑却僵住了。

  为什么又是一个女人?!

  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小了的女人?!冬共斤号。

  果然,霸道总裁的桃花运就是连绵不断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