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49 身体里住着一头野兽

149 身体里住着一头野兽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77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1

  

  裴斯承在开车陪同宋予乔一同回华苑的路上,宋予乔意料之外地接到了梁小六的电话,她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梁小六三个字,举着给裴斯承看:“你看。是不是打错了?”

  裴斯承随意说道:“打给你就接。”

  既然裴斯承是这样说的,宋予乔也就接通了,但是,梁易却在电话那头说:“三嫂,三哥是不是在你旁边呢?”

  宋予乔脸上的表情古怪了一下,看向裴斯承,“嗯。在我旁边。”

  梁易那边笑了一声:“麻烦你让三哥接个电话呗。”

  宋予乔直接将手机贴着裴斯承的侧耳,“找你的。”

  梁易说:“三哥,我们现在在俱乐部呢,带上嫂子过来玩儿玩儿呗。”

  梁易现在是兄弟几个里最闲的一个,没有女朋友,而且在家里不是长子,并不需要承担家业,没有压力,没有女朋友需要哄,就是四处找几个哥哥溜达,裴聿白总是给他安排一些需要费心力去做的工作,也没有能把他身上那种玩乐的性子给收一收。

  他之前总是喜欢去顾青城那边混场子,但是现在顾老大还在拉斯维加斯,而且夜色停业。他这段时间便喜欢跟着薛淼,偶尔去陆小五家里去逗逗雪糕。

  裴斯承知道梁易这点心思,笑了一声:“我现在受你三嫂管束啊,这事儿你得问你三嫂了。”

  宋予乔微睁了眼睛,“管我什么事儿?你自己拿主意。”

  梁易在电话另外一头,直接顺杆爬:“那我就给三哥三嫂留个位置了,尽快过来。”

  说完,梁易不给留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宋予乔看裴斯承脸上神色淡淡的,就问:“俱乐部是什么?不是严打么?”

  裴斯承解释道:“确实严打,但是皇天的俱乐部里面现在只开放的是聚餐、KTV、桌球,桥牌。其实顾青城的夜色也可以这么搞。会比皇天俱乐部更好,但是顾青城懒得搭理,索性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宋予乔听的似懂非懂,因为裴斯承所说的桌球和桥牌,她都不会。

  “那就去了?”在经过一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裴斯承撑在方向盘上,侧过脸来看了宋予乔一眼。

  “随你咯。”

  宋予乔把手机收进包里,侧头莞尔笑了笑,红唇之间露出一线洁白的牙齿。

  裴斯承心头一动,用手指指腹在宋予乔嘴角轻触了一下,随即转过来看着前方挡风玻璃。等到红灯闪烁,双手握着方向盘,踩下油门。

  说实话,宋予乔对于类似于夜色的这种娱乐休闲场所,内心里还是有所畏惧的,如果不是裴斯承一起,她是绝对不会来的。

  不过,就算是跟着裴斯承。心里也是要顾及三分的,宋予乔可没有忘掉,上一次在夜色,裴斯承陪着她玩的那个一分钟的限制级游戏,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阵的脸红心跳,觉得唇上还残留有那种细腻的触感。

  裴斯承的手很自然地搭在宋予乔的腰上,不松不紧。

  薛淼梁易众人都在小餐厅的自助餐台吃一些东西,宋予乔和裴斯承吃过了,便直接进了包厢。

  这个时候包厢里没有其他人,裴斯承进了包厢,就先把外套的休闲款西装给脱了,宋予乔现在看见他脱衣服的动作,都下意识地往后一退,“你想干嘛?”

  裴斯承松了松领带,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我热。”

  好像他做任何动作,只要是稍微大一点的动作,宋予乔都会好像是惊弓之鸟。

  宋予乔索性不再看他,而是径直走到点歌台,俯身,看看电脑里面有什么歌。

  刚刚打开列表,身后包厢的门就开了。

  他们几个已经吃过东西来了。

  薛淼走过来,说:“唐七少跟小六去打桌球了,也幸好唐七不来唱歌,他一开口,全包厢的人就都要给跪了。”

  宋予乔听了薛淼的话觉得挺稀罕:“唐七少么?真的这么难听?”

  她觉得应该是夸大其词了吧,有陆景重这位歌神级的人物在,这些兄弟们谁唱歌应该都是不着调吧。

  薛淼看宋予乔一脸不信的模样,直接叫了一个服务生,去把打桌球的那两人叫了回来,直接点了一首调子绝对好唱的《简单爱》,把麦克风递给了唐玉珏。

  唐玉珏绝对是赶鸭子上架,来了就被塞话筒开始唱歌。

  这一嗓子不要紧,宋予乔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薛淼刚刚会这么说了。

  裴斯承揽着宋予乔的腰,嘴唇贴在她的耳垂上,“我们一会儿也合唱一首歌?”

  宋予乔的耳朵被裴斯承这么一接触,顿时有些痒了,向旁边偏了偏头,“我才不会唱歌。”

  裴斯承揽着宋予乔的手臂收紧了一些,刚才只是嘴唇贴在宋予乔耳边,现在直接就含住了,“那就陪我了。”

  梁易就站在裴斯承和宋予乔身后,看着前面秀恩爱真是心里不爽啊,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是孤家寡人了,心里好不爽!

  他走过去开了一罐啤酒,问薛淼:“你跟蓝萱姐的婚约算是作废了?”

  薛淼挑了挑眉:“作废了。”

  梁易真心觉得,其实薛淼和蓝萱还是挺般配的,不知道薛淼心里是怎么想的,还拱手把蓝萱给放走了。

  这边裴斯承已经拉着宋予乔去选歌了。

  宋予乔会唱的歌不多,特别是在工作这几年,她不像周海棠一样追星,自然也就不了解谁的新歌哪首新歌好听,在前面手指滑过一些歌曲的名字,后面梁易在起哄,说一些很是暧昧的歌名。

  裴斯承弯下腰,拉住宋予乔的手,在屏幕上指了一首歌名《只要有你》。

  “唱这个歌?”

  算是一首比较老的歌了,宋予乔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旋律,还可以想象的出来,便点了点头站起来,“好。”

  原本第一句应该是女声唱的,但是宋予乔只听前奏,基本上忘了后面怎么唱的,所以就换成了裴斯承先唱。

  裴斯承的声音低沉有磁性,透着一丝丝性感,宋予乔看着他脖颈上微微耸动的喉结,觉得心跳加速,在唱自己的部分的时候,连歌词都唱错了。

  唐七少坐下来,喝了一口酒,抿了抿嘴唇,要是他也能唱歌不跑调,那也能和温温一起情歌对唱了。

  唱过歌之后,又去玩儿了一会儿桌球,宋予乔不会玩儿,便坐在一边观战,梁易从第一轮被刷下来之后,就没有了再次上场的机会,索性就陪着宋予乔在一边喝酒聊天。

  “三嫂,我票已经订好了,去泰国,估计玩儿两三天,唐七家的温温也去。”

  “嗯。”

  宋予乔去哪里都无所谓,总之她是跟着裴斯承的,她看着裴斯承俯身持杆打桌球的姿势特别养眼,显得西装裤下的双腿特别修长,优雅的好像是一个王子。

  梁易反正闲坐着也没什么事儿,便叫人拿来了一副扑克,开始教宋予乔玩牌,特别是自己的必杀绝技,“这么玩儿,绝对不会输的。”

  这边梁易在教宋予乔玩绝对不会输的牌,球桌旁,薛淼让手下的人递上来一个天鹅绒的盒子,直接拿给了裴斯承。

  “已经装好了?”

  薛淼点了点头:“装好了,定位会发送到你的手机上。”

  裴斯承的手指在天鹅绒的盒子上摩挲了两下,放进口袋里,仍旧是若无其事地持杆,然后俯身,轻击了旋转球,进洞,干脆利落。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原本梁易说再玩儿一局,但是裴斯承看着这边宋予乔双眼眨动的频率有些慢了,看起来呆呆的,转过来看着梁易:“你又灌她酒了?”

  梁易急忙向后跳了一步,躲在了薛淼身后,“三哥,绝对只有小半杯,谁知道三嫂酒量这么差。”

  裴斯承便与几个人告别,扶着宋予乔出了俱乐部。

  宋予乔确实只是喝了一点点,真的是算不上醉,可能有一半是困的。

  等两人回到华苑,裴斯承让宋予乔靠着墙站着,不要摔了,然后开了门,拉着她进去。

  “这是什么?”

  宋予乔低着头,看见在地面上的一个快递的包装盒,上面的收件人赫然就是自己的名字,可是宋予乔不记得最近在网上买过什么东西啊?

  裴斯承也没有在意,便任由宋予乔自己去拆包装,自己先进了浴室去洗澡。

  宋予乔拆开包装,打开里面的一个精品包装的盒子,然后眼睛都瞪直了,她用手捏着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的一块布料,或许连一块布料都算不上是,就是一层薄纱,还有很漂亮的金链子,这是什么啊?!

  身后的浴室门又开了,宋予乔吓的赶忙把衣服扔进盒子里,然后将盒盖扣上,转过身来笑了笑,“你怎么又出来了?”

  裴斯承赤裸着上身,看着宋予乔瞬间就红的好像滴血的脸庞,挑了挑眉:“我出来拿睡袍。”

  不知道为什么,宋予乔对上裴斯承的目光,莫名的觉得心虚,明明这东西不是她自己买的,她凭什么要心虚啊。

  “我下去倒杯水喝。”

  宋予乔说完,就直接拿了盒子转身想要出门,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伸过来一只手,直接将前面的卧室门给落了锁,收回手的时候顺带将宋予乔手中的礼盒给拿了过来。

  “哎。”

  宋予乔转身就要抢,结果裴斯承已经将礼盒给打开了,并且拉长了尾音说了一句:“哦,原来乔乔喜欢增加点别样的情趣啊。”

  “不是我买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送到这里。”宋予乔摆手。

  “不是你的?”裴斯承一笑,“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见,偷偷摸摸的样子?”

  说着,裴斯承的手臂就直接环上了宋予乔的腰,手里的礼盒已经掉在了地上,只剩下裴斯承在手指上勾着的那一抹黑色蕾丝纱衣。

  宋予乔觉得裴斯承的手掌烫的好像是烙铁一样,她腰间的皮肤都在一瞬间灼烫了起来。休名场号。

  本来就是怕你看见。

  裴斯承的呼吸拂在宋予乔耳边,“穿给我看看。”

  宋予乔知道现在的裴斯承,身体内住着一头野兽,绝对不能明着忤逆,便忽然想到了梁易在俱乐部的时候说的那个扑克牌的玩法,眼光一亮:“如果我赢了,我就可以不用穿!”

  裴斯承的目光带了几分醉意,“好。”

  只不过,当宋予乔第三次抽到裴斯承手中的红桃A的时候,挫败地将手中的扑克给丢在床上,“不会吧,小六说了这样发牌绝对不会有输的啊。”

  但是,为什么三次都是她输!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红扑扑的小脸,还有一双玲珑剔透的双眸,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梁易的玩牌技巧,还是从我这里学到的,你还不如让我教你。”

  “好啊,那你教我咯。”

  裴斯承很自然地将身后的内衣递过来,“学费。”

  宋予乔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也就狠了狠心,抓起那套情趣内衣,就进了浴室:“我去洗澡。”

  裴斯承笑着摇了摇头,他刚刚已经看见了从礼盒里面掉出来的一张纸片,上面四个字:新婚快乐!

  这是老妈的笔迹,裴斯承比谁都清楚。

  看来,老太太真的是煞费苦心了,裴斯承刚刚就不该带着宋予乔去俱乐部玩儿那么两个小时,应该提早回来。

  宋予乔在浴室里洗澡洗了将近一个小时,知道身体都被热水冲刷的蒙上了一层绯红的水雾。

  她在浴室里,就先将头发吹的半干了,其实就是在磨蹭时间,才脸色发红的拿起来那件情趣内衣,竟然发现,根本就不知道从何下手!

  裴斯承在外面也着实是很有耐心,先是上朋友圈逛了一圈,又拿着手边的报纸,从月初的第一章翻到月末,浴室的门才咔哒一声打开了。

  不过宋予乔穿着他的一件男士的白衬衫,衬衫下摆刚好打到大腿根部的位置。

  裴斯承只是抬眼扫了一眼,然后将报纸放在一边,坐起身来,拍了拍床边的位置,“过来。”

  宋予乔踱着小步子,一点一点移动过去,坐在床边。

  她自始至终全都低着头,没敢抬头看裴斯承的双眼,怕被那双黝黑双眸里窜起来小火花给惊异到。

  裴斯承每到了这种时候,宋予乔越是害羞,他就越是存了逗弄的心思,越发的好像是吃西餐一样,慢条斯理。不慌不忙。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这个时候,还给宋予乔抛出一道选择题来,也真是足够看得出裴斯承的忍耐力了。

  他当真是每一次前戏,都会十足认真地来挑逗起宋予乔的感觉,将她的感官触觉全都调动起来,像一条美女蛇一样在身下不停地扭动,让宋予乔爱上和他做、爱的感觉。

  宋予乔觉得自己心跳加速地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不是没有和裴斯承上过床,只不过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好像专门搞了一个仪式一样,过程繁琐,要一点一点地去执行,完成。

  她的手放在领口的扣子上,然后一颗一颗解下来,手指越发的抖,都能够感觉到裴斯承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的灼烫温度,原本在浴室里被蒸腾的绯红,逐渐变成了熟透了的红,令人垂涎。

  “予乔。”

  裴斯承的声音在宋予乔的头顶响起来,低沉略微带着一丝黯哑。

  宋予乔微微抬起头,眼前就掉落下来一个很是漂亮的坠子,看起来特别眼熟,她在反应过来的同时,睁大了眼睛:“水晶之心?”

  这就是在那一次的慈善拍卖会上,宋予乔只说了一句别致,而裴斯承却已经抬出了千万价格的一条项链。

  宋予乔两颊晕染桃花,略微愕然的表情,让裴斯承忍俊不禁。

  他抬起手,将项链垂在宋予乔的锁骨上,在戴上项链收手的同时,将宋予乔肩上的衬衫顺手剥落,十分漂亮的水晶之心垂落在宋予乔胸前,让人移不开目光。

  裴斯承啧了一声,在将宋予乔压倒在床上的同时,心里不免的夸赞了老妈一番。

  裴老太太为了儿子的性福,也真的是煞费苦心了。

  不仅仅是裴斯承,还有大儿子裴聿白,裴老太太在半夜的时候醒了一次,也没有忘记给儿子要一个反馈。

  她给裴斯承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如下:嘿嘿嘿,儿子,感觉怎么样啊?我要确认收货评价啦,五星好评返现五元嘞,能不能给个买家秀啊。

  ………………

  这个晚上,注定是一个无眠夜,不仅仅对宋予乔和裴斯承是,就算是对徐婉莉和宋洁柔,也是。

  徐婉莉已经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不管宋洁柔如何规劝,她就是不停的哭,眼泪好像是开了水闸一样,最后一双眼睛红肿的简直就不能见人了。

  以前徐婉莉最听的就是姑姑宋洁柔的话,但是这一次,她认为宋洁柔是有意隐瞒,将她不能生育的事情给隐瞒了下来,也就不再理会宋洁柔了,甚至发脾气,甚至无缘无故的失声尖叫,惹得旁边有邻居直接打电话报警说扰民。

  宋洁柔暗自握紧了拳头。

  原本宋洁柔的计划,是在乔沫身上,因为乔沫与宋予乔第一眼看上去特别像,于是她就给了乔沫一些宋予乔的照片,让她照着这个样子穿衣打扮一下,结果果然,原本的三分像,成了十分,如果叶泽南在脑子不太清醒,比如说醉酒的情况下,绝对百分之百的可能性,把乔沫当成宋予乔!

  换句比较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借腹生子。

  至于徐婉莉不能结婚的事情,需要慢慢告诉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但是,却没有想到,在医院复检的时候,就一下子捅破了窗户纸,而且徐婉莉又被韩瑾瑜给吓到了,现在根本就不能让别人上前碰一下,碰一下都会尖叫然后痛哭失声。

  宋洁柔不得已,找了医生过来,给徐婉莉打了镇定剂,才让女儿安静了下来,一会儿躺在床上睡着了。

  她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去针对韩瑾瑜,而且现在宋予乔直接傍上了裴斯承,裴家她也惹不起,如果下一次真的再不小心得罪了宋疏影,她还真的怕韩瑾瑜所谓的几种对付人的办法。

  这些天,暂且就安安静静地在家陪着女儿吧。

  其余的人都是假的,只有她的女儿才是真的。

  宋洁柔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徐婉莉,爱人难道也有错了么,只怪你爱错了人啊。

  在隔壁房间里的郑小霞,听到没有哭闹声了,才重新躺下,顺便给乔沫发了一条信息。

  “好像是有点疯了,医生过来给打了镇定剂。”

  隔了许久之后,乔沫才回复过来一条短信:“嗯,我知道了,”

  ………………

  乔沫将手机放下,给叶泽南端过来一杯水:“你很渴么?这已经是第三杯了。”

  叶泽南摇了摇头,将水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我也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有些累了吧。”

  乔沫笑了笑:“那你休息吧,我去洗个澡,也睡了。”

  乔沫离开叶泽南的房间之后,还顺便将门给关上了,半个小时后,她洗过澡,身上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睡衣走过来,推开了门。

  “泽南?睡着了么?”

  房间里没有声音,乔沫便轻手轻脚地走进去,打开了在墙上的壁灯。

  躺在床上的叶泽南,正平稳地睡着,没有一点反应,似乎是已经睡的熟了。

  乔沫勾起唇来笑了笑,用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的手指,抚上了他的脸。

  “如果你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乖,不好么?”

  叶泽南没有反应,仍旧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呼吸起伏。

  乔沫俯身,手指抚摸上叶泽南的锁骨。

  “我不会害你的,我只是想要你,叶泽南,从第一眼,我就爱上你了,我从来都没有那种感觉。”

  她趴在叶泽南的胸膛上,听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

  “她们谁都抢不走你,你一定会离不开我的。”

  房间里的壁灯灯光是柔和的橘色,外面的风是燥热的,但是,莫名的觉得,这个夏夜,后背透着森凉。

  ………………

  把宋予乔放在裴氏的唯一一点好处,就是可以在眼皮子底下,任何事情就都逃不过裴斯承的双眼。

  以前的会议记录,全都是虞娜进去做的,但是宋予乔来了之后,虞娜的工作量减少了一半,但是黎北的工作量,增加了一半。

  早上宋予乔坐电梯来上班,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就看到桌面上的一个细瓶口的花瓶里,插着一支粉玫瑰。

  于欣欣冲宋予乔招手:“予乔姐,你看是谁送你的花啊,好漂亮!”

  宋予乔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于是,整整一个星期里,每天一束花,玫瑰百合蓝色妖姬,换着花品种的来送。

  作为回礼,宋予乔便在市场上买了一只绿毛龟,给裴斯承摆在了办公桌上。

  每次黎北进去汇报工作,看见老板桌子上玻璃缸里的那只懒洋洋的绿毛龟,都忍不住想要笑,但是每一次都被老板冷冷的目光憋回去,憋到内伤。

  原本定于明天去泰国的,要去海边,所以要买泳衣,宋疏影帮宋予乔挑了一件露背的,宋予乔皱了眉:“太暴露了吧。”

  “那你可以穿比基尼。”

  宋予乔一听,直接将泳衣塞进箱子里,顺道把宋疏影给塞进去的两盒冈本重新给丢了出来。

  “姐!”

  宋疏影摊了摊手臂,“别说你出去一趟也搞大了肚子。”

  宋予乔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过宋疏影,她之前不孕的报告是误诊,所以现在,肯定是要做措施的,只不过,这几次裴斯承都没有做措施,而且在完事之后七十二小时内严密监控,只要是入口的东西都要事先检查,所以她根本也就没有任何机会去买紧急避孕药吃。

  不过,既然姐姐这么说了,宋予乔就十分好奇了。

  “姐,那你的肚子怎么回事啊?”

  宋疏影直接将手边的一个抱枕冲宋予乔扔了过来,宋予乔笑着躲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姐你太霸道了。”

  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明天就要出国游了,当天下午,宋予乔却接到了来自加拿大的老妈的电话。

  “妈。”

  “我明天下午的飞机。”

  然后报上了航班号。

  再然后,席美郁留下一句:“你们姐弟三个看着办。”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