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47 写了整整一个本子他的名字

147 写了整整一个本子他的名字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717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0

  

  宋予珩还没有来得及将小家伙手里的照片给抢过来,裴昊昱已经跑着出去了,手里举着刚刚从小舅舅手里抢来的照片,从房间里跑出去。直接就撞进了宋予乔的怀抱里。

  “什么东西?这么高兴?”宋予乔护着小家伙,小心不让他摔倒。

  裴昊昱手中照片举得高高的,“看,小舅舅藏了我爸爸的照片!”

  后面宋予珩赶忙就解释:“不是藏的!”

  宋予乔已经将裴昊昱手中的照片给拿了过来,看见照片上的人,忽然愣了一下。

  这张照片……

  照片上确实是裴斯承没有错,但是。照片上的裴斯承,穿着是一身迷彩,上身迷彩并没有系扣子,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头上的帽子斜扣着,嘴里叼着一支烟,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兵痞子的形象,视线堪堪落在镜头上,似乎就是在看着她自己,宋予乔的心里猛的一跳。

  这应该是在裴斯承在部队那两年拍的照片吧,为什么会在宋予珩手里面?

  宋予乔脸庞有些发热,看向宋予珩,宋予珩清了清嗓子,说:“在温哥华邓肯叔叔的别墅。我不是住你原来那个房间么,然后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找到的,还有一些照片,我都带过来了,姐,你跟我进来。”

  宋予珩转身进了房间,宋予乔随后跟着。

  后面跟屁虫裴昊昱马上就跟了上去,被裴斯承直接拎起来丢到了沙发上,“坐好,不要总想着听墙角。”

  裴昊昱仰着脸看了老爸一样,两手一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摆了这个姿势不过三秒钟,抬眼一看,老爸已经站到门口去了,便连忙起身,跑去站在老爸身边。

  这一大一小,算是把门给堵死了。

  宋予乔本就没有打算瞒着裴斯承,所以身后的门本就没有关上。

  她随着弟弟蹲下去,看着宋予乔从行李箱的最下面,翻找出来好几张照片,可能是因为装行李的问题,所以有两张照片折了,用手将照片抻展。放在膝盖上。

  宋予乔从弟弟手里接过照片来,一张张翻看过去,照片上全都是裴斯承,有穿着正式军装的裴斯承,还有休闲装,还有穿着臃肿的羽绒服,背景是大片的雪地,最后的照片。是一张背影,昏黄路灯下,两人携手并肩的背影。休何序划。

  正是宋予乔她自己和裴斯承。

  似是有所感应一般,宋予乔侧首看了一眼在身后的裴斯承。

  裴斯承插着裤袋,目光平静如水,静静地看着宋予乔。

  而在裴斯承身侧,在另外一边靠着的小家伙,也学的老爸的样子,插着裤袋,虽然裤袋有些小,他的小胖手插不进去。

  宋予珩怕姐姐误会,解释说:“房间里的东西,一大部分妈都已经收拾过了,这些照片是在床板下面压着的,上一次我抬床,才发现了,之前一直想给你打电话,后来因为入学的一些事情给耽误了,这一次老妈让我回来,我才想起来给你带了过来。”

  身后一个颀长的黑影覆上来,十分自然地拿起宋予乔手中的照片,“你妈妈知道么?”

  宋予珩摇了摇头:“她只是收拾了房间,床下的东西还是我在自己从床下翻东西才找到,也没有告诉她说,对了,还有一个笔记本。”

  说着,宋予珩就从行李箱的最下面找到了一个本子。

  这也是他之所以知道裴斯承姓名的原因。

  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硬皮本,本子上是一幅意境特别美的山水画。

  宋予乔打开本子的手有一些抖,打开本子,映入眼帘的,就是整整一页的名字,只有三个字,全都是“裴斯承”,向后翻一页,仍旧是整整一页的名字。

  她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

  一个本子,写了整整一个本子,裴斯承的名字。

  宋予珩说:“姐,你该能认出来,这是不是你的字?”

  宋予乔没有回答,而是将照片夹在笔记本里,站起身来。

  可能是蹲在地上的时间有些久了,一旦猛的站起来,就会觉得头有些晕,眼前一黑,有些冒金星了。

  身后已经有一双大手扶住了她的肩膀,靠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我没事了。”

  三秒钟过后,宋予乔的视线重新恢复清明,对身后的裴斯承笑了笑。

  从金水公寓出来之前,宋予乔先去看了看姐姐,问:“韩哥是不是晚上会过来?”

  可能是宋疏影在怀孕前期太过轻松了,所以现在到了怀孕后期,小腿有些浮肿起来了,最近还总是不管吃什么都会吐,原本就不胖,现在看起来下巴愈发的尖。

  “你不用管我,我自己能照顾好我自己。”

  宋予乔说:“要是韩哥不来,我晚上就在这里陪你了。”

  宋疏影无所谓的摆手,不过在伸手拿手机的时候,都有些因为肚子,费力了一些,“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好吧?”

  宋予乔亲眼看见姐姐给韩哥打了电话,不过,接通之后,不知道韩瑾瑜在电话另外一头说了什么,宋疏影的口气就开始冷硬起来,“我打电话就是想让你过来了?你别过来啊,看看你来的时候我给你开不开门。”

  宋予乔直接走过去,从宋疏影手里把手机拿了过来,转过身去,对着话筒叫了一声韩哥。

  韩瑾瑜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予乔?我晚一些会回去,你不用担心。”

  宋予乔点了点头,“我姐姐可能有产前综合征,一般孕妇应该都会有的,韩哥你就抽时间多陪陪我姐。”

  电话里韩瑾瑜还没有说什么话,宋疏影就说:“予乔,你这胳膊肘开始往外拐了,我脾气一直就是这样不好,想砸东西就都砸了,什么产前综合征,根本就不会有。”

  宋予乔挂断电话,又把手机放的远了一些,“姐,手机这些电子产品都有辐射,你不用经常用,闲了就看看书,叫予珩来跟你说说话。”

  “快走吧,”宋疏影摆手,“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啰嗦了。”

  宋予乔笑了笑,转身,身后小家伙就好像是一个球一样滚了过来,直接跑到宋疏影的床边,还伸手摸了摸宋疏影圆滚滚的肚子。

  “小妹妹再见喽,大哥哥会再来看你的。”

  宋疏影因为裴昊昱这种小心翼翼的口吻忍俊不禁,“你怎么知道是小妹妹?”

  裴昊昱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因为妹妹才可以像言言一样可爱啊,我才不想要弟弟。”

  不过,裴昊昱的这个愿望,在短时间内,恐怕是没有能实现。

  ………………

  裴斯承之前来的时候并没有开车,现在一家三口便沿着马路边走,夜色深重,路灯的灯光将身影拉的颀长。

  裴昊昱好像是一只脱缰的小野马,在路上来来回回的跑,从这根电线杆,跑回来跑到前面一根电线杆,然后再跑到宋予乔这边,用自己的保温水壶喝一口水,让乔乔给他擦一下脑门上的汗,再接着来回跑。

  宋予乔将保温水壶重新放回裴斯承手臂上挂着的裴昊昱的大书包里,再收回手的时候,却被握紧了手腕。

  裴斯承的指腹在宋予乔手腕上摩挲了两下,然后向下,包裹住宋予乔的手,手指尖在宋予乔的掌心里划了一下,宋予乔随即捏紧了手掌心,目光略带了一些娇嗔,看向裴斯承。

  “在大街上,就不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了,好不好?”

  裴斯承莞尔一笑:“我只是牵了牵手,是谁脑子里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了?”

  宋予乔无言以对,索性不说话,反正现在就是多说多错,索性闭上嘴巴。

  裴斯承牵着宋予乔的手,大手将她的手完全包裹在掌心内,说:“原来,我说,我在整理相册的时候,怎么少了那么许多照片,原来是你藏起来了。”

  宋予乔脸颊有些发红了,“我不记得了,说不定是你送给我的。”

  “就算是我送给你的,那礼尚往来,是不是要给我回礼呢?”裴斯承说,“我不要好几张,只要一张照片。”

  “我没有照片,全都存在电脑里,没有纸质照片。”宋予乔直接回绝。

  “就你钱包里那张照片就可以啊,”裴斯承说,“我已经看到过好几次了。”

  裴斯承说完,直接就环住宋予乔的腰,另外一只手拉过她手中的包,伸手向里面拿钱包。

  宋予乔被裴斯承这么一搂,腰上一痒,忍不住就笑弯了腰,“现在在大街上,你就不能收敛一点……”

  裴斯承托着宋予乔不让她蹲下去蜷缩身体,另外一只手干脆利落地从宋予乔的包里拿出了钱包。

  宋予乔失笑。

  裴斯承一直表现的特别成熟有涵养,会非常体贴地为她拨起耳后的发丝,但是有时候或许是自己说错了话,他就又会特别的强势,吻的用力,在床上的时候也会想要将她揉碎在骨肉里去。

  有时候,又会像现在一样,好像是一个大男生一样,会跟她抢东西,会跟她谈条件。

  前面的裴昊昱一转身,就看见老爸又在欺负乔乔了,立马飞毛腿跑过来,直接钻进两人之间,伸出来小胳膊小腿来,仰着头看着裴斯承,“爸爸,不许你欺负乔乔!你是个坏人!”

  裴昊昱这么说着,还嘟着嘴,双手推了一下裴斯承,只不过终归是力气大小,站在前面的裴斯承连晃都没有晃,裴昊昱哼了一下,直接转过来抱住了宋予乔,把后脑勺对着老爸。

  宋予乔摸了摸身前裴昊昱的小脑袋,嘴角仍旧带着笑意,看裴斯承却是看呆了。

  究竟是爱到多么铭心刻骨,才会在一个本子上,全部都一笔一划地写满一个人的名字?

  宋予乔不知道,但是,直到她从宋予珩的手里拿过照片和本子之后,之前的疑虑便都打消了。

  在失忆的那段时间里,她确实是爱着裴斯承的。

  而现在,也在一点一点爱上。

  ………………

  这些天,徐婉莉觉得心情还算是不错,因为肚子上丑陋的刀疤又淡了些。

  她已经许久都没有同母亲徐媛怡打过电话了,今天随时忽然想起来,就打了一个电话,只不过徐媛怡好像正在忙,只说了两句话,就问:“还有其他事?没事我就挂了。”

  因为这种平平淡淡的口气,徐婉莉彻底发了脾气。

  她知道,母亲自从有了弟弟之后,心思就全然都不在自己身上了,原本对她就并不是很上心,现在远在C市,她怀了孩子,又流了产,竟然都没有一句安慰的话,相反却表现出来不耐烦。

  “妈,就算是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也是你女儿!每次我打电话给你,你都是不冷不热的,你怎么能对我这样?!”

  徐媛怡心里清楚,徐婉莉虽然是跟着她的姓,但是实际上却是宋洁柔的女儿,现在宋洁柔带着她在C市,她根本就用不着多此一举地去关心了,不过她倒是也疑惑了,为什么宋洁柔不直截了当地告诉徐婉莉真相。

  “莉莉,不是妈不关心你,这边实在是太忙了,你也知道,我看着你弟弟,才四岁多,还要帮着你宋翊叔叔公司里的一些事情,你就谅解一下妈妈,没有时间去S市去看你,你也抽个时间回来一趟。”

  徐婉莉听着母亲的口吻软下来了,也“嗯”了一声,“我回头跟姑姑一起回去。”

  宋洁柔最近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比较忙,徐婉莉觉得一个人好没意思,身体已经差不多养好了,就想要跟朋友一起去逛街,但是,她的朋友都是在S市,C市来了也没有多久,并没有多么要好的朋友,当郑小霞来提醒她记得下午去医院复检的之后,徐婉莉忽然想到了乔沫。

  这一次根本就用不着郑小霞帮徐婉莉打电话,她上一次留了乔沫的手机号,想到之后当时就打了过去。

  “我是徐婉莉啊,你今天有空么?我下午有去医院的复检,没人跟我一起。”

  徐婉莉这一句谎话,倒是说的顺理成章,还从桌边用两指捏了一颗葡萄,丢进口中。

  有时候,谎话说多了,就真的成了习惯了。

  电话另外一边的乔沫说:“好,我等下开车去接你。”

  徐婉莉一听就高兴了,说:“正好我们能一起去逛逛街。”

  ………………

  乔沫这边挂断了徐婉莉的电话,端着一杯新泡的菊花茶,给叶泽南送到办公室内,顺带请了假,“叶总,我下午有事,想要请两个小时的假。”

  叶泽南点头:“可以。”

  “下午的会议记录,我让苏苏代替了,她的工作能力还不错。”

  “嗯。”

  面对这样的叶泽南,乔沫咬了咬嘴唇,似乎是心里挣扎了许久,才终于将口中的话,说了出来:“泽南,我不想问你要什么结果,但是,女人都会有一份私心,我只有这么几年青春的时光,我想要得到一个准确的答复。”

  叶泽南抬头看了一眼乔沫,恍惚间,竟然觉得面前站着的女人,就是宋予乔。

  一样的职业装套装,头发不喜欢挽起来,喜欢披散在肩头,脸上从来都是淡妆或者素颜,脸上带着淡淡的表情,在曾经某个时候,质问他的时候,眸中泪光闪动,声音里都是苦痛。

  叶泽南闭上眼睛微微摇了摇头,想要将脑海中的这个幻象,与面前这个人的重影给挥散而去。

  不是宋予乔,就算是再像,也不是宋予乔。

  “我妈那里你也不用多在意,你有喜欢的人,就可以自己去找,我妈那里我去解释,之前你提出要工作的时候,我也说过了,来这里,就是你临时的一个跳板,你将来如果找到更好的所在,就可以离开。”

  乔沫的双眼忽然蹦出了眼泪,在脸颊上蜿蜒而下,“我喜欢你啊,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你一直是视而不见啊,我不是因为你把我救出来,感恩你才喜欢你的,从一开始我就喜欢你了,叶泽南,你看着我的眼睛好不好?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看看我的眼睛,看看能不能看到我的心?”

  叶泽南揉了揉眉心,端起面前乔沫刚刚端上来的菊花茶,喝了一口,闭了闭眼睛,面对这样的乔沫,他当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是因为在乔沫身上看到了宋予乔的影子,才会心动,但是现在,越发的察觉到两人不止是性格相似,就连穿衣打扮都越发的相似,每次看到乔沫,内心都有难以抑制的感觉,却已经分辨不清,到底是针对乔沫还是宋予乔了。

  或许,他在内心里对宋予乔的那点留恋,全都已经转移到了乔沫身上。

  对于乔沫,或许,是有感觉的。

  乔沫最后擦了一下眼角,“对不起,叶总,我失态了,我出去了。”

  叶泽南看着乔沫将门关上,深呼吸了两下,喝了一口菊花茶,才感觉好了一些。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有心悸的感觉,好像心脏被猛的攥住,然后透不过来气,心绞痛。

  不过都是间歇性的,两三天才会有一次。

  应该去医院里去做个全身检查了。

  ………………

  下午的时候,宋予乔陪着姐姐宋疏影来医院产检,身后跟着的是韩瑾瑜。

  宋予乔真心觉得很为难,她要是知道韩哥在,绝对不会再来当电灯泡来陪着姐姐了。

  “姐,有韩哥在,要不我就先撤吧,正好我还要去裴家大院接裴昊昱呢。”

  “你就打算把我这么个孕妇丢在医院里,自己跑了?”宋疏影用手指尖戳了戳宋予乔的肩头,“有点良心,我可是你亲姐姐,不是大街上捡来的。”

  宋予乔索性作罢,只向身后的韩瑾瑜耸了耸肩,做出一个很无奈的表情。

  韩瑾瑜今天其实很忙,但是百忙之中,还是想要抽出时间来陪着宋疏影来产检,不过,到最后,却直接连B超室都不让进。

  宋疏影说:“你就在外面等一下吧,好了我就会出来,有小乔陪着,也不会出什么事儿。”

  B超室内。

  宋疏影躺在床上,从B超显示仪里,看着腹中宝宝的轮廓,那些阴影交错,心里有些瑟瑟的痛。

  宋予乔却显得特别兴奋,特别是看着仪器上显示的宝宝的阴影,嘴角不由得向上翘。

  不过,宋疏影的胎位依旧不正,胎儿的头还是没有下来,如果想要顺产的话,现在就需要配合一些矫正胎位的姿势,坚持一个星期,再来看效果。

  这个时候,隔着一层隔板,听见外面有一个女护士在说:“这位先生,里面现在有孕妇,您是来找人么?”

  紧接着就听见了韩瑾瑜说抱歉的声音,“不好意思,我出去等。”

  宋予乔抿了抿唇,心想要不要自己出去把韩哥叫进来,宋疏影已经先开了口:“小乔,你去把他叫进来吧。”

  “好!”

  宋予乔马上起身,走到外面,看见韩瑾瑜正靠在墙面上,目光盯着前面空白的墙面。

  “韩哥!”

  韩瑾瑜转过脸来,看向宋予乔,“嗯?”

  “我姐让你进去呢。”

  韩瑾瑜在走进去的时候,脚步顿了顿,似乎是在揣度自己这样冒失是否合适,宋予乔在身后说:“快点啊,我姐还躺着等你。”

  宋予乔不知道之前韩瑾瑜是否陪着宋疏影来做过产检,应该是陪同过的,不过,即将成为一个爸爸的心情,必定是怕自己哪里会做的不好,纵使是黑白通吃的韩哥。

  她感觉到,韩瑾瑜虽然对别人都是面色冷峻阴沉,但是对待姐姐,从来都是小心翼翼。

  韩哥应该是爱姐姐的吧。

  韩瑾瑜走到床前,先是站着,低着头看了一眼宋疏影,又抬头看了一眼仪器上的胎儿的轮廓阴影。

  医生将睡前矫正胎位的操又说了一遍,包括一些动作应该怎么做,韩瑾瑜听的很认真。

  “先坚持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再来检查一次,看看胎位是不是正过来了。”

  宋予乔在隔板边站了一会儿,笑了笑,就转身走了出去,这个时候,就留给即将当爸爸妈妈的两个人吧。

  不知道是不是时间的问题,这个时候,走廊上的人并不多,只有寥寥的几个。

  宋予乔便站在公共座椅的右边,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没有裴斯承的短信,好像今天确实是比较忙的,早上宋予乔就看见虞娜在安排下午的会议,下午有一个从南方过来的一个考察团。

  宋予乔打算一会儿等到姐姐宋疏影出来了,就以公司有事为借口,先溜,然后给韩哥留下独处的空间,毕竟晚上还要去裴家大院吃饭,需要提前做好准备,每一次面对裴临峰的时候,宋予乔都觉得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生怕有点差池。

  她正在这样想着,前面忽然有一个人叫了她一声——“宋予乔?!”

  宋予乔抬起头来,她也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会再度遇上徐婉莉。

  徐婉莉明显也是没有想到。

  她瞬间就想起了,上一次她和姑姑伪造宋予乔不孕的证明,难道,宋予乔这一次来妇产科这边,是来重新检查?

  宋予乔跟徐婉莉没有任何话说,转身就往前走,但是走了两步,身后的徐婉莉却已经跟了上来。

  “宋予乔!”徐婉莉快步跟着,“上一次都是你害的,我的孩子流了产,你见了面不道歉,还想直接走人?”

  宋予乔转过来:“你不向别人身上泼脏水,是不是就浑身不舒服啊?徐婉莉,我告诉你,你如何,跟我无关。”

  “你都已经跟叶泽南离婚了,为什么他还一直想着你?!肯定你又勾引他了?!”

  徐婉莉不是没有找过叶泽南,但是每一次找叶泽南,全都是被拒之门外,她也才知道,原来能够接近叶泽南,全都是仰着宋予乔,现在宋予乔和叶泽南离了婚,她这个宋予乔名义上的妹妹,也就不再需要了。

  宋予乔听了徐婉莉的话,忽然冷笑:“你管得天,管的了地,你还管的了别人的心长在谁身上么?徐婉莉,叶泽南要是真能看上你,那才是瞎了眼。”

  其实,宋予乔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隐约有些漠然。

  已经和叶泽南分道扬镳,虽然那句做不成恋人,就做陌路人,是真的,只不过,宋予乔也希望将来在路上如果能够遇得上,她问一句“你还好么?”,叶泽南可以回答她一句“我很好。”

  是那种真心实意的。

  她对于叶泽南对她有过的伤害,永远都不会原谅,还是希望分开以后,彼此都可以过得好。

  徐婉莉听到宋予乔的这句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本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成型了,原本是能够拉住叶泽南的一个依靠,都是因为宋予乔被人绑架,她才会受到牵连,现在宋予乔竟然一句话都没有,相反还讥讽讽刺她?!

  她一把拉住宋予乔的胳膊,“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

  她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到从一边的医生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惊呼,“以后都不能再度受孕了?”

  宋予乔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偏了偏头看向里面,认出那个拿着检验单的女人,就是前些天跟自己的车追尾的女人。

  医生说:“是的,因为七个月的胎儿已经完全成型,引产之后遗留有后遗症……”

  徐婉莉吃惊地瞪大眼睛,机械地转过头去,看向医生办公室里面,一道白光刺痛了眼睛。

  因为,乔沫来医生办公室内,拿的正是她的复查检验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