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46 小舅舅,原来你暗恋我爸爸啊!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

146 小舅舅,原来你暗恋我爸爸啊!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33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0

  

  “你不记得我了?我们在叶氏公司里见到过的,你衬衫上的扣子掉了,我要借给你针线,你说不用了。”

  提起在叶氏总公司里发生的那件事情。宋予乔就觉得后背发寒,以至于后来叶氏的两次董事会,打电话通知她过去,她都用理由推脱掉了。

  乔沫解释道:“我也是刚拿驾照没多久,对不起啊,还是新手,抱歉了。”

  宋予乔摆了摆手。便把手机放下了。

  乔沫全程一直在跟宋予乔道歉,不光说了要赔偿修理费,还说要请宋予乔吃一顿饭,这么热情倒是让宋予乔不好意思再说指责的话了,她看了一下车尾,不算严重,说:“我直接开去4S店整修。”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后座上开了的车窗,传出来一个特别清晰的声音。

  “沫沫,还没有处理好么?很严重么?我直接打电话给泽南来处理吧。”

  这个声音,宋予乔一听就听出来了,是裴玉玲。

  裴玉玲刚才一直在车后座打电话,却没有想到乔沫开车却跟其他车追尾了,刚刚挂断了电话。就开了车门下来,意料之外,看到了乔沫追尾的这个人,竟然就是宋予乔。

  宋予乔在看见裴斯承的这一瞬间,已经不想追究了,索性直接对乔沫说:“不用你赔钱了,我直接开车走。”

  乔沫“哎”了一声,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这边裴玉玲已经直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宋予乔的手臂。

  “你现在见了我都不打算打招呼了么?你的礼貌呢?”

  裴玉玲原本并没有想要跟宋予乔搭话,不过自己还没有说什么,倒是让宋予乔抢先说不用赔偿了。好像做错事的永远都是她所在的一方,而宋予乔始终是贤良大度。

  宋予乔说:“叶太太,麻烦您分清楚场合好么?现在是在马路中间,是这位小姐的车追尾了我的车,我都已经说了不追究了,你现在拉着我,是想要我继续追究下去么?”

  裴玉玲已经为自己短暂的冲动后悔了,如果乔沫问起来……

  身后的乔沫有些疑惑地过来问了一句:“伯母,你和这位小姐认识么?”

  确实不应该认识的。

  因为裴玉玲并没有告诉过乔沫,叶泽南曾经结过婚,而且外界对于这件事情都不清楚,叶泽南自己不会说。她也不说,乔沫就不会知道了,可是现在她忽然站出来抓住宋予乔的手臂,现在要如何解释?

  裴玉玲笑了笑:“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之前很久没见了,谁知道这丫头见了面就想要跑,连个招呼都不打……”

  宋予乔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结婚三年。她的身份见不得光,现在离了婚,她的身份照旧是见不得光,真的是令人寒心。

  但是她也不想辩解什么,拉开前面驾驶位的车门,正打算上车,后面的裴昊昱已经把车窗打开了,露出一颗圆圆的小脑袋来,盯着裴玉玲,“大姑姑?”

  这一下,裴玉玲也傻了。

  这不是裴三家的那个儿子么?为什么会在宋予乔的车上?!

  宋予乔知道,这一次,对裴玉玲又需要一番解释了。

  虽然是早晚都要知道的事情,不过这一次还真的是措手不及。

  而裴玉玲还完全处于自己的臆想当中,前一段时间曝出裴三公子新宠,不会就是宋予乔吧?为什么会这么巧?!

  可能两个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巧合,不过乔沫默默地向后退了一步,单手扶着车顶,看了一眼因为撞车追尾而造成的车流拥堵,垂下了眼睑。

  ………………

  裴玉玲告诉乔沫,这是朋友的女儿,所以见了面需要多说说话。

  乔沫表示了解,便自己开车去4S店,“阿姨你不用操心了,我自己把车开去修就好了。”

  裴玉玲怕乔沫会出了什么意外,不让乔沫自己开车,她便打电话叫了公司里的司机过来,直接将乔沫送走,车打电话给人来拖走到店里去整修。

  宋予乔已经先把车停在了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第一句话就是:“我跟裴玉玲遇上了,她看见了后面的小火。”

  “地址。”裴斯承没有半分迟疑,说,“我马上就到。”

  裴昊昱抱着自己的大书包坐在后座,睁着一双大眼睛,等前面刚刚打过电话的宋予乔,有些可怜巴巴地问:“我是不是做错了?”

  宋予乔转过身来,从座位中伸出手来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没有做错。”

  “那乔乔你为什么不高兴了呢?”裴昊昱嘟着嘴,小孩子的观察力特别敏锐,能很轻易地就发现宋予乔脸上一些细小的改变。

  “没有啊,阿姨很高兴。”

  “你肯定是不高兴了,你看你都不笑了,”裴昊昱把大书包放在一边,跳下来站着,动了动自己的耳朵,“乔乔,你看,我的两只耳朵会动!”

  宋予乔知道小家伙存着要逗她开心的心思,便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来,“乖孩子。”

  另外一边,裴玉玲已经将乔沫送走,自己走到宋予乔的车边,直接开了车门上了副驾。

  裴玉玲开口就直接问:“你给裴斯承打过电话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

  因为后面有小家伙坐着,她不想跟裴玉玲说过多的话,以免裴玉玲口不择言起来,说出来什么让小孩子听起来不好的话来。

  裴玉玲虽然不喜欢裴斯承,更不喜欢他从国外抱回来的这个孩子,但是毕竟也是一个母亲,也是一个长辈,知道小孩子面前,应该避讳着一些什么,所以问话也都是点到为止,彼此清楚明白也就罢了。

  不过十几分钟,裴斯承就到了。

  裴斯承不是自己开车,而是让黎北开的车。

  宋予乔先下了车,向前迎了两步,裴斯承透过挡风玻璃,已经看见了坐在副驾上的裴玉玲,移了目光,说:“你先带着裴昊昱回去。”

  “回哪去?”宋予乔问。

  “该回哪去就回哪去,你不是说晚上要去金水公寓见你弟弟么?”裴斯承很自然地抬手,将宋予乔肩上的一根头发给拿掉,“等这边处理过之后,我就去金水公寓接你。”

  “好。”

  宋予乔走到车边,来开了后座的车门,将裴昊昱连同他的大书包抱出来,“来,跟阿姨出来。”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抱着裴昊昱上了车,黎北开车驶离,才转而走向宋予乔被追尾的那辆别克,他眯了眯眼睛,看了看车尾,这辆车原本就是和宋予乔这种女人来开,要是换做裴斯承来开,驾驶位便有些挤了。

  他便随即开了前面的车门,“大姐,你先下车,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

  裴玉玲派的车,是将乔沫送到了硕州集团,乔沫下车,转身十分礼貌地对司机说:“麻烦你了。”

  乔沫站在台阶上,等到车开走了之后,才转身,却犹豫了一秒钟,来想,现在是需要上去找一下戚坤,还是直接走人。

  思虑了一下,她还是转了身,进了硕州的大门。

  乔沫得到过戚坤的特批,上电梯去找他不用提前预约,乔沫便直接上了贵宾电梯,是总裁和高管乘的电梯。

  在现在时至下班的高峰期,公共电梯的人满为患,而这边,电梯前只有乔沫一人,鲜明的对比。

  其实,这个时候,董事长办公室其实有人,但是前台小姐故意没有说。

  她虽然不知道这个乔沫到底是什么人,对外说的是干女儿,谁知道是干女儿还是情妇呢?呵呵,现在公司里的大老板,特别是像是这种,有谁在外面能不玩儿女人。特别像是硕州董事长这种已经死了老婆的。

  不过,因为大集团的制度比较严,比如说上司潜规则女下属的时候,基层之间或许有,但是高层,绝对不会在身边人下手。

  电梯里,乔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因为是刚刚从叶氏公司里出来,身上还穿着职业装。

  下了电梯,乔沫轻车熟路,直接向董事长办公室走去。

  不过,确实是没有想到,董事长办公室里有其他客人。

  戚坤见到乔沫来了,也没有恼,说:“你先去休息室里坐一下,我让秘书给你倒上水。”

  乔沫点头,视线在戚坤身边坐着的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身上停留片刻,转身离开,没有多一句话。

  戚坤的这个大腹便便的客人,就是袁鹏飞。

  戚坤和袁鹏飞经常是在一起出去找乐子,袁鹏飞的公司崛起,当年还是戚坤作为担保人,袁鹏飞才得以向银行贷款投资的。

  之前袁鹏飞从一些八卦消息也听到过,先是流传着是干女儿,后来又说是前妻死后跟随前妻姓氏,再后来,便成了外面的一个私生女,不过没有指名道姓,便不清楚到底是谁,有一些八卦的狗仔队们跟踪,跟出来的消息也都是五花八门的,圈子里这种消息原本就是娱乐大众的,图个乐子而已。

  虽然是没有明说,但是谁能看不出来呢,特别是袁鹏飞这种经常和戚坤交好的人。

  不过说实话,戚坤的这个小情人,真的是太年轻了点,比戚坤的两个女儿的年龄都还要小。

  他笑了笑站起身来,“你这里有人找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戚坤点头:“晚上还是俱乐部见。”

  袁鹏飞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便转过身来,“我听方律师说你遗嘱公证改了?”

  戚坤是那种防患于未然的,从整个硕州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后,就已经立了遗嘱,请的律师还是袁鹏飞认识的一个资深的律师。

  戚坤点头:“等三个月之后再说。我总不可能这三个月就意外死了吧。”

  “说什么笑话。”

  袁鹏飞离开以后,戚坤去看了在休息室的乔沫。

  乔沫将一张孕检的单子从包里拿出来,放在桌面上,“我上午去检查过了,给你单子,以后不用让你的助理陪同我去医院了,我会自己去,等到三个月之后,你怕胎儿验出来的性别作假,你再找人陪同我去,你特别另外找医生,也可以。”

  戚坤走过去,拿起桌面上的一张报告单看了两眼。

  乔沫已经起身,准备离开。

  戚坤说:“头两个月你小心一点,你在叶氏有什么事情不好说,可以找小婷,她是我的人。”

  乔沫顿了顿脚步,目光已经有了些许波光,她在叶氏呆了这一个月,对于公司里的人员调配已经清楚了,人名也都可以叫得上来,脑海里将人员关系表顺了一遍,问:“财务部经理助理?”

  “没错。”

  这就是所谓的商业间谍么?

  乔沫心里起了波澜,但是脸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临到了门口,戚坤又加了一句:“你需要的东西,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装在化妆盒下面。”

  ………………

  就在车子附近,就近,裴斯承找了一家咖啡厅。

  刚坐下来,裴玉玲就问:“你跟宋予乔现在是什么关系?”

  这句话其实问的有些多余了,刚才在马路上,她已经看见了裴斯承和宋予乔之间那亲密的动作,况且,裴斯承的亲生儿子,如果不是放心的人,裴斯承怎么舍得交给别人去带。

  随即,裴玉玲就想到,两个星期前,裴老太太打电话过来,说裴斯承带着女朋友过门,让她带上外孙过去看看。

  这么一想,就完全串联起来了。

  如果当时去了裴家,那一切就都一目了然了,更不会有这一次的惊诧了。

  服务员送上来两杯咖啡,裴斯承右手放在桌面上,手指摩挲了一下咖啡杯沿,抬起眼眸来,说:“大姐,就是你所想的那样。”

  “老三,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勾搭上你的,怪不得以前泽南总是说她在外面有别的男人,还真的是没有说错了,不过我倒真是没有想到,她的男人竟然就是我三弟,”裴玉玲冷笑了一声:“你估计不知道她是个二婚吧?”

  裴斯承微微蹙眉,他不想听裴玉玲嘴里那些更难听的话说出来,便直接打断,“我知道予乔是离婚了的女人,不仅我知道,爸妈也都知道,所以大姐,你不用在这上面煞费苦心了。”

  “那你知不知道,她以前是你外甥老婆?!”

  裴玉玲原本想要把这件事情给压下来不想提的,不过就是看不得裴斯承一副稳坐钓鱼台的神态,好像就算是天塌了,他也能够从容不迫不慌不忙,凭什么呢?

  裴斯承摩挲着杯沿的手指顿了顿,端起咖啡杯凑在唇边,品了一口,摇了摇头,淡淡说:“不是正宗的黑咖啡。”

  裴玉玲也端起咖啡大口喝了两口。

  相比较来说,裴斯承是品的,而裴玉玲是向下压火的,牙齿恨不得将杯沿给咬碎。

  裴斯承将咖啡杯放下,抽出纸巾来擦了一下嘴角,才说:“大姐,这种事情,已经是过去式了,过去的事情一提再提,你现在是想让予乔或者是我难堪呢?还是想要你儿子叶泽南难堪?”

  这句话把裴玉玲问的哑口无言了。

  她说出这句话之前,必然是没有考虑过自己儿子的想法。

  这种事情说出去,是家丑,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是真的。

  裴斯承可以羞辱宋予乔,那是因为彼此都清楚明白,但是如果一旦闹到外面去,放在公众视线里,那就是笑话,成为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休农厅血。

  而裴斯承,正是抓住裴玉玲的这么一点虚荣心理,稍微多用上一点点力气来强调,也就是了。

  最后走的时候,裴斯承付过钱之后,裴玉玲已经离开了。

  虽然最后都没有表态,但是裴斯承心里清楚,裴玉玲这个不定时炸弹,暂时不会有引爆的危险了。

  ………………

  裴昊昱见了宋疏影,还是叫大婶,宋予乔一听就觉得有些错乱了,想要纠正,但是却被宋疏影给阻止了。

  “他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大婶总比叫大姨妈好听。”

  宋予乔这才反应过来,如果按照宋予乔这边的关系,姐姐确实应该是大姨妈。

  而宋予珩,裴昊昱却是第一次见到,直接就叫大哥哥。

  宋予珩因为在国外生活的久了,也搞不清楚这种辈分应该叫什么了,便问宋疏影,“他算是我姐男朋友的儿子,叫我小叔?”

  宋疏影白了宋予珩一眼,看着裴昊昱,指正道:“小胖墩,这是予乔的弟弟,你应该叫小舅舅。”

  对于小舅舅这个称呼,对于裴昊昱来说,真的是太少见了,因为他一直接触到的都是老爸这边的亲戚。

  “小舅舅!”

  叫起来真的是朗朗上口,于是,小家伙特别欢快地叫了整整一个晚上。

  宋予珩觉得自己的头都快要炸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小魔星。

  宋疏影忽然觉得肚子不舒服,于是宋予乔去卧室里帮姐姐按摩,就留了一个宋予珩,在外面的客厅里,备受裴昊昱这个小家伙的煎熬。

  门铃叮咚叮咚响了两声,宋予珩长呼了一口气,将一直往自己身上爬的小家伙拎起来丢到沙发上,到门边开门。

  裴昊昱现在就是个打不死的蟑螂形象,跟在宋予珩屁股后面,门打开,他抬头看了一眼。

  “爸爸!”

  宋予珩有些吃惊,“你就是裴斯承?”

  裴斯承手臂上搭着西装外套,上身的衬衫下摆扎在裤腰里,显得整个人身长腿长,十分俊逸,虽然说宋予珩和裴斯承个子差不多高,但是,却完全没有裴斯承身上带出来的那种气质。

  宋予珩把裴斯承让进来,先给裴斯承倒了杯水,然后去叫了宋予乔,就自己跑进卧室里去了。

  他蹲在地上,拉开了自己的行李箱,将里面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从里面拿出来一张照片来。

  他正在对照着这人是否和裴斯承有着几分相似,身后就猛的蹿出来一个声音。

  “这不是我爸爸吗?!”

  裴昊昱直接从宋予珩手里将照片给抢了过来,瞪着一双特别无辜的大眼睛,“小舅舅,原来你暗恋我爸爸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