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43 都欺负我是没有妈妈的小孩

143 都欺负我是没有妈妈的小孩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73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8

  

  宋予乔牵着裴昊昱的手向外走,顺便多问了一句:“你爸爸呢?”

  裴昊昱回答:“我爸爸他在上面谈生意啊,黎北叔叔带我在下面玩。”

  然后宋予乔抬起头来,就看见了一脸笑意的黎北。

  黎北现在脸上的表情像极了是一个招财猫。向宋予乔招了招手:“老板娘好。”

  既然黎北和裴昊昱都在,那就说明裴斯承也就快要来了,宋予乔想要带着裴昊昱,到公司外面去等一下裴斯承,但是没有想到,在经过前面的大厅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就是裴斯承和该公司的老总。

  手边牵着的裴昊昱首先叫了出来,而且声音洪亮。

  “爸爸!”

  不用裴昊昱这个小家伙叫出声来,裴斯承也看见了宋予乔。

  脸上化了淡妆,身上穿的是一套米色的工作套裙,看起来很漂亮,只不过脸颊上的一道伤疤,真够破坏美感的。

  宋予乔抬头,第一眼就看见了裴斯承。

  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一些人中,裴斯承无疑是最夺目亮眼的,众多白衬衫里,他却穿着是深色的衬衫,穿出一种王者低调奢华的感觉。

  宋予乔正在想,她是不是要走上前主动打招呼,还是走出去默默地等她。再或者,原地等着他向她走过来?

  不待宋予乔做出反应,裴斯承已经向她走了过来。

  身后广告公司的老总,也就随即跟着向这边走来。

  裴斯承走到宋予乔身边,注视着她的头顶,一只手帮她理了一下头顶的发丝,然后十分随意地搁在宋予乔的腰间,只不过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多用上了几分力气,微微侧头,很亲密的样子,“怎么来这里了?”

  宋予乔觉得裴斯承温热的呼吸直接拂在面上。这样太亲密了感觉有些突兀,便向外侧躲开一点,“来面试,在浅语的离职手续已经办好了。”

  “来面试?”裴斯承的音调稍微提高了一点,“结果呢?”

  宋予乔老老实实说:“没有选上,不过原本也就是郑青的介绍,我才过来……”

  “宋小姐是来面试的啊?”

  身后的老总也是个人精,一看裴斯承对身边女人的表现,就已经知道了个三五分,“正巧我公司里正在招聘设计师,宋小姐原先是在叶氏做过,是么?”

  宋予乔点了点头:“不过之前一直在做执行助理。并没有做过设计师,如果真的让我做设计师独挑大梁的话,恐怕房子就要塌了。”

  老总笑了笑,“实践出真知嘛,像是您这样的人才,我们公司敞开大门欢迎啊。”

  宋予乔只是微微笑了笑。

  裴斯承已经微微颔首笑着,“那张总,我们这就先告辞了。”

  这边老总让身边的秘书去送裴斯承。自己已经抬步向面试室走去,身后跟着的助理发觉老总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这是要发飙的前奏啊。

  果然,进了面试室,先让正在面试的应聘者出去,然后对着那几个人事部的面试官就是一顿大吵,“一个个都是不长眼的,不会先查一下面试者的背景吗?工资奖金都不想要了!现在快把那些面试者的简历资料拿过来!”

  ………………

  在老板面前,黎北已经自动消失了。

  现在在这种时候,他这个电灯泡,就不去当司机了,自己打车回公司,正好已经很久没有和好搭档虞娜长谈过了,正好可以谈一下工作分配问题!为什么总是她坐镇大本营,而他跟着老板东奔西走!

  到了吃饭的时候,裴斯承开车到了一家私家餐厅,是梁小六开的那家餐厅,正巧梁易今天也在,约了薛淼在隔壁包厢里。

  有侍者去告知了,梁易便叫裴斯承过来一起坐。

  既然是梁易的餐厅,有必要他做东,梁易又添了几个菜,给裴昊昱点了一杯鲜榨的果汁,又开了一瓶好酒。

  宋予乔将外套的西装小外套脱掉,转过来把裴昊昱抱上椅子,然后为他卷起来衬衫的袖子。

  他不知道为什么裴昊昱这种小孩子,就喜欢穿衬衫,按理说应该给他这种小孩子穿更加舒适的衣服,棉质宽松的衣服对身上的肌肤更亲柔。

  席间有一个女人和孩子,很多话题,在男人之间便不得不中止打断了,梁易和薛淼原本的话题戛然而止,薛淼对裴斯承说起了曾经裴斯承要他帮忙搞定项链里定位的问题,只不过薛淼也知道,当着宋予乔的面不能明说,“已经安装好了,现在在我那里。”

  裴斯承淡淡地嗯了一声,手指摩挲着酒杯光滑的杯口,“我改天就去拿。”

  梁易最近童心泛滥,对任何尚且可以过六一儿童节的小孩子特别钟爱,不光喜欢陆景重家的宝贝儿子雪糕,还有李慕家的西西,最后,就是这个总是像小大人一样的裴昊昱。

  “裴昊昱,你小六叔叔吃过饭之后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裴昊昱正在吃宋予乔递过去剥了壳的小龙虾,两只手都闪着油光,转过脸来,“小六叔叔是谁?”

  梁易:“……”

  宋予乔看着梁易一张俊脸,不禁觉得好笑,抽出纸巾帮裴昊昱擦了一下满手的油光,“小六叔叔就是你梁易叔叔。”

  裴昊昱“哦”了一声,抬起一双天真无辜的眼睛看着梁易:“那乔乔呢?”

  梁易忙不迭地点头:“也可以去,都可以去,想去哪儿小六叔叔就带着你们去哪儿。”

  然后就转过头去跟裴斯承说:“爸爸,小六叔叔想要把乔乔拐跑。”

  梁易:“……”

  梁易真心败给现在的这些小孩子了,一个雪糕就够难搞定了,现在的裴昊昱,好吧,跟他老爸一样腹黑。

  几个男人在谈事情,裴昊昱说要去上厕所,宋予乔便牵着她一起出去。

  梁易也就坐不住了,过了一会儿跟着出去。

  裴斯承的目光落在被梁易随手带上的门上,多了几分幽凉,薛淼刚才顾及到宋予乔和裴昊昱,到现在才点了一支烟抽上,“你这儿子真黏宋予乔啊,他知道宋予乔是他亲妈了不知道?”

  裴斯承端起桌面上的一杯酒,透着窗外的自然光晃了一下,“不知道。”

  “你儿子知道了,恐怕嘴都要乐歪了。”薛淼想着裴昊昱这个小大人,不禁摇了摇头。

  这边,宋予乔在洗手间外面等候,裴昊昱一溜烟飞快地跑进了厕所。

  只不过,裴昊昱刚刚跑进去,宋予乔就意料之外的看见了裴玉玲。

  ………………

  裴玉玲是和儿子一起来吃饭的,顺带叫上了乔沫。

  包厢内,乔沫举止一直很大方,有时候给裴玉玲夹菜,敬酒,叫声阿姨。

  叶泽南只是闷头吃,倒是没有任何表情,他能看出来,母亲这一次是有意撮合他和乔沫,叶泽南对乔沫也说不上来的感觉,并不排斥,总是觉得乔沫的穿衣打扮都像极了宋予乔,就算是看到她,心里都会有钝钝的痛。休找名亡。

  其实,乔沫就算是敬酒,也都是吐在了纸巾里,她怀孕了不能饮酒,却不能在现在让叶泽南或者是裴玉玲知道,间歇间闻到有鱼腥味,生生将胃里的反胃的感觉按压下去。

  裴玉玲对儿子叶泽南对乔沫的态度,这已经算是非常满意的了,真是生怕又乱发脾气,不想要来吃这一顿饭,不过现在看来,真的是一切顺利。

  “你们两人先吃着,我去下洗手间。”

  乔沫随即起身,“阿姨,那我陪你一起。”

  “不用,你们两人好好说说话,按照你们年轻人之间的话题来说。”

  裴玉玲说完,就起身,走出包厢的时候顺带关上了包厢门,最后向包厢内看了一眼,乔沫正看向叶泽南,帮剃好了鱼刺的鱼肉放进他面前的餐碟中。

  他们的这个包厢,距离洗手间并不是太远,裴玉玲走到洗手间门口,就刚刚看到从女洗手间出来,正在洗手台洗手的宋予乔。

  “宋予乔?!你怎么在这里?”

  宋予乔听见这个声音,转过身来,看见了裴玉玲。

  只不过,现在再见到裴玉玲,她已经不似以往心境波澜了,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近三年,到头来,竟然见面只剩下了怀疑。

  宋予乔微微一笑,只是微微颔首,就打算从裴玉玲身边借过,她心里还在想,裴昊昱不是尿尿么,为什么几分钟都还没有出来,要不要托一位男士进去看一眼。

  在经过裴玉玲身边的时候,却被裴玉玲一把拉住了胳膊。

  裴玉玲现在看见宋予乔与自己请未来儿媳妇吃饭的餐厅是同一家,心里就觉得有一股火气,好像是宋予乔故意打听好了,就是来自己儿子面前晃悠,好让儿子心里不好受,对她更加有愧疚感,博取同情!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告诉你,不要再来纠缠泽南,你和他都已经离了婚,就不要再依靠着过去那点回忆不放了。”

  裴玉玲的这句话,让宋予乔彻底感到心凉。

  她看着裴玉玲,好似这个人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凉薄。

  宋予乔甩开手臂,冷冷地说:“这句话你应该去对你自己儿子说,我不会纠缠他,现在离婚了,我知道,他有他的生活,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我们彼此不会再有任何联系。”

  “那你还拿我们叶氏的股份?”裴玉玲嘲笑了一声,“你就是见钱眼开,口口声声说的如何,说要离开,说要离婚,说一分钱不要只要离婚协议,现在还不是因为钱?泽南也就是一时间昏了头,才会把股份给了你!你也好意思要!”

  “为什么不好意思要?谁离了婚一分钱不要才是傻子!”

  这句话不是宋予乔说的,而是在宋予乔身后走过来的梁易。

  梁易可是没有想到,本来出来是想要跟踪裴昊昱那个小家伙的,却没想到三嫂子在这里被别人难为了,听起来就是那个曾经的恶婆婆。

  “白给谁不要?给你你不要啊,再说了,婚后补偿,你儿子都还没有说什么,你这个当妈的来说些什么。”

  梁易这一番话,把裴玉玲的怒气真的是成功点燃了。

  “你又是谁?敢这么跟我说话!”

  宋予乔现在不想和裴玉玲发生正面冲突,裴玉玲是她的长辈,怎样说都应该尊卑有序,况且在这三年来,裴玉玲对她,也算是当成儿媳妇来看待,只不过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梁小六扭头问了一句宋予乔:“没事儿?”

  宋予乔摇了摇头,就想要息事宁人了,说:“没有,只是意外遇上。”

  裴玉玲一听这两句对话,想到肯定是宋予乔在外面的小白脸,冷笑了一声,看向宋予乔,“现在拿着叶家股份的钱,出去就开始包养小白脸了么?你还真是不嫌自己的老,竟然还找了个学生?你也真是能下的去手。”

  梁易:“……”

  “我操,”梁易一听就炸毛了,“老子今年二十六了,你哪只眼睛看老子是小白脸了?老子告诉你老太婆,你今天吃饭在这个餐厅都是老子的地盘。老太婆你都已经是上了年纪了的,就积点口德,就算是为了你的子孙后代造福了。”

  梁易也是急了,要不然也不会一口一个“老子”的咬字深重。

  在这种情况下,宋予乔听着梁易炸毛的这些话,心里也直乐,看见裴玉玲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眼见他又想说什么,直接拉着他的胳膊,“走吧,回去包厢去。”

  裴玉玲嘴都气歪了,脑子一热,也就口不择言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修养所在,说:“宋予乔,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了,你离了我叶家,就找出一个这种暴发户富二代来当男人,你就算是个花瓶,插了鲜花就换洋葱大蒜,也真是口味换的快啊。”

  梁易转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洋葱大蒜?!你看看清楚,小爷我是……”

  宋予乔心道不好,简直要不可收拾了,急急忙忙拉着梁易,“你跟你一个老女人计较什么?回去了!”

  虽然说梁易比宋予乔的力气要大,现在就算是甩开她的手也是轻而易举,却还是顾及到这是他的三嫂,三嫂说什么就暂且先听什么吧,三嫂说得对,只不过是一个老女人,难道还真能冲上去打一架么。

  真是有失身份。

  在进包厢之前,梁易还特意停顿了一下,伸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衣领。

  宋予乔说:“外面这事儿,先不要告诉裴斯承。”

  梁易点了点头。

  毕竟都是姓裴的,总不能自家人撕起来,就当刚才骂的那几句,是为三哥骂的,已经解了气,算是很好了。

  包厢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刚才在走廊上叫喊,除了正巧出来的人听到了,包厢内的人都没有听到。

  所以,薛淼和裴斯承自然也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两个人一前一后进来了,裴昊昱呢?

  糟糕了,裴昊昱完全被忘在了脑后。

  不过,宋予乔和梁易因为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将裴昊昱给忘了,裴斯承和薛淼虽然看到裴昊昱没有在身后跟着,也并不担心,裴昊昱一个古灵精怪,自己在外面玩够了也就回来了,况且这是小六的餐厅,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反正裴昊昱自己也野惯了。

  而此时此刻,裴昊昱正在洗手间内,正在三呼“乔乔!”,“乔乔,这里没有纸了呀,给我送进来点纸好不好?”

  但是,外面没有人应声。

  为什么会没有人呢?

  裴昊昱撅着屁股,打开隔间的门板向外面看了一眼,正好就看见有一个正在拉裤子拉链的男人,正冲着小便池尿尿,就开口叫了一声:“大叔。”

  这么一个声音,把前面尿尿的那个男人吓了一跳。

  裴昊昱小脸笑的好像是一朵太阳花,“大叔,能不能借给我点纸啊,等我出去找我妈妈还给你。”

  大叔也不知道是不是尿完了,从裤袋里掏出来纸递给裴昊昱。

  等裴昊昱借了纸擦了屁股,自己蹦跶着找包厢,却走错了路,在前面不远处,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人。

  他看向这个阿姨的时候,这个阿姨也在看着他。

  裴昊昱歪着小脑袋瓜,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哦,你就是,就是那天说要带我去金水公寓的那个!”

  但是,最后却是到了顾青城叔叔那里,还穿着一套跆拳道服跟董哲叔叔学了摔跤。

  “阿姨你好。”

  叶泽南头晕心悸,走出来透透气,乔沫也就跟了出来,在这里却看见了裴斯承的儿子。

  乔沫微微笑了笑:“小朋友,你也来这里吃饭么?”

  “是的呀。”裴昊昱摇头晃脑的,“那我走了,再见。”

  乔沫看着裴昊昱沿着走廊跑走的背影,脸上的笑慢慢地消失了,她的手扶在自己的小腹上,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昨天跟硕州的董事长去了医院,检验出确实有孕。

  这个孩子的到来,真的只是意外,意外到来,她没有想到,为了拿到一笔钱,和硕州董事长戚坤的一夜,会怀上孩子。

  然而,戚坤却很是高兴。

  他现在四十五,膝下只有两个女儿,一个二十三,一个二十,却注定了是膝下无子,那么,硕州这么庞大的产业,将来就必须要有一个上门女婿,大女儿二十三了,倒是有一个上门女婿,也算是不错的,但是毕竟都是外姓人。

  而现在乔沫竟然偶然一次怀上了孩子,但是,乔沫想要打掉,戚坤说:“等到三个月之后,能看出胎儿性别,如果是男孩,你生下来给我,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如果是女孩,你再去打掉也不迟。”

  于是,乔沫留下了腹中的这个孩子。

  一是因为钱,一是因为叶泽南。

  她如果想要叶泽南的母亲也承认她,她就必须要伪造出来一个特别的身份,不能是乡下出来,不能是被无良的父亲卖掉的穷苦人。

  虽然叶泽南对她的这个身份并不在意,但是,他的母亲在意。

  所以,乔沫索性就将计就计,答应了戚坤的要求,同时也提出了她的要求。

  “互赢互利,想必戚董事长作为商人,最熟悉不过了。”

  “我要的就是这个身份。”

  乔沫深深地闭了闭眼睛,将昨天那些肮脏的回忆抹去,再睁开眼睛,已经重新清明起来,在窗口透风的叶泽南也走了出来。

  乔沫贴心地问:“你好些了么?”

  叶泽南点了点头:“你泡的菊花茶很有用,这会儿嗓子干燥,想喝口茶。”

  他这些天总是会有一种心浮气躁的感觉,烦乱的很,总是心神不宁,有时候喘不过气来,莫名的心悸,他是遗传了母亲心脏不太好,过两天去医院检查一下。

  乔沫脸上漾起一抹红光,嘴角已经很自然地带起笑,“等回到公司,我就泡给你喝。”

  ………………

  裴昊昱终于找到了包厢,他转动门把进入包厢内,就看见他们正在喝酒吃菜。

  于是,一张笑着的脸顿时就耷拉下来了。

  我被忘在厕所里没有人去看,你们却一个个的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

  宋予乔和梁易同时回头,在看见裴昊昱的时候,两人对视了一眼,完全是把小家伙给忘在脑后了。

  梁易嬉皮笑脸地问:“裴昊昱啊,你上过厕所了?”

  他本意是想要调节一下气氛,顺带和小家伙套一下近乎。

  裴昊昱阴沉着脸,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从门口走过来,也没有回答梁易的话。

  裴斯承说:“裴昊昱,你小六叔叔跟你说话没有?怎么学的这么没有礼貌?”

  裴昊昱哼了一声,“不想说话,就不说!”

  宋予乔给裴斯承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在吃饭的时候教训小孩子,凡事吃饭过后再说,就伸手想要将裴昊昱给抱起来帮他坐在椅子上,小家伙脾气也不小,直接就推开了宋予乔的胳膊,“不要你管!让开!”

  宋予乔伸出去的手顿时就有些尴尬地僵在半空中,她想要向小家伙解释,但是却又是真的无从说起,怎么能把裴玉玲的事情说出来?原本的好心情就都要消弭了。

  裴斯承拉过宋予乔的手,纳在手心里,“别理他,被惯坏了。”

  裴昊昱气鼓鼓地瞪了一眼老爸,脸色阴沉的和裴斯承如出一辙,只不过眼神略显稚嫩了一些。

  宋予乔知道对小家伙有愧疚,便帮他将剥了壳儿的虾肉,蘸了酱汁,放在裴昊昱面前的碟子里,但是小家伙似乎死犟的脾气上来了,小手直接抓起虾肉,就向着宋予乔扔了过来,“不吃!不用你给我剥!”

  虾肉上的酱汁顿时沾在了宋予乔身上的衬衫上,一个黑乎乎的印子。

  裴斯承将筷子啪的放在桌上,语气一沉,“不想吃就别吃,你这是向谁发火呢?”

  裴昊昱一听,顿时就红了眼圈,一双大眼睛里顿时噙满了泪水。

  “你们都欺负我是没有妈妈的小孩,把我一个人丢在厕所里,然后就走了,我都是向旁边的大叔借的纸擦屁股,慕小冬的妈妈就从来都不会把他丢在外面,呜呜呜……”

  裴昊昱越说越觉得委屈,越是委屈就越是想要哭。

  宋予乔听着裴昊昱的话,自己心里也难受,便伸过手臂想要抱裴昊昱,小家伙却一下子推开她的手,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墙边,蹲下来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薛淼全程作为旁观者,只是看,就知道了刚刚在外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儿,要不然宋予乔这样爱子心切的,肯定不会忘了裴昊昱,倒是让小家伙自己跑了出来,现在眼看着又要哭闹起来了,他便叫了梁易出去包厢,询问了一下刚才的情况。

  梁易把刚才和裴玉玲那个老巫婆吵架的事儿说了,“差不多就是这样,要是说跟那个老女人吵,也都是我在吵,三嫂子没有说话,所以要怪也都怪在我身上。”

  说完,梁易就转身正要进去,却被薛淼拉住了,“你现在还进去干什么?”

  梁易挑了挑眉:“吃饭啊。”

  “吃你个头,没看他们一家三口正在调节气氛么,你进去算什么回事,”薛淼将袖口向上挽起,“跟我先去前面坐着,过会儿再进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