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38 我还爱,你还在 (为倦鸟余花花花打赏马车加更,么么哒)

138 我还爱,你还在 (为倦鸟余花花花打赏马车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40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6

  

  宋疏影擦头发的手顿了顿,“给我打的?”

  宋予乔点了点头。

  其实,不光是宋疏影,宋予乔自己也是有些心虚的。因为和叶泽南离婚的事情并没有告诉母亲,隔了一根电话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不过,宋予乔知道,姐姐宋疏影现在很可能更加心虚,因为很可能二姨已经将宋疏影怀孕的事儿给妈说了。

  宋疏影将手里的毛巾抛到一边,“你接。就说我在洗澡,别说漏了嘴,我现在是在证券公司上班。”

  宋予乔点了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接通了电话。

  “妈,是我。”

  席美郁一听是自己小女儿的声音,还以为自己是打错了电话,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才问:“你姐呢?”

  宋予乔把刚刚宋疏影的话照着说了一遍,“妈,你有什么事儿,我转告给我姐。”

  席美郁问:“你姐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宋予乔说:“没什么啊,还是在那个证券公司上班。”

  说这话,就别说席美郁了,宋予乔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真不知道姐姐编谎话也编一个这么不靠谱的。

  席美郁“咦”了一声,“我知道她在证券公司上班啊,我问你姐现在在干吗?”

  宋予乔:“……”

  宋疏影直接翻了个白眼,真想上前敲一敲自己妹妹的脑袋,是不是被堵塞了。

  宋予乔回了回神,才说:“她在洗澡。”

  “得了,我就知道,你们姐妹俩在一块儿就是想怎么骗我了,这个说在证券公司上班,那个说婚姻生活幸福美满,就以为我天高皇帝远的摸不着你们俩,是不是?”

  席美郁还真是说到点子上了。

  “不是。妈,姐真在洗澡,要不然我把手机从浴室里给了姐?”

  其实,手机在接通的实惠,宋予乔就已经开了外放,这些话宋疏影都能听得到。

  “不用了,我就是打个电话告诉你们俩一声,过两天予珩回去住,你们两个当姐姐的,好好照顾好弟弟。”

  “哦。”

  等宋予乔挂断了电话,宋疏影就勾了勾唇角,重新拿起毛巾来擦头发。“宋予珩又要过来当妈的间谍了,说不定你我两个人的事儿,她都已经知道了,二姨是个大嘴巴,现在就是先让宋予珩过来探一探,你看着吧,后天宋予珩来了,不到一个多星期。她把那边研究所的工作给交接的差不多了,就也要来了。”

  宋予乔倒是没有听出来席美郁的话外之音,只觉得弟弟要回来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不知道宋予珩长高了没有,变成熟了没有。

  “得了,你也就是妈的乖女儿,她最放心的就是你了。”

  宋予乔一笑,脸上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其实,宋予乔一直是很听话很乖的女儿,席美郁从来都没有担心过自己的这个二女儿,因为太听话了。

  但是,也只有安静的不叫的狗,才会咬人。只有一直听话的人,才会叛逆的让人始料未及,比如说,有多大的勇气,独自一人生下孩子。

  ………………

  第二天一大早,宋予乔醒来,转脸看姐姐宋疏影还没有醒。

  怀了孩子当真十分的辛苦,宋疏影晚上有两次需要起身,都是宋予乔扶着她坐起来的,一个孕妇自己在家里,没有人帮忙,真的是一件难事。

  宋予乔就轻手轻脚地去洗漱,过后去厨房里出来做饭,专门做了姐姐喜欢吃的几个小菜,还做了猪肝粥,补血补气。

  临走之前,裴斯承先下楼去取车,宋予乔与韩瑾瑜打了个照面,叫了一声“韩哥”。

  韩瑾瑜点了点头,“予乔。”

  宋予乔一只手已经拉开了门,听见韩瑾瑜的叫声,才又转过来,“嗯?”

  “我在东正那边买了一套房子,两个星期前已经装修好了,我和你姐姐打算过两天就搬过去,那里地方大一些,你姐姐的意思,给你留了一间常用房,”韩瑾瑜说,“你什么时候想过去住,都可以。”

  宋予乔觉得,姐姐宋疏影是没有打算要搬走的,要不然也不会昨天不告诉自己这件事。不过如果宋疏影和韩哥搬走了,那正好腾出来一间房来,可以让路路搬进来住,应该还需要一些婴儿用品,路路的儿子不知道从乡下接过来了没有。

  宋予乔能看得出来,卢璐这几年在外面似乎过得并不好,她和华筝共同得出来的结论就是也许正是因为在国外生活久了,回来以后才会不适应吧。

  不过也确实像是华筝所说的那样,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再见面真的就物是人非的感觉了,不过还好,好朋友还在自己的身边。

  ………………

  在嘉格,今天是最后一场的录制,后台上,宋予乔看见了杜佳茵,上前打了招呼。

  她今天化了很精致的妆,能看得出来,是用心的打扮,身上穿着一条做工很精细的红裙子,上面有类似于一种花的暗纹,高腰身,整个身材显得高挑。

  这条裙子宋予乔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很熟悉的感觉。

  陆景重并没有在她身边,应该也是在后台换演出服。

  因为时间安排的还是很仓促的,宋予乔被安排就在杜佳茵身边,主要是因为佳茵和陆景重的两个孩子。

  在这两个孩子的吵闹下,杜佳茵脸上的妆有些花了,宋予乔向雪糕这边过来,蹲下来,“不要一直缠着你妈妈,你妈妈一会儿要上台表演的。”

  身后言言用软濡的童音说:“我听过我妈妈弹钢琴,特别好听。”

  宋予乔笑了笑,将言言拉过来,轻轻捏了一下她粉嫩嫩的小脸,“乖孩子。”

  她正在后台一边看着两个小孩子,一边盯着走场,郑青也不算是太忙,自从升职之后,他专门配了一个助理,可以万事都不用亲力亲为了。

  这一次的录制上,仍旧能看到张梦琳,评委中间换人的话,恐怕会引起观众的不满,所以这一轮的最后一场,还是她。

  但是,她明显已经是非常安分了,就算是看着宋予乔,目光里有嫉恨,也没有敢上来挑衅了。

  看来,就像是这种搞不清楚自己是谁的跳梁小丑,就需要时不时地敲打一下,张梦琳就是那种货色。

  “三嫂子。”

  梁易最近一直是在嘉格帮陆景重,自然很容易就见到了宋予乔,“三嫂子想好了没有?”

  宋予乔想到上一次,梁易说给她打电话问一下决定,但是那个电话宋予乔没有接到,事后也就没有再回过去了。

  “我都可以,已经问过你三哥了,地点你们想去哪里,你们定。”

  梁易看起来很高兴,一笑起来,感觉整个脸庞都活了起来,唇红齿白像是个没长大的学生,真的是这样,把梁易丢到一堆高中生里去,恐怕都不一定认得出来。

  “谢谢三嫂了。”

  演出录制开始,因为碍于陆景重的身份,所以,录制的顺序是先让陆景重上台,然后才开始歌手选手们的比赛,剩余的都交给剪辑师就可以了。

  在后台,杜佳茵从化妆间走出来的时候,焕然一新,那边陆景重也换好了演出服,是一件黑色的衣服,类似于修身燕尾服的演出服,描述不出来,但是十分合身,穿在陆景重身上带出一种舞台上的王者的感觉。

  雪糕直接就从宋予乔手里挣脱出去,跑去抱住陆景重的腿,欢快地叫爸爸了。

  一边的梁小六撇嘴,雪糕真的是陆景重的儿子,自己又是送礼物又是买好吃的,都没有俘获了这小家伙的“芳心”,真是让他这个大男人很受挫。

  不过,宋予乔左手拉着的言言倒是没有动,仍然安安稳稳地站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盯着前面。

  也怪不得裴昊昱那个小家伙这么喜欢言言了,因为这小女孩身上好像有一种魔力一样,宋予乔真是忍不住让她长大了给自己当儿媳妇儿。

  宋予乔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裴昊昱才五岁半,自己真的是魔怔了。

  等到陆景重与杜佳茵两人从后台上场,宋予乔就一手拉着一个小孩子,跟着梁易上了二楼的观赏台,可以十分清楚的看见下面舞台的情况。

  主持人报幕的时候,用了十分简单的四个字——“王者归来。”

  一刹那,舞台上黑了一下。

  然后,漆黑的舞台上,忽然亮起了一束聚光灯,亮在靠着白色钢琴侧的陆景重身上。

  只不过,舞台上没有看到杜佳茵。

  台下有尖叫声。

  虽然是录制,到时候在电视上播放,这一场的观众,是早在确定陆景重出场的当天,入场券就已经被抢售一空了,台下坐着的,虽然时隔三年,对于这个昔日的天王歌神,依旧是满腔追捧。

  陆景重笑了笑,“谢谢大家还记得我,其实,这一次我来到这里,刚开始只是一个朋友的请求,但是到现在,是我自己真心实意的,不过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另外一个人。”

  此时此刻,台下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似乎在整个黑漆漆的演播大厅里,只有一束光,只有一个陆景重。

  “大家应该知道,我口中的这个另外一个人,是谁。”

  陆景重有意地顿了一下,台下已经有人整齐地喊出了“杜佳茵”的名字。

  如果宋予乔不是参与了这个比赛的一些流程,恐怕她会以为这是事先安排好的,但是确确实实是自发的,足见震撼力。

  宋予乔身边的两个小家伙也都不说话了,雪糕和言言,两个人的小脑袋都贴在二楼的观赏台玻璃上,向下看着舞台中间自己的爸爸。

  陆景重接着说:“在三年前,我根本就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有这种能力,真的能让我最爱的人,出现在我的身边,而不是幕后,而是并肩站着,我能给她想要的所有。”

  “我记得,在我的那场最后的演唱会上,我最爱的人,是站在台后的,她一直是用一双仰慕着我的眼睛,注视着我,观望着我。曾经,我问过她,她告诉我,我是她的偶像。我也告诉过她,她是我的战场,可是一度,我在这个硝烟四起的战场上,做了逃兵,我逃了三年……”

  宋予乔听的很仔细,最近她很容易被感动,特别是别人的真情流露,因为曾经从裴斯承口中,听到过陆小五和杜佳茵之间的故事,知道他们之间的波折,现在再听到这些话,就特别有感触,觉得整个心都在震颤。叉司呆才。

  就在此时,在二楼的楼梯口,首先露出了一颗黑漆漆的小脑袋。

  裴昊昱小盆友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看见乔乔了!还有言言!锁定目标!刚准备移动脚步,就被后面一只大手给拎了起来。

  裴斯承直接拎着儿子的后衣领,把他丢在前面,“别偷偷摸摸好像是做贼一样。”

  “你才是贼!”裴昊昱鼓了鼓两腮,一扭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再扭过头来的时候,就看见老爸已经快走到乔乔身边去了。

  裴昊昱拔腿就追,小脑瓜里面却犯了难,这一次过去了,是去拉乔乔的手呢,还是去讨好言言呢?好难啊,能不能乔乔和言言他都要啊。

  舞台中,陆景重嘴角含着笑,不过,距离舞台近的摄影师,已经明显能看到他眼睛中在闪烁的泪水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最后,谢谢,七年之后,我还爱,你还在。”

  陆景重转身,向后面比出一个有请的手势来,“现在,有请我唯一的钢琴师——杜佳茵。”

  在三年前演唱会上,陆景重说的是:“现在,有请我的钢琴师。”

  因为有所顾忌,陆景重甚至都没有说出杜佳茵的名字,而现在再一次,终于,他不仅能说出杜佳茵的名字,就连全场的观众,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叫着杜佳茵的名字。

  而且,在钢琴师的前面,加上了——“唯一”。

  一束聚光灯,照在穿着红裙子的杜佳茵身上。

  宋予乔才猛然想到,为什么会看着这条红裙子如此眼熟,因为在郑青给她看的那一盘录像带上,三年前的告别演唱会,杜佳茵就是穿着这样一条红裙子。

  红裙,黑衣,还有白色的钢琴,舞台上,三种颜色对比格外鲜明。

  从杜佳茵指尖流露出来的钢琴声,陆景重带有质感的歌声,好像是一个紧密的网,将整个演播大厅笼罩其中。

  “远方,你在的远方,梦想开花……”

  不过,整个全程,杜佳茵都只是在低着头弹琴,并没有抬头与陆景重做那种深情的对望,直到一曲演唱完毕,台下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杜佳茵抬起头来,脸庞上亮晶晶的,宋予乔才知道,她刚刚低着头,是一直在默默流泪。

  宋予乔长舒了一口气,向后退了一步,一下子踩到了一个人的脚,她急忙转身,说:“对不起,我不是……”

  结果,身后站着的竟然是裴斯承。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或许连宋予乔自己都没有发觉,在看到身后站着的裴斯承,她连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一丝娇嗔,还有眼睛里一刹那放出的光彩。

  裴斯承直接伸手,用指腹触摸到宋予乔眼角的湿润,“哭了?”

  宋予乔歪了歪头,嘴角带上了俏皮的笑意,“小小的感动了一下。”

  裴斯承微微晃神了一下,因为宋予乔此刻嘴角俏皮的笑,像极了是在温哥华初见那般。他便直接圈住宋予乔的腰,“那我找了你五年,你是不是也要小小的感动一下呢?”

  “一定啊,我一直在感动呢,”宋予乔也许是真的受到了舞台上两人的影响,相爱容易相守不易,也伸出手臂来抱住裴斯承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说,这五年来,你就真的没有过别的女人么?”

  “当然没有,我一直只有你一个,我说过,我只睡你一个。”

  “整天说一些不正经的话。”宋予乔别开脸,眼睛可以看到舞台上方的灯光,五光十色,在她的眼眸中照出五彩,嘴角却已经开始上扬了。

  “我也只对你一个人不正经。”

  这是真的,情到浓时,不只有女人可以为自己爱着的人守身。

  而就在裴斯承身边,裴昊昱小盆友,也学着老爸的样子,站在言言身后,正好,等言言一转身,他就可以像老爸抱着乔乔一样,抱一下言言了,搞不好还可以亲到。

  么么哒。

  只可惜,陆璞言小盆友转过身来,直接就跑,直接把裴昊昱给撞翻了。

  裴昊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撞翻人的这个言言,低着头看了一眼裴昊昱,绕过他一溜烟地跑了。

  裴昊昱:“……”

  于是,在回家的一路上,裴昊昱小盆友都非常非常挫败。

  在听到老爸说,今晚回家换了衣服,又要去奶奶家的时候,就更加挫败了,“又想把我送到奶奶家,我不去!”

  裴斯承直接拎着儿子丢到车上,“不去也得去。”

  裴昊昱就开始在车后面扑腾着小短腿,一张脸皱巴成了苦菜花,一双大眼睛眯着,甚至都挤出泪来,“呜呜呜呜,不去就不去!你们总是把我往奶奶家里一丢,然后你们就自己出去快活去了!我不行不行我就是不去!要不然就让乔乔跟着我一起去!”

  宋予乔转过来,笑着看着在后座上乱扑腾的儿子,“是啊,阿姨这一次跟你一起去。”

  这句话就是灵丹妙药,裴昊昱马上就不扑腾了,一双大眼睛转过来盯着宋予乔,:“真的?”

  宋予乔点了点头,安抚过小家伙之后,转过来,看向身边开车的裴斯承,他的面庞冷峻沉稳,带给她一丝心安。

  裴斯承双目有神的盯着前面的挡风玻璃窗,单手扶着方向盘,腾出来另外一只手抓住宋予乔满都是汗的手,“不用紧张,有我在。”

  “嗯。”宋予乔点了点头。

  裴斯承平稳地握着手里的方向盘,他并没有告诉宋予乔,也许,可能,裴玉玲也会去。

  (投钻石啦,还有一天钻石就作废了^_^)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