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36 看起来像是被人撕衣服了? (为钻石加更,谢谢大家么么哒)

136 看起来像是被人撕衣服了? (为钻石加更,谢谢大家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884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5

  

  华筝顿了顿,说:“我总感觉路路有事瞒着,不过她也不说,昨天就只说了过两天要去乡下接孩子。我就问她你儿子不是在澳大利亚么,她说有人给送回来了,站在在家里她妈妈那里看着。”

  宋予乔点了点头:“嗯,然后呢?”

  华筝接着说:“昨天晚上我问了她一会儿,她才说孩子生下来因为是有残疾的,所以那个华侨富商根本就不承认,但是她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到头来却什么都捞不到,她不甘心,然后就打官司,之后用了一些手段,那个富商打给她一笔钱,就是借用你的名字办的那个账户的一笔钱……”

  说到这儿,宋予乔就有些明白了。

  原来,这笔钱是这样来的,怪不得是要借用她名下的账户,恐怕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好在最后的时候脱身。

  “我就是先给你说一声,你也好心里有个准备,知道她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华筝说。“就这样,今天晚上一起出来吃个饭。”

  “好,我知道了。”

  宋予乔其实昨天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不过路路和华筝对她不一样,华筝是有什么全都表露在外,还会和宋予乔商量着来,但是路路不会,从上学的时候她就已经能够看的出来了。

  挂了华筝的电话,身边郑青问:“华筝的电话?”

  “你知道华筝?”宋予乔有些惊讶了。

  郑青点了点头:“听郑融提起过一些。”

  宋予乔其实很好奇,在郑融口中,她们的友谊是怎样的,郑青说了一些。叶氏总公司就已经到了。

  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宋予乔腿一软差点摔了,腰有些酸,走路的姿势也尽量保持与平常无异,不过总是感觉有异样,就连身边的郑青也发觉了,问:“脚扭到了?”

  宋予乔连忙摆手:“没关系。”

  今天晚上一定不能跟裴斯承回华苑了,有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去金水公寓了,回去看看姐姐,顺带找房东续下房租。

  宋予乔这并不是第一次来到叶氏,不过以这种正式场合下开会,还是第一次。

  在会议室内落座。从叶氏旗下分公司赶来的人并不多,随后是总公司的高层,其中,宋予乔就看到了戴琳卡,戴琳卡依旧带着一副眼镜,身上一套十分干练的职业套装,在看见宋予乔和郑青的时候微笑的点了点头,还与郑青打了招呼。

  最后进来的当然就是叶泽南。

  叶泽南走进来。第一眼看向的就是宋予乔,相反,不知道宋予乔是有意还是无意,侧首跟身边的郑青说话。

  他宣布了一下公司里的人事调动,有关于总公司的几位高层管理,然后就是前来参加会议的分公司的人员调动,郑青到下个月升为首席设计师兼执行总监,基本上就是浅语公司的二把手,这倒是令宋予乔兴奋的一个消息。

  宋予乔现在完全算是一个编外人员了,她不了解为什么叶泽南会让她来参加这种无聊透顶的会议,就连叶泽南也不知道。

  叶泽南忽然有一些后悔了,他想他不应该在宋予乔的辞职信上签字,那样的话,他最起码师出有名的让宋予乔过来。

  散会后,叶泽南的秘书在一边叫住了宋予乔。

  “宋小姐,叶总说有事情找你,需要你去一下他的办公室。”

  宋予乔皱眉,点了点头说:“好的。”

  她只是口头上答应了一声,并没有打算去找叶泽南,但是一转身,后面的秘书就又跟了过来,“宋小姐,您还有其他事情么?”

  宋予乔索性直接拒绝:“很抱歉,你去告诉你叶总,我现在有事需要离开,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电话或者邮件通知。”

  但是,这个秘书似乎是得到了叶泽南的指示,一定要把宋予乔请到他的办公室去,所以,宋予乔向前走几步,她就在后面亦步亦趋,而且还一直在不停地说话。

  宋予乔停下脚步,脸色看起来已经很差了。

  “你就过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郑青知道了一些宋予乔与叶泽南的过往,他作为一个局外人当真是无法插话,也许他弟弟郑融从X大回来了可以和宋予乔说上几句,“我开了车在下面等你。”

  宋予乔思虑片刻,便转身,跟随叶泽南的秘书一起去了办公室。

  叶泽南没有在办公桌前坐着,而是在窗边站着,宋予乔在进入之后,秘书就退出去了,还反手带上了门。

  宋予乔就站在门口,没有向前移步。

  叶泽南转过来,窗户外的自然光,反射在光洁的地面上,好像是打上了一层薄薄的蜡。

  他看着宋予乔,就好像中间是隔了一层银河,自从他签下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或者说从三年前,他因为心里的一个梗,将宋予乔狠狠地羞辱从身边推开的时候,就已经永远不复相见了。

  叶泽南心里纠缠了很久,才开口道:“宋予乔,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见我,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么?”

  叶泽南这句话,不再像是以往一样,用那种咄咄逼人,用那种刻意的羞辱挖苦,说的很认真,就连宋予乔都可以听得出他话语中的悔意。

  但是,一旦错过了,就是真的错过了。

  宋予乔不是那种贪心的人,她也说过,一旦是让她失望过的人,今后,她绝对不会对这个人再抱有任何期望。

  “没有了,叶泽南,我们已经结束了,”宋予乔说,“你必须是要向前看的,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她真的是喜欢过叶泽南,爱过叶泽南,但是如今,她发现,她终于可以不带任何情绪,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说出上述一番话来,就好像是一部电影的念白一样,完完全全的旁观,从高中以来,到现在结婚再离婚的这三年。

  叶泽南动了动唇,觉得声音无比的艰涩:“你离开叶氏,准备去哪里工作?”

  “还没有想好,也许会重新回到学校里去,把剩下的两年学念完,”宋予乔说,“谢谢你的关心,再见。”

  “等等,”叶泽南说,“你真的跟裴斯承在一起了么?”

  宋予乔放在身后门把上的手,猛地一下顿住,后背僵硬。

  她知道,既然叶泽南提及了裴斯承,就必然已经知道了她与裴斯承之间的关系了。

  她对于叶泽南,从来都是坦坦荡荡的,但是这一次,因为叶泽南和裴斯承的亲戚关系,她觉得无法面对,在叶泽南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叶泽南看到现在宋予乔顿了一下脚步,却一言不发,就知道,是坐实了。

  他苦笑了一下,“我之前看到过了,而且有一些报纸的娱记送上来的照片新闻,一些八卦的小道消息,裴斯承压下来了,不过我看到过……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

  宋予乔知道叶泽南口中的别人指的是谁,回过头来,对叶泽南微微点头,说:“谢谢你。”

  忽然,在宋予乔想要打开门的一瞬间,叶泽南忽然从后面扑过来,直接将宋予乔压制在门上,直接就在她的后脖颈上吻了下去,是那种大力撕扯的吻,疼得宋予乔当时就叫了出来。

  “叶泽南,你疯了是不是!”

  她猛烈的挣扎,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叶泽南刚才还完全是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过激的行为。

  宋予乔的双臂被叶泽南拧在腰后,身上的衬衫已经完全散了,前面的衣扣因为叶泽南的大力扯拽迸开了两粒扣子,里面的胸衣已经露出来了。

  原本女人和男人的力气就是悬殊的,更别提现在忽然有些发疯了的叶泽南。

  宋予乔被按在门上,就算是现在想要用脚踢或者是用牙齿咬,全都无济于事,只好用高跟鞋去踹门,希望外面的人能够听到一些动静。

  但是,就算是外面的人听见了,总裁办公室哪个小职员敢私自闯进来呢?

  叶泽南好像发狂了一样,衬衫连带着外面的西装小外套都被撕扯下来,露出了白润的肩头,只可惜,上面尚且存在的吻痕,让叶泽南的动作更加失控了,几乎是咬上了宋予乔的脖子,疼的宋予乔一下子就叫了出来。

  当叶泽南的手从她的套裙外伸进去的时候,她终于大声哭出来:“叶泽南,你清醒点!别让我恨你!”

  叶泽南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在一片灰暗中,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一蹦一跳地向他伸出手来,说:“我叫宋予乔,请多多指教。”

  他下意识地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瞬间口腔里全都是血腥味,就连一口洁白的牙齿都被染红了。

  内心好像有无数虫蚁在啃咬,那种感觉让人难以忍受,不过,舌尖的疼痛拉回了他的神智,他狠狠地向前推开了宋予乔,自己向后退了一步,转过身一下子将墙边靠着的一个书架给推翻了,嘶哑着嗓音说:“走!”

  不用叶泽南说,宋予乔也知道要走。

  只不过,现在她这副样子,衣冠不整,头发全都散乱了,身上的衬衫扣子崩裂,眼睛里仍然含着眼泪,一出门,只要是眼睛不瞎的,都可以看得出发生了什么,再加上刚才她的大声喊叫,虽然办公室的门是隔音的,还是可以听到一些声音。

  这种办公室性骚扰的事件,在一些企业算是屡见不鲜了,不过在叶氏,作为年轻有为的叶泽南,除了私底下的私生活混乱一些,在工作上,却还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更何况,最近就算是报纸上或者网上的八卦新闻上,叶泽南出去流连花丛中的消息报道叶氏很少了,真不知道这一次是怎么了。

  她冲出去的同时,就直接撞到了前面的一个人,不过她低着头直接向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人是谁,只是匆忙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宋予乔现在这幅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出去见人,就直接冲进了女洗手间里,快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用冷水湿润了一下眼睛。后脖颈有些疼,似乎是在刚刚叶泽南吻上来的时候咬了一下,破了皮。所以,头发她也不打算再绾上去了,头发还好说,只不过衬衫前面被叶泽南扯断的扣子,从脖颈一直到下面的腰身处,只剩下了一颗扣子。

  包里根本就没有带着针线,也没有扣子。

  不过外套一件修身的小西装,勉强可以遮掩一下,足够她到下面的商场去买一件新的衬衫换上。

  这个时候,从洗手间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垂在肩头的头发没有挽起来,看见宋予乔的同时顿了顿脚步,走过来,问:“你就是宋予乔?”

  宋予乔点了点头。

  乔沫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说:“你跟我过来,我这里有针线。”

  宋予乔刚刚从办公室里冲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下子撞上了乔沫,只不过她没有多注意,现在看乔沫的衣服,知道这人也是叶氏的员工,便微微一笑,道了一声谢:“不用了,谢谢你。”

  说完,宋予乔就走了出去。

  乔沫站在镜子前,站了一会儿,用冷水江头发湿了一些,脸上洒了了几滴水,然后才从洗手间走出去,径直走向叶泽南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一个秘书正在捧着一些文件,想要敲门让叶总签字,乔沫从后面走过去,“什么是?”

  小秘书一回头,看见是乔沫,赶忙回答:“这是给叶总签的一些文件。”

  “好了,我拿进去就可以了。”乔沫说。

  小秘书急忙将文件递交给乔沫。

  她对于这个直接空降过来的叶泽南的秘书还是很害怕的,特别是在乔沫来到的第一天,就直接将一个倒茶不小心洒出来的小秘书给开除,完全是让整个行政办的人怕了她,更何况,她与叶总还有着一丝一缕的联系。

  乔沫拿着文件进了门,叶泽南已经恢复了一些神智了,现在趴伏在桌面上,双眼仍旧是赤红的,手有些克制不住的发抖,书架完全翻到在地上,上面的书散落了一地。

  乔沫为叶泽南端来一杯水:“好些了么,再喝点水吧。”

  叶泽南坐下来,喝了两口水,靠在身后的座椅上,自己揉了揉太阳穴,平复了一下呼吸,视线才逐渐的清明了。

  在清醒过来的片刻,他双手支撑着头,撑在办公桌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就失控了,只觉得是一瞬间的事情,似乎是因为宋予乔的哪一句话,终于点燃了他心里足够可以绵延的火种?

  ………………

  在叶氏总公司里遇上的这件事,在宋予乔看来,就是一个意外,一个噩梦,这让她以后绝对都不敢轻易踏进叶氏总公司的大门了,而辞职手续,在下周办好,她就会立即离职,绝对不再多停留半步。

  郑青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把车停在了一个商场的入口。

  宋予乔说:“不用你陪我,我自己进去买就可以了,十分钟搞定。”

  只是一件工作穿的衬衫,并不需要多看,宋予乔进入商场之后,就直奔其中的女装区。

  但是,没有想到,真的是不巧,会在这里遇上张梦琳。

  狭路相逢么?

  张梦琳还真的就跟狗皮膏药一样,看见宋予乔就主动地黏了过来,“予乔姐!真是有缘啊,好几次在商场里面遇上你了,你这是要买什么来了?”

  宋予乔知道,如果现在她不说话的话,那么张梦琳会一直揪着你不放,所以她停下来脚步,冷冷的看了张梦琳一眼:“我跟你很熟么?你叫什么名字?”

  “你……”

  张梦琳眯着眼睛,忽然就看见了宋予乔的衬衫扣子处,只有断掉的白色细线,而没有扣子,她的衬衫只是遮掩着的,并没有系。

  “予乔姐,你这是跟谁在外面大战了一场啊,连衣服都撕了?难道是跟我姐夫?”张梦琳说着,就向后招了招手,“姐夫!刚刚我还跟你提到予乔姐呢,现在居然就碰上了,还是心想事成啊。”

  宋予乔一听,心里就有点慌了,果然,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升降电梯口,看见了裴斯承。

  裴斯承仍旧穿着下午送她去上班的时候穿着的西装外套,身后站着黎北,另外一边站着的是张梦琳的经纪人,宋予乔曾经见过几次,现在记得很清楚。

  其实,就算是张梦琳没有叫裴斯承,他也看见了宋予乔,似乎就是心有灵犀一样,只要是宋予乔出现在他周围,他可以自动感觉到,真的有那种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的感觉。

  张梦琳直接抓住宋予乔的手腕,好像她真的是不计前嫌一样,说:“上一次华筝姐扇了我一个耳光,我没有在意,无所谓,反正她是你的朋友,又不是我是你的朋友,她都不觉得堵得慌,我凭什么觉得堵得慌,你说是不是,不过,我告诉你宋予乔,这种抢别人男人的事情不能多了,就跟夜路走多了容易见鬼一样,是一个道理。”

  张梦琳用那种阴测测的笑容,小声将这么一大段话向宋予乔说完之后,那边裴斯承也走了过来,张梦琳换上了一副笑脸,“姐夫,你看巧不巧,上一次来商场给我选首饰的时候,就是遇上了予乔姐,这一次又遇上了予乔姐,还真是有缘啊。”

  宋予乔在和张梦琳一拉一扯之间,身上遮掩着的衬衫衣扣已经开了,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胸衣。

  裴斯承皱了皱眉,两步就走过来,也不顾张梦琳和她的经纪人都在场,直接就伸手将宋予乔身上衬衫的衣扣给遮掩住,然后拉过宋予乔的手。

  宋予乔被裴斯承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这种行为吓了一跳,她完全没有想到,裴斯承竟然会直接来牵她的手。

  张梦琳也完全懵了,她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叫着裴斯承,这边抓着宋予乔,就是在想,裴斯承现在必然是不会想要公开这样的身份,一旦这种身份公开的话,宋予乔的身世也是必定要被暴露出来,张梦琳之前专门找私家侦探调查过宋予乔,自然也就知道,宋予乔曾经嫁过人,她现在就是个离婚的女人,离婚的女人怎么能配的上裴斯承?

  可是,这……这……

  “姐夫,你跟予乔姐……”

  张梦琳还真的是做戏做了圈套了,到了现在都在叫予乔姐,不过,也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裴斯承笑了笑,已经脱下来自己的外套西装为宋予乔披在了身上,然后转过来对张梦琳说:“Celine,说了几次,不要叫我姐夫,但是你既然这么叫了,那就算了,你予乔姐的男朋友当然也可以称为姐夫。”

  这就是光明正大的承认了。

  黎北正在感叹自己老板的魄力,就听老板叫了一声,“去开车。”

  “是。”

  裴斯承一只手搂着宋予乔的肩,在向外走的时候,经过经纪人身边,说:“看好她,不要出了什么岔子。”

  经济人点了点头。

  面对着裴斯承的背影,张梦琳忽然大喊了一声:“裴斯承!那我姐姐呢?!你真的把我姐姐给忘了么?”

  她说着就直接冲过来,在一边的经纪人都没有来得及阻拦,张梦琳就已经跑到了前面,一把抓住了裴斯承的胳膊,“你忘了你曾经答应我姐姐要好好照顾我的,现在你竟然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就为了她?”

  张梦琳用手指着宋予乔,“就为了这个荡妇!”

  宋予乔的脸色白了一下。

  一瞬间,裴斯承的目光里射出了寒光,虽然他的嘴角仍旧是向上勾着,微微笑着,张梦琳向后缩了一下脖子,她知道裴斯承生气了。

  因为张梦琳现在本身身为明星,身后盯梢的媒体记者就不少,现在一听这,就知道一定是大新闻了,索性连躲都不躲了,从藏匿的角落里出来,拿着相机就是一阵猛拍。

  裴斯承现在根本就不在乎,好像没有看见一样,幽冷的目光从张梦琳的脸上,落到经纪人的脸上,叫经纪人走过来一点。

  “Celine这段时间拍戏赶片场,还有接各种各样的通告,实在是太累了,这已经是六月份了,八月份就是她的十八岁生日宴会,恐怕这样忙的话,到时候会精神状态会不佳,这两个月,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养好精神。”

  说完,裴斯承就搂着宋予乔直接出了商场的大门,留下在原地完全呆愣的张梦琳。

  对于明星来说,两个月不在公众视线中出现,就会完全被淡忘,裴斯承这番话,就是变相的将她雪藏了!

  这个时候,张梦琳才知道,刚才的话,真的是触及到裴斯承心中的雷区了。

  她在浑身恢复知觉的下一秒就要抬腿过去追,却被身后的经纪人直接拦住了,“你现在追过去对裴斯承说就是自讨苦吃,说不定直接就将你在八月份的生日宴会也给取消掉了,你现在就老老实实先呆着!”

  张梦琳彻底慌了,她转过来抓着经纪人的衣袖,“但是,两个月的话,我就完全过气了啊!”

  她现在才只是一个小明星,刚刚开始红,还没有到了大红大的时候,还没有到那种不需要出境,不需要煽动力,就可以独自成为影后级的人物。

  过气的话,在圈子里就很难在红起来了。

  “这只能怨你自己口无遮拦,我已经说过你多少次了,”经纪人也很无奈,“现在到处都是记者,别明天的头版头条又曝出来你的一些丑闻了,先回去再说,你想要去求裴斯承,也等他现在的火气消了。”

  ………………

  现在的裴斯承确实是有火气,不过也不是完全因为张梦琳,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宋予乔现在的衣冠不整。

  宋予乔身上还披着裴斯承的西装外套,看着裴斯承眸中的神色,她笑了笑:“你也来商场买东西啊?”叉丸页技。

  裴斯承的手肘撑在车窗上,转脸看着宋予乔,“是啊,我不来买东西,怎么能看见你现在这样子,看起来像是被人撕衣服了?”

  宋予乔心里有些虚,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裴斯承和叶泽南的关系更加僵化,毕竟是同样一个屋檐下的人,裴临峰是裴斯承的父亲,也是叶泽南的外公,虽然因为裴玉玲的关系,叶泽南和裴家并不亲近,最起码在结婚这三年来,宋予乔都没有见过裴玉玲经常走动,如果是忙的话,也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派人去送一下东西,所以,在外界,关于叶家和裴家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十分清楚明了。

  裴斯承忽然拿过宋予乔的手来,捏在两只手指间把玩着,一根一根手指抚摸过去,“想想用什么话能把我搪塞过去?”

  裴斯承捏着宋予乔的手指,让宋予乔感觉出了一掌心的汗。

  “黎北,开车,直接回华苑。”

  “回华苑干什么?!”宋予乔直接转过身来,扭的厉害了,腰酸了一下,不禁蹙了一下眉。

  裴斯承一条手臂已经揽着宋予乔的腰靠近,在她耳朵边轻轻吹了一口气,“干你,你说好不好?”

  “流氓!”

  “我是流氓也不会撕烂你衣服啊。”

  兜兜转转,宋予乔就知道对裴斯承还是要实话实说,她想要在裴斯承面前隐藏什么,那绝对会得不偿失,裴斯承肯定会把她捏在手心里面。

  说完之后,宋予乔斟酌了一下,说:“我对于叶泽南已经完全放下了,之前他没有碰过我,这一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忽然失控……裴斯承?”

  裴斯承在宋予乔的额上吻了一下,手指在她的手腕上揩了一下,“晚上回去我要好好检查一下。”

  宋予乔知道裴斯承什么意思,直接拒绝,“我今晚要回金水公寓睡啊,我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我姐姐了。”

  裴斯承说:“金水公寓没你的地方住了,我表哥搬进去了。”

  韩哥?

  正当宋予乔愣神的时候,裴斯承已经伏在了宋予乔的耳畔,“我很高兴,楚楚。”

  宋予乔微愣。

  她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原来在加拿大的时候,骗了裴斯承她叫夏楚楚,但是听见裴斯承这样叫她,不免的还是有一些不大适应。

  “为什么?”

  裴斯承扣紧了宋予乔的腰,额头相抵,“你是完完整整属于我的,只属于我。”

  或许真的是大男人心里作祟,有哪一个男人,不渴望着自己最爱的女人,是完完整整的属于自己的呢?

  裴斯承在这一点上,绝对是屈从于自己本山最原始的感觉了。

  因为宋予乔在公司里还有事,所以裴斯承就让黎北开车把她送到了浅语公司门口,路过一个服装店,先进去给宋予乔买了一件职业衬衫。

  车子继续平稳地行驶,黎北在接到老板的目光之后,便直接将车前车后的挡板升了起来。

  宋予乔到底还是没有练就如同裴斯承那般的厚脸皮,在裴斯承撑起手臂看着她换衣服的同时,转过了身背对着裴斯承。

  在裴斯承看来,宋予乔的腰身很软,在宋予乔伸手拿衬衫的同时,便使了使坏,将新衬衫向后扯了一下,恰好从宋予乔手指间扯脱了。

  宋予乔直接转过来瞪着裴斯承:“你幼稚不幼稚?”

  裴斯承摇头:“不幼稚。”

  裴斯承很喜欢在自己的目光下,宋予乔原本白皙透亮的皮肤,染上一层让人遐想的霞绯色,让人垂涎。

  不过,接下来的一路上,裴斯承也没有再挑逗宋予乔了,直到她下车之前,先拉住了她的手腕,“下班我来接你?我爸妈说想要见你。”

  宋予乔顿时愕然:“晚上我约了华筝和路路一起吃饭,能不能改一个时间?”

  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裴斯承说:“好,那就明后天,挑一个时间。”

  宋予乔忙不迭地点头,然后便直接跳下了车。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不能快走还扭着腰想要走得很快的别扭姿势,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黎北真是不忍心打断自己老板这种温柔如水的目光,所以,那就不忍心好了,让老板多看几秒钟。

  裴斯承收回目光,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了,说:“黎北,查一下,叶泽南最近在和什么人接触。”

  从刚才的温柔旖旎,一秒钟变成冷面老板,黎北一时间没有转过来弯,不过反射性地就直接点头:“是。”

  ………………

  晚上六点半,宋予乔接到了华筝的电话,约好了地点,让宋予乔直接过来。

  “我们都已经到了,你什么都不用带,带着嘴来就好了。”

  晚饭约好的地点是一家比较高档的西餐厅,环境优雅,华筝认识这里的大厨,虽然价格很贵,但是在于华筝的面子,菜的量都很足。

  其间,就说起路路的儿子。

  “叫什么名字?”宋予乔吃了一口水果沙拉。

  卢璐正低着头切盘中的牛排,卷发垂散在肩头,貌似漫不经心地说:“还没起名字。”

  宋予乔与华筝对视了一眼。

  卢璐切了一块牛排放在齿间,抬起头来问宋予乔,“你呢,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裴昊昱啊,”华筝抢先说,“昨天不是告诉你了么,裴斯承的儿子。”

  “哦,我给忘了,”卢璐笑了笑,“我这不是没有想到么,裴家不是C市的大家族,门槛很高么?”

  宋予乔听了这话,手中的刀叉相撞,发出叮咚一声。

  华筝皱了眉,“门槛高怎么了,还不都是人么,难道咱们予乔还配不上裴斯承么?”

  卢璐抽出纸巾来擦了一下嘴角:“我没那个意思,你们多想了,去洗手间么?那我先去一下洗手间,马上回来。”

  华筝看了一下宋予乔的脸色,“别多想,我总觉得路路这一次有些怪怪的,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昨天在我家里住,正好我表嫂送我一张巴黎米兰时装周的入场券,她就有些阴阳怪气了。”

  宋予乔摇摇头:“我没多想,可能是在国外住的时间长了吧。”

  卢璐走进女洗手间,拿着化妆包补了补妆,眯着眼睛看着镜子里十分妖娆的容颜,面无表情地将化妆包里的东西收起来,靠在墙边抽了一支烟,在身上喷了些散味的香水,才从洗手间走出来。

  刚走了两步,胳膊就被后面一只手拉住了。

  卢璐转过身来,脸上带了三分不耐烦,却意料之外的看见了叶泽南。

  “卢璐!真的是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