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34 你不喜欢,是因为没有人送给你 (为可惜我是水瓶座打赏马车加更,么么哒)

134 你不喜欢,是因为没有人送给你 (为可惜我是水瓶座打赏马车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01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4

  

  裴斯承从宋予乔从一家咖啡厅里走出来,就已经让黎北先把车停在了路边,看向车窗外的目光,已经变得冷然。

  黎北看见老板娘走进药店。再看看坐在后座的老板有些发黑的脸色,特别是嘴角的淤青,真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原来还参加过格斗赛,如何就能被别人打了。

  然后,黎北就看见了老板娘从药店里走了出来,老板娘手里拿着的那是避孕要吗?要知道老板做那种事情绝对是不可能做措施的,真的要看见电视剧中才能看到的场景了!霸道总裁将避孕药抢过来。直接扛着老板娘上车,然后直接撕衣服!上!

  不过,黎北揉了揉鼻子,自己这样温文尔雅的老板,应该不会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

  裴斯承从宋予乔的手中把药拿过来,幽沉的目光掠过药片上的字,然后直接扣着她的手腕就往车边走,拉着她上了车,顺手将紧急避孕药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内。

  宋予乔觉得裴斯承扣着她的手腕,好像是铁钳一样,骨头生疼,稍微动了动,却被裴斯承攥的更紧了,好像一个松手。她就会跑掉一样。

  上了车,裴斯承对前面的黎北说:“回华苑。”

  不仅是宋予乔,就连黎北都能感觉到裴斯承身上那种慑人的气势了,似乎你现在只要是多说一句话,或者说错一个字,分分钟把你捏死。

  所以,宋予乔没有说话,黎北也不说话。

  车子启动,黎北觉得有必要把前后的挡板给隔开,也给后面的两个人留出独处的空间来。

  裴斯承忽然说:“先去一趟李慕的公司。”

  ………………

  李慕在家里是排第四,他现在是在他哥李遇的珠宝公司里做事,在前些时间。刚刚有国际上的一批珠宝首饰运过来,作为一个慈善拍卖会的主办方。

  慈善拍卖会,就是在今晚八点。

  因为公司里最近缺人手,李慕筹办这个慈善拍卖会耗费了大量的精力,结果自己的儿子西西在家里的保姆管了两天,发烧了,就临时叫来了薛淼帮忙,却没想到裴斯承竟然也来了。

  裴斯承下了车,黎北跟在后面,他依旧是拉着宋予乔,紧紧地拉着。

  “今天怎么有空了来这里?大忙人了。”薛淼先看见了裴斯承,跟李慕指了指。然后转过来对裴斯承说话,“你这脸上是谁打的?怎么挂了彩了。”

  其实,刚才宋予乔也注意到裴斯承嘴角的淤青了,只不过裴斯承的气势太过于逼人,他没有敢开口说话。

  李慕也没有事先听说裴斯承要来,也很是奇怪,按理来说,裴斯承现在应该“新婚燕尔”。再说了,裴氏最近有一个影视剧院装修招标的案子,也是够裴斯承忙的飞天遁地了,还带着女朋友来这边溜达。

  李慕肩膀上还趴着看起来恹恹的西西,西西在看见裴斯承的第一件事就是问:“裴叔叔,小火哥哥有没有来?”

  “没有,改天叔叔带着裴昊昱去找西西玩。”裴斯承看西西脸红的不正常,抬起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对李慕说,“去医院吧,烧的这么厉害。”

  李慕也很担心自己儿子,点了点头:“本来也是要去了,你既然来了,不管干嘛来的,先帮我在这儿盯一下拍卖会的场子。”

  裴斯承点了点头,“我知道。”

  在李慕离开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裴斯承始终牵着站在身边的宋予乔,宋予乔注意到李慕的目光,微微颔首笑了笑,李慕回以微笑。

  拍卖会快开始了,薛淼与裴斯承两人进了会场,裴斯承说:“给我一个举号牌。”

  薛淼扬了扬眉梢,让一边的工作人员拿过来一个举号牌,裴斯承身后的黎北即刻接过。

  薛淼说:“你要亲自上手?”

  裴斯承不置可否,先俯在宋予乔耳边,小声说:“你先去和黎北坐到那边去,等下我去找你。”

  宋予乔点头,黎北已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人就沿着走道,坐到偏后面的一个位置上。

  裴斯承在看见宋予乔落座之后,才转过头来,对薛淼说:“不是有几样珠宝首饰么,拿来单子给我先看看。”

  薛淼让工作人员把今天拍卖的一些国际上知名的珠宝首饰的介绍单拿了出来,“这是国际上的,后面还有一些中国古董类的,估计你也不喜欢。”

  裴斯承好似真的很认真,低头看着手中一张一张的宣传页。

  薛淼手里拿着打火机点了一支烟,看裴斯承手中的动作,“你不是真打算在这种慈善拍卖会上买东西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身前,这种地方都是有专门雇的人抬价的。”

  裴斯承将手中的宣传页已经翻过,勾了勾手指,从薛淼手里的烟盒里也抽出了一支烟来,借着薛淼叼着的烟点燃。

  薛淼“咦”了一声,“我不是听许朔说,你戒烟戒酒了准备要孩子了,怎么又抽上了。”

  裴斯承吐了一口烟气,没有回答薛淼的这个问题,而是问:“手链、戒指或者项链里,是不是可以植入全球定位系统?之前我听陆小五好像弄过一次,去云南的时候。”

  薛淼挑了挑眉:“可以,不过比较麻烦,而且造价高,你需要全球定位系统中的卫星来定位,技术比较麻烦,我不是搞这个的,也不是太清楚的。”

  裴斯承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把烟蒂掐灭,“我先坐过去了,有什么问题直接叫我。”

  “等等,”薛淼叫了一声,下巴向着宋予乔的方向扬了扬,“你媳妇儿脸上划的那一道是怎么回事?”

  “我的失误。”

  薛淼看了一眼裴斯承嘴角的淤青,再看看宋予乔脸上的划伤,一脸了悟的表情。

  “我认识一个美容科的医生,从国外回来的,上一次蓝萱脸上被指甲划的伤就是这美容医生给弄好的,只用了不到两个星期。”

  裴斯承看了薛淼一眼,“你还好意思提蓝萱?你跟人家办婚宴的时候,人家干脆直接连脸都没有露直接飞美国了。”

  真是毒舌。

  薛淼直接抬脚就踹,裴斯承已经先一步向后面走了过去。

  刚才一路上,宋予乔的手腕被裴斯承攥着攥了一路,直到刚刚才松开,痛的有些麻木了,但是,陡然松开,还是令人牙酸的更加痛了一下,不禁揉了两下。

  坐在宋予乔身边的黎北注意到老板娘的表情,低头看了一眼,心里立即道了一句:卧槽,这是谁下这么狠的手!两道青的手指印,然后,他抬眼就看见了前面站着的老板,于是嘿嘿一笑,立即起身,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裴斯承在宋予乔身边坐下,宋予乔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刚刚一直被裴斯承攥着的左手手腕向下压着藏起来,不想让他看见,不过还是慢了一步,裴斯承托着宋予乔的手肘,抬起她的手腕。

  白皙纤细的手腕上,两道青的指印,也许刚才还只是泛红,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是泛了青了。

  裴斯承用手指在青痕迹上按了一下,宋予乔的手指蜷曲了一下,他抬起眼睛:“疼?刚才怎么不说?”

  宋予乔笑了笑:“没有多疼,可能是我皮肤比较白,所以看起来可怕一点,其实不疼。”

  裴斯承刚才确实一直是攥着宋予乔的手腕了,好像是松手她就要跑掉了一样,才逐渐克制不住地越来越用力。

  裴斯承的手指在宋予乔的手腕上轻抚了几下,似乎是想要将这种碍眼的淤痕给抹去,最后抬眼,看着宋予乔:“以后你要是疼了,你就告诉我,明白没?”

  宋予乔乖顺的点了点头。

  总感觉刚才裴斯承在拿到她的避孕药之后,变得有些不大正常了,但是,宋予乔刚才也是在想,孩子只有一个是最好的,但是,如果和裴斯承之间,只有这一次没有做措施,自己就有了身孕的话,那概率还是很小的,如果当真是那样的话,那只能说是天意了。

  她心里也一直在犹豫,她不想要未婚先孕,想要先有一个家,先把裴斯承家里,和自己这边的事情全都解释清楚之后,结婚以后再要孩子,但是,她发现,裴斯承似乎完全是不一样的,他似乎特别想让自己现在就怀上孩子,从上一次的假性怀孕中,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

  拍卖会开始。

  珠宝首饰在台上的大屏幕上一一闪过,然后正式开始。

  前面主持人用话筒说话的声音很大,裴斯承便靠近了凑在宋予乔耳边,说:“看中了哪一样,就告诉我。”

  宋予乔本来还想问这拍卖的是什么古董,结果就看见了一顶镶嵌着钻石珠宝的王冠,已经有人开始举牌叫价了,瞬间就明白了,不算是古董字画的拍卖会,而是一些珠宝首饰。叉央低弟。

  薛淼说的没错,在座的这几百个人里面,有不少都是雇的人故意抬价的,好敲那些暴发户的钱包。

  宋予乔虽然也见识过拍卖会的现场,但是现在,听见那些人口中一个一个让人震惊的报价,还是觉得胆颤。

  前面的大屏幕上每打出来一件十分漂亮的珠宝首饰,裴斯承就问宋予乔:“喜欢么?”

  然后宋予乔就摇头。

  她真的不喜欢这种亮闪闪的东西,唯有一次还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姐姐宋疏影生日,她抢着要戴姐姐的头上的王冠,那也是宋予乔戴的最亮光闪闪的首饰珠宝了,到了现在,她最普遍的就是一对珍珠耳钉,还是去年生日的时候,姐姐宋疏影给她邮寄过来的。

  身边的黎北有点为自己老板的这种幼稚行为感到捉急,自然是想要讨好老板娘的,那就自己看着好就直接拍下好了,老板娘人这么矜持,这么直接问她喜欢不喜欢,肯定会说不喜欢啊,要是问他,他也说不喜欢。

  就在黎北刚刚这么想的时候,前面的一款水晶之心的项链,已经开始拍卖了,只有半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叫到了三千万。

  宋予乔曾经在华筝的店里也看到过一般配礼服的项链,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个项链看起来很别致诶。”

  裴斯承侧首看了一眼宋予乔,转过头来,示意身边的黎北举牌,“三千五。”

  黎北得到命令,即可兴奋起来,高高的举牌,“三千五百万。”

  宋予乔吓了一跳,“我不喜欢啊!我就是随口说或,你别让黎助理叫价。”

  裴斯承注意到另外一边,已经有好几道视线向这边看了过来,安抚似的拍了拍宋予乔的手背,价格已经被抬高到四千八百万。

  “五千五百万。”

  黎北又立即举牌,但是,价格在一瞬间就又被压了下去。

  裴斯承注意到了,那边,有一个好像是洲宇公司董事长的儿子,正在用这条项链讨好女朋友,往高了叫价格。

  “查一下最近影视剧院的招标案,洲宇公司给的是多少?”

  黎北在笔记本里输入了一连串的数字,然后呈给裴斯承。

  裴斯承的眼睛里已经有了些许的笑意。

  他直接从黎北手中拿了牌,自己举起,说:“七千万。”

  宋予乔愕然瞪大了眼睛,脑袋已经完全当机了。

  买一个这种项链,花七千万?

  她觉得自己真不是那种可以让一位明君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的红颜祸水,也不需要裴斯承这样做,不过,或许裴斯承拍下项链,是为了送给别人的?张梦琳?

  那边洲宇董事长的儿子举牌,已经叫到了七千五百万,宋予乔看了一眼裴斯承手腕动了动,似乎是又想要举牌,一手按住了他手中的号牌,直接靠上去吻上了他的唇,将裴斯承即将出口的一个数字给堵在口中。

  裴斯承愣了一下,想要错身避开,但是在宋予乔察觉到他的这种意图的时候,便直接双臂勾上了他的脖子,舌尖已经探入了他的唇齿之间,完全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

  这是宋予乔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主动吻裴斯承,完完全全的主动。

  裴斯承几乎是没有任何动作,而任由宋予乔用曾经在他身上学到的那些技巧,舔弄着他的唇瓣,吸吮,挑逗。

  而一边的黎北已经完全呆了。

  真是没有想到,老板娘会用这么奔放的方法,来阻止老板叫价,不过,老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还是双赢。

  宋予乔是闭着眼睛的,而裴斯承是睁开的,在嘴唇相碰的时候,裴斯承似乎都可以感受到宋予乔卷长的睫毛,好像是蝶翼一样,刷在他的眼皮上,有些痒。

  不过,这样的双人的座椅,两人之间到底是隔了一个扶手,宋予乔扭着腰亲吻的姿势,当真是十分的不舒服。

  裴斯承的手掌贴在宋予乔的腰上,“腰真软。”

  宋予乔的脸庞红扑扑的,气息已经有些微喘了,再细听前面的叫价,已经到了下一件珠宝首饰,她的心也就稍稍放下来了一些,说:“别再叫价了,我都不喜欢,我不喜欢那些亮闪闪的东西,太打眼。”

  裴斯承微笑着看向宋予乔:“你不喜欢,是因为没有人送给你,你一定会喜欢上的。”

  在拍卖会结束的时候,裴斯承来到后台和薛淼告辞。

  薛淼正在处理一些拍卖会上来不及拍出的东西,是之前经过估价最低的几件东西,确实是看起来就不是太值钱的。

  不过,宋予乔第一眼就看中了在红色台上放着的一支翡翠的簪子,很漂亮的翡翠色,她伸出手来想要拿起来,先问了薛淼一句:“可以用手拿么?”

  薛淼说:“可以。”

  宋予乔的皮肤细白,纤纤手指拿着这种翡翠簪子,显得特别美。

  裴斯承只看了一眼,对薛淼说:“这个簪子最低起拍价是多少,我要了。”

  根本就不值一提的价格,薛淼就当做了一个顺水人情,送给宋予乔。

  从拍卖会上出来,已经天黑了,宋予乔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裴昊昱,便问:“小火呢?”

  裴斯承说:“去他奶奶那儿了,有了将近一个星期都没有去了,奶奶想孙子了。”

  黎北默默地转了头,老板,你总是把老太太拎出来当掩护,老太太知道吗?

  ………………

  裴老太太肯定是不知道,孙子好不容易来一次,家里总算是除了老头子之外多了另外一个活人了,所以,很多时候,不是裴老太太在哄裴昊昱,而是裴昊昱小盆友在陪着奶奶玩儿。

  不过还好,今天晚上,奶奶也找了大伯伯一起来吃饭。

  裴聿白来的时候,裴昊昱就直接冲了出去,跟在裴聿白屁股后面,问:“大狗狗呢?”

  裴聿白说:“在家拴着。”

  然后,裴昊昱就抱着裴聿白的大腿,让他蹲下来,“大伯伯,我跟你商量个事儿,一会儿你能不能把我带去你家里啊,我想跟大狗狗玩儿。”

  裴聿白看了这小家伙三秒钟,点了点头:“只要是你能说得动你奶奶。”

  裴昊昱的一双眉毛向上动了动,“你就看我的吧。”

  其实,裴昊昱只是想让裴聿白先把他运出去裴家大院,然后送回华苑去,大伯伯是比较好说话的。

  裴聿白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个小侄子的心思的,只不过现在并没有点破而已,先顺着他的意思。因为早在半个小时前,他刚刚接到了裴斯承的电话。

  只有一句话——“不要把裴昊昱送回华苑来。”

  ………………

  此时此刻,在华苑,裴斯承刚刚将准备好的晚餐摆上桌,开了一瓶红酒,虽然菜不是他亲手做的,不过好歹是让梁小六把他私人餐厅里的顶级大厨给请过来,专门做了几道菜,还摆了摆位。

  宋予乔浴室里洗了澡出来,用吹风吹了头发,正在掂量着手里的翡翠簪子,确实,就如同薛淼所说,这翡翠簪子的质地色泽并不是一等一的好,而且在中间,还有皲裂的一条纹路,好像是磕碰过后,最后会被淘汰下来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她站起身来,试着将脑后的头发用簪子来簪起来,刚刚簪好,她对着镜子笑了笑,除了侧脸上的一道伤口真正是碍眼,整体还算是比较合适,她刚准备将簪子拆下来,就听见身后十分轻巧的脚步声。

  裴斯承已经拉住了宋予乔的手:“别取了,这样好看,下去吃饭。”

  宋予乔原本以为只是一顿家常便饭,要么就是她图省事,煮个面或者是弄个炒饭,但是从楼梯走下来之后,却完全惊呆了。

  真的是烛光晚宴。

  裴斯承先为宋予乔拉开椅子,轻按着宋予乔的肩膀让她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另外一边,两个红酒酒杯中都倒上了酒,一杯给宋予乔。

  宋予乔看着酒就觉得头晕,“我不……”

  裴斯承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这个酒的度数不是太高的,少喝一点没有问题。”

  宋予乔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这样一个浪漫的氛围里,不喝点酒,真的觉得对不起这样一种唯美的意境。

  只喝一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其实,裴斯承从酒柜里选的这瓶红酒,是所有红酒中度数最高的,按照宋予乔的这种酒量,应该是最多一杯,就已经是微醺了。

  而且,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裴斯承一直在和宋予乔拼酒,每次都是一小口,但是次数多了,宋予乔竟然在裴斯承的忽悠下,喝下了两杯。

  宋予乔是那种喝了酒,脸颊会越来越红的那种,白嫩里透着粉红。

  现在,整张脸都是红扑扑的,一双眼睛有些呆萌的迷醉,裴斯承说一句话,她都要反应好久才能反应过来,然后挑高了尾音“嗯”一声,就像是猫爪子一样挠着裴斯承的内心,但是,有一点最让裴斯承放心的,就是宋予乔喝酒之后,会十分听话,十分安静,基本上都是你说什么,她全都会照做。

  裴斯承走过来要拉宋予乔起身的时候,宋予乔就伸出来食指,在裴斯承的嘴角上的淤青点了一下,“这是你跟人打架了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