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29 朋友比男人靠得住

129 朋友比男人靠得住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03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2

  

  “老板娘?”

  此刻,裴斯承的声线低沉,好像是夜间大提琴的琴音,宋予乔无端觉得心里一动。转过头去看着他,侧影沉沉,她眼睛一眨,“老板,开车了。”

  裴斯承一笑:“遵命,老板娘。”

  宋予乔也忍不住翘起了唇角,觉得裴斯承其实不正经起来。也真的是同样让人移不开目光,带着一种随意的痞气。

  这一次裴斯承带着宋予乔来分公司,仍旧是分公司经理许少杰接应,不过自从三个月之前,裴斯承离开,就已经派了邓宇来分公司,虽然明面上不是经理的位置。却是实际上,属于能压制住许少杰的人,基本情况全都是越过许少杰直接向裴斯承汇报的。

  “裴总。”

  许少杰原本是想要拉开后车门的,结果,裴斯承从前面的驾驶位上下来,而副驾上却是走下来另外一个女人,让他有些意外。

  裴斯承竟然亲自开车?

  这个女人的身份应该是不一般的,只不过……看起来有些面熟。

  宋予乔微笑着看向许少杰,笑道:“许经理。”

  这么一声许经理,再加上这种微笑,许少杰就想起来了。

  是的,这个人正是三个月前,那个裴斯承带来的那个女秘书。确实没有错,他记得很清楚,因为这个女秘书和裴总之间无间的配合度。

  而现在,裴斯承竟然开车,旁边坐着的是女秘书……

  就算是没有十个秘书九个腥这种说法,原本男上司和女下属之间就够引人联想乐,真不能怪见到人想歪了。

  邓宇也算是裴斯承手下的得力助手了,只不过这人性格与黎北不一样,是属于不苟言笑的那种,说话从来不多说一个字,行动上见真知,而且基本上说话都能说到点子上。

  裴斯承这一次来,明面上的目的是有关于最近要在S市最新拓展的新城开发区的购物中心项目的计划,实际上的目的。只有裴斯承本人更清楚。

  在分公司这边,都设有裴斯承的办公室,他到了之后,并没有马上召集项目组的人开会,而是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让许少杰将项目书以及购物中心前期所有的准备资料都递交上来。

  裴斯承鼻梁上架上了一副带框的眼睛,一边随手翻了一下计划书,问:“少杰,项目组的开会时间是几点?”

  许少杰说:“四点半,有关于调研会之前已经开过了,这一次是汇总报告,基本上计划书已经初步完成。”

  裴斯承说:“提前一个小时,到三点半。召集项目组开会,我先看一下资料,你到时候安排人把之前的调研和项目书再粗略的分析一下。”

  “好。”

  许少杰和邓宇同时要转身走出去,裴斯承叫住邓宇,“你先留一下。”

  走在前面的许少杰脚步顿了一下,关上办公室门的时候,目光里似乎带着某种情绪。

  门关上,裴斯承和邓宇却都没有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冷,宋予乔说:“你们想喝点什么,我去倒?”

  “泡一壶花茶吧。”

  裴斯承已经抽出来一支笔来,在纸上刷刷刷地写下几个字,一张给邓宇看,另外一张给宋予乔看。

  给邓宇看的那张纸上,写的是:窃听器安装在哪里?

  给宋予乔的纸上,写的是:出去倒茶,注意一下许少杰。

  宋予乔才觉得有些棘手了,许少杰竟然在裴斯承的单独办公室里安装了窃听器,这算是窃听犯罪吧。

  她向裴斯承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到许少杰的办公室外,先是问了一句外面的秘书:“请问有没有花茶?裴总要我来泡茶。”

  秘书说:“在休息室的第三格,是各种茶类……”

  宋予乔刚想要转身,前面许少杰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许少杰说:“宋秘书等一下。”

  宋予乔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许少杰,“许经理有事?”

  许少杰说:“既然是裴总要喝的,当然是要好茶了,宋秘书请进来。”

  他进了办公室,宋予乔多留了个心眼,在跟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关办公室的门,等到许少杰从柜子里拿出一包茶,并一个砂壶。

  宋予乔笑着接过,然后说:“谢谢。”

  许少杰一笑:“宋秘书在裴总身边已经多久了?”

  该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宋予乔还没有跟裴斯承统一口径,况且,现在她还没有从浅语公司正式离职,在裴斯承这边也只能算是个挂名吧。

  所以,宋予乔就回答:“没有多久。”

  “我看你跟裴总之间配合特别默契,我想没有个半年的磨合根本就做不到的,”许少杰也看出来宋予乔的口风很紧,便说,“我也不耽误你了,你快去泡茶吧。”

  宋予乔端着砂壶走到茶水间,先用滚烫的沸水将整个茶壶从里到外洗了三遍,然后才泡茶,不过她想许少杰也不会这么傻,会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动手脚。

  端着茶壶回到办公室内,邓宇已经不在了。

  宋予乔先说了一句:“裴总,您的茶好了。”

  然后做口型——“窃听器呢?”

  裴斯承说:“邓宇已经取下来了,到时候只要拿去做指纹鉴定,再追踪记录就可以了。”

  “那许经理那边呢?不会有发觉么?”

  裴斯承说:“他早就知道邓宇是派来压制他的,他已经在私底下开始有所行动了,所以不用管他。”

  “哦。”宋予乔把茶壶放下来,给裴斯承倒了一杯茶。

  其实裴斯承跟她说这些,多半涉及到一些商场上的互相牵制和倾轧,宋予乔没有经历过,就算是给她说了,也只是过过耳,她一个女人,必定是用不用经历这些事情的,况且还有裴斯承在……

  宋予乔这个念头一出来,手中的动作就顿了一下。

  好像已经开始依靠裴斯承了,这种习惯还真的是不好。

  裴斯承带上黑框眼镜之后,宋予乔感觉为他的气质添加了一份知性,好像是年轻有为的大学教授一样,他抬眼看着正站在桌边摩挲着砂壶的宋予乔,两指按了一下眉心。叉役节技。

  “予乔,你坐过来。”

  宋予乔将茶杯端过来放在裴斯承的右手边,站在距离桌边还有半米的地方,问:“什么?”

  裴斯承指了指桌上的文件,“你来看看,这个是方梅对未来三年市场销售的预测,她分析的很精准。”

  宋予乔这才向前走了一步,刚刚俯身弯腰看裴斯承手指的地方,裴斯承长臂一揽,已经将宋予乔拉坐在自己的腿上了,并且直接用两只手肘挡住了宋予乔想要向前。

  “站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裴斯承在心底加了一句:就算是想吃,也不会现在吃。

  “你看看这个市场调研分析,对你将来制作一些企划书会很有帮助。”

  宋予乔倒是想要低头看方梅制作的这个预测的报表,但是,坐在裴斯承身上而且还要对抗他一直乱动的手,要如何集中精力。

  “裴斯承!”

  宋予乔转过来,怒视着裴斯承,抓住了裴斯承想要从下面伸进她衬衫里的手。

  “乖,我在。”

  裴斯承脸上带着笑,唇角微勾,就能将一张轮廓深邃的脸,诠释出一种痞痞的感觉。

  宋予乔觉得自己脸庞特别烫,肯定是红透了。

  特别是坐在裴斯承的大腿上被他抱在怀里的这种坐姿,还有他西装裤下一点一点逐渐灼烫的硬物,宋予乔就不敢动了。

  裴斯承现在可不会引火烧,还有正事没有处理完,又捏了捏宋予乔的脸,才将她扶正了站起来,“好了,不闹你了,你专心把方梅的这份策划看一遍,还有关于S市新城的购物中心的计划书,是一会儿开会要用的,里面有可以吸取学习的东西,就记录下来。”

  “好。”

  宋予乔平复了一下呼吸,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在裴斯承刚刚坐的老板椅上坐了下来。

  椅子上还带着裴斯承的体温,宋予乔心里热了一下。

  裴斯承则走到沙发上坐下,开始随手翻开在架子上摆放着的财经杂志,偶尔抬头看看正低着头在看材料的宋予乔。

  裴斯承撑起手臂,忽然就想起,在温哥华的时候,宋予乔曾经用食指尖尖戳着他的胸口,说:“女人都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但是都被上帝抽掉了,你这里,肯定也少了一根肋骨。”

  “所以呢?”裴斯承问。

  “所以啊,你要把她找回去。”

  其实,当时宋予乔真的是蛮自恋的,她在向裴斯承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意思就是,你被上帝抽掉的这根肋骨,其实就是我啊,快点把我找回去。

  只可惜,裴斯承当时并没有意识到。

  裴斯承定的项目组开会的时间是在三点半,宋予乔看完方梅的市场分析,就已经三点二十了。

  宋予乔记得方梅,之前裴斯承派她与自己交接过有关报表报价表的材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干练的女人,使她看到方梅,第一印象就是戴琳卡,但是戴琳卡现在已经高升到叶氏总公司了,也算是自己的努力终有了回报吧。

  裴斯承注意到宋予乔的动作,问:“已经全都看完了么?”

  宋予乔说:“只看了方经理的市场分析,还没有来得及看购物中心的计划书。”

  “你先扫一眼,一会儿到项目组会议上,会有人讲解,到时候再看也来得及。”裴斯承说完,就先站起身来,走到桌边,将已经凉了的茶喝了两口,又蓄满杯,递给宋予乔:“润下嗓子。”

  宋予乔低着头看材料,自然也不知道裴斯承是拿着刚刚他已经用过的杯子,就着他刚刚喝水的位置,实在是有些口渴了,便全都喝了下去。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这样自然的动作,心里不禁想,这是间接接吻么?

  等宋予乔放下水杯,裴斯承直接向前,一只手撑在宋予乔面前摊开的文件,问:“方梅的市场分析里,对于C市中上层的份额占多少,是从那几个方面分析的?”

  宋予乔先是被裴斯承这个问题问的一愣,实在是突如其来,就好像是以前在学习中,刚刚背过的知识点,老师立即就来个随堂小测验。

  她笑了笑:“老板,你这么考察我是要提拔我当经理吗,我要是万一占了你的位置怎么办?”

  裴斯承微微靠近了宋予乔,“老板娘,我这个总裁都是你的,你想要什么都拿去。”

  宋予乔脸上一红。

  对于裴斯承能把任何话改编成情话,并且能够不分场合地跟她调情,宋予乔应该已经见怪不怪了,内心也从刚开始的惊惧不安,到现在可以坦然面对,虽然还是会有小鹿乱撞的感觉,似乎和裴斯承谈恋爱,永远都不会有厌倦的一天。

  这个瞬间,宋予乔想,她从喜欢,好像有点爱了。

  ………………

  在项目组的会议上,许少杰是派的部门经理上前讲解剖析的,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份计划书,部门经理在投影上展示着已经做好的PPT。

  宋予乔也充当过讲解策划或者计划的这项任务,虽然是有关广告设计,但是这一类的讲解都是大同小异,她能看出来,现在站在台上讲解的部门经理有点紧张,不停地看手中事先准备好的稿子,能看出来,裴斯承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曲起手指开始在桌面上轻叩。

  裴斯承抬眼,手中的笔在指尖转了一圈,“挑重点的说,我没有时间听你念计划书。”

  被裴斯承这样以打断,结果正在讲解的部门经理更紧张了,说话甚至有些结巴。

  宋予乔知道这种感觉,因为裴斯承有时候感觉到强势的很,说话根本就不给人留面子,会有人紧张有人怕他,那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又过了一分钟时间,会议室里出现了一声手机铃声。

  在开会期间,手机一律都是静音状态的,手机能响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裴斯承。

  台上讲解的部门经理顿了一下,裴斯承先对他说了一句:“你继续。”才不紧不慢的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便直接走了出去,低下头来对宋予乔说:“你记录一下。”

  宋予乔点头。

  裴斯承走之后,部门经理倒是不紧张了,只不过紧张结巴改成了平铺直叙,而且语速加快了,似乎是想要在裴斯承接电话回来之前,把计划书讲完,好把这个烫手山芋给扔掉。

  宋予乔对面坐着的是许少杰,他向宋予乔做了一个请过来的手势,宋予乔起身,绕过桌尾,走到许少杰身边,俯下身压低声音问:“许经理什么事?”

  许少杰指出计划书上一个数据,“这个数据之前裴总问过我事怎么得来的,这是一份调研报告,麻烦你呈给裴总看。”

  宋予乔点了点头:“好。”

  宋予乔看了一眼调研报告,做的不错,各种问题设置比较好。就当宋予乔以为这个会议就会在这种有些压抑紧张的氛围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的时候,忽然会议室的门被一下子推开了。

  她才从许少杰身边直起身来,可能是因为最近血糖有些低,所以在直起身来的时候,头晕了一下,眼前黑了一片,她不禁扶住了坐在前面的许少杰的肩膀,等到视线清明,从会议室门口冲进来的人,已经到了宋予乔面前,然后,直接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宋予乔感觉脸颊上疼了一下,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划伤了。

  ………………

  裴斯承之所以会起身起来接电话,是因为,这个电话是华筝打来的。

  裴斯承在之前就想过,华筝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会先打给宋予乔,还是先打给他,结果,还是先打给他。

  华筝是宋予乔的好朋友,他不想让宋予乔为难,也不想伤害到华筝,不过一直在拒绝,一直在伤害,只能说明华筝的自我愈合能力很强,如果现在能给他主动打电话,看来就是快好了。

  他沿着走廊,想要走到最前面的休息间,路过电梯的时候,正好电梯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从电梯里走下来。

  裴斯承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加在意,按下了接听键。

  华筝那边微微顿了一下,才说:“裴斯承,我已经看到我哥给我拿来的鉴定报告了,但是,我还是想要再问一遍,是不是,真的?”

  裴斯承说:“是。”

  华筝咬紧了唇,“那予乔知道不知道?她是不是失忆了?”

  裴斯承走到走廊尽头的窗前,曲起双肘扶在栏杆上,“是,之前的事情,我已经告诉过她了,包括裴昊昱的身份。”

  华筝长呼了一口气,“裴斯承,这些天我都在调整,反正不管我追你三年还是三十年,你还是不喜欢我,但是宋予乔不一样,宋予乔是我小时候就开始的好朋友,我一直都相信的一句话,在关键时候,男人抵不上一个朋友,朋友比男人靠得住。”

  裴斯承听了这句话,忽然就笑了。

  华筝说:“真的,我没有开玩笑,予乔不是上过两年大学么,之后才休学。有一次我跟我寝室一个女生闹崩了,然后跟学校申请了搬寝室,可能是我这个人平时嘴快又说的直,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我搬寝室的时候,原来寝室的人没有一个帮我的,宋予乔从她的学校挤公交挤了快一个小时,跑过来在外面给我租了一辆三轮车,帮我从我寝室五楼,往下搬东西。”

  华筝顿了顿,头脑中已经回想起来,那个大夏天,两个人挥汗如雨地上上下下搬东西的情景,到最后,一杯冰镇的酸梅汤就能把忙活了一下午的宋予乔给打发掉。

  “那个时候我有男朋友,但是出了一点问题在冷战,他都没有过来帮我,只有宋予乔来了,我当时都想,要不然直接打电话,让我表哥给我派来几个钟点工,后来又觉得太招摇了,恐怕又要遭人闲话。”

  裴斯承静静地听着,他没有插话。

  华筝以前从来都没有跟裴斯承说过这么多的话,现在,裴斯承是第一次听到,还有关于宋予乔曾经在大学里的事情。

  在C市,华筝正站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她抬头看着天空,看着远方的树影。

  “我之前确实也怪过宋予乔,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所以,就算是她给我发过来一条说对不起的短信,我都没有回复,”华筝顿了顿,“不过这两天,温温开导我,让我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宋予乔,是比较安静内向温吞的宋予乔,并不是我华筝,并不会做事情从不顾虑后果,我会怎么跟闺蜜说,难道说,你喜欢了三年的男人现在在狂追我?这种话我都说不出口,更别提宋予乔了,她心里肯定也一直很矛盾,很纠结。”

  裴斯承勾了勾唇,华筝说了这么多,他已经可以听出来她的意思了,于是,顺着华筝的话就问了一句:“所以呢?”

  华筝说:“所以,我……放下了,原本我也一直在尝试着放下,也快要放下了,但是予乔和你坐在一起的时候,我承认我是嫉妒了,不过,予乔比我先遇见你,裴昊昱五岁的话……裴斯承,你好好对予乔,她为你生过孩子。”

  “嗯。”

  忽然,裴斯承听见身后的不远处传来一阵骚乱声,不禁眉头一紧。

  华筝说:“路路周六的飞机回C市,你帮我转告一下予乔……算了,我还是自己给她说吧,她给我发的信息我还没有回。”

  “哪个路路?就是让予乔帮忙存账户里几百万的那个?”裴斯承已经转过身向会议室走去,顺口问了一句。

  他觉得这个路路的事情有些问题,不过毕竟是宋予乔和华筝一直以来的闺蜜。

  “是啊,她要从澳大利亚回来了,你们什么时候从S市回来?”

  但是,裴斯承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回答华筝的这个问题了,他直接掐断了电话,顺着走廊向会议室跑去。

  怎么忘了,今天下午会出事,还放宋予乔一个人在会议室里,真是该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