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28 老板娘?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

128 老板娘?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79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1

  

  裴昊昱比宋琦涵长得高长得壮,两个小孩子一同站在宋予乔面前,都仰着脖子看着宋予乔。

  这样的情景,在裴斯承看来。脑海里忽然没有来由的就冒出来另外一个画面,鸡妈妈外出觅食回来,然后鸡窝里的一窝黄灿灿绒毛的小鸡,全都仰着脖子抢着叫。

  徐媛怡已经从后面走过来,先蹲下来抱了宋琦涵站起来,“别闹了,你姐姐都是刚回来。”

  然后裴昊昱就笑了。立刻抓住了宋予乔的手,还扭头向宋琦涵吐了吐舌头。

  跟我争乔乔,不自量力的小屁孩。

  等到开饭的时候,众人都是先等着宋老太太坐上桌,才纷纷落座,宋琦涵好不容易见到姐姐一面,便安排坐在宋予乔左手边。宋予乔的右手边自然就必须是裴斯承,而裴昊昱就只能坐在裴斯承右边。

  好苦逼,竟然和乔乔之间又隔了一个老爸。

  不过唯一一点好的,就是裴昊昱是坐在宋老太太身边的,裴昊昱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家里谁最大,当然就巴结最大的这位了。

  宋老太太身边还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

  她皱了皱眉:“宋翊怎么还没有过来?”

  徐媛怡让宋琦涵端正坐着,听见宋老太太问话,才急忙转过身来,说:“他说他不舒服,就不过来吃饭了。”

  她知道宋翊是故意不过来的,但是这种场合,在宋老太太面前。也需要替自己丈夫圆着谎。

  宋老太太脸色已经阴了下来,“就这两步路的事儿,从主楼到我这院子,就不舒服走不得了?现在连我这个当妈的都请不动了是不是?”

  徐媛怡也没有顶嘴,说:“我这就去打电话。”

  她起身,走出餐厅,到客厅,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家里电话相通的内线,等那边接通了,就说:“妈发脾气了,你过来吃饭吧。”

  既然宋翊没有到,饭桌边的人也都不动筷子。

  不过两个小家伙看起来都饿了,宋老太太就让他们两个先吃。

  宋琦涵看了一眼身边坐着的宋予乔。说:“姐姐,你也吃。”

  宋予乔并没有将对宋琦涵母亲徐媛怡的厌恶,转移到这个无辜的孩子身上,毕竟,说什么都是和孩子没有关系的。

  她笑了笑:“涵涵你先吃,姐姐不饿,一会儿再吃。”

  宋琦涵小脸一红,说:“我要跟姐姐一块儿吃,我也一会儿再吃。”

  嘴里已经吃了一个丸子的裴昊昱一听,正好像嚼QQ糖似的嚼的起劲儿,就一下子石化了,生硬地咽下去,好像是咽了一撮儿鸭毛。

  为什么觉得那根小豆芽菜竟然比他觉悟要高呢。

  裴斯承低头看着自己儿子。用眼神告诉他:注意吃相,别一副没有吃过好吃的东西的馋嘴样儿,修养很重要。

  裴昊昱斜着眼睛瞪着自己老爸,拼命地眨巴眨巴着眼睛:老爸,这个丸子很好吃啊,好吃到没有朋友!

  宋老太太对裴斯承很满意,越看越觉得人实在是不错,现在坐在桌边,第一次吃饭就要他看家里的这些事,于是说:“第一次来,就让你等,是我这老太婆平时没有教好孩子。”

  裴斯承说:“奶奶把予乔教的很好。”

  裴昊昱也忍不住了:“奶奶把我教的也很好。”

  宋老太太被这句话给逗笑了,说:“裴昊昱,我才认识你几天了,我去哪里教你?”

  裴昊昱小脑袋瓜里,就开始疯狂搜索着拍马屁的话了,说:“因为我在梦里梦见过奶奶啊。”

  裴斯承敲了敲裴昊昱的碗边,:“小孩子话不要这么多。”

  裴昊昱撅了撅嘴,“知道了。”

  从主楼到宋老太太的院子,快走的话也就几分钟,宋翊来了,宋老太太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看看,一桌子人在等你,宋翊你是不是越老越活的不明不白了,还不如四五岁的小孩子明事理。”

  宋翊脸上有点不大好看,他也没有想到,母亲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数落他,特别是还有外人在场。

  他清了清嗓子,落座,才说:“都吃吧,不用等我。”

  顿时,裴昊昱觉得这个乔乔的爸爸好虚伪哎,竟然比老爸都要虚伪,都已经等了,再说不用等,也是等了。

  既然是和长辈一起吃饭,那免不了就是敬酒,而且裴斯承这是第一次带着裴昊昱来,就先起身,端着酒杯,首先向宋老太太敬酒,宋予乔面前是一杯果酒,她也随之跟着裴斯承起身,两人一同敬酒。

  等到坐下来,裴斯承将酒杯重新满上,裴昊昱就趁着老爸不注意,偷偷的拿了筷子,向老爸的酒杯里蘸了一下,避免老爸发现了将他的筷子夺下,急急忙忙就往嘴里放,立刻被些微的酒精味从味蕾窜入了鼻腔了。

  “啊呸呸呸……”

  裴昊昱向外伸着长长的舌头,一副吊死鬼的模样,直接从座位上下来就跑去卫生间了,宋予乔也注意到,便飞快地跑着跟了过去,让裴昊昱喝一口水来漱口。叉土岁巴。

  宋翊看着这一幕,心里冷冷笑了一声,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不过既然宋予乔要跟裴斯承一起,那接手了这个男人,也要接手这个孩子,不过,这个孩子按理应该是裴斯承,乃至于裴家上下的宝,但是现在,裴斯承仍旧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不亲自去看看他儿子?就这么放心宋予乔作为一个将来当后妈的人跟着?

  原本,宋翊只是这么想着,倒是无所谓,但是,裴斯承就是想要多此一举地解释一句:“没关系,予乔跟着,我放心。”

  然后,就成了宋翊心里膈应了,竟然被人看透心中所想,还明明白白的点透了,这顿饭真是没有胃口吃了。

  卫生间里,裴昊昱漱了三次口,。

  宋予乔半蹲着,看着裴昊昱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为什么要喝酒?”

  裴昊昱耷拉着小脑袋,“因为我觉得喝酒很酷。”

  宋予乔将漱口杯放在洗手台上,弹了一下裴昊昱的小脑门:“现在还觉得酷么?”

  裴昊昱立刻十分听话的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一点都不了。”

  宋予乔这才拉着裴昊昱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裴昊昱在想,完了,乔乔不喜欢了,要喜欢宋琦涵那根小豆芽菜了。

  而宋予乔心里在想,一定要与裴斯承谈谈,家长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作为父亲应该给孩子做好表率作用。

  但是,刚刚坐到座位上,裴斯承就将刚刚倒了的满满一杯酒,给裴昊昱放在了面前,问:“下一次想喝的时候,别偷偷喝。”

  宋予乔直接在桌子底下踢了裴斯承一脚,用眼神呵斥他,说话的语气带上了一丝责备:“有你这么逗小孩子的么,自己喝你自己的。”

  裴斯承笑笑。

  这句话,在他听来,怎么都是带了一丝撒娇的意味来。

  餐桌上,依旧是按照原本的秩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只不过,那个叫宋琦涵的小孩儿,当真是太挑食了,他母亲徐媛怡给他用筷子夹这个,说:“我不想吃青菜。”

  徐媛怡将剃了的鱼刺给宋琦涵放进碗里,他说:“我不想吃鱼肉。”

  宋老太太最后急了,生气的把筷子往桌上一放,“这个不吃,那个不吃,把你饿了一天,白面馒头都吃的香!你看看裴昊昱,只比你大一岁,什么都吃!”

  宋琦涵一听就哭了,眼泪开始往下掉。

  裴昊昱低着头默默扒饭。

  老奶奶,其实我也没有什么都吃,我就不吃那一坨一坨的东西,我只是不挑食而已。不过,被老奶奶表扬了,很高兴!

  最后,这一顿饭,吃的最欢畅的,就是裴昊昱小盆友了,不管在什么时候,委屈了谁都不能委屈了他的胃!

  他还隔着中间坐着的老爸,给宋予乔夹了一个鸡翅膀,“乔乔,吃个鸡翅膀!”

  然后,鸡翅膀在裴昊昱的筷子里艰难前进中,就啪嗒一下掉进了老爸的碗里。

  裴昊昱有些抑郁,中间隔着一个老爸,真是各种不方便。

  等吃了饭,宋老太太叫裴斯承去她的房间里,宋翊跟宋老太太说了一声,就回了主楼。

  徐媛怡说:“我帮着妈收拾一下,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抱着涵涵回去。”

  有什么需要她收拾的,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宋老太太叫的是裴斯承,但是宋予乔却也跟了进去。

  裴斯承说:“奶奶叫的是我,你溜进来做什么?听墙角么?”

  宋予乔嘁了一声,“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不要惹着我奶奶了。”

  说完,宋予乔转身就出去了,顺便将门给关上了。

  宋老太太笑了笑,“我这孙女,就是嘴硬。”

  裴斯承只是笑了笑,从外衣口袋里,已经将一个折叠的信封拿了出来,双手递给宋老太太:“这是裴昊昱和予乔的亲子鉴定书。”

  而且是他事先已经再三确认过了,绝对不会出现上一次像“王大花”的那种乌龙事件了。

  宋老太太叫裴斯承进来,头一件事,确实就是关于宋予乔和裴昊昱的关系,她虽然不在意是不是亲生的,裴昊昱那个小家伙确实是讨人喜欢,就算不是亲生的,宋予乔以后又不是不能要孩子了。

  她接过,将信封打开,拿出了老花镜戴上。

  裴斯承垂着双臂站在旁边,看着宋老太太看过结果以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好,不错,都是好孩子。”

  ………………

  在宋老太太的房间外,宋予乔正在被两个小孩子轮流着叫“姐姐”,头都要大了。

  宋琦涵先是要宋予乔和他一起玩玩具,叫了一声“姐姐”,然后,裴昊昱不愿意了,就开始嗓门大的叫“姐姐姐姐”,紧接着,宋琦涵就瞪着裴昊昱,叫“姐姐姐姐姐姐”,叫了三声,比裴昊昱多一声。

  但是,裴昊昱不慌不忙地笑了笑:“我又不是你姐姐,你叫错人了。”

  小豆芽菜,如何是超能大土豆的对手。

  裴昊昱最近在玩植物大战僵尸,就问:“你知不知道豌豆射手?”

  宋琦涵摇头。

  裴昊昱从自己的小背包里拿出来两个自己在家里做的面具,“来,现在我是僵尸王,你是豌豆射手。”

  宋予乔看着裴昊昱和宋琦涵也能玩儿到一块儿去,便没有多加打扰了,身后徐媛怡笑了笑,说:“难得见涵涵这么高兴。”

  宋予乔转过身,说:“如果你不是整天把他绑在你身边,让他多出去跟同年龄段的孩子玩玩,他会每天都这么开心,而不是一味的让他粘着你。”

  徐媛怡被宋予乔说了这么一通,心里很窝火,不过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涵涵他怕生,而且个子小,去了两次幼儿园,都被那些大孩子欺负哭了,我索性就请了家庭教师在家里来教……”

  宋予乔直接打断她:“你越是这么溺爱他,他就越是怕生,家庭教师在家里的这个环境里,怎么能给小孩子在集体的环境里一样呢?在这种环境里,他的成长肯定是要畸形的,该放手的时候,就要让他多和其他小孩子接触,你一直让他窝在家里,接触到的人还不是保姆就是家人,性格都是在这个年龄段里养成的。”

  徐媛怡原本还对宋予乔是好声好气的,现在一听宋予乔说话这么不给她留面子,直接就蹲下来将宋琦涵抱起来,怒视着宋予乔:“这是我儿子,我愿意怎么教就怎么教是我的事,你有能力,去管你自己的儿子去。”

  说完,她也不顾宋琦涵的哭闹,直接就走出了门。

  心急之下,直接打了宋琦涵的屁股一下,“再吵就把你丢出去。”

  裴昊昱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然后抬头看着宋予乔:“乔乔,他还戴着我的豌豆射手。”

  ………………

  徐媛怡在抱着自己儿子回去的路上,原本不佳的心情,因为宋琦涵的哭闹,更加生气,怒火不知道往哪里发,回到主楼,就将手中抱着的孩子交给了保姆,然后自己上了楼。

  宋予乔竟然敢教她怎么教育孩子?她才多大,她养过孩子么?

  徐媛怡拿着手机,走到二楼专门设置的一间茶室内,给宋洁柔拨通了一个电话。

  “洁柔,你知道不知道,宋予乔和叶泽南离婚了?”

  宋洁柔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徐媛怡会给自己打电话,她身边还有徐婉莉,一些话就不方便说,“我过会儿给你打过去。”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徐媛怡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压了压心里灼烧的火气,等了大约有十分钟,才等来了宋洁柔的电话。

  宋洁柔说:“离婚了,怎么了,你是听谁说的?”

  徐媛怡冷哼了一声:“还能听谁说的,听宋予乔自己说的呗,她今天回来家里吃饭了,还带了个男人回来。”

  电话另外一头,宋洁柔一听更是惊讶了。

  在三个月前,在宋予乔与叶泽南离婚之前,却也已经被扫地出门,竟然大半夜的就开了豪车回来,这就让宋洁柔觉得不可思议,肯定是在外面又傍上了哪个金主。

  不过,就凭借宋予乔离过婚的那种残花败柳,估计就算是有金主包养,也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什么男人?”

  徐媛怡说:“你长时间在C市,估计也见到过,裴家你熟悉不熟悉,不是在C市挺有名的大家族么?”

  “嗯,数一数二的,”宋洁柔忽然笑了一声,开玩笑地说,“你别说宋予乔钓了金龟夫婿,是裴家的儿子吧?”

  宋洁柔自己说着都觉得不可能,笑了,“那你说,是裴家的老大还是老三?”

  “裴斯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老三。”

  宋洁柔:“……”

  她完全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徐媛怡在身后听见走廊上有宋翊的叫声,转过头去应了一声,然后匆匆对宋洁柔说:“你大哥在外面叫我了,我改天再与你细说……”

  ………………

  “等等,宋予乔他们要在家里呆几天?”

  宋洁柔一句话还没有问完,电话已经被挂断了,耳朵里已经成了忙音。

  她将手机放下来。

  真是不敢相信,宋予乔竟然有这种好命?离了叶泽南,竟然能攀上裴家这种家世的人家?

  当初,还真的是宋洁柔小瞧了这个侄女了,说不懂连离婚都是已经设计好了,只是她当初不明真相,还故意推波助澜了一把,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

  而而自己的女儿徐婉莉还一心扑在叶泽南身上,想要去找叶泽南。

  原来她就算是怀了孩子,叶泽南看她也纯粹全都是因为宋予乔,和裴玉玲那边对徐婉莉腹中胎儿的施压,现在,徐婉莉不能怀孕了,叶泽南还如何能多看她一眼?

  总之,徐婉莉不能怀孕这件事,一定要隐瞒下去,要不然以莉莉的性子,肯定是会受不了的。

  宋洁柔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却看见房间里已经没了徐婉莉的影子,她叫了两声“莉莉!莉莉!”

  可是,从卧室里找到了厨房,还是没有徐婉莉的影子,宋洁柔给徐婉莉打了个电话,徐婉莉也没有接。

  她顿时有点慌了。

  其实,徐婉莉现在在出租车上,开往叶泽南的公司里。

  她自从做了引产手术之后,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叶泽南没有来看过她,在家里呆了这几天,叶泽南也从来都没有露面,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她心里觉得委屈,为什么怀孩子痛苦的是她,现在等到事后独自受苦的也是她?

  她要去问问叶泽南。

  可是,到了叶氏公司楼下,待前台打过电话,她却直接被保安请了出去。

  徐婉莉说:“我要见你们叶氏的总裁,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么?”

  前台说:“不好意思,见叶总需要预约。”

  徐婉莉被两个保安架着就往外走,徐婉莉用力挣扎,却怎么能敌得过两个大男人的力气,最后,到了公司门外,被用力一推搡,就摔在了地上。

  徐婉莉气的直跺脚,但是,这一次却是连一楼的大厅就进不去了,直接又两个站在门口的保镖盯着她。

  她狠狠地向前踢了一脚,结果脚上的高跟鞋鞋跟断了一支,一下子摔倒了,哎哟了一声。

  身后,从一辆车里,走下来一个女人,然后蹲下来,“莉莉。”

  徐婉莉抬起头来,就看见了乔沫。

  乔沫将徐婉莉扶起来,“你怎么摔在这里了,你姑姑没有在这里么?”

  “没有,我,”徐婉莉说,“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如果我姑姑知道了,肯定是不会让我出来的。”

  乔沫扶着徐婉莉上了车,徐婉莉看着这辆新车,眼中一亮,“乔沫,你买了车啊?这车看起来真不错。”

  “嗯。”

  乔沫开着车,到一家店里,扶着徐婉莉进去试鞋。

  徐婉莉一看这店里的价位,就瞠目结舌,不禁就握紧了自己的包。

  以前在跟着自己的母亲徐媛怡的时候,她根本就是省吃俭用一点一点过来的,现在虽然说宋洁柔也给她很多钱,但是也从来没有这种买一双鞋就要花上好几千的时候。

  她试了两双鞋,都不错,只不过一双要比另外一双贵上三千块钱。

  她站在镜子面前,问乔沫:“你说哪一双好看?”

  乔沫顺手指了那双贵的,说:“就这双。”

  说完,她就转过去问服务员,“这双鞋我要了,能不能刷卡?”

  服务员说:“当然可以。”

  在刷卡的打印凭条打印出来之后,服务员递过来笔让她签字,她用一只手挡着另外一边徐婉莉的视线,签下的却是——“叶泽南”。

  ………………

  在S市。

  吃饱喝足的三个人,从宋家走出来。

  宋予乔问裴斯承:“我奶奶刚才找你说什么?”

  “问我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宋予乔的脸一下子红了,低头看了一眼裴昊昱,小家伙似乎是自己在不亦乐乎,并没有听见上面两个大人的对话。

  宋予乔这才抬起头来,用口型对裴斯承说:“等小火不在的时候再说。”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这样的表情,也是一笑:“好,晚上说。”

  裴昊昱一边拉着乔乔的手,一边拉着老爸的手,然后在中间,一蹦一跳地走的特别洋气,简直是不能用得意洋洋四个字来形容了,应该是得意洋洋洋。

  等到快到了大门前面的时候,大门外有一辆黑色的私家车,正是黎北开来接裴斯承的车,小家伙也懒了,双腿忽然就离开地,想要两边裴斯承和宋予乔抬着他走。

  宋予乔肩膀忽然重了一下,以为小家伙摔了,急忙就扶他。

  裴昊昱说:“乔乔,你和爸爸抬着我走!”

  他之所以想要这样,是曾经见过慕小冬的父母,就是在慕小冬的左右两边,一边一个,托着慕小冬向前跑,感觉特别好,但是因为他没有妈妈,只有爸爸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那样做。

  这么一瞬间,宋予乔在裴昊昱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落寞,好像是这个一直天不怕地不怕属于乐天派的小孩子,真的就如同在寺庙里,被人拦住不让走的时候,充满了委屈。

  她忽然就蹲下来,一把抱住了裴昊昱,心里对这个小家伙,除了愧疚,只有愧疚。

  裴昊昱瞪大了眼睛,乔乔竟然主动抱他了!

  感觉好棒!于是,小家伙在宋予乔的侧脸上亲了一下,乐的嘴角都快要咧到了耳朵根。

  看来压根就没有落寞,一定是宋予乔看错了。

  黎北先把车开到了入住的酒店,裴斯承吩咐:“你先带着裴昊昱上去。”

  黎北听了老板这个命令,心里咯噔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我不用跟着去公司了么?”

  “不用,你下午看好裴昊昱就行了。”

  黎北欲哭无泪,“好。”

  现在到了夏天,容易困,后座上,裴昊昱趴在宋予乔腿上,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宋予乔将小家伙抱给黎北,说:“上去让他先吃两片消食片再睡,中午吃了不少东西。”

  “是,老板娘。”

  宋予乔:“……”

  她看着黎北抱着小家伙进了酒店,才转而上了车的副驾。

  “这一次需要我事先看什么资料么?”宋予乔知道,这一次去分公司,主要就是针对总经理许少杰的事情,她却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裴斯承双手平稳地搭在方向盘上,看向宋予乔的眼光里有融融的笑意,“老板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