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10 这一次,我陪你十月怀胎 (为钻石加更,谢谢大家)

110 这一次,我陪你十月怀胎 (为钻石加更,谢谢大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74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3

  

  裴昊昱今天醒了个大早,穿好衣服,从自己的小床上跳下来,兴致勃勃地去刷牙洗脸。背着书包就下了楼,坐在餐桌前等着吃乔乔做的早餐。

  但是……

  只有他一个人……

  裴昊昱又从椅子上爬下来,跑到一楼的客房里,他记得乔乔惯常就是用的这个房间的。

  他还怕吵醒了宋予乔睡觉,就跟猫爪子挠痒痒似的敲了敲门。捏着嗓子小声问:“乔乔,你起床了吗?”

  里面没有回答。

  裴昊昱就动手拧了一下门把手,结果门竟然拧开了。

  然后。裴昊昱心里的两个精分的小人开始吵架。

  一个小人猖狂的大笑:乔乔竟然没有锁门!

  另外一个小人一脚把他踹飞:你不能随便进女孩子的闺房!偷窥狂!猥琐的小孩!

  于是。裴昊昱脸上出现了这两种表情的混合体,看起来既兴奋又沮丧,一张小脸成了向着阳光生长的苦花菜。

  门开了。

  裴昊昱猫着头,先进去看了一眼,然后小短腿往里面一伸,屁股就扭了进来。

  床中间堆着一个被子。隆起来。

  裴昊昱无声地笑了笑,走过去,然后轻手轻脚地上了床,往被子里缩了缩,心里想,总算是能和乔乔睡在一起了。

  可是,为什么……只有被子没有人?

  裴昊昱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都没有感受到乔乔的存在,连体温都没有……

  人呢?

  裴昊昱把被子一把掀了起来。乔乔不见了?

  他立即跳下床,上楼去找老爸了。

  老爸的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他就啪啪啪地拍门:“爸爸,快起来!乔乔不见了!”

  话音刚落,门就从里面打开了,裴斯承直接拎着儿子后衣领,随即反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小声说话,乔乔还在睡觉。”

  “哦。”裴昊昱的小脑袋耷拉下来,但是随即就明白过来了,“爸爸,乔乔怎么跑到你的房间里了?乔乔为什么要跟你睡啊!”

  裴斯承又在唇边比了一根手指,“你要是再乱,把乔乔吵醒了她会很生气,以后就再也不喜欢你了。”

  裴昊昱果然是紧紧闭着嘴巴不说话了,“那我下楼乖乖等着。”

  裴斯承转身进了房,宋予乔已经醒了,正坐在床头发呆,目光有些呆滞,听见裴斯承进来,抬起眼睛来看裴斯承的瞬间有一些迷惘。

  “醒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揉了揉太阳穴:“睡的有点晕。”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十分了。

  “还来得及给小火做早餐吗?”宋予乔从床上慌忙地下来,就跑进浴室里刷牙洗脸,从浴室里出来,裴斯承刚刚穿好了西裤,正在系身上衬衫的衣扣。

  她也要换衣服,可是睡裙里面只穿了内裤,连胸衣都没有穿,但是裴斯承看起来没有一丝要离开的意思,还靠着身后的衣柜,问她:“怎么不换衣服?”

  宋予乔脸庞绯红,“你先出去。”

  裴斯承抱臂,也学宋予乔昨天晚上的一个字拒绝“不”,然后挑起眉来,兴味盎然地看着宋予乔。

  宋予乔:“……”

  宋予乔索性就拿着胸衣,坐在床上,背对着裴斯承,脱掉身上的睡裙,穿上胸衣。

  就算是背对着裴斯承,她都可以感觉到身后灼灼的目光,落在她的背上。

  可能是有些紧张了,背后的文胸扣扣了许久,都没有扣上,直到后面有一双手伸过来。

  裴斯承的指尖有些微凉,触碰到宋予乔的后背,宋予乔一下子绷紧了身体。

  他帮宋予乔把身后的文胸扣扣上,抓着她的肩膀让她转过来,看着她通红的脸,笑了笑:“摸都摸遍了,还怕看……不过,真的很好看。”

  他的目光向下,在浑圆上扫了一眼,手指在宋予乔腰上捏了一下,直接转身,趁着宋予乔拿枕头砸他,说:“我先下去磨豆浆。”

  面前的卧室门咔嚓一声关上,宋予乔觉得浑身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是火辣辣的,特别是裴斯承刚刚捏过的部位。

  宋予乔愣神了有半分钟,才急急忙忙翻出来自己的衬衣和套裙,穿好衣服。

  因为面颊实在是太烫,她又去浴室里用冷水在脸上拍了两下,深呼吸,才转身下了楼。

  早上的时间确实很紧张,宋予乔今天又起晚了,裴昊昱八点钟还要上学,宋予乔没有很多时间做一些复杂的早餐,就简单的煎蛋火腿,加上吐司面包片,做了几个三明治。

  裴昊昱趴在餐桌上,看着前面老爸站在这边磨豆浆,乔乔站在料理台前做三明治,为毛感觉这么协调没有一点违和感呢?

  竟然这么协调!完全把他晾在一边了。

  裴斯承已经磨好了豆浆,就倒了三个玻璃杯,端上餐桌。

  裴昊昱就趁着这个时候,乔乔还没有过来,小声问老爸:“爸爸,你终于把乔乔给……收买了?不对,那个词是什么来着?收服?收购?收入?哦,想到了,你把终于把乔乔给收拾了!”

  裴斯承看着自己儿子,停顿了三秒,才说:“嗯,是收拾了。”

  真是用的一手好词。

  吃了饭,裴小火小盆友雷打不动地这个时间点去蹲厕所,顺手还拿了裴斯承的iPad。宋予乔站在厨房里洗碗,裴斯承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就走到厨房里,“好了么,你放下等回来让我洗。”

  “不用,只有玻璃杯和几个盘子,已经快洗好了。”宋予乔的头发没有扎起来,散乱在肩头,因为洗碗要低着头,两侧的头发掉下来遮挡住了眼睛,她的手是湿的,不禁侧首,想要用肩膀将头发往后拨一下。

  裴斯承走到宋予乔身后,两只大手直接从前面,将所有的碎发都抓到后面,一只手抓着她的发丝。

  “这样就好了。”

  宋予乔的洗碗的手顿了顿,“你帮我去我包里拿过来一个皮筋,我扎起来就好了,不用一直握着,手酸。”

  不过,裴斯承没有动。

  宋予乔就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但是,就算是这样,洗碗擦干,将料理台收拾干净,也花费了差不多有五分钟的时间,裴斯承就一直抬高手臂,抓着宋予乔脑后的长发,宋予乔就算是想起来都觉得胳膊酸,等到洗过碗,赶忙将围裙解下来,“我洗好了,你快把手放下来吧。”

  “我胳膊酸了,你给我揉揉吧。”

  宋予乔低着头,“我刚才说了让你放下来的。”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就从后面搂住了宋予乔的腰,下巴搁在宋予乔的肩膀上,两只手轻轻放在宋予乔的小腹上,手掌心向里,贴在她的皮肤上,灼热发烫:“这一次,我陪你怀胎十月。”

  这一刻,宋予乔心上最柔软的地方,狠狠地震颤了一下。

  后面的裴昊昱,提着裤子从卫生间里出来,就看见两个抱在一起的人。

  他顿下了脚步,揉了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没错,就是自己老爸在搂着乔乔!

  好忧郁……

  如果真的像老爸刚才说的,他已经把乔乔给“收拾”掉了,那以后他的日子可怎么过,难道整天看老爸在他面前秀恩爱吗?简直不能忍!

  所以,裴昊昱的小脑袋瓜里灵光一闪,就蹦出了一个念头。

  在下楼的时候,裴昊昱拉着宋予乔的手,“乔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宋予乔侧首:“嗯,什么秘密?”

  裴昊昱让宋予乔俯下身来,然后神秘兮兮地趴在她的耳边,说:“我爸爸是妖怪,会吃人,在夜晚的时候,他会把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超级恐怖,你千万要离他远一点,不要被他吃掉。”

  宋予乔:“……”

  确实是会吃人,而且技巧很高超,她就已经被吃干抹净了。

  上车的时候,裴昊昱一屁股坐在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上,哎哟了一声,转脸一看,是一个鬼怪的面具!

  咦,这个鬼怪面具竟然和昨天下午逛庙会,奶奶给他买的那个面具一模一样!

  “乔乔,昨天你也去庙会了吗?”裴昊昱拿着手里的面具问。

  “哦,那是昨天晚上在你们家,我在外面等你的时候,”宋予乔解释说,“是你爸爸辞退的那个保姆阿姨送给我的。”

  裴斯承一听保姆阿姨四个字,就明白了,这又是裴家那个不长进的老太太。

  这样的话,她和宋予乔两个人见了几次面了,都还没有捅破窗户纸。

  真是一个傻媳妇再加上一个傻老妈。

  不过,裴斯承也乐享其成,并没有说透。

  ………………

  宋予乔直接来到了嘉格,因为她和郑青是特批不用每天上班打卡,可以先负责这边的选秀比赛的第二轮。

  今天上午是布置场地,下午就是第二轮的第一场,不过因为不是直播,所以并不太紧张。

  宋予乔和郑青再见面的时候有些尴尬,毕竟昨晚吃饭的时候,原本是他和宋予乔的闺蜜华筝相亲,最后却闹出来他的前女友,闹的谁脸上都不好看,特别是张琪骂的那些话,一句句都是直戳男人的自尊心。

  所以,在上午陪同嘉格的人查看会场的时候,两人除了工作上的细节方面的交流,基本上没有多余的话了。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郑青才对宋予乔说:“一起去吃饭吧。”

  宋予乔看了郑青一眼,点了点头。

  中午时间并不多,两人便没有出去找别的餐厅,而是在嘉格的内部餐厅里。

  嘉格的工作餐很不错,比起外面那些普通的饭店的饭菜根本不差,宋予乔顾忌到肚子里有宝宝,就挑了几个口味不油腻,比较温和的菜,配上一小份米饭,要了一份汤。

  郑青也没有喝酒,毕竟下午还有现场的录制。

  在餐桌上,郑青就向宋予乔提起了他的这个前女友。

  “你代我向华筝说抱歉,昨天的事情,我也实在是没有想到。”

  宋予乔吃了一口竹笋,说:“你道什么歉?这件事又不是你的错,我也不是没有见到过张琪,从刚开始的设计稿开始,我已经见了她几次,对她根本就没什么好感。”

  宋予乔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张琪怎么说也是郑青的前女友,自己说的是不是有些过了。

  果然,郑青听了这话,许久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宋予乔,你还记得郑融么?”

  宋予乔手里的汤匙一下子掉在了桌面上,“你知道郑融?!”

  郑融是宋予乔的高中同学,其实也不仅仅是高中同学,当时跟华筝、路路还有她比较要好,但是,最亲近的还是和宋予乔。

  只不过,后来宋予乔去了加拿大,有两年多都没有联系,回来之后,郑融原来的家搬了,她就没有再见到过郑融,qq头像都是黑的,还有MSN早就已经不用了,因为高中那个时候还不流行微信,所以就是联系不到人,几次同学聚会也没有见到过郑融。不过,宋予乔始终都记得这个至交好友。

  郑青看见宋予乔这么惊讶的表情,顿时笑了:“我就知道你忘不了我这个弟弟。”

  “弟弟?”

  “没错,郑融是我弟弟,不过是堂弟,我这次之所以会从总公司调过来,和你一起完成这个广告招标,也是因为我自己主动申请的。”

  宋予乔一想,就想通了。

  也是,郑青,郑融,这两个名字出奇的相似点她如何就没有第一眼发觉呢?

  “那郑融现在在哪里?”宋予乔问。

  郑青回答:“原先在国外做交换生,去年回来,在南方的X大,上研。”

  两人就郑融的事情说了许久,宋予乔脸上有止不住的笑意,好像那个年华肆意飞扬的青春又回来了。

  餐厅的另外一边,陆景重刚刚和梁易从楼上下来,梁易正在满心的怨怼,“五哥,真不能把你家雪糕借给我玩几天啊?”

  陆景重抽了抽嘴角:“我可以吧雪糕的玩具布偶借给你玩几天。”

  梁易从一开始见到雪糕,就费劲了各种心思想要讨这个小屁孩的欢心,谁料,人家根本就不领情,没有人玩了就自己玩,从来不主动来找他,就算是他就在两步外,拿着遥控板调台闲到发霉!

  他目光一闪,就看见了前面不远处一桌。

  “诶,那个不是裴三哥的女朋友么?”

  宋予乔和郑青所坐的位置,就在餐厅边缘,楼梯侧边三张桌,正好陆景重和梁易路经之地。

  陆景重顺着梁易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就是宋予乔。

  梁易眯了眯眼睛:“跟这么一个男人欢声笑语?裴三哥也真是能忍啊!”

  陆景重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身边的梁小六,说:“裴三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能忍。”

  梁易顿时瞪大了眼睛。

  原来如此。

  梁易拿出手机来,用十分隐秘的角度拍了两张照片,说:“我先出去一下,等会儿比赛录制的时候我再过来。”

  陆景重在心里说:赶紧走,别回来了。

  梁易出去,就直接给裴斯承打了电话,十分尽职尽责地打了小报告,还把刚刚两张罪证的照片给裴斯承发了过去。

  “哦?”裴斯承说,“那你就先帮我看着予乔吧。”

  “好!”梁小六满口答应。

  看了一眼头顶难得没有雾霾的湛蓝色天空,“总算是有点事情做了。”

  ………………

  今天下午,原本叶泽南说要来给裴玉玲办理出院手续,但是临时公司里又有事,便打电话给母亲:“妈,您在医院里再住一天吧,我明天上午去给你办手续。”

  “我是真的用不起你了,是不是,昨天推到今天,今天又给推到明天?”裴玉玲说,“要不是刘姐回一趟老家,我就不用你!”

  叶泽南和母亲之间,矛盾也真的不是一天两天的,虽然说,裴玉玲生病手术住院,他这个当儿子的,心里确实是忧心忡忡的,托了人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给母亲治疗。

  不过,他对母亲总是心里有埋怨。

  如果宋予乔回来的时候,裴玉玲并没有好心办坏事的找催眠师帮自己催眠,那么现在,很多事情就都不一样了,结婚这三年,他绝不会用这种态度对待宋予乔,现在悔恨都来不及了。

  叶泽南想到这儿,忽然觉得蹊跷。

  自己被路路下了迷幻药,把她当成了宋予乔,在那个下午,宋予乔是撞见了的,但是为什么这三年,宋予乔决口不提这件事,甚至在叶泽南看来,宋予乔完全不记得这件事情了……

  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古怪。

  叶泽南忽然想起了从加拿大邮寄过来的那瓶药。

  本来说当天就给方照送过去,让他找人帮忙鉴定的,但是后来他的催眠记忆被打破,根本就忘记了这件事,现在忽然想起来,那瓶药上,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叶泽南想着,就给方照打了电话,说:“还记得上一次我提到的那个药么?等今晚忙完,我给你送过去。”

  而在医院里,裴玉玲觉得心寒。

  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就算是在七年前叶启均空难的时候,都不曾放弃,这几年也从来都没有过要改嫁的念头,只守着儿子一个人,现在儿子却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跟自己这个当妈的闹僵了。

  这个病房,她真的不想多呆一天了!

  叶泽南不帮自己来办出院手续,她就自己去办!

  裴玉玲拿着很多票据,出了病房,沿着走廊,腿脚因为上一次从楼梯上摔下来,还是不太方便,所以需要扶着墙慢慢走。

  可是,在经过楼梯拐口的时候,从楼梯上来一个人,没有注意到靠着墙面走的裴玉玲,直接撞了过来,把裴玉玲撞的一个踉跄。

  “啊。”裴玉玲叫了一声,前面这个小姑娘已经急急忙忙扶住了她。

  “对不起,阿姨,您没什么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裴玉玲看着眼前的这个姑娘语气诚恳,也就多指责,只是说以后慢一些,不要这么冒冒失失的。布上厅扛。

  “阿姨,您这是要办出院手续么?”

  裴玉玲看眼前这姑娘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中的一些票据上,说:“嗯,是啊,自己下去办。”

  可是,裴玉玲扶着墙面走,脚步看起来确实是慢,况且有些晕,不知道是被自己儿子给气的,还是因为手术的关系,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

  身后这姑娘一步向前,扶住了裴玉玲:“我帮您办吧,您回去歇着,您不是在523病房么?我经常给我妹妹送饭的时候见到过您。”

  裴玉玲转过来打量了一眼这个笑的温婉的姑娘,“那就谢谢了。”

  因为这个时间点,办理出院手续的人很多,需要排队,裴玉玲在病房里等了半个多小时,刚才帮她办出院手续的女孩子才回来了。

  “阿姨,这是您的报销凭证,还有一百三十八元的住院退款。”

  “谢谢你了,”裴玉玲把桌面上,这几天生病住院,有人送来的一箱不算便宜的营养品给她,“来,拿着,阿姨在这儿谢谢你了。”

  真的很谢谢,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帮裴玉玲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出现帮了她。

  “不要,我就是帮忙跑了腿,应该的。”

  这姑娘不收,说着就要走,被裴玉玲叫住,“你叫什么名字,来,阿姨留个电话。”

  她站在刚刚打开了一半的病房门口,笑了笑,“我叫乔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