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04 没关系,我也不孕不育 (钻石加更,谢谢大家)

104 没关系,我也不孕不育 (钻石加更,谢谢大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10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1

  

  下班的路上,宋予乔接到了警察的电话,是让她去警局,辨认一下绑架勒索的嫌疑人。

  宋予乔说:“好。”

  当时。是裴斯承把她救出来,嫌疑人在当时就已经被抓起来了,现在需要去辨认,也无可厚非。

  宋予乔去了一趟警局,来到单面可视镜外。确认了一下。里面的五个人,一一指正了其中主犯和从犯,那个主犯苏庆,现在额头上还蒙着纱布,嘴是歪的,有点不省人事的样子,腿上绑着绷带,胳膊也是用石膏板固定的,看起来有点惨。

  “他怎么成了这样子了?”

  警察说:“出去了一趟,被人打了。”

  宋予乔指正过。从警局出来,迎面遇上了苏辰。

  苏辰说:“刚刚队长打电话的时候我还说这个宋予乔是不是你,果然就是,你是怎么回事,和这么一帮绑架犯纠缠到一块儿了?”

  宋予乔被绑架走的事情,除了当天晚上知情的人,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二姨一家,华筝也没有说。

  既然已经脱险了,那就不必要再去为此纠结一番了。

  宋予乔三言两语给苏辰说了,叮嘱:“你千万别给二姨说。要不然肯定又给我妈说,我妈一听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了,肯定是要回来了。”

  苏辰被宋予乔这种虎视眈眈的语气搞得一笑:“你妈从加拿大回来不好啊?”

  “肯定不好。”宋予乔皱了皱鼻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那种脾气,还是好好在加拿大呆着吧。”

  “疏影的事儿你还想瞒多久,就算是孩子出生前你妈不回来,孩子出生后肯定也是要回来的。”

  这一点苏辰说的没错。

  宋予乔也知道,姐姐的肚子肯定是瞒不住了,到时候席美郁从温哥华回来,还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大的风波了。

  ………………

  金水公寓。

  晚上,宋予乔在给姐姐宋疏影做蓝莓蛋卷的时候,顺便就告诉了姐姐已经辞职了的事情,“月底就能将工作交接清楚,下个月就可以正式离职了。”

  宋疏影拇指食指捏着一个蛋卷塞进嘴里,“正好,在家陪我得了,我整天在家闷都要闷死了。”

  “那我们要喝西北风啊,”宋予乔说,“我还要出去找工作,但是,没有一个大学本科的文凭,估计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了。”

  “你不是想要把剩下的两年大学读完么?”宋疏影抽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手,“现在辞职了,正好回学校去。”

  宋予乔心里也有这个打算,不过,身上的存款确实不多了,不知道叫了学费剩下的还够她吃多长时间。

  宋疏影已经看出了妹妹心里想的是什么,“钱的方面你不用急,有我的就有你的。”

  宋予乔笑了笑。

  话虽然是这样说的,毕竟已经成年了,姐姐还有三四个月就要生产了,到时候自己还不是一团乱。

  对于是不是要重新回到学校,把那两年学上完,还是有待考虑。

  宋予乔做了蓝莓蛋卷,多余的装了一个餐盒,叫来外面站着的保镖:“大哥,麻烦你了,还是上一次的地址,华苑,你帮我送过去。”

  “哈,”宋疏影的手从后面伸过来,直接抓上了宋予乔递过去的盒子,“让我看见了,是不是给裴斯承送去的?”

  宋予乔抿嘴笑了笑。

  宋疏影松开手,让保镖送走,一把拉过宋予乔进了屋,反手关上了门,“你跟裴斯承关系确认了?”

  宋予乔赧颜,“不算是,我只是试着相处一下,并没有完全确认关系。”

  宋疏影挑眉:“是,什么时候见了家长才算是关系确认了,他有没有带你见过他朋友?”

  朋友?

  “见过。”

  不光是陆景重,还有顾青城、薛淼都见过很多次了。

  宋予乔知道姐姐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个男人,如果真的把她当成是心爱的女人,首先就是带着她去见朋友,然后就是父母。

  其实,宋予乔也算是见过裴斯承的父亲了吧。

  虽然两次都不是正式场合见到的,有些匆忙,除了一句傻的冒泡的“首长好”,连一份像样的礼物都没有买。

  宋疏影问:“裴斯承有过孩子,你不介意?”

  “不会啊,”宋予乔说,“我很喜欢裴昊昱。”

  其实,宋予乔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

  不是因为裴昊昱,她不能有孕,裴斯承膝下必定要有一个孩子,裴昊昱精灵古怪,她很喜欢。

  她心里的刺,是因为生了裴昊昱的那个夏楚楚。

  还有,她不能有孕的事,还没有告诉裴斯承,如果真的告诉了裴斯承,不一定又会如何了。

  宋予乔给裴斯承发了一条短信,说明刚刚的蓝莓蛋卷是她送过去的,陪着姐姐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回到浴室里去洗澡,准备睡觉。

  花洒的水流冲刷,宋予乔闭着眼睛,仿佛能够感觉到昨夜裴斯承的手在身上的抚摸,一阵脸红心跳。

  身上的痕迹还是有很多,宋予乔急忙穿上睡衣将这些痕迹遮掩住,就算是自己看一眼,都觉得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了。

  躺在床上,宋予乔的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裴斯承,睁着眼睛是他,闭着眼睛是他,翻身的时候都觉得裴斯承在枕侧。

  刚才给裴斯承发过去的短信,他到现在也没有回复,难道是没有收到么?

  宋予乔觉得自己是魔怔了,她竟然盯着一个并没有反应的手机看了半个小时。

  正当她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马上入睡的时候,手机响了。

  她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接通了电话。

  “喂。”

  裴斯承的声音很低,轻笑了一声:“接这么快,在等我电话么?”

  “没有,只是碰巧,”宋予乔呼吸有些急促,说,“刚刚送过去的蓝莓蛋卷收到了么?”

  裴斯承靠在酒柜旁边,看着坐在沙发上吃的哪儿都是的儿子,说:“收到了。”

  “小家伙喜欢么?”

  “嗯,吃的很欢快。”裴斯承说。

  “那就好。”

  “不问问我么?”裴斯承换了一个姿势,单臂支在酒柜上,淡淡开口,“你这么关心我儿子,不关心我,我会吃醋的。”

  宋予乔:“……好吧,那你喜欢么?”

  “喜欢,”裴斯承说,“不过更喜欢你。”

  空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有着一种醉人的馨香,正在缓缓发酵。

  “明天下午下班,我去接你。”

  “嗯。”

  趴在床上的宋予乔,正一下一下揪着床单,忍不住搞的皱皱巴巴的,她觉得,一旦要是真的试试看,双方就必须要坦诚,她必须要把自己的事情告诉裴斯承。

  “裴斯承,我想告诉你,”宋予乔说,“如果我说,我不孕,以后都不能生孩子了,你还会跟我……”

  只不过,宋予乔没有说完的话,直接被裴斯承给打断了。

  裴斯承一听不能生孩子,一口红酒就直接喷了出来。

  你不能生孩子?那裴昊昱是我跟鬼生的么?

  “没关系,我也是不孕不育。”

  宋予乔:“……裴斯承,我没有开玩笑。”

  裴斯承说:“我也没有开玩笑。”

  “那裴昊昱是从哪儿来的?”宋予乔被裴斯承这话气的失笑。

  “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谁知道。”

  宋予乔真的是被裴斯承打败了。

  “我要睡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

  “嗯,亲一个再挂电话。”裴斯承说。

  宋予乔那边有十几秒都没有声音,听筒里忽然传来了“啵”的一声,紧接着就是忙音。

  裴昊昱吃了一口脆生生的蛋卷,眯起一双大眼看着那边靠着酒柜的老爸,心里想:笑的这么猥琐,不知道又在跟谁打电话。

  ………………

  黎北发现,近些天,老板脾气有些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其实,原来就差,现在只是更差了。

  所以,他就把事情都丢给了虞娜,自己到一边去躲清闲。

  虞娜从裴斯承办公室里出来,直接走到黎北的桌前,用手指轻叩桌面:“老板有事情吩咐你去做。”

  黎北:“……”

  难道真的要派他去中东开石油吗?

  “你去帮我订一束花。”裴斯承将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揉了揉眉心。

  “是,什么花?”

  “白玫瑰的花语是什么来着?还有那个蓝色妖姬是破镜重圆的意思?”裴斯承将十指放在键盘上,“你等会儿,我百度下。”

  黎北:“……”

  最后,黎北等待了三分钟,裴斯承在网上打出了一条清单:红玫瑰九支,白玫瑰九支,蓝色妖姬两支,百合两支,罗兰三支,白色风信子,迷迭香……(此处省略N种花名)

  黎北看着这张清单,觉得五脏六腑都纠缠到了一起。

  老板,你以为这是去药房抓中药的吗?

  “那花束里的卡片寄语写什么?”

  裴斯承说:“写……你等下,我百度一下。”

  黎北:“……”

  “那送给谁?”黎北将打印纸塞进口袋里,临出办公室前问了一句。

  裴斯承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OK,我明白了。”

  “等一下。”裴斯承忽然叫住了黎北,“你不要去送,直接在网上订,订好了让花店的人自己去送。”

  “明白。”

  黎北忍不住腹诽,事儿这么多,为毛不自己去订。

  所以,这一天,宋予乔刚刚打开上班,在准备当天的所用的资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宋予乔么?”

  “是。”

  “这里有您在花店预定的一束花,我现在在浅语公司的大厅里,您现在在公司么?能不能下来签收一下。”

  宋予乔满肚子的狐疑,难道是裴斯承送的?

  “谢谢。”一大捧花,倒是十分漂亮,宋予乔接过花,正在翻看花里面的一张便笺,准备离开,就被后面快递员给叫住了。

  “您签收一下,付一下钱,一共是四百二十八。”

  宋予乔:“……”

  于是,在很久很久以后,宋予乔都清清楚楚记得,裴斯承送给她的第一束花,是她自己掏的钱。

  抱着花回到办公室,郑青已经坐在宋予乔的位置上在等了。

  “有人追呀,”郑青今天的精神看起来已经好很多了,打趣了宋予乔两句,问,“我的车钥匙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宋予乔:“……”

  糟糕了,昨天晚上从嘉格回来,是坐的裴斯承的车,压根就把郑青的车抛到脑后了。

  宋予乔讪讪一笑,从包里翻找出来郑青的车钥匙,“车钥匙在,但是车还在嘉格……”看着郑青的脸色要阴转多云,宋予乔赶紧保证,“我一会儿要去一趟总公司,我一定给你开回来!”

  “你要去总公司?”郑青说,“那正好,你帮我把这份资料交给戴琳卡。”

  “好。”

  宋予乔没有提前与叶泽南打招呼,是直接就过去的,上午十点多,叶泽南应该已经到了办公室。

  但是,叶泽南办公室外面的秘书,却说:“叶总今天去医院了,并没有来上班,应该是下午才会过来。”

  去医院了?

  “嗯,那我知道了。”

  宋予乔刚刚准备转身,秘书忽然叫住了她,“你是叫宋予乔?那你跟我来一下,叶总有一份股权转让书让你签字,在法务部的张律师办公室里。”

  宋予乔随秘书到张律师的办公室,看到了那份股权转让书,叶泽南本人持有叶氏内部股份的百分之四十五,现在竟然直接转让给宋予乔百分之二十。

  这百分之二十意味着什么,就光年末拿叶氏的分红,就够宋予乔吃喝玩乐不愁的。

  张律师说:“这是经过公证的,双方签字盖章具有法律效益。”

  宋予乔手里拿着笔,却迟迟没有下笔签字。

  叶泽南是欠她的,但是,却也没有必要将叶氏的股份直接转让给她,这一笔天上飞来的横财,是真的让她有些坐卧不安了。

  “张律师,你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

  宋予乔拿着手机,到隔壁的洗手间里,拨通了叶泽南的号码,只不过,在长时间的滴滴滴声过后,并没有接通。

  她皱了皱眉,回到办公室内,便先签下了字。

  张律师说:“等到叶总签字盖章,这份股权转让书就生效了,到时候会有叶氏董事会的人跟你联系。”

  “谢谢。”

  这笔钱,按照华筝所说的,就是这三年来,叶泽南对她亏欠,给她的补偿,拿了钱,再离婚,总归不会让自己太狼狈。

  只可惜,宋予乔根本不是那种爱钱的人,她宁可断了就断了,再去回忆这三年来的婚姻所带来的痛苦,那便永远都走不出来。

  从叶氏出来,宋予乔去了一趟嘉格,从停车库里,将郑青的车给开了出来。

  车子刚刚要起步,前面拐角的地方忽然冲出来一个人,宋予乔根本就料想不到,刹车都来不及,忙打了方向盘,撞向了车库里的另外一辆车,额头一下子猛地磕在了方向盘上,疼了一下,似乎是擦破了皮。

  顿时,车子发出的警报声和车库本身自带的警报系统,开始滴滴滴作响,宋予乔顺手抽了一张纸巾压在额头上,打开车门下了车。

  刚刚从拐角冲出来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人影,罪魁祸首不见了,最后赔偿的也只能是宋予乔。

  她看了看车的撞损程度,郑青的车的车头保险扛撞掉了,送去4S店修一下就好了,主要是被宋予乔撞的这辆车,一辆保时捷,宋予乔顿时觉得眼前黑了一下。

  这可不是路上刮擦这么简单了,恐怕把她卖了都不一定赔得起了。

  停车库的安保人员已经来了,通知了保时捷的车主。

  宋予乔靠着车门站着,先是给郑青打了个电话,问郑青的车有保险没有,把情况大致说了说,郑青说:“我马上就过去。”

  宋予乔说:“你先不用忙,如果我能处理,你就不用过来了。”

  挂断郑青的电话,她将压在额头上的纸巾拿下来,纸巾上染了一片红。

  她将额前的刘海拨了拨,从后视镜里照了一下,额上的擦伤没有流血了,伤的不算严重,现在已经不疼了。

  不过十分钟之后,保时捷的车主来了。

  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张琪。

  看来,这件事情还必须是郑青出面不可。

  张琪来的气势汹汹,等到一看见捂着额头的宋予乔,脸上忽然浮现了轻蔑的笑:“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宋小姐,果然是不一样,一辆破车都敢这么开,宋小姐,您有本么?”

  宋予乔一听张琪的语气就是不善,不过现在也确实是她理亏,便没有与她多说什么,“等保险公司来了吧,先看看情况再说。”

  “我没有上保险,修车的钱,你要全拿。”张琪说。

  现在普通的十几万二十几万的车都需要上保险,说保时捷不上车险,说出去谁信?

  张琪明显就是找茬来的。

  宋予乔与张琪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想安安静静地等郑青打电话叫了保险公司的人来,任由张琪在一边说个不停。

  宋予乔最后实在是耳根子没办法清净,转过去直接看着张琪说:“这是郑青的车。”

  张琪说了一半的话,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不过,也只是安静了一分钟,张琪又开始说:“你以为傍上一个设计师就了不起了么?郑青原来就是我瑞田的人,是我手下的设计师……”

  这是宋予乔之前猜想过的,现在得到张琪的承认,她早有准备,也不会多惊讶。

  张琪接着说:“你知道他是为什么会离开瑞田么?因为办公室恋情,我和他谈了三年的地下恋情,最后被人发现告发出去,最后只能留下一个人,郑青选择了离开,而我留下,升职。”

  宋予乔立即呆住了。

  这是她所没有想过的,她才想到郑青和张琪之间,应该是认识的,并且有一些渊源,却没想到,竟然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且是以这种原因分了手。

  张琪继续说:“当时他的意思,是我辞职,然后他工作,养我,但是当时在瑞田,他已经是首席设计师了,根本就没有再上升的空间,除了再他的首席设计师上再加上一个设计总监或者是创意总监,但是我不一样,我当时是部门经理,现在是总部负责C市百分之八十市场的副经理,我的年薪包括奖金,要比他高上三倍,他能养的了我么?他还有自己的房贷和车贷,从哪里还养得起我?”

  宋予乔选择不说话。

  这样的事,她真的是插不上口,调解别人情感上的问题,她不擅长。

  况且,在城市里,不免有经济条件并不相符合的男女朋友,最后因为这种原因离经叛道走向灭亡的也并不少,不管是经济因素,还是家庭原因。

  其实,她自己和裴斯承的经济条件也根本不相符合,还有家庭状况也同样不相符合。

  她是跟宋家断绝关系的女儿,而裴斯承是裴家的三公子,根本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况且,她现在又刚刚离了婚,裴家能够接受一个二婚的女人么?

  门当户对,有时候不是说说而已的。

  宋予乔想着想着,忽然笑了出来。

  果然,这种事情,不是她想要试着开始,就可以开始的,趁着还没有完全沉沦,收一收心还是有可能的,心脏好像被攥紧了。

  宋予乔平复了一下呼吸,低着头,给郑青发了一条短信:这辆保时捷,是张琪的车。好让郑青来的时候也有所准备。

  不过,没料到,如此的话,郑青连面都没有露了,只让保险公司的人来负责处理这件事。

  最后,车子被直接拖去4S店去修理,张琪也开着车去了,但是在临走时,正在给郑青打电话,具体对方几接通了没有,她也不清楚。

  宋予乔在车库里又站了一会儿,看着前面车库的拐角的位置,在上面有一个摄像头,正在闪烁着红光。

  她在觉得刚刚从拐角冲出来的人实在是蹊跷,便去找了监控室,调一下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上显示,确实是有一个人直接冲了出来。

  从录像带上可以看得很清楚,她的腿看起来还不是太灵便的,有些一瘸一拐。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宋洁柔。布状岛号。

  宋予乔向调监控的工作人员道谢,然后出了监控室。

  当初徐婉莉大半夜的装鬼吓她,现在宋洁柔又从车前面径直跑过去让她直接撞上其他车,真是感到心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