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01 裴斯承,我离婚了

101 裴斯承,我离婚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74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49

  

  叶泽南将快递拆开,是一张泡沫的包装纸,里面包裹着一个优盘。

  他蹙眉,将优盘插在电脑上。里面自动弹出来一个视频播放器。

  紧接着,一阵类似于男女交缠的呻吟声传入了耳朵,他的视线,定格在电脑屏幕上,定格在画面上那张熟悉的脸上。目光开始涣散。

  ………………

  戴琳卡离开以后,浅语公司又来了一个新的总监负责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有明显的啤酒肚。

  新官上任,就将全体员工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会议。

  本以为应该是风风火火三把火,却没想到成了老年人座谈会,在讲话的过程中,平铺直叙没有波澜起伏,宋予乔因为打盹被点名三次,直接扣去了当月的奖金。

  不过,宋予乔也没有打算要本月的奖金,辞职信已经递上去了。只剩下叶泽南的签字盖章,然后办离职手续。

  中午,华筝打来了一个电话,开口直接就是质问:“予乔,你什么时候跟张梦琳那么亲近了啊!”

  宋予乔不明所以,“什么?”

  “你看微博。”

  宋予乔打开微博,就被自己新增长的粉丝数给吓到了,还有很多私信的,问约不约,实在是无语。

  确实,热门微博第一条,就是昨天在商场遇见,张梦琳硬是拉着她的那张照片。

  宋予乔关了微博,就给华筝打电话。约了在一家中餐厅里吃饭,把事情给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布介土圾。

  华筝当即拍桌子站了起来,“她竟然还拉着不让你走?我就看那张照片有问题,真是会作秀,我真是恶心死她了,跟一只苍蝇似的黏在裴斯承身后,恨不得拍死她!”

  宋予乔听见这个名字。心里突的一跳。

  她不知道华筝心里到底是怎样看裴斯承,毕竟是追了三年。若是说一丁点的感情都没有,那是假的。

  华筝也注意到宋予乔的欲言又止,端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说真的,予乔,如果真说我现在完全走出来了,那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已经不再放任自己想着他了,只要有这个念头,就立即打断!我妈已经开始张罗着让我相亲了,真是神烦。”

  宋予乔听着华筝口中故作轻松的语气,她知道,华筝其实心里很沉重。

  晚上,宋予乔陪着宋疏影,去二姨家里去吃晚饭。

  二姨一家人都很好,只不过,二姨人还不知道,宋予乔已经快离婚了,进了门就问:“叶泽南怎么没有来?”

  跟在身后的宋疏影说:“予乔准备和叶泽南离婚了,二姨,你也别再多问了。”

  席雨霞一听有些惊诧,刚想要问什么,看见后面走进来的宋疏影,更是惊诧的合不上嘴了。

  “小影,你这肚子……”

  宋疏影笑了笑:“二姨,我怀孕了。”

  “不是怀孕了吧,是快生了,”席雨霞摇了摇头,“你们这姐妹俩,真是……”

  后面苏辰感觉母亲又是想要说些什么,就给媳妇儿桑柯使了一个眼色,桑柯上前,“妈,乔乔和小影都刚来,饭都做好了,先吃饭再说。”

  宋予乔当然能猜到二姨想要说什么,肯定免不了一顿追根究底的问,姐姐宋疏影肯定是不想回答,到后面只能闹的很僵。

  餐桌上,菜式很丰盛,是姨夫亲自下的厨,有很多补血补气的菜,宋予乔以为是给宋疏影准备的,便也没有多在意。

  好不容易聚一次,宋予乔想要跟表哥苏辰喝上一点酒,她记得,她的入门酒就是表哥苏辰教的,当时还能扛一小杯白酒,现在酒量是越来越减了。

  她刚刚伸手倒酒,就被苏辰给挡住了。

  “你现在不能喝酒,你想喝什么?牛奶、酸奶还是果汁?跟你姐喝成一样的吧。”

  宋予乔一愣。

  为什么她不能喝酒?

  宋疏影似乎也有了这样的疑惑,“予乔喝一点没有关系的,她不能喝多,但是助助兴也是可以。”

  席雨霞说:“怀孕了哪儿还能喝酒啊?一定要忌嘴,不光是说你呢予乔,还有疏影,你这肚子……几个月了?”

  宋疏影说:“五个多月。”

  宋予乔在心里嘀咕着,为什么扯到她身上了,她又没有怀孕。

  席雨霞向宋疏影交待了一些话,又转向宋予乔:“你姐刚刚说你离婚,是真离婚还是假的?”

  宋予乔点了点头。

  “那你都怀孕了,离了婚,你自己打算养大?”

  上一次,桑柯和苏辰从警局回来,第一时间就向母亲说了宋予乔怀孕的消息。

  席雨霞这话一说出口,除了事先知情,向老妈汇报的苏辰和桑柯,不光是宋予乔,就连宋疏影都是一愣。

  “二姨,我没有怀孕啊,”宋予乔说,“我不能……”

  宋疏影在餐桌下面直接踢了宋予乔一脚,宋予乔的话咽进了肚子里,看向姐姐,宋疏影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席雨霞说:“自己怀没有怀孕都不知道了,你还真是粗心,回去买验孕试纸看看,或者明天我让桑桑直接陪着你去医院看……”

  二姨话太多,最后二姨夫直接用筷子敲了敲碗边缘:“话少点,吃完了再说。”

  不过,二姨依旧很兴奋,因为这一下子,算上自己的儿媳妇肚子里刚怀的一个,明年家里就要添三口人了,“等过了年,就给你妈打电话,让她从加拿大滚回来,给你姐俩看孩子。”

  宋疏影和宋予乔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耸肩。

  让母亲席美郁给看孩子?呵呵,肯定是要人仰马翻的,她一定会把婴儿放进摇篮车里,然后把石头样本搬到婴儿房,拿着放大镜给婴儿上一堂地质课。

  晚上,宋予乔和宋疏影回家,姐姐说要散散步,宋予乔就没有打车,沿着马路一路向前走。

  宋予乔问:“姐,刚才怎么不让我给二姨说啊,我根本就没怀孕,我都怀不了孕了。”

  “这种事情不要往外说,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你要是想告诉二姨,就单独说,”宋疏影问,“你跟叶泽南的事情处理好了没?”

  “我已经去找了律师了,他说了帮我收集一些证据,如果逼不得已,只要起诉了。”

  宋疏影原本还想要与宋予乔说关于一些裴斯承的事情,不料肚子忽然疼了一下,直接就停住了脚步,叫了一声。

  宋予乔吓了一跳:“姐!”

  宋疏影扶着宋予乔站了一会儿,跟在后面开车的保镖,急急忙忙开车过来,“宋小姐,用不用去医院?”

  宋疏影摆手:“没事儿。”

  宋予乔紧张的要命:“姐,去医院吧?”

  宋疏影没吭声,扶着肚子低着头,过了有十几秒钟,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没事儿,看你紧张的。”

  宋予乔:“……”

  保镖大哥:“……”

  “姐,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你要吓死我了!”

  宋疏影一笑:“你还说我吓你呢,小时候,是谁翻墙的时候跳下来,直接躺在地上不动了装死。”

  “还说!还说!”宋予乔捉住宋疏影的胳膊,“你不还让隔壁村子里的那个李二傻给我做人工呼吸啊。”

  “不这么说,你能诈尸一样从地上跳起来啊!”宋疏影扶着腰,“不行了,我要笑岔气了。”

  姐妹两人的欢笑声,落入后面不远处,一辆黑色的私家车里。

  开车的司机问:“韩哥,还要不要过去?”

  韩瑾瑜落下车窗,隔绝了外面的笑声,闭上眼睛靠在车座上,过了许久才说:“回酒店。”

  ………………

  因为叶泽南迟迟没有动静,宋予乔就又去找了一下沈宸良。

  沈宸良将一份已经整理好的出轨证据拷贝给她,“里面有录像,有孕检报告单,有你们的分居证明,拿着这个去法院起诉的话,你肯定可以胜诉,只不过,就如同你所说,这是关系到叶家的声誉,在C市,叶家虽然不算是什么根深蒂固的大家族,也是能够激起波浪的,够那些新闻媒体们炒一阵子了。”

  宋予乔将拷贝好的U盘捏在手心里。

  “嗯,我知道,最迟到明天晚上,我会主动联系你。”

  “好。”

  当晚,宋予乔思虑许久,将重新修改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签好字,刚刚想要拨通叶泽南的电话,手机却意料之外地响了起来。

  是叶泽南打来的电话。

  也是正好,免去了她给他打电话。

  宋予乔接通电话,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那边叶泽南说话了。

  “宋予乔。”

  他的声音沙哑难耐,好像是有锯末在划着一样,宋予乔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宋予乔,我们离婚吧。”

  ………………

  听着电话那边宋予乔的声音,好像是在天地另一端虚无缥缈一样。

  叶泽南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抬起胳膊遮住了眼睛,拿着电话的手指,有些颤抖着。

  “是的,明天下午,我有时间,去民政局。”

  挂断宋予乔电话的那一刻,叶泽南心脏好像忽然被掏空了一般,血肉不再,只剩下一副枯骨。

  早上的优盘,叶泽南不知道是谁寄送过来的,但是里面的视频内容,却真真实实地刺激了他脑子里的那一抹潜意识。

  好似从大地之中的罅隙中,拼命地向外抽出一截卡在里面的藤蔓。

  宋予乔的闺蜜……

  他自己……

  还有宋予乔……

  那是一个很安静的下午,叶泽南从C市回来,给宋予乔电话,说:“予乔,现在在哪里?”

  宋予乔那边回答的很小声,说:“我在学校呢,老师正在讲怎么估分,你又给我打电话,是想我了么?”

  “想你了,”叶泽南一笑,“晚上回来,我给你一个惊喜。”

  挂断电话,叶泽南先去了宋予乔的房间。

  宋予乔之前有把自己房间的钥匙配给他,而且他经常出入宋家,门卫保安都认识她,并没有阻拦。

  走进宋予乔的房间里,他坐在她的床上,随手翻看宋予乔书桌上的习题。

  果真是拼了命的学。

  叶泽南不禁摇了摇头,差不多辞典一样厚的一本数学习题,就凭宋予乔的做题速度,真不知道要熬多久才能做完。

  有点心疼,偏偏在这个时候,因为刚刚回到叶氏,心有余而力不足,并不在她身边。

  门外,咚咚咚地敲门声响起,叶泽南以为是宋予乔回来了,就直接走过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却是宋予乔的一个朋友——卢璐。

  路路看见叶泽南好像也很惊讶:“予乔不在么?”

  叶泽南说:“予乔还没有回来,你有什么事情找她?要不然等一下?”

  路路说:“好。”

  叶泽南曾经请跟宋予乔玩的比较好的几个闺蜜吃过饭,一起看过电影,彼此也很熟悉。

  路路进了宋予乔的房间之后,忽然说口有些渴了,叶泽南起身要去帮她倒水,路路说:“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等路路从宋予乔的小厨房里端了两杯水出来,一杯递给叶泽南:“你也喝一些吧。”

  叶泽南是从外地赶火车来的,确实也是口干舌燥,说了一声“谢谢”,就接过了她手中的水杯,仰起头一口气喝了大半杯。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可以的话,叶泽南就算是渴死,都不会碰那杯水,一定不会。

  那杯水,有问题。

  他在喝了水之后,觉得头有些晕,看见面前站着的人是“宋予乔”,好像比以前更漂亮了,亭亭玉立好像是一支水仙花。

  “予乔。”

  “宋予乔”走过来,直接勾住了他的脖子,用他所熟知的宋予乔的语气,说:“阿南,我想你了。”

  叶泽南感觉体内有一阵从内而外的燥火涌动着,“宋予乔”身前的绵软,贴在他身上,一下子让他有了反应,把持不住,一下子将她压在了身下。

  “宋予乔”的主动,让叶泽南有些措手不及,他现在脑子还有些清醒,他知道,这是宋予乔的第一次,一定要轻,要给她享受。

  可是,身下的女人,却是用尽了高超的技巧来挑逗他。

  他情不自禁,就加重了力道,用力地向前冲刺,手下是“宋予乔”浑身的柔软,控制不住自己,再也顾不上“宋予乔”的感受,只想要她叫声音再大一点,再大一点。

  忽然,房门开了。

  叶泽南现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却还是凭借着第一念想,扭过头去看了一眼。

  只不过,在他扭过去看的时候,房门口,已经空了。

  那个时候,他是被卢璐下了迷幻药,这是叶泽南在宋予乔离开之后,才知道的。

  他开始疯狂地找宋予乔,他满心全都是愧疚,在酒吧里酗酒,抽烟,甚至服食了毒品,用那种迷幻的感觉,将内心的苦痛,全都变成兴奋的幻觉,心里会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那一段时光,是黑暗的,他的内心,更是黑暗的看不见一缕阳光。

  直到,母亲带他去看医生,不过,事先并没有告知他,其实这个医生,是一个催眠师,可以删除或者修改一部分记忆。

  今天白天的时候,叶泽南拿着那个优盘,去了医院,亲口向母亲,询问了这件事。

  裴玉玲起初言辞有些躲闪:“说什么,根本就没有。”

  “妈!”叶泽南说,“我都已经想起来了,你还要隐瞒下去吗?!人家录像都寄到家里来了!”

  裴玉玲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

  叶泽南连嘴角掀起冷笑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摔上病房门离开。

  罅隙里的记忆,终于抽离出来。

  原来,是他先对不起的宋予乔,即使是被算计的。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半拉着,露出外面的墨蓝色天空,一轮弯月在高楼的间隙中,弯的好像是钩子,钩着他的内心。

  叶泽南将手臂移开,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眼角,流下了一行眼泪。

  ………………

  宋予乔感到有些疑惑,为什么之前一直咬定不离婚,却忽然松了口。

  第二天下午,宋予乔请了半个小时的假,去了民政局。

  在民政局门口,她没有看到叶泽南人影,便站在一边等。

  宋疏影打来了电话:“到了民政局了么?我让保镖开车去接你,别说不用,既然是离婚了,就要走的光彩,有人接送。”

  “好。”

  宋予乔知道姐姐是为自己着想,便也不多说些什么了。

  来来往往,有很多人,有登记结婚的,也有哭着来离婚的,在里面离婚登记的窗口,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还在劝。

  她正看得入神,后面叶泽南走过来。

  “予乔。”

  宋予乔转过身来,“哦,你来了。”

  叶泽南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东西都带齐了么?”

  “带齐了。”

  “那进去吧。”

  叶泽南率先一步走进去,向一个窗口走过去,工作人员低着头正在写什么东西,抬头看了看站着的两人,说:“身份证户口本都给我,去那边照相。”

  宋予乔向那边看了一眼,后面是一块红色的衬布,有一对男女刚刚从凳子上站起来。

  叶泽南说:“我们是离婚。”

  工作人员这才抬起头来,“那走错了,离婚在这边。”

  宋予乔有些紧张,比当初她来领结婚证的时候都紧张,在这个民政局大厅里,感觉到处都忙忙碌碌的。

  她不知道叶泽南是不是也紧张,因为叶泽南的表情是空白的,完全一丁点情绪都看不到,这样的叶泽南,比吵架的时候,更是陌生,是宋予乔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

  离婚的手续不繁杂,只不过在办之前,工作人员再三询问,是否真正决定要离婚了。

  宋予乔是点头的,叶泽南直到问最后一遍,才说:“是,您别多问了。”

  结婚证,最后换成了一本离婚证。

  叶泽南最后看了一眼,结婚证里面贴着他和宋予乔的照片,忽然就想起,那个时候,来登记结婚的时候,是他刚刚大发了一场脾气,而宋予乔就哄着他,一路上给他讲笑话,“阿南,笑一笑嘛,要不然照片不好看了。”

  结果,找出来的结婚证照片,依旧差强人意,叶泽南却也被宋予乔逗得嘴角上扬了。

  当时,宋予乔拿着结婚证很是喜滋滋的,说:“以后,我们就绑在一起了。”

  结婚的时候,他不愿,她不甘。

  现在,离婚的时候,彼此仿佛走到了一条路的尽头,再无路可走,就连不甘和不愿,都没有了。

  离婚手续办完,两人并肩走出去。

  叶泽南说:“你要回去么?我送你吧,我的车在前面。”

  “不用,”宋予乔摆了摆手,“我姐姐派车来接我了,谢谢。”

  “那……再见。”叶泽南说。

  宋予乔转过身来,抬头看了叶泽南一眼,“再见。”

  叶泽南忽然叫住了已经向前走了两步的宋予乔。

  宋予乔停住,转过身。

  他站在两节台阶之上,而叶泽南站在台阶之下。

  叶泽南一笑,“再见。”

  领过离婚证之后,这一刻,叶泽南才真正体会到,宋予乔再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了,不管以前他怎么对待她的,她是在他的户口本上的,而这个曾经在他的户口本上的人,马上就要写到别人的户口本上了,这让他想一想,都觉得心里面全都是疼痛。

  还有,一种本来属于自己的物品,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的所有物,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虽然,这件物品,在属于他的这段时间内,是他所不齿的,不屑的。

  他看着宋予乔坐上一辆黑色的私家车离开,才转身向自己的车走过去。

  在叶泽南停车的位置,有一家蛋糕房,里面正在放着一首歌。

  “回到过去,试着让故事继续,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分散时间的注意,这次会抱得更紧,这样挽留不知还来不来得及,想回到过去……”

  回到过去……

  还能回到过去么?

  ………………

  宋予乔在路经森林公园的时候,叫了停车。

  “我进去转转。”

  她现在只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在路边走一走。

  森林公园里,宋予乔绕着半月湖走了一圈,然后伏在栏杆上,一直隐忍的情绪,终于大哭了出来。

  她的初恋,一直到如今,三年又三年,终于夭折了。

  她对叶泽南没有留恋,对这段婚姻亦是没有半分想念,那些曾经的爱恋,早已经在这些年的互相折磨中,消失殆尽了。

  但是,心里就是很空,想要哭出来,想要宣泄。

  眼泪掉落在湖面上,一点涟漪都不起。

  旁边有人经过,对这边一个哭泣的女孩子纷纷侧目,只不过宋予乔丝毫不知。

  她想要倾诉,她想要在此时此刻身边有一个人作陪。

  她拿出手机来,翻找着通讯录,打给华筝,但是华筝的手机关机了。

  于是,她打给了裴斯承。

  ………………

  彼时,裴斯承正在D市的会议室里,与分公司的员工,开一个十分重要的,关于新产品推广的会议。

  裴斯承的工作手机放在黎北手里,他的私人手机,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当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全会议室的人都静了。

  如果是别人的电话,他或许不会接通,但是这个手机铃声,是宋予乔的专属铃声。

  他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里,传来宋予乔略微有些沙哑的声线:“裴斯承,我离婚了。”

  “嗯。”裴斯承手指翻动着面前的A4打印纸,拿起签字笔,在纸上随便划着一些线条,声音不波不澜,“那你的答案想好了么?”

  久久的安静,没有一点声响。

  “我想好了。”

  裴斯承手腕用力,手中的签字笔一下子将纸张划破,长长的一道。

  “那……今晚,我等你来找我。”

  会议室的人,听着裴斯承的这几句话——

  “嗯。”

  “那你的答案想好了么?”

  “今晚,我等你来找我。”

  怎么听都满满的全都是暧昧啊,电话那头的人,到底是谁?

  挂断电话,裴斯承直接就站起身来,完全没有刚刚的淡然,“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

  说完,他就直接跑着出了会议室。

  是的,跑了出去。

  他要赶最近一趟的航班,回C市。

  虽然,宋予乔在电话里,并没有给他许诺,到底会不会来找他。

  不过,很久以前,他就说过,他在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