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999章 :这个儿媳咱们要定了!

第999章 :这个儿媳咱们要定了!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2028更新时间:2015-09-10 13:07:06

   “玄哥对凉凉的感情,或许更早。”裴子霄想了想道。

  “呃……”

  “你问这个干什么?”裴子霄挑眉。

  “没什么。”

  “哥,你对凉凉有感觉没有?”

  裴子霄一怔,“什么意思?”

  “阿丘说,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凉凉。”裴子辰撇嘴道。

  “他说的夸张,凉凉是个很好,很完美的姑娘,会让很多男人都喜欢她,但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会喜欢她。”裴子霄笑着道。

  “那为什么玄哥会喜欢她?”

  “这个你要去问玄哥。”他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唉……”

  “你唉声叹气干什么?你最近是怎么了?”他有一向乐观向上,还不曾这么烦恼过。

  “我烦恼,我忧愁啊!”裴子辰烦躁道。

  “烦恼什么,忧愁什么?”

  “一言难尽啊……”

  裴子霄汗。

  看着平常那么不正经的他,这般正经的忧愁可真不习惯。

  “烦忧什么,说出来听听。”

  “这事只能靠我自己确定。”裴子辰撇嘴。

  “那你就好好想想。”

  “咱们先喝酒。”裴子辰举杯。

  欧阳家……

  “不是说去凉凉家嘛?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杨水柔看到儿子,柔声问道。

  “小辰去了。”

  一句话,杨水柔了然,有些心疼儿子。

  “小玄,凉凉那个孩子的心思,咱们从小就知道,你还是……”收回自己的心吧!

  “妈我知道,只是我放不下,我也是从小喜欢她啊!”她不能放下,他又怎么能放下?

  杨水柔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叹了一口气。

  自古这爱情就是大难事。

  好一会后,“可是你放不下也要放下啊,这人生有很多事,是你不想放下,不能放下也必须放下的。”

  她不想要儿子这样一辈子的单相思,这天下那有为人父母的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幸福。

  “妈你不用太担心,我知道什么时候该放下。”裴子玄沉默了一会道。

  “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好。”

  “嗯。”

  裴子玄去忙后,杨水柔却忙不了,忧心着她的儿子。

  “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欧阳无极最看不得他老婆忧愁。

  “没事。”杨水柔笑了笑,那爱情的事她们解决不了,所以也是没事。

  “什么没事,是不是又在烦忧那个臭小子的事?”欧阳无极哼哼道。

  “唉……烦忧也没用。”杨水柔给儿子找了很多品行兼优的好女孩,只是她家儿子都没有感觉,她不知道她还能做什么了。

  “你很想要那个苏凉凉做咱们的儿媳吗?”欧阳无极挑眉。

  “我是想,可是人家不喜欢子玄啊!”杨水柔也很喜欢苏凉凉,只是她一心在裴子辰身上。

  “你也要这么想的话,那这个儿媳妇咱们要定了!”欧阳无极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

  “无极,你这话什么意思?”杨水柔看向他。

  “就字面意思。”

  “凉凉她喜欢的是小辰啊!”

  “小辰又不喜欢她,这也不算什么,再说就算他也喜欢苏凉凉又怎样?还没结婚就能公平竞争!”欧阳无极哼哼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别操心了,你要是非想操心的话,就操心着给你儿子办婚礼!”欧阳无极信心满满。

  杨水柔汗,“这八字还没有一撇,你就说到办婚礼。”

  “我出手那有不成的事!所以提前做准备有备无患。”欧阳无极牛叉叉道。

  杨水柔,“……”

  “你可千万别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来,她们都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咱们几家的关系……”她怕他那性子,会做出什么坏事来,坏了三家这么多年的友情,毕竟他这个人随心所欲惯了,办事也只求目的达成。

  “老婆,你这样不信任我,让我很是伤心。”欧阳无极一脸的受伤。

  杨水柔,“……”

  别的交待的话说不出来了,这样好像真的是不相信他一样。

  可……

  她总觉得年轻人的事,他们不应该插手,她怕到时候会越插越乱。

  裴家……

  “老婆,干什么去?”裴修远从书房回来,看到路漫要出去拽住她。

  “董迷说,小辰兄弟俩在花园喝闷酒,我过去看看。”

  “他们两个已经长大了,男人之间的事只想说给男人听,你就别过去了。”裴修远拥着她回去。

  路漫想了想也是,“这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间他们就都是大人了。”

  她忍不住感叹,感觉还没有怎么跟他们好好相处,他们已经长成大人。

  “嗯。”

  “你发现没有,小辰这次回来有些烦躁?”

  “嗯。”

  “不知道他在烦躁什么,这都拉着小霄喝起酒来。”

  “人长大了自然有烦恼,你不用操心那么多。”

  “你说他跟凉凉到底怎么一回事啊?我感觉他对凉凉的感觉不一样了,可是他又没什么表现。”

  “小孩子的事,你就别操心那么多了,尤其是感情上的事,操心也没用。”

  “我这不是担心。”路漫撇嘴。

  “担心什么?”

  “凉凉那么好,万一被别人抢走怎么办?”她中意了这么久的儿媳妇啊!

  “被人抢走该哭的是小辰,该烦恼的也是他。”裴修远总觉得她想的太多。

  “他是我们的儿子啊……”路漫白眼他,怎么就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的儿子,到时候他痛苦难受,她们能好受到那去?

  “那也是他活该,他已经长大了,路是要他自己走的,你不可能跟他一辈子,也无法帮他承受所有的痛苦。”

  “话是这么说,但是身为父母,你就帮帮他嘛……”路漫撒娇道,自家亲儿子,不管说什么,都得操心。

  “必要时再说。”裴修远淡声道。

  路漫一听这话有戏,“老公,累不累,我帮你按摩。”

  裴修远白了她一眼。

  夜已深……

  “臭小子,还不睡?”欧阳无极看向在抽闷烟的儿子。

  “关你什么事。”裴子玄对这个老爹一直都不是很尊敬,因为他始终无法忘怀,他当初不在乎他的生死。

  欧阳无极嘴角微抽,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吗?“你爸爸我这不是关心你,真是狼心狗肺。”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